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頻道
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穿越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第二集/戰魂使考核
第九章/考核,運氣
第十章/考核,屬性點數
第十一章/最終考核(上)
第十二章/最終考核(下)
第十三章/淘寶
第十四章/監守自盜
第十五章/埋伏
第十六章/甦醒的睡獅
第十七章/殺戮縱橫
第十八章/哭泣的爺爺
第十九章/小薰的另一個家
第二十章/淫魔阿斯蒙帝斯(上)
第二十一章/淫魔阿斯蒙帝斯(中)
第二十二章/淫魔阿斯蒙帝斯(下)
第三集/戰魂試煉
第四集/入學風波
第五級/恩賜學院
第六集/學院風雲
第七集/利未安森
第八集/夢中世界
第九集/瘋狂修練
第十集/強勢回歸
第十一集/名額
第十二集/他們交給你了
第十三集/奇幻大陸
第十四集/盜寶
第十五集/傳承聖城
第十六集/墮落
第十七集/群魔聚
第十八集/阿斯蒙帝斯的悲怒

原罪戰役
作 者
冬眠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2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877
累積人氣
616847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578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1 / 75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原罪戰役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06.0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五章/埋伏
翌日,眾人在戰魂殿用過早餐後,便告別前來送行的空淵尊者和一直冷漠少語的黑袍男子。

和昨晚的埋怨氣惱不同,今天的小薰可是帶著滿臉笑容和她的鬍鬚爺爺揮手告別。

空淵尊者看小薰那如同小惡魔的笑容,心中無奈搖頭。

今天早上,眾人一同享用早餐時,空淵尊者悲哀的發現,小薰似乎在和他賭氣,不但不給他好臉色看,還對他說的話置之不理。

人老成精的空淵尊者略微思索一下,便知道小薰為什麼會生他的氣了,這確實是他自己理虧,萬般無奈下只好答應又送禮物又給零用錢的,即使如此,小薰仍然未見氣消。

突然間,他靈光一閃,在餐桌上當場拿出一本修練靈魂的法訣送給夜罪,小薰的臉色才逐漸好轉,親暱的喊著:「鬍鬚爺爺最好了,鬍鬚爺爺最帥。」

「可憐我這僅剩不多的財產,都快被丫頭給詐乾了,」今天他送給小薰的禮物和夜罪手上的靈魂修練法訣哪一個不是無價之寶。

可憐這些在外面出現都會掀起一番腥風血雨爭奪的無價之寶,如今居然淪落為賠罪謝禮。

空淵尊者心頭滴血,但是旋即一想,送誰不是送,至少送給丫頭也算肥水不落外人田,這麼一想後,心情果然舒緩不少。

待眾人離開戰魂殿後,站在山腳下目送小薰一行人遠行的空淵尊者突然一嘆道:「真搞不懂你們兩個死老頭,怎麼連送個禮物都要假借我手。」

「別爆粗話,這和你仙風道骨的形象可就太不搭了,」怒老和智老頭帶著笑意,從一旁林間緩步走出。

「如何?」智老頭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多做回答,反而沒頭沒腦的問出這麼一句。

空淵尊者神色一肅,「如果今天是要挑孫女婿,那夜小子無論是在品行上或是對小薰的關愛上絕對都是上上之選。」

怒老眉頭一皺,「你的意思是,這事能成。」

「不!」空淵尊者否定怒老的話,「我剛剛說的是挑孫女婿,若是挑守護者的話,夜小子絕對不合格,先不說他資質平平,光是他那一身懶氣,就讓人無法接受,這樣一個年輕人能有什麼前途,能有什麼本事活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裡。」

「哈哈!聽到沒,連空淵老頭都這麼說了,」怒老一開始對夜罪就非常有成見,如今連空淵尊者都和他一樣反對夜罪當小薰的守護者,心中那股暢快著實無法形容。

「唔…」智老頭略微思考一番,說道:「你們應該都清楚,小薰的守護者,就是她未來的丈夫,如今種種跡象看來,小薰似乎對夜小子頗有好感,如果我們從中插手,硬拆散此事,或許就得面對小薰的怒火。」

