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一章 楚天
第二章 斷腸崖
第三章 雷劫 上
第四章 雷劫 下
第五章 離開
第六章 考驗
第七章 九轉亂神步法
第八章 關於仇恨天
第九章 市集
第十章 七轉縮地
第十一章 創招
第十二章 暗魁沼澤
第十三章 寧願站著死,也不要跪著生存
第十四章 共鳴
第十五章 瑤天池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新刀神
作 者
冰如劍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2.18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32
累積人氣
53096
本月推薦票(投票)
3
累積推薦票
316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8 / 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4.08.3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七章 九轉亂神步法
楚天醒來後發現自己躺在一間十分雅致的廂房內,廂房內的桌上放置著一個小小的爐鼎,鼎內飄來了沁人心脾的香味,楚天一聞到這陣香味便感到一陣心曠神怡,精神頓時好了幾分。

楚天一坐起身來,通吃立即歡喜的說道:「爹你總算醒了,你可睡了整整一天一夜了。」楚天下床活動活動身體,預料中的痠痛卻沒有出現,體內反而流竄著一股隱隱爆炸而出的力量,讓他真想一飛冲天遨遊天際:「這段時間有人過來嗎?」通吃回答道:「有,有人進來不知道放了些什麼進去那個東西內。」

通吃雖然靈智已開,但因為這段時間一直住在斷腸崖裡,許多東西都不曾見過,不知道桌上擺放的東西叫做爐鼎。

聞言,楚天馬上來到桌旁,看見爐鼎內微微散發出清香的灰燼,立即知道裡面放置的定是有療傷作用的藥草,否則自己經過霸刀宮的測驗後不可能馬上精力充沛。

在桌上除了爐鼎之外,還有一封書信。楚天在打量完爐鼎內有什麼藥草後,馬上將書信打開。

「閣下若已清醒,請移駕至本宮大殿內等候。打開門向左走,到底便是大殿。」寥寥幾句字語,讓楚天馬上打開房門,馬上照著書信方向前去霸刀宮大殿。

約莫走了一刻鐘的時間,楚天望著眼前雕樑畫柱的霸刀宮大殿大門,心裡一股豪氣油然升起。眼前這敞開的十人高的大門,顯露出霸刀宮身為西大陸第一門派的恢弘大氣,而從大門內望進去,庭院中有一把十丈高的石刀直直插在地板上,散發出一股令人仰望的氣魄。

楚天深吸一口氣,跨進大殿門口內,繞過石刀,穿過庭院走進大殿內。此時大殿內除了他之外,還有身穿著各色衣袍,來自西大陸各個門派將近兩百人的青年。

這些都是為了收徒大會而來的人嗎,楚天感受著四周不善的眼光,毫不畏懼的直直站挺,絲毫不顯退縮。

楚天來到大殿後不久,先前引導楚天參加收徒大會的青年漫步走進大殿內,一路走上階梯,來到鋪著紅毯的平台上,在平台上放置八張大椅,然後對著議論紛紛的眾人喝道:「肅靜!」

原本稍嫌吵雜的大殿被青年這麼一喝頓時寂靜無聲,青年哼了一聲,居高臨下的環視眾人一眼,滿意的點點頭,然後走下高台,宣布道:「有請八位長老!」

話語一落下,猛然間一陣咻、咻、咻的破空聲傳來,七道黑影快速的讓眾人眼睛一花,反應過來之後馬上望向高台,只見七名長老已在七張大椅中坐定。眾人一見到七位長老驚人的速度,眼中露出了佩服、驚訝、崇拜的光芒,心中對霸刀宮五十年一次的收徒大會更是期待,不過在期待之餘卻好奇著剩下那一張椅子的主人。

眾人心想著高台上既然放著八張大椅,定會有八位長老出現,如今出現了七人,那如今尚未出現的那名長老一定是八位長老之首,實力最高強,資歷也最深!

就在眾人紛紛猜測尚未出現的長老在霸刀宮身居哪方要職時,大殿內突然闖進了一個渾身散發酒臭味,頂上長髮像是打結般雜草的渾人。

渾人一出現,便有人想出手將其趕出去,但一想到這裡是霸刀宮,加上上面七位長老並沒有任何表示,最後大家也只是讓開了一條路,盡量遠離這酒臭沖天的渾人。

然而出乎他們預料的是,這渾人就這麼慢慢的走上高台,然後一屁股坐在最後一張椅子上!

