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作品介紹:
第一集介紹:
人物介紹:
第一章 ∼不祥之人與地獄來客∼
第二章 ∼強勢回歸∼
第三章 ∼化廢為寶∼
第四章 ∼獨闖妖獸大軍,如入無人之境∼
第五章 ∼低調的國家英雄∼
第六章 ∼實力嶄露∼

蓋世魔王
作 者
我吃大老虎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2.01.17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1年12月09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2
累積人氣
4599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4 / 3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蓋世魔王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1.12.1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不祥之人與地獄來客∼



苦水村,鳳祥國西部的一個小村落。

朝陽初升,村子裡依舊有著清晨的一絲清冷之氣,只是村子裡的村民大部分都起床了,到處可見忙碌的身影扛著各種農具,從家中啟程。

一日之計在於晨,為了填飽肚子,他們打起精神,步伐匆匆。不過,雖然趕時間,但在互相見面時,左鄰右舍還是都會熱情地互相打個招呼。

「吱呀∼」

坐落在村子邊緣的一間黃土坯屋,這時候門也被打開了,一個削瘦的,臉色蒼白的少年從屋裡走出來。

他滿臉的無精打采,就連走路也是慢吞吞的,向村子裡唯一的那口井行去。

一路走來,他不斷地與行色匆匆的村民交錯而過。可奇怪的,卻沒有人與他打招呼,只是掃了他一眼,紛紛厭惡地轉過頭去。

他也不在乎,只是自嘲地笑了笑,依舊緩慢地向前行去。

「小心。」

就在快到水井處時,忽然,他大吃一驚。只見水井處,一個三四歲的頑童橫腰掛在井口,就要栽下去了。

露在井口外的是頑童小小的下半身,在不斷顫抖著,好像在堅持著不讓自己掉下去,眼看著悲劇即將釀成,少年頓時衝過去。

剛跑上兩步,他孱弱的身子就喘起氣來,有種上氣不接下氣的難受感覺。

暗罵一聲「該死」,他索性直接屏住呼吸,一口氣衝上去。

雖然,他衝刺起來速度依舊很慢,但還是在千鈞一髮之際,抓住那名頑童的腿。似乎感受到自己的腿被抓住,安全了,頑童的身子這才不再發顫。

不過,看來他也是被嚇壞了,在被那少年抱上來後,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哇」的大哭起來

