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作者介紹:
作品介紹:
本集簡介:
第一章 ∼飼主系統∼
第二章 ∼洗浴美少女∼
第三章 ∼激情四射∼
第四章 ∼江湖黑吃黑∼
第五章 ∼近水樓台∼
第六章 ∼大逆轉∼
第七章 ∼極品寵物的風情∼
第八章 ∼神醫華三寶∼
第九章 ∼只看到一流氓∼
第十章 ∼可悲的快槍手∼

飼主
作 者
王少少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2.01.23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4
累積人氣
8659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9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5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飼主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1.12.17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章 ∼可悲的快槍手∼



昨夜王羽利用權勢和名望,欺壓了一群惡霸,差一點就為民除害。今天早上他剛到公司,就被一名惡霸欺壓了。

「王羽,你去人事部重簽一份合約,鑒於你昨天的良好表現,被業務部錄取了。」在冷艷的辦公室,冰山一般的美人兒從一堆文件中抬起頭,不容置疑的說道。

王羽感覺自己沒人權,調換工作崗位居然不和自己商量,頓時抵抗道:「我的人生理想就是做一名清潔工,把公司和家園變得更乾淨、更美好,妳不能剝奪我的人生理想。」

冷艷詫異的盯著王羽,看他不像開玩笑,非常不解:「大家都不是三兩歲小孩子,找藉口拜託你找個好點的。你是對我不滿,還是真的想做一輩子清潔工?」

「嗯,我對妳不滿!」王羽憨厚實誠,似乎不懂一點人情世故。

冷艷櫻紅的唇瓣微張,從文件後面直起了腰,雙手交叉在胸前,似乎對王羽產生了興趣。

今天她穿的是淡粉色襯衫,外面套了一件黑色工作裝,嚴肅而不失女性的婉約柔和。色彩的擴張,讓她的胸脯展得異常飽滿,在雙手交叉的擠壓下,頓時升起一道迷人的弧度。透過襯衫紐扣的縫隙,可以看到一抹刺目的雪白。

王羽的眼睛直了,緊盯著那一抹雪白滑膩,心中想著一切可以讚美的詞彙,內心雜亂,但表情愈加憨厚、正直、純潔,就好像幼童一般,很傻很天真。

「因為我事先沒有和你商量,沒有徵求你的意見?」冷艷嘴角露出一絲不屑的冷笑,能用一句話說清的意思,她絕不用一句半。這讓她顯得更加冷傲,氣勢逼人。

王羽挪了挪身體,以更佳的角度,欣賞她的美色,對她露出的譏諷和一絲不耐,沒有任何反應,只是憨直的說道:「我剛從學校畢業,沒做過業務,做不好怎麼辦?拿不到工資怎麼辦?我現在還欠著包租婆的房租呢!」

冷艷皺眉,一副看白癡的模樣:「誰告訴你做業務沒有底薪?底薪三千加提成,連續三月的業務額超過五十萬,升業務副經理,連續三個月超過一百萬,升經理。具體制度,自己查。如果你覺得不如你的清潔工,你就繼續掃廁所吧!」

「底薪三千?」王羽頓時瞪大了眼睛,驚叫一聲,轉頭就走。

冷艷被他的動作搞迷糊了,下意識的問了一句:「你幹嘛去?」

「換合同,去業務部啊!唉,被招聘市場那些免費業務員洗腦了,以為都沒底薪……」王羽邊說邊走,話沒說完,人就從冷艷的辦公室離開了,連門都沒關。

冷艷搖頭,暗道自己的決定是不是太衝動了,或者說王羽昨天的表現只是碰巧?但不管怎麼說,靠王羽拿到了一千五百萬的業務,他是首功,不但把他調換到好部門,還有一筆獎金呢!

