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十一章 歸屬
第六十二章 友宴 上
第六十三章 友宴 下
第六十四章 天地異變
第六十五章 度劫
第六十六章 昊天
第六十七章 遠行
第六十八章 麻煩
第六十九章 忘心客棧
第七十章 新房客
第七十一章 魔盟手段
第七十二章 珠陰果
第七十三章 新生
第七十四章 夜惑心
第七十五章 心結
第六集
第七集

新刀神
作 者
冰如劍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2.18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45
累積人氣
53109
本月推薦票(投票)
3
累積推薦票
316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8 / 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1.07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六十一章 歸屬
某不知名的山谷中,一條壯闊的河流如同巨蛇般蜿蜒流動,河道最寬達半里,不時有魚兒跳出水面,身上的鱗片反射陽光,發散出銀白光芒。

而在這河道旁,有五人圍成一圈站立著。

五人身上的衣袍顏色不同,三男兩女,胸前繡的字也不同,代表五人來自不同宗派。

五人神情肅穆,討論著一項大事。

「霸刀宮最近氣燄很囂張,竟然管到我頭上來了,前兩天竟然還派了人過來,明目張膽地要找東西。」兩女中,長相較為豔麗的女子憤怒道。

另一個姿色稍遜的女子皺起眉頭,又是擔憂又是試探地問道:「這可真是惱人,姊姊,妳沒事吧?可有被霸刀宮那幾個大老粗抓到把柄?」

豔麗女子輕哼了一聲:「用不著擔心,霸刀宮派來的人全是傻子,怎麼抓得到我的把柄。」

「那就好,姊姊妳生的這麼美,我可擔心霸刀宮那群粗人若是惱羞成怒,打起姊姊妳的主意,那可就…」

三男中,頂著一個大光頭,個子最高的男人直接打斷道:「霸刀宮既然到了妳那裡去,那麼早晚也會找到我們這邊,看來這陣子我們必須低調行事,否則會很麻煩。」

另一個臉上有著刀疤的男人點點頭,說道:「最近先避一避風頭,我看我們幾個這陣子最好也別再碰面。」

豔麗女子睨了刀疤男子一眼,語帶不屑地說道:「唉唷唷,怎麼啦,炭子,你怕啦?」

刀疤男人斜了豔麗女子一眼,說道:「我不怕,但是霸刀宮若插手進來,事情會很麻煩。」

高個男子附和道:「他們幾個老不死的修為都頂到天了,而且他們人多勢眾,我們鬥不過他們,謹慎為上。」

豔麗女子冷哼一聲,不滿道:「就算那幾個老不死的死了,我看你們也沒那個膽子去翻霸刀宮的天。」

姿色平庸的女子緩頰道:「姊姊消消氣,炭子說得也有道理,不說那幾個老不死,霸刀宮最近出了兩個風頭很勁的傢伙,聽說修為已經突破合體期,我們這陣子還是小心為上。」

始終沒有說話的男子,這時開了金口:「我見過那兩個人。」搖了搖頭:「就算我們五個一起上,也很難討好。」

刀疤男子面色一沉,眼神閃過一絲擔憂之意,說道:「既然白公子都這麼說了,妳們兩個也該服氣了吧。」

「白公子都這麼說了,我這個小女子無德無能,三位爺怎麼說,小女子就怎麼做了。」

豔麗女子說是這麼說,但是語氣裡面還是有著不滿。

