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1ST 英雄登場
2an 新的戰鬥
51st 月聖杯再開
52an king
53rd 亞瑟王
54th 槍兵就是幸運e
55th 港口激戰
56th 由乃的過去
57th 魔狼芬里爾
58th saber
59th archer
60th lancer
61th caster
62th 伊莉雅
63th 阿茶子小黑
64th 聖劍
65th 魔法少女的相遇
66th 美遊
67th 曉美燄
68th 燄的聖杯戰爭
69th 千里眼日記
70th 封神榜
71th 蘭斯洛特
72th rider
73th 魔槍
74th 貝迪威爾
75th fate
76th snow
77th Excalibur
78th 魔術師殺手
79th 鬥戰勝佛
80th 地獄犬
81th rider king
82 end
83th 番外篇
84th 異能者
85th 虛幻的正義
86th 弁慶
87th 士郎
88th 黑色騎士
89th 恩奇都
90TH 斯卡哈
91TH 黑貞德

月聖杯戰爭
FATE MOON NIGHT
作 者
非常幸運
故事類型
同人作品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15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7
累積人氣
13337
本月推薦票(投票)
8
累積推薦票
23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4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月聖杯戰爭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1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91TH 黑貞德
那是一個稚氣稚氣未脫的臉蛋,以及姣好的身材。幾乎能夠滿足男孩子喜好的部分全部都有的少女。她拿著一面碩大無朋鑲滿寶石的十字架形盾牌
「夢裡面的,女生?」
「嗯?前輩在夢境裡面看過我嗎?好害羞喔……」
少女用簡直就像是刻意打造、卻又不失均衡的藝術品一樣的笑容對著音也笑了。
「SERVANTShielder。在此呼應前輩的召喚,前輩,請指示。」
說實話,好害怕。「現在開始,排除敵人!」
無垢且純粹的舞蹈,就在立香的面前呈現。
少女手中揮舞著奇特的武器,將眼前那些襲擊而來的奇妙生物直接打成灰燼,翻了一圈跳到了的身旁。跳到了半空之中。
尋找聖杯,修復特異點。哦這就是迦勒底存在的意義嗎?”
“這是一大部分原因,還有一小部分”羅曼醫生的話還沒說完,聲音開始不清晰了,似乎是通訊信號出現了問題。。
“通訊信號開始紊亂了,距離中斷時間還有十秒。”瑪修估算著說道。。
“我會想辦法的,你們倆聽著,距離你們那大約兩公里的距離,那里有一處靈脈很強的地點,你們想辦法”
逐漸拉長的聲音,通訊徹底斷開了。

“去羅曼醫生指定的地點,想辦法恢復信號,如果是以獲取聖杯為目的話,迦勒底應該有探尋聖杯位置的工具吧。”立香說道。

“明白,可是放眼望去四周都是火海,這與記載中的冬木完全不同。”
“資料上說,冬木是個普通的城市,2004年應該沒發生這麽大的火災才對,而且大氣中的魔力也高的異常,簡直就像遠古時期的地球一樣。”
瑪修不理解,這一點立香倒是有些推測,如果這些火海是因為聖杯的關系造成的,那麽魔力高也屬正常了。。
當然,這些都只是他的推測,那些黑色怪物怎麽來的卻無法得知。。
“啊”
就在二人準備尋找靈脈地點時,突然一聲慘叫打斷了二人的思緒。。
“還有人在在這里生存?”
“前輩,在東方大約五十米處。”瑪修立刻判斷出了位置,而後兩人毫不遲疑的向著東方跑去。。
“怎麽回事,這些家夥到底是怎麽回事?為什麽就我這麽倒黴?”廢墟中,一個女性的身影在奔跑著。。
“我受夠了,雷夫,快來救我,每次你都會幫我的,不是嗎?”女性邊跑邊喊著,可是並沒有人回應她,她的身後跟著數只黑色生物,眼看就要被追上了。。
她的體力、她的速度又怎麽比得了這些黑色生物,刺耳的吼叫,最前沿的黑色生物已經伸出了它的爪子。。
“誰來救救我”
黑色的利爪給她帶來了死亡的感覺,她能感覺到,普通的人類身體如果被這黑色生物打中,不死也得重傷。。
!!!

