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試閱

湛藍徽章
作 者
驚艷如火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0.05.17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10年05月19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元
本月人氣
1
累積人氣
3692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49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9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湛藍徽章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0.04.26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最後一個梅塔特林

斯科琴亞帝國的北方港口,錫蘭城。

暴雨驟然而來,從炮台的縫隙中灌入。天空黑得如同染上了龍血墨水,漁船在港口內瑟縮著,巨浪沖刷著堤壩,猛烈地撞上來,濺起十幾米高的水霧,轟然有聲。

雨水積起,迅速在貧民區漫延,街道上的水越來越深。至少五年沒有修繕過的排水系統起不了任何的作用,頃刻間,貧民區已經是一片汪洋。

玉蘭灣的錫蘭城早已經不是從前,凋零的捕魚業收入有限,城主大人有心無力。想修繕排水系統,至少需要一個懂得煉金術的魔法師,還有大量的魔法學徒。單是繪製圖紙,就要花費數以千計的金幣。錫蘭城至少有兩百年沒出現過魔法師了,市政部廳幾乎成了擺設。

閃電撕扯著天幕,雷聲遲遲才傳來,電蛇飛舞,照亮暴風雨下的城市。空曠的街道上,一個十歲左右的少年艱難的趟著水,瑟縮前行。

這個少年非常瘦弱,一頭棕色的短髮被剪得參差不齊。雨水沖過他的睫毛,讓他的眼睛都無法睜開。少年的口鼻中呵出淡淡的白氣,兩條腿一直發抖。他緊緊的抱著一個油紙包,那是他今天討來的飯。

轟隆!

一聲巨雷,少年終於堅持不住,摔倒在地上,他的臉埋在水裡,很快就被嗆得咳嗽起來。他拚命的掙扎著,想要重新站起來。可他瘦弱的身體根本無法再堅持下去,只是翻了個身,就昏迷了過去。直到失去知覺,少年的手還是在緊緊的抓著油紙包。

暴雨肆虐了將近兩個小時,天空放晴。積水緩緩退去,街上冒出了行人的身影。昏迷的少年被衝到一個屋簷下,身子抵在一塊拴馬石上。

大門被推開,一個僕人打扮的傢伙看到昏迷的少年,跑上去用力就是一腳,怒道:「要飯的,快滾,別死在這裡。」

他的聲音尖銳,淒厲,像極了唐古拉斯帝國宮廷中被閹割過的優伶。少年被這一腳踢得呻吟著醒來,劇烈的咳嗽著。他感覺渾身滾燙,知道發燒了。手中的油紙包還被下意識地緊緊抓著,少年鬆了口氣,翻身向遠處爬了兩步,掙扎著打開油紙包。

油紙包內是已經發霉的陳米,他本來打算回家後弄熟再吃,這時候已經等不得了,再不吃東西,他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

陳米在少年的嘴裡像沙子一樣,咯崩崩的被嚼碎,咽進肚子。

「晦氣!」兇惡的僕人見少年的確是站不起來,用力啐了一口,這才轉身進了大門。

少年趴在冰冷的地面上,勉強嚥下半包生米,這才搖晃著爬起來,頭也不回地向城東走去。他的家在城外,如果天黑了還不回去,再有一場雨,就能把他凍死在街上。

身後朱紅色的大門內走出一個肥胖的商人,他穿著劣質的絲綢,頭髮上抹了油,倒像是被雨淋過。

「咦?那個不是梅塔特林家的小子麼?他叫什麼來著?」肥胖的商人眼尖,看著少年的背影問身後的兩個僕人。

「薩林,老爺,他叫薩林。」僕人諂媚的笑著,聲音像是被捏住脖子的雞。這主僕三人形容猥瑣,看著少年的眼神極其不善。

「他怎麼還沒死?」

「誰知道了,也不知道那個混蛋還肯給他吃的。」另外一個僕人憤憤地回答。

「哼,你們留意著點,他要是死了,趕緊把那房子買下來。免得讓別人佔了便宜。」肥胖的商人隨口說著,扭動著他累贅的肉,轉身向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是的,老爺。」僕人在身後小心的跟著,兩個人幾乎都能躲在肥胖商人的影子裡。


