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十六章 夢
第十七章 水中修練
第十八章 浴血鬥場
第十九章 殺人
第二十章 第二戰
第二十一章 你爭我奪 上
第二十二章 你爭我奪 下
第二十三章 結束
第二十四章 楚天對戰清風 上
第二十五章 楚天對戰清風 下
第二十六章 他人呢?
第二十七章 易心
第二十八章 風清
第二十九章 易心往事
第三十章 突破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新刀神
作 者
冰如劍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2.18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17
累積人氣
53660
本月推薦票(投票)
3
累積推薦票
325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8 / 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02.0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十四章 楚天對戰清風 上
焦躁不安的踱步聲從小屋內傳來,默世額頭冒出涔涔冷汗,恐懼緊繃的情緒如同小蟲般啃蝕著他的心靈,讓他坐立難安,心境如同一條漂流在洶湧浪濤黑暗大海上的小船,什麼時候會翻覆,什麼時候會被吞沒都不得而知。

「該死!」默世緊握著拳頭,對著屋內的木桌砸了下去,霎時間木屑飛的滿屋,但是焦躁的情緒卻沒有因此而舒緩下來。

已經整整一天過去了,除了鬥場舉行的決鬥之外,這個連風都吹不進的修羅之地靜的可怕,連腳步聲都沒聽到幾次。默世頹然坐在椅子上,如果接下來兩天都還沒有新人進來浴血鬥場,那他很可能就要在鬥場上面對戴著青面獠牙面具的赤蒼,一想到這個畫面,他就忍不住想吐。

他很清楚自己的實力到達哪種境界,更加明白如果站上場面對赤蒼,結果就會跟其他人一樣,一嘗樹枝透體的滋味。

他不想死,他來到這裡是為了逃命,不是被奪命。

驀然,他想起了之前荒誕的歲月,那時,他只是個羽翼尚未豐厚就極欲脫離父母掌握的傻小子,棍法練的不差,但離爐火純青還有一大段路要走,若不是父母在附近的山頭素有威名,以他當時惹出來的禍端,只怕要挨的教訓就足以讓他永生難忘。

然而,現在默世倒是希望當初他有受那些教訓,這樣,他現在不會在這個浴血鬥場苟且求生,更不會害死他的父母。

他也不是個壞孩子,只是想知道自己的修為到什麼境界,所以常常到附近的小門派嚷嚷著要挑戰掌門,如果對方不同意便把那個門派搞的雞飛狗跳,因為父母的庇護,這些門派的掌門也不敢真的對他如何,最多也只是把他趕出門派而已,正是如此,他越來越膽大,然後惹禍上身。

他自以為自己的棍法已經相當厲害,附近沒有任何宗派敢回應他的挑戰,全都怕了他的棍法,某一天,當他在某處山頭氣喘吁吁地練著棍法時,遠方的空中出現一個小黑點,小黑點很快在他眼中放大,變成一個人的形貌,朝著他而來。

淒厲的切空聲讓他感到興奮,那人一身黑袍,表情剛毅,看起來就一副是強者的模樣,而且剛好在附近的山林中落下,那時的他連初出茅廬都不算,就膽大妄為的馬上跑了過去。

他至死都無法忘記那一天,引以為傲的棍法在那人面前如同兒戲,僅僅大手一揮,就將他手上的棍子擊個粉碎,手再一揮,身上就多出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讓他人生第一次品嘗到恐懼的滋味,也是第一次如此聲嘶力竭地大喊爹娘。

一直以來,爹娘都是他的萬靈丹,不管發生什麼事,只要爹娘一出現便可以解決,當他聽到兩道破空聲出現的時候,也以為這次爹娘一定可以將這件事擺平,殊不知爹娘在這黑衣男子面前,才不過一個照面就一死一重傷,如果不是爹在重傷之際動用了最珍貴的法寶千里符,將他送到了千里之外,一家三口恐怕都…

