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十一章 歸屬
第六十二章 友宴 上
第六十三章 友宴 下
第六十四章 天地異變
第六十五章 度劫
第六十六章 昊天
第六十七章 遠行
第六十八章 麻煩
第六十九章 忘心客棧
第七十章 新房客
第七十一章 魔盟手段
第七十二章 珠陰果
第七十三章 新生
第七十四章 夜惑心
第七十五章 心結
第六集
第七集

新刀神
作 者
冰如劍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2.18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32
累積人氣
53096
本月推薦票(投票)
3
累積推薦票
316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8 / 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1.2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六十二章 友宴 上
楚天在這三天以來始終坐在藥桶內,讓身體貪婪地吸收藥力。在這三天之間,張老來了兩次,每一次都十足打量楚天的身體狀況,露出讓楚天覺得可怕的笑意。

「嘿嘿嘿…你小子體質可真是特殊啊,有趣,十足有趣,求我行醫的人很多,當中有些人跟你一樣身受重傷,雖然我自認醫術已經修到很高的境界,但是還是有許多人喘不過那口氣,死了,運氣不錯捱過來的人,不是殘了,就是廢了,我原先以為你也會是其中之一,沒想到你竟然恢復得這麼快…已經快將藥水的藥力吸收完了…不錯…很不錯…」

張老散發出一種毒蛇般的陰毒氣息,讓楚天明明泡在溫暖的藥水裡,卻感到不寒而慄。

「晚些我會叫人再換一桶藥水,嘿嘿嘿….」

張老臉上掛著心滿意足的笑容,佝僂著身子,走出楚天的廂房。

「怎麼不是傲劍宮的弟子,可惜…可惜…嘿嘿嘿嘿……」

見到張老背影消失,楚天呼出一口長氣,與張老共處一室,比起與馮傲然對戰,要更加令楚天感到難受。

楚天泡在藥桶裡面,也不知道這藥水裡面加了什麼,都已經過了整整三天兩夜,藥水依然十分溫暖,加上傲劍宮地處極寒平原,讓泡在藥水裡面變成一件相當舒服的事,加上張老吩咐過不能運轉真元,以防受傷脆弱的經脈又有破損,在張老走後,楚天閉上雙眼,往後一躺,身體軟軟地靠在藥桶上,就想這麼沉沉睡去。

進到修真界之後,楚天已經許久不曾睡覺,更多是一邊閉著雙眼冥想,一邊吸收天地靈氣,但是因為楚狂瀾都只會在他失去意識之後出現在夢中,加上現在除了坐在溫暖的藥水之外什麼也不能做,楚天於是決定給他好好睡一覺,主動找尋楚狂瀾的身影。

楚天是一個堅強的人,可是再怎麼堅強的人,碰上「歸屬」、「家」,也會變得跟三歲孩童一樣,那樣的著急,不知所措。

可惜的是,就當楚天閉上雙眼,放空心神,想要讓自己慢慢進入夢鄉時,門外傳來敲門聲,隨後門外的人不等楚天應聲,直接推門進來。

楚天心裡嘆了口氣,睜開雙眼,見到一個渾身貼滿藥膏藥布的人走了進來,身上依稀帶著那讓人難以忍受的臭味。

楚天揚起眉頭,一時間認不出眼前這個人是誰。

來人發出苦笑:「我這副模樣有這麼糟糕嗎?原來你醒了,我還在擔心你會不會還躺在床上不醒人事,所以就擅自推門進來了。」

聽到聲音,楚天這才認出是周魁,說道:「原來是你,離我遠一點,那藥膏味道可真是臭的要命。」

周魁哈哈大笑,但似乎是牽動到傷勢,讓周魁隱藏在藥布之下的臉孔扭曲不已,笑聲也戛然而止。

楚天皺眉說道:「看來你受傷頗重。」

「我的對手可是呂揚風。」周魁轉身關上門,從圓桌底下拿了張椅子坐在楚天身旁,壓低聲音地說道:「他拿出了所有看家本領要殺我,我能坐在這裡與你說話,已經是老天保佑囉。」

