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海報標語:
作品介紹:
作者介紹:
第一集 真火傳承
本集簡介:
本集主要人物介紹:
第一章 玉簡
第二章 ∼神奇的變異∼
第三章 ∼木料的價值∼

真火器師
作 者
溫酒煮刀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27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4年11月26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2
累積人氣
1167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9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0 / 1
總評
 
 暱稱:
 密碼:
 

真火器師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4.11.27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章 ∼神奇的變異∼

既然這些木屑有這種妙用,可不能浪費了。

林凡找來一個小毛刷,細心的將小隔間桌上和床上的木屑收集起來,大概有半杯多的碎屑。

所謂碎屑,不光是粉屑,還有很多大小不一的碎片,林凡索性把這些全用絞碎機打成粉末,留了大部份,一小部份倒進杯子裡,充上水,自己一口氣喝下去。

這味道……有點奇怪,不過想著能讓身體變強,味道怪也認了。

喝水過後,林凡靜坐了十幾分鐘,沒有任何感覺,讓他有些奇怪,羅傑的不對勁是昨晚喝下水後不久就開始的。

或許,要多等一會?

又坐了近半小時,還是沒什麼變化,林凡皺起眉,難道羅傑的古怪不是木屑的原因?

想了想,他突然有了主意。要證明這些木屑是否真的有神效,可以多找幾個參照物試試,他想到了在樓下保安養的那條大黑狗。

帶上足夠的烈炎真木粉末,林凡下了樓,走到學校大門附近,遠遠就看到保安養來看門的大黑。

大黑是一條土狗,因為毛色是灰黑灰黑的,所以大家都習慣叫牠大黑,一來二去,連養牠的保安大叔也改口叫牠大黑了。

因為並不是什麼名貴品種,所以平時保安都是拿吃剩的飯菜餵牠,食堂的飯菜沒什麼油水,而且鹽份又重,並不適合做為狗糧,常吃容易掉毛。加上保安大叔沒條件經常給牠洗澡,弄得牠身上臭哄哄的,連那些喜歡寵物的妹子都不愛搭理牠。

林凡走過去的時候,大黑正耷拉著腦袋,沒精打采的趴在路邊,灰撲撲的毛打結成一塊,有點邋遢。

看到林凡走近,大黑也沒動,只是微微張了張眼皮,又懶洋洋的半閉起來。

林凡在牠面前蹲下,拍了拍大黑的腦袋,大黑還是沒動,只從鼻子裡哼了幾聲。不過下一秒,牠的鼻子抽了抽,身體搖晃著站起來,衝林凡激動的搖起了尾巴,原來在林凡的另一隻手裡拿著一根剝好的火腿腸。

往日這狗可沒這待遇,別說吃上火腿,菜裡有點肉絲都不錯了。

林凡也沒忽悠大黑,把手裡的火腿遞過去,大黑立刻狼吞虎嚥,幾口吃下肚。

當然,這根火腿腸是林凡加過料的。他已經在火腿上撒了些赤炎真木的粉屑,現在就等著看效果了。

林凡離開後大約一刻鐘,心滿意足舔著嘴角,趴在地上休息的大黑,突然跳起來,牠的身體不住顫抖,突兀的仰天狂吠。

下午的時間,林凡都泡在學校圖書館裡,翻閱藝術木雕類的書,他想查查烈炎真木的資料,看看歷史中到底有沒有這樣的木頭,如果有,又有什麼來歷和功用。不過很可惜,一下午也沒什麼有用的發現,倒是有些關於神仙木的傳說,不過沒有圖樣留下來,也不能肯定是否像烈炎真木這種。

