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十六章 夢
第十七章 水中修練
第十八章 浴血鬥場
第十九章 殺人
第二十章 第二戰
第二十一章 你爭我奪 上
第二十二章 你爭我奪 下
第二十三章 結束
第二十四章 楚天對戰清風 上
第二十五章 楚天對戰清風 下
第二十六章 他人呢?
第二十七章 易心
第二十八章 風清
第二十九章 易心往事
第三十章 突破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新刀神
作 者
冰如劍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2.18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25
累積人氣
53668
本月推薦票(投票)
3
累積推薦票
325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8 / 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01.2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十二章 你爭我奪 下
天海老人反應極快,一轉身,長劍往身後刺去,但是這一劍卻又落了空,空心的身影再次消失不見。

「人要服老,既然都已自封老人,就別出來打打殺殺了,回去享清福吧,否則在徒弟面前丟臉可就難看了。」空心站在天海老人身後,發出嘲弄的笑聲。

天海老人面色一沉,運轉全身真元往後轉身,長劍順勢往後橫斬,意欲一擊斃空心於劍下。

不過空心總是可以早一步預判天海老人的動作,當天海老人肩膀一動,空心身軀也隨之一轉,施展步法,讓天海老人這一擊又落了空。

天海老人大大冷哼一聲:「怎麼,霸刀宮的人莫非只是藏頭露尾的鼠輩?」

空心陡然哈哈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方才還說霸刀宮宮主在你面前還要禮讓三分,既然你與霸刀宮宮主有所交情,怎麼會看不出我現在施展的正是霸刀宮雙絕之一的九轉亂神步法!?」

天海老人趁空心狂笑時猛然發動攻勢,雖然空心步法速度驚人,但天海老人心想,霸刀宮可是修真界最強大的宗派之一,就你那披頭散髮的模樣,怎麼可能會是霸刀宮的門下子弟!?只不過擁有一身快捷的步法就想裝神弄鬼,當我天海老人是蠢蛋不成?

天海老人沖向空心,體內真元瘋狂運轉,恐怖的威壓爆發出來,方才刺向空心心口的一擊未得手,一定是他小看了空心,不過這一次他絕對不會給空心活命的機會。

「天海劍法第一式,雲海滔滔!」

空心看著天海老人狂怒殺氣的猙獰面容,臉上竟綻放出一抹嘲諷的笑意,面對天海老人的劍招,不閃也不避,漠然看著天海老人手中長劍。

不過天海老人這一次竟主動收回劍招,狂熱的殺意也消失的無影無蹤,看著空心的眼神彷彿他已是個死人。

空心露出驚愕的表情,不了解為何殺氣騰騰的天海老人突然收回劍招,而這時青柳居士悄然無聲的欺近空心身後,手中的拂塵朝空心的脖頸甩去。

然而天海老人與青柳居士預想中的場面並沒有出現,同樣情形再次上演,眼見拂塵就要捆住空心脆弱的脖子,青柳居士已經準備好將空心當場絞死,偏偏在最後一刻空心又消失的無影無蹤。

青柳居士心中大驚,原本預想空心面對天海老人的劍招,一定全神貫注在如何對付或閃避天海老人,絕對不可能注意到從身後接近的自己,但沒想到這無聲無息的一擊竟然落空了!

「老傢伙,這麼想要我的命啊?」空心虛空站立在青柳居士的身後,在他耳旁陰沉地細聲說道。

青柳居士全身寒毛直豎,背脊發涼,正想逃開,但空心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手起,刀落。

