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作品介紹
人物介紹
第一集介紹
第一章 ∼騙局∼
第二章 ∼擋箭牌∼
第三章 ∼有敵意的大小姐∼
第四章 ∼山洞奇遇∼
第五章 ∼看了成人頻道∼
第六章 ∼主任的小辮子∼
第七章 ∼不純潔了∼
第八章 ∼平民校花∼

校花的貼身高手
作 者
魚人二代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1.09.23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1年08月03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9
累積人氣
19941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18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89 / 10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校花的貼身高手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1.08.2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八章 ∼平民校花∼



林逸點了點頭,原來是娛樂大亨,這種靠夜總會、KTV發家的人,不能說全部,但是很多一部分都或多或少的沾著點兒黑色背景,這無可厚非,畢竟這種娛樂場所裡面龍蛇混雜,來找事的人也不少,沒有強大的背景根本開不起來。

「看起來他家在本市很吃得開。」林逸倒是沒有因為這樣的事情,對鍾品亮有所懼怕。在他的眼裡,黑道老大也好,企業老總也好,都不及自家老頭子可怕。

自己要是惹了老頭子,那真是往死裡打自己呀,而且是一點招架餘地都沒有。

「他家算什麼?」康曉波不屑的歪了歪嘴,看得出來,他對鍾品亮很不以為然,甚至有些厭煩:「要說有錢,楚夢瑤家才是真的有錢,鍾品亮家只是在本市有幾家娛樂產業,而人家楚家是真真正正的實業集團,在國內有很多家分公司。」

楚鵬展的實力林逸大概的瞭解了一些,如果說鵬展集團是一家航空母艦,那麼鍾家的那些產業只能用小舢板船來形容了。楚夢瑤對於鍾品亮這個暴發戶不屑一顧,那也是正常的。

「看來你挺瞭解嘛!」林逸笑了笑。

康曉波臉色一紅,有些尷尬的說道:「楚夢瑤的資料和背景,咱校有幾個男生不知道?不過陳雨舒相對的就神秘了一些。」

「怎麼說呢?」林逸有些好奇,陳雨舒的家人他並沒有見過,看得出來,陳雨舒每天都是被楚夢瑤家裡的車接送,放學也吃在楚夢瑤的家裡面,讓他有一種她是在借楚夢瑤光的感覺,現在聽康曉波這麼說,又好像不是這樣。

「聽說陳雨舒的爺爺是國家的一位政要元老,而她的哥哥,也是一位少將。以前,剛上高一的時候,有個男生仗著家裡有些背景,追求陳雨舒不成,就想玩些陰的手段,結果被陳雨舒的哥哥知道了,打得那小子住了半年的醫院,他家裡硬是一聲沒敢吭,事後還去陳家賠罪。」康曉波神秘的說道:「由此可見,陳雨舒的背景是多麼的強悍!陳雨舒卻從不主動惹事兒,倒是也有很多人暗戀著她,只是不敢表白罷了。」

林逸心道,這還叫她不惹事兒呢?她倒是不惹事兒,她成天惹我啊!自己還有把柄在她手裡不說,剛剛可好了,還被她看了自己那裡……這叫什麼事兒啊!

想想就有些頭痛,林逸並不怕陳雨舒那個莫須有的哥哥來找他麻煩,陳雨舒的為人他多少還是知道的,這小妞看起來比楚夢瑤開放得多,不會在這些事情上糾纏不放,倒是楚夢瑤……或許更加討厭自己了吧?有時候林逸寧願是給陳雨舒做伴讀而不是楚夢瑤,這個大小姐實在是不好伺候。

