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十六章 王陽重
第七十七章 過三關 上
第七十八章 過三關 中
第七十九章 過三關 下
第八十章 取得資格
第八十一章 收服
第八十二章 樹洞
第八十三章 被制
第八十四章 激變
第八十五章 陳順
第八十六章 陳順度劫 上
第八十七章 陳順度劫 下
第八十八章 金牌
第八十九章 往事
第九十章 黃英
第七集

新刀神
作 者
冰如劍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2.18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32
累積人氣
53096
本月推薦票(投票)
3
累積推薦票
316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8 / 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7.26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八十二章 樹洞
王陽重五人與劉長老在上仙房內足足待了一個時辰,在劉長老與酒樓老闆殷勤招待之下,王陽重四人完全卸下心防,在幾輪美食烈酒之下,王陽重更是差點就要與劉長老稱兄道弟起來。

除了王陽重之外,其他三名師弟也十分享受當下的氛圍,唯有楚天一個人靜靜地喝茶,滴酒不沾,就連筷子也動不到幾回,十分突兀。

在楚天心裡,已經斷定劉長老是條老狐狸,所以怎麼看都覺得這一場盛宴背後必是別有圖謀,而楚天也確實感受到劉長老在話語之間,常常不經意地提起或問到他的事情,這讓楚天更是保持警戒。

尤其楚天始終保持清醒,沒有被這愉快的氛圍沖昏了腦袋,所以總是可以應付劉長老的試探,不過劉長老也很聰明,知道楚天這條路行不通,隨即將矛頭指向王陽重。

讓楚天鬆一口氣的是,王陽重雖然是個直腸子的人,而且明顯沒有太多言語攻防的經驗,但是口風很緊,始終沒有把他來自於霸刀宮的事情說出去,即使王陽重似乎始終沒有察覺出劉長老安排的這場盛宴,是別有居心、另有圖謀。

盛宴到了後來,劉長老發現自己無法探出楚天的底,雖然極力偽裝,不過楚天還是從劉長老的眼神中,察覺出他已然消退的炙熱之意。

這讓楚天腦海中閃過馮傲然在離開太虛宗競技場之前,對他說的話語,「太虛宗內部勢力十分複雜」。

楚天不禁心想,劉長老這麼努力想要知道自己的底細,為的是太虛宗的大局,還是為了他自己的利益?

不過這個問題沒有在楚天心中停留太久時間,因為他已經下定決心要離開了。

比起當初答應王陽重成為那符合資格的第五人,楚天自問已經為王陽重與玄清派做得太多,今天會與王陽重四人會合,也只是想看一看他們之後的落腳處,若是之後還有機會來到太虛宗,那麼楚天還知道要去哪裡找王陽重。

現在所有的目的已經達成,楚天實在不想再與劉長老或太虛宗有什麼瓜葛。

盛宴結束,離開上仙酒樓,楚天與王陽重四人走向龜元樓,確定太虛宗真的開始修繕破敗的建築物之後,楚天便向王陽重說道:「王大哥,我到太虛城的目的已經達到,現在要離開了。」

事情一下從大壞走向大好,讓王陽重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不過當他聽到楚天的道別,臉上的笑意頓時消散,詫異道:「這麼快?」

楚天堅定地點頭,「嗯。」

王陽重說道:「昨天晚上我回報師門我們成功在太虛城取得資格的好消息,同時也告訴他們因為事情能夠順利,全是因為你的關係,現在師父跟幾位師叔正在趕來的路上,他們說想見你一面,當面好好謝謝你,不如你再待個幾天,讓我們玄清派好好招待你,當面表達謝意。」

二師弟也說道:「是啊,楚兄弟,多留個一兩天,不礙事的!」

然而,楚天毫不考慮,搖頭說道:「多謝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我心意已決,待會就要離去。」

王陽重張口欲言,還想勸楚天留下,不過楚天抬起手,示意王陽重不用多說,「王兄,不用再說了,我待會就要離去。」

王陽重聽出楚天語氣堅決,不禁幽幽一嘆,甚是惋惜地說道:「好吧,我了解了。」

楚天望著王陽重表露在臉上的情緒,語氣轉為嚴肅,說道:「王兄,在離去之前,我有些話想對你說。」

「楚兄弟,你請說,別客氣。」

「太虛宗的劉長老不是好人,你之後在太虛城一切行事,必須要小心謹慎,能避開他則避,若是避不掉,也不能與他深交。」

王陽重表情愕然,顯然沒想到楚天會在劉長老殷勤的招待下,說出這種話。

楚天看出王陽重的表情,伸出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王兄,你信我嗎?」

王陽重想也不想,「當然信!你這兩天…」

楚天搖搖頭,再次示意王陽重不用繼續說下去,「那麼,王兄,再信我一回,劉長老不是個好人,你要在這太虛城開設分院,第一個要小心的就是他。」又說:「在我離開之後,若是劉長老問起我的事,你便透露我是霸刀宮的弟子,要去別的地方辦事,短期內不會回到太虛城。」

