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十六章 夢
第十七章 水中修練
第十八章 浴血鬥場
第十九章 殺人
第二十章 第二戰
第二十一章 你爭我奪 上
第二十二章 你爭我奪 下
第二十三章 結束
第二十四章 楚天對戰清風 上
第二十五章 楚天對戰清風 下
第二十六章 他人呢?
第二十七章 易心
第二十八章 風清
第二十九章 易心往事
第三十章 突破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新刀神
作 者
冰如劍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2.18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32
累積人氣
53096
本月推薦票(投票)
3
累積推薦票
316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8 / 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02.13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十五章 楚天對戰清風 下
〝咚!〞,槌子與樹枝交擊,發出了沉重的悶響,楚天連退三步,胸口起伏不定,身形險些沒站穩,而清風則穩如泰山,動都沒動,不過清風卻沒有趁勝追擊,冷冷望著楚天。

「你的刀呢,拿出來。」清風盯著楚天,說道。

楚天緩了口氣,運轉真元,將體內依然在震盪的經脈穩固下來:「我沒有刀。」

清風發出冷笑,密語傳聲道:「沒有刀?霸刀宮何時變成如此寒酸的宗派了,連把刀都不願給門下弟子。」

楚天一樣用密語傳聲回道:「我還不算是霸刀宮的正式弟子。」

清風沉默一會,說道:「以你的修為,竟還當不了霸刀宮的正式弟子?」

楚天搖搖頭,說道:「我從未在霸刀宮裡修練過,所以並不知道我的修為是否已經達到成為霸刀宮正式弟子的標準。」

清風陰沉地說道:「怪人,真是個怪人,九轉亂神步法用的爐火純青,高超的刀法也是信手捻來,放著好好的霸刀宮弟子不當,竟然跑來浴血鬥場尋死。」

出乎清風意料的,楚天對於他的話語沒有任何反應。

楚天淡然地說道:「對於一個已經死過一次的人來說,任何頭銜都不重要,我會學習霸刀宮刀法與步法,僅是因為當初救我的人是霸刀宮的人罷了,而且我來浴血鬥場不是為了尋死,是為了變強。」

清風不屑:「所以,你並不在乎霸刀宮這響噹噹的名頭?我不信。」

楚天聽出清風語氣裡的怨恨之意,猜測道:「你對霸刀宮如此了解,莫非與霸刀宮有什麼不解的恩怨?」

清風以一聲冷哼做為回應。

楚天點頭,表示理解:「若你想要將對霸刀宮的不滿怨恨發洩在我身上,可以,但當理智被憤怒淹過,你手上的槌子將不再靈活,心也不再純淨。」

清風冷冷道:「這個道理,我還要你教?」

語畢,清風舉起槌子,腳步一踏直直衝向楚天。

楚天心知自己力量比不上清風,只能以速度取勝,馬上運起七轉縮地,避免與清風正面對戰,從清風身體左側發動攻勢。

清風見楚天刀招過來,心中暗罵一聲,槌子擅攻不擅守,而且他是右撇子,慣於右手拿槌,因此身體左側的防守更為薄弱,牙一咬,不去理會楚天的招式,運動真元,猛然將槌子往楚天的腦袋砸去,就是要跟楚天拼一個兩敗俱傷。

這一槌來勢之猛,讓楚天產生怯意,連忙收回招式,退開數步,不過楚天不給清風任何喘息的空間,又開始運起七轉縮地,打算利用速度上的優勢取得這場決鬥的勝利。

清風心中大罵,無耐地再次縮小槌子,若單論招式,他的槌法絕對可以應付楚天的刀招,不過九轉亂神步法實在太過逆天,尤其楚天的步法與刀法又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讓他不得不犧牲槌子恐怖的攻擊力來擋下楚天的刀招。

楚天見清風被自己逼的再次縮小槌子,氣勢大振,揮灑招式之間更加狂放,招式連綿不絕,完全沒有給清風任何喘息的空間,配合上精妙的步法,讓楚天的刀招更加難以預測,不過經歷過百場生死之戰才得到鬥王之名的清風,當然不會因此就被擊潰,轉攻為守之後展露出穩如泰山的氣勢,面對楚天水銀洩地般的刀招,一槌又一槌的擋了下來,讓楚天找不到任何可趁之機。

