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四十六章 抵達傲劍宮
第四十七章 戰宴
第四十八章 三鼎鬥試開始
第四十九章 三鼎鬥試之黑紅血跡
第五十章 三鼎鬥試之正面交鋒
第五十一章 三鼎鬥試之周魁對戰呂揚風
第五十二章 三鼎鬥試之周魁對戰呂揚風 二
第五十三章 三鼎鬥試之周魁對戰呂揚風 三
第五十四章 三鼎鬥試之周魁對戰呂揚風 四
第五十五章 作戰計畫
第五十六章 楚天對戰馮傲然 一
第五十七章 楚天對戰馮傲然 二
第五十八章 楚天對戰馮傲然 三
第五十九章 楚天對戰馮傲然 四
第六十章 楚天對戰馮傲然 五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新刀神
作 者
冰如劍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2.18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13
累積人氣
53656
本月推薦票(投票)
3
累積推薦票
325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8 / 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09.23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四十九章 三鼎鬥試之黑紅血跡
第四十九章 三鼎鬥試之黑紅血跡
馮傲然見到趴在地上的傲劍宮弟子,皺起眉頭,蹲下身子檢視他後頸上的紅腫痕跡,同時留心周遭的動靜。

馮傲然皺起眉頭,伸手撫摸傷痕,判斷傲劍宮弟子應當是被人從後面襲擊,因此附近才沒有任何打鬥的跡象。

馮傲然轉頭往後一看,見到後面有一顆五人合抱的大樹,站起身來,認為將傲劍宮弟子擊昏的人必是從這顆大樹上出手,而且一定是霸刀宮的弟子,在赤霄槍宗內,除了他之外還沒有人擁有這種迅捷的步法,可以從大樹上快速地迫近對手,一招將對手擊昏。

這人,是強敵。

馮傲然環視周圍一眼,三鼎鬥試才剛開始沒有多久,說不定這人還隱伏在附近。

馮傲然吸飽了氣,蘊含真元地大吼一聲:「出來!!!」

馮傲然的聲音四面八方散射而去,音量之大,甚至震落了附近大樹上的樹葉,但是想當然爾,沒有任何回應。

馮傲然輕哼一口氣,在原地等待一會,眼睛注意周圍的動靜,發現沒有任何風吹草動之後,右腳一踏,朝剛剛尖叫聲的方向飛掠而去。

聽到馮傲然逐漸遠離的聲音,躲在大樹上的楚天依然動也不動,一直到半刻鐘之後才閃身而出,三鼎鬥試才剛開始,而且他方才擊昏一名傲劍宮的弟子,還未做好與馮傲然一決上下的心理準備,這時若是現身與馮傲然對敵,必敗無疑。

楚天本來也想朝尖叫聲的方向前去,但是既然知道馮傲然已經前往,楚天當下決定不去蹚渾水。



在北殿觀看三鼎鬥試的呂儒生,此時說道:「周大宮主,霸刀宮能人輩出,真是讓我羨煞不已。」

周通聞言,知道呂儒生說的是楚天,淡然道:「此子特別勤練九轉亂神步法,步法雖快,刀法卻差了一些。」

呂儒生說道:「九轉亂神步法與霸刀絕並稱霸刀宮雙絕,別說將雙絕融會貫通,光是在其中一個技藝上深入鑽研,在修真界內就難以找到敵手。」

馮無鋒點頭,贊同道:「確實如此。」

周通輕笑道:「過獎。」



過了一個時辰,被黃沙龍捲風吹散的眾人,開始如鬥試前說好的那般漸漸聚集在一起,霸刀宮的弟子逐漸在高山內找到彼此,傲劍宮弟子則是在雪原內靠攏,而赤霄槍宗則是在城邦中最大的房舍內集合。

不過三鼎鬥試才剛開始一個時辰,就已經有兩人出局,巧合的是,兩人都是傲劍宮的弟子,對此,坐在北殿裡觀看比試的呂儒生心中甚怒,可是臉面上卻是毫無波瀾,心機深沉。

赤霄槍宗五人全數在房舍內坐下,靜靜等待馮傲然的指示。

至於霸刀宮,則是花了比傲劍宮與赤霄槍宗更久的時間才找到彼此,不過因為楚天隱伏在森林內的關係,他們現在只有四人碰頭,而且當中還有一人負傷,肩頭上有一條深可見骨的劍傷。