「八位長老已到,霸刀宮收徒大會,正式開始!」青年望著眾人的神情,心中暗笑,但神情保持嚴肅,主持著這收徒大會。

青年在人群之中穿梭,手指著一個又一個人:「你,還有你,還有那個穿紅色衣服的那個你,對,就是你…」如此點了將近六十個人,青年在空中揮舞的手才放了下來:「方才被我點到的人可以留下,其餘人可以離開了!」

青年話一落下當即有人不服,當中一名面貌粗曠,留著滿臉鬍鬚的人指著楚天喝道:「我知道我的實力略嫌不足,被霸刀宮淘汰自然沒有話說,可是為何這心動期都不到的廢物都可以留下!?」

這人說話雖然不客氣,卻也道出很多人的心聲,畢竟被點到的六十人除了楚天之外,其餘人實力都幾乎來到出竅初期或心動末期,唯有楚天的修為僅在元嬰期。

那青年雙手負於後背,目光如電,冷冷反問:「怎麼,你懷疑霸刀宮眼光不成?」

鬍鬚男臉色一變,連忙說道:「不敢,只是…」

青年喝道:「你不走,莫非是要我親自請你下山?」鬍鬚男臉上冒出冷汗,方才因為一時氣憤加上青年樣貌年輕才情不自禁的憤恨出聲,但青年的話語提醒了這不是他可以撒野的地方,鬍鬚男臉面雖然掃地,卻不敢多說些什麼,對青年說了幾聲是是是後,馬上跑出去了。

見到鬍鬚男狼狽的模樣,其他人也不敢多加逗留,馬上跟著離去。

偌大的霸刀宮大殿內少了一百五十人,頓時變得更加空曠,而青年望著這些人離去的背影,重重的哼了一聲,然後對著高台上的八位長老抱拳:「請長老欽點弟子。」

當中一人說了聲好,率先走下高台,在人群中穿梭,欽選著自己看上眼的人,而其他六人也先後走下來,唯有那渾身酒臭的渾人依然坐在椅子上,看也不看底下的人一眼,甚至還拿出一壺酒,不顧眾人眼光的就這麼喝起來。

其實關於楚天的修為,七位長老也感到相當不解,所以鬍鬚男說的話七位長老方才聽了是暗暗贊同,不過他們身分雖然貴於長老,在霸刀宮內卻只是有名無實的角色,對於誰可以繼續參加這收徒大會並沒有決定權,不過因為楚天修為低下,七位長老卻也都不想將其收入弟子。

過了約莫一刻鐘的時間,七位長老已選好自己的弟子帶上了高台,大殿內只剩下楚天沒有被選上,也只剩下那個渾人沒有選弟子。

渾人半睜半閉的雙眼看著楚天,呵呵笑著:「就剩你啦?好,那就是你了。」語畢,渾人將酒壺喝個壺底朝天,心滿意足的哈了一聲,以數倍於方才七位長老飛進大殿內的速度將楚天拎起來,在眾人訝異的眼光之下飛出了大殿之外。



渾人一路飛出霸刀宮後直接放開手,讓楚天直直從數千丈的高空中掉落,楚天不得已只好顯露出自己真正的出竅期修為,與渾人一起飛馳在空中。

「明明修為就到了出竅期,卻要耍些小動作隱藏起來。」渾人哈哈大笑。

楚天心頭一驚:「前輩早就看出來了?」渾人答道:「我不叫前輩,我叫空心,你那點小伎倆,怎麼可能看不出來?我可不像其他幾個老頭子,頭昏眼花。」說完又哈哈大笑。

因為不知道空心的底細,楚天仍是客氣地說道:「前輩,請問我們要去哪?」

空心理所當然地說道:「修練。」

一聽到修練二字,楚天頓時變得興奮,可是神色不顯痕跡:「前輩,難道我們不在霸刀宮內修練?」

空心回道:「我不是說過我的名字是空心,不是前輩嗎。我們當然不在霸刀宮修練,整天看著那幾個老頭子自以為是的嘴臉,就讓我喝不下酒。」

楚天打量著空心,不敢置信空心這種渾人竟然會是堂堂霸刀宮之人,而且還身職長老之位。那蓬頭亂髮、沖天酒氣、不修邊幅的模樣,哪裡看的到上位者的氣度與風範?

空心與楚天兩人一路朝北方飛馳,才飛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空心就忍不住酒癮,取出一壺酒來:「把牠放出來吧,悶那麼久應該也覺得無聊了。」

楚天心頭再次一驚,眼前這自己有些看不起的霸刀宮長老先是看穿自己的修為,又看出了藏在自己體內的通吃,莫非他並非如表面上看起來如此簡單?