「小牛子,你還是這麼調皮。下次,不要一個人跑到井邊玩了,知道嗎?」鬆了口氣,少年蹲在地上摸著他的頭,邊笑邊安慰道。

「哇∼」頑童似乎感覺到委屈,哭得更加大聲。

小孩子哭聲太大,很快地驚動附近的人,不遠處的屋裡衝出一個婦女。她滿臉的憤怒,衝過來後,也不問緣由就抱起小孩子,一巴掌落在他小小的屁股上。

「我說過多少遍了,讓你看到他就閃得遠遠的,你就是不聽!這下被欺負了吧?」邊罵時,她邊瞪向那名少年。

「不是呀,媽媽,是他救了我!」忽然,小孩子停止住哭泣,小心地道。

少年這才把方才的事說了一遍。

婦女怔了下,頓時,眼中閃過掙扎的神色。

神色中有歉意,有感謝,最終,變成厭惡。

於是,她也不道歉,不道謝,抱起小孩子轉身就走。

遠遠地,少年似乎還能聽見她在訓斥小孩子的話。

「早讓你不要接近他,你就是不信,他是一隻會吃人的妖怪。」

「真的嗎?」頑童天真的問道。

「是的,村裡人都說了,不信改天你去問你村長伯伯,要不是他,今天你怎麼會差點掉進井裡?村子裡的人都說了,只要是誰遇上他都會倒霉。」

提起一桶井水,少年本來是用雙手一口一口舀起來喝,但在聽到這話時,動作頓了下,猛地,整個頭就突然栽了下去。

冰冷的井水通過五官滲入他的腦袋,很冷!然而身體上的冷,卻沒有心冷來得強。

少年名叫秦逸,是在三年前從外面搬來村子的。

不過,不要以為他是外村來的人,才如此受村人排擠。主要緣由,他是村子裡出了名的不祥之人,和他有關的噩運事件一件接著一件。

噩運一事,說起來很詭異。

就如同村裡的曾牛大叔伐木的時候,一不留神斧子卻砍在了手上,湊巧的是,半天前那斧子剛被秦逸把玩過。比如村裡的水井突然間變臭了,但羅林大媽卻信誓旦旦地說,曾經在早上看到秦逸從水井邊路過。還有村裡的牲畜,只要與秦逸碰上面,第二天不是生病,便是死亡。從一開始的小霉運事件,到後來越來越離奇的事情,雖然沒嚴重到死過人,但畜生卻死了一些,然而每件事情,最後總能莫名其妙地與秦逸聯繫到一起。

而在秦逸的養父、養母眼裡,秦逸從小不是這樣的,他聰明伶俐,是遠近聞名的天才。

天才?沒錯,三歲就能識字,五歲開始凝練鬥氣,九歲就能打敗十四歲的初級鬥者,這不是天才是什麼?但等他到了十二歲,原本最有希望成為方圓千里內第一年輕的鬥者時,卻忽然詭異地變成廢柴──不止鬥氣全失,還成天嗜睡,體力弱到連站著都嫌累的地步。

這還不是最重要的,隨之,噩運接踵而來。

無數倒霉的事情發生在秦逸身上,於是,他與自己的養父母來到這村子。

剛來時,村子裡的人對他們很是友好。但隨著「有心人」散布謠言過後,他逐漸變成一個不受歡迎的人。

誰願意與一個沾著噩運的人來往?避之如蛇蠍還差不多。

剛開始,秦逸每次遇上有人說他,他就會憤怒地反駁,但隨著年紀的增長,他成熟了許多,也冰冷了很多,再懶得去計較。

不過,雖說是懶得計較,但每次遇上這種事,他心裡還是會隱隱做疼。

明明做了好事,卻還讓人如此說,誰心裡受得住。

「呀,逸哥哥,你怎麼了?」這時候,忽然有個嬌呼的聲音脆生生地響起。

秦逸抬起頭,只見一個女孩站在身後。

這女孩與秦逸年紀相仿,一雙眼眸很大,彷彿是林間深處的湖水,晶瑩潔淨。

見秦逸看向自己,她雙手扠腰,佯怒地擺出一張臉,氣呼呼地。不過,憑她怎麼擺,一點都不像是生氣的樣子,反而顯得很是嬌憨可愛。

「沒事。」

「還沒事?沒事你會這樣?是不是他們又說你什麼了?我這就找他們算帳去!哼!」

「沒有,真沒有。」

「呃……那你就那麼口渴?」說完,這女孩再也無法擺出那張憤怒的小臉,「噗哧」一聲笑了。

這是一個笑容無比燦爛,能讓人感染到開心的可愛女孩。見到她的笑,莫名的,秦逸心中的難受消失不見,也隨之笑了起來,臉上掛上燦爛的笑容。

與秦逸被眾人所厭惡排斥相比,小女孩在村子裡也很出名。

她叫寧果兒,有一個很特別的稱呼叫「幸運果」。

幸運果?沒錯,秦逸走到哪,所過之處都是噩運,而她,則給眾人帶來無數的歡笑。她所認識的朋友都過得很好,她所看望過的病人,隔幾天都會很神奇地恢復,反正她身上的神奇與秦逸的噩運形成巨大反差。