青柳居士發出一聲慘叫,握著拂塵的右手自肩膀以下被空心斬斷,鮮血狂噴,青柳居士面露痛苦之色,摧動身法連忙逃離空心。

空心見青柳居士狼狽地飛竄而去,也不阻擋,手裡握著滴著血的刀,散發出宛如魔神般的氣勢。

「霸刀宮,從不畏懼任何向它挑戰的人,不過你們記著,任何想要挑戰霸刀宮權威的人,都要有以性命做為交換的決心。」

空心輕輕淡淡地說道,但是每一字每一句如同暮鼓晨鐘般重重地打擊在所有人心中,霸刀宮的威名雖然震撼世人,不過總是有人不知好歹,以自己井蛙窺天的眼界妄圖挑戰。

方鳴動見到空心炯炯眼神中散發出來的銳氣,面帶興奮之色的來到空心身旁:「你真的是霸刀宮的弟子?」

空心瞥了一眼方鳴動手上的傷,方鳴動注意到空心的目光,訕笑道:「一不小心就被那老狐狸傷了。兄弟,你方才說當今霸刀宮宮主是你的師弟,這可不能隨便亂說的啊。」

空心露出一抹笑意:「怎麼了,霸刀宮宮主是我的師弟,這種事竟值得方兄如此吃驚?」

方鳴動發出大笑,誠實地說道:「當然吃驚,霸刀宮可是西大陸第一大門派,受到萬人景仰,霸刀宮宮主更是我們高不可攀的人物,但是你這身打扮跟模樣,分明就是一個落魄的酒鬼,任誰都不會想到你竟然是堂堂霸刀宮宮主的師兄啊!」

空心臉上露出笑意,說道:「霸刀宮宮主,不過就只是一個稱呼罷了,我師弟對那個天下人景仰的位置可完全沒有興趣,他更想與我一般,浪跡天涯,當一個不必為雜事煩心的浪人。」

方鳴動再次大笑:「原來如此,你們師兄弟二人可還真是有趣,可是…」話說到一半,方鳴動手上的沉重的大刀如同雷電般對著空心的頭上劈落。

空心僅僅身軀一側,便讓方鳴動這突如其來的一擊落了空,看著方鳴動,空心露出一抹難測高深的笑意:「防人之心不可無,這是我師兄對我說過的話,我始終僅記在心,世上想利用霸刀宮而一舉成名的人實在太多了。」

方鳴動一擊未成,心中大驚,連忙退開,來到青柳居士與天海老人身旁,這時天海老人已經替青柳居士暫時壓下右肩的傷勢。

三人並肩而立,六目充滿敵意地盯著空心。

空心哈哈大笑:「這個景像還真是有趣,方才你們三個勢如水火,誰看誰都恨的牙癢癢的,但現在碰到我,卻好像水火同源,連枝同氣,可真是好笑。」

天海老人似乎也覺得如此作為有失顏面,臉色鐵青,發出一聲冷哼,但方才空心展現出來的修為實力卻又讓他們不得不做出如此選擇,在青柳居士與方鳴動兩人的襲擊都未果之後,雖然不想承認,但天海老人已經可以確定空心是霸刀宮門下弟子,而霸刀宮稱霸西大陸已久,威名之盛讓他們不敢大意,雖然一旁有自己五名弟子在觀看,與青柳居士、方鳴動聯手有失臉面,不過現在卻是不得不的選擇。

「你們五個,在底下看戲不成?」天海老人對著底下五名弟子喝道:「把他圍起來!」

身為首席弟子的習安禮連忙領命,率領著師弟師妹包圍住空心,不過在看過方才空心驚人的實力之後,習安禮五人也不敢過於靠近空心,虛空站立的位置都離空心二十步以上,握著劍柄的手都冒出了汗。