從圖書館裡出來,迎面碰上了羅傑,眼鏡男的神情有些古怪,看到林凡,眼鏡片亮了一下,拉住他道:「林凡,出事了。」

「怎麼了?」

「保安養的那條狗,大黑你知道吧?」

「知道,大黑怎麼了?」

「我剛從操場經過,聽馬達說,那狗瘋了,對著空氣叫了一下午,有點狂犬病的徵兆。」

「不會吧!」林凡愣了一下。

「是真的,陳康是養狗專家,他說了,這種情況,要麼是狂犬病發作,要麼就是被人下藥了,估計那狗活不過今晚。」

「我去看看。」林凡心裡一驚,大黑的反應可能跟自己餵的那根火腿腸有關。

「哎,小凡,那狗可能有狂犬病,你要小心點,當心牠咬人。」

「知道。」林凡揮了揮手,走得頭也不回。

羅傑摸摸腦袋,大黑的事他是當八卦說給林凡聽的,沒想到林凡這麼急著去看,不像他平時那種淡定的風格。

大概是因為喜歡狗吧!羅傑聳了聳肩膀,沒多想。

校門前,林凡看到圍了不少人,這裡是學校的進出口,大黑的異象顯然吸引來不少關注。

「不會吧,這真是那條狗嗎?」

「怎麼變成這個樣子……」

「該不會被人調換了吧?」

「汗,誰會換走保安的土狗?」

聽著前面同學的話,林凡滿頭霧水,他好不容易擠進去,終於看到了「大黑」。

第一眼看上去,簡直不敢認。

和中午相比,眼前的大黑體形大了一圈,原本邋遢的灰撲撲的毛髮,現在變得油光發亮,好像綢緞一樣。牠的腦袋神氣活現的昂起,時不時發出一兩聲吠叫,聲音中氣十足,簡直比得上德國黑背。

這真的是之前的土狗嗎?開玩笑吧!

任誰看到過去大黑模樣的人,都會以為這是兩條狗,根本不可能是同一條嘛!

但是林凡知道,這的確就是真正的大黑。

那些烈炎真木的粉屑,有用!

林凡腦中飛速思考著,那些粉屑真的有強化生物的功效,能治病,也能強身,連大黑營養不良的情況也完全逆轉了。如果用在人身上,那會是什麼效果?

不過,為什麼自己喝了那麼大一杯烈炎真木的水,完全沒變化?

林凡正低頭思考著,冷不防,雄赳赳氣昂昂站在那裡吠叫的大黑,向林凡的方向嗅了嗅鼻子,大尾巴呼的一下子豎起來。

下一刻,這條「加強版」大黑,一個飛撲,撲向林凡。

「啊!」

周圍看熱鬧的同學,女生中,發出一片尖叫。

這狗,要是咬到人就糟了。

「同學快閃開!」

尖叫聲中,低頭深思的林凡被一具柔軟的身體用力撞了一下。

那是一個女生,一個戴著眼鏡,很漂亮的女生。

林凡被突然出現的女生撞得後退,但也因此閃開大黑。

不過那個仗義出手,撞開他的女生就沒這麼幸運,剛好要被大黑撲倒。

林凡的手本能的一帶,把她拉到身邊,不過兩人的動作再快也快不過大黑,牠人立著一個縱跳撲上來。

「糟了!」

在場所有的學生都發出驚呼,有些不忍的閉上眼睛,不遠處,拿著電棍的保安滿頭大汗的跑過來。

來不及了。

遠水解不了近渴。

但奇怪的是,過了好一會都沒聽到慘叫,不少嚇得閉上眼睛的人才敢睜眼看去。

結果一眼望去,所有人都傻掉了。那隻變異的「大黑」絲毫沒有瘋狗的凶相,反而像是一條溫馴的寵物狗一樣,撲在林凡的腳下,一個勁的吐著舌頭,尾巴搖得呼呼響,看牠那渴望的小眼神,看林凡就跟看主人一樣。

這……這是怎麼回事?

