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十六章 夢
第十七章 水中修練
第十八章 浴血鬥場
第十九章 殺人
第二十章 第二戰
第二十一章 你爭我奪 上
第二十二章 你爭我奪 下
第二十三章 結束
第二十四章 楚天對戰清風 上
第二十五章 楚天對戰清風 下
第二十六章 他人呢?
第二十七章 易心
第二十八章 風清
第二十九章 易心往事
第三十章 突破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新刀神
作 者
冰如劍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2.18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13
累積人氣
53656
本月推薦票(投票)
3
累積推薦票
325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8 / 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01.10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十一章 你爭我奪 上
位於血池南邊的浴血鬥場場邊今日圍了特別多的鬥士,除了身受重傷難以下床之外,在鬥王以下的鬥士全部站在場邊,觀看著場內的決鬥。

此時,在場上激戰的兩名鬥士是赤蒼與狂怒。

狂怒右手甩著一條鎖鏈,左手隱藏在袖袍之中,右手揮舞鎖鏈的同時左手連連射出細髮般的暗器毒針,不過就算狂怒已經使出渾身解數對付赤蒼,被他揮灑的宛如活物般的鎖鏈卻連赤蒼的衣角都沾不著,左手發出的暗器更是一一被赤蒼看穿,瀟灑輕鬆地躲過。

決鬥一開始狂怒便採取搶攻的策略,打定主意要以最快的速度拿下這場決鬥,不過顯然如意算盤打不響,赤蒼步法精妙,身法更是如同風中片柳般飄忽不定,幾次狂怒以為鎖鏈就要困住赤蒼,腦袋裡轉著如何凌虐赤蒼時,赤蒼卻又跨出鎖鏈的範圍外。

前幾次狂怒以為赤蒼只是僥倖逃脫,但是當這個情況一再發生之後,狂怒額頭開始冒出冷汗,後背發涼,一股極端不好的念頭冒了出來。

「難道他一直將我戲耍在手掌之中?」

當這個念頭冒出來之後,狂怒打了個冷顫,因為這裡是浴血鬥場,實力不如人只有唯一一種下場。

死。

當這個想法出現之後,緊張不安的情緒開始籠罩在狂怒心中,讓他揮舞鎖鏈的右手無法克制地顫抖起來,在空中飛舞的鎖鏈因而失去靈動,變的單調且僵硬,而狂怒發覺鎖鏈已無法意發而動時,心中更是焦躁,左手連連發射暗器,卻一不小心就將身上所有的暗器發完。

身上沒了暗器,光憑鎖鏈又奈何不了赤蒼,恐懼爬上了狂怒的心頭,赤蒼臉上的青面獠牙面具在狂怒的眼裡變成閻王嚴肅的容貌,手上的樹枝彷彿閻王手中的刑筆,對他寫下十八層地獄的判決。

狂怒嘴巴乾澀,棄械投降的念頭閃過,險些就將手中的鎖鏈拋下,跪在地上向赤蒼求饒,但是狂怒知道浴血鬥場從未有投降兩個字的存在,只能繼續甩動著鎖鏈,期待著奇蹟的發生。

然而妄想中的奇蹟並沒有發生,赤蒼在確定狂怒已經沒有任何把戲可以翻弄之後,右腳一踏,身形鑽入狂怒出招時露出的空隙,右手將樹枝刺進其胸口,在真元強大的衝擊之下,狂怒脆弱的心臟立即被震碎。

