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三十一章 談話
第三十二章 百轉千迴陣
第三十三章 離開
第三十四章 比試大會開始
第三十五章 毒
第三十六章 比試大會結束
第三十七章 約戰
第三十八章 楚天對戰周魁 上
第三十九章 楚天對戰周魁 下
第四十章 方法
第四十一章 出發前夕
第四十二章 出發
第四十三章 鳳凰樓
第四十四章 寒星寶甲
第四十五章 敵意消除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新刀神
作 者
冰如劍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2.18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25
累積人氣
53668
本月推薦票(投票)
3
累積推薦票
325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8 / 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05.2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十四章 比試大會開始
一天半之後,空心、楚天與風清三人抵達了天柱山,身形直接往霸刀宮的宮門飛馳而去。

霸刀宮守門弟子聽聞破空聲,心知有人前來,等到空心三人落下之後,立即說道:「請出示令牌。」

空心見到守門弟子,笑罵道:「臭小子這麼久沒見到我,忘了我長的什麼模樣不成?」

守門弟子哈哈大笑:「姪兒不敢,只是我爹跟爺爺都親口說了,現在是重要時刻,沒有令牌者,就算是當今傲劍宮宮主親自來訪,也不能隨意放行。」

空心再次笑罵一聲:「好小子,搬出三弟跟師父出來了,好吧。」空心手一翻,取出一面令牌,直接丟給守門弟子:「可以了吧。」

守門弟子隨即讓到一旁:「二伯請進。」語畢,欲將令牌還給空心。

空心接過令牌,沒有馬上走進霸刀宮內,問道:「你怎麼會在這守門?」

守門弟子苦笑一聲:「還不是紫靈,前些天我本來要隨著一代弟子出門辦事,但紫靈悶在霸刀宮裡面太久,一直嚷嚷著要出去,她整天在我耳邊煩,煩到我受不了,就讓她頂了我的位置出了宮,娘知道這件事氣瘋了,叫爹罰我當守門弟子。」

空心哈哈大笑,拍拍守門弟子的肩膀:「既然如此,好好守門,我先進去參加那比試大會了。」

「二伯可要走快點,方才我已經聽到打鼓聲,應當是比試大會正式開始了。」

空心連忙像是一陣風般往霸刀宮內走去:「臭小子不早點告訴我!」

本來楚天與風清想要趁此機會好好見識一下霸刀宮這西大陸最大門派,但是空心走的急,為了跟上空心,楚天兩人也只好加快腳步,根本無法觀賞身旁的景像。

不多時,當空心推開一道高三丈寬兩丈的鐵門之後,一座巨大的宮殿佇立眼前,而宮殿的大門向外敞開,依稀可見裡頭站了人。

「待會你們兩個隨便找個位置站便可,我先去了。」空心一個踏步就飛身到了宮殿內,而楚天與風清腳步一跨,在人群的最後方站定。

宮殿裡,數十名樣貌年輕,臉上帶著勃發英氣的青年站在底下,寬大的樓梯上則擺著八張椅子,其中七張椅子上已有了主人,臉上顯露著不耐之色,見空心進到宮殿之後,更是冷哼一聲。

「整個比試大會就等你一人,真當以為自己是天王老子不成?」其中一名老者捻著鬍子,顯然早已沒了耐心,冷言說道。

空心對著站在樓梯上頭的中年男子略一點頭,並不理會老者的話語。

老者見空心並不理會他,進到宮殿後也沒有任何告罪之語,直接在椅子上大咧咧地翹腳而坐,氣的臉色發紅,正想怒罵出聲時,中年男子緩言道:「劉長老,比試大會已經遲了一些時候,既然人已到齊,就別為了一些雞毛蒜皮之事傷了和氣,辦正事要緊。」