楚天放棄試探空心的念頭,讓通吃飛了出來。通吃一出來,在空中連連轉圈,不難看出這幾天已快把牠悶壞了,然後來到楚天身旁,有些警戒的望著空心,而空心此時也打量著通吃。

「嗯,不錯!」空心點點頭說道,而通吃似乎對空心有些畏懼,只待在楚天身旁,不敢靠空心太近。

「空心前輩,莫非你知道通吃的來歷?」楚天問道。

空心直接搖搖頭:「不知道,我也只是憑牠散發出來的氣息知道牠定非一般的靈獸罷了。」

楚天有些失望,拍拍通吃的頭,一股親近感升起,雖然不知道你到底是什麼,可是你這一生都會是我的家人。彷彿感受到楚天內心情緒的變化,通吃也嗷嗷幾聲回應楚天。

關於通吃的話題結束之後,空心與楚天之間驀然的安靜下來,空心獨自喝著酒,怡然自得的享受著飄飄然的感覺,而楚天表情則有些凝重,這時,楚天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酒壺。

「怎麼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來壺酒?」

楚天將酒壺推開:「我不喝酒。」

空心露出天下嗜酒知己難逢的表情,邊喝酒邊問:「那怎麼了?」

楚天問:「空心前輩,我們要去哪裡修練?」空心回道:「落日峽,聽過這地方嗎?」楚天點頭:「西大陸最北方,擁有西大陸最美黃昏之處。」

空心滿意的點頭:「說的好,日落之時,天空彷彿被染上橘紅的色彩,當太陽就像嬌羞的少女般緩緩沒落海的另一端時,形成了訴說離別般的海天一色,在這種時刻來壺美酒,人生享受啊!」

楚天一想到自己未來修練的地點只是這酒鬼的賞景喝酒之處,心中一陣無奈,嘴角連連抽搐,無言以對。

空心見到楚天的表情,放聲大笑:「別這樣,若沒有我,你可早被趕出霸刀宮門外了。」

聽空心這麼一說,楚天順口將自己的疑惑問了出來:「空心前輩,我看參加這霸刀宮收徒大會的人,幾乎全都是西大陸別的門派的弟子,既然已有自己門派的功夫可以學習,為何又要來參加這收徒大會呢?」

空心呵呵笑笑:「這說起來可真是有點複雜,在我告訴你原因之前,你先說說你是怎麼想?」

「晚輩認為,收徒大會是各門派展示自己門派弟子實力的一個途徑,並且藉由這個收徒大會間接觀察其他門派的實力如何,畢竟霸刀宮的地位無法動搖,可是其他門派依然想要爭那第二的位置。」

空心點頭:「你確實說對了,這是許多門派將門下最優秀弟子前仆後繼的送過來收徒大會的一個緣由之一,除此之外,霸刀宮也想藉由收徒大會了解各門派的關係與實力,畢竟霸刀宮獨霸西大陸已有太久太久太久的一段時間,所以招人眼紅忌妒也是在情理之中,霸刀宮不得不防。」

空心喝了一口酒:「除了這些之外,還有一些更深沉的理由,不過我倒是不想去知道,我還是喝我的酒,這些複雜的事交給別人煩惱就好。」

楚天望了空心一眼,所謂的寧做酒中仙,大概就是指他這種人了吧。

而楚天心裡所想的酒中仙,此時打了一個大酒嗝,隨手將喝空的酒壺往下一拋:「小子,試著跟上我!」話語落下,空心隨即以三倍的速度往前沖,楚天連忙催動真元跟上。

空心似乎有心測試楚天的實力,一路上便一直用這種眨眼難辨的速度朝北方飛去,而在空心的摧殘之下,楚天才飛了兩個時辰就頭冒大汗,飛了三個時辰整個臉上蒼白無比,但是看空心還有閒情逸致喝酒賞景,楚天對自己說怎麼樣也不能輸給空心,便一直咬著牙忍著,一直忍到了第四個時辰,楚天榨乾了體內最後一絲真元,這才稍微放慢了一點速度。