赤蒼步法踏出到狂怒倒下這個過程,絕不超過兩個眨眼的時間。

浴血鬥場的審判官緩緩落下,大聲宣告:「勝者,赤蒼。」

赤蒼將樹枝收回儲物戒指之內,邁開大步往自己的草屋移動,行進間底下圍觀的鬥士紛紛讓開一條路,隱藏在他們面具底下的是極端沉重的表情。

包含這場決鬥在內,赤蒼在抵達浴血鬥場這兩個月裡已經連勝了三十七場,而在這三十七場決鬥之中,赤蒼展現出了讓其他鬥士為之驚顫的實力。

一根樹枝跟精妙步法如此簡單的結合,成了令其他鬥士為之顫抖的兇器。

當其他鬥士千方百計的利用毒及暗器傷人時,赤蒼手中至始至終只有一根樹枝;當其他鬥士費盡心思以詐死裝傷誘騙對手時,赤蒼以飄逸輕靈的步法戰無不勝。

光明磊落的戰法,但是在絕對的實力差距下,成了其他鬥士的惡夢。



推開草屋的門,拿下被賦予赤蒼之名的面具,楚天拉開椅子坐下,輕輕呼了一口氣。

這場決鬥的勝利其實並不如其他鬥士所看到的這麼簡單,尤其楚天始終沒有真正使出九轉亂神步法的威力。在這三十七場的決鬥之中,楚天出手一直以來都有所保留,因此每次上鬥場時都仔細的觀察對手,除非有必殺的把握,否則絕不輕易出手。

方才擊殺狂怒的決鬥也是如此,但是這場比試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到了後來狂怒已然喪失戰意,甚至出現了害怕的情緒,讓楚天可以輕易得手。

這種情況在楚天連殺三十名鬥士之後已經是第二次出現,對手發現自己對楚天的步法無可奈何之後就崩潰,然後露出了近乎誇張的空隙,讓他一擊得手。

這兩次的勝利讓楚天有所明悟,在鬥場上對手有兩個,一個是站在對面的鬥士,另一個是自己。

在鬥場上與對手周旋並不難,難的是對付自己。

楚天閉上雙眼,慢慢地讓自己從殺人的情緒中抽離,平穩心境,靜下心。

在前十場決鬥,楚天至少要花一天的時間才能撫平洶湧的情緒、平穩起伏的心境,但是隨著站上鬥場的次數增加,現在楚天只需要一刻鐘的時間就可以讓自己安定下來。

平穩心境之後,楚天睜開雙眼,見到空心坐在他對面咕嚕咕嚕地喝酒。

「小子,最近氣勢雖旺,可別得意過頭了。」空心說道。

「通吃最近還好?一陣子沒見著牠了。」楚天不理會空心的調侃,問道。

「牠現在正處於緊要關頭,不過不用擔心,有我看著牠,你將你鬥場上的事管好就行。」

楚天點點頭,不再理會空心。

空心望著楚天,感受著楚天自然而然散發出的那一股銳氣,不由得回想起當初他們在霸刀宮第一次見面的情形,那時楚天不過是個傻小子,經過了落日峽、暗魁沼澤、瑤天池與現在的浴血鬥場洗禮後,眉宇間隱然散發出了強者之勢,沉穩令人無法忽視的霸氣。

一個念頭從空心心中閃過,但是想到楚天是仇恨天唯一的弟子,這個念頭卻很快又被他壓抑下來。

楚天補捉到空心顯露的一絲猶豫,說道:「酒鬼,有話直說。」

空心愣了一下,直直耵著楚天,然後拍桌大笑:「臭小子,你好樣的,我帶你來浴血鬥場果然是正確的選擇!」

楚天看著空心,靜靜的等待空心接下來的話語。

笑完之後,空心的臉色歸於平淡,用輕緩的語調說道:「雖然極少人這麼做過,不過每個鬥士都有權利直接挑戰更高等級的鬥王、鬥聖,甚至是鬥神。」

楚天眉頭一揚,問道:「你是要我去挑戰鬥王?」

空心搖搖頭:「我只是讓你知道有這回事,挑戰與否是你自己的選擇,畢竟鬥王跟一般的鬥士在實力上有著明顯的差距,你是我師兄唯一的弟子,若是你死在這裡我沒辦法對他交待。」

楚天睨著空心:「酒鬼,你的激將法可真是拙劣。」

空心再次拍桌大笑:「哈哈哈,被你看出來了!」隨後正色道:「以你現在的實力,要對付普通鬥士易如反掌,但是鬥王跟鬥士有著根本上的差別,每一位鬥王都是鬥士歷經百場生死的試煉所誕生,平均一百名鬥士中才會出現一個鬥王,所以能夠成為鬥王的人都不是簡單的人物,如果冒然去挑戰,後果可能不是現在的你能夠承受的。」

