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海報標語:
作品介紹:
作者介紹:
本集簡介:
人物簡介紹:
第一集 少年仙帝都市行
第一章 隱身摸了大胸空姐
第二章 ∼仙帝神威∼
第三章 ∼姐妹花都是未婚妻∼

花都之少年仙帝
作 者
蕭柏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09.09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4年09月0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4
累積人氣
1639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5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0 / 1
總評
 
 暱稱:
 密碼:
 

花都之少年仙帝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4.09.0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章 ∼仙帝神威∼

葉晨一邊在吳雅妍活蹦亂跳的玉兔中仔細尋找,一邊心裡卻是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馬。

他發現絕色空姐呼出的香氣越來越熱,嘴巴裡面輕聲地呻吟著,她的眉頭不知不覺蹙了起來,俏臉越來越紅,模樣讓人又憐又愛。

最關鍵的是,他感覺到絕色空姐的身體微微扭動,胸前那對雙峰竟然好像有意無意地擠壓向了自己的手掌,迎合著自己的動作。

到了後來,她緊閉的雙腿亦開始摩挲起來,這場景,說不出的旖旎曖昧。

吳雅妍的身體實在太敏感了一些,尤其是胸前那兩粒小點,稍稍一被觸碰就會有強烈的快感。

更何況葉晨的手實在有點囂張到肆無忌憚的地步,吳雅妍被挑撥得已經有些春潮氾濫,腦中陣陣空靈感覺襲來,忍不住抬起了自己的纖纖素手,想要把那隻看不見的手緊緊按在自己溫軟的玉兔之上。

她幾乎已經完全失去了意識,只想那隻手可以再用力一點,再肆意一點。畢竟,葉晨把手伸進來的主要目的不是愛撫,而是尋找戒指。

這讓吳雅妍在迷迷糊糊之中,總覺得好像少了那麼一點點。

看到吳雅妍居然抬起了手,葉晨頓時嚇了一跳,他還以為絕色空姐發現了自己,正急得滿頭大汗時,突然在遍佈的溫瑩柔軟之中觸摸到了一點堅硬。他慌忙捏住了戒指,把手縮了回來。

心中一直默數的時間只剩下了不到一分鐘,雖然面前的絕色美女這番嬌羞火熱的姿態實在有些誘人,他也不敢再停留片刻。

幾十秒鐘之後,葉晨回到了洗手間,他剛剛關上門,透明的身體便在空氣中顯露出原形。葉晨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心裡暗道了一聲好險。

他把手抬起到鼻子前,輕輕嗅了嗅,手掌上仍然殘留著絲絲縷縷的幽香,正是絕色空姐胴體的香味。

又在洗手間待了片刻之後,葉晨才走了出來。他下意識地看了一眼頭等艙的方向,然後才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坐在座位上,葉晨的心臟一直在不停地撲通撲通跳著,剛才那香艷的一幕像電影一般在他腦子裡面反覆播放,一直到飛機降落,他才悠悠回過神來。

葉晨害怕絕色空姐不見了戒指之後來找自己,於是他沒敢多作停留,第一個就走下了飛機。可能是蒹葭祖師顯靈,少年在下飛機的時候居然沒有再遇到那位絕色空姐。

心裡僥倖的同時,葉晨的心裡卻也有一點點小小的失落,他隱隱地覺得,自己還是很想看到那位絕色空姐的。


下了飛機出了航站樓,葉晨才突然想起來,因為天氣的原因,他把原本在晚上的航班改簽到了早上,而且忘記通知來接自己的人了。

時間這麼早,總不能傻傻地在航站樓前等著吧?

