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十一章 歸屬
第六十二章 友宴 上
第六十三章 友宴 下
第六十四章 天地異變
第六十五章 度劫
第六十六章 昊天
第六十七章 遠行
第六十八章 麻煩
第六十九章 忘心客棧
第七十章 新房客
第七十一章 魔盟手段
第七十二章 珠陰果
第七十三章 新生
第七十四章 夜惑心
第七十五章 心結
第六集
第七集

新刀神
作 者
冰如劍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2.18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33
累積人氣
53097
本月推薦票(投票)
3
累積推薦票
316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8 / 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5.2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七十四章 夜惑心
韓平與劉亦妃彷彿想要融入對方體內一般,用力抱緊對方,兩人喜極而涕,淚流滿面,一口氣把這些年的哀傷、無奈、痛苦、絕望,透過淚水發洩而出。

見著劉亦妃身上的焦皮不斷脫落,顯露出潔白的肌膚,楚天連忙從儲物戒指中拿出另一件衣袍,從後面替劉亦妃披上。

劉亦妃這才驚覺自己的身體正曝露在眾人的眼前中,對楚天道了謝之後,依依不捨地離開韓平的懷抱,穿上楚天的衣袍。

「娘子,妳現在感覺如何?」雖然從劉亦妃的氣息察覺出她狀況良好,但韓平懸在半空中的心仍未落下。

「很不錯,方才那條火龍,便是殘存在體內的最後一絲列焱掌掌氣。」劉亦妃深情款款地望著韓平,「相公,放心吧,我已經沒事了。」

聽到這話,韓平又再度落下淚來,泣不成聲,「我原…原先以為,妳真的要離我而去了。」

「傻子,我怎麼捨得讓你孤伶伶的一個人。」劉亦妃伸手抹去韓平臉上的淚水,不過抹去了淚水,手掌的焦皮卻留在韓平的臉上。

劉亦妃啊了一聲,想將韓平臉上的焦皮撥掉,卻越弄越糟。

韓平抓住劉亦妃的手,「我幫妳把身上的東西去掉,然後我們馬上離開。」

「好,不管你想去哪都可以,我只要有你就行。」

兩人完全沉醉在喜悅之中,並未注意到旁邊的女子正偷聽他們的談話,而女子一聽到兩人打算立即離開,臉色閃過著急之意,隨即飛身而下。

女子落地,馬上對魔盟之人大喝道:「你們馬上滾,要死就跑到別的地方去死!」

想當然爾,魔盟之人對女子的話並無太大反應,當中許多人甚至露出憤恨的神色,瞪著她。

女子心中一橫,從懷中拿出一個令牌,「還不快滾!」

見到女子手中的令牌,所有魔盟之人臉色大變,身受輕傷的人立刻跪伏在地,躺在地上呻吟的人掙扎地要翻過身來。

女子卻急切地說道:「不用行跪拜之禮,速速離去!」

此話落下,輕傷的人扶著重傷的人,以最快的速度遠離現場。

見到這個場面,楚天臉上露出愕然之色,還在猜測這女子是什麼人,竟可以號令凶狠的魔盟之人時,一旁傳來劉亦妃咬牙切齒地聲音。

「相公,那個令牌!」

楚天轉過頭,發現劉亦妃臉色又驚又怒,韓平則是大大皺起眉頭。

「唉……」韓平嘆了長長的一口氣,「難道魔盟就是不肯放過我們夫妻倆嗎?」

此時,女子抬頭望向韓平夫婦,深吸一口氣,臉色露出絕決之意,雙腳一踏,飛身來到兩人面前。

女子正想開口說話,劉亦妃右手猛然一伸,女子完全來不及反應,就被劉亦妃抓住了脖子。

「說,妳是誰派來的!?」

女子臉色爆紅,無法呼吸,脖子疼痛不已,卻不敢抵擋劉亦妃。

韓平再嘆了口氣,按了劉亦妃的手,「亦妃,先聽她怎麼說。」

劉亦妃冷哼一聲,手腕一轉,改為扣住女子的肩膀。