空心握著刀,面對八人的目光,依然保持著淡然的神色:「莫非你們以為這樣就可以對付我?」

青柳居士面色蒼白道:「富貴險中求,諒你是霸刀宮之人又如何,蟻多咬死象,我就不相信我們聯合起來還對付不了你。」

空心望著方鳴動:「鳴動兄,你也是這麼想嗎?」

方鳴動嘿嘿笑了幾聲:「就算是我們幾人聯手,但是殺了當今霸刀宮宮主師兄這一件事一傳出去,我照樣一戰成名。」

「是嗎,既然如此也不用多說廢話,你們一起上吧,省的我要一個一個殺。」空心就這麼站著,面帶微笑,卻說著令人森寒的話語。

天海老人重重哼了一聲,提劍率先發動攻勢,青柳居士與方鳴動不分先後地沖向空心,而在天海老人的眼神示意之下,習安禮領頭,五名天海派弟子也提劍朝空心飛去。

承受著八人給與的壓力,空心如同山嶽般屹立不動,目光如電掃向方鳴動,方鳴動被其目光所震,速度因而慢了三分,接著空心又看向青柳居士的右肩,一想起方才被空心斬下的右臂,青柳居士心中產生懼意,前沖的氣勢一滯,跟方鳴動幾乎同時慢了下來。

用眼神讓方鳴動與青柳居士產生猶豫的瞬間,空心再次展現出霸刀宮雙絕之一的九轉亂神步法的威力,身軀一轉,眨眼之間就縮短與天海老人之間的距離,在天海老人眼睛一花,還來不及反應之前,手中的刀順著轉身之勢橫斬而出。

天海老人畢竟閱歷頗豐,經歷的戰鬥不計其數,身體提前一步做出反應,提劍的右手下意識地阻擋在身前,然而實力的差距,讓天海老人這個舉動顯得多餘,〝噹〞的一聲,跟隨天海老人足有百年的愛劍就這麼被空心一斬而斷,而天海老人肚腹處也多了一條血淋淋的傷口。

「我說過了,想要挑戰霸刀宮的權威,就要有以性命做為交換的決心。」望著天海老人逐漸黯淡下來的雙眼,空心留下這麼一句話之後又馬上施展步法。

當方鳴動與青柳居士見到三人當中實力最強的天海老人竟然在空心底下連一招都走不過的時候,心裡頓時產生後悔與驚懼之意,四目交接,讀出對方眼神中的退意,很快分開兩頭逃離。

不過已經太遲,在他們兩人選擇站在天海老人身旁時,空心早已沒有放過他們兩人的打算。

空心全速施展步法,頃刻間追上青柳居士,一樣手起刀落,在其後背留下一條從右肩漫延至左腰的深長傷口,伸出右腳重重往後背一踩,喀嚓一聲,青柳居士的脊椎應聲折斷,空心也藉力使出步法。

方鳴動一聽到青柳居士的慘叫聲,背脊發涼,死命摧動著真元,想要趕快逃離空心這魔神的手掌心,心裡後悔之意溢出如海。

在方鳴動死命摧動真元,後悔著自己為何在衝動之下站在空心對立面之時,眼前一花,一道銀光鑽向他的左胸,方鳴動心中大驚,知道是空心這個殺神來到,勉強扭腰,但胸口還是擦出一條血線,不過與青柳居士跟天海老人被空心一擊斃命相比,他胸口的傷實在算不了什麼。

空心並不是失手,他當然可以一刀將方鳴動誅殺,但他在殺了方鳴動之前,還有話想對方鳴動說。

「我本來以為你是一條直性子的漢子,殊不知你是我生平最討厭的偽君子。」

話一說完,手起,刀落,刀光自方鳴動的腰間劃開。

空心站立虛空,望著方鳴動的屍身往下掉進山林之間,轉身,面對天海派的五名弟子,握在手中的刀仍在滴著血,天海派五名弟子如同被蛇盯住的青蛙般連動都不敢動,臉色極端蒼白,眼神充滿驚懼之意。

平常在他們眼裡高高在上的掌門師父,在空心刀下卻連一招都無法招架,慘死在其手中,而自稱修為與師父齊平的青柳居士,近期崛起的新秀方鳴動,也都不是這個男人的對手,實力上如同雲與泥般的差距讓這五名天海派弟子心中經歷了此生最可怕的打擊,濃烈的無力感升起,絕望的種子埋藏在他們心田之中,以極端的方式萌芽生長,就連掌門師父都不是一招之敵,更何況是他們這些尚未飛出巢外的幼鳥?