在那個夜裡,他躲在一處山洞裡抱頭痛哭,自責與愧疚摧殘著他依然年幼弱小的心靈,是他,是他將自己的父母親手推入火窟,如果不是他自視甚高,爹娘就不會死。

那個夜,漫長的彷彿無盡,當微弱的陽光慢慢驅走黑夜時,他才發覺,原來他的人生還有明天。

就在他用全身的力氣,試圖爬出他躲藏的山洞裡時,一個讓他毛骨悚然的聲音出現了,黑袍男子竟然追到附近,運動真元大吼著這輩子一定要殺了他。

恐懼的淚水不爭氣地又從眼眶中滾了出來,但是他緊咬著牙,不敢哭出聲,深怕被黑袍男子發現。

為了躲避黑袍男子,他甚至一頭栽進爛泥之中,把自己弄的狼狽不堪,連頭都不敢冒出來。

曾經,他以為人生就要在躲避黑袍男子中度過,沒想到在一次誤打誤撞之中,竟讓他逃進了浴血鬥場之中,這裡的血腥讓他震撼,但漸漸地讓他感到安心,他相信黑袍男子不會為了殺他,而追進這個修羅之地。

「為什麼!」想起娘親在他眼前慘死,父親拼著最後一口氣動用千里符,那些日子日日夜夜躲避黑袍男子的景像,本以為來到浴血鬥場,靠著殺戮可以漸漸淡忘這些過去,但為什麼這時候卻找不到實力比他弱的鬥士決戰!?

難道,上天真要我亡?

陷入灰暗情緒中的默世,眼淚險些又滾了出來,但在這個時候,他聽到了腳步聲,單調的腳步聲。

現在才過一天,這個腳步聲不可能是浴血鬥場之人通知要他與赤蒼決鬥,而如果是鬥場上有決鬥,鬥士們要前去圍觀,腳步聲一定多而雜亂,但是門外卻唯有這個腳步聲。

一定是新人!

懷著這個希望,默世感到一陣狂喜,確定面具穩穩地戴在臉上之後,很快推開竹門,想要用最快的速度與新人敲定決戰的時間,但當他推開竹門的剎那,他卻見到了最讓他恐懼的青面獠牙面具。

砰的一聲,他連忙將竹門關上,深怕赤蒼會走到他門前遞上約戰書,不過顯然是他多慮了,赤蒼的腳步聲沒有向他的小屋而來,反而越離越遠。

默世大大鬆了一口氣,豎起耳朵,想知道楚天的去向,而他在逃亡期間培養出來的驚人耳力這時助他一臂之力,讓他臉色微變:「這個殺神,莫非是盯上了某個新來的人?」

默世再次推開門,四周靜悄悄的一片,輕呼一口氣,循著楚天的腳步聲跟著過去,發揮出之前藏匿的本領,緊緊跟在楚天身後而不被發現。

「這個傢伙到底要走到哪裡去,在往前走就是鬥王的居所了。」默世心裡默默想著,盯著楚天的背影,小心翼翼地踏著步伐,看著楚天仔細盯著鬥王居住的廂房外的名牌,一股令他寒毛直豎的念頭從心底閃過。

「他…該不會想直接挑戰鬥王?他是瘋子嗎?」

這個念頭閃過當下,楚天拿出了約戰書,咬破食指,然後將其塞在門縫裡。

看到這個景像的默世,大大鬆了一口氣,因為這代表著楚天再也不會參與鬥士之間的決鬥,不過這個情緒出現之後,濃稠的羞愧湧上心頭,在他還是年少之時,每日在父母的督促下練習棍法,努力修練,與附近門派的弟子切磋較量時從未輸過,是個讓父母臉上有光的兒子,雖然偶爾會闖禍,但是附近門派的年輕弟子卻無人是他的對手,驕傲與自信的光采在他臉上綻放,不過當那個黑袍男子出現之後,一切都變了,在死亡的恐懼之下,驕傲與自信變成了膽小與害怕,意氣風發的他,早就已經死在過去。