「林逸,你該不會是對她們動心了吧?」見到林逸不說話,康曉波拍了拍他的肩膀問道。

林逸苦笑著搖了搖頭,道:「怎麼會?我根本沒想過這些。」

這不是讓他去偷小姐麼?讓林逸有一種沒來由的罪惡感,感覺自己好像是古代去偷小姐的家丁一樣……

「呵呵,不過哥們,如果你真的想追求,還有一個人選!」康曉波神秘兮兮的小聲說道。

「什麼人選?」林逸隨口問道,倒不是他關心這些,主要是想藉著康曉波之口多瞭解一下學校裡面的事情。

「高三九班的唐韻。」康曉波清了清嗓子說道:「咱們學校的平民校花,雖然很漂亮,和我們一樣,家境都不怎麼樣,每天穿著校服,也不打扮,卻依然掩蓋不住她的美麗。」

「唐韻?」林逸愣了一下,這名字倒是挺好聽,就是不知道人是否如康曉波說的真的那麼美。

「當然,和楚夢瑤、陳雨舒這兩位小公主比起來,唐韻就不那麼顯眼了。」康曉波說到唐韻,明顯語氣有些急促和興奮:「相比較之下,她和我們的距離更近一些。」

一中這樣的學校,裡面有錢子弟有之,貧寒的學子亦有之。不知不覺的,就分成了兩個派系,一些花錢來的公子哥們湊在一起,成天追逐著美女,遊戲著人生。畢業後,卻可以憑借大把的金錢和家裡的關係上了理想的大學,甚至出國留學。

貧寒的學子們每天卻在不停的學習、努力,才能考上自己理想的大學。貧寒的學子們大多對那些無所事事的富二代不屑一顧,而富二代們也對這些成天只知道唸書的書獃子不屑一顧。

不過,這卻不是絕對,富二代中努力學習者有之,貧寒學子中打架鬥毆混社會者也有之。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鍾品亮身邊圍繞的幾個手下都是和他家裡情況差不多的富二代和官二代。

所以,在康曉波看來,追求楚夢瑤和陳雨舒,那只是個遙不可及的夢。而平民校花唐韻,才是他們這些人能夠伸手觸及的對象。

看著康曉波那有些期許的笑容,林逸微微歎了一口氣。學校裡,並非像自己所想像的那樣純樸,而是充滿了利益、糾葛。

「你喜歡她?」林逸笑了笑問道。

「這也沒什麼可丟臉的,我敢保證,學校裡的男生,很多人的春夢對象都是唐韻。」康曉波肯定的說道:「哥們,等你見到她,就知道我說的不假了。」

去追求平民校花?這個建議很誘惑哦……林逸最終還是搖了搖頭,自己現在的身份可是個伴讀的書僮,丟下大小姐去搞對象?就算楚鵬展不說什麼,林老頭也不會就這麼放過自己的。做人不能太操蛋,還是低調一點兒好。

再說了,現在情況還不明朗,楚鵬展什麼意思,自己還沒搞清楚,他不會是想讓自己借助工作之便偷小姐吧?嗯……現在想想很有這個可能……自己和大小姐非親非故,能給她愛的方式也只有這一種了……所以,萬一自己去泡什麼平民校花,被楚鵬展知道後,給自己開除了怎麼辦?

那可是月薪三萬的白領社會高層待遇啊!


一中的餐廳很大,有上下三層那麼高,一樓是大眾餐廳,就是像速食店的那種,四周一圈都是賣各色菜品的小窗口,而中間則是成排的桌椅。

二樓是包廂,適合一些有錢的學生去的,可以點菜,不過一些家裡不是很富裕的學生舉辦個生日宴會什麼的也會到這裡來。二樓的菜品味道顯然和一樓不是一個檔次的,人家那是專門聘請的大廚。

三樓就是教職員工專用的餐廳了,吃的和一樓的學生餐廳差不多,不過環境要素雅一些,當然,學生是不允許在上面用餐的。

林逸隨著康曉波進了餐廳,康曉波指了指右側的一間辦公室說道:「就在那裡辦餐卡。」

「哦,我這就去辦一張。」林逸點了點頭。

當初楚鵬展和福伯並沒有給他學校的餐卡和圖書證什麼的,這些東西顯然是在學校裡面隨時都能辦的,只要出示學生證即可。

「怎麼?看不起我呀?」康曉波見林逸要去辦卡,有些不悅:「今天第一天認識,又是我的地盤上,自然我請客了!」

林逸見到康曉波如此說,也就打消了立刻去辦卡的念頭:「那好吧,那就吃完再去辦。」

「行,吃完了我陪你去!」康曉波欣然的說著,帶著林逸穿梭於餐廳的各個小窗口。

各個窗口中的菜品還真不少,有素有葷,主食也是好幾種,還有包子、餃子、餡餅之類的東西。林逸要了些苜蓿番茄和米飯,康曉波點了盤魚香肉絲和饅頭,一共花了十一塊錢,不多不少,屬於中等的消費水平。