楚天將刀招發揮的淋漓盡致,幾次樹枝尖端都掃過清風的衣袍,劃下一個又一個的口子,但是清風總是以毫米之距閃過刀招,雖然衣袍被劃破的模樣十分狼狽,身上卻是毫髮無傷。

很快,百招過去,楚天出招已經有些遲緩,腳步一踏,毫不戀戰地退開數步,深吸一口氣,緩了緩急促的氣息,與清風對視,兩人眼中充滿著無盡的戰意。

清風伸出左手,食指對楚天勾了勾,說道:「有什麼招式,全使出來吧。」

楚天大喝一聲,右腳重重一踩,堅硬的地板甚至被楚天一腳踩出裂縫,身形如同一根滿弦的飛箭,朝清風直直射去。

楚天來勢之快,讓清風倍感壓力,不敢直攖楚天的鋒芒,身軀一側,往右邊橫移了五步,而楚天雙腳連踩,發揮出七轉縮地的精華,一個轉身就追上清風,隨即由上而下的斬擊朝著清風的肩膀落下。

清風往右退了一步,閃過楚天這一擊,楚天一擊未成,樹枝往左切向清風的側腹之處,清風以槌柄擋下這擊橫切,右腳踢向楚天的胸口,楚天連忙收回刀招,用左手推開清風的右腳,樹枝直刺清風的左眼,清風歪頭閃過,右腳大力重踩地面,以右腳為軸心,手中的槌子瞬間變大,砸向楚天脆弱的腦袋。

聽到大槌可怕的切空聲再次出現,楚天心頭一緊,不退反進,雙手交叉,擋下清風下壓的手,然後身體直接對著清風撞了過去。

見到楚天撲過來,風清心道不好,但是為時已晚,被楚天撞個滿懷,直接撞倒在地,楚天雙腳踏地的瞬間跳起來,雙手緊握樹枝,快速運轉真元,強大的斬擊朝著倒在地上的清風揮了過去。

清風在千鈞一髮之際滾到一旁,躲過楚天這計斬擊,但是清風的反應早在楚天意料之中,趁著清風無力反擊之時,樹枝朝著清風的後背切去。

恐怖的切空聲自後背傳來,清風運轉全身真元,將真元集中在後背之處,同時將胸部往前一挺,勉強卸去楚天這一擊的威力,沉重的悶響傳來,一口甜意從喉頭沖了出來,清風噴出一口血,左手使勁一撐,將身子撐起來,腳步連退,以防楚天趁勝追擊。

「咳咳咳…」清風伸出袖袍,抹去下巴的血,後背的傷勢火辣辣的痛,縱使他在最後一刻勉強卸去楚天這擊的威力,沒有完全承受全部的力量,但還是受到了不輕的傷勢。

就算在這種不利的情況之下,清風仍舊維持著鬥王的威嚴,氣勢完全不受影響。

「就這樣?咳咳…剛剛為何不使出霸刀宮的絕招,刀走武蒼呢?使出來!」

「刀走武蒼?」楚天這是第一次聽過霸刀宮的絕招之名,因此言語略微顯露出困惑之意。

「怎麼,你師父沒有教過你霸刀宮的鎮宮絕學嗎,哈哈哈,你師父呢,叫他出來,讓我看看全天下最蠢的師父生的是什麼模樣。」風清運轉真元,趁著說話時暗自止住後背傷勢。

風清的話語,頓時讓楚天想起了仇恨天那蕭索的身影,語氣略帶怒意:「我師父不是你想見就見的到的人物。」同時又對風清的話產生了好奇,基本上,在斷腸崖的日子裡,仇恨天除了霸刀宮的心法之外沒有教過他任何關於霸刀宮的東西,九轉亂神步法是空心傳授的,刀法也是從與空心的對戰中自己摸索出來的,至於霸刀宮的絕招,空心當初也是以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刀絕這種說法,並未教導給楚天,這時風清突然說起了霸刀宮的絕招,讓楚天心裡出現了困惑、好奇與嚮往。