王羽進了業務部,對陌生的新同事打著招呼,可惜沒人理他。

按照正常程序,應該由人事部的主管帶王羽進來,介紹給業務部的經理。可是,這個程序被簡化了,只是一個電話,然後讓王羽自己去業務第八科的經理辦公室報到。

「尼瑪,都長了一副狗眼!」王羽的傲氣上來了,索性不再打招呼,轉了一圈,才找到業務第八科的經理辦公室。

透過玻璃牆,王羽看到一個中年男子正衝一個身材嬌小的女孩發火,手裡揚著一疊資料,砸在女孩臉上。

不一會,女孩抱著一疊剛撿起的文件,逃出經理辦公室,由於眼淚弄花了眼鏡,看不清路,逕直撞在王羽身上。

「對不起,對不起……」女孩驚慌失措的道歉。

女孩的聲音很好聽,瘦瘦弱弱,很能激起男人的保護欲。

王羽不知想到了什麼,歪著腦袋,仔細打量女孩一眼,突然摘掉了她的眼鏡。

「你……你想幹嘛……我已經道歉了。」女孩後退一步,把文件抱在胸前,戒備的瞪著王羽。

女孩眼神清澈,睫毛彎彎,淚水打濕了臉上的淡妝,梨花帶雨般的姿容,平添幾分女人味。

普通的工作裝,平底鞋,觀其裝扮,應該沒上幾天班,還不會打扮。

王羽幫她把眼鏡擦乾淨,送到女孩面前。在女孩目瞪口呆中,幫她戴上眼鏡。

「哭花了眼睛可以,哭花了眼鏡就不好了。」王羽微笑著伸出手,說道:「我是新來的業務員,王羽,今後請多多指教。」

「我、我是謝曉曉……」女孩被王羽的古怪邏輯嚇住了,輕輕握了一下手,就像受驚兔子般的跳開,紅著臉,抱著文件夾返回自己的辦公桌。

「哈哈,真是可愛的小丫頭!」王羽心中浮現另一個女孩的身影,然後搖搖頭,又把那個身影強行遺忘在腦海,敲響了經理的辦公室門。

「進來!」趙磊火氣還沒消,口氣不善。

王羽知道現在不是好時機,但他還是進去了,說明來意,讓經理給安排事情做。

趙磊不鹹不淡的應了一聲,突然說道:「你就是昨天幫助冷總拿下大筆業務的王羽吧?能耐不小。這樣吧,你去外面找謝曉曉,和她一起負責勃酒的業務。拿下這筆業務,我給你們最大的提成回扣。」

說完,他擺擺手,讓王羽離開。

這態度不算好,但也挑不出毛病。王羽卻總感覺這傢伙對自己有淡淡的敵意,用飼主系統一查他的內心活動,頓時瞭然。

「哼哼,原來是海公公的人,怪不得對我有敵意。冷艷這娘們也夠狠的,把我調到業務部,也不安排到自己人手下,算妳狠。等我把妳收為寵物後,再來折騰妳。」

王羽笑咪咪的離開了,趙磊被他笑得心裡發虛,總覺得裡裡外外被他一眼看穿。

「小樣兒,就一清潔工,還敢來我的業務科做暗樁,整不死你,我以後就跟你混!」趙磊惡狠狠的罵了一句,擺脫了內心的不安。


業務部八個科室,有正副十六名經理,外加一個大客戶部的四名經理,總共二十名中層管理。這些經理上面有一個業務總監,一個副總監。但是副總監帶人跳槽了,業務總監隨總裁去上海總部接受董事會談話調查。