劉長老強壓心中怒氣,冷哼一聲:「既然宮主都這麼說了,行,我大人不跟小人計較!」

空心挖挖耳朵,正想回嘴時,霸刀宮宮主密語傳聲道:「二哥,我們在這等你等了一個時辰了,你就行行好,別跟劉長老一般見識了。」

空心聳聳肩:「好吧。」

霸刀宮宮主鬆了一口氣,掃視眾人一眼,用宏亮的聲音說道:「想當初各位方進霸刀宮時,面容青澀,眼神裡閃爍著恐懼,可是五十年後,你們每個人渾身散發自信之氣,而且修為完全不可同日而語,相信你們每一個人都比我更期待今天的到來,用你們手上的刀,站上比試場證明自己突飛猛進的實力,現在我正式宣佈,比試大會開始!」

宮殿內,除了楚天與風清之外的其他青年皆大聲叫好,神情興奮,似乎恨不得馬上拔出身上的刀,開始與身旁之人比試。

霸刀宮宮主滿意地說道:「很好,待會每個人都會拿到一張令牌,令牌上面會有一個號碼。」對站在身旁的弟子眼神示意,弟子手一翻,從儲物玉佩裡面取出了一面寫好對戰組合的紙板,面對著底下的弟子。

霸刀宮宮主說道:「拿好令牌,看好上頭的號碼,接著看這張紙,上面寫著你們下一戰的對手是誰。」

在霸刀宮宮主說話的時候,有兩個身穿青色袍子的霸刀宮弟子手上拿著令牌,也不看上面號碼多少,十分隨意地將令牌發了下來。

楚天接過令牌,道了謝,低頭看了令牌,上頭刻著二十四,然後就把令牌收進儲物戒指內,打量站在上頭的霸刀宮宮主。

整個西大陸最有權勢的男人,當今霸刀宮的掌權人,年紀卻比楚天想像的年輕,面容也比楚天想像的祥和,不過臉上那如鷹的銳利雙眸,不怒自威的磅礡氣勢,還有舉手投足間散發出來的自信,完全襯托出他霸刀宮宮主不凡的身份。

此時,霸刀宮宮主又在上頭說著話:「一如往常,在比試大會取得一、二名的人將會真正成為霸刀宮的記名弟子,但今年更特別的是,比試大會的第一名將代表霸刀宮前往傲劍宮,參加兩百年一次的三鼎鬥試!」

此話一出,宮殿裡面頓時像是炸開的鍋一樣,每個人開始交頭接耳,顯露興奮之色,不過沒聽過何謂三鼎鬥試的風清與楚天,就顯得一臉茫然。

在台上已經拿出酒喝的空心,注意到楚天與風清疑惑的神色,密語傳聲道:「三鼎鬥試是當今世上勢力最大,實力最強的三個門派,西大陸霸刀宮、北大陸傲劍宮、東大陸赤霄槍宗聯手舉辦的比試。」

聞言,楚天與風清頓時理解為何身邊的人都露出躍躍欲試的激動之感,就連楚天知道自己有機會可以與傲劍宮與赤霄槍宗的高手比試,心臟都加快幾分。

霸刀宮宮主見底下眾人興奮,緩緩舉起手,宮殿內頓時靜了下來,每個人都抬頭望著宮主。

「收好你們的令牌,今日好好養精蓄銳,明天旭日東升之時,將開始第一輪比試!」語畢,霸刀宮宮主手一揮,跨步離開了宮殿。

霸刀宮宮主離開之後,坐在椅子上的七名老者也帶著自己一手培養的弟子離去,足以容納五百人的宮殿內,頓時只剩下喝酒的空心、楚天、風清與躲在楚天體內打著呼嚕的通吃。

「我以為馬上就會開始進行比試。」楚天略顯失望地說道。

空心喝了口酒:「今天只是個儀式,自從霸刀宮有比試大會這玩意之後,都是這樣的,別急,回去休息一下也好,這兩天一直趕路,你不累我都累了。」

空心從椅子上站起身來,走到楚天與風清身旁:「跟我來,我帶你們到睡覺的地方。」

楚天與風清隨著空心的腳步離開宮殿,而這次楚天與風清左右觀望,想要把霸刀宮一探究竟。

空心發現兩人眼睛咕嚕噜的亂轉,笑道:「霸刀宮有什麼好看的,兩個小子沒見過世面,等我帶你們到廂房之後,你們便可以自由自在地在霸刀宮裡面閒晃,到時候你們愛看什麼就看什麼。」