「若他這樣還不滿足,你就再透露他,我之前代表霸刀宮參加三鼎鬥試。」

王陽重雙眼睜大,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你…」

楚天又擺起手,再次阻止王陽重說話,畢竟他們現在站在龜元樓門前,裡頭是太虛宗的工匠,難保他們之中沒有人是劉長老安排的眼線,若是他的身份太早就被劉長老掌握住,對王陽重來說,可不算是個好消息。

而楚天話語內隱藏的意思很簡單,就是要讓劉長老覺得過一段時間之後,他就會回去,留著王陽重這條線,就等於留著與天下三大門派之一的霸刀宮的連接。

這樣的機會,楚天相信劉長老絕對不會放過,因此,在短時間內,王陽重等人在劉長老眼裡依然帶有利用價值,不會刻意刁難。

至於往後的事,就只能以後再說了,楚天自問已經做得夠多,與王陽重幾人萍水相逢,縱使認同他們的理念,但是那畢竟是玄清派想做與要做的事,他來到東大陸另有目標,現在,幫完王陽重與玄清派之後,是時候該往自己的道路前進了。

對於楚天的話語,王陽重絲毫沒有猶豫,說道:「好,我記起來了。」鄭重道:「楚兄弟,真的很謝謝你!玄清派還有我個人,欠你一份大恩情。」

楚天露出微微一笑,雖然在這個世道,王陽重的真誠不做作的性格很可能會招來麻煩,可是楚天真的很喜歡王陽重,在修真界,這種人越來越少了。

「別這麼說,王兄,別忘了,我們是朋友。」

聽到這話,王陽重臉上更是露出大大的笑意,「是,是朋友。」

楚天對王陽重點點頭,隨後對三名師弟拱手,「再會。」

王陽重與三名師弟說道:「保重!」

楚天輕輕一笑,點了頭,轉身離開。

王陽重與師弟四人,就站在龜元樓的門口,望著楚天的背影越來越遠,直至消失在人群之中。



楚天走出太虛城的城門之後,往前走了二十步,並沒有馬上飛身離開,而是拿出昨天夜裡買的東大陸地圖,在地圖上找尋電逸宗與赤霄槍宗的方位,隨後決定要先往距離較近的電逸宗而去。

楚天收回地圖,腳步一踏,往東南方的方向飛射而去,就楚天自己判斷,這段路程大約要花上一天半的時間,大概要到明日的日落時分,才能抵達電逸城。

當然,若是全力飛行,楚天在一天內就抵達電逸城,不過楚天可不想在旅途中耗廢太多真元,畢竟誰也不能預料,途中會不會再次出現黑衣女子與尋仇的大漢。

不過才飛了約莫半個時辰的時間,楚天就不得不往下落,因為天空上的烏雲越來越濃厚,甚至傳來了轟雷之聲。

楚天下意識地降低飛行的高度,以他的修為,若是被雷電擊中,雖然不會造成太大的損傷,不過渾身痠麻的感覺並不好受。

隨著雲層加厚,楚天皺起眉頭,催動真元,加快飛行的速度,就想盡快脫離濃厚雲層的範圍。

然而,天色越來越黑,楚天觸眼所及的範圍內,半片天空都是濃如墨汁的烏雲,完全遮蔽住了陽光,讓楚天現在所處的地方,比夜晚更加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這時,不遠處一道青紫色的亮光閃過。

〝砰轟───!〞,炸響隨即傳來,下一個眨眼,指頭大小的雨滴不斷從空中落下,變成一場楚天最不希望的傾盆大雨。

楚天心中大大嘆了一口氣,現在不只天黑,還加上了磅礡大雨,剛剛只是伸手不見五指,現在卻是連東西南北都分不清楚!