這人名為高廣浩,修為來到分神初期,是霸刀宮五人實力最差的弟子,不過他自己始終認為楚天才是這一次實力最差的人。

高廣浩跟其他人一樣,一進到空間陣法後就落入龍捲風內,分不清楚上下左右天南地北,被甩開之後落在沙漠上,整個嘴鼻都是沙。

因為被甩開的力道頗大,高廣浩整個人埋在沙丘之中,耗費些許力氣才總算狼狽地爬出來。

因為眼裡全是沙粒,淚水直流,高廣浩就算睜開雙眼,眼前也是一片模糊,僅能勉強分辨大致上的地形分佈。

在雙眼難以視物的情況下,只有任人宰割的份,高廣浩急著想要找尋水源洗淨眼裡的沙粒,加上周魁說過三鼎鬥試開始後就到高山集合,而高山是最易分辨且絕對找的到水源的地形,馬上運轉九轉亂神步法,朝高山飛掠而去。

高廣浩速度飛快,然而在視力有限的情況下,極難觀察周遭的動靜,突然一道人影從一旁飛竄而出,高廣浩根本來不及停下身形,迎頭直接撞上。

高廣浩撞的是眼冒金星,而對方則發出一陣痛苦的嚎叫聲:「啊───!!!」

這陣痛苦的叫聲,也就是楚天在森林內準備對傲劍宮弟子下手時,聽到的那陣驚叫聲。

高廣浩心頭大驚,在不確定對方是敵是友的情況下,右手一翻,從儲物戒指中取出刀,而對方也同樣拔出劍。

高廣浩努力猛眨雙眼,試著把沙粒排出眼中,但是卻徒勞無功,不過他也因此看到對方身穿的並不是霸刀宮的衣袍,是敵非友。

高廣浩牙一咬,踏步朝對方衝了過去,心想先下手為強,取得先機!

而這場戰鬥遠比高廣浩意料中的還要快就結束了。

高廣浩遇到的對手實力比他強勁,是傲劍宮實力僅次於呂揚風的弟子,真要比試起來,高廣浩絕對不是對手,但是高廣浩運氣太好,剛剛那麼一撞,竟然把對方使劍的右手撞的脫臼,軟軟垂著,劇痛難忍,連握劍的力氣都沒有,只能以左手拿劍應戰。

這一場戰鬥的過程非常粗糙,雙方在雙眼難以視物的情況下胡亂出招,不過高廣浩很快就發現對手右肩受傷,以不是慣用手的左手拿劍,招式十分生硬,心一橫,以肩頭中劍的代價,刀背砍在對手左肩,喀嚓一聲,使得對方左邊肩膀也脫臼,無力拿劍,接下來高廣浩一腳重重踹在下巴,對手哀呼一聲,也不知道下巴是不是被整個踢碎,整個人軟倒在地。



周魁右手將丹藥捏碎,灑在高廣浩受傷的肩頭,讚聲道:「浩子,做的好,一開始就幫我們除去一名敵手!」

丹藥的藥性十分刺激,痛的高廣浩臉色發白,但是臉上卻勾起一抹蒼白的笑容:「師兄謬讚了。」

「怎麼過了這麼久,還是沒看到楚天的人影。」一旁的弟子雙眼觀察四周,但是周遭沒有一絲動靜,讓他懷疑:「難道楚天被傲劍宮或赤霄槍宗的人擊敗了?」

周魁當然知道楚天有自己的盤算,但是他不打算透露給其他三人知道,便說:「楚天或許已經在路上,只是一時之間找不到我們。」

「師兄,那我們現在要繼續在原地等嗎?」

周魁早已想好接下來的對策,搖頭說道:「不,這座山最靠近其他地形,傲劍宮與赤霄槍宗若要找我們,定是從這座山先開始,所以我們要在這座山上廣設陷阱,等待他們自投羅網。」

周魁說的話語十分有信服力,其他三人馬上點頭說好。

周魁說道:「我們四人拆成兩組,廣浩,你現在肩頭有傷,就跟著我一組,我們分開行動,兩個時辰之後回到此樹集合。」

語畢,周魁右手翻出刀,在藏身的樹上劃了一道傷痕,以此做為記號。

周魁與三名師弟對視一眼,點頭會意,周魁與高廣浩往山上走,其他兩名師弟則往山下而去。



呂揚風站在雪原上,神色緊繃,兩名師弟站在一旁,知道呂揚風心中怒極,大氣都不敢呼一聲,他們起先躲在雪堆裡面,等待另外兩人過來,但是他們在雪堆裡面等待了整整一個時辰,其他兩人卻始終不見蹤影,加上之前聽到的一道驚叫聲,越是等待,他們心中越是出現不妙的預感。

