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三十一章 談話
第三十二章 百轉千迴陣
第三十三章 離開
第三十四章 比試大會開始
第三十五章 毒
第三十六章 比試大會結束
第三十七章 約戰
第三十八章 楚天對戰周魁 上
第三十九章 楚天對戰周魁 下
第四十章 方法
第四十一章 出發前夕
第四十二章 出發
第四十三章 鳳凰樓
第四十四章 寒星寶甲
第四十五章 敵意消除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新刀神
作 者
冰如劍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2.18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25
累積人氣
53668
本月推薦票(投票)
3
累積推薦票
325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8 / 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05.2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十五章 毒
眾人眼神疑惑地掃向劉長老,劉長老臉色因怒氣而漲紅,大聲對楚天說道:「這場比賽不算,你的刀呢!?在霸刀宮的比試大會上沒有刀,代表你使出的根本不算刀法,這一場比賽不能算數!」

劉長老此話一出,眾人都知道他是在強辭奪理,周海在周通的示意之下打算出面主持時,楚天卻舉起右手:「我以掌代刀,我心中有刀,就算手上拿的是一根樹枝,也一樣是刀。」

劉長老還欲說話,但楚天又道:「而且若是我剛剛手中拿刀,你的弟子早已死了,我與他無冤無仇,不想殺他。」

楚天話一出口,演武場上的氣氛頓時變的更加緊繃,因為楚天的話也可以解釋成:「你的弟子根本不是我的對手,我以掌代刀一招就把你的弟子擊倒在地,若拿的是刀,你教導的弟子早已身首異處。」

由於楚天這五十年來被空心帶出霸刀宮外修練,所以他並不清楚劉長老的脾氣是八位長老中極為火爆,最看重自己的面子,楚天話一出口,除了空心之外的六名長老心中叫糟,而劉長老臉色由紅轉黑,站起身來指著楚天準備開口大罵時,周通的聲音緩緩傳來:「劉長老。」

一聽到周通的聲音,劉長老心裡的氣燄頓時消了一半,硬是壓住心裡的怒火,回過身望向周通,雙手抱拳:「大宮主。」

「楚天雖然沒有拿刀應戰,但是霸刀宮祖訓有言:『不論身在何處,記得,心中都要帶著你的刀』,這祖訓劉長老想必還記得吧。」周通語氣溫和,但當中卻蘊含著一股逼人的魄力,而且周通特別搬出祖訓就是要給劉長老台階下,劉長老雖然心裡百般不願,卻也知道周通站在楚天一方,若是繼續鬧下去,恐怕場面會變的更加難看,不情不願地說道:「是,大宮主。」

周通微微露出笑容:「請坐。」

劉長老忿忿不平地坐下,周海隨及對拿著銅棍的弟子點頭示意。

〝噹──!〞,霸刀宮弟子用力敲擊銅鑼,低沉的響聲傳來,弟子隨時宣佈道:「這場比試,二十四號勝!」

楚天站在場中望著坐在最上頭的周通,微微點頭致意,出乎楚天意料的是,周通嘴角含著微笑也對他點頭致意,看向他的眼神中還帶著一種欣慰歡喜之意。

楚天感到疑惑,不解為何大宮主會對他露出這種眼神,但楚天決定不在這個問題上打轉,說不定大宮主對每個人都會露出這種眼神,也說不定是大宮主一直以來眼神都這麼親切近人。

劉俊很快被抬走,楚天也走下演武場,讓比試可以順利的繼續進行。

雖然拿下一勝,但楚天臉上絲毫沒有欣喜的表情,回到風清身旁,並未發現有兩道目光始終注視著他。

「他應該就是恨天的徒弟了。」周通對周海密語傳聲道。

「一舉一動都像透了大哥,說話、眼神,甚至連那不卑不亢的態度都讓我看到大哥的影子,他絕對就是大哥的徒弟。」周海看著楚天,心裡浮現出仇恨天那沉默寡言的身影,夾雜著痛苦與哀傷的雙眸,讓周海就算只是回想仇恨天的形像,都為之感到惋惜與心疼,也下定決定要替仇恨天好好照顧他收的唯一一個弟子。

「他叫做什麼名字?」周通問道。

「我問二哥。」周海向空心密語傳聲道:「二哥,大哥收的弟子就是他吧,二十四號。」

「這麼快就被你看出來了,真是無趣。」空心左腳靠在扶手上,整個人癱坐在椅子上,也不顧如此坐姿會不會影響別人對他的觀感。

「因為他的氣質與動作都像極了大哥,所以我跟爹一眼就認出來了,爹想知道他叫什麼名字?」

「楚天。」

周海對周通說道:「二哥說,他名字叫楚天。」

聽到楚天二字,周通滿意地點頭,這名字很好,但是心裡突然閃過一道念頭,臉色微微一變。

天底下應當不會有這麼巧的事…….

