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十六章 夢
第十七章 水中修練
第十八章 浴血鬥場
第十九章 殺人
第二十章 第二戰
第二十一章 你爭我奪 上
第二十二章 你爭我奪 下
第二十三章 結束
第二十四章 楚天對戰清風 上
第二十五章 楚天對戰清風 下
第二十六章 他人呢?
第二十七章 易心
第二十八章 風清
第二十九章 易心往事
第三十章 突破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新刀神
作 者
冰如劍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2.18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59
累積人氣
53123
本月推薦票(投票)
3
累積推薦票
316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8 / 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4.12.06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九章 殺人
在洞內走了約莫半個時辰之後,兩人一龍來到了盡頭,盡頭處是一道石門,也不見空心有任何動作,低沉的轟隆聲傳來,石門往兩旁退去,一陣噁心的血腥味頓時撲鼻而來,讓楚天與通吃的眉頭皺起。

「走吧。」出洞口前,空心取出一副通紅的面具戴上,面具形狀極似人喝醉的模樣,十分適合空心本人嗜酒如命的性子。

空心等人方踏前一步,一個佝僂的老嫗就從旁邊閃身而出,老嫗穿著又大又長的衣袖,袖袍甚至掉到地上,拱起完全隱藏在袖袍裡的雙手,聲音又粗又沙啞:「過了生死洞,你這條命就歸我浴血鬥場管。小子,叫啥名?」楚天說道:「赤蒼。」老嫗又問道:「哪個赤哪個蒼?」楚天回道:「赤紅的赤,蒼天的蒼。」老嫗點頭,衣袖鼓動,雙手不知道弄些什麼。

老嫗沒有讓楚天等候太多時間,雙手往上伸,長長的衣袖滑落在肩膀上,露出粗糙乾柴的雙手,左手捏著一個手臂長度的木頭門牌,上頭正刻著赤蒼二字,右手則有一疊白色的書信。

楚天疑惑地望了空心一眼,空心微微點頭,楚天會意,將老嫗雙手上的門牌及書信全部拿走。老嫗雙手往下一擺,衣袖又將其雙手蓋住,對著楚天怪笑:「赤蒼,可別死的太早啊,嘿嘿嘿…」

望著老嫗臉上因為笑容全部擠成一團的皺紋,模樣說不出的可怕,楚天感到一陣寒毛倒豎。

「小子,走了。」空心對老嫗的容貌完全不放在心上,率先朝前方走去。

走出隧道之後,眼前是一處斜坡,斜坡由黃沙堆疊而成,踩在上頭雙腳會陷落下去。楚天對於這斜坡有種說不出的怪異感覺,運轉真元,腳底噴發真元,讓自己雙腳始終踩在沙土之上。

空心反而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常常右腳陷下去,左腳用力一踩要帶起身子,反而越陷越深,而這種時候空心略微運轉真元,整個人又浮了起來,通吃見到空心在黃沙中浮浮沉沉的模樣,興致一來,在沙土上蹦蹦跳跳的,玩的不亦樂乎。

空心發覺到楚天小心謹慎的模樣,說道:「小子,不用擔心,這只是一般的沙土罷了,你知道這些沙土是從何而來的嗎?」

楚天搖搖頭,空心轉身朝著隧道一指:「從那裡挖出來的。」楚天微微皺眉,問道:「既然都在霧雲峰設下陣法,為何又特地打出這個隧道?」空心聳聳肩:「這我就不知道,說不定之前浴血鬥場的主人就喜歡打洞,哈哈哈。」

斜坡陡峭,但不高,兩人一龍很快走到最高點,由此往下看,即可見到浴血鬥場的全貌。

一個大的驚人,直徑少說有數十丈的血池靜靜的躺在浴血鬥場的中心,上頭還不斷冒出氣泡,而在血池的東西南北方位,各有一座正正方方的鬥場,長寬十丈,四個擂台外圍則是大大小小的草屋、廂房、閣樓一路向外沿伸。