立香瞬間凝練的魔力彈就像是炸彈轟然爆炸,黑色的生物被炸飛了出去,沖向前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女性拉出了危險區。。
而同一時間,瑪修進入了戰場,再次掄起了她的盾牌。。
“你沒”松開了手,立香下意識的準備詢問,不過話還沒說完,他便怔住了。。
仔細一看,呼救的人竟然是所長奧爾加瑪麗。。
“所長?”戰鬥結束的瑪修也驚叫出了聲。
“啊啊受不了,這些怪物,謝嗯?你是那個新人?”奧爾加瑪麗擡頭看著搭救她的少年,也是一怔。。
與之前不同,嚴厲的所長似乎也有另一面,並不是冷漠沒有人類感情的人,與白羅完全不同。
“戰鬥已經結束了,所長,你沒受傷吧。”瑪修很恭敬禮貌的問道。
“亞從者?你是亞從者?原來如此,你們倆締結契約了嗎?”所長慢慢平靜了下來,盯著許久,這個人越來越令她奇怪了。
“是的,我與前輩現在是與Servanrnaster的關系。”
“為什麽你會成為禦主,為什麽偏偏會是你?”所長盯著一字一句的問道。
“所長,你的意思我沒太懂。”

“成為禦主,必須是一流的精英魔術師,你的魔力水平在迦勒底只是排名末列,是不能成為master的。”所長又說道。
“所長,前輩在模擬戰鬥中可是不弱於那個白羅呢。”瑪修在旁邊辯解。
“沒錯,我承認你的作戰天賦和潛力無與倫比,但現在依舊只是新人而已,回到迦勒底,轉移Servan權限,現在的你只能降低rnaster的實力。”所長下令道。
“絕對不行,這一點就是所長,我也絕對不會答應的。”還沒等答話,瑪修便表情嚴厲的拒絕了,很堅定的語氣,與平日的她很不同。把前輩換成其他人,這點絕對不可行。
“為什麽,更換了魔力一流的精英,你會變得更強。”所長不理解被立香拒絕的原因。
“因為前輩就是前輩,誰都頂替不了。”瑪修立場不變。

“所長啊,你說或許是對的,因為我是普通人,不是什麽魔術名門,沒有得到過專業訓練,所以以mterst的身份來看或許還不合格。”向前走了一步,來到了瑪修的旁邊。
“不過,瑪修是我的第一位Servan。契約既然簽訂了,那就有要彼此守護的理由,Servan不會放棄禦主。同樣的,禦主也不會放棄Servan。如果有人想要從我的身邊奪走瑪修,那就是我的敵人。”
立香的語氣很輕,不過卻讓人感受到了其中的不可改變的堅定,他與瑪修的緣並非是在締結契約時才聯系在一起的,而是他打從進入迦勒底的那一刻,這份緣便已經存在。
“啊啊隨便你們了。”奧爾加瑪麗不耐煩的別過頭,不過這只是表面上的,的話讓她很受觸動。
迦勒底擁有能夠召喚出真正Servan的技術,但要讓Servan與rnaster彼此相信到這種地步卻永遠無法辦到。
“我就承認你與瑪修的契約了,不過從現在開始你們要聽從我的指揮。”
“當然!”立香和瑪修當然不會拒絕,因為這是所長。

“聽好了,現在我們必須找到靈脈的終端,也就是魔力收束的地方,那里能與迦勒底取得聯系。”
“位置就在在咦,我知道,這點小事我當然知道,瑪修你先把盾牌放在地上設置召喚陣,我要與迦勒底暫時聯系一下。”所長微皺了下眉頭說道。
“呼叫、呼叫,通訊恢復了?”剛剛建立連接,羅曼的聲音便傳了過來。