數以千萬計的雨滴同時落下,即使楚天將真元集中在雙眼,卻也只能勉強看出地形的輪廓。

楚天立刻發出護身罡罩,把雨水隔絕在外,不過現在這種情況,即使以他分神初期的修為,在如此糟糕的天氣情況下,都只能選擇往下落,在地上找尋避雨處。

楚天雙腳觸地之後,立刻運轉真元,將有些濕掉的衣袍蒸乾。

儘管修真者的體質不會因此得了風寒,不過楚天就是不喜歡身上穿著濕冷的衣服,這令他感到不舒服。

楚天在某座山的山腰落下,落地後,將真元集中在雙眼,不過周圍一切依然模糊,只能勉強看清身邊一丈範圍的東西。

在視線如此糟糕的情況下,讓楚天唯一感到慶幸的事情是,因為周圍大樹的阻擋,所以山裡雨勢感覺起來比較小。

楚天抬頭往上望了一眼,皺眉更深,發出一道嘆息,「唉,這場雨,似乎要下好一陣子。」

「難不成,這場雨是在告訴我,我應當多留一晚,與王陽重的師父碰上一面?」楚天自嘲地苦笑一聲,不過立刻拋去這可笑的想法,左右掃視周圍,開始往山頭的方向走。

腳裡踏著泥濘,聽著雨滴的聲音,楚天不禁想起他跟隨仇恨天進到修真界的夜晚。

當時,仇恨天與他離開安陽城,徒步走過許多充滿阻礙的地形,他受了很多苦頭,其中一個夜晚,他正是像現在這樣,走在一座下著大雨的山中。

當時的他,只能看著遠方仇恨天的火把,手腳並用、使盡全力跟上他,最後卻仍舊跌落山下,不醒人事,但是現在的他,走在充滿泥濘的斜坡上,如履平地。

這,說明了過去的他,真的已經死了。

他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沒用傢伙,不僅如此,未來的他還會更強,在追求強的道路上,他永遠都不會停歇,一直到霸天下為止!