女子痛叫一聲,修為不過分神初期的她,在劉亦妃面前毫無反抗的能力。

「說,妳怎麼會有代表魔盟盟主的令牌,妳是什麼人?」

女子強忍住痛意與懼意,說道:「劉前輩…」

劉亦妃左手揮出,直接賞了女子一個巴掌。

啪的一聲,一道血線立即從女子嘴角流下。

「不要說廢話,我剛剛只問,妳、是、誰?」

女子連忙說道:「我是夜惑心。」

「妳姓夜!?」劉亦妃臉色一變,殺氣爆發出來,怒喝道:「夜沁霜那婊子是妳什麼人?」

「是我娘。」

劉亦妃臉上盡顯盛怒之色,左手揮起,就要直接往夜惑心天靈蓋拍下之際,韓平伸出手,擋在夜惑心與劉亦妃之間。

「再怎麼說,她也是我兄長的女兒。」

劉亦妃發出不甘心的吼聲,左手一轉,印在夜惑心的胸口上。

即使劉亦妃已經收回大部份的力道,但兩人的修為與實力相差過於懸殊,夜惑心仰天噴出一口熱血,連連退了好幾步。

「算那婊子聰明,知道我相公絕對會心軟,不會讓我殺了妳!」

夜惑心連咳了好幾口血,提氣勉強說道:「多…多謝前輩…不殺之恩。」

劉亦妃突然警覺地望向周圍,「那婊子呢?她人在哪?」

「咳咳…盟…盟主沒有過來。」夜惑心說道:「只…只有我。」

「她派妳來做什麼?」劉亦妃質問。

「盟主要我找…咳咳…找到你們,叫我帶你們回去。」

「回去!?」劉亦妃仰頭大笑,「當初對我們趕盡殺絕,現在竟然有臉要我們回去!?」

盛怒之下,劉亦妃左手再度揚起,夜惑心雙眼緊閉,準備迎接死亡。

然而,韓平再度揮手阻止劉亦妃。

韓平臉色平靜,眼神裡面卻有一抹揮之不去的失望與恨意,「妳回去吧,告訴妳娘,我們夫妻倆絕對不會回去魔盟。」

語畢,韓平手摟著劉亦妃的肩膀,緩緩往下落。

見到這一幕,夜惑心眼神中有著一抹難以掩飾的失望,不過她明白劉亦妃還在盛怒之中,在這種情況下要勸他們兩人回去魔盟,幾近是毫無可能之事。

夜惑心目光灼灼地望著韓平的方向,胸口不斷傳來劇烈的疼痛,確定他們進到某一間空的房舍後,便飛身而下,往方才魔盟之人離去的方向走去。

此時,空中只剩楚天一人。

驀然間,楚天明白時候到了。

離開鎮平鎮的時候到了。

楚天身形緩緩落下,在夜惑心方才的號令之下,周圍見不到任何一個魔盟之人的蹤影,尤其他們大多數人都受了傷,現在必定在療傷之中。

現在正是離開的最佳時機,只不過在離去之前,楚天認為自己必須向韓平夫婦道別。

楚天腳步踏出,卻想起劉亦妃身上焦黑的皮膚。

「半個時辰後,再去找他們道別吧。」



韓平夫婦走進空置的房舍內,這間房舍就在忘心客棧的正前方,原先的主人已經搬離鎮平鎮兩三年,韓平夫婦進到房舍時,還必須扯下糾纏的蜘蛛網,拍開椅子上的灰塵。

韓平褪去劉亦妃身上的衣袍,開始小心翼翼地撕下劉亦妃身上焦黑的皮膚。

「疼嗎?」

「比起這幾年受的苦,不疼。」

這句話,讓韓平不禁感到心疼。

見到韓平臉上的表情,劉亦妃露出微笑,「傻子,從今以後,我們就不用再吃苦了。」

韓平勉強露出笑容,「是啊。」

韓平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一帖藥膏,每當他撕下一片焦皮,就替劉亦妃抹上藥膏。

感受到藥膏傳來的涼意,劉亦妃覺得舒暢許多,看著韓平的表情,溫和地說道:「怎麼了?在擔心什麼?」

韓平嘴角牽起,露出苦笑,「被妳看出來了。」

「幾十年的夫妻了,你在想什麼,以為我看不出來嗎?」劉亦妃說道:「別擔心,擺脫烈焱掌氣之後,我發現我的修為又有所提升,現在即使被追殺,我也有絕對的信心可以擺脫他們。」

韓平一邊動作,一邊嘆了口氣,語氣深沉道:「我擔心的不是這個。」

「不然你擔心的是什麼?」

「我擔心,走得了一時,逃不了一世。」韓平說道:「妳也很清楚魔盟的作風。」

「魔盟再怎麼強,也僅限於東大陸,只要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以我倆的能耐,還怕不能在別的地方好好生活嗎?」