縱使空心穿著一身破爛的衣袍,頂著一頭蓬草般的亂髮,模樣像是流浪的乞丐,但在現在五名天海派弟子眼裡,空心現在的形像與魔神無異。

「霸刀宮,空心。如果你們有人想替師父報仇,儘管上天柱山,我隨時應戰。」空心淡然地說道。

五名弟子面面相覷,極度的害怕讓他們不知該如何是好,當中首席弟子習安禮第一個反應過來,帶領著師弟師妹離開這個宛如地獄般地是非之地。

「多謝前輩不殺之恩。」

望著天海派弟子離開的背影,空心瞇著眼,緩緩說道:「看來天海派即將有一段腥風血雨。」

空心喝酒雖多,但眼力依然犀利如鷹,並沒有放過方才他殺了天海老人時,自稱為首席弟子的習安禮雙眼透露的興奮之意。

空心嘆了口氣,望著底下散發著耀眼紅芒的通吃:「你還未完全成長,就招來了三條人命,若是未來你完全壯大之後,就不僅僅是三條人命如此簡單了。」

空心收回大刀,取出酒壺,回到原本的地方半臥:「人啊,不管是修真界或者凡界都是一樣,都逃不過貪這個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浴血鬥場。

楚天盤坐在床上,浴血鬥場的規定是鬥士三天之內必須進行一場決鬥,而今天是楚天待在房內的第三天。

楚天並不是想躲避決鬥,只是已經沒有鬥士敢向他挑戰,更沒有鬥士敢回應他的邀戰。

楚天心境依然保持平和,因為這個情形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在他贏得第三十場勝利之時,敢回應他邀戰的鬥士已經寥寥無幾,而當他站上鬥場與這些鬥士決鬥獲得勝利之後,便再也沒有鬥士敢面對他。

浴血鬥場存在修真界已久,這種事自然不是第一次發生,浴血鬥場早備有因應之道,沒人敢邀戰或應戰楚天,那就由他們指派楚天的對手。

〝叩、叩〞,門外傳來了敲門聲,楚天睜開雙眼,戴上面具,說道:「請進。」

〝吱呀〞,竹門被推開,柔弱的光線射進屋裡,浴血鬥場來人全身籠罩在一身血色衣袍之內:「對手已經確定,敗兒,十五勝。」

楚天點點頭,起身下床,手抓起置放在桌上的樹枝,大步走出門外,浴血鬥場來人連忙讓到一旁,但是當楚天走出門外時,來人忽然發現自己做了個不必要的舉動,眼前的赤蒼不過是個鬥士,並不是鬥王或者鬥聖般高高在上的角色,自己實在不需要對他如此客氣。

然而當來人想了想,發現自己會有這個舉動其實是基於一個很簡單的原因,眼前赤蒼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魄,早已達到鬥王的等級!

楚天手握著樹枝,大步走到鬥場,鬥場旁早已站滿了圍觀的鬥士,一見到楚天前來,感受到楚天散發出來的磅礡氣勢,心臟跳動瞬間加快,心裡不自覺的問了自己一個問題。

「若是與赤蒼交戰,我有幾成勝算?」

而這個問題的答案,讓在場所有鬥士感到毛骨悚然,畢竟在這個浴血鬥場裡面,一站上鬥場只有兩個下場。

生;死。

楚天此場決鬥的對手敗兒早已站在鬥場上等待楚天,一見到楚天站上台,冷哼一聲:「原來你就是赤蒼,哼,我看也不過如此而已,看我一招就解決你,讓大家知道我才是這鬥場之王!」

面對敗兒的挑釁,楚天保持沉默,在他前三十七場決鬥之中,有不少對手嘗試著在決鬥開始前用言語激起他的憤怒,從怒罵他祖宗十八代一直到他臉上面具的醜陋,內容千奇百怪,有些鬥士甚至讓楚天都不得不佩服其言語上的威力,在某些程度上已經比刀劍更具有殺傷力,而敗兒跟這些已經死在他刀下的鬥士比起來,程度相差了不只十萬八千里,楚天完全置之不理。