「霸刀宮裡頭的天地靈氣,比起浴血鬥場濃厚了數倍不止。」風清說道。

空心呵呵笑道:「這是當然,這裡可是天柱山山頂,全西大陸天地靈氣最濃厚的地方。」

空心帶著兩人左彎右繞,最後到了一個十分隱蔽的小廂房前:「這裡是距離霸刀宮主殿最遠的廂房,所以最安靜,絕對不會有人來吵你們。」

空心話一說完就要走,楚天連忙拉住空心:「慢著,明日比試大會的場地在哪?」

空心拍拍頭:「你不問我真的差點忘了跟你說,還記得我們走過來的路嗎?」見楚天點頭,空心繼續道:「明天比試的地點就在剛剛那個宮殿旁邊,繞著宮殿走一圈,必能找著。」

話一說完,空心手一揮,邊喝酒邊走遠了。

楚天與風清兩人很了解空心的個性,所以也不覺得如何,興致高昂地開始探索這西大陸第一宗派,霸刀宮。



拋下楚天與風清的空心,腳步不停地走了約莫一刻鐘的時間,又來到一間廂房前,不過這間廂房比起楚天與風清的起來,明顯更氣派豪華許多。

空心也不敲門,直接推門而入,廂房內有一個圓桌,圓桌旁坐了一個面帶笑容的中年人,赫然是霸刀宮宮主。

霸刀宮宮主一見到空心,馬上從椅子上站起來,取出三壺酒放在圓桌上:「二哥,知道你要回來,這酒早就替你準備好了。」

空心深深吸了一口氣,臉色興奮道:「周海你這好小子,還記得我的胃口,這是長吟釀是吧?」

周海點點頭:「而且已經放了一百年,保證又純又香,為了二哥特地拿出來。」

空心哈哈大笑幾聲,拍掉封泥,豪邁地把酒罐抱了起來,豪飲幾口,發出滿意的長呼聲:「果然不愧是長吟釀,喝了讓人為之長吟啊,好酒!」

見到空心十分滿意,周海手一揮,桌上又多了幾道菜:「若是我沒記錯的話,這些都是二哥喜愛的下酒菜。」

滿桌的菜餚讓空心口水直流,右手伸出,周海馬上遞了一雙筷子,但就在空心準備大快朵頤時,廂房的門突然打開了,一位老者笑呵呵地走進來。

一見到老者,空心與周海同時站起身來,喊道:「師父!」「爹!」

來人正是霸刀宮大宮主,被稱為西大陸第一強者的周通。

周通擺擺手:「都坐下。」看著空心的臉龐,老臉笑開:「你這小子什麼時候回來了,回來了還不第一個來見我。」

空心本欲坐下,聽到周通這席話之後怎麼敢坐:「我以為師父還在閉關,都怪周海沒有馬上告訴我師父已經出關,否則我一抵達一定馬上向您問好。」

聽到空心把茅頭指到他身上,周海苦笑道:「二哥,你說這話可就不對了…」

周通哈哈大笑,拉出一張桌子,一屁股坐了下來:「好了,你別欺負周海了,坐,這酒真香,我也許久不曾喝酒了,正好你這嗜酒如命的徒兒捨得回來,陪我喝兩杯。」

空心大聲應好,坐下來,知道周通不會與他一樣抱起酒罐豪飲,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大碗,替周通倒了酒。