楚天沉默了一會,問道:「現在浴血鬥場裡有幾個鬥王?」

空心道:「南方四位、東方兩位、北方三位、西方一位,總共十個鬥王。」

楚天點點頭:「我知道了。」

空心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陡然起身:「你自個好好想想,這段時間我有要事在身,要離開鬥場一陣子,好好保重。」

楚天坐在椅子上並未起身,微微點頭,目送空心離去,挑戰鬥王的念頭在心裡萌芽。



空心離開楚天的草屋之後,快步走回自己的閣樓,望著正躺在床上沉沉睡著的通吃,一把將其抱起,迅速離開了浴血鬥場。

從通道完全沒有回頭地離開浴血鬥場之後,空心甚至也沒有在霧雲峰多做停留,全力運轉步法,幾個閃身之間就不見人影。

空心在一個幽谷停了下來,左顧右盼,查看是否有修真者的蹤跡,也觀察這個地方是否夠隱蔽,但是通吃在此時發出痛苦的吼聲,讓空心沒時間仔細評斷這個不知名的幽谷。

通吃身軀不斷扭動,渾身散發著耀眼的紅色,很快便在昏迷狀態下化回真身,數十丈的身軀擠在小小的山谷之內,身上的鱗片如同心臟一樣跳動著。

「這時候如果大哥在就好了,佈個陣法就不用一直守著。」空心抓抓頂上那頭亂髮,身軀尋個高處落下,從附近抓些樹枝葉草鋪在上頭就這麼半臥著,邊喝酒邊注意著通吃。

通吃在山谷中不斷打滾翻騰,發出低沉的吼聲,顫動的鱗片忽然往四周飛射,大部份的鱗片黏在山壁上,少部份停留在空中不斷旋轉,鱗片與鱗片之間似乎有所感應,在空中如同花瓣般舞動著,散發著鮮血般的紅色。

空心滿意地點點頭:「這才像話,不來點好戲瞧瞧,可真浪費你『赤靈神龍』這赫赫大名。」

在空心說話的當下,鱗片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到後來以空心的眼力看到的也只是閃爍的光芒,而非鱗片本身,數以萬計的紅色光芒在山谷中閃耀著,形成壯闊的風景,而拳頭大小的光芒慢慢擴大,相互連結在一起,交織成令人嘆為觀止的光網,將不斷翻騰的通吃包覆住。

巨大的光網形成之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將通吃的身軀蓋住,變成一個蛹化蝴蝶前的繭,只是跟蛹比起來,通吃的繭大到足以將山谷底下塞滿。

空心看著這個血紅大繭,呼了一聲:「果真壯觀。」語畢,空心愉悅的神色一變,瞇眼看向東方,嘴角勾起諷刺的笑意:「蒼蠅來了。」

淒厲的破空聲傳來,一個白眉老者飛馳而來,看到山谷底下的血紅大繭面露大喜之色,隨後看到半臥在山腰上喝酒的空心,眉頭大皺。

「老夫青柳道觀觀主,青柳居士,敢問閣下是?」

一聽到老者的大名,空心哈哈大笑:「在下乃酒國之仙,酒中仙。」

青柳居士豈會聽不出空心語氣中的取笑之意,眉頭一揚:「閣下可是山谷內奇物的主人?」

空心喝酒,樂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青柳居士說道:「若閣下是奇物之主,老夫轉頭便走,不多停留。若不是,老夫不會將此等奇物拱手讓人。」

空心嘿嘿笑了幾聲,正要說話的時候遠方又傳來破空聲。

三男兩女在山谷上停下,皆散發出逼人的氣勢,身上的衣服整齊乾淨,左胸口處有著拳頭大小的「天」字。

當中為首的男子站前一步,首先對青柳居士行禮:「晚輩習安禮,見過居士。」

青柳居士似乎對習安禮沒有好感,冷哼一聲便算回應。

習安禮絲毫不在意,對空心拱手道:「晚輩天海派第三代首席弟子,習安禮,向前輩請安。」

空心左手拿著酒壺,右手拍著大腿,哈哈大笑:「一個個都是為了底下的奇物而來,話說的越來越好聽,真是笑死我也。」

習安禮聽到空心如此諷刺的言語,心裡閃過殺機,但是在還未弄清楚空心底細之前不敢妄加出手,而且一旁還有青柳居士這個老狐狸在,若是一時衝動出手恐怕壞了大事,心中評斷之後,對於空心的言語一笑置之。