一想到小薰生氣的樣子,三個老人都不禁打了個寒顫,就算面對至強魂獸或是妖族大軍兵臨城下都不會畏懼的他們,如今才一想到小薰生氣的樣子,就不禁膽怯了。

到了他們這個等級,什麼權力名聲都不過是過眼雲煙的浮雲,悉心栽培下一代才是他們所重視的,空淵尊者和怒老兩人膝下無子,他們都把小薰當成自己孫女般愛護,凡事只要她開心什麼都好。

幸好小薰從小就是個懂事的女孩,不然在這三個老頭的溺愛下,會寵出什麼嬌嬌女都不足為奇。

就因為寵過頭了,現在反而更怕小薰生氣。

「這事…可難辦了,」空淵尊者無奈一嘆。

「看來,我們得找時間和小薰談談,」就連脾氣最為暴躁的怒老,一開始還說只要發現夜罪不適合當守護者,就會出手宰了他,可如今一想到小薰的怒容,他也不禁膽寒,決定放棄激進的作法,採取懷柔政策。

「嗯!」智老頭同意怒老的話,「走吧,我們跟上去,這次考核裡頭,對小薰心懷不軌的小子還挺多了。」

「你們兩個去吧,殿裡還有一些瑣事要我處理,有你們兩個在,相信也出不了什麼問題,」空淵尊者說道。

「嗯!」怒老和智老頭點頭,身形一晃,眨眼消失。

尋夢村離穿越城並不遠,趕著路走也只要大半天便可到達,當初夜罪走上一整天都到不了,主要是當初小薰為了報復他欺負爺爺的事情,帶著他繞遠路。

不過,若不是小薰帶他繞的那一段路,那五顆聖血果也不會落在他手上,而沒有那五顆聖血果,說不定現在眾人都會為賺錢而傷透腦筋。

有錢行遍天下,沒錢寸步難行,這個道理在哪個世界都行得通。

眾人走在筆直寬敞的官道上,聽著兩旁樹林間的鳥鳴蟲叫,帶著愉悅的心情趕路。

一想到馬上就可以回到溫暖的家,小薰心裡頭開心極了,摸摸手上的空間戒指,她真恨不得馬上飛回爺爺身旁,讓爺爺看看自己這一個星期來的收穫。

「大哥,快點,快點,」尋夢村並不是通往奇幻大陸的必經之路,所以來往行人一向很少,會走這條路的人不是要到山裡頭狩獵的傭兵,就是要拿著山貨到穿越城販賣的村民。

此刻天色尚早,整條足夠兩輛馬車並行的官道上,除了夜罪他們再沒有其他行人。

「好,小薰別跑這麼快,小心別摔著了,」夜罪一夥人加緊腳步,跟在小薰後面,以防發生什麼意外。

「我們應該多留在穿越城一晚的,」立翔略微嘆息的看著手上空淵尊者送的修練靈魂法決,「現在我們還沒正式修練,無法正確的使用靈魂力量,連戰魂都驅動不了,如遇什麼危險,我們很難保護小薰周全。」

「這都怪我們太過寵溺小薰,」雷翰無奈搖頭,想到剛剛還未出城時,立翔提議眾人多留一天,一起研究空淵尊者贈與的靈魂法訣,看能不能修練成功,催發戰魂,這樣眾人的生命也多了一道保障。

但是,小薰卻用她可憐兮兮的目光加上滾動的大淚珠凝視著眾人,雖然她沒有吵鬧一定要馬上趕路回尋夢村,但那目光已經說明一切。

包括夜罪在內的眾人,都抵擋不住小薰如同被拋棄的小貓般的可憐眼神,唯有低頭認栽了。

「希望不要遇到什麼麻煩才好,」千流想到昨天那些人臨走前的眼神,就有些擔憂。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我們也只能祈禱了,」真諺這假和尚,居然學人祈禱起來,就是不知道耶穌聽不聽得到非他信徒的聲音。