白公子搖搖頭,說道:「豔女,別看不起霸刀宮,他們能夠稱霸天下,自然是有他們的能耐。」

豔麗女子無耐地哼了一聲:「這個道理我當然懂得,還用你說?」

高個男子說道:「這一年之中,我們各自過各自的生活,不能讓霸刀宮發現一絲端倪,豔女,妳忍耐一會。」

豔麗女子臉上出現不耐之色,正想說話時,卻發現有人緩緩地朝他走來,手上拿著一把亮晃晃的刀。

五人臉色同時一變,來人拿的是劍是棍他們都不怕,最怕就是拿刀。

白公子見到來人,臉色更是刷白,冷汗從額頭上滴了下來。

來人右手隨意握著刀,刀尖在地上拖行,留下一道淺淺的溝。

白公子艱難地吞了一口口水,說道:「是他,我們快走!」

「太遲了,附近都是我們霸刀宮的人。」來人露出笑容,眼裡閃過殺意。

空中,一道身影俯衝而下,喝道:「楚狂瀾,不必跟他們囉唆,一口氣殺了!」

楚狂瀾腳步一踏,運轉八轉瞬天,如同飛箭般衝向五人,說道:「正有此意。」

「青山五妖,受死吧!」



「脈象平穩,氣息安定,應當這幾天就會醒了。」

「那就好。」

「真是令人吃驚,沒想到…」

「在最後關頭得勝,確實讓人訝異,而且…」

半睡半醒之間,楚天聽到對話聲,努力想要睜開雙眼,可是一陣沉重的睏意襲來,讓楚天又陷入沉睡之中。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楚天聽到一陣細碎又規律的聲響,矇矓之間緩緩醒了過來。

大腦漸漸有了意識之後,楚天很快聞到一陣撲鼻的臭味,臭到讓他整個人頓時間醒了過來。

楚天睜開雙眼,嘴巴張了張:「好…好臭…」

房內,坐在圓桌旁打盹的傲劍宮弟子聽到說話聲,瞄了床上的楚天一眼,發現楚天已經睜開眼,神色一喜,大步走到楚天身邊,飛快說道:「楚天兄弟,你總算是醒了,你先躺著別動,我請周大宮主過來!」

傲劍宮弟子飛也似地馬上奪門而出,楚天想要坐起身來,卻發現自己全身上下都被緊緊地捆綁住,根本動彈不得,就像是結繭的蠶一般,讓楚天只能繼續躺在床上,忍受那可怕的臭味。

所幸才過短短不到十個呼吸的時間,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周通與馮無鋒先後走進房內,而兩人似乎早知道楚天身上可怕的臭氣,一進到房間裡,手一翻,從儲物戒指內拿出兩顆指頭大小的木塞,直接塞進鼻孔裡,顯然已經領教過臭味的厲害。

見到兩個手握大權,在西大陸與東大陸呼風喚雨的大人物這個模樣,儘管在床上動彈不得,楚天還是不禁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馮無鋒聽到楚天的笑聲,無奈地搖搖頭,說道:「別笑,這藥剛敷上去的時候,那臭味更是厲害,連你大宮主都受不了。」

周通露出苦笑,眼神中滿是關切,關心地問道:「楚天,現在感覺如何,身體還有痛楚?」

楚天搖搖頭:「沒有。」

周通表情一鬆,安下心,說道:「那就好,傲劍宮的大夫說,你外傷內傷非常嚴重,若是敷了這個藥膏醒來之後還是劇痛難忍,那麼他也沒辦法,可能要天上的醫仙再世才能救你。」

馮無鋒在一旁說:「當這個大夫上藥的時候,我才知道良藥不僅苦口,還臭的要命!」

周通與馮無鋒頓時哈哈大笑。

然而不斷吸到臭氣的楚天可就苦著一張臉:「大宮主,可否幫我拆掉這些藥布?」

周通正要說話,馮無鋒卻搶先一步說道:「大宮主,為了保險起見,我看還是讓楚天多敷一下藥膏,否則若只是因為臭氣無法忍受,而拆掉這具有神效的藥膏,說不定會留下什麼隱憂。」