殊不知空心卻回頭笑道:「小子,怎麼了,這樣就不行了?」

楚天吞不下這口氣,不吭一聲,死命地找尋依然醞藏在體內的真元,硬生生地多撐了半刻鐘的時間,然後暈死過去。



楚天睜開眼時,夜幕早已拉下,數以萬計的星星對著他眨著眼,身旁有著火堆嗶啵地響著,火堆旁插著兩根樹枝,樹枝上則有楚天認不出來的黑黑黃黃的東西。

「小子,照你這種玩法,早晚你的身體會被你玩壞。」空心的聲音突然從楚天身體另一側傳來,讓楚天嚇了好大一跳,因為他可以確定方才那一側空無一物。

看著楚天驚訝的表情,空心拿出酒壺,對著嘴咕嚕咕嚕喝了好大一口:「別緊張,你的修為還太嫩,加上沒有學過步法,當然不可能察覺我的行蹤。」

「別那麼怕我,我不是壞人。」看著楚天的表情,空心露出一副我受傷了的神情。

「那你是什麼?」

空心大大的笑了:「我是酒鬼。」

楚天點點頭:「原來如此。那酒鬼,你的肉快焦了!」空心臉上大大的笑容馬上垂下來,一個墊步馬上彈到火堆旁:「臭小子怎麼不早說!」

不多時,楚天與空心手裡多了一根樹枝,空心一口酒一口肉,舒適道:「有酒有肉有美景,夫復何求?哈哈哈。」

楚天安安靜靜的啃著有些乾澀的烤肉,傳音給遁入自己體內的通吃,但通吃卻只是懶洋洋地說累了,讓牠睡會。

「可惜這肉烤得有些焦了。」楚天咬下燒焦的部分。

空心則搖搖頭:「錯了,東西好不好吃,在乎於心,不在乎於手藝。」楚天聽了,一把搶過空心手中的酒壺,咕嚕咕嚕地喝了下去,不過沒想到空心的酒勁辣無比,楚天只感到一陣火辣辣的從嘴巴一路流竄到身體裡。

見到楚天脹紅的臉色,空心樂的拂掌大笑,翻手又取了一壺酒,緩緩吟道:「『舉杯邀明月,對飲成三人。』這首詩寫的真好,可惜這詩人死的太早,否則我真想跟這人交個朋友。」

楚天在一旁沉默地聽著,空心卻也不以為意,說道:「你可知道這是一首寂寞的詩。詩人手裡拿著酒,說是三人,但其實身邊除了明月與自己的影子之外並無他人,這樣的孤寂,暢快的真是瀟灑。」

楚天突然問:「你喜歡這種瀟灑,可是卻偏偏又是霸刀宮的長老?」

空心哈哈大笑:「小子感覺倒是很敏銳阿,哈哈哈。」心想我坐這個位置,還不是為了你這個臭小子。

不過空心自然不可能馬上就把仇恨天的託付說出來,便說:「人生在世,總是會遇到身不由己的事。」

楚天第一次在空心面前笑了出來:「霸刀宮長老如此人人稱羨的地位,你竟然說是身不由己。」

對此,空心只是微微一笑,啜了一口酒:「地位越高,你遇到的麻煩越多。權力越大,也代表責任更多。你看,像我這樣想喝酒的時候就喝酒,想吃肉的時候就吃肉,這樣無事一身輕不是很好嗎?」

「所以你所謂身不由己的事想必很重要。」楚天又嘗試喝了一口酒,但這酒後勁太過強烈,楚天於是放棄,將酒還給空心。

「受人所託,忠人之事。」空心一口就將楚天沒喝完的酒喝完。

「這個人想必很了不起吧?」

「當然,他可是我這輩子最敬佩的人!」空心將手上兩壺酒喝完後,踩熄火堆,笑道:「好了,小子,明早趕路,養好精神。」



一路上,空心楚天兩人想走就走,想停就停,因此本來只需三日就可到達的落日峽,兩人卻花了五天的時間才抵達。

抵達落日峽的時候剛好是日落黃昏之時,空心坐在峽谷的最高點,喝著酒品嘗著眼前的美景,臉上帶著滿足的笑意,而楚天就沒有那種興緻,到附近撿了許多柴火,在天黑之前就把火給升起來,然後拽了幾顆石頭飛到附近的樹林裡,打了一隻大野豬,放血,扒皮,去臟,然後在火堆上做了支架,將整隻大野豬放到火堆上烤。