清風冷哼一聲:「這種浪費徒弟天資的師父,我也不想見,九轉亂神步法是這樣用的嗎?就我所知,與霸刀絕並列霸刀宮雙絕之一的九轉亂神步,不是讓你躲避與對手正面對決,也不是讓你利用速度的優勢與對手游鬥,九轉亂神步法應該是讓你可以用最短的時間斬、殺、對、手,霸刀絕是世上最頂尖的武學,但你手上無刀,心中也沒有與霸刀絕相襯的霸者之氣,說,你怎麼配的起九轉亂神步法,又怎麼配的起霸刀絕!」

這一席話,頓時有如醍醐灌頂般讓楚天有了明悟,在楚天心中開了一扇明亮的大門,不過在這個恍神的瞬間,清風的威壓大漲。

勉強控制住傷勢的清風,雙眼流露出堅決的眼神,比楚天更豐富的決鬥經驗方才發揮了效用,利用激怒楚天的言語拖延些許時間,讓他有機會緩一口氣,運轉真元準備使出他還為完全掌握的絕招。

「我跟你不一樣,我有一個待我很好的師父,他將一身絕學毫無保留地全傳授給我,現在就讓你見識見識,曾經與霸刀宮齊名的百變派震世絕招,九九亂槌絕!」清風怒吼一聲,手上縮小的槌子再次漲大,隱藏在衣袍底下的身軀也膨脹起來,雙手雙腳長出了棕色的粗毛。

一聽到百變派與九九亂槌絕,楚天心中大驚,當初在斷腸崖讀書的日子裡,楚天就曾讀過百變派,雖然書中對百變派與九九亂槌絕描述的不多,但是在百變派最鼎盛的時期可以與霸刀宮相提並論,這種簡單卻最強而有力的比喻,已經足夠楚天了解百變派的實力一二,而百變派的九九亂槌絕更是與霸刀宮的霸刀絕並稱為當世二絕。

然而在許久以前,百變派就已然覆滅,楚天卻在浴血鬥場遇到了一個百變派的傳人,現在還使出了百變派的震派絕技,九九亂槌法,這讓他心境出現了一絲混亂,雖然楚天很快就將其壓下,但是因為這短短的時間,讓楚天喪失了最佳的閃避時機,回過神來時,帶著可怕威壓的風清已經朝他揮出了第一槌。

恐怖的風切聲傳來,漆黑的大槌朝自己飛來,楚天驚險地低頭閃過,立刻運轉七轉縮地,想要在風清下一波攻勢襲來之前離開風清的進攻範圍,不過當楚天這個念頭一動,身子做出反應前,可怕的風切聲已經從身後傳來。

楚天心中一緊,在風清使出九九亂槌法之後,揮動大槌的速度竟比方才提升了一倍以上,讓他根本沒有機會使出七轉縮地。

楚天腳步一側,巧妙地閃過了從身後而來的大槌,然而清風的攻勢緊接而來,讓楚天沒有任何逃離的機會,只能正面迎接清風恐怖的漆黑大槌,利用身法來閃避。

漆黑的大搥在頭上呼嘯而過,這種極端臨近死亡的恐懼感形成一顆巨大的石頭,壓在楚天剛毅的心弦上。感受到大槌揮動時引起的風壓,楚天知道自己若是受了這個槌子一擊,這場決鬥,以至於他往後的人生,都將在一瞬間結束。

這種只要一個腳步踏錯,一個瞬間的閃神就可能死亡的恐懼感,讓楚天渾身緊繃,同時間又享受著這個過程,站立在生的懸崖,一失足就是死的深淵,讓楚天身心的知覺都達到最敏銳的狀態,而在這種狀態之下,楚天感受到了風。

風的流動。

感受著風的流動,楚天知道清風的大槌將會從哪方而來,反應的速度頓時間提升,在生死決鬥中楚天的實力又有所突破,不過這未能助他擺脫清風的九九亂槌絕,而且正因為能夠感受到風的流動,楚天才更是察覺九九亂槌絕的恐怖之處。

