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作者介紹
海報標語
作品介紹
第一集簡介
主要登場人物介紹
第一章 天才回歸
第二章 強詞奪理
第三章 不回也罷

牧仙
作 者
海東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3.02.18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3年02月06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1
累積人氣
2808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3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55 / 1
總評
普普通通
 
 暱稱:
 密碼:
 

牧仙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3.02.18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章 不回也罷

「不回也罷?」答案一出,那三位長老再難平靜。

脾氣向來暴躁的三長老再也忍不住,當下便一拍太師椅,自語似的咆哮起來:「哼!我早說沒必要了吧?瞧瞧,這小子囂張成什麼樣子?責問我們這些長輩不說,竟然還敢怪罪我們,甚至最後更是以不回楚家來威脅我們!真是氣煞我也!氣煞我也啊!」

緊接著,他陡然間氣勢一漲,指著楚少海便又是一通咆哮:「哼!不識好歹的臭小子!你還真當自己是個天才了?若不是家主及大長老極力要求,讓我們務必將你留下的話,你以為我們會稀罕在這裡陪你演戲啊?竟然如此目無尊長!」

三長老脾氣最為火爆,能夠為一個「核心子弟」忍耐那麼長時間,實屬不易。

現在既然楚少海那小子沒有回歸的可能,那便無所顧忌了,他自然不留餘力地對那小子進行言語上的刺激。

除此之外,還有行為上的「刺激」。

隨著三長老的話音一落,一股無形的威壓瞬間從他身上蓬髮而出,急速地朝楚少海奔去,並將其籠罩在內。

這股威壓發自築基期修士的靈識,無影無形,只帶起一陣衣衫隨之擺動,獵獵作響。

威壓之勁猛,令楚少海在驟然之間,只覺得自己仿若被一座大山壓制著一般,不僅沉重僵直,無法動彈半分,就連呼吸都困難無比。

不多時,他便已是滿頭大汗。

不僅三長老憤怒,其餘二位長老也同樣惱火得很,不為別的,就因為楚少海先前的一番扣罪名的言論,深深刺激到他們。

一向養尊處優的他們,何曾被如此質疑過?更何況,此種質疑竟來自一小輩?

現在終於得到了最終的答案,知道這小子不可能留下來,他們哪會繼續忍耐下去,不發洩出來的話,恐怕會影響到自己的道心,令自己在日後出現什麼不必要的修行業障,產生出什麼心魔來。

那個一直「和藹可親」的四長老,馬上便暴露出了其本來的面目:「哼!臭小子!既然你不想回歸楚家,我也不怕跟你直說了,其實不想讓楚文雄那小子回歸楚家的,正是我們三人!」

四長老說這段話的目的更直接,就倆字——報復!

她想激怒楚少海,想看到這個小子無比憤怒,卻又無能為力的模樣!

只有這樣,她一直憋在心頭的怒火才得以發洩出去。

而結果是……她成功了!

「妳……」楚少海憤怒了,只見他雙目赤紅,咬牙切齒地問道:「為什麼?為什麼你們寧願眼睜睜地看著我反出楚家,也不願多接收一個凡人?」

「哈哈哈哈……眼睜睜地看著你反出楚家?你還真敢把自己當成是什麼了不得的天才啊?你的資質是不錯,年僅十五歲便修煉到練氣期第四層。但這還不夠,遠遠不夠。實話告訴你吧!在我們楚家,擁有你這種天資的年輕子弟,就不下二十個。而真正能被稱之為天才的,卻只有一個,她叫……楚欣蘭!」四長老怪笑著說道。

「我母親?」楚少海震驚。

對自己的母親,他知之甚少,基本上除了名字之外,便只剩下一個溫柔美麗的畫面。

直到現在,他才知道,原來母親竟然是楚家數一數二的天才。

「沒錯!正是你生母!」四長老再次怪笑道:「她是我們楚家千年難得一遇的天之驕女,六歲被測出靈根以及靈根屬性之後,第三天便能引氣入體,只用了半個月,便踏入練氣期第一層。」