周通拿起碗,對著嘴喝個碗底朝天:「當年我看完雲天梯的測驗之後就入關,前幾年出關,才聽周海說你要了個長老的位置坐,還挑了個徒兒,你性子不定,不可能會把自己束縛住,這是怎麼一回事?」

空心也拿出大碗,倒了酒,對周通致意後馬上喝完:「知我者莫若師父也。其實我是受了一個人所託幫忙照顧他的徒兒,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周海笑道:「事情簡單,但是那個人一定不簡單,放眼整個天魁大陸,能夠讓二哥放下自由自在的日子幫忙的人,可真是屈指可數。」

空心露出神秘的笑意:「相信我,如果是那個人請你幫忙,不管是上刀山下油鍋,你一定會去。」

周通說道:「別再賣關子了,快說這個人是誰。」

空心又替自己添了一碗酒,一口喝淨:「是大哥。」

饒是周海與周通這兩位手握大權,實力超人的大人物,聽到空心說的話臉上也不禁出現驚訝的面容。

周海說道:「大哥收了弟子?這可比二哥你收弟子還令人驚訝啊。」

在驚訝之後,周通臉上顯露興奮:「恨天收了弟子,他是誰,趕快帶他來見我,恨天呢,他有沒有一起回來?」

空心首先回答周通的問題:「大哥他沒有一起回來,他現在跟陣神溫靖申一起似乎在辦些很重要的事,但詳情我不太清楚。」

周通輕微嘆了一口氣:「這樣啊,我已經許久沒見到他了…」

空心知道仇恨天離開霸刀宮已久,而周通最掛心的就是仇恨天這個經歷過一段割心斷腸過往的弟子,連忙說道:「前些日子我有見到大哥,大哥雖然與往常一樣沉默寡言,但是整個人已經沒有以前那種逼人的殺氣,想來心境上平和了許多,而且他還收了個弟子,若是以前心結未解的大哥,絕對不會這麼做。」

周通略微點頭:「既然你見過恨天,那我也放心了,對了,他收的徒兒叫什麼名字?」

周海在一旁說道:「是啊,大哥收的弟子到底是誰?」

空心又替自己添了一碗酒:「明日你們自然會知道,既然是大哥收的弟子,你們一眼就分辨的出他與其他膿包之間的差別。」

周海點點頭,贊同道:「這話說的不錯,既然是大哥收的弟子,絕對不是池中之物。」

周通摸摸自己灰白的鬍子,看著空心故作神秘的模樣:「你小子神神秘秘的,好,為了你這句話,我明日親自坐鎮比試大會。」



天色尚黑,盤坐在床上吸收天地靈氣的楚天與風清同時張開雙眼,下了床,推開門,風清看了一眼天際:「天色最黑之時,旭日即將東昇。」

「走吧。」楚天說道。

兩人昨天在霸刀宮裡繞了一個時辰,除了一些較為隱密,設了陣法的地方沒有進去之外,已經徹徹底底地將霸刀宮裡裡外外都逛了一次,就算是在黑夜之中只有明月與星芒的照耀,但是以兩人的眼力,依然輕而易舉地就找到了比試大會的場地,霸刀宮的演武場。

兩人抵達演武場時,太陽方從東方露臉,柔和的陽光四射,像是匕首般將黑夜刺破,而讓兩人驚訝的是,演武場內早已站滿了人,從他們臉上的表情來看,早已迫不及待比試大會的開始。

相較於這些弟子,楚天兩人臉色就顯得很平淡,站到人群的最後方,雖然有機會能夠參加三鼎鬥試讓楚天也不禁感到振奮,但畢竟經歷過浴血鬥場的生死決鬥,楚天把比試大會看的相當平淡。

在眾弟子都抵達演武場之後,七位長老也相繼來到了演武場,站在眾弟子之前,目光掃過自己一手培養的弟子,露出尖銳的光芒,用眼神對自己的弟子說道:「今日的比試,只准贏不准輸!」