楚天訝異地說:「你輸了?」

周魁拆下頭上的藥布,露出得意的笑容:「怎麼可能,贏得是我,不過呂揚風那小子可真是強,差點就讓我永遠躺著起不來了,我只贏了他一招。」

楚天連忙捏起鼻子:「贏了呂揚風,想必你十分開心吧。」

周魁哈哈一笑:「當然,目的達成,豈止開心。不過別說我,你這小子竟然能夠擊敗馮傲然,這可真是了不起!」又說:「好了,放下手,我的藥膏已經拆下了,身上的味道並沒有那麼重。」

楚天半信半疑地鬆開手,嗅嗅周魁身上的味道,雖有臭味,但確實並非很重。

「我沒有擊敗他,他實在太強,我根本不是他的敵手。」

周魁奇道:「可是那個詭異的張老說,是你替我們取得三鼎鬥試的勝利,這是怎麼一回事?」

楚天解釋道:「我在昏死之前,找到了那所謂的金剛滅羅罩,僥倖替霸刀宮取得勝利,不過自己卻是絕對輸給馮傲然。」

「他實在太強,認真施展起來,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楚天瞄了周魁一眼:「如果你跟他對戰,可能也很難討好。」

周魁臉色微微一變,了然地點頭:「這我明白。」

周魁話鋒一轉,問道:「你是在什麼地方找到金剛滅羅罩?」

「龍捲風下面。我本來在樹林之間與馮傲然激戰,占據上風,但是因為我真元用盡,被他逮到反擊機會,我整個人被他一招擊飛到沙漠,埋進沙堆之中,接著我感受到龍捲風的震動與聲音,覺得奇怪,為何那個龍捲風始終沒有消失或者移動,一直在原地打轉,所以我就猜金剛滅羅罩必定是藏在龍捲風底下。」

周魁哦了一聲:「原來如此,不過能夠注意到這點,也算你厲害。」

楚天臉色緊繃,搖了搖頭:「一點也不,我說了,霸刀宮雖然贏了,可是我卻輸了,儘管我使出了八轉瞬天,但我還是輸了,馮傲然真的太強。」

聞言,周魁大吃一驚:「什麼,你使出八轉瞬天!?此話當真!你什麼時候領悟八轉瞬天了?」

楚天擺出一副何必如此吃驚的表情,說道:「與馮傲然對戰時領悟得。」

周魁張了張嘴巴:「你…我的老天啊,我這輩子從未聽過有人可以在分神初期就領悟八轉瞬天,你實在是…」

楚天擺擺手:「有訣竅。」

周魁急切問道:「什麼訣竅?」

楚天毫不藏私,把所得一五一十地說出來:「運轉七轉縮地的時候,把真元朝穴道衝出去,藉此獲得更快的速度,例如你右腳踏地的瞬間,除了腳底板之外,也要把真元從後腿的穴道一口氣衝出去。」

周魁皺眉道:「就這麼簡單?」

楚天搖搖頭,說道:「說起來很簡單,但實際上非常困難,等你傷好之後可以自己試試,絕不如你想像得容易。」

周魁自信道:「你可以在戰鬥中領悟八轉瞬天,並且馬上用於實戰,我也一定可以馬上掌握住八轉瞬天的訣竅。」

楚天沒有回話,手一翻,從儲物戒指中取出樹枝出來,仔細地端詳著。

「在跟空心一起修煉的五十年間,他不讓我拿刀,只讓我拿樹枝。為了把樹枝應用在實戰之中,你可知道我在他手上吃了多少苦?當時與你在霸刀宮比試的時候,我拿樹枝並非看不起你,而是我對我付出的努力苦工有十足的信心。為了讓手上的樹枝變成刀一般鋒利堅固,我吃了非常非常多的苦,這個過程中,不知不覺之間,我應用真元的方式比你們更加細膩,這就是我在領悟八轉瞬天的當下,就可以很快掌握它的原因。」