「嗯。」韓平簡單地點頭回應,眉頭卻微微皺起。

劉亦妃嘴巴張了張,最後卻把已到喉頭的話硬吞回去。

韓平專注地替劉亦妃把焦皮弄掉,一時間房舍內只剩下撕皮與括弄藥膏的聲音而已。

「轉身。」韓平說道。

劉亦妃於是轉過身,讓韓平可以撕下後背的焦皮。

韓平動作很輕很緩,就怕弄痛了劉亦妃。

「其實…我一直在想…」

「想什麼?」劉亦妃沒有回頭,她知道一回頭,韓平可能就沒辦法把話說出口。

「我在想,為什麼當初明知道夜沁霜派人追殺我們,我哥卻不阻止她。」

劉亦妃身體一顫,心裡發寒,韓平這句話,必定藏在心裡很久,而且早已經成為一個死結。

「你自己不是說過嗎,你哥當初被夜沁霜這狐狸精迷得昏頭轉向,迷到什麼都不管了。」

韓平微微嘆了口氣,「是啊,可是我很難相信,他會為了那個狐狸精完全不顧我的安危,我倆手足之情血濃於水,再怎麼說他都不該袖手旁觀。」

「我在想,會不會夜惑心是我哥派來的。」

劉亦妃身體又抖了一下,「別傻了,她不是說了嗎,是夜沁霜那個婊子派她來的。」

「嗯。」韓平蹲下身,替劉亦妃處理腿部的焦皮。

「你難道想要回去魔盟,與你哥把話說清楚?」

韓平沉默,而這樣的沉默,讓劉亦妃如墜冰庫。

韓平站起身來,走到劉亦妃身前,露出笑意,摸摸劉亦妃的臉頰,「放心吧,我只是想而已,比起與妳比翼雙飛,這件事無足輕重。」

劉亦妃看著韓平的笑臉,也露出了笑容。

兩人隨後保持沉默,韓平小心翼翼地替劉亦妃弄掉焦皮與上藥,足足花了兩刻鐘的時間,才把劉亦妃身上的焦皮全部清理乾淨。

脫去焦皮後的劉亦妃,整個人煥然一新,潔白的肌膚彷彿吹彈可破,擺脫烈焱掌之後已可站直的身軀,讓她幾可與韓平平視,瓜子臉上有著纖纖柳眉,高挺的玉鼻,濃豔如火的雙唇,還有一雙充滿誘惑力的鳳眼。

一位傾城傾國的美女,這才是劉亦妃本來的模樣,縱使脾性十分火爆,可是當年在東大陸,劉亦妃是一位被眾多男人追求的女子。

然而這樣一個劉亦妃,最後卻選擇了一個都與她相反的韓平。

相貌平平,脾性溫和,修為不高的韓平。

此時的劉亦妃,一絲不掛地站在韓平面前,看著她的鳳眼,韓平眼中出現一股名為欲望的火燄。

劉亦妃讀懂了韓平的眼神,直接抓著他的衣襟,把他拉到自己眼前,「想使壞?」

韓平右手撫著劉亦妃的柔嫩的腰枝,眼裡的火燄越來越旺盛。

可惜的是,這個時候,楚天的氣息極為明顯地從門外傳來。

韓平與劉亦妃同時暗嘆一聲,韓平幫劉亦妃穿上衣袍,叩叩的敲門聲隨後傳來。

「進來。」韓平說道。

推門而入的,自然是楚天。

見到劉亦妃的模樣,楚天頓時愣住。

劉亦妃笑罵道:「怎麼了,認不出我來了?」

聽到這股像笑非笑,像罵非罵的語氣,楚天隨即確認眼前就是劉亦妃沒錯。

「劉前輩這可真是…讓小子不得不驚嘆。」

「這也是多虧你的珠陰果。」

韓平也說:「如果不是你的珠陰果,亦妃現在也無法痊癒,不僅修為變高,更回復到以往的模樣。」笑道:「你別看亦妃總是凶巴巴的模樣,她當年可是風靡一時,整個東大陸不知道有多少人拜倒在她腳下。」

楚天也笑道:「可以想像。」望著韓平與劉亦妃兩人神清氣爽的模樣,楚天表明來意,「見到亦妃前輩身體安好,小子也就放心了。」

聽楚天的語氣,韓平驚訝道:「你要走了?」

楚天點頭,「是。」

劉亦妃說道:「這時候離去確實最是適當,楚天,謝謝你了,這份情我們永遠記在心上。」

「前輩切莫放在心上,這只…」

楚天話還未說完,一道人影閃身而進,落在楚天身後。

劉亦妃見到來人,心中一怒,「又是妳!」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夜惑心。

原來夜惑心大致確定韓平兩人離去的方向之後,就馬上找尋魔盟之人的棲身處,向他們討了丹藥,服下暫時壓下胸口的傷勢後,立即回到忘心客棧周圍,路上遠遠見到楚天並未遠去,彷彿在等待些什麼,就用魔盟特有的隱伏之法隱匿蹤跡,跟蹤楚天,見到楚天進到房舍,展動身法,竄了進來。

夜惑心站起身,運轉真元壓下衝到喉頭的甜意,正面面對劉亦妃。

「是我。」夜惑心跨出腳步,站到楚天身前。

劉亦妃咬牙切齒道:「別再出現在我面前,這是我最後一次警告妳,給我滾!!」

劉亦妃的殺氣與威壓一口氣爆發出來,直往夜惑心壓去,夜惑心臉色慘白,噗的一聲,一口血箭就這麼噴出來,腳步連連往後退,單膝落地,無法置信自己與劉亦妃之間的修為差距。

她本來已經把劉亦妃的修為想得夠高,但是這次威壓的衝擊,讓她知道劉亦妃的修為,絕不在魔盟幾個老怪物之下!