楚天望著血池,感受到一陣襲來的壓迫感,嚥了口口水,問道:「這血池,有多深?」

空心露出了一抹意謂深長的笑容:「深不見底。」



因為楚天在浴血鬥場沒有任何勝場數,一開始只能挑選最破爛也是最接近鬥場的草屋,而當空心問他要住哪一方時,楚天毫不猶豫的挑選了南方,選擇的速度,快的連楚天自己都有些驚訝。

在這個時候,楚天才發現自己對之前生活的南大陸依然有著一絲眷戀,縱使自己想要斬斷過去,而且也以為自己已經做到的時候,過去卻又會用某種方式告訴他,其實沒有人可以真正離開過去。

楚天隨意挑了一間用青竹與乾草簡陋搭起來的小屋,依照空心所說的將老嫗所給的赤蒼門牌釘在門外之後,便推門走進草屋。

草屋雖然簡陋,但內部打掃的一塵不染,且不同於浴血鬥場總是有著一股血腥味,屋裡散發著微微的清香,雖然不大,傢俱寢具也不多,卻給人舒服的感覺。

空心率先走進屋裡,拉開收進桌子裡面的木椅,一屁股坐下,拿出了酒壺,掀開面具,咕嚕咕嚕先灌了幾口:「快進來,把門關上,雖然浴血鬥場嚴格規定鬥士不得在鬥場以外的地方有任何打鬥,但是說不定現在就有人伺機窺探,觀察你的一舉一動。」

聞言,楚天很快將竹門關上。

「好久沒回到這個地方了,可真是一點都沒變,明明屋子裡都住著人,卻安靜的要命。」空心說道。

楚天回想進到浴血鬥場之後的情況,確實跟空心說的一樣,四周靜的彷彿掉根針都清晰可聞,跟楚天想像中的浴血鬥場有很大的差別。

「小子,在這裡就跟暗魁沼澤一樣,一刻都不能鬆懈下來,保持警覺,嗯,就這樣,貪吃鬼,走了。」話說完,空心將喝完的酒壺放在桌上,拍拍衣袍站起身來就要離去。

通吃噘起嘴,說道:「不要,我要跟爹爹在一起。」

空心失笑道:「貪吃鬼,我們可不能待在這,浴血鬥場的規定是鬥士不能有同伴,要一個人面對所有的狀況,不符合規定者可是會被踢出浴血鬥場,而且你不用擔心,我會挑選離你爹最近的一個閣樓,讓你可以天天過來看看你爹爹,這樣行了吧?」

通吃臉色稍微好轉,依依不捨的望著楚天:「爹爹,我會天天過來看你。」

楚天摸摸通吃的頭,不知不覺之間,通吃的身高已達到自己腰部,但是黏人的性子依然跟以前一模一樣:「放心吧。在這裡萬事聽酒鬼的話,別讓我擔心。」

通吃雖然臉色有些不願,但還是點點頭。空心在推門離去前突然想起一件事:「小子,你桌上那些白色書信是給你寫戰書用的,上頭記得寫你自己的名字、約戰時間跟勝場數,如果有人對你下戰書,如果你不想接戰,丟到一邊便是,但若願意與其一戰,你要立即回信,內容則隨便你寫。」

空心推開門,對通吃說道:「貪吃鬼,走了。」通吃不捨的看著楚天堅毅的面容與高壯的身體,扭身走出門外,空心用身體遮掩門前的空隙,在竹門尚未完全闔上前說道:「小子,記住,浴血鬥場規定,無傷無病之人三天內一定要上到鬥場,否則下場你知道的。」

竹門關上,空心與通吃的腳步聲越來越遠,楚天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心境平靜下來,不過隨著門外出現輕輕的篤一聲,楚天趨近平穩的心境起了波瀾。

楚天推開竹門,看著門上釘著一封戰書,心臟跳動加快,拔起戰書,上頭用血寫上了幾個大字:「明日中午,取你人頭,殺影,十九。」

楚天心中一陣激動,走進屋裡,將約戰書放在桌上,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一封純白的信,咬破中指,簡潔有力地寫了一個字:「可。」