「第三天便能引起入體?」楚少海在心底默念重複:「半個月第一層……」

他清楚地記得,他當初是花了大半個月的時間,才成功引氣入體的。

至於踏入練氣一層,他更是用了大半年的時間。

沒理會楚少海的驚訝,四長老繼續說道:「而後,她更是突飛猛進,從修行開始,到練氣三層的巔峰,只用了不到一年半的時間。那時,她還不足七歲半。」

「七歲半……第三層巔峰……」楚少海倒吸一口冷氣。

修行至第三層巔峰那年,他十二歲。

四長老繼續說道:「從練氣初期,突破至練氣中期,她只用了不到半年的時間。在她八歲生日之前,便已經是練氣四層的修士了。」

「半年!」楚少海臉上再次露出一絲驚容。

對於這道坎,他的記憶尤為深刻。

十二歲那年,他意氣風發,覺得以自己的資質,絕對能輕鬆在十六歲之前突破至第四層。

結果,將近三年的時間,不論他再怎麼努力,那練氣三層巔峰的修為就是沒有絲毫的鬆動。

最終,在機緣巧合之下,他在十五歲生日之前,成功了。

正因為這三年的白費勁,讓他對這道坎的記憶尤為深刻。

也正因為如此,母親不用半年便突破這道坎的天資,令他動容。

那四長老頗為滿意楚少海此時的表情,繼續說道:「之後,又只用了兩年時間,她便輕鬆地修煉到練氣六層的巔峰。那年她才十歲,卻只差一步,便能成為練氣後期的高手。」

「十歲,第六層巔峰。」楚少海在心底喃喃重複著。

他記得,自己十歲那年,才練氣期第二層巔峰。

相差了整整四個層次……

「突破至練氣後期,她也只用了一年,十一歲,練氣七層高手。這練氣期的最後兩層,她也只花了三年而已。僅僅十四歲,便已然是練氣九層巔峰的高手了。」四長老道。

「十四歲,練氣九層。」楚少海心中早已麻木。

十四歲那年,他還在為突破第三層巔峰的桎梏發愁。

而那與自己素未謀面的母親,卻已經練氣九層的高手了。

也不管楚少海聽不聽得懂,那四長老繼續說道:「兩年鞏固,四年修心,兩年築基,不到二十二歲,她便已經是築基期高手了。現在,她更是擁有築基期中期的實力。相信不出二十年,我們楚家將再添一名金丹老祖。」

最後那些,楚少海確實沒聽懂多少。

不過,他知道這些內容的意思,無不是在讚歎母親的天才。

沒想到,母親竟然如此天才。

難道,正是因為母親的天才,才導致此次父王無法回歸楚家?

四長老接下來的話,印證了楚少海的猜想:「倘若不是楚文雄,楚欣蘭肯定能夠更早築基!在那四年修心期間,楚文雄那廢物便趁機與年僅十九歲的楚欣蘭生下了你!」

說著,四長老厭惡地朝一旁啐了一口,才又表情古怪地繼續說道:「楚欣蘭跟楚文雄那個廢物生下來的你,便已經是如此天才的存在了。如果她能跟我們楚家優秀的子弟結合,生下來的孩子肯定會更優秀。但你父親的回歸,卻會擾亂了我們這一計劃,從而失去無限的可能性!相比起以後獲得更多更優秀的天才,我們寧願失去你這個勉強過得去的天才。聽明白了麼?也就是說,不管你做什麼努力,你父親都是不可能被准許回歸的。」

說著,似乎感覺自己刺激得不夠,四長老又道:「而且,用不了多久,長則十年八年,短則五年,你母親便能突破到築基後期,那將會是她嫁人生子的最佳時光!所以,還是收回你們不切實際的奢想吧!現在不可能,以後也絕不可能!」

「你們……」原本在獲知此行被阻的真相之後,楚少海便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了,現在又被這麼一通刺激,更是被氣得只能站在原地不住地顫抖,胸口不住地起伏,呼吸急促。