夜惑心右手撐地,讓自己再次站了起來,直挺挺地走到劉亦妃面前。

「殺了我。」

此話一出,反而讓劉亦妃愕然,「什麼?」

夜惑心張開雙手,「殺了我。」眼中蘊含堅決之意,「反正如果我沒能帶你們回去,我的下場也是死。」

劉亦妃冷笑一聲,「聽起來確實是夜沁霜那婊子的作風!想死是吧,好,我就成全妳!」

劉亦妃揚起右手,往夜惑心的天靈蓋落下,而夜惑心這一次直直望著劉亦妃的雙眼,毫不閃躲。

「妳!」距離天靈蓋僅有毫髮之距,劉亦妃停下右掌,憤怒地推開夜惑心:「想死就滾到別的地方去!」

韓平神色黯淡,問道:「是誰派妳來的?」

「盟主。」

「我哥他知道這件事嗎?」

夜惑心想了想,點頭道:「應當知道。」

韓平露出一抹蘊含釋然、失落、哀傷的複雜情緒,「是這樣啊,我懂了。」

「相公,你…?」

韓平對劉亦妃笑了笑,「我只要知道這樣就夠了,我們走吧。」

韓平牽住劉亦妃的手,越過夜惑心的時候,對她說道:「找個鏡子照照自己的臉,妳會發現魔盟讓妳變成一個妳自己都不認識的人,即使魔盟保證給予妳金錢與地位,但是代價卻會是喪失自我,這絕對不值得。趁機脫離魔盟吧,如此妳才能夠真正獲得快樂。」

夜惑心卻搖頭慘笑道:「逃離魔盟?你太天真了,你的妻子或許逃得了魔盟。」手指向楚天,「他或許逃得了魔盟,但是你跟我,這輩子都逃不了魔盟!」

夜惑心臉色慘然,「你以為我不想逃嗎?我也想逃啊!但是生在魔盟的我們,流著魔盟之血的我們,是絕對沒辦法脫離魔盟的魔爪的!」

「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魔盟都有辦法找到你,你就逃吧,帶著你最鍾愛的妻子逃吧!」因為絕望,夜惑心臉龐扭曲,臉上的淚不斷流下,用極為陰毒的語氣詛咒韓平兩人,「趁現在趕快溫存,享受兩人世界,因為過不久之後,魔盟就會找到你,把你帶回魔盟!」

「魔盟是絕對不會允許叛徒的,你忘了嗎?」

韓平渾身一震,腳步停下,深吸了一口氣。

見此,夜惑心知道自己說動了韓平,威脅過後,馬上利誘道:「當初盟主叫我帶你們回去時,語氣相當平淡,並無加害之意,況且你們應該也感覺得出來,魔盟現在已經準備要吞併東大陸,正處於用人之機,你們回去魔盟,憑你的醫術還有你妻子的修為,一定會被盟主供為上座,只不過你若是帶著你妻子逃跑,那麼後果你應該很清楚!」


----
千呼萬喚始出來的一章。
對所有刀神讀者說,抱歉,久等了。

比起之前,我認為自己對於夜惑心的刻劃更深了一層。
舊刀神的夜惑心,是一個相對柔弱的女人。
可是我反覆思考後,覺得夜惑心不該是這樣的角色。
得不到父愛、母愛,身處在魔盟這個複雜環境的她,應該是一個心理非常扭曲的人,而且帶著一股狠性。
從她拿出令牌那一刻開始,她就下定決心,給自己兩條路,第一,帶韓平夫婦回魔盟,第二,死。
典型的魔盟作風,表示夜惑心深受魔盟的影響,接下來的態度從低下,到請求,再到發狂,都是因為魔盟這個環境所造成。
不達目的,除了身死之外,絕不罷休,不管用什麼手段。
所以她凶狠地利用韓平對魔盟的了解與恐懼,用言語攻擊他,恐嚇他。
她明白韓平對魔盟的感覺,因為她對魔盟也有相同的感覺。
正是因為了解,所以恐懼。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5.2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