拿著赴戰書,楚天走出門外,開始尋找殺影的住所,最後在整排草屋的最右邊找到。不同於殺影將戰書釘在門上這種囂張的作風,楚天將赴戰書夾在竹子跟乾草之間的縫隙之中。

走回草屋的路上,楚天本來紛亂的心境頓時平靜下來,也因為如此,在浴血鬥場現在靜的詭異的氛圍之中,楚天得以感受到附近草屋內的氣息,陰森且狠毒的氣息。

這種氣息,跟暗魁沼澤裡的毒蛇如出一轍。

楚天回到草屋裡,在木床上盤腿坐好,將樹枝放在雙膝之間,雙手手掌朝下,放在膝蓋上壓著樹枝,緩緩閉上雙眼,不去想明天中午與殺影的決戰,也不去揣測殺影會是怎樣的人,使用什麼招式、武器,心裡只想著自己、刀招、九轉亂神步法、過去。

楚天想起了自己當初在南大陸的時候,在某一年嚴寒的冬夜,看到天上掉下棉花,興奮的又叫又跳,伸出手去接,指頭大小的棉花冰涼刺骨,很快融化在掌心之中變成水。

因為安陽城地處南方,天候較為溫暖,就算是冬季也極少下雪,因此那時他竟然將雪當成了棉花,在夜裡試著將所有飄下的棉花一一接住,但掉下的棉花實在太多,沒有過太久時間,宅內的石磚上鋪上一層薄薄的棉花,而他也因為寒冷的天氣,雙手雙腳被凍的直發抖,口鼻不斷呼出白霧,雙頰跟鼻頭變的紅通通。

那時有一個非常疼他的大媽把他帶進屋子裡,捧出一碗熱騰騰的雞湯給他喝,雞湯下肚,驅走寒意,帶來睡意。

一覺醒來之後,佈滿地上的棉花在一夜之間消失的無影無蹤,想起那時自己心中的失望,楚天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那一夜是楚天印象以來最寒冷的一天,可是心裡,卻是最暖和的。

只不過在那一夜之後不久,大媽不知為何便離開了大宅,從未回來過,而楚天對大媽的印象,也始終停留在那一個寒夜。

隨著年歲增長,楚老爺幾個兒子欺壓越來越明目張膽,大媽慢慢地走出楚天的腦海中,一直到了現在,才又重新回到楚天心中。

面對未知的明天,縱使楚天對自己有信心,但就跟暗魁沼澤裡一樣,在鬥場上會發生什麼事無法預料,說不定明天便是此生的最後一天。

若是可以,楚天在決戰前的這一天,最想做的一件事,除了仇恨天之外,便是親自到這個大媽面前,為那個晚上充滿真心關懷的雞湯,親口說聲謝謝。



一夜過去,因為浴血鬥場上方被一層薄薄的血霧籠罩的關係,除了日升日落之外,時辰的變化並不明顯,儘管如此,楚天依然曉得自己決戰的時辰已經到來。

附近的草屋緊閉的門扉開啟,走出了戴著各式各樣面具的修真者,而他們行進的方向毫無二致,都是走向鬥場。

楚天下了床,將樹枝放在桌上,略微整整衣袍,深深吸了一口氣,又深深吐了一口氣,摸摸臉上的面具,調整一下位置,確認視線所及沒有任何死角,然後右手拿起樹枝,輕輕推開門,走出屋外,加入人群之中,一同走向鬥場。

由於草屋的位置離鬥場非常近,所以走不到半刻鐘的時間就已經到達鬥場,鬥場上站著兩個人,一個人身穿著青袍,臉上帶著一個血紅的面具,面具造型相當特別,有著一根伸長的尖鼻及一雙白眉,另外一人穿著血色的斗篷與罩帽,全身上下只露出僵硬且詭異的面容。

楚天輕輕一躍,跳上鬥場,走到殺影正對面。

殺影打量楚天一眼,用沙啞粗糙的聲音說道:「你就是赤蒼?」

楚天不答話,細細感受著站在場上的氣氛,四周站滿了戴著面具的修真者,目光冷冷的在場上來回掃視著,令楚天覺得自己好像是被關在籠子裡面的猴子一樣,而這場決鬥只是一場猴戲。