又趕了一會兒路,肉眼已經看不到身後穿越城那龐然的建築物,這時他們的心更是高高懸起,除了小薰和在一旁當著褓母的夜罪外,其他人都警戒的看著四周。

他們知道,若真有什麼人想要對他們不利,一定會在他們遠離穿越城後才出手,倒並不是因為怕殺人犯法,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殺戮天天都在發生,強者斬殺弱者,弱肉強食的戲碼整天在上演。

即使規則是如此殘酷,但是在叢林法則下能生存到最後的,無一不是聰明人,他們不一定是修練上的天才,但他們一定是生存上的天才,也因此這些人知道什麼人能惹,什麼人不能惹。

小薰身後可是站著空淵尊者這位戰魂殿分殿的殿主,誰敢在他老人家的眼皮底下擄人,又不是活膩味了,所以小薰在穿越城以及剛出穿越城時,那些有心人顧忌空淵尊者的威名,不敢隨意出手。

但現在不同了,小薰已經遠離穿越城,現在即使出手擄人,在沒有目擊者會報下,空淵尊者再有通天大能也絕對不知道犯人是誰。

深明此道理,千流等人一刻都不敢放鬆,只想著快點到尋夢村。

「靠!夜罪那小子會不會太輕鬆,」眾人聚精會神的警戒,夜罪卻還有閒時間逗弄小薰,惹的小薰嬌笑不斷。

對於千流的抱怨,立翔只是搖搖頭指著夜罪的背後道:「你們瞧,這才走多久的路而已,夜罪就滿身大汗。」

有時後,話不用說明,眾人也能明白,夜罪對小薰的關愛絕對不會比他們少,只會比他們多。

夜罪也是個聰明人,當然清楚如果真有人要對小薰不利,現在無疑是最好下手的時機,所以別看他外表輕鬆的歡笑交談,那是不想讓小薰有過多的擔憂而強裝的,他的內心警戒可是無絲毫放鬆。

「等等,」驟然間,真諺臉色大變攔下眾人,急聲對著走在前面的夜罪喊道:「小心,有埋伏。」

夜罪的精神本來就一直處在緊繃狀態,一聽到真諺的呼叫,迅速的抱起還在狀況外的小薰,向後急掠。

「怎麼回事?」回到眾人身邊的夜罪臉色陰沈的問道。

「聲音,前方的樹林沒有鳥鳴蟲叫,也沒有走獸嘶吼,」真諺是「音」屬性的,對周圍聲音特別敏感,這種異常的狀況,馬上就被機警的他發現。

「看來是有人埋伏了,」眾人心中不由的一沈,還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早料到會如此,只是不知道這次來了多少人,」立翔陰冷的血瞳開啟,注視著前方的樹林。

「試試看不就知道了,」雷翰撿起路旁幾顆拳頭大小的石頭,不由分說,就朝真諺說的隱約有人聲的方向狂扔。

「啊∼啊!」一連扔了四顆石頭,也換回四聲慘叫。

「靠!被發現了,兄弟們,抄上傢伙跟他們拼了。」

一時間,樹林裡人影浮動,沒多久功夫就竄出二十多人,還有四個被雷翰石頭砸中,頭破血流的傢伙被同伴攙扶出來。

「嘿嘿,真巧,我們又見面了,」一名臉上掛著陰冷的儒雅男子,排開眾人走出來。

朱天成!夜罪沒有想到策劃這次埋伏的居然是他。

第三關考核後,就沒再見到他,想來是最終考核失敗,不知跑哪去了,卻沒想到這傢伙居然在這麼埋伏自己等人。

「老朋友見面,各位何必一臉嚴肅呢?」朱天成滿臉假笑,裝作熱情的說道:「要找各位還真不容易,我可是花費不少代價,才從旁人那裡知道你們的行蹤。」

「打開天窗說亮話吧,要怎麼樣才肯放行,」夜罪雖然討厭麻煩,並不代表他怕麻煩,如今麻煩都找上門了,既然躲不了那不如直接面對。

夜罪也懶得跟這些人廢話連篇,依照他的經驗,當勇者遇上大魔王,不管大魔王廢話再多,最終結果還是免不了一戰,既然結果注定如此,那還是省掉中間那些沒營養的廢話吧,這樣耳根子也清靜。