林逸和康曉波找了個位置坐下,將兩盤菜放在了一起,兩人可以串換著吃。

坐下來之後,林逸快速的掃視了一下整個餐廳,陳雨舒和楚夢瑤並不在這裡,顯然是去了二樓的包廂。

「看什麼呢?看美女呀?」康曉波笑道:「陳雨舒和楚夢瑤都在樓上呢,她們才不會和我們一起吃,運氣好的話,倒是可以遇見唐韻!」

「是麼?」林逸關心的是楚夢瑤在哪裡,並不關心那個唐韻是不是會出現在這裡。

「唐韻家裡面似乎不怎麼富裕,大多數的時候都是帶飯。」康曉波歎了口氣,道:「其實,唐韻這樣的條件,隨隨便便說一句話,都有無數的男生搶著請她吃飯,就算天天在二樓的包廂吃,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兒!」

「呵,有志氣的女孩子都不會在乎這些的。」林逸淡淡的說道。

「你說的也對,唐韻從來都不在乎這些,這樣的女孩子真是很難得了。」康曉波深以為是的說道:「越是如此,喜歡她的男生就越多!這種不喜功利的女孩子,正是我們這些學生所喜愛的!」

遺憾的是,一直到吃完午飯,唐韻也沒出現。林逸倒是沒什麼,只是康曉波微微有些遺憾。很多學生都和康曉波一樣,每天來這裡吃,盼望見到唐韻,這已經成為了一種期待。

倒是楚夢瑤和陳雨舒手挽手的從二樓樓梯上下來,引來了很多男生的側目,不過兩人對於在座的絕大多數人來說,就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可望而不可及;甚至很多男孩子,都不敢直視兩人。

林逸目送兩人走出了學校的餐廳,和康曉波一起去了餐廳門口的管理辦公室。

「林逸,你剛才一直盯著陳雨舒她們吧?」康曉波問道。

「隨便看看。」林逸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哎,過幾天你就明白了,她們不是我們的公主,唐韻才是。」康曉波同情的看著林逸。

不過,當初剛剛入學的時候,他何嘗不也是暗戀過陳雨舒和楚夢瑤呢?隨著年齡的成熟,讓他明白了其間的差距。

人人平等,是個很美好的幻想。只要稍微成熟一點的人,都會明白,人與人之間,從來就不是平等的。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這不是一個笑話,而是事實存在的。

楚夢瑤和陳雨舒她們的人生是絢麗的,多彩的,她們公主般天驕的生活,也不是自己這種平凡的小男生能夠走進去的。

所以,班級裡的很多人都知道楚夢瑤不怎麼待見鍾品亮,但他們也清楚,這個班級裡面,有資格追求楚夢瑤的,也只有鍾品亮。

辦卡的過程相當順利,畢竟是給學校送錢來的,雖說學校的餐廳負責人宣稱不賺錢,鬼才相信不賺錢。

林逸出示了學生證,並且預存了兩百塊錢之後,輕鬆的拿到了餐卡。

出門的時候,康曉波卻有些埋怨道:「哥們,你存那麼多錢幹嘛啊!」

「吃飯啊,怎麼了?」林逸有些莫名其妙,之前他存錢的時候康曉波就不停的給他使眼色,不知道這小子到底是什麼意思。

「學校的餐廳啊,你給他錢的時候,他笑臉相迎,等你不吃了,想退錢了,你就等著去吧!咱們都高三了,誰知道還能在這裡吃多久?你一次存那麼多錢,到時候畢業了來成天來退錢,哪有那閒工夫啊!」康曉波有些責怪的說道。

「呵呵,這樣啊,沒事兒,只是兩百元而已,你看看咱們一天就花了十多塊錢,那兩百元也就個把月的便花完了。」林逸無所謂的笑道:「不退就不退,大不了咱倆一天不吃東西,來這裡大吃一頓。」

「你倒是豁達!」康曉波讚許的說道:「要不是校外的餐廳更貴,我才不吃這個呢!」

「有吃就不錯了。」林逸倒是不挑剔,這餐廳的飯菜沒有昨天福伯送來的大廚的手藝,起碼也比村頭的王寡婦家的小吃部要強多了。


回到教室以後,林逸發現大部分的學生都沒有出去玩兒,高三的時間,是寶貴的、緊張的。這是一個人生的分水嶺,努力了、奮鬥了,以後可能會進一所明星大學,稍有疏忽,也許就要名落孫山。