清風到目前為止已經揮出了將近二十槌,每一槌都落空,但是一槌之後的下一槌,都累積了前一槌一部份的力量,不斷的積累再積累,每一槌的力量與速度都比上一槌還要來的更強更快。

縱使在生死一瞬的關頭,楚天還是無法不讚嘆於當初創下九九亂槌法之人的天縱之才,而且九九亂槌法除了招式奧妙之外,其造成對手的壓迫感也是一絕,在這種一次又強過一次的攻擊之中,只要心裡有一絲慌亂,手、腳、身體任何一個地方慢了一絲,下場就會不堪設想。

當楚天在心中驚嘆於九九亂槌法的同時,其實清風也訝於九轉亂神步法的精妙與楚天意志的堅定,在他來到浴血鬥場之後,就算是強敵,只要他一使出九九亂槌法,勝負絕對在十槌以內分出,從無例外,一直到現在,一個來自於霸刀宮的赤蒼,成了這絕無僅有的例外。

〝轟、轟、轟─〞,連綿不絕的攻勢持續著,清風已經出了超過三十槌,卻連楚天的衣角都還未碰著,真元以可怕的速度流失,以清風現在的修為其實還未能完全掌握九九亂槌絕,最多僅僅只能出到第五十一槌,如果到第五十一槌還不能解決楚天,那真元耗盡的他,後果就只有一個。

死。

清風不斷出招,楚天不斷閃躲,現在對於雙方來說都是一擊定勝負的關鍵時刻,只需要一擊,清風就可以結束這場決鬥,而只要撐到清風狂暴的攻勢結束,也只要一擊,楚天將親手終結這場決鬥。

清風相信自己的九九亂槌絕絕對可以擊中楚天,而楚天相信自己的九轉亂神步法絕對可以撐過清風的攻勢,兩人心中沒有任何迷惘,全心全意將心神投注在當下,而在這一刻,兩個人同時達到了此生實力的巔峰!

「四十、四十一、四十二…」清風在心中默數著,心中不急不躁,全心全意地將信念貫注在手中的槌子上,他絕不能輸給楚天,他已經下定決心,要用這場決鬥證明百變派在霸刀宮之上。

楚天咬緊牙根,隨著時間推移,如今清風發出的招式帶給他的壓迫感,已經超越了暗魁沼澤之王熊雲,不過越是在這種情況,楚天的雙眼越是發光,剛剛清風的一席話讓他有了頓悟,心中的刀已經蓄勢待發,只要等到清風停下手中大槌的那一刻,心中的那把刀就會由他的手綻放出最狂放的光芒。

「四十三、四十四、四十五…」清風的雙手已經緊繃到讓他痠痛難耐,身體四處也傳來了劇痛,九九亂槌絕威力強大沒錯,但是如果最後未能將積累在槌子裡的力量釋放出來的話,將會反噬其身,而這個後果是如今的清風無法承受的。

楚天摧動真元,槌子揮舞的速度越來越快,幾乎追上他步法極致的速度,不過楚天心中沒有任何喪氣的念頭,他還在等待,等待槌子停下來的那一刻。

「四十六、四十七、四十八…」雙手的肌肉崩裂,滲出了血滴,撕裂的痛楚讓清風的面容極端猙獰,若不是臉上戴著面具,光是表情就會洩露出他正在忍受極端強烈的痛楚。

「四十九、五十、五十一…」當清風揮出第五十一槌,楚天將其閃過的剎那,清風雙手與雙腳的血已沾染上了衣袍,再也隱藏不了氣力放盡的事實。

清風手上的槌停了下來,如同龍捲風一般的攻勢總算到了一個段落,接著,一把狂刀出鞘。

楚天爆發出無比的霸氣,將心裡的刀化成了現實,霸刀宮將自己的絕學取名為霸刀絕,最重要的就是那一個「霸」字,楚天認為清風說的是對的,九轉亂神步法是為了讓他可以在最短的時間擊殺敵人的步法,九轉步法是最快的步法,那霸刀絕就會是最強的刀法,有了這一層明悟之後,楚天將其與霸刀絕心法做結合,心目中自然而然就出現了一個最簡單卻也是最難以阻擋的絕招。