「好,夠爽快,既然夜同學開口,那我就直說了,」朱天成一副勝卷在握,笑瞇瞇的說道:「留下小薰,留下你們一手一腳,放你們過去。」

「你說什麼!」雷翰脾氣較為衝動暴躁,一聽到這個不合理的要求,腦筋一熱也不顧什麼後果,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把大刀,握在手上。

其他人也有樣學樣,紛紛從空間戒指裡拿出武器。

這些武器都是他們在戰魂殿裡頭得到的,雖然只是普通戰魂使用的新手裝備,但也絕對不是一般打鐵店鋪能隨意買到的貨色。

真諺的武器是一塊倒三角形大盾,大盾邊上鋒銳如刃,是一個攻防皆可的武器。

千流的武器是大把的暗器,形狀各異,什麼款式的暗器都有,照他的說法就是扔暗器不就像夜市裡射水球一樣間單嗎?所謂水球射的準,暗器不落空。

而立翔跟夜罪一樣,是用劍當武器的,差別在於立翔用的是軟劍而已。

「嘿嘿,抄傢伙啦,這樣也好,省得我麻煩,把你們都宰了,再將你們的空間戒指都搶過來,」從夜罪等人能憑空拿出武器,朱天成就知道他們身上一定有空間戒指。

空間戒指的價格他是知道的,沒想到夜罪幾人身上居然有這等寶物,看來這下想不財色兼收都難了。

「放箭,」在朱天成一聲令下,六個持弓者,快速拉弓放箭。

咻咻!箭矢破空聲傳來,夜罪等人快速躲到真諺後面,僂著身子全憑大盾擋下這波箭矢。

「對方有弓箭手,我們退到樹林裡,」立翔知道憑他們的身手,在空曠的地方和弓箭手拼命,那簡直是找死的行為。

所幸對方的弓箭手準頭不是很好,看來是臨時編制的,就連用的弓也都是普通的地攤貨,穿透力不強,都被真諺輕鬆的擋下。

朱天成他們這些人,為了查明夜罪等人的行蹤,將學院發的金幣都當成情報費花用光了,剩下的錢也只夠買一些劣質的武器。

不過在他看來,這一切都值了,劣質的武器也是武器,殺人夠用就成了,只要做成這一票得到那些空間戒指,還愁沒錢嗎?在有錢的狀況下又奉上小薰這嬌滴滴的小美人,還有什麼不滿的。

「該死的,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雖然他們憑著盾牌的掩護,慢慢退到林邊,但是對方可還有二十餘手拿大刀利刃的人藉著弓箭手的掩護,向他們緩緩逼近。