也許這就是她為何會成為秦逸朋友的真正原因。

「你看你衣服都濕了,還笑呢,現在有點涼,快回去換件衣服吧!」

「沒事!」

雖說沒事,但秦逸還真感覺到有點涼颼颼的,他不禁又暗罵一聲:「這該死的身體。」

寧果兒走上前來,拿出一條白色手帕,往他身上不斷擦拭著,邊擦,似乎思及什麼,大眼睛中滿是心疼。

「不用的!」

「聽話!」

秦逸頓時哭笑不得。

好久,差不多了,她才放開秦逸。

「好了,逸哥哥,你先回去吧!我給家裡打點水,一會去找你。」


穿著還有點濕的上衣,秦逸蹣跚著回到家。

秦逸的家是一間黃土坯屋,很簡陋,可能只夠兩個人住。建造在高坡上,視野倒是很好,只不過周邊也不知什麼原因,花花草草全死了,留下一片灰色的土地。

「吱呀∼」

木屋的門打開,一個滿臉皺紋的中年人探出頭來,看到秦逸,慈祥地笑了。

中年人名為秦衛,年齡也不過才剛四十,白髮卻幾乎佔據了他的整個腦袋。

他穿著一件滿是補丁,看不見本來樣子的粗布衣裳,微風吹拂,他的左腿褲管隨風飄蕩,竟是完全不存在。

慢慢地移動著身子,他拄著枴杖想走出門外。

秦逸一驚,趕緊小跑過去,緊張地扶著自己的父親進屋。

「父親,你腿腳不便,就不要出來了……」

「沒事,都快一年了,也利索了許多。」

秦衛是在一年前受的傷,那時,秦逸生了一場大病差點沒要了他的命,是秦衛帶著一把柴刀進入深山老林採得藥救回來的。

只不過,代價是他的一條腿。然而,殘廢後的他從不傷心也不難過,反而很高興,逢人就說起,雖然自己是大老粗不懂得算帳,但一條腿換回自己兒子的一條命,怎麼算都值了。

「你衣服怎麼濕了?難道是別人弄的?」

「沒事!」

「唉∼」

秦衛是知道村子裡的風言風語的,雖然他早就說過要搬離這村子,可秦逸總是不答應。

就算離開這,搬到另一個地方,難道就能擺脫噩運了嗎?相對於風言風語,秦逸更在乎的,是自己這身子什麼時候能跟平常人一樣,不再孱弱。

「自己倒沒什麼,只是連累兩老過著這窮困的日子……」思及此,秦逸的眼中流露出一抹悲傷。

「對了,母親呢?」為免父親多想,秦逸趕緊岔開話題。

「她進鎮上賣柴火去了,聽說再過一個月會開始下雪進入嚴冬,大戶人家們要儲備柴火,所以現在生意非常好。」

「嗯∼」


時間過得很快,一天很快就過去了,直到傍晚,天色快黑,秦逸的母親還沒回來。

現在已是快到晚飯的時候,照理說,他的母親應該回來了呀,秦逸雖然感覺今天已經很累了,但還是拖著疲乏的身子走出屋子。

「記得早點回來,家裡還剩點米,我先熬稀粥等你們回來。」

秦逸點頭。

「連走路都……」

才走了上千米,秦逸就感覺很累。不過想起自己的母親,他還是邁著越發沉重的步伐堅持往東邊走去。

「明明偷了我們老闆的東西,你還說是你的?誰相信你這窮老太婆有那東西。快點把它交出來,要不,我就打斷你這老傢伙的腿。」

「各位,這實在是我們祖傳下來的戒指啊!我拿去賣是想治我兒子的病,我真不是偷你們老闆的……」

「二黑,還跟這老東西囉嗦什麼,直接搶!」

「啊……」

聽到這聲慘叫,秦逸的心猛地被揪到嗓子眼,也不知哪來的力氣衝了出去。

接著,映入眼簾的是讓秦逸幾乎撕心裂肺的一幕。

只見三四個虎背熊腰的大漢正圍著自己的母親拳打腳踢,而母親則披頭散髮緊緊抓著什麼,蜷縮在地。

「還抓著不放?好,那就怪不得我們了!打,給我打死這老女人。」

「好咧∼」

秦逸眼睛瞬間布滿血絲,怒吼一聲:「住手!」

聽到兒子的聲音,秦逸的母親先是一喜,接著想起什麼似地驚恐大叫:「兒子你不要,千萬不要過來。」

秦逸能不過去嗎?