楚天目光移到周魁身上,說道:「尤其我對九轉亂神步法下的心思,絕對比你們都多,就算我現在告訴你八轉瞬天的訣竅,但是你要在短時間內使出來,是不可能的事情。」

周魁嘖嘖兩聲:「不是我在說,你這人怎麼分不清楚玩笑話跟認真話,我當然知道八轉瞬天沒那麼容易,我爹跟爺爺早就對我說過八轉瞬天的要點了,方才不過是說說玩笑話罷了。周魁搖搖頭:「我真是不懂,我妹這麼活潑的女人,怎麼會喜歡上你這種木頭般不解風情的男人。」

楚天不想在周紫靈身上多打轉,馬上轉移話題:「我們什麼時候要離開?」

「嗯,最快也要七天後。」

楚天皺起眉頭,問道:「為何?其他人受傷過重?」

「非也,我們五個人受傷最重就是你跟我,其他人傷勢都好了七七八八。三鼎鬥試結束之後,還有另一個傳統,叫做友宴。吃完戰宴,大家互不相見,把情誼拋到腦後,在三鼎鬥試裡面憑真本事說話,刀槍無眼,受傷了也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不過三鼎鬥試結束,勝負已分,輸贏不再重要,吃了友宴之後,大家仍回到原來的好關係,天下三大門派的情誼永不熄滅。」

楚天微微點頭:「原來如此,這到是十分有趣。」

周魁把椅子更拉近楚天一眼,壓低聲音道:「只不過這一次,我覺得氣氛不太對勁。」

楚天皺起眉頭,也湊近周魁:「怎麼說?」

「我醒來之後,爺爺跟赤霄槍宗馮宗主一同過來探望我,可是我卻沒有見到傲劍宮呂宮主,雖然我代表的是霸刀宮弟子,但是你也知道,我的身份比較特殊,傲劍宮宮主不去探望其他人還說得過去,以我的身份,呂儒生沒有過來探望我,這難道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經周魁這麼一說,楚天也想起當他醒來之後呂儒生從未過來探望他。

「他也沒有過來探望我。」楚天思考一會,猜測道:「會不會是因為呂揚風與你對戰時受傷過重,他放心不下,非要等到呂揚風傷勢穩定後才出面探望?」

周魁篤定地搖頭,聲音低沉道:「不可能,傲劍宮張神醫人雖然古怪,但是醫術卻非常精湛,名滿北大陸,傲劍宮當初可是費了許多氣力才把他請來,我與呂揚風之戰受了非常嚴重的傷,現在卻已經可以走過來與你說話,呂揚風除非死了,否則狀況不會比我糟。」

楚天皺起眉頭:「莫非…呂揚風真的被你…」

周魁再次搖頭:「不會,如果呂揚風死了,傲劍宮絕對不是這種反應。」

周魁小心翼翼地用氣音對楚天說道:「我在猜,傲劍宮在圖謀些什麼事情。」

「圖謀事情?」

周魁點頭:「雖然我不知道傲劍宮在圖謀什麼,但是他們這一次的態度實在太詭異了,尤其這次來的還是爺爺,輩份比呂儒生要高,他不聞不問就算了,連個人都沒見到,太怪。」

「現在天魁大陸大勢穩定,傲劍宮又能圖什麼謀?」

周魁聳聳肩:「這就要問他們了,不過有一件事我可以確認。」

「什麼事?」

周魁眼神中閃過一絲精光:「呂揚風,是真的,想殺我。」

楚天眉頭緊皺,臉色緊繃:「當真?」

周魁緩緩地點頭:「在對戰後期,他的劍變得很妖邪,整個人散發出一股陰毒的邪氣。」

「不管傲劍宮圖得是什麼,憑傲劍宮的能耐,到時候必定會牽動整個天魁大陸的局勢,或許在不遠的將來,我們很有可能要再次與傲劍宮刀劍相向,只不過那時候就不是比試,而是你死我活的生死搏鬥。」