看他們有默契的配合,就知道他們為這次計畫投注了多少心力。

立翔他們也沒其他好辦法,若論赤手空拳打架,立翔他們有自信一個打五個。

可是現在不是普通的街頭打架,而是真刀真劍互砍,這和挨拳頭可完全不同,打群架挨幾個拳頭死不了人的,只要夠耐打,挨上一兩拳不倒,總有反攻的機會。

但現在不是街頭打架啊!誰能保證自己挨一兩刀不死的,就算不死也會去掉半條命,到時結果還不是一樣,只能任人魚肉。

小薰這才後悔自己沒有聽立翔大哥的話,如果自己等人在穿越城多留一天,或許就能憑著鬍鬚爺爺的法決學會使用戰魂,也就不至於落得這般境地。

滿心自責的小薰,沒注意腳下的石子,一個不小心踩到,腳步一蹌露出小半邊身子,這時一支箭矢剛好飛射過來,擦著小薰的手臂飛過。

「啊呦,」小薰一聲痛呼,躲回大盾後面。

「小薰,妳怎麼了,」聽見小薰的痛呼,夜罪臉色一沈,緊張的問道。

幸好對方的準頭不怎麼樣,加上弓弩是路邊買的便宜貨,勁道不強,沒對小薰造成什麼太大傷害,但是小薰潔白如玉的手臂上那一痕紅色,還是深深的刺激到夜罪的神經。

「鏘!」夜罪從劍鞘中抽出血劍,渾身暴虐氣息狂飆。

「哈哈!我血劍又重見天日啦,那該死的劍鞘居然有封印的功能,害的我憋悶好久。」

夜罪還在想怎麼血劍變得這麼乖巧聽話,原來是這劍鞘的問題,不然聒噪的他怎麼可能這麼安分。

但現在不是想這個問題的時候,夜罪現在滿腔怒火,只想殺人,「血劍,殺掉眼前這些人,有沒有問題。」

夜罪在賭,既然血劍能有神奇的說話能力,那說不定還真能幫助他殺掉眼前這些雜碎。

「就這些雜碎?」血劍憑著自己的感應知道外面那些人的修為,「殺他們就跟喝水一樣簡單,只要主人你將身體借給我一下就好。」

「好,事成之後,我不會再將你封印,」夜罪越發覺得血劍不簡單,或許他身上還有更多秘密等待自己去挖掘。

「好,一言為定,」血劍被關在戰魂殿的藏寶室都數百年了,如果出來還要繼續被封印,那不如將他放回藏寶室,這樣至少他不會有太大的期望,也不會有更深的絕望。

「走,你們都走,」夜罪面色冰冷渾身暴虐氣息猛然一升,再看到小薰手臂上的傷痕他的瞳孔猛然一張。

「夜罪,你先冷靜點,」看見夜罪以往的懶氣消失無蹤,瞳孔睜開的模樣,立翔在心中暗道糟糕。

「夜罪,你先別那麼激動,小薰的傷勢並不嚴重,我們能有其他方法走出這個困境的,」就連脾氣最為暴躁的雷翰都收起一身脾氣,連忙勸道。

「夜大哥…」在經過千流簡單的包紮,小薰淚珠滾動,滿臉擔憂的拽住夜罪不放。

從自己中箭開始,小薰就察覺到夜罪心中的變化,原本體貼溫柔的夜罪,在那瞬間彷彿變了個人,整個靈魂都充滿暴虐氣息,溫柔的情感已經消失,只剩下滿腔的殺、殺、殺。

小薰能察覺到夜罪心裡的變化,這還要歸功於她從戰魂殿得到的那條項鍊,這條心形項鍊可是有個響噹噹的名字,叫做「永恆愛戀」。

這條「永恆愛戀」有個逆天的特殊功能,在十公尺限制範圍內,他能讓持有者聽到別人內心的聲音。

也因為永恆愛戀的關係,小薰感受到大哥們的擔憂,也感受到夜大哥心中那股暴虐殺意。

「小薰乖,聽夜大哥的話,你和立翔大哥們先走,夜大哥等等就會追上你們,」面對小薰,夜罪努力擠出一個溫暖的笑容。

小薰執拗的猛搖頭,她知道雖然夜罪面帶著笑容和她說話,但是在夜罪內心深處,那股暴虐的因子卻沒有絲毫的減少,反而越演越激烈。

「快帶小薰走,同樣的話,不要讓我說第三遍,」夜罪心一狠,掙脫小薰拽著自己的小手,將她交給立翔照顧。

「為了小薰,你一定要活著回來,否則我不會輕易饒你,」雷翰一拳用力搥在夜罪胸口說道。

「小心,」立翔和千流說道。

「打不贏就跑,別逞強,」真諺也一拍夜罪的肩膀。

「我們走,」在相互道別後,立翔抱著在他懷中激烈掙扎的小薰,頭也不回的往樹林深處中鑽。

待他們隱沒在樹林深處,夜罪還依稀聽得見小薰那帶著哭腔的聲聲叫喚,一句句令聞者傷心落淚的「夜大哥∼」在樹林間久久徘迴不去。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原罪戰役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06.0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