「你鬼鬼祟祟跟在我後面做什麼?」青面獠牙的面具突然間出現在默世眼前,讓默世大吃一驚,連連退了幾步,腳一發軟,竟然跌坐在地上。

默世聲音顫抖:「我…我…沒…沒有。」

楚天低頭瞄了默世一眼,冷冷哼了一聲,隨即走回自己的小屋,不再理會跌坐在地的默世。

跌坐在地上的默世,大口大口地喘氣,剛剛僅僅是與隱藏在青面獠牙面具裡的雙眼對視,就讓他險些崩潰,那一瞬間,他以為樹枝已經穿過心臟。

「太…太可怕了…。」默世深深感到慶幸,自己不會在鬥場上面對他,方才羞愧的念頭早已拋在一旁,在死亡面前,默世連最後僅存的一絲羞愧也已然拋下。



回到小屋裡的楚天,摘下面具,將其放在桌上,在木床上盤坐,平穩起伏不定的心境,投遞戰書之後,有那麼一瞬間,心中的大石落下,因為他踏出的這一步之後,不必再想與鬥士的戰鬥,只要專心在這一戰就好,但很快的,更大的大石壓了下來,因為與鬥王的決鬥,很有可能是他此生的終結。

兩者截然不同的情緒碰撞之下,以現在楚天的心境修為,無法馬上平復情緒,深深吸吐了兩大口氣,放空冥想,不過回憶卻如同雪花般飄落在心田。

南大陸的回憶,進到修真界的回憶,修練的回憶,一幕幕閃過楚天心裡,在這些回憶之中,有許多部分連結到死亡,南大陸、暗魁沼澤、瑤天池、浴血鬥場,在他的人生中,已經有太多次跟死亡擦身而過。

然後在死亡的威脅之下,找尋生存的意義。

楚天能夠有今天的實力,也是因為多次從死神的魔爪下逃過,度過一次又一次的生死危機才得來的,如果沒有這些經歷,楚天相信自己無異於庸庸眾生。

死亡,確實可怕,可是若是沒有體驗過死亡帶來的恐懼,也就不知道生命的美好,沒有死亡的壓力,就不知道生命的渺小,然後藉此反省自身。

浴血鬥場的確是一個可怕的地方,殺戮與死亡每天都在這個地方上演著,不過正是因為如此,才考驗鬥士是否擁有一顆堅強堅定的心,唯有足夠堅強的心,才能夠在面臨死亡時,展現出勇猛的一面,然後一次又一次地在死亡的威脅下突破自我,反之,如果內心不夠堅強,就會像剛剛跟蹤他的默世一樣,早已是死亡的手下敗將,心裡蒙上一層恐懼的陰影,隨時隨地都有可能跪倒在死亡之下。

楚天右手翻出樹枝,起身下床,身體隨心而動,用非常緩慢的速度揮著樹枝,配合上更加緩慢的步法,在小小的竹屋裡揮灑他如今所學到的一切。

如果下一場與鬥王的決戰是他人生的終結,那在死亡之前,他一定會綻放出此生最亮麗的光華。

楚天揮舞樹枝的速度越來越快,步法跟身法也隨之加快,熱汗一滴滴的流下來,然後在快到一個極致的時候,又慢了下來,比一開始更慢,楚天閉上雙眼,感受著身體的脈動,每一寸肌肉,每一條經脈,每一次呼吸,楚天都感受的清清楚楚。