所以,王羽進入業務部工作時,整個局面正亂,不少業務經理都是新提拔的,都在試用考察期。

趙磊以前只算是資格老的業務員,勉強達到了副經理的標準,正要提拔,就出現高層跳槽事件,稍微打點一下,就成了正牌經理。

「在忙什麼?」王羽趴在謝曉曉的辦公桌隔板上,微笑著問道。

謝曉曉先是擔憂的看了經理室一眼,然後才小聲說道:「上班時間,趙經理不讓大家閒聊!你快點回到自己的位置,被他逮到就會挨罵!」

「呵呵,我還不知道我的辦公桌在哪!」王羽這時才發現,趙磊那貨欠收拾,居然不給自己安排辦公桌。空桌子倒有幾個,但不知道有沒有人。

「啊?要不,你先坐我的辦公桌,我一會再收拾一個桌子……只是上午我還要去拉業務,恐怕時間不夠了。」

謝曉曉正說著,桌上的電話響了,她忙接聽,然後驚訝的看了王羽一眼,連說了幾個「是」。

王羽聽到電話裡是趙磊的聲音,安排工作居然不出辦公室,架子夠大的。

掛了電話,謝曉曉有些興奮的說道:「趙經理交待,讓你陪我去做勃酒的業務。你不知道,那酒廠老闆說話好討厭,總是吹噓他們的藥酒有多厲害,能讓男人怎樣、怎樣好……還動手動腳的。可是,出的廣告價錢太低,談了三天,我都沒談成。今天又被趙經理罵了一頓,說是再完不成這個業務,就要把我辭退!你跟我一起,那酒廠老闆總不會再亂來吧?」

「不怕。他要對妳亂來,我就對他亂來。」王羽微笑著向她保證道。

謝曉曉一聽,差點暈倒,這是什麼邏輯啊,根本不可靠,說話顛三倒四的。同是男人,你能怎樣對他亂來?


勃酒是臨江市本地的藥酒品牌,以前王羽也喝過。男人嘛,總會好奇,會覺得補補會更強壯,就像女人覺得洗洗更健康一個道理。

但他現在共享了華三寶的醫術,對勃酒的配方有了不同看法。覺得勃酒少了點東西,味道也比不上名牌勁酒。

今天去做勃酒的業務,王羽仔細看了一遍相關資料,皺眉不語。

同他一起坐在計程車後排的謝曉曉擔憂的問道:「怎麼樣?咱們報價二十萬已經很低了,他為什麼還不簽約?難道酒廠老闆不想做廣告,只是耍我們?」

她哪知道,王羽根本沒想業務上的事,卻在思索如何改進勃酒的口感和藥效。

勃酒的酒廠坐落在臨江市西郊,原本是農村,最近搞開發,把一個縣城劃分過來,變成了臨江市西區。可惜工程進度趕不上宣傳,這裡一片荒涼,還有六七里的荒地沒有和小縣城連接起來。

「你們找誰?」警衛把王羽擋在了鐵門外,倒是不懷好意的瞅了謝曉曉幾眼。如今的嫩白菜越來越少,還沒污染的嫩白菜更少,謝曉曉在怪大叔境界的男人眼中,就是一顆上佳的無污染嫩白菜。

謝曉曉出面,笑著說道:「警衛大哥,我是小謝啊,昨天剛來過,我找你們杜總有事。」

警衛明顯沒有昨天熱情,掃了王羽一眼,說是打電話請示一下,磨蹭半天,才開了鐵門,放他們進去。

「嫉妒哥身邊有美女啊?沒出息!你要有哥一半帥,也會有美女作陪。」王羽用飼主系統查看了警衛的心裡狀態,明白對方為什麼露出淡淡的敵意,在心裡自戀的嘀咕一句,跟著謝曉曉,洋洋自得的走入酒廠老闆的辦公室。

杜仲的辦公室裝修得富麗堂皇,開燈後,簡直光彩奪目,金光閃閃,更像一座宮殿。

「哈哈,小謝啊,歡迎歡迎……呃,這位是?」杜仲笑了一半,才發現王羽的存在,笑容有些僵硬。但他不愧是見過風浪的人物,掩飾得很好。

「我是王羽,小謝的業務主管,今天特意來和杜總談筆業務。」王羽落落大方,客氣的和杜仲握手。

杜仲被王羽的氣勢震懾得一怔,迷迷糊糊的握手:「我是勃酒酒廠的老闆杜仲,家傳的釀酒秘方,酒廠的發展離不開你們鼎盛集團的幫助啊!」

今天的開場不錯,至少杜仲給予足夠的尊敬。

謝曉曉有點傻眼,以前杜仲可不是這樣的,總是東拉西扯,談人生、談理想、談戀愛婚姻家庭……甚至會扯到鳳姐最愛的人文社科類著作,如《故事會》、《知音》等等。

坐到真皮沙發上之後,自有性感漂亮的女秘書奉上飲料。可口可樂,還是加冰的,可見杜仲的愛好品味也是非同一般。

「小謝昨天的報價有點高,說是要請示什麼經理,該不會就是你吧?我覺得十萬可以簽,二十萬太高了,我要先看看效果,再談更多的廣告推廣。」一坐下來,杜仲就迫不及待的直奔主題。

