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四十六章 抵達傲劍宮
第四十七章 戰宴
第四十八章 三鼎鬥試開始
第四十九章 三鼎鬥試之黑紅血跡
第五十章 三鼎鬥試之正面交鋒
第五十一章 三鼎鬥試之周魁對戰呂揚風
第五十二章 三鼎鬥試之周魁對戰呂揚風 二
第五十三章 三鼎鬥試之周魁對戰呂揚風 三
第五十四章 三鼎鬥試之周魁對戰呂揚風 四
第五十五章 作戰計畫
第五十六章 楚天對戰馮傲然 一
第五十七章 楚天對戰馮傲然 二
第五十八章 楚天對戰馮傲然 三
第五十九章 楚天對戰馮傲然 四
第六十章 楚天對戰馮傲然 五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新刀神
作 者
冰如劍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2.18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25
累積人氣
53668
本月推薦票(投票)
3
累積推薦票
325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8 / 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09.1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四十八章 三鼎鬥試開始
戰宴結束,聽周通說完話之後,楚天就把自己關在房裡,盤坐在床上,開始穩定心境

楚天花了整整一天的時間平穩心境,將見到馮傲然之後期待與其交手的躁動壓下,在戰宴裡,馮傲然渾身散發出來的英氣迥異於他人,光是從這股英氣,楚天就可以知道馮傲然分神末期的修為所來不虛,不是利用靈果或丹藥輔助而成,而是紮紮實實用苦功達到的成就,實力比起風清與周魁可能都要更高一層,這讓楚天感到興奮,迫不及待想要與馮傲然交手,然而接下來的三鼎鬥試並不是他與馮傲然之間的比試,而是霸刀宮、傲劍宮、赤霄槍宗這三大門派的比拼,楚天不希望因為自己而壞了霸刀宮的大事。

平穩心境之後,楚天開始提升聽力與眼力的敏銳度,呂儒生在戰宴時提到這次三鼎鬥試將會到擁有高山、雪原、城邦、森林、沙漠等五種地形的戰場舉行,楚天當時就暗想,如果要跟馮傲然一決高下,那麼他一定要想辦法把戰局拉進森林或者高山內,因為在這兩種地形,他的九轉亂神步法將可以發揮出最大的效用。

楚天回想起之前在暗魁沼澤修練的日子,那是跟著空心修練的五十年間,除了浴血鬥場之外最凶險的地方,只要一個不留神,命就會永遠留在那裡。

不過在那種極致的環境,他的九轉亂神步法也有長足的進步,而且那是他這一生中五感最敏銳的時光,在暗魁沼澤幾乎全年都充滿了濃厚霧氣,能見度十分低微的情況下,要想要察覺周遭的一切,就要提升感官的敏銳度,利用氣味、聲音、霧氣的變化、空氣的潮濕或者乾燥來判斷眼前的狀況。

楚天坐在床上,幻想自己身處在暗魁沼澤,而暗魁沼澤的大王熊雲正隱藏在濃厚的霧氣之中,準備在自己放下警戒時一掌拍死自己,而除了熊雲之外,四周圍也有虎視眈眈想要吃了他的劇毒靈獸。