楚天雙眼微微睜大,心跳加快,心裡隱隱閃過擔憂。

「只不過我說的也全是推測,說不定呂宮主真的有什麼要事纏身,所以才沒有出現罷了。」周魁擺擺手,說道:「不說這個了,再怎麼猜也猜不到那些大人物的心思。」

周魁伸手拍拍楚天的肩:「你這次替霸刀宮取得勝利,我相信其他師弟一定會對你改觀,不會像以往那麼排擠你。」

「我不在乎。」

「怎麼能不在乎,大家之後都要同處在霸刀宮內,一起練刀時也會碰到,與師兄弟打好關係,之後也好交換心得。」

「我不打算留在霸刀宮修煉。」

周魁吃了一驚:「什麼?」

「跟空心修煉的五十年間,我跟著他在西大陸一個又一個不同的地方修煉,讓我修為進展神速,即使在霸刀宮,平輩之中,實力能夠與我比拼的人只有你一人爾爾,想想其實是一件可以讓我驕傲的事情。可是這還不夠,我不滿足,我還是輸給馮傲然,我要變得更強。」

「所以你要離開霸刀宮,獨自在外修煉?」

「不錯,師公說了,他會讓我有一把屬於我自己的刀,我認為時候也到了,領悟八轉瞬天之後,若是手上有刀,我的實力又可往上翻一層樓。」楚天眼神露出堅定之意:「所以拿到刀之後,我就要離開。」

「你要去哪裡?」

「東大陸。」

周魁又吃了一驚:「這麼遠!」

楚天點頭:「我的修為已到了分神初期,我認為已經可以到別的大陸闖蕩。」

周魁吁出一口長氣:「東大陸可真逺,話說回來,我妹妹你打算怎麼辦呢?」

楚天不答。

周魁眼神直直盯著楚天:「我這一次可不會放過你,你也知道,紫靈她…」

「我懂。」楚天語氣堅定:「可是,我必須去,我不想要停下腳步。」

周魁眼裡閃過一絲失望,不過周魁很了解楚天對強的渴望,因為在這個現實的修真界,沒有實力的人永遠沒有話語權,永遠得不到尊敬,強者,是大家仰望的對象,弱者,永遠只能站在那不會有人注意到的角落。就像楚天跟著空心一起回到霸刀宮時,也是引來了許多敵意,可是周魁相信,替霸刀宮獲得三鼎鬥試勝利的楚天,一定可以贏得師兄弟的敬重,即使是那些原本不喜歡楚天的人也一樣。

修真界是個弱肉強食的地方,周魁太了解這個道理,背負著「周」姓的他,為了贏得霸刀宮眾人的信任與尊敬,也是拼了命地在修煉,否則即使他的父親與爺爺都是霸刀宮最有權力的男人,他也擔當不起霸刀宮年輕一輩第一人的名頭。

在修真界,實力就是真理。

周魁很清楚也太明白這個道理,所以對於楚天的決定,周魁僅淡淡地說:「兄弟,我支持你,但是至少在離開之前,好好陪我妹妹一陣。」

「嗯。」楚天微微點頭。

「老實說,聽你這麼一說,讓我也有些想跟著你一起去了,可惜我走不開,生為周家人,這個姓成了一道枷鎖,會在我有生之年死死捆綁著我,而且霸刀宮表面太平,實際上並非如此,暗潮湧動,人心各異,尤其是我爹修為僅到合體期,更是讓一些有心人士蠢蠢欲動。」周魁捏捏楚天的肩頭:「偶爾其實我也很羨慕你,能夠隨心所欲地想往哪去就往哪去。」

看著周魁眼神裡面的苦澀,觸動了楚天的心。

楚天露出苦澀的笑意:「何必羨慕我,我是一個沒有父母,也沒有家的人。我可以隨心所欲地行動,只是因為不會有人管我,我沒有枷鎖,看似自由,可是我卻沒有歸屬,天魁大陸如此之大,卻沒有一個地方我的容身處。」