葉晨是第一次來首都,人生地不熟的。好在他方向感挺好,於是便去買了一張地圖,準備按照師父給的地址自己找上門。

「市南區東方蘇荷別墅群第七棟。」葉晨看了看紙條上師父留下的字跡,把地圖展開坐在路邊尋找起來。

遺憾的是,他買的那張地圖實在有些差勁,只標注了這座城市各處的旅遊景點和地標建築,根本就找不到東方蘇荷別墅群在哪個地方。

好在葉晨發現了市南區三個字,那就先趕往市南區吧,到了那裡再問。他扛起了自己裝在麻袋中的行李,一手捧著地圖,沿著街邊走了起來。

周圍是一幢又一幢聳入天際的摩天大樓,冰冷而陌生,葉晨就像是一隻爬行在巨木叢林中的小螞蟻,看起來卑微而弱小。來來往往的行人腳步匆匆,他們的穿著光鮮亮麗,然而,臉上的表情卻只有被城市同化之後的漠然。

偶爾遇到幾個和葉晨穿著相似的人,也都是混跡在這座城市底層的進城打工者,他們的臉上,卻是被歲月風沙留下了滄桑的痕跡。

葉晨的方向感已經算是極好,可是他走了一個小時之後,卻發現已經無法在地圖上面找到自己準確的位置。城市的龐大和錯綜複雜,遠遠超出了他的想像。

正當葉晨有些迷茫的時候,一輛白色的廂型車突然「吱呀」一聲停在了他的身邊。

「嘿,小兄弟,你這是去哪啊?」一個滿臉橫肉戴著墨鏡的人從廂型車的窗戶裡探出了頭。

「噢,我想去市南區的東方蘇荷別墅群,但是好像有些迷路了。」葉晨聳了聳肩回答道。

「啪!」

那戴著墨鏡的大漢打了一個響指,把燃盡的香煙隨手扔在了地上:「嘿,正好!你上來吧,我們也去市南區,順路把你帶過去。」

「真的假的?」葉晨臉上露出了欣喜,走到了白色廂型車前。

「都是自己人,還能騙你不成?」戴著墨鏡的大漢伸手取出了一支煙,遞向了葉晨。

「我不抽煙的。」葉晨推掉了煙,但是他心裡卻是一暖,大漢遞煙的動作瞬間讓兩人之間的關係親近了不少。

葉晨心裡感歎:這個世界上還是好人多!

上了白色廂型車之後,葉晨才發現車裡面已經坐了六個人,除了那位戴著墨鏡的大漢之外,車子最後還坐著兩個大漢,中間坐著的是一位頭髮花白的老奶奶,和一位有些消瘦,戴著眼鏡的中年人,兩個人都繃著臉,看起來似乎對於葉晨的中途加入並不怎麼歡迎。

坐在駕駛座位上開車的,則是一個女孩。

女孩腦袋後面束著簡單的馬尾辮,穿著一件淡紫色可愛T恤,細細的柳葉眉,單眼皮,櫻桃小口,模樣看起來清秀伶俐,一笑起來就露出了兩個甜甜的酒窩。

葉晨看到老奶奶和中年人之間有縫隙,於是便坐了進去。廂型車內的空間很小,葉晨坐在兩人之間雖然有些擁擠,但是他卻很滿意。

畢竟是搭好心人的順風車,總比自己一個人像沒頭蒼蠅一樣在大城市裡胡闖亂撞要好得多。

可愛女孩的車技非常嫻熟,踩離合器,打檔,轉方向盤,動作看起來流暢而瀟灑。一陣輕煙之後,白色廂型車便飛快地行駛在了公路上。

車速極快,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之後,白色廂型車便駛出了市區,拐到了有些冷清偏僻的國道上。這年頭,人們出行一般都是飛機、火車或者走高速公路,再加上時間還早,所以國道上幾乎沒有什麼車。

「這個城市真大,不像我們村子,從東頭走到西頭也就花十分鐘。這位大哥,到東方蘇荷還要多久呀?」葉晨問了一句。

沒有人說話,坐在副駕駛座上的那個大漢回過頭來看了葉晨一眼。他已經摘下了墨鏡,只不過原本掛在臉上的笑容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眼中的冷意。

葉晨的心裡閃過了一絲不對勁的感覺,不過他又問道:「是不是還很遠?真是麻煩你了。」

「呵呵……」大漢冷笑了一聲,突然指著路邊道:「就停這裡吧!」

「嗯?」葉晨微微皺起了眉頭,「這裡沒有看到什麼別墅群啊?你是不是聽錯了,我要去的是市南區的東方蘇荷。」

「白癡!」大漢沒有搭理葉晨,臉上露出了譏笑,突然伸手摸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葉晨眼神一冷,他就是再沒見過世面,此刻也明白了大漢的用意,不過他卻是一點也不著急,臉上仍舊是淡然表情:「沒聽見剛才我說的話麼?小爺要去的是東方蘇荷,你讓車停下來幹嘛?」