裁判官看了頭上灰暗的太陽一眼,身軀緩緩飄上,鬥場上的氣氛頓時變的緊繃,底下圍觀的鬥士也睜大雙眼。

「時辰到,此場決鬥,赤蒼對決敗兒。決鬥,開始!」

這場決鬥,在裁判官宣佈開始的瞬間就已經結束。

圍觀的鬥士儘管睜大了雙眼,甚至將全身的真元集中在雙眼,以求窺探楚天招式、動作間的細微破綻,敗兒也早以想好要如何應戰楚天,手已經放在腰間的劍柄上,但是一個瞬間,僅僅半個眨眼的時間,眾人眼前的楚天一花,身形已經消失在原地,而當他們用最快的速度找到楚天的身影時,這場決鬥已經結束。

楚天手中的樹枝,已經刺穿了敗兒的咽喉。

敗兒雙眼不敢置信地瞪著楚天,而在他眼眸中楚天的眼神,帶著最無情的冷漠。

裁判官甚至不等敗兒吐掉最後一口氣便宣佈決鬥的結果。

「此場決鬥,赤蒼勝!」

楚天拔出樹枝,用力一甩,在鬥場上留下一排屬於敗兒的血漬,彷彿只是上場做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邁開腳步走回小屋。

沒有任何花俏的招式,沒有任何狡詐的暗器,沒有任何詭異的法寶。

一根樹枝加上步法,殺人如麻。

恐懼漫延在所有圍觀的鬥士心中,而這個恐懼在這場決鬥之後,已經接近到絕望的程度。

楚天走回小屋,輕輕推開竹門,縱使方才又多得一勝,但這一勝對他的意義不大,僅僅只是一件例行公事,因為在他心中的目標已經變了,不再只是在鬥場上勝過這些鬥士,他的目標直指鬥王,一個對於鬥士來說遙不可及的人物。

楚天在心裡設了一個目標,五十勝。只要他一達到五十勝,他就要馬上向鬥王挑戰。

「還有十二場。」楚天在心裡默想著。

楚天將樹枝置放在桌上,回到床上盤坐而下,平靜心境。楚天知道以現在自己的修為對付鬥士已經不成問題,不過經歷過百場決鬥後的鬥王絕對不是普通的人物,縱使對自己的步法與刀法有著絕對的信心,但若是抱持著冒然的心情與鬥王決鬥,下場必死無疑。

楚天自知短期內修為沒辦法做突破性的成長,但是楚天在三十八場決鬥下來領悟到一個道理,除了修為實力之外,氣勢也足以左右決鬥的勝負,因此楚天現在看似休息,實而讓精、氣、神始終保持在最敏銳的狀態。

在這個過程,一股君臨天下的霸者之氣已經在楚天身上隱然成形,在浴血鬥場這個只有生與死的修羅之地,不管是實力亦或心境,楚天皆以突破到他進入修真界以來的巔峰。

以往的修練,楚天面對的是空心、熊雲,這兩個實力比他高了不知道幾倍的高手,因為實力的差距實在太懸殊,讓楚天不自覺養成守重於攻的習慣,而這個習慣一直延續到浴血鬥場初期,經過了幾場決鬥的洗禮、熟悉鬥場的環境之後,楚天才慢慢改變戰法,也讓壓抑在他體內的銳利鋒芒展露出來,就像是一把早已打磨好卻始終藏在刀鞘的刀,一出鞘便閃亮著逼人的光芒。

楚天雖然無法得知鬥王的實力為何,但是他卻可以在與鬥王決戰之前做好一件事,那就是把自己推向極致,隨時準備好這場決戰的來臨。


好久沒有為了寫一章小說忙到兩點了
出了社會上班之後 讓我心力無法像以前一樣始終集中在小說上
不過我會繼續加油的!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01.2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