感受到楚天言語裡的哀莫,周魁也苦笑:「人啊,果然就是不知滿足,我跟你所奢望的,卻都是對方不想擁有的。」

周魁看著楚天,溫言道:「楚天,我雖然給不起你一個家,不過我可以當你的好朋友,好兄弟,若是你覺得天下沒有你可去之處,你可以過來找我,累了,找我,煩了,找我。我給不了你什麼東西,不過我會永遠站在你身旁。」

感受到周魁眼神與言語裡的真誠,楚天心中一動,說道:「謝謝。」

周魁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你這個混小子,我說了這麼多,卻只換來你一句謝謝?如果我之後有生死危難,你可不能置身事外。」

楚天簡單,卻堅定地回應道:「不會。」

周魁滿意一笑:「這就對了。」

周魁站起身:「好了,看到你沒事我也就放心了,好好休息吧,我回去了,與呂揚風大戰完一場,雖然全身都是傷,不過似乎也讓我摸到霸刀絕更高一層的境界,趁這時候靜心冥想,說不定在回到霸刀宮之前就能有所突破,你小子領悟八轉瞬天,我可不能落後你太多,哈哈哈。」

楚天目送周魁離去,一直到門關起的瞬間,楚天閉上雙眼,整個人埋進藥水之中,回想起周魁方才說的話,心中流過一絲暖意。

雖然有不斷出現在夢中的「楚狂瀾」作為線索,可是楚天自知要找到家或者是親生父母的希望非常渺茫,對此,他已做好心理準備,他這輩子就只會是一個孤兒,然而,周魁剛剛的話語,雖然只是短短幾句,卻給了他前所未有的溫暖感覺。

或許,這就是有親人的感覺?

楚天輕嘆一口氣,心裡希望回到霸刀宮之後,周通能夠幫他理出一些頭緒,若是連周通都沒有辦法,他就會暫時放下這件事,拿著刀,隻身前往東大陸,追求「強大」。

〝嘩啦──〞

楚天浮上水面,兩手在臉上搓揉,過了三天兩夜,楚天可以很明顯感到身體正以驚人的速度復原,或許過不久就可以運轉真元,吃完那什麼友宴之後,就可以馬上起程離開傲劍宮。

聽著門外的呼呼風聲,雖然修真者的身體強韌,已經不太會被寒風影響,可是楚天並不喜歡這雪原的冰寒。

單純地不喜歡。

尤其,傲劍宮給他的感覺,甚至比這寒風刺骨的天氣更加陰冷。

---
我是一個會在衝動之下做決定的人,而讀友會,就是我在衝動之下下的決定。
我相信辦讀友會會很好玩,寫作寫了這麼多年,也想跟大家互動,看看讀我的書的人會是什麼樣的人,是不是貼合你們喜歡的角色,或者是個性與我有相近之處?我想要多認識大家,這就是我辦讀友會的初衷,很單純,想見見大家,跟大家聊聊天。
聊寫作的動機,聊為什麼寫刀神,說完我想說的話之後,想聊什麼都可以,電影、穿搭、當兵、逛街、吃飯,都可以。

如果大家1/30(六),晚上五點半到七點二十有空的話,就過來找我吧。
報名表就在讀者專頁,置頂。
讀者專頁在臉書上搜尋冰如劍就找得到我了。

不過因為我是一個打工仔,沒什麼錢,如果大家願意參加,要請你們付250元,這完全是要拿來付場地費的部份,我自己準備的底片、禮物,都是自掏腰包,因為這是我準備給你們的心意。
如果大家存有疑慮,我找到的咖啡店名字是「樹樂集咖啡」,在民族西路33號,你們完全可以打電話過去問他們,租兩個小時的場地需要多少錢。
我想要成為作家,而作家絕對會牽扯到很多錢方面的問題,可是相信我,我不會用這種方式賺取大家的錢。

身為一個作家,就要用文字打動你們,用盡最大的努力,寫出最精彩動人的劇情,把書的一切細節弄好,放在書店上,讓你們購買。

有空就過來吧。 :)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1.2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