在王羽面前,他總覺得不自在,感覺全身赤裸,被他看個通透。

「哦,那筆廣告業務啊,是個不值一提的小單子。我今天來,是想和杜總談筆大買賣。」

「噢?是什麼大買賣啊?」杜仲很好奇,也很意外。

其實杜仲不知道,謝曉曉更加意外,差點把嘴裡的可樂噴出來。怎麼一轉眼就跑題了呢?事前說好的廣告談判呢?最正經的事,到王羽嘴裡,怎麼就變成了不值一提的小單子?

王羽沉默幾秒,然後高深莫測的仰頭觀望著什麼,以縹緲仙人般的語調說道:「你知道勁酒嗎?」

「廢話,做我們藥酒這行的,哪個不知道勁酒?當初我就是靠模仿勁酒銷售模式發家致富……啊,咳咳,你繼續說。」杜仲一激動,差點說漏嘴,幸好他身後的女秘書激靈,掐了他一把,才讓他住口。

「你想讓勃酒擁有勁酒那樣的知名度嗎?」王羽繼續盯著杜仲頭頂上方看,那裡是女秘書的胸脯位置,剛才濺上了一些可樂,把白色的小背心浸透了,沒穿內衣,凸點。

「想啊,做夢都想!給你十萬的廣告費,你能幫我做到不?」杜仲說道。

你妹的,太不要臉了,你把十萬塊當成上帝了吧?

王羽心中暗罵,臉上卻繼續保持微笑。

「杜總說笑了。其實杜總心裡明白,勃酒的配方不完善,少了兩味中藥,恰恰這兩味中藥最關鍵,一種決定口感,一種決定藥效。偶爾喝點沒事,經常飲用,虛火急旺,會給身體帶來損害。本人剛好懂點醫術,進門的時候就看出來了,杜總腎陰虛,陰虛火盛,精元虧空。喝了勃酒,能勉強起來,但最多不過一分鐘,必洩。」

杜仲臉色大變,還未說話,他身後的女秘書急了:「你胡說,我們杜總猛著呢!」

王羽笑道:「這話可不能亂說,若讓杜總的夫人聽到,你們兩個都會有麻煩。」

女秘書自知失言,吶吶不語。

謝曉曉早就聽傻了,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呀,不是談業務嗎,怎麼偏題了?從大業務,歪到了杜仲的身體上,又由他早洩,拉扯出和女秘書的私生活?

「天啊,這筆業務要完蛋了!回去一定會被趙經理罵死!」謝曉曉放下可樂杯子,準備離開了,她可不想被警衛扔出去。

「王先生真是神人啊!沒錯,我是一名可悲的快槍手!『偉哥』也阻止不了我一分鐘的怒射!但是,勃酒給了我信心,我父親臨終前告訴我,祖傳的秘方少了兩味中藥,只要能補全,就能根治一切男性疾病!」杜仲一副豁出去的表情,既然被王羽看穿了,索性坦白。

「我要是幫你補全勃酒配方,你覺得勃酒能比過勁酒嗎?」

「勃酒是秘方,勁酒是普方,若能補全,勝過勁酒跟玩一樣。問題是,這份藥酒配方是我祖父的祖父在神醫世家做小工,因捨命保護神醫幼子而使根器受傷,才得到這份秘方的賞賜。後來戰亂,祖父的祖父離開神醫世家,靠此藥酒為生。不知什麼原因,傳到我這一代,配方已經不全。你能補全勃酒的秘方,得到專家的驗證,我願意付你百分之十的股份!」

王羽點點頭,輕飄飄的說了一句:「神醫世家當今的家主華三寶是我的老師!」

撲通一聲,杜仲從沙發上滾下來,像看到史前怪物一樣盯著王羽:「你、你能證明嗎?」

王羽想了想,撥通一個電話。電話是華三寶的徒弟接的,也就是王羽名義上的「師兄」。

「哦,老師剛剛睡下,有什麼事和我說。」

王羽昨天見過華三寶的其他弟子,一個個傲氣得不行,和你說有個屁用啊,必須和正主通話,才能起到最佳效果:「按照黃帝湯藥理論,早上服了我開的藥,現在不可能休息,體內淤血外排,應有便意,怎麼睡?」