當時的暗魁沼澤,就跟現在廂房內一樣,靜的可怕。

霧氣濃厚,而隱藏在霧氣裡頭的,是冰冷的殺氣。

楚天感到一陣寒毛直豎,彷彿真的置身在暗魁沼澤之中,那種危機四伏的感覺更甚浴血鬥場,隨時隨地都要繃緊神經。

而首先變敏銳的,是聽覺。

隔著門窗,楚天可以清楚地聽到勁風的聲音,不過楚天覺得這樣不夠,光是聽到勁風的聲音,不足以幫他在暗魁沼澤這種環境生存,一定要再聽到更細微的聲音才行。

於是,楚天試著更進入當時的狀態。

楚天回想起在暗魁沼澤生活了半年之後,與熊雲訂下的每日之約,也就是每天都要與熊雲大戰一場,在那段時間裡,他五感的敏銳度提升的最快。

楚天幻想熊雲就躲在門窗外的冰雪之中,利用勁風隱藏自己的腳步聲,自己若不能聽到比勁風更細微的聲音,馬上就會死在牠的熊掌之下。

楚天翻手取出樹枝,橫放在腿上,右手放在樹枝下方,保持這個隨時可以舉起樹枝迎敵的姿態。

暗魁沼澤有一個地方比起浴血鬥場更可怕,那就是不能放鬆,因為危機會在你最預料不到的時間跟地方出現。

生死,就在一瞬之間。

楚天繃緊心弦,聽覺逐漸變的敏銳,這時楚天聞到一股腐爛的臭味,一股只有在暗魁沼澤才找的到的味道。

這個瞬間,楚天知道他已經回到聽覺最敏銳的時候。

勁風擠進門縫時的輕微咻聲,門窗被勁風拍打而震動的細小隆聲,勁風跟窗紙摩擦的沙聲,這些聲音構成楚天腦海中的世界,縱使楚天閉著雙眼,眼前一片漆黑,可是楚天腦海中的世界卻越來越繽紛。

然而楚天並不滿足,他現在的修為已經突破到分神初期,比起當初他在暗魁沼澤時提升了不只一個檔次,耳力理應可以比當時更敏銳。

楚天運轉真元,將真元集中在雙耳,剎那間,世界變的更加吵雜,而楚天終於聽到他想要聽到的聲音。

那是極輕微極輕微的聲音,但是楚天確實聽到了,那被勁風帶動,落在門窗上的雪花所發出的極輕微的啪聲。

楚天深吸一口氣,睜開雙眼,那極致敏銳的聽覺頓時散去,起身下床,拉開門,見到散落在地的雪花,眼神閃爍著滿意。

楚天跨出門外,走到欄杆前,抬頭望著不斷飄下的雪花,將真元集中在雙眼,提升聽覺之後,楚天第二個要提升的就是眼力。

有了聽覺的經驗,楚天僅僅花了一個時辰的時間就將眼力提升到當初在暗魁沼澤的境界,接著回到房裡,花了整整一天的時間找尋聽覺與眼力之間的平衡點。

平穩心境、提升聽覺與眼力,讓兩感達到平衡,做到這三件事情花了楚天整整三天的時間,距離三鼎鬥試只剩下七天。

然而楚天自己並未注意到時間的流速,他專心一意在調整自己的狀態,想要在三鼎鬥試之前將自己提升到巔峰,因為楚天腦海中的假想敵,是修為已達到分神末期的馮傲然,以他現在分神初期的修為要與馮傲然比拼,一定要把自己調整到最佳的狀態,否則必敗無疑。

就在楚天思考接下來要怎麼提升自己的狀態時,他聽到門外傳來周魁的腳步聲,而敲門聲隨即響起。

〝叩、叩〞

「進來。」楚天說道。

推開門的正是周魁,周魁神色緊繃,問道:「楚天,準備的如何了?」

楚天說道:「還好。」

周魁說道:「前兩天我一直在想,該怎麼在這次的三鼎鬥試取得優勢,而今天我想出來了。」

楚天微微點頭,靜待周魁繼續說下去。

周魁說道:「呂宮主在戰宴時只說到五種地形,但是他卻沒有提到到時候我們將是一起或者分批進去他們精心打造的戰場裡面,楚天,不管我們是一起或者分批進去,我們馬上施展步法,躲進高山之中,霸刀宮位在天柱山之巔,高山是我們最熟悉的地形。」

楚天微微點頭:「好。」

周魁說道:「我們就伏在高山裡面等待最好的時機,呂揚風這個人性子較為急躁,加上這一次又是傲劍宮舉辦三鼎鬥試,他一定耐不下性子,會主動出擊,我們就隱伏在高山裡面等他過來,在山林之間利用步法擊敗傲劍宮。」