比試大會繼續進行,在楚天第一場比試結束之後,接下來的比試因為雙方實力相近,都拆解了百招以後才分出勝負,比試進行的速度因而變的非常緩慢,這對習慣了浴血鬥場每一場戰鬥都為了活命的楚天與風清來說,根本與兒戲沒有兩樣。

一直到下午時分,楚天才第二次站上場,好巧不巧的是,遇到的對手竟又是劉長老收的弟子。

結果與第一場比試一模一樣,劉長老弟子攻來,楚天一計手刀就讓他躺下,實力的差距簡直是雲泥之別。

當然,這樣的比試結果讓劉長老氣炸了,可是周通還坐在上頭,讓他心中的氣憤得不到宣洩,在第一日比試大會結束之時,臉色鐵青地快步離去。

第一日的比試大會,在周海站起身來宣佈明日旭日東昇之時繼續之後,正式結束。



「這所謂的比試大會,比我想像的無趣。」楚天與風清坐在霸刀宮內的一處邀月庭之中,聆聽著一旁流水潺潺的聲音,通吃也因為無聊而從楚天體內竄了出來,坐在楚天身旁。

風清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了酒壺,拿出了兩只酒杯,放在楚天面前,但楚天卻說:「我不喝。」

風清聳聳肩,也不把酒杯收回來,替自己倒酒,慢慢品嘗酒香。

「你什麼時候開始喝酒了?」楚天問道。

風清笑了笑:「因為跟你說的一樣,這個比試大會比我想像的無趣。」

風清將酒一飲而盡:「不過這樣的無趣倒也不壞,浴血鬥場緊繃的日子過久了,都已經忘了放鬆是什麼樣的心境。以前看不到的東西,在這種心境之下反而看見了,這樣其實沒什麼不好。」

楚天看著倒掛在天上的弦月,想起這五十年來跟著空心到處修練的日子,落日峽、怪石林、暗魁沼澤、浴血鬥場,這五十年來每天都在緊繃的修練中度過,除了烤肉吃肉的時間之外鮮少有放鬆自己的機會,與之相比,現在在霸刀宮內的生活確實十分快活,嘴角不禁浮上一抹微笑:「也是。」

「我不用參加比試大會,所以可以盡情放鬆身心,你可不一樣,當心一點,可別栽了個大跟斗。」風清提醒道。

「一整天的比試看下來,你有看到任何實力與我相近的人?」楚天問道。

「哈哈哈,這倒是沒有。」

「這便是了,不用替我擔心,而且這比試大會多是烏合之眾,也不曉得霸刀宮為何要搞出這一個東西出來。」楚天說道。

「今天在場邊看了十幾場比試下來,我發現很多人本來修練的並不是霸刀宮的刀法,武功根底很顯然來自其他門派,依我猜想,或許霸刀宮只是把這個比試大會當成與西大陸其他門派建交的方式,所以教導的自然不會是霸刀宮的精髓,而且參賽的人並不完全是烏合之眾,當中幾人資質潛力不錯,只是你這些年來經歷比起他們多出太多,自然看不上眼。」

「或許吧。」語畢,楚天取出了陣法大全出來仔細研讀,風清則是默默地喝著酒,享受這個寧靜的氛圍,通吃則是在微風徐徐的吹彿之下,趴在邀月亭裡頭的石桌上沉沉地睡著了。

兩人一龍待在這邀月亭之中,一直到風清喝完酒之後才回到廂房內休息。

因為楚天根本沒有耗費任何真元在兩場比試之中,所以就算回到廂房內還是在仔細研究陣法大全,不過少了百轉千迴陣,楚天並沒有實例可以輔佐書中的文字敘述,從陣法大全中獲得的知識有所侷限,而且也讓他感到相當疲勞。

深夜,楚天將陣法大全收起來,閉上雙眼,讓自己的身心獲得充份的休息,在明日比試之前把狀態調整好。這是楚天在浴血鬥場養成的習慣,縱使楚天認為在這比試大會找不到對手,依然將自己維持在最巔峰的狀態。