話音剛落,就聽華三寶喊道:「我要上廁所……」

電話那邊的人頓時不語。

杜仲卻突然激動的說道:「我聽過這個聲音,沒錯,是華神醫。你這個電話號碼我也有,我曾求過神醫,但神醫說以前的藥方失傳了……」

「失傳了也能重新研究出來!」王羽說道。


半小時後,王羽和謝曉曉走出酒廠大門,杜仲與女秘書仍站在門前向他們揮手道別。

「王神醫,我等你的好消息!你可一定要早點回來呀!」

「……」女秘書不知道該說幹什麼了。原本只是二十萬的廣告業務,現在居然簽了份一百萬的單子,說若是效果好,將連簽六個月。

回公司的路上,謝曉曉一直偷看王羽。

「想看就看,幹嘛偷偷摸摸的看?我知道我長得帥,看帥哥又不犯法。」王羽自戀道。

謝曉曉面頰一紅,辯解道:「哪有偷看你?只是覺得奇怪,你明明是神醫的徒弟,幹嘛進我們公司做業務員?」

「哈,妳真信啊?剛才那是我找的哥們,做戲騙杜仲呢!過兩天隨便給他編個方子,把他打發掉就行了。反正業務合同簽了,也不怕他們違約。」

「你耍詐!我都不知道哪個才是真的了!」謝曉曉困惑的嘟噥道。

「杜仲是快槍手,這是真的。」

「討厭啦你!不許在我面前說這些下流話。」

像王羽接這種大單子的業務員並不多,平時一天能接個平面媒體廣告就能交差,剛上班就接到一筆百萬元的正式合同,實屬異類。

王羽和謝曉曉商定,這筆業務兩人各算一半,誰也不貪功。謝曉曉沾王羽的光,佔了大便宜,當然沒意見,反倒覺得王羽吃虧。

兩人回到公司,還沒來得及向上報告,就接到通知。

冷艷今晚在秋水大酒店請客,慶祝公司業務獲得轉機。據行政部的員工私下透露,冷艷已得到總裁的強烈讚賞,因為這筆業務來的太及時了,讓總裁等一些高層擺脫了董事會的質疑和責難。

投靠冷艷的員工自然興奮,看下班時間到了,紛紛放下手頭工作,準備去腐敗。

海大富一幫人卻惱怒的提前離開了公司,絕不會參加冷艷舉辦的宴會。

自從冷艷和海大富鬧翻之後,雙方勢同水火,徹底撕破了臉皮。

王羽本打算回醫院看望周顏和華三寶,但是冷艷發出邀請,象徵意義大於實際意義,不去就死定了。

王羽去了,謝曉曉猶豫一陣,也跟著去了。


夜幕降臨,華燈初照,鼎盛員工陸續到達秋水大酒店的門前空地。冷艷帶著一群中層管理者,在約定時間的前一分鐘到達。

冷艷在人群中發現了王羽,微微點頭,算是打了招呼。她今天故意安排王羽去業務第八科,存心整治王羽,想讓他老實一些、順從一些,最好能逼著王羽來求自己,請示調換新科室。但是她在辦公室等了一天,連個電話都沒等到,這不得不讓她暗中鬱悶。

「對不起,由於你們沒有預約,本店所有的大包廂全部客滿,要不你們在大廳用餐?」酒店領班的一句話,讓冷艷本就鬱悶的心情平添幾分惱火。

「沒有預約?」冷艷柳眉一豎,回頭掃了一眼中層管理者一眼,這一眼有失望和不滿。

企劃部經理垂下頭,公關部經理覺得受到了牽連,後勤部門的負責人冷汗直冒,好像是自己的手下沒有辦好事情……當時明明交待了,那傢伙不會是海大富的人,故意沒有預約吧?