七位長老到了演武場之後,過了一會空心才全身酒氣,慢悠悠從一旁走了過來,站到七位長老身邊,站定之後打了個酒嗝,面露微笑地看著劉長老:「劉長老,早。」

劉長老面露冷笑,正要說話時,周通與周海一前一後從演武場大門走進,若僅是周海,劉長老雖會給些面子,卻也免不了多說幾句,可是在周通面前,劉長老心裡除了恭敬之外還有畏懼,因此冷哼一聲之後便不理會空心,心裡萬分訝異周通竟然會現身在這小小的比試大會。

眾弟子一見到周通與周海,頓時站挺了身子,眼神閃爍崇敬之意,不用長老下令,便齊聲大喊:「參見大宮主!參見宮主!」

周通帶著滿意的笑容,擺擺手:「很有精神,不錯!」隨後對八位長老說道:「八位長老,請坐。」

周通與周海走到已經擺好的椅子上坐下,八位長老直到周通與周海入座之後,才走到屬於自己的椅子坐下。

見八位長老都坐下之後,周通說道:「省去麻煩的程序,直接開始吧。」

周海心知周通想要早些知道仇恨天收的弟子是誰,馬上對一旁的身穿青袍的霸刀宮弟子使了眼色,弟子取出寫好對戰組合的紙板、銅棍、銅鑼,舉起銅棍重重敲了銅鑼。

響亮的聲音頓時迴盪在演武場內,霸刀宮弟子看著紙板,大聲宣佈:「第一場比試,二十四號對戰三十號!」

「嗯?竟然是第一場比試?」楚天略微驚訝。

風清拍拍楚天的肩膀:「記得這裡不是浴血鬥場,下手別太狠。」

楚天笑笑:「我明白。」

原先站在演武場上的弟子全退了下來,拜入同一個長老門下的弟子站在一起,隱隱形成了對立的形勢,而場上只剩下楚天與一個青年。

青年臉上出現邪笑:「記清楚了,我是劉俊,即將用十招擊敗你的人。」

楚天淡淡回了兩個字:「楚天。」

劉俊嘿嘿冷笑道:「你不必告訴我你的名字,我記不起來。」語畢,劉俊拔出繫在腰間的刀。

楚天則只是站在場上,沒有任何動作。

劉長老在椅子上見到楚天如此,冷笑一聲:「狂妄,待會怎麼輸的都不知道。」

劉長老睨了空心一眼,空心還以微笑。

空心知道劉俊是劉長老收的弟子,所以今天一碰面就馬上對自己投來敵意,向場上的楚天密語傳聲道:「臭小子,別讓我丟人。」

楚天沒有理會空心,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聽到。

霸刀宮弟子見兩人都站定,大聲宣佈:「第一場比試,開始!」

劉俊腳步一踏,提起大刀直接衝向楚天,楚天站著不動,眼睛看著劉俊的動作與手上的大刀。

劉俊嘴角出現獰笑:「怎麼樣,嚇傻了吧,酒瘋子的徒弟果然是個傻子!」

楚天依然無所反應。

劉俊運轉真元,加快腳步,舉起大刀就往楚天頭上劈落,而這個瞬間,是他今日所見到的最後一個景像。

〝啪〞一聲,劉俊倒在地上,不醒人事,楚天依然垂著手站著,唯一不同的,站立的位置來到劉俊的側邊。

演武場內大多數人都沒看清發生什麼事,第一場比試就這麼以眾人始料未及的方式結束了。

霸刀宮弟子見劉俊沒有醒來的跡象,舉起銅棍準備敲銅鑼宣佈比試的勝負時,劉長老臉色漲紅地大喝出聲:「慢著!」



這是還沒校稿的版本,實在太累,明早起來在校稿,在這之前,麻煩各位讀者擔任我特約編輯的角色,幫我抓一些錯字或錯誤吧XD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05.2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