清晨時分,楚天與風清兩人推開門走出廂房,朝著演武場走去,而通吃在沉睡中甦醒之後,看到外頭天色依然漆黑一片,馬上鑽入楚天體內繼續倒頭就睡。

一走到演武場,楚天與風清一樣在最不顯眼的地方站定,對這比試大會不甚在意的兩人,在某些程度上其實一直以旁觀者的角度看待這場比試大會。

對楚天與風清這種經歷過浴血鬥場的人來說,這種比試大會如同兒戲,而且他們兩人心中有著比這比試大會更重要百倍的事情要做,自然不會把比試大會看的太重。

第二日的比試大會,在周通與周通一同現身之後開始了,而楚天今天的比試於下午時分才開打,因此楚天與風清就在底下百般無聊地看著比試。

「楚天,那不是我們昨日遇見的那個守門弟子嗎?」看了幾場百般無聊的比試之後,正打算開始研究掌紋的風清,用手肘頂了頂楚天。

楚天順著風清目光的方向看去,見到守門弟子身穿霸刀宮的青袍,臉上帶著淡笑地從演武場大門走進。

「他很強。」風清距離守門弟子太遠,無法從氣息感知守門弟子的修為,但是就憑守門弟子散發出來的氣質還有隱藏在那抹微笑裡無比自信,風清確信守門弟子擁有強悍的實力。

楚天瞥了守門弟子一眼,用點頭贊同風清的看法:「他似乎不是一般的霸刀宮弟子,從昨天他與酒鬼的對話來看,他爹似乎是我師父與酒鬼的師弟,想必是霸刀宮內位高權重的人,而且能夠說出『沒有令牌者,就算是傲劍宮宮主親自來訪,也不能隨意放行。』這種話的人,在霸刀宮內應當是…」

楚天與風清不約而同地望向周海與周通,收回目光,轉頭望向彼此,從眼神交會中知道對方心中與自己有著一樣的想法。

「原來守門弟子,竟然就是霸刀宮的少宮主。」

在楚天與風清默默注意少宮主時,他其實也暗中在觀察楚天與風清,因為楚天與風清兩個人散發出來的氣質比起其他弟子要高深莫測許多。

「二伯帶回來的人,實力想必很強。」

少宮主的出現稍稍轉移了楚天與風清的注意力,但是兩人很快又把焦點轉移到比試場上。

風清嘆了一口氣:「楚天,不如你直接跳上去,大喊一聲:『你們一起上,反正不管是一個一個上,或者是一起上,你們都不是我的對手!』,趕快結束這場比試大會。」

楚天說道:「這樣的無趣,倒也不壞,浴血鬥場緊繃的日子過久了,都已經忘了放鬆是什麼樣的心境。以前看不到的東西,在這種心境之下反而看的到了,這樣其實沒什麼不好。」

楚天睨了風清一眼:「這可是你昨夜對我說過的話。」

風清苦笑一聲:「看來我的耐心並不如我想像的多。」

「要不你去邀月亭坐坐,欣賞霸刀宮的美景。」

風清指指天上:「現在連個月亮的影子都沒有,去邀『月』亭坐著當木頭嗎?」

楚天嘴角露出笑意:「不如你學學那個酒鬼,你瞧。」

風清望向空心,只見空心已經坐在椅子上睡著了,而且睡相十分難看,左腳跨在椅子的扶手上,身體整個倒向右側,頭靠在右肩上,也不曉得醒來知道空心會不會覺得脖子痠痛難耐,嘴巴大開,嘴角閃著絲絲亮光,如果沒有意外,應該是睡到流口水了。

風清一不小心就笑出聲來:「他竟然當著霸刀宮宮主與大宮主的面倒頭就睡,實在是……」風清一時間找不到形容詞套用在空心身上,而且憋笑憋的險些得了內傷。

楚天嚴肅道:「像他把羞恥心拋在腦後,隨著自己的心意想喝酒就喝酒,想睡就直接倒頭就睡,這樣的人生,才叫做灑脫,才叫做真正的放鬆。」說到後來,楚天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而風清見楚天笑出聲來,自己也索性張開嘴,把憋在體內的笑意釋放而出。

楚天與風清兩人頓時成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焦點,但是兩人絲毫不在意,見到空心依然坐在椅子上打著鼾,更是放聲大笑,而這時,場上的對戰終於分出勝負。

霸刀宮弟子舉起銅棍,奮力地敲打銅鑼,低沉的聲響傳來,讓空心渾身震了一下,更讓底下的楚天與風清開懷大笑。

聽聞到兩人的笑聲,空心看了兩人一眼,掛在扶手上的左腳放下來,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總算是醒了過來,但才醒來不到幾個呼吸的時間,空心右手一翻,取出一壺酒仰頭大飲,完全不把這比試大會當一回事。

在霸刀宮弟子宣佈這場比賽的勝負之後,下一場比試終於輪到楚天上場。

「下一場比試,二十四號對戰五十八號,雙方上場。」

「我去了,很快就回來。」語畢,楚天一個箭步就踏上鬥場。

這個瞬間,周通、周海、空心、劉長老、少宮主全部都把視線集中在楚天身上。周通、周海、空心眼中閃爍著期待的光芒,少宮主則是帶有好奇之意地看著楚天,唯有劉長老眼神中懷有惡意,嘴角勾起一抹陰險的笑容。