一旁的老奶奶偷偷拽了拽葉晨的衣服,不過卻沒敢開口說話。

「哈哈哈!」大漢笑出了聲音,他像看白癡一樣看著葉晨,「這人是真傻,腦子轉不過彎來吧!」

他的話一說完,坐在最後的兩個大漢也笑了起來,兩隻鐵鉗一般的大手,一左一右按在了葉晨的肩膀上面。

然而,開車的可愛女孩卻皺了皺眉頭,這個男孩的反應她還是第一次遇到,心裡突然有了一絲莫名其妙的危險感覺。

「啪!」一聲脆響。

沒有人看清楚這一切究竟是怎麼發生的,坐在副駕駛座上的那個大漢便發出一聲殺豬般的慘叫,他猛然撞在了擋風玻璃上面,吐出一口帶牙的血,臉上五個顯眼的指印,頓時便烏青地腫了起來。

「啪啪!」又是兩聲脆響。

身後的兩個大漢也痛得哀嚎起來,然而從始至終,葉晨看起來都坐在那裡,臉上表情淡然,似乎連眼睛都未眨一下。

「跟小爺來這一套?哼哼,好玩麼?」葉晨說著,手裡已經捏了一張黃紙符。

他牢牢記著師父交代自己不能動用仙法的叮囑,剛才那三個耳光,只不過是他平日裡經常鍛鍊身體的結果。而且看起來,這三個五大三粗的壯漢,似乎還沒有山上的野 子反應敏捷。

三個大漢瞬間就被打懵了,他們痛叫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你們喜歡玩,那小爺我就陪你們玩玩。」葉晨的嘴角微微上揚,他向左右兩邊的老奶奶和中年人說道:「你們兩個坐穩了,抓緊扶手。」

說完之後,屈指一彈,那張黃紙符便爆成了一團火。這張符算是比較簡單的懸空符,葉晨將手裡的火焰拍入了車身之中,然後口中默念兩句。

眾人正疑惑的時候,白色廂型車猛然一震,緊接著轟然一聲,像火箭一樣飛速躥升至十幾米的空中。

「啊!」沒有絲毫準備的大漢們嚇得驚聲尖叫起來,他們從座位上面重重摔落,撞得七葷八素眼冒金星。

然而,白色廂型車卻像氣球一樣,晃晃悠悠浮在空中,隨著輕風在搖擺著,似乎隨時有可能失重跌落。

大漢們嚇得肝膽俱裂,這才意識到自己遇到硬茬了,他們也顧不得臉上的疼痛,大聲求饒起來:「小神仙,小神仙!我們有眼不識泰山,無意間冒犯了您。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可千萬要饒了我們的狗命啊!」

剛才還是一副盛氣凌人的欺人模樣,現在卻痛哭流涕地成了一幫軟蛋,不得不說,這幫亮刀子的劫匪還算是挺識時務的。

「還記得老子我要去哪麼?」葉晨冷冷道。

「記得記得!您要去東方蘇荷!」要不是車子浮在半空中,那三個大漢恨不得跪在地上磕頭求饒。

這種仗勢欺人的東西,最害怕的,就是遇到比他們更強悍的人。反觀葉晨身邊的那位老奶奶和中年人,他們臉上雖然也滿是震驚,但是並沒有露出恐懼的神色。

葉晨冷冷哼了一聲,白色廂型車緩緩落下。

那幾個大漢見到葉晨露了這麼一手神通,再也不敢有絲毫的放肆,他們就像三隻乖巧聽話的小狗,服服帖帖、好言好語地奉承了葉晨一番。

車子重又啟動,在葉晨的吩咐下,先是把老奶奶和中年人各自送回家中。他們兩個人獲救之後,自然是千恩萬謝,尤其是老奶奶,硬要拉著葉晨進自己家中坐一坐,葉晨費了好大力氣才推脫掉。

而後,車子才又駛往市南區,到達了東方蘇荷別墅群。

下車之後,那幾個劫匪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他們剛剛準備溜之大吉,然而葉晨卻是攔住了車子。

他指了指坐在駕駛座上那個嚇得有些面無人色的可愛女孩,淡淡說道:「妳,下來。」

紮著馬尾辮的可愛女孩自感覺到葉晨身上透露出來的危險氣息之後,就一直小心翼翼的,大氣都不敢喘,她可不想像那三個大漢一樣吃苦頭。

本以為終於可以擺脫這個小煞星了,誰知道他現在居然讓自己下車!