好一會,楚少海才又仇視著那幾個長老,顫聲道:「我母親,是不會與我父王以外的任何人結合的,你們別癡心妄想了!」

「哈哈哈……這可由不得她!她若想你們父子安好,就必須聽從我們的安排!」四長老大笑道。

「卑鄙!你們這些自私的小人!」楚少海怒罵道。

「自私?哼!我們這麼做,都是為了楚家,而你們呢?從頭到尾都只想著你們自己,哪有一點為家族貢獻的模樣?就你,也配說我們自私?」二長老肥肉一顫,反駁道。

「你……」楚少海怒極反笑:「哼!你說我們這些符閤家規條例的人自私,而你們這種不符閤家規條例的做法卻成了貢獻。二長老,在你眼裡,楚家家規就這麼不堪?」

「臭小子你滿口胡言!哼!」再次被扣下這項莫大的罪名,二長老也怒了,只見他渾身肥肉一顫,氣勢陡然拔高。

又一股威壓臨身,兩兩疊加之下,楚少海覺得自己的骨頭都快碎裂了。

練氣期第四層才剛擺脫練氣期的初期而已,面對築基期的高手,差距確實太大了。

但即便是再難受,楚少海也咬牙堅持站立著:「拒絕我父王回歸楚家,難道你們就不怕我母親在知道之後,也反出楚家嗎?」

「我們為什麼要怕?既然你那麼想知道,那我也不怕告訴你。當年你們父子本該處死,卻被你母親以性命相逼阻止了。非但如此,她還立下毒誓,要用自己的一生,來換取你們父子倆的狗命!所以,只要你們不死,你母親就必須為我們楚家貢獻一切。你這次回歸,我們唯一需要擔心的,只是她的心情而已。免得她心情不好練功出了什麼岔子,出現什麼香消玉殞的結果就行了。」四長老笑道。

「毒誓?原來如此!哼!你們告訴我這個,難道就不怕我在此地自殺?」楚少海又威脅道。

四長老先是一愣,而後又是怪笑道:「怕!當然怕!不過,若是因此而讓我們失去天之驕女……我保證,你父親我們會照顧得很好!如果這是你希望看到的結果,就趕緊動手自行了斷吧!」

三長老和二長老也被唬了一下,他們還真怕了,若是真惹惱這小子,玩自殺的話,楚家天之驕女除了自殺和反出之外,就再沒第三條路了。

而這兩條路,不管是哪一條,都不是他們希望看到的。

但若不敢去惹惱那臭小子,自己等人豈不是白受欺凌?這可是常人能容忍得了的?

不管常人是否能容忍,反正他們這些常年養尊處優的長老受不了,忍受如此欺凌,他們寧願損失什麼天之驕女。

在反應過來之前的一瞬間,二長老和三長老皆是驚出一身冷汗,好在,四長老反應不慢,幫他們想到了後路。

楚少海這小子能為他父親付出如此大的代價,拿他父親來做威脅是再合適不過了。

暗暗鬆了口氣,三長老冷哼一聲,也跟著威脅道:「我勸你最好別產生出這樣的念頭來!否則,別說你父親就在楚家大殿門外,就算身在別處,到天涯海角,我們也會找到你父親。」

他是擔心楚少海在帶楚文雄離開楚家之後,還想不開。

「哼!那又如何?」楚少海在得知這幾個老傢伙無論如何也不會殺害自己與父王之後,心中一直憋悶著的怒火似乎也找到了宣洩點,冷聲道:「與其讓我父王為此而痛苦一生,倒不如痛快一點,下一世別再姓楚!倒是你們幾個老傢伙,可敢再與我囂張半分?」

老傢伙?

可敢再囂張?

「你……」

三個長老當即便被氣得說不出話來。

一向身居高位的他們,哪曾被罵過「老傢伙」這等難聽之語?

又哪曾被威脅過「可敢再囂張」這等惱人之詞?

自從成為楚家長老,但凡是敢對他們說出這種大不敬話語的人,敢如此招惹他們的人,最後大都沒什麼好下場。

對於楚少海的挑釁,三個長老第一時間都想出手教訓,甚至有一種直接拍死他的衝動。

但是,這臭小子不一樣,他若沒命,那楚家的損失可就太大了。

而且,這臭小子簡直就是一賴皮,竟然拿他自己的性命來威脅。

如此一來,甚至連出手教訓,他們幾人都要掂量好久,擔心這臭小子會因為自己等人一時間的洩憤之舉,而真的自殺了。

不能滅殺,打也不是,罵又罵不過……

如此憋屈,他們何曾受過?