“聯系恢復了,不僅能夠通訊,還能傳送補給物資,你們找到靈脈了?”羅曼的聲音響起,帶著疑惑,按理說兩公里的距離沒有這麽快啊。
“為什麽會是羅瑪尼你在管事?,雷夫呢?雷夫人呢,把雷夫叫出來!”聽著出乎預料外的聲音,所長以命令的口吻問道。
“啊啊啊啊!?所......所長,你還活著?那麽大的爆炸都沒死,而且還毫發無損??真的假的?”聽著通訊器內傳來的聲音,羅曼先是一怔,而是十分的驚訝。
爆炸的地點是管制室,當時所長就在中心處,只要是人類就不可能承受得住才對。
“你這話什麽意思,算了,雷夫人呢,醫療部的負責人為什麽佔著管制者的位置?”
“我也不想啊,可是現在沒有別的人才了,奧爾加瑪麗所長。目前幸存的迦勒底正規員工,包括我在內只有不到二十人。之所以由我擔任作戰指揮,那是因為幸存者中沒有職位比我更高的人了。”羅曼嘆了口氣解釋著,這次的爆炸事件迦勒底損失極其慘重,接著道︰“雷夫教授當時在管制室指揮靈子轉移,那也是爆炸的中心位置,生還率極低。”
“不、不會吧雷夫他也.....?不,等一下,給我等下,你給我等等。

幸存者不到二十人,那禦主適任者呢,筐體怎麽了?”所長的臉上露出了急切的表情,看得出來她很緊張。
“除了這個人,其余master候補者全部都處於危重狀態,醫療器械也不夠,就算能救回幾個,也不可能全都”
“怎麽會.....”所長驚滯在了那里,這種損失太可怕了,sr候補者全部重危,這不就意味著所有候補者中,現在只剩下眼前這位新人了嗎?
“序列第一位的白羅和雷夫始終沒有找到,也許被埋在廢墟深處了,生死不知。”羅曼如實報告著,所長奧爾加瑪麗受到了很大刺激。
“把所有人立刻進行冷凍保存,以後再想辦法讓他們甦醒,先確保不死人。”奧爾加瑪麗下令,一閃即逝的悲痛被她隱藏了起來,身為迦勒底的所長,她是最不能倒下的。
“我立刻去安排!”羅曼接受了這個命令,在加勒底,冷凍保存技術早已成熟,不存在失敗的情況。
“所長的處事還真是當機立斷,比起擔心身為所長的責任,您還是更看重人命呢。”瑪修在一旁傾聽著,雖然所長很嚴厲,但的確是一個合格的所長。
“那當然了,只要沒死,以後總有辦法的。再說,幾十條人命,我又怎麽背負的了.....”奧爾加瑪麗明顯在強行掩飾著心中的不安,雖然她告誡自己要振作,但這次迦勒底的損失實在是不可估量。
“現在迦勒底已經失去了八成的機能,剩下的員工能做的事極為有限,因此,我決定將人才分配在靈子轉移的修理、維持迦勒底亞斯與示巴現狀這三個方面,一旦與外部的通訊恢復,就申請補給重建迦勒底,現階段就是這樣了。”羅曼在報導著自己的想法。
“很好,我要是在那邊,也會采取同樣的方針,羅瑪尼.阿奇曼,雖然有些不情願,但在我回去之前,迦勒底就交給你了。”所長很鄭重的說道。
“你繼續修理靈子轉移,我們這邊會繼續在這座城市中調查特異點。”