周通皺起眉頭,看了楚天一眼,說道:「有道理,不過我怎麼覺得你只是因為楚天替我霸刀宮取得勝利,心生不滿,所以才想要趁機作弄楚天。」

馮無鋒神色一凜,說道:「大宮主,話不是這麼說,難道在你眼裡,我竟是心眼這麼小的人嗎?」

話說完,馮無鋒又補了一句:「雖然我確實是想作弄楚天。」

周通與馮無鋒對視一眼,兩人又同時爆出大笑。

楚天大感無奈,這兩個人,一個是西大陸最有權力的霸刀宮大宮主,一個是東大陸最有權力的赤霄槍宗宗主,現在竟然一搭一唱起來,讓楚天完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然而楚天突然想起周通說的話,臉色露出詫異,問道:「大宮主,你方才說,我替霸刀宮取得勝利?」

周通嘴角含笑,眼裡藏不住驕傲地說道:「怎麼,你自己不知道嗎,在你昏死前的最後一刻,你找到了金剛滅羅罩,按照傲劍宮的規則,找到金剛滅羅罩的人就獲得三鼎鬥試的勝利。」

「原來如此。」楚天眨眨眼,表示自己明白了,不過楚天臉上卻沒有任何欣喜之色。

馮無鋒觀察到楚天的表情,說道:「你可是幫霸刀宮贏了三鼎鬥試,怎麼一點開心的感覺都沒有。」

「因為我輸了。」

楚天這個答案,讓馮無鋒感到訝異,這瞬間,馮無鋒稍稍了解到為何楚天不過分神初期的修為,卻可以領悟八轉瞬天這驚人的境界。

馮無鋒說道:「你可知道當時在鬥場內,霸刀宮只剩下你一人,而且你找到金剛滅羅罩的當下,就已經身受重傷暈死過去,這可是險勝中的險勝,你應當為此感到開心才是。」

楚天微微搖頭:「霸刀宮贏了,但是我輸了。」

楚天這個回答,讓馮無鋒眼裡閃過幾乎是忌妒的羨慕,霸刀宮出了這麼一個楚天,實在是霸刀宮之幸。

「楚天,你可知道,在你與馮傲然對戰的時候,你大宮主始終對你保持信心,從未因為你與馮傲然之間修為的差距,或者你身受重傷有任何動搖,他始終相信你會為霸刀宮帶來勝利。」

聞言,楚天動容,表情出現激動之意,望向周通,只見周通嘴角帶著微微笑容,眼裡滿是關懷與驕傲。

周通走到床邊,說道:「楚天,你盡了最大的努力為霸刀宮取得榮耀,做得很好,我相信你師父知道了,一定也會為你感到驕傲。」

楚天感到一陣熱血上湧:「是,謝大宮主。」

馮無鋒在後頭說道:「大宮主,你自己也說了,楚天可是霸刀宮歷史上第二個能夠在分神初期就領悟八轉瞬天的人,而他又替霸刀宮取得三鼎鬥試的勝利,回霸刀宮之後,若大宮主你不給楚天一把像樣的刀,可就說不過去了。」