夜涼如水,名叫薩林的少年拖著疲憊的身子出了錫蘭城。他抱著油紙包,離開大路,三步一歇地熬著挪回了祖屋。

這座巨大的石頭房子是梅塔特林家最後的財產了,薩林推開門,搖晃著進了房子。

石牆上生滿了青苔,散發著寒意,兩層屋子外的所有窗子都沒有玻璃,讓這孤零零的石頭房子顯得陰森,淒冷。

薩林喘了口氣,總算回家了。他幾乎是爬著上了樓梯,回到臥室,一頭栽倒在床板上。床板和牆壁一樣,濕冷,堅硬。

衣服被雨水澆透了,一路吹風回來,半幹不幹的,粘在身上。這是薩林唯一的一件衣服。薩林掙扎著爬起來,把衣服脫下,鋪在床板上。油紙包放在頭邊,腰間很痛,低頭去看,已經烏青一片。

這是那個僕人踢的。薩林咬牙躺下,只要睡著,這些痛苦就不在了。

月光和冷風從窗子裡灌進來,毫無詩意。薩林感覺渾身滾燙,頭痛欲裂。這樣燒下去,小命不保。他掙扎著爬起來,從床下拉出一個箱子。

箱子上的鎖早被拆掉了,鎏銀的鎖扣換了一個星期的糧食。防蟲的樟木箱子沒人買,薩林打算哪天拿來燒火。

打開箱子,裡面是一堆凌亂的票據。大多數是債務文件,薩林從裡面找出一個金屬徽章,貼在自己的額頭。清涼的感覺從額頭傳入,頭痛彷彿好了許多。薩林坐在地上,看著箱子裡的票據流淚。

梅塔特林家曾經是貴族,這個姓氏在帝國北方一度是財富的象徵。可是到了薩林這一代,梅塔特林家已經一無所有。這些債務證明,也成了廢紙。當年欠錢的人早就死乾淨了。權利更迭,戰亂,這一切讓梅特特林家逐漸沒落。

如果欠債的人還活著,薩林憑著這些借據,就足夠買下十個錫蘭城。

按在額頭的徽章是梅特特林家族的標誌,這個巴掌大的徽章薩林沒有拿去賣。和這些票據一樣,徽章是父親留給他的遺物。

薩林六歲的時候,父母雙亡,只給他留下了這個箱子和祖屋。六歲的薩林沒有任何的謀生技能,只好靠變賣祖屋裡的東西度日。黑心的商人自然不會放過發財的機會,六歲的孩子懂得什麼?不到半年,薩林就賣乾淨了屋子裡的東西。

現在薩林已經十二歲了,因為營養不良,看上去像是只有十歲,瘦小孱弱。

這間祖屋他沒有賣掉,不是不想賣,而是房產買賣要在市政廳辦理手續,不能作假。覬覦他房子的幾個商人索性不買,只等薩林餓死。薩林一死,這個房子就成了無主之物,只需要買地皮,幾乎不算作價。

偏偏薩林命硬,靠著乞討,一直活到了十二歲。

薩林倒在床上,家族徽章帶來的清涼感覺傳遍全身,腰間的痛苦也減輕了許多,薩林沉沉睡去。他不知道,這次睡著之後,是否還會醒來。


彭彭彭!

薩林猛的睜眼,坐起,窗外的陽光灑進屋子,一地的塵埃。

大清早就有人敲門,是個很詭異的事情。薩林的祖屋並不靠近大路,而是在山腳下,甚至要穿過一片不大的樹林。薩林自從沒有東西可賣之後,再也沒有人來找過他。

彭彭彭!

敲門的聲音繼續,薩林跳下床,他感覺身體輕健許多,也不發燒了。把家族徽章放回箱子,將箱子塞進床底,薩林走下樓梯去開門。

昨天昏昏沉沉的回來,竟然忘記閂門。薩林有些後怕,這地方會有野獸,摸進來的話,自己在睡夢中就被吃掉了。

吱呀一聲,陽光迎面照來,有些暖意。樹影蕭疏,錯落的光影中站著一個中年人,黑色的長髮,灰色的長袍,手中拄著一根木杖。

這人不到四十的年紀,劍眉,長目,沒有蓄須。他握著木杖的手上戴著一個巨大的戒指,銀黑色的戒指上刻滿了複雜的符號。薩林略微失神,這個中年人的打扮挺怪異的,難道是教廷的神官?