楚天跨著大步,一步步穩定又堅定地往上走,一場大雨,讓楚天想起往事,也讓楚天更加深當初的決心。

然而,當楚天一步步緩慢地走上山頭之後,心中卻浮現出一個疑惑。

「若真的霸天下了,然後呢?」

楚天對權沒有興趣,所以才不喜劉長老,道不同,不相為謀;他對金錢也不看重,再多的晶石也買不回楚老爺的命。

當時楚天信誓旦旦地對仇恨天說要霸天下,可是這一瞬間,楚天卻為自己發下的豪語感到茫然。

只要世上有三大門派的一天,他就絕無可能霸天下,而且那樣子的霸天下,也不是他所追求的霸天下。

楚天在心中問自己,「那麼,我當初所說的霸天下,指得又是什麼呢?」

這個問題浮上心頭之後,楚天無法遏止地思索答案,可是他失敗了。

他不僅沒能找出答案,反而變得更加困惑,然後因為太專注在思考這個問題的答案,腳步踩空,整個人失去重心。

若是以往的楚天,一定會因此滑一大跤,然後摔落山下。

不過現在的楚天,僅僅是發出真元,就穩定住身體。

楚天深呼吸,清空思緒,往上走,過了一會,踏上了山頭,收回護身罡罩,讓身體暴露在眼前的暴雨之中。

楚天仰起頭,感受雨滴拍打在臉上的感覺,狂大的雨勢馬上將他渾身淋濕,不過這正是楚天的目的,讓雨水沖走他腦中揮之不去的念頭。

關於霸天下,楚天真的找不到解答,屬於他自己的解答。

所以楚天決定不再想,因為憑他現在的智慧,一時半刻間真的找不到當初他脫口而出的話背後的意義。

楚天深信當初自己這麼說,一定有更深層的意義,除了字面上的意思之外,必定還有更深厚的東西存在。

只是,他現在找不到那個「東西」。

楚天緩緩低下頭,此時一道亮光從天際劃過,隨之而來的是一道沉悶的砰轟聲響。

楚天深吸一口氣,張開雙手,閉上雙眼,膝蓋一彎,奮力往山下跳去。

沒有張開護身罡罩,沒有用雙手保護自己,楚天任由自己如同球一般,在山林之中翻滾撞擊。

樹、石頭、泥巴、水、樹枝、草,楚天撞上山林裡面應該有的一切,然後砰的一聲,被一顆三人合抱的樹木擋下。

楚天右手撐在地上,站起身來,用手指抹去沾染在臉上的泥巴與髒污,接著伸手往衣袍一摸,跟預料中的一樣摸到滿把的泥巴。

於是楚天再次飛身上天,讓大雨沖刷掉身上的泥巴。

這瘋狂的舉動,山林中數不清的撞擊,讓楚天腦袋清醒許多,眼中疑惑的光芒不再,取而代之的是銳利之氣。

楚天告訴自己,現在找不到答案沒關係,因為眼前最重要的不是答案,而是變強。

現在的他,還是太弱了,即使找到答案,但是以他的實力,絕對還不足以讓他支撐那個「答案」。

修真界,是洪水猛獸,是個極端現實的世界,沒有實力,沒有修為,一切都不用談。

實力,便是真理。

實力,才是真理。

因此,眼前最緊要之事,是提升實力,有了實力,當未來某天找到問題的答案,才能夠支撐它,守護它,實現它。

沒有實力,什麼都是空談。

楚天眼裡流露出堅定的光芒,對著不斷降下大雨的天空大吼,「總有一天,我楚天,一定會霸天下!一定會!」

大喊完後,楚天緩緩落下,老天並沒有因為他的決心,而讓這場大雨瞬間消失,他現在需要做的不是變強,而是找一個避雨之地。

落地之後,楚天目光掃視,見到左前方有一顆特別突出的樹,特別高,也特別粗,周圍的樹大約只有三人合抱,但是那顆樹卻足有十人合抱,除此之外,接近根部的地方,一團漆黑。

楚天好奇,走近一看,這才發現那一團漆黑,是一個可以讓他躲進去的樹洞。

楚天想也不想,身子一矮,馬上鑽進樹洞之中。

然而,楚天還來不及為自己找到一個絕佳的避雨處高興,準備盤坐在樹洞中時,右手也不知道摸到什麼東西,屁股一空,整個人往下跌落。

完全沒有預料到眼前情況的楚天,嚇了一大跳,正想要發出真元穩定身體時,整個人已經跌在堅硬的石地上。

楚天嘖了一聲,馬上站起身來,抬頭往上看,卻沒見到任何縫隙或洞口。

楚天大大皺起眉頭,身體浮上,雙手用力一推,但是原先讓他掉落下來的地方,現在卻變成相當厚的石層,怎麼推都推不開。

楚天推了兩三下,馬上放棄,反手取出昊天,想要發出刀芒直接破開石層。

然而,正當楚天準備發出刀芒的瞬間,遠方傳來了人聲與腳步聲。

楚天立刻收回真元與昊天,同時運轉斂神絕,收斂氣息,也就是這時,他才發現他意外掉落的地方竟是一條通道,壁上每隔兩三丈,就有一顆散發微弱光亮的夜明珠。

楚天好奇心升起,藉由夜明珠的微弱光源,邁步往前走。


---
最近算是跟一個朋友鬧不合,其實用不合這個詞也不甚明確。
簡單說,就是觀念不同吧。

這個朋友是大學同學,之間的關係屬於那種不到不熟,但也絕不到深交的程度。
之前,因為失戀與工作不如意的關係,我跟他又聯絡上。
身為朋友的我,當然就是關心與給與一些自己的意見還有看法,希望能夠幫助他。
不過就在前天,我對一味的安慰感到厭倦。
所以我用比較重的語氣告訴他要長大,身為年輕人的我們,即將面對一個非常艱難的困境...等等。
但是他聽不下去,隔天,他在臉書上打了一段話,說我壓力太大,等著我哪天變成神經病。

經過這件事,我終於明白一個道理。
沒辦法當朋友的人,就是沒辦法當朋友。
後來我在臉書上打了一段話給他,祝福他一切都好。

我想,這大概就是我以朋友身份,對他說的最後幾句話了。

----
昨天,我讀到何飛鵬執行長在商周的文章:「我不知道我喜歡什麼」
何執行長說,他有一次去演講,遇到一個年輕人,說他工作三年,換了九個工作,可是卻沒有喜歡的工作,可是問他喜歡什麼,他卻說不知道。

這篇文章給了我啟發,也把自己的感想投注在這一章刀神上。
楚天,縱使確定了目標,卻不知道目標背後的意義,但是他很清楚實力不夠的他,如果想要往前走,就是要變強,未來有一天,當他領悟了何謂「霸天下」,那麼他才有能力去實現,去達成。

我認為這就是我們年輕人該做的事情,不是每個人都跟Kobe一樣,三歲就確定自己要打NBA。
大多數的我們,對於人生都是困惑茫然的,不清楚自己喜歡什麼。
正是因為如此,才要好好努力,在工作上力求表現,一步步累積人脈、資金、名聲,當有一天你找到喜歡的東西,你之前累積出來的一切,都將成為你助力。

然後何執行長在文章中段有說,「永遠找不到自己喜歡工作的原因,是因為對任何事都不曾認真過。」
這句話我很認同,真的想知道喜歡或不喜歡什麼,一定要嘗試投入其中,否則若只是知道表面,或只摸到表現,就想要下結論,這是一個很愚蠢的行為。


我想讀我小說的人,大部份都還處在茫然與了解自己的情況,我想對大家說,盡力去嘗試,盡力去努力,失敗與挫折,都是讓你們越來越銳利的磨刀石,失敗不代表一無所有,真的不是,成功,永遠都是一次次的失敗累積出來的。

我們在電視上看到的成功人士光鮮亮麗的一面,都是他們在台下用無數的血與汗換來的。

Just do it, impossible is nothing.
人生只有一回,別讓自己留下遺憾,盡力去試吧!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7.26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