「你這個……」火爆的三長老喘著粗氣,好不容易才湊出一句完整的話來:「你這個……臭小子!你可知……可知敢如此說話的後果?」

「後果?根據楚家家規,身為楚家子弟的我,如此目無尊長,理應逐出家門!」楚少海冷笑一聲:「行啊!沒問題!將我逐出吧!連核心子弟我都不稀罕,又哪會在意這麼一個旁系遠親?」

「你……」三長老真被氣到內傷了,就連一直釋放著的威壓都不由減弱了好幾分,再嚴重點,恐怕真會被氣到吐血三升才行。

「哼!」那邊的老姬四長老也終於緩過氣來,指著楚少海說道:「臭小子!別以為我們會怕了你!如果你死,充其量我們不過失去天之驕女而已!但是你,不僅要失掉性命,還會因為逞一時之快,而連累到你父親!難道你就不怕我們會選擇在你們離開之後,神不知鬼不覺地將你們滅殺嗎?」

「這已不是怕不怕的問題,而是信不信的問題!」楚少海冷冷地瞥了四長老一眼,不屑道:「你們幾個老不死如果真有這膽量,又何苦等到今天?由此可見,我母親肯定有獲知我父子二人是否安好的途徑!別說是殺,就算是毒打一頓,恐怕你們也要掂量好久吧?」

總之呢,楚少海是料定了這幾個長老不敢對自己父子二人使出什麼手段的了,那麼就乾脆一點,反正光腳不怕穿鞋的,怎麼賤就怎麼來。

對付這些賤人,只有比他們更賤才行!

若是能把他們氣死最好,氣不死也要讓他們噁心十天半個月才行,不然就太對不住父王的養育之恩了!

楚少海猜得沒錯,他母親確實有方式知道他和他父王二人的安全狀況。

那是在楚少海才剛出生沒多久的時候,楚欣蘭親自為他們父子二人製作的兩塊靈魂命牌,就是擔心會出現此類情況。

這樣一來,楚欣蘭雖然見不著楚少海父子二人,卻可以透過靈魂命牌,得知他們是否安好。

只不過,這類靈魂命牌的造價過於昂貴,一般宗門恐怕連一塊都造不出,也就楚欣蘭這種超級修仙家族的天之驕女,才能如此輕易將地其弄到手。

楚少海是猜對了,但是他那張口便是「老不死」的言語以及那「不屑」的表情,卻深深地將四長老刺激到了,只見她二話沒說,手中的龍頭枴杖伴隨著一聲冷哼便往地上一戳,緊接著便從她身上透發出一股遠超另外兩位長老的威壓,直逼楚少海而去。

「嗡!」

楚少海只聽見一陣嗡鳴,便感覺自己的雙肩像是又扛上了一座大山,再難挺直而立。渾身上下更是僵直難受,就連骨頭都在「咯吱」作響,可見雙方實力差距之大。

不過,饒是如此,他仍然堅持站立著,憋紅的臉頰,甚至還要掛著嘲諷的笑容:「老混蛋啊老混蛋,你們果然是大逆不道之輩,先祖所定下的家規,在你們的眼中竟如此渺小?甚至可以全然無視!」

「小輩你胡言夠了沒?」好不容易緩過氣來的二長老差點直接暴跳而起,再也忍不住而大喝了一聲,那身肥肉隨著大喝之聲是顫了又顫。

他真被楚少海這種胡亂扣罪名的方式給氣到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最重要的是,如果較真起來,那小子說得還真在理。若是傳了出去,叫他們幾人如何再有威嚴繼續管理楚家?

「胡言?哼!」楚少海冷哼道:「楚家家規第三十七條有言,楚家子弟,不論尊卑,都不得越過家規私自對其他子弟進行任何形式上的處罰,違者依楚家家規第九十一條內容處罰!敢問幾位長老,你們現在的行為,所謂何意?」

「你……」幾個長老再次被氣得直哆嗦。

「三長老,掌管家規戒律的你,應該很清楚自己此時這種置家規於不顧的行為,該有多麼的大逆不道吧?」楚少海冷聲問道。

「大逆不道?說我大逆不道?臭小子你……」三長老被氣得吹鬍子瞪眼的,愣是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也難怪他會如此氣憤,因為楚少海說的確實沒錯,一向掌管家規戒律的他,對這些家規刑罰條例第幾條是什麼內容最清楚不過,但是他何曾受到過如此欺凌?

「大逆不道」這種詞語,就連他這個三長老都少有對小輩說過,如今竟然被一個小輩如此指責,叫他顏面何存?