能考上一中的學生,都是佼佼者,誰也不希望自己比別人差。當然,那些個有錢子弟除外,他們此刻都在操場上盡情的玩著籃球,甚至在校外的網咖打著遊戲。

楚夢瑤和陳雨舒也沒有外出,而是擠在一起,看著一部MP4,裡面播放的是動畫片《喜羊羊和灰太狼》,一部在林逸看起來很幼稚的動畫片,兩人看得卻是津津有味,還時不時的發出陣陣笑聲。

當然,教室裡面正在讀書學習的男生們,不但不以為忤,反而覺得兩人的笑聲是一種天籟之音,對枯燥的學習生活增添了一絲清新的異彩。

女生們就不這麼想了,妒忌的,鄙視的,甚至不屑的,當然也有那種不以為然的,不過不論是什麼樣,楚夢瑤和陳雨舒出眾的氣質還是被大多數人所羨慕的。

林逸回到了座位上,其間看著MP4的陳雨舒抬頭瞄了他一眼,又低下頭去繼續看著動畫片。

康曉波也安靜的做起了習題,林逸有些無聊的翻著高三的課本。


下午第一節課上課之前,鍾品亮換了一身衣服回來了,跟在他身邊的還有高小福和張乃炮,他們也都換了衣服,頭髮還沒有乾透,顯然剛剛洗過澡。

進教室的時候,鍾品亮恨恨的朝林逸的方向看了一眼,不過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回到了他自己的位置上。

今天鍾品亮這個人可是丟到姥姥家去了,尤其還是在他最心愛的女生面前,這是他有生以來,受過的最大的恥辱!他絕對不會放過林逸的,他暗暗發誓。

現在沒有對林逸出手,倒不是因為他多能忍耐,而是還有十多分鐘就上課了,第一節課是班導師劉老師的課,他不想這個時候惹事兒,他打算趁著自習課的時候,再找林逸的麻煩。

看見鍾品亮,陳雨舒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林逸澆了他一頭尿的情形,頓時忍不住「嗤」的一笑,卻因為想起了林逸放水時的情形,有些臉紅。

鍾品亮自然也聽到了陳雨舒的這聲嘲笑,心裡頓時很不是滋味,要是換做其他人,他一巴掌就拍過去了,但是對陳雨舒,他不敢!

別人不知道,他鍾品亮卻很清楚陳雨舒的背景!上一屆高三的那個霸王吳小燦他是認識的,高一剛一開學的時候他就追求起陳雨舒來,被陳雨舒拒絕了幾次之後,吳小燦的心思開始有些歪曲了。

在一次學校組織看電影時,吳小燦就趁機坐在了陳雨舒的身邊,想對陳雨舒動手動腳,結果沒得逞,還被陳雨舒扇了兩個大耳光。

事後,吳小燦就在學校裡公開宣揚,說陳雨舒是被他甩了的,他玩膩了,就不要了,甚至說的話還很難聽,說陳雨舒為他墮過胎。

當然,大多數人都明白,吳小燦是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對他的話姑且聽之,卻不信之。雖然沒有人相信吳小燦的話,一時間也把陳雨舒推到了風口浪尖上。

陳雨舒哪受過這個氣,就找吳小燦理論,甚至當眾扇了吳小燦幾巴掌,吳小燦放出狠話,說讓陳雨舒放學小心些,他要找人輪了她。

這件事情後來被陳雨舒的哥哥陳宇明知道了,那是一個冬日的下午,鍾品亮怎麼也忘不了當時的情景。

一輛LAND ROVER停在了學校的門口,一個高高大大的身材魁梧的小伙子從車上下了來,直接找到了正在操場踢球的吳小燦。

吳小燦當時還沒意識到什麼,很裝B的和陳宇明說,誰來也不好使,你算個什麼東西啊,不就是一個臭當兵的麼?嚇唬誰呢?告訴你,你再能打,我們一群人呢,摟不死你!