楚天問:「赤霄槍宗?」

周魁沉吟道:「以馮傲然分神末期的修為,他必然不懼於我們,到時候比試開始,他應當會想速戰速決,我們五人絕對不能輕舉妄動,就隱伏在山林之間,等他們自投羅網。」

楚天沒有說話。

楚天面無表情,周魁看不出楚天心中所想,問道:「如何?」

楚天緩緩搖頭:「馮傲然沒有你想的這麼簡單。」

周魁輕嘆了口氣:「我知道,但是我現在一心只想著要擊敗呂揚風,沒辦法把心思放在馮傲然上。」

楚天淡淡說道:「交給我。」

周魁眼中精光一閃,望著楚天:「有把握?」

楚天說道:「最多只有三成把握,而且屆時我要自己一個人行動。」

周魁皺起眉頭,深深思量一會,問道:「當真有三成把握?對馮傲然?」

楚天微微點頭:「是。」

周魁說道:「你可要想清楚,說不定你將一個人面對赤霄槍宗五個人的聯手夾擊。」

楚天搖頭:「不會,馮傲然不會這麼做。」

周魁說道:「為了赤霄槍宗的榮譽,他說不定真會這麼做。」

楚天堅定地搖頭:「他不會。」

周魁望著楚天,見到楚天眼裡的堅定之意,沉聲道:「你當真要一個人走?」

楚天輕輕地點頭:「是。」

周魁輕咬牙根,皺起眉頭:「少了你,我們以四敵五,若是與傲劍宮正面對戰,恐怕會落於下風。」

楚天說道:「不一定,只要好好利用山林隱藏蹤跡,再用九轉亂神步法誘引傲劍宮五人分散,接著一一擊破,如此便不會趨於下風。」

周魁看著楚天,楚天神色一樣淡然。

周魁眼神顯露擔憂:「這應當是你打算用來對付赤霄槍宗的戰術吧?」

楚天不置可否,兩人皆靜默下來,良久後周魁開口說道:「好吧,但是你自己要小心。」

楚天說道:「我理會得。」

周魁拉開門,在邁步離去之前,說道:「若是你先行碰上呂揚風,別對他出手,他是我的。」

楚天微微點頭:「好。」



接下來七天,周魁再也沒來找過楚天,而楚天就待在房裡,一步都沒有跨出廂房,一直到周通低沉的聲音在門外出現:「楚天,該走了。」

「是,大宮主。」楚天起身下床,將橫放在雙腿之間的樹枝收回到儲物戒指內,拉開門,見到周魁與其他三人皆站在周通身後,目光炯炯,渾身散發著銳氣。

周通上下打量楚天一眼,眼神露出滿意之意:「走了。」

「是。」

因為輩份的關係,楚天直接走到眾人最後,而在最前頭傲劍宮弟子的帶領下,一行六人離開了東殿,走到了傲劍宮的練劍之地,北殿。

北殿的大門敞開,走進北殿內時,一股肅殺之意傳來,楚天打量這廣大的北殿,牆壁上掛滿了數千把劍,有些劍閃亮銀白光芒,有些劍鏽跡斑斑,有些劍的劍尖還有著乾涸的血漬,還有極少數的斷劍。

除了這些引人注目、數之不盡的劍之外,北殿內的地板有許多凹洞,楚天一眼就看的出來造成這些凹洞的,必是傲劍宮在練劍時經年累月踩踏而出的結果。

正當楚天還想繼續打量這個北殿,傲劍宮的主人,呂儒生在最前頭發話:「人已到齊,三鼎鬥試開始!」

楚天隨即集中精神,這三鼎鬥試從頭到尾都遠比他想像中的簡單甚至於草率,沒有任何繁文縟節,楚天心想這三鼎鬥試的宗旨本來就是增進三大門派之間的友誼,既是朋友,若是程序太過繁雜會顯的過於疏遠,而且三鼎鬥試最後是三大門派的頂尖弟子對戰比試,本質就是用此生所學替宗派爭取榮譽,簡單而直接,宗旨與採取的方式都非常明確,若是程序弄的太過複雜繁複,反而會使得這個三鼎鬥試像是嘩眾取寵的鬧劇。

在眾目睽睽之下,呂儒生從儲物戒指內取出一道「門」,說道:「周大宮主,馮宗主,請站到我身後,其餘不是參與三鼎鬥試的弟子,速速離去!」

呂儒生話語落下,其餘的傲劍宮弟子跨步離去,離去時還合力將北殿的大門關上。

大門關閉,北殿頓時變的陰暗,唯有兩側敞開的窗戶提供些許的光明,而呂儒生右手放在門把上,對十五名弟子大喝一聲:「準備好了!」隨即奮力地將門給拉開。

十五名參加三鼎鬥試的弟子還來不及反應,門內傳來一股絕大的吸力,一口氣將十五人全部吸了進去。

呂儒生見到十五人都進去之後,運轉真元,使勁一推,奮力將門給關上,將門收回儲物戒指內。

馮無鋒驚嘆道:「為了三鼎鬥試而特地打造出空間陣法,傲劍宮果然是財大氣粗。」

十五名弟子全數進到空間陣法,接下來勝負就是憑著十五名弟子的本事,三大門派的領頭者也不需要繼續緊繃著神色,裝模作樣給門下弟子看。呂儒生哈哈大笑道:「馮宗主說笑了,三鼎鬥試可是我們三大門派之間的傳統,理應多耗費心神。」