“哎?所長,在那種類似爆炸又怪物遍地的現場,你還害怕嗎?你不是個膽小鬼嗎?”
“羅瑪尼,你真是喜歡說多余的話啊。”所長嚴厲的臉龐微微一緩,瑪修也不由得笑出了聲來。
“黑色的生物應該只是低等的怪物而已,只要有亞從者瑪修在的話,就很安全。不管事故造成多大麻煩,竭盡所能地砸所處狀況中,作出最完美的應付,這正是阿尼姆斯菲亞家引以為傲的尊嚴。”所長堅定說道,讓一旁的立香也微微動容。
“明白了,所長,祝您萬事順利。如果發生緊急情況,請盡快聯絡。”
“反正就算聯絡也不會有人來救我,做好自己的工作吧,這個通訊已經到極限了,我要切斷了。”所長最後說了一句,羅曼的聲音便聽不見了,由盾牌制造的召喚陣也十分黯淡,隨後便消失了。
“好了,迦勒底現在只剩下你們這對組合了,接下來我會先跟你們講一下我們的任務和迦勒底的存在原因。”所長把視線對向了二人。
“不是拯救人類消失的未來嗎?”立香勉強還留有著這點穿越前的記憶,隨口說出來。
“看來你也知道一些,不過原因的話你知道嗎?”所長問道,他搖了搖頭。
“使用迦勒底專用的觀測透鏡示巴能觀測到位於地球表層,也就是陸地上城市的燈火。將這種狀態設定為百年後,在加勒底亞斯與未來的地球同義,只要迦勒底上還亮著文明的燈火,人類就還有百年後的未來。只要有燈火,就說明人類還居住在都市里。證明人類的文明還在延續。”
“但是從半年前開始,迦勒底亞斯就開始變色,對未來的觀測變得極為困難。迄今為止一直作為觀測標桿的文明的燈火中絕對部分都變得無法觀測了,這意味著文明的斷絕。通過觀測,最後能確認地球上存在人類燈火的時間是到2016年7月為止”
“也就是說,人類會在2016年7月之後滅絕嗎?”他本能一驚,這種事情聽起來有些可怕。
“沒錯,這種事情本來絕不可能發生的才對,不僅絕對不應該發生,從物理上來說也不可能。既不是經濟崩潰,也不是自然災害,而是某一天,人類歷史突然斷絕了,這根本無法解釋。”
不是循序漸進,而是突然斷絕,這種事情就是聖杯的力量也絕對做不到。
“所以,原因如果不在現在的話,那就在過去。嘗試尋找過去歷史中沒有的東西,於是我們發現了空間特異點,也就是這個冬木,出現了並不存在的無法觀測的領域,迦勒底將其假設為人類滅絕的原因,向聯合國提出進行靈子轉移實驗,並得到了批準。”所長將所有消息公布了出來,若有所思,莫名其妙的背負上了拯救人類未來的任務,仔細想想還真是有些不現實
立香開始進行從者召換
―――宣告
汝身隸屬我之下,將吾之命運托付於汝之劍
倘若遵從聖杯的召喚,倘若遵照這個旨意和天理的話就回應吧
在此起誓
吾做世之善者,除盡世之惡者
然而你的雙眼將常伴混沌
汝,被狂亂之檻所囚的囚徒。吾將成為操縱這根鎖鏈之人。
繞汝三大之言靈
來自於抑止之輪出現吧
天秤的守護者啊―――!
四周突然出現了震動,一層層黑色的漩渦出現在了空中,如同一個詭異的小型星雲一般旋轉著,黑色的漩渦之中,一道藍色的火焰湧出那身黑色的,與她外形一模一樣的盔甲,還有手中長長的帶著槍尖的聖旗,最主要的,是與貞德她極為相似的面容,
眼前的少女看起來比神話故事中的女神還要美麗,全身黑色的盔甲像專門為其打造的一樣,襯托出少女美好的曲線,兩條鐵煉分別從脖子上的鐵項圈前端兩側開始繞過肩膀到回到項圈的後端,項圈中間有一條鐵煉垂到胸口形成異樣的美感,手持的黑色長槍掛著不知是什麽國家的國旗,腰間黑色的劍沒有拔出卻隱約可以感覺到不安的氣息,勾引人犯罪的大腿上穿著黑色的長統襪和短裙中的絕對領域更是進一步沖擊著我的內心,美麗,可愛……所以用來贊美女性的形容詞仿佛都是出自於這麽少女,多一份或少一份都會破壞那份美感。
招喚完從者後立 香因魔力不足昏了過去不醒人事
==========================================
不知是過了多久的蘇醒,睜開雙眼,又看見了熟悉的天花板。
“身體上好像有些重…”立香忍不住看向自己的腹部。
散落的奶白色長發,隨著呼吸輕微抖動的睫毛,黑貞像小貓一樣半身伏倒在立 香身上,立 香忍不住摸了一下她柔軟的頭發。
“嗯?”黑貞好像醒了,睜開了朦朧的睡眼。
“呀,你醒了啊。”立香急忙把手收回來,微笑地向黑貞揮了揮手。
黑貞看向,立香眼睛里似乎還有不確定的神色,她頓了頓,突然…