該不會,那道驚叫聲便是…

呂揚風在雪堆裡面等了半個時辰之後耐不住性子,從雪堆裡面爬出來,又站著等了半個時辰,耐性已經被磨光,沉聲道:「不等了。」

其他兩人不敢說話,靜待呂揚風把話說完。

呂揚風目光一掃,定在森林這個地形上,說道:「霸刀宮現在一定躲在高山裡面,赤霄槍宗也不用說,定是藏身在城邦裡頭,我們現在就到森林裡頭,觀察兩邊情勢。」

兩名弟子同時應道:「是,師兄。」

以呂揚風為首,三人踏著迅捷的步法,飛速前往森林。



城邦地形,最大的房舍內。

四名赤霄槍宗弟子望著馮傲然,等待他下一步的指示。

馮傲然看向窗外,看著遠方的雪原飄著大雪,說道:「我們就待在這裡,霸刀宮與傲劍宮定是藏身在高山與雪原內,如果冒然前往兩地,我們必會遭受伏擊。」又說:「現在雪原飄著大雪,傲劍宮若要躲在雪原裡面,就需要不斷運轉真元抵禦寒冷,並非長久之計,加上他們已經有兩名弟子被擊昏,呂揚風絕對沉不住氣,會主動前來,我們現在什麼都不用做。」

其中一人說道:「師兄,那霸刀宮呢?」

馮傲然搖搖頭:「不急,這三鼎鬥試既然沒有說到比試結束的時間,必是要等到我們分出高下,又或者是我們當中一人找到那所謂的金剛滅羅罩,確定贏家是何方之後比試才會結束,所以我們暫時就靜靜在此待著。」



把傲劍宮弟子擊昏之後,楚天再次加強身上的偽裝,身上滿是泥土、枯枝、樹葉,隱身在森林之中,楚天有信心,只要他不動,就算別人走到他的面前都很難發現他的存在。

楚天做好偽裝之後,花了一個時辰的時間大致上探查方圓一里內的地勢變化,縱使楚天對自己的實力非常有信心,可是楚天並不會自負到認為自己可以以一己之力,對抗赤霄槍宗與傲劍宮兩名以上的弟子聯手。

為此,事前擬訂好退路,就是一項非常重要的事情。

在探查好周遭後,楚天在一顆三人合抱的大樹上,藉由濃密的樹枝遮掩身形,閉起雙眼,利用雙耳觀察四周。

不久後,他聽到遠方傳來細碎的聲音。

楚天睜開雙眼,站起身來,用最不發出聲響的方式移動。

楚天在移動的同時,不斷注意聽著進到森林內的人的動向,緩慢而無聲地往他們方向前去。

越是靠近「聲音」,楚天越可以聽的清楚,進到森林的人數不足五人,而且正在往森林與高山的分界線移動,楚天心裡猜測這幾人是想要對藏身在高山的周魁等人下手。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還沒有見到進到森林的是誰,楚天卻有股強烈的直覺,認為是進到森林的幾人是傲劍宮。

楚天轉身,既然知道進到森林的幾人即將前往高山,那麼他只要比他們早一步到達分界線就一定會再度碰到他們。

楚天施展九轉亂神步法,刻意繞了個大半圓,把距離拉遠,確保進到森林裡的人不會聽到他的聲響。

不久,楚天來到森林與高山的分界線,首先察看身上的偽裝,發現身上有些地方的樹葉與枯枝掉落,馬上利用藏身的大樹加強偽裝,接著細心聆聽,按照楚天的計算,進到森林的幾人,應當會比他慢一刻鐘的時間抵達分界線。

楚天坐在樹枝上,閉起雙眼,除了提升聽力之外,黑白色的眼瞳在森林內也是十分唐突的顏色,有可能會因此洩露行蹤。

一刻鐘過後,楚天沒有聽到任何聲音,心道莫非是我想錯了?他們進到森林只是為了藏身,並非要找霸刀宮?

楚天將心裡胡亂的猜測按捺而下,靜靜待在樹枝上,又過了一刻鐘的時間,耳裡聽到微小又瑣碎的聲音,心道,總算來了!



「停。」在距離眼前高山約莫還有兩百步距離時,呂揚風突然停了下來。

呂揚風說道:「周魁這人性格雖然豪邁,可是他絕對不是魯莽之徒,他不可能什麼都沒有做,就在山上靜靜待著等我們過去。」

身後兩人馬上道:「師兄所言極是!」「師兄,那你看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才好?」

呂揚風思索一會,說道:「我們先在此地觀察一會,首先察看附近有沒有任何霸刀宮的蹤跡,小心為上,現在可是三鼎鬥試,我們的對手是周魁跟馮傲然這樣的角色,可不能有任何鬆懈。」

身後兩人齊聲道:「是,師兄。」

呂揚風說道:「我往前面走,你們兩個往右前方與左前方走,注意不要分的太散,若有任何發現,馬上高呼一聲。」

「是。」

三人對視一眼,點頭,各自往不同的方向走去,留神觀察四周。

遠方的樹上,楚天聽到聲音逐漸分散開來,讓他確定現在遇到的是三個人,但是楚天仍然沒有動,他們三人距離太近,冒然動手只會讓自己陷入以一敵三的不利情況。

楚天告訴自己等,再等一會!