五十八號跳上台,對楚天說道:「康無憂,即將擊敗你的人。」語畢,康無憂臉上浮現出自傲的神情。

楚天默默在心裡嘆了一口氣,看康無憂這個模樣,楚天不用猜都知道他一定是劉長老門下的弟子。

霸刀宮弟子見楚天與康無憂已經站定,舉起銅棍,用力敲擊銅鑼:「比試,開始!」

康無憂抽出背上的大刀,右腳一踏,像是離弦之箭般衝向楚天,速度之快,讓同為劉長老門下的弟子連連喝彩,不過在楚天眼裡康無憂的身法卻有著諸多破綻,尤其身法與步法並未配合好,右腳與左腳踏出的速度有所落差,導致身法的破綻更加明顯。

楚天心中瞬間出現了十九種可以擊敗康無憂的方法,可是楚天打算依照之前兩場比賽的模式,側身閃過康無憂,以掌為刀,擊向康無憂的後頸讓他昏過去。

然而就在楚天舉起右手準備閃開康無憂時,異變突起,康無憂的左手灑出白色粉末,將楚天籠罩在內。

康無憂臉上顯露獰笑,雙手握刀朝著楚天揮落時,楚天雙手交叉,擋下康無憂的手腕,右腳重重踢向康無憂的肚腹。

康無憂身形往後飛,仰頭吐出一口血箭,雙腳踩地想穩定身形,卻因為重心不穩而在地上滾了好幾圈,一直到演武場的邊緣地帶才勉強用刀插在地上停下身子。

康無憂半跪在地,吐了好一大口血,肚子火辣辣地疼痛,但臉上卻出現了詭計得逞的笑容。

「嘿嘿,這一腳還真是重,不過這一場比試的勝利,我就收下了。」康無憂忍著肚腹的痛楚,提著刀,慢慢地走向楚天。

為了不傷害到圍繞在演武場周圍的人,也為了不讓在台上觀看比試的周通與周海察覺不對,康無憂下的毒劑量非常少,而且也非致命性的毒藥,最多只會讓楚天真元突然橫衝直撞,渾身出現如同萬蟻啃蝕的痛楚罷了。

康無憂心道,反正是劉長老叫我這麼做,就算出了什麼亂子他也會幫我扛下來。

康無憂左手抱著肚子,看著楚天面無表情地站在原地不動,心裡面冷笑,嘿嘿,好,我看你還能再撐多久,你現在一定痛的背上都冒出冷汗了吧。

康無憂加快腳步,右手舉刀,直接從楚天頭頂劈落。

就在刀鋒與楚天的臉面距離不到一根眉毛的長度時,康無憂笑了,楚天也動了。

楚天左手把康無憂握刀的手腕使勁往上一托,康無憂手中的刀在楚天這一托之下遠遠飛走,楚天攻勢不停,右手四指插入康無憂右邊的肩窩之中,喀嚓一聲,康吳憂右手臂脫臼,而楚天還不打算放過他,左手抓著手腕,右手抓著肩膀,左腳一踏,身體躍起,右腳奮力往康無憂右手手肘頂去,又是喀嚓一聲,手肘脫臼,接著楚天左手一扭,再度傳來喀嚓一聲,康無憂右手的關節全數脫臼。

康無憂痛苦地倒在地上哀嚎,右手臂的痛楚讓他忍不住痛哭出聲,而楚天渾身爆發出可怕的殺氣,左腳踏在康無憂脫臼的手臂上,而這又讓康無憂發出痛苦的慘叫:「我認輸了,等一下,我認輸了,求你,求你…」

楚天不管康無憂的求饒,右掌伸直,往康無憂的喉頭處插去。

「住手!」

「慢著!」

「別!」

三聲大吼傳來,分別來自周通、周海與空心,楚天中指的指尖在康無憂的喉結處停下,一身可怕的殺氣消散的無影無蹤,彷彿這道令人膽寒的殺氣從未出現過一樣。

楚天蹲下身子,在渾身顫抖的康無憂耳旁說道:「你用的毒,太淺了。」

楚天站起身體,一揮袖,雙手負於身後,也不管比試結果還未宣佈,就這樣走下了演武場,留已經害怕到雙腿流出溫熱濕意的康無憂一個人躺在場上。



刀神的劇情慢慢的往前推進,這段時間或許劇情上會比較沉悶一點,不過之後我保證一定會越來越精彩!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05.2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