陳宇明只說了一句話,去學校廣播站給陳雨舒道歉,這件事兒就算了。

吳小燦就笑,張狂的笑,他從來沒有聽過如此可笑的笑話,他身邊的一干爪牙也跟著大笑了起來。

陳宇明皺了皺眉,一腳揣在了吳小燦的小腹上,直接將他踹了個跟頭,然後揮起拳頭就砸在了吳小燦的身上,頓時傳來了骨頭斷裂的聲音。

吳小燦的一干爪牙頓時嚇傻了,雖然他們平時也打架鬥毆,但是這人一上來就把人往骨折了打,他們還是前所未見的,這和他們根本就不是一個水平的。

陳宇明是真的怒了,陳雨舒從小就是他的心頭肉,從來都沒叫她吃過一點兒苦,這吳小燦不但對她動手動腳的,還散佈謠言侮辱她,甚至威脅她!這讓陳宇明已經忍無可忍了。

當時鍾品亮也是吳小燦的爪牙之一,他就站在這群人中間,看著吳小燦在那殺豬般的嚎叫,他徹底震撼了。這悽慘的一幕,甚至讓他在接連的幾天裡,都被噩夢驚醒。

吳小燦的家裡當然也是很牛X的,不然吳小燦也不可能如此的裝B,不過在得知打他的人是一名少將之後,就有些蔫了。

你在地方再厲害,也管不著人家部隊上面的事兒,雖然反應到了陳宇明的部隊上,陳宇明也被處分了一下,卻沒有傷到人家任何的筋骨。

這還只是陳宇明自己的背景,後來吳小燦家裡才知道陳雨舒、陳宇明父母的背景,以及遠在京城的陳老爺子,頓時誠惶誠恐起來。

說起來,他們兒子的行為雖看似胡鬧,但往重了說,已經可以構成恐嚇、侮辱和誹謗了,再大點兒也可以算是調戲、猥褻少女,人家陳家真想整你的話,吳小燦一輩子就完了。

好在陳宇明這個人比較大度,在吳家大包小裹的帶了禮品上門道歉之後,陳宇明也就表示不會追究吳家的事情了,同時也表示,吳小燦在學校裡,對小妹的身心健康不太好。

吳家也不傻,立刻聽出了陳宇明的意思,第二天就給吳小燦辦理了轉學手續,於是,這場風波到此就算結束了。

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鍾品亮恰好就是知情者之一。所以,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招惹陳雨舒這小姑奶奶啊,想到吳小燦當時的樣子,他就沒來由的一哆嗦。

其實,鍾品亮就是一個欺軟怕硬的主兒,在陳宇明這種絕對的拳頭之下,他是不敢有半分反抗心思的,自己家雖然有點兒能耐,父親場子裡面也有幾個打手,但這些人能和陳宇明那正規軍比麼?


下午最後一堂是自習課,鍾品亮站起身來,走到了林逸的身邊,用手指敲了他的桌子兩下。

「什麼事?」林逸抬起頭來,淡淡的問道,目光中卻有一絲不耐。

康曉波也回過了頭來,有些詫異的看著林逸和鍾品亮,不知道他們兩個怎麼就結上了怨,要知道,鍾品亮這個人可不是林逸能惹得起的。

「有種就跟我走。」鍾品亮很是囂張的說道。

「對不起,沒空,我要自習。」林逸低下頭去,繼續翻看著手中的數學書。

「這就怕了麼?孬種!」鍾品亮冷哼了一聲說道:「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你等著放學的。」說完,就頭也不回的回到了他自己的座位上。

「我說哥們,你怎麼得罪這尊大神了?」康曉波小聲的對林逸說道:「他可不好惹啊!這中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

林逸苦笑,有什麼誤會啊!我沒什麼事兒和他結仇幹屁?還不是楚夢瑤?要不是因為她,我昨天會去踢鍾品亮的屁股麼?不過這些話肯定是不能和康曉波說的。

「沒什麼,早上的時候,張乃炮伸出一條腿來,想讓我摔一跤,結果被我踩了他的腳,可能是因為這件事吧!」林逸將事情推到了早上。

「啊!」康曉波聽後一驚,頓時皺了皺眉道:「張乃炮這人可是很記仇的!看樣子,鍾品亮是替他的兄弟找你麻煩來了。」

「無妨,隨便他們吧,在學校裡,他們能怎麼樣?」林逸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在林逸眼裡,無論鍾品亮是多麼的囂張跋扈,始終是個學生。

想起自己那段戰火紛飛的歲月,在槍林彈雨中出生入死,鍾品亮這種級別的敵人實在是太幼稚不過了。就像今天的間操,林逸是用了一個比較惡搞的辦法教訓鍾品亮的,而不是給他一頓暴打。

如果林逸真想打人的話,那鍾品亮現在已經躺在太平間裡了。

「怎麼樣?」康曉波歎了口氣,林逸剛剛轉學到這裡,不知道學校裡的一些事情也是正常的,於是解釋道:「鍾品亮一行人,就是學校裡的霸王,很多惹到他們的學生,都被他們打了,有的好幾天都不能來上學呢!」