中年人的表情看上去很溫和,但這種溫和就像是貴族的風度,那只是他的習慣,和你無關。

乞討生涯讓薩林變得敏感,他知道什麼人可以去說話,什麼人要離得遠些。可這個敲門的中年人和錫蘭城的人完全不同,他明明站在眼前,薩林卻感覺不到這個人的存在。

中年人微笑著對薩林道:「你家大人呢?」

這人是外地來的,錫蘭城的人怎麼會不知道自己這個倒霉鬼。薩林的心安靜下來,用手揉著額角,道:「這裡沒別人,先生,您有什麼事情?」

薩林彬彬有禮的問著,盡力讓自己顯得從容些。想活下去,就別讓人感覺你討厭,這就是薩林十二年來的生活經驗。

「哦。」中年人有些詫異的看著薩林。薩林匆忙出來,只穿著短褲,光著上身。他的額頭上還有一個巴掌大的印跡,那是家族徽章留下來的。

「這房子是你的?」中年人溫和的問。

「是。」薩林的目光望向地面,棕色的瞳孔收縮著。這人不會是強盜吧?

「是這樣,我想買下這座房子,可以進去談嗎?」

買房子的?薩林被這個消息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他早就想賣了這所房子,然後去城裡打工。哪怕幫人處理鮮魚,也能混口飯吃。可學徒都是管住不管吃的,他要是去幹活,第一個月就要餓死。薩林茫然側身:「進來吧。」

中年步入石屋,他腳下的灰塵不著痕跡的消失了,清風吹過,客廳裡頓時沒有了潮濕的氣味。薩林忍住內心的激動,關好門,仔細盤算著要多少錢合適。

中年人的目光輕輕掃過,房間內的一切落在了眼裡。薩林可以說是家徒四壁,沒有什麼可欣賞的。中年人卻很滿意,他回身問薩林:「你說這房子是你的,可有房契?」

「我有。」薩林點頭,卻沒去臥室找房契。如今他年紀大了一些,自然明白小時候那些商人騙他的事情,做事情就謹慎了許多。

中年人笑了,伸手摸了摸薩林的頭,道:「你不用擔心,我是個魔法師,不會騙你錢的。你說,這房子打算賣多少金幣?」

金幣!薩林眼睛亮了起來,他變賣家裡的東西,從來沒有得到過金幣。一副四尺的油畫,人家拿走的時候只留給他一個銀幣。鎏金的燭台,換了兩個銀幣。這還是有良心的,六歲那年,有個商人搬走了整套的櫃子,只給薩林留下了兩個麵包。

不過薩林很快就反應過來了,他瞪大眼睛,叫了起來:「魔法師!你是魔法師!」

他的聲音興奮中帶著恐懼,最後幾個字差點被憋回去。薩林從來沒有想過,一個魔法師會出現在他的面前。錫蘭城兩百多年沒有出現過魔法師了,這不代表大家不知道魔法師的存在。

魔法師代表了神秘,地位,恐怖,遙遠。普通人根本沒辦法接觸到魔法師,只有貴族,皇帝,軍隊,巨富等階層才能有幸認識魔法師。

魔法師都是非常富有的人,他們離群索居,擁有巨大的魔法力量。一個魔法師就能摧毀一座城市,即使在皇帝面前,魔法師也不必低頭……

換句話說,魔法師就是活著的傳說。他們建造魔法塔,在塔中修行,世俗的力量無法約束,即使發生戰爭,任何一個勢力的軍隊都要繞著魔法塔走。如果一個貴族獲得了魔法師的青睞,得到供養魔法師的機會,這個貴族的地位會立刻提高。

薩林的腦子亂了起來,他敏銳的意識到,這個魔法師的出現,會改變自己的命運。可他不知道如何把握,是要更多的錢嗎?會不會惹魔法師不高興?