慢的,並不只是動作,還有心,心慢,才能感受到真正的自我,從裡而外看透自己,認識自己,唯有如此,才能夠以最強悍的狀態,面對最強悍的敵人。

楚天在小屋裡舞動樹枝足足有兩個時辰,一直到門外傳來了輕輕的嘟一聲,楚天才放下手上的樹枝。

打開門,楚天取下夾在門上的赴戰信,上頭寫了一個大大的准字。

楚天隱藏在面具底下的臉孔露出了笑意,這個鬥王用的不是可,而是准,代表這個鬥王是個擁有無比自信的狂人,准許自己在鬥場上與他一戰。

楚天將赴戰書放在桌上,拿起了樹枝,又開始緩慢的揮舞樹枝,慢到極致之後加快速度,快到極致之後又放慢速度,在快慢極致之間,找尋到內心的寧靜。



一直到決鬥開始前的一個時辰,楚天才放下手中的樹枝,擦去額頭上的汗水,盤坐在床,享受著寧靜祥和的心境。

時候一到,楚天戴上青面獠牙的面具,跨步走出門外,然後朝著鬥場筆直的走了過去。

跟往常一樣,鬥場旁站滿了鬥士在圍觀,而與之前緊繃的氣氛不同,這些又痛恨又恐懼楚天的鬥士,雙眼此時閃爍著幸災樂禍之意,他們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待會可以親眼見到楚天慘死在鬥王手上。

楚天死的越慘,他們越開心。

鬥場上,裁判官已然站在鬥場的中心,而在他的身旁,一人身穿著大地般地黃色衣袍,臉上戴著黃色面具,縱然只是站在那裡,但無形之間散發出來的氣魄就讓楚天感受到壓迫感。

楚天保持著一貫的步調,踏上鬥場,站在鬥王面前,令他驚訝的是,鬥王竟然主動開口說話。

「你就是赤蒼?」鬥王的聲音十分低沉,顯然不是他自己的聲音。

「是。」楚天微微點頭。

「你為何挑戰我?」鬥王問。

「因為底下那群鬥士,無一是我的對手,我想要變強,所以我找上你。」

「在南邊,鬥王不只我一個,為何找我?」

「因為你的名字。」

「名字?」

「在這裡,大家用的別名大多都帶著殺、死、破、絕、亡、殘幾字,但是你卻不一樣,取了一個讓人覺得舒服的別名,清風。」

「就只是因為如此?」清風語氣帶著狐疑。

「沒錯。」楚天點點頭。

「怪人。」這是清風對楚天的評價:「不過倒不討人厭,死前,告訴我真名,我會替你立一座墳。」

楚天翻手取出樹枝,搖頭說道:「我不會死。」

「哼,這我可就沒辦法讓你如願了。」

清風取出一隻與他同高的大槌,槌頭大如一人合抱的石塊,漆黑如墨。清風一拿出這把大槌,渾身威壓大漲,雙眼直視著楚天,楚天不甘示弱,也將威壓爆發出來,在決鬥未開始之前,雙方氣勢互不相讓。

裁判官抬頭望了太陽一眼,然後緩緩飄上,這個動作讓場上的氣氛更加劍拔弩張,周圍的鬥士感受到清風與楚天散發出來的威壓,有幾人已經連連退了幾步,面具底下蒼白的臉色才回復一絲紅潤。

「此場決鬥,清風對戰赤蒼。決鬥,開始!」

裁判官宣佈決鬥開始的當下,清風動了,不過楚天卻快了他一步,腳步一踏,馬上施展七轉縮地,樹枝直直刺向風清的心口。

楚天的速度讓清風大吃了一驚,但鬥王畢竟是鬥王,實力遠遠勝過楚天之前殺過的鬥士,面對楚天直刺而來的樹枝,腳步不退反進,腰一扭,從楚天左側閃過這個攻勢,而且在與楚天身形交錯之時,大槌順勢猛力揮出。

沉重的大槌以飛箭的速度朝自己頭頂上砸過來,這可怕的壓迫感除非自己面對,否則絕無法知道是一件多可怕的事情。

楚天心頭一驚,在他進到浴血鬥場以後,只要他認真使出七轉縮地,至今沒有任何一個鬥士可以躲過他的攻勢,而清風不只大膽地閃過這個刺擊,還做出可怕的反擊。

「鬥王果然不簡單!」楚天心想道。

楚天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身軀一轉,大槌以些微之距從他眼前飛過,未傷寒毛。

「果然不愧是鬥王,厲害!」楚天由衷地讚嘆道。

「你剛剛的步法…哼哼,難怪敢說大話,原來是名門大派的弟子。」清風話一說完,馬上展開攻勢,高舉著大槌沖向楚天。

楚天感受著清風的氣勢,心中竟微微出現怯意,而在一場生死決戰中,若是兩者實力相近,往往分出勝負的要點便是氣勢,這層道理楚天非常明白,於是胸口一挺,直接迎向清風。

清風見楚天主動迎上,冷哼一聲,腳步馬上停了下來,採取守勢,單論速度來說,他並沒辦法與楚天的步法相比,所以才想要在氣勢上壓過楚天,若楚天因此產生怯意,沒有發揮出步法的速度的話,那這場決鬥結果已經大致底定,不過楚天並不是如此易與之輩。