「這麼狠?」林逸沒想到鍾品亮這些人居然能打得別人沒法來上學,這下手著實有些重了。

「是啊!哎,也怪我沒提前告訴你!」康曉波歎氣道:「剛才你說幾句軟話,沒準這事兒就這麼算了,現在……」

「現在怎麼樣?」林逸饒有興趣的問道。

「現在事情難辦了啊!」康曉波有些不忿的說道:「媽的!張乃炮這娘們,人長得也和奶泡一樣,睚眥必報,心眼兒小得很,就這麼一件事,明明他有錯在先,居然還找鍾品亮來報復,真他媽不是東西!」

「算了,他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你也別擔心了,我不是那麼好欺負的。」林逸拍了拍康曉波的肩膀,示意他安心。

康曉波努了努嘴唇,想說什麼,最終沒有開口。


該來的,始終會來。在最後一節「大課」之前,鍾品亮找上了林逸。

所謂的「大課」,也叫晚自習,很多學校都會有這樣的大課。在四點半放學之後,休息半個小時,五點鐘正式開始上「大課」,大約持續一個半小時,中間沒有休息。

「是男人的話,就跟我來。」鍾品亮這回的話比上次更加過激,上次只是說「有種」,這次卻用上了「是男人的話」。

林逸自然是男人,卻也不會因為鍾品亮這咄咄逼人的語氣而動怒。但他明白,今天的事情遲早要有個了斷。看得出來,鍾品亮是那種糾纏不休的人,正如他所說,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林逸沒有必要躲著他,不過足以證明,鍾品亮是一個不達目的不罷休的人。

「好吧,我跟你走。」林逸點了點頭,站起了身來。

這個時候,教室裡面很多人還沒有出教室,鍾品亮第一次來找林逸的時候,他們就注意到了,所以鍾品亮再一次出現在林逸的面前,自然成了全班同學的焦點。

在林逸答應了鍾品亮和他走之後,全班同學立刻嘩然,很多人都暗歎林逸第一天來,不清楚規矩,不知道怎麼的惹上了學校霸王鍾品亮,不過更多的是同情。

「我跟你一起去!」康曉波像是做出了重大決定一樣,霍的一下,猛然站起了身來,慷慨激昂得就像是要赴刑場的戰士一樣。

康曉波的內心其實也是在掙扎的,今天雖然是第一天認識林逸,卻覺得挺投緣的,尤其是在枯燥乏味的高三生活中,有一個談得來的朋友,是多麼的難得。

鍾品亮在學校裡很牛B,康曉波根本無法與他抗衡,他能夠做的,就是站在一旁,看看能不能減少彼此的衝突。

「操!康曉波,你活膩歪了吧?替他出頭?」鍾品亮見到自己班的同學居然為了一個新轉來的外人出頭,頓時就氣不打一處來!這是挑釁啊,對他班級裡權威地位的挑釁!

康曉波在鍾品亮那咄咄逼人的目光下,有些怯懦起來,不過他並沒有退縮,而是仰了仰脖子:「鍾品亮,林逸是新轉來的,不懂班級的規矩,你別和他一般計較了……」

「你他媽的,還教訓上我來了!你算老幾啊你?」鍾品亮直接就怒了,不懂規矩個毛?都用尿澆他了,這事兒怎麼可能輕易就算了?聽到康曉波那輕描淡寫的語氣,他大是惱火:「既然你這麼願意出頭,你也一起來吧!媽的,今天他我要不弄死你,我就不是鍾品亮!」

康曉波的神色一凜,身子微微一顫,他從小到大,都屬於那種比較乖的學生,骨子裡雖也有些男人的好戰因子,其實從來沒有動手打過架。

林逸並不需要康曉波幫忙,但對於康曉波這份真摯的情誼,不由得十分感動,拍了拍康曉波的肩膀:「沒問題的,我們一起走!」

康曉波聽了林逸的話,也有了些底氣,心道,大不了一起挨頓揍,於是挺起了胸膛,跟著林逸一起,向班級的門口走去。

看著康曉波的樣子,鍾品亮就來氣,心裡別提多鬱悶了,自己班的同學,居然幫著外人,他一定要給這個吃裡扒外的傢伙一個教訓。

在鍾品亮的帶路下,幾個人上了學校最頂層的天台上面……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校花的貼身高手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08.2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