其他員工一聽,頓時不滿,敢情等了半天,期望中的豪華小包廂沒有,飯後的娛樂豈不是也告吹了?

秋水大酒店的豪華包廂有配套的娛樂設施,簡直可以算得上是小型綜合娛樂場所。

就在這時候,海大富帶著一群人突然出現,笑道:「哎呀,這麼巧,這不是冷總嗎?怎麼了,該不會連位置都沒能力預訂吧?」

海大富身後一群人,也是鼎盛集團的中層管理者,有意挑事,笑聲很誇張。

冷艷一方的人臊紅了臉,甚至已有人開罵。

什麼素質不素質,撕破了臉皮,和乞丐罵街沒有區別。

兩邊人加起來有一百多號,一吵一鬧,把秋水大酒店引來二十幾個警衛,要把惹事的雙方都趕出去。

海大富高聲喊道:「我們預訂了豪華包廂,是來消費的,他們這幫人沒有預約,是來搗亂的,你們可不要亂來,惹出麻煩,你們這些小警衛可擔當不起。」

警衛隊長詢問領班事情經過,談不上誰對誰錯,但他還是決定先把冷艷一群人「請」出大廳,以免影響正常營業。

王羽趁亂撥打一個電話,電話裡傳來一婦人慵懶的甜膩聲音,兩人嘀咕幾句,便掛斷電話。

謝曉曉一直偷偷觀察王羽,見他剛掛掉電話,秋水大酒店的值班經理就滿頭是汗的跑來了。

「小魯,住手!怎麼能趕走我們的貴客?」值班經理喝止了警衛隊長,滿臉堆笑,向冷艷道歉。

「嗯?」冷艷一臉不解,緊繃著臉,一言不發,等值班經理解釋。

海大富帶人已經走到十幾米外,突然看到轉機,頓時露出疑惑。來之前,他就打聽清楚,秋水大酒店已沒有豪華包廂,所以才在最恰當的時候出現,狠狠嘲笑冷艷一夥人。現在值班經理出現,像孫子一樣向冷艷道歉,這讓他如何不驚訝?

值班經理道歉後,又附在領班耳邊說了幾句什麼,領班頓時變了臉色,極為忐忑的瞅了海大富一眼,眼中充滿同情。

「海先生,請等一等……」當著眾人的面,領班一路小跑,來到海大富面前。

「什麼事?」海大富不耐煩的問道。

「是這樣的,本店所有包廂已滿,你們要麼在大廳用餐,要麼等其他包廂客人離開之後,再安排……」

領班話沒說完,就被暴怒的海大富打斷。

「這酒店還想不想開了?預約好的事,居然能反悔……」

海大富的話也沒說完,就被冷艷一行人的嘲笑聲打斷。這些壓抑了許久的笑聲,異常的火爆,惹得幾個大廳用餐的顧客們都好奇的轉頭觀望。

王羽鬆了一口氣,心想李雪瑩挺夠意思,一個電話打過去,違反原則的事情她都滿口應承下來。秋水大酒店是李氏家族的產業,破壞信譽是極為嚴重的事件,但她只是遲疑一下,就答應下來,讓王羽等結果。

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海大富在還剛才的債,而李雪瑩在還昨天的債。

「海先生,您誤會了。我們秋水大酒店一向以信譽著稱,怎會爽約呢?剛才經理仔細一查,才發現預訂包廂的是鼎盛的冷總,而不是海總,是接單小姐打錯了字。」

這不解釋還好點,一解釋讓海公公覺得更加難堪。

「冷」和「海」,差別有多大?用倉頡和注音輸入,都沒有一絲近似點。

「我不信你們的牽強解釋……」海大富紅著臉,快要氣瘋了,今天在手下面前丟了顏面,威望也會跟著下跌。連個包廂都搶不到的主管,跟著他能有什麼前途?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走,我們進去吃飯!」冷艷招呼眾人一聲,帶人走向豪華包廂區,只留下海大富一群人憋屈、憤怒的叫嚷著。