可愛女孩臉色一白,忍不住輕輕打了一個哆嗦,然後才極不情願地放開方向盤下了車。她下車之後,低著頭不敢看葉晨,臉上作出一副無辜可憐的模樣。

葉晨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女孩,見她雖然長相伶俐可愛,但是秀氣的耳朵上面居然戴著四五個閃閃發亮的耳環,嘴唇上的口紅也實在有些濃,活脫脫就是一個小飛妹的打扮。

「做了虧心事,不敢看我?」葉晨挑了挑眉頭,語氣淡淡的微有些冷意。

可愛女孩偷偷看了葉晨一眼,聲細如絲,充滿了委屈:「我……我是無辜的。我和那三個人不是一伙的,今天才剛剛入伙,都是被他們逼的……」

「噢?」葉晨扭頭看了那三個大漢一眼,眼神凌厲,三個大漢頓時嚇得噤若寒蟬,大氣都不敢喘。

不過葉晨卻是並未發作,他指了指白色廂型車說道:「妳會駕駛這個鐵皮的車子,還算有點用處,不像那三個廢物。我叫妳下來,是想讓妳做我的下人。」

「啊?」可愛女孩頓時驚訝地瞪圓了眼睛,「做你的下人?」

葉晨點了點頭:「我在這城市裡面不能飛,想去什麼地方的話來來回回走起路既慢又麻煩,實在有些不方便。妳做了錯事,為虎作倀,本來我是應該懲罰妳,不過,第一,妳是個女孩,我從不對女人動手。第二嘛,看在妳有一技之長,我不懲罰妳,那妳就作我的下人吧!」

女孩聽得這話,心裡一萬個不願意,但是她又不敢表現出來,只能委屈道:「我真的是今天才第一次犯案,而且我爸爸還在家裡等我呢,我……我恐怕不能作你的下人。」

「妳放心,等我學會了怎麼駕駛這鐵皮的車子,自然會還妳自由的。噢……對了,我在飛機上看了一個動畫,好像現在城裡都不時興叫下人,改叫女僕了。所以,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妳就是我的女僕,得叫我主人,聽我的吩咐行事。」葉晨道。

女僕?!

可愛女孩一臉無奈,有些無語。她剛想開口申辯,卻看見葉晨又從口袋裡面摸出了一張黃紙符,登時嚇得退了半步。

葉晨的動作行雲流水,極為快速。他輕輕一彈,黃紙符便爆為火焰,還未等可愛女孩反應過來,葉晨便將手裡的火焰拍入了她的肩膀。

火焰瞬間熄滅,女孩的肩部亮起一個光點,然後迅速黯淡,消失不見。

「哎呀……」可愛女孩還以為葉晨又使用了那種能讓東西浮起來的符咒,嚇得花容失色,她顫聲道:「我答應你,我答應你!請你不要這樣,我怕高!」

葉晨淡淡一笑:「妳不用害怕,這個不是剛才的浮空符。妳不是說妳爸爸在家等妳麼?所以我不過是在妳身上種下一個感應咒,這樣無論妳在哪裡,我都能找到妳,妳也能隨時隨地聽到我的吩咐。好了,記住妳現在的身份,妳是我的女僕。」

聽得葉晨的解釋,可愛女孩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她心有餘悸地看了葉晨一眼,點了點頭。