習安禮還打算用言語試探空心,一旁卻有粗獷的聲音傳來:「唷!真是熱鬧,青柳老狐狸跟天海幾個小鱉三全聚在一起了!」

一聽到這個聲音,青柳居士與習安禮五人面色一沉,只見一個身高七尺的大漢肩膀上扛著一把大刀,哈哈大笑地從一旁閃身而出:「大夥這麼久沒見,怎麼一見面臉都這麼臭?」眼角餘光瞄到空心,奇道:「生面孔?生面孔,你哪裡來的?」

跟青柳居士還有天海派五人比起來,這七尺大漢中了空心的胃口,反而老實回答道:「我不叫生面孔,我叫空心,你想知道我從哪裡來的?」

七尺大漢說道:「空心?真是奇怪的名字。你不想說你從哪裡來不打緊,但最起碼也報出師承何派。」

空心哈哈大笑:「這可不行,方才我說了名字讓你知道,但我可不知道你是誰。」

七尺大漢用空著的左手拍拍頭,說道:「瞧我這人急性子,竟然忘了報上自己名號,你聽著啦,我只說一遍,我是方鳴動,方圓百里內唯一能夠和天海派掌門交手的人物,修為就連旁邊那個自號青柳居士的老狐狸都要怕我三分,那五個毛還沒長齊的無知晚輩連給我提鞋都沒份。」

空心聽了樂的哈哈大笑:「原來如此,有你們幾個在這裡,附近幾個想湊熱鬧的小魚小蝦也不敢過來了,這樣也好,你們就繼續在這待著,省去我麻煩。」

大漢說道:「嘿,我都報上名號了,輪到你了!」

空心喝了口酒,睨著大漢:「你真想知道?」

大漢抓抓下巴,露出一口黃牙:「嘿嘿,看你這副落魄的模樣,總不會是什麼一說出來我就會嚇傻的名門大派?」

空心露出微笑:「哦,這世上竟然有你這種漢子都害怕的宗派?」

大漢搖搖頭:「不是怕,是尊敬,不過諒你也不會是那個宗派的弟子。」

空心哦了一聲:「那可說不定,你到是先說說讓你如此尊敬的是何宗派?」

大漢嘿嘿笑了幾聲:「西大陸實力強橫的宗派不少,就連那天海派都可以算是其一,但是能讓我方鳴動從頭佩服到腳的卻只有那只要他稱第二,就絕對沒有其他宗派敢稱第一的霸刀宮!」

空心點了點頭:「霸刀宮,嗯,確實不錯。」

大漢大聲道:「嘿,輪到你說了,你師出何門?」

天海派五人、青柳居士與大漢看著空心,然而當空心正要開口時天空又傳來一道急促的破空聲,隨著這道破空聲的逼近,青柳居士與大漢不約而同的面露凝重之色,青柳居士取出拂塵,大漢的右手緊緊握住刀柄,而天海派的五名弟子則喜意溢於言表。

一位白髮蒼蒼,面容佈滿了歲月刻上的紋路,表情嚴肅的老者飛速前來,天海派五名弟子躬身,聲音洪亮道:「參見師尊!」

被稱為師尊的老人掃視山谷一眼,見到方鳴動與青柳居士時眉頭略微一皺,看到空心時則是揚起眉頭,而當目光最後停留在山谷中發出鮮紅光芒的巨大血繭時,雙眼微微睜大,嘴角勾起一抹意謂深長的笑容。

「天海老人,這麼快就出關啦?」方鳴動怪笑幾聲,身體緊繃,呈現隨時都可以出招的姿態。

「像你這種三腳貓,就算老夫還未領悟天海劍法第八層的境界,照樣可以把你殺個屁滾尿流。」天海老人冷笑道,接著把目光轉向青柳居士:「青柳兄,放著好好的道觀不管,竟然跑來這裡湊熱鬧?」