謝曉曉走在王羽身旁,小聲問道:「喂,是不是你幹的?」

王羽裝傻,一臉無辜:「什麼事啊?」

「哼,你就裝吧!我看見你打電話了。」謝曉曉一副窺破天機的表情。

「噢,那電話呀,是我隔壁鄰居的二大娘的閨女得了痔瘡,問我怎麼治。我只是一名小獸醫,哪裡懂這些呀,就應付兩聲掛了電話。」

「我才不信呢!」謝曉曉沒問出想聽的答案,氣乎乎的別過頭,自己找一個位置坐下,倒飲料喝。

王羽搖頭笑笑,正要尋個角落給華三寶打電話詢問勃酒藥方的事,卻見冷艷已悄無聲息的站在他面前,像觀察外星人一樣觀察王羽。直把王羽看得坐立不安,甚至想往廁所跑。

「我能得到總裁的讚賞,你佔首功,你若在第八科幹不下去,可以向我申請調換部門。」冷艷拍拍他的肩膀,鼓勵道:「好好幹!」

王羽咧了咧嘴,心說這是上演的什麼戲碼,自己幹得不是挺好的嗎?第一天就拿到一個百萬訂單,聽說有百分之一的獎勵,分給謝曉曉一半,自己也能拿五千呢!

「高薪啊!妳拉都拉不走,我幹嘛要調換部門?」王羽心中說道,還以為冷艷看出是自己幫她解的圍,原來只是擔心自己被人壓搾欺負。難得,良心發現了一回。

包廂內歌舞昇平,氣氛高漲,而海大富一行人卻被警衛趕出了秋水大酒店。想在警衛面前動手,純是找抽,在扭打過程中,海大富的西裝扣子被扯掉兩個。

狼狽,非常的狼狽。

海大富指著秋水大酒店的正門破口大罵:「你們等著,老子不把你們整垮,就顯示不出能耐。」

就在這時,突聽背後有人喊:「這不是海少嗎?怎麼回事,被秋水大酒店趕出來了?」

海大富轉過身,看到了面色蒼白的楚浩,上下掃一眼,發現楚浩的走路姿勢很怪,似乎腿部受了傷:「你是?……噢,我想起來了,你們晶宮開業時,我和朋友去捧場,那天你送的酒水不錯,陪酒的小妞也是上等貨色。」

晶宮娛樂城是楚氏經營的家族連鎖企業,和李雪瑩的家族一樣,同是長三角地帶的一流富商,門當戶對,才被家族長輩撮合在一起,以聯姻的形勢增強合作關係。

楚浩昨夜在醫院一晚沒睡好,第二天一早就偷偷出院了,一方面打聽王羽的身份背景,一方面聯絡臨江市的朋友,準備讓王羽和李雪瑩好看。可是忙活一整天也沒有收穫,他暗怪自己沒有在臨江市投入太多的精力,開一家晶宮也是為了配合秋水大酒店的擴張。

遇到難處,又沒辦法通過李雪瑩的關係網,他才知道沒關係寸步難行的道理。

他帶著恨意路過秋水大酒店,剛巧看到海大富一行人被警衛趕出來,並認出了海大富的身份。由於海大富的名字非常有特色,所以才讓楚浩印象深刻。

「哈哈,以海少的身份,在哪裡不能享受好酒和美女,若是不嫌棄,到我晶宮坐坐,今晚咱哥幾個不醉不歸,順便我給你講講秋水大酒店的事,想報仇也得知己知彼不是?」楚浩降下身段,刻意巴結,很快和失意的海大富熟絡,一群人進入了晶宮娛樂城。


王羽還不知道楚浩正準備向他報復,飯桌上,他正和身邊同事胡扯,手機響了,一看來電顯示,頓時感到頭疼,不知道萱萱這隻小寵物要怎麼折騰飼主。

「主人哥哥,我媽媽腳疼得不能下床,你來幫我媽媽按摩吧!」電話中傳來小蘿莉天真無邪的請求。但她這句話中使用了兩個關鍵詞,非常敏感,在論壇中使用都有可能被和諧掉。

「床?幫妳媽媽按摩?」王羽的呼吸急促起來,突然發現,純潔善良的自己,真的不忍心拒絕一位天真可愛小蘿莉的一點點要求。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飼主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12.1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