話一說完,呂儒生從儲物戒指內取出一面大銅鏡,手放在鏡面上,渾濁的鏡面頓時變的明亮不已,接著在銅鏡上寫了個「開」字,輕喝一聲:「散!」

散字落下的瞬間,銅鏡上出現數道裂縫,呂儒生抓起銅鏡往上一甩,銅鏡在空中爆開,變成十五塊四個巴掌大小的碎片,呂儒生雙手在虛空指揮這些碎片,當中十片落在周通與馮無鋒面前,其他五片則飄浮在他眼前。

呂儒生又輕喝一聲:「現!」

輕微的白光閃爍,不一會兒,十五塊銅鏡碎片上出現十五名弟子的縱影,三大門派的領頭人,就利用眼前的五片銅鏡碎片,觀看自己門內弟子的動向。



此時,被吸進門內的十五名弟子正想打量四周,找尋自己師兄弟的蹤影,一陣黃沙滾滾而來,讓他們下意識地閉上雙眼,舉起袖袍遮擋沙粒的侵擾,也因此未能察覺自己直直落入高達二十丈的龍捲風之中。

十五名弟子被捲入龍捲風內,身體不受控制地在龍捲風內旋轉,更因為沙粒而睜不開眼,搞不清楚方位,一時間無法脫逃於龍捲風外。

不過他們並沒有受困在龍捲風內太久,很快就被龍捲風一一甩開,十五人全部散了開來,落在東西南北各個方位。

楚天一發覺自己被龍捲風甩開,馬上睜開雙眼,隱約見到自己前方正是廣大的森林,心中一喜,在空中翻了身,緩下勢頭,輕巧地落在樹頭上,隨即遁入森林之中。

因為眼睛裡充滿沙粒,楚天淚流不已,難以視物,連忙將真元集中在雙耳,找尋溪水的潺潺流聲,花了半刻鐘的時間找尋水源途中還撞倒了好幾顆小樹,這才找到一條小溪,洗去雙眼裡的沙粒。

眼前一片開朗之後,楚天拍去身上的塵沙,幾個踏步來到樹梢上,打量四周,確定自己正處於森林之中,而在森林左邊是一座連綿的山脈,想來就是呂儒生所說的高山地形,右邊則是一座又一座的房舍,應當就是所謂的城邦,而森林距離兩邊的地形大約都在二十里左右。

楚天沒有讓自己曝露在顯眼的地方太久,很快隱入樹林之間,將身上的衣袍脫下,在地面上踩踏,接著拔了樹葉、樹枝,把水混在土裡變成泥巴,利用泥巴將樹葉跟樹枝黏在衣袍上,將自己藏身在樹枝之間,接著運轉斂神訣,隱匿氣息。

如此一來,氣味跟身形都融入森林之中,氣息也幾近於消失,楚天已經在森林內取得優勢。

隱藏好自己之後,楚天翻手取出樹枝,橫放在雙腿之間,閉上雙眼,利用聽覺感受身邊的風吹草動,很快,楚天察覺這座森林的不對勁。

整座森林,幾乎無聲。

楚天睜開雙眼,細心找尋野獸的蹤影,但是銳利的雙眼上下左右瞧了一遍,卻沒有發現任何野獸的存在。

楚天翻身落地,在地面上仔細看了看,發現地上沒有任何足跡,附近的花草樹叢也沒有任何被踩踏過的痕跡,接著楚天回到剛剛的小溪旁,翻了小溪裡的石頭,一樣沒有發現任何魚蝦的蹤影。

這一刻,楚天可以確定這裡是傲劍宮為了這三鼎鬥試打造而成的空間陣法,剛剛呂儒生取出的那扇門是進到這裡來的唯一途徑。

楚天原本想那扇門是傳送陣法,將他們全數傳送到傲劍宮找到的一處荒蕪的小島,但是他想錯了,傲劍宮竟是直接打造出需要耗費無數人力、物力、財力的空間陣法,也因為如此,在空間陣法內除了他們十五人之外,沒有任何生命的存在。