傲劍宮三人走的緩慢,留心周遭,右手拔劍出鞘,在觀察四周的同時也戒備著。

漸漸的,因為三人走的方向不同,三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而楚天也在這時候動了。

楚天用著幾乎無聲的方式在樹與樹之間移動,緩緩接近往他這個方向來的人,在五十步之外的地方停了下來,從樹枝與樹木之間的縫隙見到來人穿的是傲劍宮的衣袍,定眼一瞧,發現對方不是呂揚風,心裡略鬆了口氣。

楚天再次不動,閉上眼睛,靜靜等待對方朝自己走過來,手裡緊握著樹枝。

三道聲音在森林內由近而遠傳來,楚天從聲音的遠近保守判斷,傲劍宮三人已經離彼此至少有五十步的距離。

但是楚天還是不動,就連眼睛都還沒有睜開,五十步這樣的距離並不保險,楚天相信以呂揚風的修為,全速施展開來,只要花兩個眨眼的時間就可以前來相助,就算因為被樹木與雜草拖慢了速度,再怎麼慢也只需要四個眨眼的時間,若是待會偷襲發生什麼變故,自己將陷入以一敵二甚至一敵三的危險,這個後果,楚天承擔不起。

楚天繼續等待,而對方越來越靠近楚天,眼光甚至有兩次掃過楚天身上,但是楚天身上的偽裝實在與周遭的環境太過相像,加上楚天運轉斂神訣,封閉了氣息,傲劍宮弟子完全沒能發現楚天的存在,就從楚天藏身的樹上走過。

這個瞬間,楚天睜開雙眼,動作十分緩慢地站起身來,粗大的樹枝幾乎沒有任何晃動。

傲劍宮弟子繼續往前走,完全沒有察覺在身後那個大樹的另外一邊,正有一個人已經把他當成目標,準備對他下手。

楚天把樹枝咬在嘴裡,雙手雙腳抱著樹幹,就這麼無聲無息地繞到樹幹另一邊,找到一根粗大的樹枝,雙腳蹲伏在上,運轉真元,就要俯衝而下的瞬間,傲劍宮弟子突然驚呼一聲,興奮地大叫道:「師兄,我找到啦,我找到啦!」

楚天心頭一驚,硬是止住身形,好險傲劍宮弟子正沉醉在狂喜之中,並未發現樹枝上的楚天。

楚天深吸一口氣,壓下躁動的心境,逼自己冷靜下來,左右觀察,發現周圍樹枝樹葉相當茂密,自己若是藏身在此處,應該不會被發覺,便一動也不動地繼續蹲著,閉上雙眼。

幾次呼吸的時間過後,一陣吵雜的聲音傳來,呂揚風率先抵達,問道:「怎麼了?」

傲劍宮弟子指著地上:「師兄,你瞧,地上有一道散亂的足跡!」

呂揚風看著地上,確實見到地上的雜草向兩旁散開,很明顯是人為的痕跡,除此之外,雜草散開的方向一路往前延伸,而前方正是一座高山,更讓呂揚風興奮的是,他發現雜草上有乾掉的黑紅血跡。

呂揚風眼神冒出凶光,舌頭舔了嘴唇一圈:「走,上山捉老鼠。」

--------------
最近生活過的很簡單,起床,寫作,吃午飯,寫作,累的話沖個澡,寫作,接著準備上班,九點半下班,十點前吃完晚餐,接著逛個臉書,看看朋友的動態,然後寫作,洗澡,睡覺。

沒有上班的話,頂多去逛個書店,買個幾本書回家看,回家就是繼續寫作,其實還蠻一成不變的。

創作這檔事,其實根本沒有很多人想像中的浪漫,就是在書桌前,手放在鍵盤上,看著電腦螢幕,聽著不同的歌,偶爾我還會把歌關掉,因為有時候歌聲反而會打擾到我創作,努力地把腦海中轉著的劇情用文字呈現出來,有時候寫的比較順,成品也不賴,看到大家反應不錯的時候自己也很開心,可是當寫的不順時,那就是真的很不順了,這時就會去跑個步,看看Youtube上的好笑影片讓自己放鬆一下。

不過跟大家想的不一樣的是,創作最難熬的不是寫不出東西,而是孤獨跟寂寞,一個人處在房間裡,就這麼對著冰冷的機器打字,一天打至少八個小時,很容易感到厭倦又疲勞,然後就算對別人訴說這種心情,朋友也不會懂,久了就會把這種情緒自己吞掉,也會讓自己變成一個更孤獨的人。

但是我現在到是已經習慣這種孤獨了,畢竟這就是寫作的必經過程之一,現在偶爾還會覺得,這種安靜的感覺其實也挺不賴的呢!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09.23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