“哎呀,疼疼疼疼!”黑貞突然間向他撲來,整個人跳起來把他撲倒在床上,雙臂緊緊地摟住我,在立 香耳邊輕聲呢喃“太好了…”
“哎呀,被這麽說雖然是很開心啦…”不妙啊,黑貞脫下鎧甲後,我感覺到有兩團軟綿綿的東西緊緊貼著的立香胸前。啊不妙不妙,對正應該靜養的病人來說太刺激了。
黑貞就這麽抱著立 香,抱著抱著,突然發出“嚶嚶”的咽哽聲,夾雜著哭腔與吸鼻子的聲音。
“餵餵不要把鼻涕流到身立香上啦。”立香摸了一下她的頭,大概是想安撫一下情緒吧…但是一般這樣對黑貞的話…糟糕。
果不其然,黑貞放開了摟住的立香手臂,撐起身子,突然給了立香腹部一拳。
“哎呦,疼。”痊愈沒多久的腹部又傳來劇烈的疼痛。
“哼,活該,誰叫你這麽不要命…我可是魔女哦,可是所有人都唾棄,所有人都殺光,所有事物都燒光,壞到不行的魔女哦!”黑貞撐在我身上,眼淚不停地滴落在他
身上,雙頰微微泛紅,眼角殘留著淚痕,但是,她好像沒有生他的氣。
立香使勁撐起身體,一點一點的靠近黑貞,黑貞瞳孔緩緩放大,我將額頭與黑貞的緊緊貼在一起,雙眼認真的看著她——我想要說出來,我對她最坦誠的想法。
“但是,那都不是黑貞的錯吧。”啊啊,好想逃開,就快要觸到黑貞的雙唇,她睜大著雙眼看著,立香黑貞真的好可愛,但是,在這里逃開的話,以後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
“我,其實一直都很害怕看到我自己的寶具。十字架,火焰,總是會讓我想起當我因虛無的罪名而焚燒時,那不過數分鐘的痛苦,像是否定了我十九年的生涯。”黑貞微微地垂下眼瞼,話語中訴說著那不堪的回憶,“但如果是禦主的話….”黑貞的臉好像變得有些滾燙。
“啊啊啊啊,什麽也沒有啦!”黑貞突然猛地彈開,立香的頭一下子被撞飛。
“大意了…”立香向後傾倒,感覺眼前天旋地轉。
黑貞好像因為撞擊清醒了一點,急急忙忙地又把身體伏過來“啊,禦主!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她眼里又泛起了點點淚花。
“沒事…”想立香直起身子,把黑貞扶起來,習慣性的曲起一只腿。曲著曲著,立香好像不小心頂到了黑貞雙腿間…
“嗯~”黑貞似乎特別敏感,柔軟的身體輕微一震,整個半身都倒了下來。
“好軟…”我的嘴唇好像碰到了什麽軟軟的東西。
黑貞張開眼,似乎一下就知道了什麽,整個人又猛地向後彈去。這下她整個臉都徹底蒙上了一層淡淡的紅色。
親上了…
竟然跟那個黑貞…立香感覺臉頰微微的發燙。
“禦主你你你你做了什麽,你怎麽能….這這這這樣可是會有…”黑貞慌亂的聲音戛然而止,“可是會有小寶寶的啊啊啊啊!”飛快地從床上彈下去,夾帶著立香的被子,將身體完全遮住,蜷縮在房間角落。
“餵餵….黑貞”沒立香有辦法下床,只能在床上攤開雙手慢慢解釋。“只是接吻的話,是不會有孩子的啦。”
黑貞雙眼緊閉,使勁搖著頭,拼命地揮著被子“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變態!色狼!工口master!”就這樣一點也沒有聽人說話的意思。
“黑貞,你聽我說,孩子呢,是由受精卵發育而成的….”立香一個勁地拼命解釋,黑貞一個勁地揮著被子。被子被揚到空中,結果根本沒有起到遮擋的效果,黑貞身上t恤本來就寬松,又在這樣劇烈地運動,結果更能清晰地從領口看見胸前的兩團小白兔也劇烈地抖動著…
“黑貞….你的衣服。”雖然還想繼續看下去,但是總比讓本人自己發現要好吧。
“嗯?”黑貞似乎感覺胸前一涼,低頭看去,襯衫的領口在激烈地運動中已經開裂,兩只小白兔從襯衫內探出頭來,嗯,就差沒看見**了呢。
“呀啊啊啊啊啊!”似乎忘了自己身上記不得體的衣著,黑貞就這樣尖叫著跑回了房間。
帶著立香的被子。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月聖杯戰爭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1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