殺影說道:「赤蒼,你殺過幾個人了?」楚天看著殺影,不答話。

殺影冷冷笑道:「看你這愣頭樣,一定一個人都沒殺過吧,我在到浴血鬥場之前可已經殺了五個人,算算,我此生已經殺了二十四個人,等等又會多一個,想想真是讓人熱血沸騰啊。」殺影貪婪的眼神看著楚天,伸出舌頭舔了嘴唇一圈。

楚天望著殺影,依然不說話,殺影以為初來乍到浴血鬥場的楚天是怕到說不出話來,嘿嘿怪笑。

「愣頭青,不用擔心,我不愛折磨人,你只會覺得身體變的很冷,在那個時候你就放心睡著,不要抵抗睡意,否則你會感到恐懼,而且是人生中從未體驗過的恐懼。你死了之後,我會先在你的肚子上開一個口,把腸子挖出來,慢慢的吃,慢慢的吃,接著輪到心臟,把心臟扯出來,一把捏碎,在拿兩根鐵筷,插進你的鼻孔裡,用力的轉幾圈,把腦子拉出來,愣頭青,你看過人的腦子沒有,其實跟腸子有點像,曲曲折折的,但是比腸子軟一些,味道也挺不錯的,然後把你的眼珠子擠出來,一次塞進嘴巴裡,那種黏黏糊糊的滋味真是讓人永生難忘,可惜,你這輩子是嘗不到了…」

殺影一開口便滔滔不絕,站在場中央面容僵硬的裁判官抬頭看了一眼在血霧之下變的矇矓的太陽一眼,身軀飄浮而上,宣佈道:「時辰到──」

「此次對戰,殺影對決赤蒼,對戰開始!」

裁判官話語一落下,殺影右手一翻,手中頓時多了一個奇模怪樣的盾牌。

「愣頭青,這是我殺了五個人才煉製出來的絕頂法寶,鬼臉血盾,上頭這二十五顆肉瘤,都是從我殺的二十五人身體裡取出來的肝,你知道為什麼要取肝嗎,因為…」取出自己得意法寶之後,殺影又開始滔滔不絕起來,但是話說到一半,詭異的黑線從鬼臉血盾中間的鬼臉中射出,就是要攻楚天一個措手不及,不過楚天在殺影拿出鬼臉血盾之後就始終留心,因此在殺影一發動攻勢的剎那右腳用力踏了一下,身軀往左橫移了三步,輕而易舉的躲過殺影一擊。

見到楚天並未被自己的言語影響,殺影哦了一聲,隱藏在面具下的臉微微皺起眉頭,但嘴上稱讚道:「不錯嘛,反應比我想的快。」

說話的同時,殺影摧動真元,血盾上二十五顆肉瘤開始扭動,爆出二十五隻觸手朝著楚天抓過去。

楚天看清觸手來勢,左角一踏,身軀往右橫移,但觸手的攻勢沒有黑線如此易與,觸手中又長出觸手,五十隻觸手對楚天抓了過去。

楚天眉頭微微一皺,樹枝一揮,斬下了十隻觸手,但斷掉的觸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回來,而且越長越多隻。

殺影看著楚天手上的樹枝,哈哈大笑:「愣頭青,你的武器該不會就是那根樹枝吧,樹枝可對付不了我這個無堅可摧的鬼臉血盾,別躲了,這個鬥場不過就這麼一點大,你能逃到哪裡去,乖乖投入血盾的擁抱吧!」