他只感覺腦袋「轟」的一聲巨響,幾年來被人冷嘲熱諷的怨氣皆在這一刻爆發!撈起地上的石頭,他衝了過去。

十分鐘後……

「不要打了……求求你們不要打我兒子了,我把戒指給你們。」

「求求你們了,我給你們跪下了,不要打我兒子∼∼」此時,秦逸的母親手上的戒指早已不知扔在哪裡了,哭喊著衝向那幾名大漢。

然而,看起來就如同五六十歲的她,就算張牙舞爪,又豈是幾個大漢的對手,不斷被踢倒在地。

秦逸的身子本來就孱弱,現在,更不用說受到幾個彪形大漢的虐打,只是一小會功夫,就再也沒有力氣爬起來,躺在地上直喘粗氣。

不過,他並不是沒有戰績的,捉準時機,手中石頭將其中一名大漢的腿骨狠狠地直接砸斷。

「我的腿,啊……兄弟們,別用拳頭,換上石頭給我好好侍候他!」

「可是,二黑哥,聽說這傢伙是附近倒霉到頂的傢伙,我們會不會被沾染到噩運……」

「這還不好辦?我們送他上天,看還哪來的噩運。」痛得齜牙咧嘴的,那個名為二黑的大漢狠狠地命令道:「打,給我打,往死裡打。」

「砰──」

一塊大石頭砸在秦逸憤怒的雙眼上,他感覺眼前一黑,視線頓時被鮮血染紅。

鼻間也是一股腥味直沖心肺,秦逸覺得自己的靈魂都快被疼痛擠出體外。

拳腳以及石頭的攻擊次次都透過肉體,打在他的五臟六腑。

一種即將死亡的預感慢慢浮上心頭……

此時,正在盡情暴打秦逸的幾名大漢卻沒發現,秦逸的眉心好像有一縷黑氣開始從中瀰漫出來。

即將入夜的微風吹過,這縷黑氣隨著風拂過旁邊的一根綠草。

瞬間,那本來生機煥然的綠草開始枯萎,最終化為飛灰。

詭異之極!

「呸,就你這身子骨還敢招惹我們,找死!」一個大漢不屑地說著,對躺在地上的秦逸吐出一口濃痰。

「老東西,算你識相!不然你這兒子……哼哼,走!」摸著手中的墨玉戒指,二黑不屑地冷笑,一揮手帶著三個大漢離開。

此時,綠色的草地早已被鮮血染紅,秦逸還有他的母親倒在血泊中,生死不知。

本來,秦逸的母親是可以沒事的,但看著自己的兒子挨打,她哭喊著衝上去抱住他,替他承受住那沉重的拳腳,才造成如此情況。

至於秦逸,早已被打得不省人事。

當然,最重的、最恐怖的傷口在他額頭,一個嬰兒嘴大的血洞觸目驚心。

身體失重,秦逸有種錯覺,靈魂即將脫竅。

這種情況他似曾有過。

「又要死了嗎?沒想到,我還是沒有逃脫生離死別的規則,再度死去。這樣也好,省得老天施加噩運纏身,繼續懲罰我。」秦逸安慰自己道。

只不過,秦逸很快地想起二老,自己的養父母。

想想為了給自己治這弱身子,不論嚴寒烈暑出去賣柴火,現在卻倒在自己身上,生死未卜的母親,再想想為自己瘸了一條腿,在家裡做好飯雙眼巴巴等著他們的父親,秦逸心臟如同刀絞!