經過這幾天的相處,楚天對空心的防備之心早已消散一空,連帶著稱呼也變了:「酒鬼,借點酒來。」

空心沒有回頭,依然在欣賞著眼前的美景,不過一甩手,一瓶酒就朝著楚天飛過去。楚天接到酒壺,含了一口酒在嘴裡,然後對著大野豬噴了過去。

酒香加上野豬身上的肥油,兩者混合成了一股誘人的香味,而這香味一飄出去,本來沉浸在美景中的空心也站起身來,走到楚天身旁:「臭小子,真看不出來你手藝還不錯。」

楚天回道:「不是我手藝不錯,是你太差。」被楚天諷刺的空心也不以為意,涎著一張嘴:「嘿嘿,還有多久才會好?」

楚天翻了翻大野豬:「大約在一刻鐘左右。」這時,在楚天體內的通吃也忍不住竄了出來,望著大野豬,直吞了幾口口水。

空心跟通吃圍在火堆旁,嘴角流著口水直直盯著大野豬,一直到楚天說好了,這才好像餓瘋的野狗般各搶了一塊後腿肉,津津有味的大嚼了起來。

「烤著真不錯,恩恩,比我厲害多了。」空心大口大口咬著肉,大口大口的配著酒,吃的滿嘴油膩。

通吃的吃相更是驚人,把整隻後腿肉塞進嘴裡啃,啃的開心至極。

楚天看著通吃與空心的吃相,馬上坐遠了些,以防一人一龍濺出來的口水混著豬油噴到自己身上。

過了僅僅半刻鐘,大野豬即被吃得連骨頭都不剩,空心拍拍肚子,在一旁喊著爽快,而通吃則連連打了飽嗝跟哈欠,那模樣讓楚天不禁笑罵:「臭小子,在吃下去你就真的變頭豬了!」

通吃本想抗議,但一張嘴就開始打飽嗝,於是直接鑽入楚天體內睡去了。

「小子廚藝不錯,很好。」空心拍拍肚子,打了個大飽嗝:「早點歇息吧,明天開始有你好受的。」

「明天就開始修練嗎?」一說到修練,楚天終於露出興奮的表情。

「怎麼,看你這副表情,該不會現在就想修練了吧?」空心笑道,殊不知楚天馬上起身:「可以。」

空心苦笑地搖搖頭:「你可以,我不行。」然後反手取出酒壺:「在這種良辰美景之下,不喝點酒實在太對不起自己了,小子,放心吧,明天我會讓你修練到求饒的。」

楚天說道:「希望如此。」看空心仰望著天空喝起酒來,楚天則尋了個幽靜之處休息。

撇頭望向楚天離去的背影,空心搖頭苦笑道:「這傢伙的脾性跟師兄可真像!」

隔日清晨,將自己狀態調整到最敏銳的狀態的楚天,走到昨日空心喝酒的地方,果然看到空心身邊放著十幾個空酒壺,現在正大字躺在地上打著呼嚕。

楚天走向前,本想將空心搖醒,但當楚天走到離空心僅有兩步之遙時,空心卻忽然說道:「別急,昨夜酒喝多了,讓我多睡會。」

楚天才正要開口,空心又道:「若你真那麼急著想修練,去附近尋找一個叫怪石林的地方,如果不知道這地方在哪,簡單,到空中轉一圈,覺得附近哪裡地形最怪的地方便是了。」空心話一說完,楚天馬上運起真元沖天而起。

「這麼急。」空心睜開右眼,嘴角露出微笑。

楚天沒有花太多時間就找到空心所謂的怪石林,這怪石林確實很怪,因為怪石處在山谷之中,而且地勢比附近要低了不少,石林中全是一顆顆鋒利嶙峋的怪石,約有數百顆之多,每顆石頭間距離不一,不過最寬之處僅容兩人閃身而過。

楚天從高空望著這怪石林,猜測不出空心的用意,不過楚天心想空心雖然模樣似個乞丐,但身上卻透漏著神祕之氣,便十分放心地等待著空心的前來。

楚天沒有等太久時間,半個時辰之後一陣淡淡的酒味飄來,楚天從盤坐中站起身來,只見空心在空中慢悠悠又搖搖晃晃的飛了過來,落地時還走了八字步,差點摔倒在地。

「嗯,昨夜喝太多了,現在還有些暈。」空心憨憨笑著,然後將手中的酒丟給楚天:「記清楚了,我接下來要教你的是霸刀宮可以稱霸西大陸的步法,與霸刀絕並稱為霸刀宮雙絕的九轉亂神步法!」

空心凜然說道,然而楚天的一句話卻完全破壞了空心難得嚴肅的模樣。

「喝酒的酒嗎?」

空心只能無奈地苦笑道:「九重天的九!真是臭小子,不跟你囉嗦了,我先做一次給你看,注意看好了,可別連眼睛都跟不上了!」

語畢,空心即跳下怪石林內。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4.08.3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