「霸刀絕第一式,霸刀成王!」楚天雙手舉起樹枝,將全身所有的真元灌注在樹枝之中,右腳向前踏一步,重重將樹枝朝著清風的腦袋劈下去。

霸刀成王,平凡卻又不平凡,簡單卻又不簡單的一招,就是楚天所自創的第一招,帶著施展招式時湧現而出的霸氣,懷著贏得這場決鬥的信心,樹枝轉眼就要落在清風頭上。

「吼喔喔喔───」感受著楚天這一招的龐大壓力,清風大聲怒吼,原本已經停下的大槌又動了起來。

百變派,絕對不會輸給霸刀宮!

「百變派,九九亂槌絕!」清風擠出身體最後一絲真元,舉起大槌,也朝著楚天的腦袋砸去。

〝碰轟───!〞,樹枝與大槌互擊,頓時炸開一聲低沉的悶響,同時碎裂聲傳來,在兩者強力互碰之下,楚天手上的樹枝變成了萬千片髮絲般的碎片,身子倒飛而出,在空中噴出一大口血箭,而風清手上的大槌也被彈開,縱使成功發出第五十二槌,不過停頓的時間實在太長,槌子的反噬在出招當下襲來,讓清風全身上下出現了傷口,血流滿身,內臟也受了非常大的震盪,仰天噴出一口血。

楚天倒飛了足有二十步,落在鬥場上時又噴出一口血,掙扎的想要爬起身來,但是胸骨與肋骨碎裂,讓他連呼吸都會出現劇痛。

清風站立不動,以王者的姿態冷眼看著躺在地上掙扎的楚天,但其實是渾身上下的劇痛讓他動彈不得,光是站著就耗費了全身的氣力。

清風看著落在鬥場上滿地的樹枝碎屑,心裡想著如果今天赤蒼拿著的是一把刀,說不定結局就不一樣了…

清風感到羞愧,縱使結局是他擊敗了楚天,但是百變派依然沒有勝過霸刀宮,為了遏止這種羞愧,清風忍著全身的劇痛,一小步一小步地走向楚天。

楚天見著清風一步步往自己靠近,臉上竟然出現了笑容,在這場決鬥之中,他發揮出自身所學,甚至還創了屬於自己的招式,儘管如此,他還是輸了,因此他輸的甘願,是他技不如人,他不怨。

清風右手握拳,打算給楚天致命一擊,但是反噬的力量在這一刻突然加大,讓他噴出一口血,身體再也支持不了,竟然也倒了下去,倒在地上與楚天對視著。

兩人看著彼此的雙眼,皆為對方純淨的眼神感到折服,有那麼一瞬間,他們用眼神完成了交流,懂了對方,然後為他們兩人現在的處境,露出了那麼一點笑意。

結果,這場決鬥,他們兩個都是輸家。

楚天連咳了幾聲,他可以感受到破裂的骨頭插進肺臟,讓他的呼出的氣息變成一團血霧,體內的真元也在與清風的決鬥消耗一空,沒辦法自主療傷,而清風的情況也沒有好到哪裡去,反噬的力量遠比他想像的強大太多,一路從肌肉摧毀到五臟六腑,真元同樣在決鬥中耗盡,在怎麼摧發都是徒然。

在空中的裁判官緩緩飄下,盯著他們兩人。

楚天與清風同時露出了苦笑,沒想到這場決鬥,勝者只是比較晚死的人。

而當他們兩人心中出現這個想法的當下,眼前的景物竟然開始快速的往後飛退。


這一章,我自己寫的很滿意,希望各位讀者會喜歡。
話說這幾天北部真的有夠冷,除了我自己之外,很多身邊的同事跟朋友也都中了病毒型腸胃炎,各位讀者請千萬要注意保暖啊!整個晚上坐在馬桶上,什麼東西都不能吃的感覺,是很慘的啊!!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02.13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