三人都被氣得說不出話來,並不代表楚少海會因為他們沒回應而住口。

「你們三個無視家規條例的老東西,眼中可有楚家的列祖列宗?」

「祖先們所創下的家規,在你們眼裡除了不堪之外,還能剩什麼?」

「這裡不是,那裡又不是,就沒幾條是可以入爾等法眼的!」

「嘖嘖!不孝啊!當真是不孝啊!如此這般,難道你們就毫無愧疚之心?」

「若是楚家先輩上天有靈,恐怕也會被你們氣得再次吐血三升,再死一次吧?」

「如此作為,待日後你們入土,可有顏面再見楚家之先輩?」

「……」

楚少海左一個「無視家規」,右一個「不孝」,似是要坐實他們的罪名一般,連連冷聲責備著。

「住口!住口啊!我忍不住了!管他什麼天之驕女的,我現在就要拍死他!」三長老暴怒而起,直逼楚少海而去。

臭小子欺人太甚,其罪當誅啊!

如此一而再再而三,他三長老這輩子所受的氣,加起來也沒今天多。

而且,臭小子還是個賴皮!

一個小輩質疑長輩,當罰!一個小輩辱罵長輩,當逐!現在一個小輩竟然還想責罰長輩,更是要將其一脈子弟通通從族譜中除名!

但是,臭小子不怕,壓根就一點也不怕,甚至還擺出一副這些處理結果都很合他胃口的欠揍模樣!

如此小兒,不拍死他,老夫還能如何?

因此,憋著一口血氣想吐出來的三長老,被氣到出手了!

「住手!」在場實力最高的四長老連忙出手制止,輕鬆便把三長老的殺招給破解了:「哼!三長老,你想圖一時之快,違反家規胡亂滅殺家族子弟之事我是管不著,但是我卻不能不管這關乎到整個楚家家族利益之事!」

「老夫胡亂違反家規?四長老,妳……」在這一瞬,三長老甚至產生出一種把四長老也拍死的衝動。

要不是打不過……

「夠了!」再次緩過神來的二長老似乎找著了問題的根源,連忙大喝了一聲,制止住另外兩位長老的衝突,繼而將矛頭轉向了楚少海:「哼!小輩,該說的,我們都說完了,你既然不願留在楚家,那就帶上你的父親滾吧!」

說完,他也不管楚少海再說什麼,當即便抬起他那肥胖的右手,往虛空一握。

隨著他這一握,大廳中央站立著的楚少海頓時一顫,渾身彷彿被什麼無形的力量鉗制著一般,無法動彈。

而後,二長老右手往上一揚,將楚少海整個人像被什麼無形力道虛空抓起一般,憑空離開了地面。

這是初級修仙者便能掌握的一種簡單的法術,名叫控物術,能在一定距離內,隔空控制一些小物件離地移動。

不過這簡單的控物術被築基期境界之人施展出來,就不同凡響了。

將楚少海虛空抓起之後,二長老又一聲冷哼,重重地一揮長袖,便將楚少海扇出大門之外:「帶上你那個廢物老爹,滾出楚家,永遠也別回來了!」

說完,他又是一甩手,將大廳的外門給關上了。

楚少海再次被二長老的「滾」和「廢物老爹」等詞刺激到了,一站穩身子,便惱火地來到偏廳大門口,對著那廳門就來了這麼一段:「老東西!你說不回來就不回來了?我還偏要回!而且回來就在楚家住下了!然後將你為老不尊之事,倚老賣老之事,恃強凌弱之事,目無家規之事,大逆不道之事,欺師滅祖之事等等等等,一起編排成一本書,天天站在楚家大殿門口給大家說書!」

楚少海話音未落,偏廳的大門內便傳出一陣雜亂的「光當」之聲,而後更是傳出二長老那憤怒到極點的吼聲:「四長老!妳再攔著我,我就跟妳決裂!啊——該死的臭小子,欺人太甚!」

咆哮之聲異常響亮,絲毫沒有掩飾,即使偏廳的大門緊閉,也傳出去甚遠。

……


楚少海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大殿的,他現在唯一想知道的,是接下來該如何去面對父王。

他很清楚,對於回歸楚家,父王的心中是抱有多大的期盼。

為了此次楚家之行,一向不太注重外表的父王,竟在臨上楚家之前,特地精心打扮了一番。

甚至還一路教導自己,在見到楚家長輩的時候,應該做出何種的姿態,才不會有失禮節,同時又不失自身應有的尊嚴。

教導自己應該如何與楚家的年輕子弟相處,才不會出現什麼不可調解的矛盾,才能擁有更廣的人脈。

教導自己在見到母親的時候,又應該如何如何……

由此可以看出,父王做了很多準備,自己沒看見的,肯定還有更多。

但是,這一切準備都白費了!