楚天嘴角浮現一絲笑意,對他而言,沒有其他生物的存在,讓他更可以掌握其他人的蹤跡,因為除了偶爾的風聲之外,只要有出現任何雜音,就是「人」弄出來的聲音。

楚天腳步一踏,將自己隱入樹林之間,閉上雙眼,靠在樹幹上,動也不動,專心聽著四周的動靜,過了不久,他聽到西南方傳來一陣細碎的聲音。

嗖一聲,楚天展動步法,馬上動身前往西南方,九轉亂神步法全速施展開來,與「聲音」的距離眨眼間縮小,為了不讓眼前的人發現自己,楚天在百步開外就慢了下來,動作幅度也變小,銳利如鷹的眼神從樹縫之間瞥見那人的身影。

從那人身上的衣袍,楚天可以得知是一名傲劍宮的弟子,而且不是呂揚風,呂揚風要高的多。

楚天藏身在樹枝之間,右手握著樹枝,聽到傲劍宮弟子爬上樹頭,落下後直接展動身法,前往位於森林左邊的山脈。

一確定傲劍宮弟子的動向,楚天立刻運轉九轉亂神步法,繞了一個半圓形,利用自己的速度趕在傲劍宮弟子之前,隱匿在其必經路途上的某一根十人環抱的大樹上。

楚天深吸幾口氣,壓下自己的情緒,讓自己進入一個無喜無憂的平靜心境中,右手輕握著樹枝,閉上雙眼,聽著傲劍宮弟子的腳步聲逐漸靠近,心裡暗數著出手時機,而就在傲劍宮弟子繞過大樹的瞬間,楚天睜開雙眼,算準傲劍宮弟子的腳步,舉起樹枝打算出手將他擊昏時,一道驚叫聲從遠處傳來。

「啊───!!!」

這陣驚叫聲吸引了傲劍宮弟子的注意力,讓他停了下來,望向驚叫聲的方向,而這個突如其來的叫聲沒有影響楚天,楚天雙腳施力,身體像是飛箭一樣朝傲劍宮弟子射去。

傲劍宮弟子眼角餘光發現楚天時已經來不及,楚天樹枝直接落在其後頸上,讓其昏了過去。

楚天這才望向驚叫聲傳來的方向,正思考該不該前去一探時,耳裡聽到一道破空聲飛速靠近,腳步一踏,又回到大樹上隱藏起來,運起斂神訣隱匿氣息。

大約過了二十次呼吸的時間,一道身影手上抓著長槍出現在楚天眼前,赫然是赤霄槍宗少宗主,修為達到分神末期的馮傲然。



最近買一好幾本書,當初有一套是有女版金庸之稱的鄭丰所寫的生死谷(全三冊)
老實說,我一直覺得這種稱號對鄭丰來說不是太尊敬,不管是什麼下個誰誰誰,什麼版的誰誰誰,我都覺得不好,誰就是誰,不是下個誰誰誰,什麼版的誰誰誰。
鄭丰就是鄭丰,不是女版金庸的鄭丰。
我明白這是一種行銷手段,可是我認為鄭丰就是鄭丰,不該用別的方式去形容她。
好了,小抱怨說完了,該說一些我對生死谷的想法。

老實說,我個人認為鄭丰的巔峰就在於她的出道作,天觀雙俠。
她所有的作品我都有買,也都全部看過,從天觀雙俠、神偷天下、靈劍、奇峰異石傳、生死谷,全部入手。
只不過我認為就劇情上的吸引度來說,是一次不如一次,而且讓我稍稍感到失望的事,她故事會加一些比較「靈幻」的部份,這造成了我閱讀上的疑惑跟不解,也因此,生死谷第三集,我幾乎是跳著看完的。
我認為武俠小說要寫的好,首先就是要夠「純粹」,既然是武俠,就是有武功、內力、心法等等的東西混雜在裡頭,可是對我來說,加了點靈幻就有點過多了,而且有些唐突。
也有可能是我這輩子除了鄭丰之外,沒有讀過其他女生所寫的武俠小說,已經習慣男生所寫的武俠小說,所以才會有如此感想,但是如同我方才說的,鄭丰的出道之作,天觀雙俠,是我認為她的巔峰。

想想我在買生死谷之前,還特地查了評價,評價直接道出了生死谷這部書的一些小缺點,但是我卻依然買了,結果...嗯....
----
希望大家喜歡這一章!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09.1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