自己死了,他們以後的生活怎麼辦……怎麼辦?還有那群畜生會不會再來找事……

「吼──」

如同火山噴發,秦逸從心底爆出無聲的咆哮:「不!我絕不甘心,我不能死!」


「這小子要死了嗎?哈哈,那豈不是說,我們可以離開這該死的地方咯?」

「桀桀,這小子可真耐打,要是常人恐怕早上天了,可他還是硬撐著一口氣不咽掉。靈魂真強大啊!真不敢相信這是個沒有修煉過的凡人。」

「鮮血的香味,嘖嘖,好久沒聞到了,原來還是如此讓人迷戀!」

「閉嘴!你們這些蠢貨,就算他死,我們也逃不掉。」

在咆哮過後,無數奇怪的聲音忽然傳進秦逸的耳朵。

可此時,他的意識到處是一片黑暗,哪裡見得到半個人影。

「是有人來救我們了嗎?」

「不,不對!這些話很奇怪,不像是村裡人。」

沒錯,秦逸能分辨這些聲音好像不是平常人能發出來的,特別裡面似乎還夾雜著一絲陰森的鬼哭狼嚎聲,就如同從地獄中傳出來的般,詭異十分。

「誰?是誰,出來……」秦逸驚叫。

他有點慌張,任誰處在這種情況下,也好不到哪去!他想到地獄,想到勾魂,不過,自己上次死好像沒進,難道這一世自己要進地獄?

思及此,秦逸的靈魂一陣顫抖。要是此時能感覺到身體的話,他發誓自己定會變成一隻頭皮發麻,全身刺根根豎起的刺蝟。

可驚懼並沒有讓他方才不甘的心情平靜下來,因為他又想到自己的母親。此時她正倒在自己身上,緊緊護住自己,會不會一同被勾進地獄?

瞬間,想到方才母親不顧一切捨身抱著自己,護佑自己,一股無形的倔強信念以及求生慾望,又從秦逸心中爆發出來。

「不行,我不能,我絕對不能……」秦逸搖著頭呢喃著,靈魂又如同燃燒起來了般,從呢喃變成嘶吼,咆哮:「你們是誰?你們到底是誰?給我出來,滾出來!」

他發誓,要是地獄真有妖魔出現,他也會跟其拼命,就算神魂俱滅也在所不惜。然而,任他如何咆哮,如何瘋狂,都沒有人出現。

漸漸地,他感覺自己的靈魂都快要消散了,吼叫的意識也即將消泯。

「不……就算你們是地獄來的,也不能把我母親帶走。我,我可以把靈魂獻給你們,你們不能,絕不能……」秦逸極力吼叫著,聲音卻越來越弱。

半小時後,他的聲音幾乎細如蚊吟。

直到,再也沒有動靜。

然而,就在他要死心之際,終於眼睛一亮,一個人影出現在他的身前。

這個人影異常高大,足有三米,看不清相貌,因為他的臉被濃濃的黑色霧氣所瀰漫。

他披著一件寬大的黑色袍子,也不知是由什麼材料製成,隨風飄動之際,秦逸的整個意識世界似乎也在震動。

「就算噩運與你交纏一生一世,你也無怨無悔?」

「是……」秦逸艱難困苦地吐出最後一個自己能說的字。

「好,哈哈,很好,非常好……」

三個「好」話方一說完,很湊巧的事情發生,外界,也就是現實中的老村長突然出現,帶著兩個人把秦逸的母親救走。

至於秦逸呢?

眾人猶豫了下,就此離開。

「你討厭這些村人嗎?」黑色人影道:「他們愚昧,無知,你是不是想殺了他們?」

「不。」秦逸的心中滿是掙扎。

「別騙我了,如果你想殺了他們,屠滅整個村子,我想很多人都會很高興的。」

「不……」秦逸的心裡在掙扎著。

說實話,村裡人對他真的很不好,特別是他們的厭惡與白眼,讓秦逸很是難受。不過,有些人是無辜的,只是盲目跟從者,作為曾經活在二十一世紀地球的他,怎麼也不可能亂殺人。

他想殺的是那個造謠的人,那個有心之人。

「先不說這些,我只想問,你想擁有殺他們的力量嗎?」黑影子說起這個時,他的頭部綻放出兩點慘綠色的光芒,十分詭異。

考慮好久,秦逸終於吐出一個字:「想……」

他想讓村裡人知道,他不是噩運之人,他要擺脫一切,他要殺掉那些打自己母親的人,還有,最重要的是,他要找到那個在村子裡散播謠言的族人。

是那個人,惡毒地從族中出來,使出這麼一手。

是那個人,讓村子裡的人開始厭惡他的。

血債必須用血來償!