楚少海無法想像,也不敢去想像讓父王知道真相之後的後果。

他只恨自己沒能力去改變這一切,恨自己沒擁有那種妖孽般的天資……

但再恨,也終究無法改變那過去之事,現在能做的,唯有去面對當下,以及未來。

此時,大殿空曠了很多,大多數楚家子弟都離開了,只留下少數八卦人士,仍然在聊個沒完。

楚少海的出現自然將他們的目光吸引了過去,所有人都閉上了嘴,靜靜地看著。

「父王……」

望著大殿門口那個落魄的背影,楚少海覺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雙腿更是沉重如山,一步比一步艱難。

周圍再次響起了嗡嗡的議論聲,不過楚少海卻一絲聲音也聽不進去,整個世界都彷彿只剩下自己的心跳之聲。

「嘿!你們都聽說了嗎?這楚少海拒絕回歸楚家了!」

「切!這誰不知道?楚少海是因為他老爹回歸家族被拒了,才惱羞成怒,反出楚家的!」

「是啊!這小子不僅是個天才,還是個人才啊!竟然把三個長老都氣得不輕!特別是二長老,惱火得差點把房子都拆了!」

「呵呵!不管怎樣,我們都少了個競爭對手不是?」

「去!就你那種只能勉強留在內門的資質,還不配做別人的競爭對手!」

「……」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也不知道是如何邁出的步子,楚少海來到了自己父王的面前。

望著父王那空洞的目光,楚少海覺得事情有些不妙,緊接著,周邊的議論聲便傳入到他的耳中,令他不由渾身一顫。

「父王他知道了……」

原本還思量著怎麼開口的楚少海呆愣住了,因為他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眼神。

這種空洞的目光,深深刺痛著楚少海的心,九年的努力與期待,讓他深知父王此時該有多麼地絕望!

來到楚文雄身前,楚少海重重地跪了下去:「父王!孩兒不孝!」

楚文雄聞言一震,瞬間意識到自己的情形,連忙收回目光道:「海兒!快起來,父王沒事,這都沒什麼大不了的!這楚家……咱不回也罷!」

不回也罷!

有其父必有其子,反之亦然。

在偏廳當中,楚少海便是用這「不回也罷」幾個字,將自己的答案告知了那幾個長老。

而如今,楚文雄也同樣用「不回也罷」幾個字,向自己兒子說明了自己當前的心態。

從小到大,楚少海的性格,少不了楚文雄的影響。

在楚少海眼裡,凡人之軀的父王,永遠都是一個敢作敢為,頂天立地的漢子!

是一個真英雄!

但是……再英雄,人心也是肉長的。

看得出來,此時的堅強與無所謂,都是父王為了自己而假裝出來的,目的只是害怕自己承受不住打擊而已,實質上內心到底有多痛,恐怕只有父王他自己清楚。

「父王!孩兒發誓!日後定會讓楚家為今日之決策而後悔!如果父王願意,我日後定要讓楚家當代高層,親身用八抬大轎恭請父王回歸家族!」楚少海擲地有聲地立下誓言。

楚少海的話,令四周再次響起嗡嗡的議論之聲,皆是圍繞著「讓楚家後悔」及「八抬大轎」等字眼討論,語氣大多是嘲笑。

相信要不了多久,楚少海的這番豪言壯語,便會傳遍楚家的每一個角落。

「好!」也許是見自己兒子承受住了付出沒回報的打擊,楚文雄大笑了兩聲,重重地拍了拍楚少海的肩膀,點頭道:「我楚文雄一世失敗,上天卻有所補償,讓我擁有一個如此孝順的兒子!好!好!哈哈!我知足了!」

說著,他上前扶起楚少海,爽朗道:「好了!兒子,我們走……」

「是!父王!」楚少海也是重重地點了點頭,站起身,與父王一同朝山下走去。

一路上,笑聲不斷。

不過,任誰都能聽得出來,這笑聲下似是壓抑著什麼,很不真實。

「楚家……」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牧仙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3.02.18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