周通笑吟吟地說道:「放心吧,這我已有安排。」

周通又說道:「楚天,你可要感謝馮宗主,你被救出鬥場之後,馮宗主馬上將你體內的炎勁全數吸了出來,並且親自幫你治療內傷。」

楚天眼神轉向馮無鋒,說道:「謝馮宗主。」

馮無鋒擺擺手:「小事一樁,不用謝來謝去。」

話語落下,一位垂垂老矣的老者走了進來,老者灰白的頭髮垂到腰間,身形佝僂,對周通與馮無鋒行禮。

「參見周大宮主,馮宗主。」

周通微微頷首:「張老有請。」

馮無鋒則抱拳回禮:「張老客氣了。」

被稱為張老的老者走到楚天身邊,左手在楚天胸前與肩膀摸了摸,用沙啞的聲音問道:「痛嗎?」

張老一摸到左肩的痛處,楚天立刻皺起眉頭,悶哼一聲:「左肩痛。」

張老又問:「其他地方呢,有感覺嗎?」

楚天點頭:「有。」

「嗯,那沒事了。」張老反手取出一把剪刀,把楚天身上的藥布剪開,少了藥布,藥膏的臭氣更是散發出來,讓楚天感到一陣暈眩。

張老對臭氣無動於衷,將藥布全部拆下後,收進儲物戒指裡,取出一條乾淨的白布,將楚天身上的藥膏擦拭乾淨,一邊擦一邊觀察楚天傷勢。

張老昏暗的眼神閃過一絲亮光,露出詭異的笑容:「你小子體質可真是特別,別人要一個月才能回復的傷勢,但是你卻只要十五天,嘿嘿,可惜你不是傲劍宮的弟子,否則我真要把你抓來好好研究一番。」

楚天看著張老滿是皺紋的老臉,皺紋因為笑容全擠在一起,尤其張老眼神又散發異樣的光芒,讓楚天感到一陣惡寒。

張老陰沉地嘿嘿一笑:「別擔心,跟你鬧著玩的。」

張老大略擦完楚天身體之後,說道:「你的外傷在我的藥膏神效下,只要放著不管,大概再過二十天就可以痊癒,不過內傷就比較麻煩了。」

張老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個大木桶,直接放在地上。

「我晚點會叫人送藥水過來,這三天就泡在藥水裡面,盡量吸收藥力,不過不能運轉真元,你的經脈還太脆弱,經不住真元的流動。」

「是,多謝前輩。」

張老轉身,對周通說道:「丟幾顆極品晶石讓他吸收天地靈氣,雖然不能運轉真元,不過多吸收點天地靈氣在體內儲存著,等到經脈的傷勢好些之後,不會是件壞事。」

周通點頭道:「好。」

張老對周通與馮無鋒微微行禮後,緩慢地步出了廂房,嘴裡細聲說著:「今年的三鼎鬥試真是有趣,竟然是受傷最重的霸刀宮取得勝利,嘿嘿嘿…」

在張老走後,馮無鋒也對周通說道:「大宮主,既然楚天安然無恙,我就先回去了,有時間過來找我喝茶。」

周通露出笑容,跟馮無鋒相處起來,既輕鬆又舒服,是一件相當快活的事。

「好,一定。」

馮無鋒對周通躬身行禮之後,離開了廂房,順手帶上門,讓楚天與周通兩人可以好好談話。

楚天腹部用力,坐起身來,發現除了被馮傲然長槍刺穿的左肩依然傳來難忍的刺骨疼痛外,身體其他地方的外傷基本上已經痊癒,被火燄燒爛的皮膚也沒有留下太多傷痕。

楚天不禁讚嘆,這張老雖然長相醜陋,說話怪異,給人一種陰森的感覺,不過醫術確實精湛。

沒有旁人在場,楚天也換了稱呼:「師公。」

周通點頭,問道:「如何?」

楚天下床略微走動,過程小心翼翼,而就跟方才在床上起身一樣,除了左肩之外,身體各處已經沒有太明顯的痛感。

「沒事。」

周通滿意道:「那就好。」說完,右手一伸,在廂房的桌上留下五顆極品晶石。

「張老是傲劍宮第一神醫,既然他說這幾天不要妄動真元,那就好好休息。」

「是,師公。」

楚天看著周通,露出躊躇之色,周通察覺楚天臉上的疑惑,說道:「楚天,有話直說無礙。」

楚天微微皺起眉頭,說道:「師公,我做了一個夢。」

「夢?什麼夢?」

「我在昏迷的時候做了好幾個夢,可是只有一個夢我至今仍然記得非常清楚。」

聽楚天這麼一說,周通也皺起眉頭,似乎感覺事情不太對勁。

「哦,是什麼夢?」

「是兩個人前去殺五個別名青山五妖的人的夢。」

「青山五妖…?」周通努力在腦海中搜尋青山五妖這四個字,但是徒勞無功,搖搖頭:「沒聽過。」

楚天說道:「青山五妖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個叫做楚狂瀾的人。」楚天越說越激動:「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夢到這個人,先前跟著空心修練的時候,我也有夢到他,而我這輩子從未見過這個人,為什麼又會夢見他?而且空心對我說過,這個楚狂瀾是五千年前的第一強者,既是五千年前的人,為什麼我會夢見他?不僅如此,在夢中,我還得知他是霸刀宮的人,為什麼我會夢到五千年前的霸刀宮強者,我不懂。」