「好!」

「你沒有任何條件?」

他答應得太痛快了,這反而讓秦逸的心中生起一絲不安。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眼前這個人,更是讓他警惕萬分。

「有,噩運依然會纏著你,直到你有力量擺脫……」

「可是,我好像沒有鬥氣……」

「不,你有的。」

「真的?什麼時候?」

「隨時!」

話音剛落,令秦逸感到震驚萬分的事情發生了,一道亮光刺穿這個黑暗世界。

很亮,刺眼非常。

直到離自己很近,秦逸看到這光芒,頓時被嚇得魂飛魄散。

不,那不是亮光,分明是一把巨大無比的利劍啊!

彷彿穿越時間與空間,帶著太古荒遠的氣息,這把劍無情地劈中秦逸……

秦逸的靈魂被無情撕碎。

痛!無比疼痛!

你能想像靈魂被撕碎的痛苦有多強烈嗎?

痛不欲生?不!把任何形容詞拿來比喻秦逸的痛苦,此時都顯得那麼地蒼白無力。

此時,秦逸只想靈魂直接散滅算了。但秦逸沒有想到的是,他本來以為這一劍就會讓自己的靈魂完全粉碎,卻神奇的,他的靈魂在一秒後又恢復正常。

「要是你真是廢人,我們可能會放棄。但不得不說,你的靈魂很不錯,非常不錯,也許,這才是你能贏過所有人的地方。」

秦逸沒有注意到他說的「我們」,他現在所受的痛苦,幾乎已讓他的腦袋失去思考的能力。

至於靈魂,秦逸是死過第二次的人,可能這就是他「特別」的原因。

「我,我……」

秦逸才有點緩過來的意思,開口想說話,但不容他多說什麼,巨劍又是帶著隱隱的風雷之聲,撕碎空間劈在他身上。

「啊──」

撕心裂肺的慘叫響起。

這次,再未停歇,一劍接著一劍,如狂風驟雨般劈在秦逸的靈魂上。

秦逸的靈魂不斷被撕碎,組合,再撕碎……

他已經完全沒有了任何知覺。

到最後,靈魂都快幻滅了。

可這樣遠遠不夠,黑色人影的要求又出現了,冰冷的聲音就如同萬年不化的冬雪:「起來,如果只是這點小小的痛苦,你都承受不了,你有什麼資格想要報仇,擺脫你的命運?你要當一輩子廢物嗎?哼!」

「不!」秦逸的聲音微弱地響起:「我不是廢物……」

「你說你不是廢物?哈哈哈哈……那你就給我站起來!」

秦逸試著要站起,但不容他坐起,巨劍又再度狂劈下來。

「啊──」

如果是常人,靈魂肯定早就宣告完蛋,可此時他的靈魂雖如同煙霧般有點稀薄,卻還不會渙散粉碎。

每次,他的靈魂快要渙散,總會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將其又聚集起來。

秦逸感覺自己就快要被撕碎了,但想起自己的養父母,他依然倔強地試圖爬起來。

一次次想爬起,卻又一次次摔倒在地。

「死過一次的人還有何可懼!」

終於,他發出無聲的怒吼。

也不知是否錯覺,在最後要失去意識時,他終於從地上慢慢地站了起來。

「一百劍?咦,有點……不錯!」冰冷的聲音有點訝異地響起,隨即喃喃道:「那麼,恭喜你,你通過了!去享受你的血腥世界吧……」

幾乎在同一時間,現實中秦逸那傷痕纍纍的身體詭異地站起來,挺拔如峰。

雙眼一睜,眼神陌生,如鷹如隼。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蓋世魔王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12.1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