金幣!金幣!麵包……

「一百個金幣好不好?我再去城裡給你買個小房子,足夠你住下。」魔法師有些憐憫的看著這個孩子。薩林的身體單薄,直接能數清肋骨的數目。那肋骨上還一片烏青,看上去更加可憐。

薩林被一百金幣這個數目擊潰了,他幾乎立刻要答應下來。可是肋部的疼痛突然傳來,他吸了一口冷氣,皺著眉頭,彎下了腰。

「哦,讓我瞧瞧。」魔法師一手扶住薩林,另外一隻手釋放了一個魔法。青色的光芒閃耀著,籠罩了薩林的身體。

薩林感覺被浸泡在溫暖的水裡,青光從皮膚滲入,身上的痛苦消失了。

一個念頭在薩林的腦海裡泛起,彷彿是魔鬼的誘惑,揮之不去。

「我不要金幣!」薩林挺直了身子道:「魔法師先生,請收下我這個學生吧。」

薩林不知道如何行禮,他抬著頭,直視魔法師的雙眼。這一刻,他的心情已經不能用忐忑來形容了。魔法師會是什麼反應呢?是不是覺得自己侮辱了法師這個職業,會不會翻臉殺死自己?

魔法師黑色的眼睛深邃,明亮,像黑曜石一般,彷彿還有內在的紋理。他若有所思的看著薩林,道:「你想做我的學生?」

「是,我要學習魔法。」薩林聲音堅定。儘管恐懼,可肋部的傷害在刺激著他的心。房子賣的錢再多有什麼用,坐吃山空,自己沒有一樣生存的技能。如果遇到盜賊,可能連小命都保不住。

「學習魔法很難。」魔法師阻止薩林插話,繼續道:「十個人中,有九個都能成為魔法學徒,但是一百個魔法學徒,可能只有一兩個成為魔法師。魔法學徒的力量並不強大,只能作為一種謀生的技能。如果你成為我的學生,沒有我的允許,是不准轉行的。」

薩林噗通跪倒在地,伏首道:「我願意成為您的學生。」他盡量讓自己的話不那麼粗俗,學著用上了敬語。

「起來。」魔法師的聲音變冷了,他用不容置疑的語氣道:「即使是魔法學徒,也不能向別人屈膝。你要記住,如果想做我的學生,這是你一生中最後一次下跪。」

「是,老師。」薩林欣喜的站了起來,他知道,魔法師是答應他的請求了。

「你叫什麼名字,多大了?」魔法師的聲音又溫和了下來。

「我叫薩林·梅塔特林,12歲了。」薩林恭敬的回答,可是肚子卻不爭氣的咕嚕咕嚕叫了起來。

魔法師莞爾一笑,道:「你去換衣服,吃點東西,我在客廳等你。」

「嗯。」薩林答應一聲,飛快的向二樓跑去。他回到房間,把外套穿好,然後下了樓梯,跑進廚房。灶台上的半包陳米還在,他打開油紙包,抓起一把米就往嘴裡塞。

「你就吃這個?」魔法師的聲音在門口響起,薩林嚇了一跳,他停下手,尷尬的不知道說什麼。魔法師歎了口氣,取出一塊肉脯,遞給薩林。薩林的眼淚直接掉了下來,甚至沒有在眼窩裡停留片刻。

他用袖子擦了一擦,沒有吃肉脯,而是先對魔法師道:「老師,以後我不會哭,不會給您丟臉。」

魔法師看著少年一邊流淚,一邊狼吞虎嚥,沒有說什麼。其實以他的身份,就算送他一萬金幣,也未必能打動他收個學生。只是看到薩林的第一眼,他就覺得十分不忍。薩林的眼中沒有生機,全是瀕臨死亡的絕望。

魔法師沒有讓薩林做什麼,他取出了更多的肉脯和麵包,放在廚房。薩林不知道這些東西是怎麼變出來的,不過他沒有疑惑,在他心裡,魔法師是無所不能的。


魔法師讓薩林先休息,他看著薩林上床,施展了一個催眠術,薩林眼前一黑,立刻沉沉睡去。等他睜開眼睛的時候,感覺又餓了。魔法師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你先到處看看,熟悉下環境,然後到客廳來。」

神奇的魔法,這聲音直接送進耳朵,不輕不重。薩林感慨著,跳下床,鞋子已經干了,他套好鞋子,發現自己的房間多了扇門。屋子裡也變樣了,有了桌子和椅子,還有櫃子,櫃子上是巨大的穿衣鏡。