周通大手輕輕放在楚天肩膀上,給了他一個和藹的笑容:「楚天,我明白你的心情一定相當混亂,但是先冷靜下來。」

楚天深吸幾口氣,逼自己穩定下來,進到修真界以後,他已經好幾次夢到這個楚狂瀾,他相信這絕對不是什麼巧合,夢見一次可能是巧合,夢見兩次可能是巧合,但是第三次就絕對不會是巧合,就算這個楚狂瀾已經是五千年前的人物,可是他相信他一定跟楚狂瀾有什麼關連,否則楚狂瀾不可能一直出現在他的夢境之中。

從他有意識以來,他就生活在南大陸楚家,但是他後來終究知道他不是楚老爺的兒子,而之後楚家突然遭受修真者的屠殺,他生活十幾年的楚家就這麼沒了,變成一個沒有家,沒有歸屬的人。

後來拜了仇恨天當師父,進到修真界,可是跟仇恨天相處的時間也不過短短幾年,再後來到了霸刀宮,遇到空心,在空心的帶領下,五十年間去了落日峽、天魁沼澤、瑤天池、浴血鬥場等地修練,一個地方到下一個地方,從未定下來。

在楚天內心深處,對「歸屬」有非常強烈的渴望,風清有死去的師父跟百變派,周魁有周海、周紫靈、周通、霸刀宮,可是他卻沒有一個屬於他的「歸屬」。

他到底從哪裡來?他的爹娘是誰?又為什麼要拋棄他?他的家到底在哪裡?

原本楚天已經對這些問題的答案感到絕望,可是隨著楚狂瀾這個男人不斷進到他的夢中,他直覺認為曙光乍現,他的家,他的爹娘,他的身世,所有的謎團說不定都可以從楚狂瀾這個男人身上獲得線索,縱使機會不大,可是比起以前,至少他知道該從何處下手,就好像跌落深淵的人見到遠處一道微光,不管在微光背後是什麼,必定會盡力去追尋!

楚天盯著周通,希望可以從周通口中得到答案。

周通開口說道:「我不知道為何你會一直夢到這個楚狂瀾,如空心所說,楚狂瀾是五千年前天魁大陸第一強者,也是我們霸刀宮的先輩,更是在你出現之前,唯一一個可以在分神初期就可以領悟八轉瞬天的天才。」

「只不過我也不明白為何他會出現在你夢境之中,這個問題我目前沒辦法為你解決,不過等我們回到霸刀宮,你傷勢痊癒之後,我保證會盡我所能,助你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

楚天不禁露出失望之色,他可以撐過最艱苦的修練,可以在最惡劣的環境中適應並且生存,可以做到大家想像不到的事,可是他卻找不到最簡單的家。

見到楚天失望的臉色,周通正想出言安慰,門外卻傳來敲門聲。

「楚天弟兄,我奉張神醫之命,送藥水過來。」


---
嗯~
時間過得真的好快,一下子就2016年了,新的一年,當然對自己也有新的期許,也有很多計劃。
當然啦,因為失敗太多次了,所以希望今年會有比較好的事情發生,不然我真的被退稿退到膩了,哈哈哈。

新的一年,希望大家已經有了規劃,也希望大家對這些規劃都有明確的想法來執行,我加油,你加油,大家一起加油,在這新的一年,好好地完成自己想要追求的事物吧!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1.0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