楚天完全不理會殺影,在鬥場內左右來回遁走,逃離觸手的追擊,不過隨著觸手越長越多,彷彿永無止盡一樣,楚天在鬥場內能夠移動的位置越來越狹小,眼見就快被逼到角落。

殺影得意地哈哈大笑,周圍觀戰的鬥士也認為這場對戰已無任何懸念,紛紛轉身準備離去,不過在這個時候,場上的情勢有了轉變。

楚天吸了一口氣,直接沖進觸手之中,殺影心中一喜,猛然摧發真元,數百條藤蔓般的觸手將楚天層層包了起來,然後將楚天拖了過來。

隨著形成球狀的觸手越來越接近,殺影身體因為興奮而顫抖,左手從胸懷間抽出一把小刀,舌頭舔了刀鋒一口,在殺影心中,已經在思考著要用什麼方式折磨楚天。

「愣頭青,不用怕,既然你這麼喜歡樹枝,到時候我會把樹枝折成兩段,用樹枝取代鐵筷,把你的腦子從鼻孔中攪出來。」

然而殺影心裡想的畫面永遠都不可能實現。

「是嗎?」

楚天的聲音從殺影身後傳來,殺影一怔,直覺反應不對,踏步想要逃走時已經來不及,後背一痛,一種身體被尖銳之物鑽過的可怕之感從胸口傳來,殺影往下一看,心口的位置有一截血淋淋的樹枝穿了出來。

框榔一聲,鬼臉血盾掉落在地,少了真元的支持,觸手全收進肉瘤之中,不斷流膿的鬼臉開始不斷怪叫。

楚天將樹枝抽回來,退了幾步,望著殺影轉過身來,用不敢置信的眼光看著他,雙手蓋著胸口,想要止住不斷流出的血,但是徒勞無功。

「還我,還給我…」殺影對楚天伸出右手,想要抓住楚天,但對殺影來說,他跟楚天之間三步的距離,卻是人世間最遙遠的距離。

裁判官見到殺影動也不動,身子慢慢降下,說道:「勝者,赤蒼!」語畢,蹲下身子,抓著殺影的屍體飛身離去。

楚天奮力一甩,將沾在樹枝上的血給甩掉,跨步走下鬥場,鬥場下圍觀的鬥士馬上讓出一條路給楚天,楚天沒有理會其他鬥士的眼光,跨著大步走回自己的草屋之中。

楚天一推開門,便見到空心笑吟吟地看著他,然後直接丟了一壺酒過來。

「第一次殺人的感覺怎麼樣?」

楚天回頭看了竹門,確定竹門緊閉之後摘下面具,馬上仰頭喝了好幾口酒,但是卻全吐了出來。

空心更是哈哈大笑:「饒你天資過人,第一次殺人的反應,到是跟常人一模一樣啊,哈哈哈。」

楚天狼狽地用袖袍抹了抹嘴角,咳了好幾聲,把酒壺放在桌上,幾乎是跌坐在牆邊的椅子上,臉上極端蒼白:「通吃呢?」

「為了不讓牠看到你這副模樣,我自然有我的辦法不讓牠跟過來。」空心微微笑道:「其實只要你不把鬥場上的人當作人,你就不會有如此反應了。」

「什麼意思?」楚天額頭上冒著冷汗,問道。

「如果今天你踩死一隻螞蟻,你會有現在這種反應嗎?不會,螞蟻踩死便踩死了。在這裡,除非你把其他對手當成螞蟻,狠狠地踩在腳底下,否則總有一天,你會是那隻被踩在別人腳底下的螞蟻。」說完,空心站起身,準備離去。

離去前,空心補了幾句:「小子,今夜好好休息一下,據我所知,這個殺影雖然在浴血鬥場取得了十九勝,但大多是與方抵達浴血鬥場,心神最緊繃、最不清楚狀況的鬥士戰鬥取來的勝利,實力並不算強,真正的考驗還在後頭,自己小心些。」

楚天臉色蒼白地點點頭。

空心大笑幾聲,用力地推開竹門,竹門碰的一聲撞到外頭的牆上,又反彈回來發出碰一聲,而空心的笑聲迴盪在周圍,逐漸遠去。



在此跟各位喜愛刀神的朋友道歉
開始上班之後,時間真的沒那麼充裕
回到家也累了 現在上班的內容也沒那麼熟悉
回到家要花時間自己上網補習
所以更新的時間真的會比以往慢
請各位讀者多多見諒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4.12.06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