「對了,妳叫什麼名字?」葉晨問道。

「丁菲。」

「好,丁菲,妳現在可以走了。」

「噢!」丁菲應了一聲,然後才上了車,載著那三個早已嚇破了膽的大漢倉皇逃去。

葉晨站在原地,看著逐漸變為一個小點的廂型車,眼睛微微瞇起。

他剛才並沒有告訴可愛女孩,那個感應咒不僅能知道她的位置,而且還能感應到她在做什麼,這樣一來,如果她下次再做錯事,自己便會瞭如指掌。

過了半天,葉晨才重又扛起自己的一大袋行李,邁步走入了身後的東方蘇荷別墅群。

東方蘇荷是這座城市最豪華最奢侈的別墅群,與外面冰冷而灰色的城市建築不同,東方蘇荷的每一棟別墅都有自己別緻的特點。開發商顯然花了極大的心思,每一棟別墅都模仿著樣式雷的建築風格,融合了雕梁畫柱的人文厚重以及明亮光鮮的現代元素,看起來典雅古樸卻又不失朝氣。

一棟又一棟別墅之間,綠柳成蔭、碧草成坪,又有曲水徜徉,流水匯聚成潭,潭上或假山或古亭,環境幽然靜謐。現在剛入初夏,碧波上面點綴著青蓮,荷花未開卻初露顏色,看在眼中,讓人心曠神怡。

要知道首都是北方城市,時常會有霧霾或者沙塵暴侵襲,能在這座城市裡面做出這種類似蘇州園林般渾然天成的風格,必然是砸下了無數的鈔票。首都的地價本就是寸土寸金,所以東方蘇荷每一棟別墅的價格,都是天文數字。

每一棟別墅都各自成院,葉晨尋找了半天,才到達了第七棟前。

第七棟朱紅色的大門看起來恢弘大氣,模仿著古代王府的格調,左右各立了一尊崢嶸的石獅,雕刻得栩栩如生,青目獠牙不怒自威。

大門上在暗處置有監控,所以葉晨到達門前的第一時間,便已經被院子裡的人看到。

葉晨並不知情,他邁著大步走到門前,握起拳頭用力砸了上去。

「咚咚咚……」

「開門!」

只等了小片刻的時間,大門便從裡打開了,走出來的是一位頭髮和眉毛都花白的老頭。那老頭戴了一副金絲框眼鏡,臉上的鬍鬚刮得很乾淨,全身穿著筆挺而精緻的西裝,看起來極有涵養。

「你是?」老頭並沒有因為葉晨穿著寒酸而露出什麼鄙夷表情,這倒不是因為他看出了葉晨的不同尋常之處,而是因為許多年保持而成的涵養。

「這裡是蘇家麼?」葉晨問道。

「是的,你是哪位?」老頭聲音溫和。

葉晨笑了笑,從口袋裡面摸出了一封折好的書信:「我叫葉晨,是師父讓我來蘇家找你們的。」

老頭接過書信,慢慢展開,然後看了起來。書信是由毛毫撰寫,龍飛鳳舞間透著淡淡的飄然仙意。老頭只讀了寥寥幾句,臉上的表情卻是猛然一變,他捏著信紙的手微微顫抖,抬起頭來看著葉晨,眼睛裡面閃出光芒。

他看起來極為激動,嘴巴張合了半天才發出聲音,然而聲音卻是一樣在顫抖:「你……你是姑少爺!我的天,居然是姑少爺上門了!」

老頭的表現讓葉晨有些吃驚,尤其是他說出的這句話,更讓葉晨疑惑不解:「您說什麼?姑少爺?您叫我姑少爺?」

「嗯!」老頭欣喜若狂地點了點頭,用力地緊緊抓住了葉晨的手臂:「快,快進來。」

因為有了剛才被劫持的遭遇,葉晨卻是留了一個心眼,他站在原地沒動,眼神戒備道:「您說清楚,我什麼時候成了你們家的姑少爺了?不說清楚,我可不進去。」

「噢,是這樣的。老頭子我是蘇家的管家,你可以叫我林伯,早年陪著我們家老爺東奔西跑。後來,我家老爺被歹徒劫持,多虧了老恩公出手相救,我家老爺才得以毫髮無傷地脫險。為了報答恩公,老爺決定把自己的一個孫女許配給你,所以才千方百計地聯繫到恩公,讓你來我們蘇家住上一段時間。」林伯解釋著,情緒激動之下,眼眶居然有一點點濕潤,「我們還以為你的航班晚些才到,正準備派車去接你,想不到姑少爺你已經找上了門來。」

原來是這樣子,難怪這個老頭會如此激動。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花都之少年仙帝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4.09.0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