青柳居士也冷笑道:「怎麼,我要去哪還要跟你報告不成?」

天海老人與青柳居士面露冷笑,四目相對,眼睛裡皆散發著明顯的殺氣。

天海老人對著身後的五名弟子道:「去山谷下,把這橫空出世的奇物守好了。」

「師尊…」習安禮望著青柳居士與方鳴動,露出擔心之色。

天海老人斥道:「叫你去便去,難道你怕我對付不了那兩個三腳貓?」

習安禮慌忙道:「不敢。」語畢,即率領著四位師弟師妹往山谷下飛馳而去。

此時,空心慢悠悠地說道:「誰敢下到山谷去,我就殺誰。」

習安禮身形在空中頓時停住,詢問意謂的目光望向天海老人,天海老人冷哼一聲:「好大的口氣,你又是誰?」

空心一口飲盡壺裡的酒,站起身來:「我不過是一個在塵世間迷途的醉漢,地是我的床鋪,天是我的棉襖,我這種角色怎麼入的了天海老人的法眼。」

天海老人目光如電,直直盯著空心:「難道你以為老夫是什麼心慈手軟之輩,光憑這幾句話就要老夫不殺你?」

空心右手翻出一把刀:「就憑你這麼一個糟老頭要殺我,還早了三輩子。」

天海老人冷哼一聲,渾身爆發出驚人的威勢:「說吧,你何門何派,到時候我會親自將你的屍首帶到你的宗派,讓你死有葬身之地。」

面對天海老人的威勢,空心彷若未覺:「我這把刀,是霸刀宮的刀。」

天海老人瞳孔猛然收縮,身上的驚人威勢頓時縮減了幾分,但是隨即爆發大笑:「好個大言不慚的東西,竟然自稱自己是霸刀宮的弟子,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麼模樣,讓我告訴你,當今霸刀宮宮主遇見老夫也要讓老夫三分,哼!」

冷哼落下之際,天海老人抽出腰間的長劍往空心疾速沖去,天海老人動的同時方鳴動也動了:「天海老怪,你還是改不了以大欺小的脾性啊!」

方鳴動有所動作之後,青柳居士手握拂塵,面帶冷笑,追上方鳴動:「方鳴動,你也改不了多管閒事的脾性啊!」

方鳴動眉頭大皺,心裡的盤算因為青柳居士而大亂。

天海老人還在擔心方鳴動攪局,沒想到青柳居士竟然在這時候幫了他一把,雖然不了解青柳居士有何意圖,但是先殺了眼前這自稱自己是霸刀宮弟子,膽敢冒犯他威嚴的落魄小子才是首要之事。

天海老人飛速逼近空心,空心手握著刀,面帶微笑,絲毫不為天海老人的驚人威勢所動。

見空心在他的威勢下不動如山,天海老人心中冷笑,老夫就看你要裝腔作勢到什麼時候。

天海老人速度飛快,三尺長的銀劍往前直指,手腕一抖,舞出幾朵劍花,見空心彷彿嚇愣了般一動也不動,真元摧動,劍尖以肉眼難辨的速度鑽向空心心口。

隨著劍尖已要刺入空心心口,天海老人腦海中已經在幻想空心那難以置信中帶著後悔的表情,在那個時候,天海老人也已經想好要說什麼。

「癡兒,這就是你大言不慚的下場!」

然而天海老人預想中的場面並沒有發生,在他手中銀劍將刺入空心心口的瞬間,空心身軀一晃,整個人就這麼消失在天海老人眼前,而天海老人一擊自然也落了空。

天海老人雙腳落在空心原本的位置上,掃視周圍,尋找空心的身影,而空心的聲音這時從他最不希望的地方出現。

空心站在天海老人的後方,打著哈欠說道:「糟老頭,我忘了告訴你一件事,當今霸刀宮宮主,正是我的師弟。」



最近比較忙,心情上也比較浮躁些,這章來的晚,跟各位讀者說聲抱歉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01.10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