楚天完全沒有留手地連連發出刀招,心想清風手上的大槌非常龐大,揮舞起來絕對非常不便,刀法配合上步法,一定可以佔上風。

清風連連後退,楚天速度之快超乎他想像之外,尤其刀招刁鑽無比,每一招都往要害招呼。

清風冷哼一聲,手上的大槌竟然在眨眼間縮小,變成手臂長短,槌頭也縮小成兩顆皮球大小,揮動槌子頓時變的輕鬆如意,面對楚天的刀招已有招架之力。

場上攻防驚險萬分,在決鬥開始沒多久,楚天與清風便意會到對方是自己必須使出渾身解數才能夠對付的敵手,出手時完全沒有任何保留,招式往來之間絕不存在任何閃神的空間。

因為一閃神,下場就是死。

楚天閃過迎面而來的槌子,朝清風臉上刺出樹枝,清風歪頭閃過,槌子揮向楚天腰側,楚天右腳一踢,將清風握槌的右手踢開,然後又馬上施展刀招,雙手高舉樹枝,對著清風的肩膀斬下。

清風右手握槌,由下而上接住楚天的刀招,楚天只感到一陣大力襲來,猛力往下斬落的一擊竟狠狠被清風擊開,握著樹枝的雙手頓時間痠麻無比,連樹枝都握不穩。

楚天馬上退開,但是清風趁勝追擊,將楚天的樹枝彈開之後,槌子又馬上往楚天的胸口揮去。

淒厲的切空聲傳來,楚天知道這一擊如果硬接絕對會受重傷,最少都是胸骨碎裂的下場,身子一矮,整個人蹲了下來,勉強躲過這一擊。

蹲在地上的楚天繼續發動攻勢,右腳使勁一掃,想將清風掃倒在地,要揮舞槌子,下盤絕對要非常穩固,如果在這一擊之下讓清風腿部受傷,那他絕對可以吃到一些優勢,不過清風早已發現楚天的意圖,膝蓋一曲,整個人跳到空中,輕而易舉地就閃過楚天的掃腿。

「接招!」清風跳的很高,眼神如鷹,緊緊盯著楚天,舉著槌子,從空中俯衝而下。

楚天抬頭,感受到清風這一擊蘊含的威力,緊緊握著樹枝,將真元瘋狂注入在樹枝之中。

清風見楚天沒有逃走之意,大喝一聲:「好!就讓你見識見識這招的威力!」

〝砰───!〞,炸響轟然而起,堅硬的鬥場竟被清風轟出了一個洞,石塊飛射,讓底下的鬥士直跳腳,躲去這些尖銳的石塊。

「鬥王果然不同凡響。」在最後一刻,楚天運轉步法,逃避與清風正面對戰。

「名門大派的弟子怎麼成了縮頭烏龜,怎麼,怕了不成?」清風冷笑道。

令清風驚訝的是,楚天竟真的點了頭:「方才那一招,以我現在的實力,確實接不下來。」

「不過,我不會輸。」楚天的雙眼流露出堅定自信之意,讓清風露出冷笑。

「很可惜,我絕不會讓你如願,接招吧!」清風舉起槌子,又開始了一輪猛攻,而楚天也不遑多讓,使出了渾身解數。


新的一年,但台灣又發生了讓人哀傷的意外。
讓我們一起為傷亡者祈福,希望他們在另外一個世界有更快樂的生活,也希望倖存的人能夠早日擺脫空難的陰影。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新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02.0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