整個房間像打掃過一樣,一塵不染。傢俱並非新的,床上多了床墊,被子和枕頭。自己睡的真死,竟然什麼都沒感覺到。打開門,走廊內也是異常潔淨,幾個房間都裝好了門,牆上也掛了一些油畫。一切像父母還活著的時候,薩林又有流淚的衝動,不過這次,他忍住了。

二樓有八個房間,四大四小。薩林住的房間是小的,在走廊的盡頭。他挨個房間看了一下,四個大房間全部改造成了書房,其餘三個小房間中有一間是臥室,另外兩間的門打不開。

讓薩林驚訝的是,整個二樓連地板都重新鋪好了,門窗也修繕完畢,上面添加了無數的神秘符號。牆壁像是重新粉刷過,天花板上也是乾乾淨淨,一個蜘蛛都看不見。

房子變得很陌生,薩林不安地順著樓梯走下,一樓正廳內已經擺放好了傢俱,廚房也放滿了廚具。薩林沒去看地下室,他來到客廳,推開門,儘管早有心理準備,他還是張大了嘴,驚訝的看著完全變了模樣的客廳。

客廳的中央放了一張巨大的桌子,看不出什麼材質,長方形的桌子上擺滿了薩林不認識的器具,各種器具奇形怪狀,一個坩堝下還燃燒著黑色的火焰。桌子的周圍只有一把椅子,靠牆立著幾個櫃子,櫃子上擺滿了東西。

沒有一樣東西薩林認識,他只看到到處都是神秘的符號,天花板上掛著水晶燈,燈光柔和的灑下,卻看不到光影。

魔法師抬頭,溫和地道:「薩林,你醒了,自己去弄吃的,然後我們談談。」

「老師,您先說吧,我還不餓。」薩林規規矩矩的站在桌子旁,心中忐忑。

「好,那我先說。我叫傑森.斯坦森,秦因帝國人,五級魔法師。作為我的學生,我無法給你太多指導,因為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我會先傳授你一個閱讀魔法,這是一個0級魔法,如果你能掌握這個魔法,我就會傳授你冥想的法則。然後你就可以自己閱讀魔法書籍,掌握魔法知識。在你成為10級學徒之前,我不會再給你其他的指導了。」

「10級學徒?」薩林小心翼翼的提出疑問,他不懂得什麼叫10級學徒。

「魔法學徒一共是有10個等級,在魔法學徒階段,你只能掌握0級魔法。0級魔法是不需要魔弦就能施展的魔法,只要你有足夠的精神力,和相應的元素親和力就可以。精神力的大小決定了你控制魔法的能力,元素親和力決定了你能連續釋放多少個魔法。兩者有一個不合格,你就無法成為真正的魔法師。」

「那如何晉級呢?」

「1級學徒可以連續施展兩個0級魔法,2級學徒可以連續施展四個0級魔法,以此類推,你可以連續施展二十個0級魔法的時候,我再指導你如何成為魔法師。好了,現在我傳授你第一個0級魔法。」傑森魔法師說著,念出了一段音節詭異的咒語。同時,他的雙手還配合著做出了一個固定的魔法手勢。

「你照著這個做,就可以在書本上學習文字和魔法知識了。」傑森反覆的念著這段咒語,薩林跟著一遍遍的學習。三遍過後,薩林已經可以一字不差的念出這段咒語,手勢也沒有問題了。

「好了,你自己去練習吧,成功之後,我再傳授你冥想的法則。然後你就可以自己閱讀我給你準備的書籍了。從第一個房間看起,沒有看完這個房間的書,就不要去看下一個房間的。」

「是,老師。」薩林彎腰行禮,就向錫蘭城的人遇到貴族一般。

傑森魔法師搖了搖頭,隨即又想,禮節的問題,還是以後再說吧。他沒有糾正薩林的行為,揮揮手,示意薩林離開。

薩林帶好門,腳步輕快的來到廚房。他找到了儲存米面的箱子,不過他餓極了,索性直接取下掛著的肉脯,就著白麵包,清水,愉快的吃了起來。

一邊吃,他一邊回憶著方才學習的魔法。無論咒語還是魔法手勢,他都覺得不難。尤其是咒語,第一遍他就記住了,後面兩次只是糾正發音。看來自己還是有天賦的,至少不笨。想到這裡,薩林感覺前途一片光明。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湛藍徽章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0.04.26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