「我是出現幻覺了嗎?」

「這狗剛才好凶的!我還以為真的是瘋狗呢!」

「就是啊,誰都親近不了,連保安都說不像是他養的大黑,大黑不是長這樣。」

「怎麼會對那位同學這麼友好?」

原來早在林凡過來以前,養大黑的保安就想試試這條樣貌大變的狗,是不是之前的大黑,結果大黑根本不鳥他,這才讓保安和圍觀的同學以為狗被人調換了。但是以前那麼矬的一條土狗變成這麼神氣的一條大黑狗,完全不合情理。

林凡伸手在大黑腦袋上輕拍了幾下,這貨立刻討好的嗚叫幾聲,尾巴呼呼搖得更歡快了。

「這位同學,能不能把我先放開……」

懷裡一個蚊子似的聲音,讓林凡醒悟過來,自己好像還抱著一個女同學,剛才精神全在大黑身上,一時忘記了。

他趕緊放開抓緊人家肩膀的手,向女生道:「剛才謝謝你了。」

「沒什麼,這狗對你很友善,我好像多事了。」女生有一張雪白乾淨的瓜子臉,身材修長窈窕,頭髮在腦後結成馬尾辮,一雙大眼睛在眼鏡下透著些迷濛的光。

大概是因為剛才的事,她的臉頰帶著紅暈,飽滿的胸脯起伏著,帶著急促的呼吸。

林凡對她笑著伸手:「還是要謝謝你,我叫林凡,是機電系大三生。」

「我叫孫小雅,文科大二。」少女有些羞澀的笑了笑,還是伸手和林凡輕握了一下。

「讓開,同學們,讓開一下!」

保安老張從人群裡擠了進來,看到林凡和孫小雅沒事,一顆心放到肚子裡,長長的喘了口氣。下一秒,他又火冒三丈,拉住大黑脖上的繩子,右手一警棍打下去。

「死狗,叫你咬人!叫你嚇人!」

「別……」

林凡想要阻止,但是來不及了,聽到耳邊孫小雅「啊」的一聲叫,老張的警棍「啪」的一聲打在大黑背上。

老張的警棍雖然不是警察用的那種合金帶電的,但也是硬質的橡膠棍,這一棍子下去,打斷磚頭雖不可能,但打在大黑身上,一棍能直接打趴下。

「啪」的一聲響後,在場所有圍觀的同學都愣住了,大黑若無其事的抖了抖身子,疑惑的看了老張一眼。

老張手裡的警棍不知飛哪去了,站在那裡空著手,一頭冷汗,顯得有些尷尬。

「手滑了?」

「老張你太搞笑了吧!」

「呵呵,他養狗的心疼狗,做做樣子給大家看的。」

周圍的人竊竊私語的,完全沒注意到老張的臉色正青一陣紅一陣難看,只有他自己知道,剛才那一棍子他是真下力氣了,握得緊緊的,絕對不可能手滑,但是打下去的感覺,好像打在充滿氣的輪胎上,警棍完全是被震飛的。

林凡就在這時開口道:「老張師傅,你別打大黑了,剛才只是個誤會。這狗我看著挺喜歡的,又沒傷到人,以後好好養吧!」

孫小雅和其他一些圍觀的同學也在一旁開口替大黑求情,畢竟喜歡狗的還是大多數,這狗如果沒得狂犬病,不主動咬人,沒人願意傷害牠。

老張聽了林凡的話點點頭:「這位同學,剛才真對不起,我一時生氣……以後會把牠看牢一點的。」

事情說開就沒什麼了,見沒什麼熱鬧看,圍觀的同學開始散去。

林凡向老張揮揮手,便要回寢室了。

他覺得有必要再回寢室喝點烈炎真木的水試試,自己的身體要有大黑這強度,那就牛了。

看孫小雅還在一旁,林凡便問道:「孫小雅,能告訴我你的電話嗎,今天多謝你了,我要表示對你的感謝。」

「沒那麼誇張啦,我就是下意識的拉了你一把,不用特意感謝的。」孫小雅笑笑著回答道,她的笑有一種書卷氣息的恬靜,讓人看得十分舒服。

林凡有些尷尬,知道這美女誤會了自己是要追她,事實上他被張琳傷透了心,現在對談戀愛都有些害怕了,淡然一笑,揮了揮手:「好吧,那再見……」

望著「瀟灑」遠去的林凡,孫小雅有些疑惑,不禁眨了眨眼睛,平常那些男生都是很死皮賴臉的索要聯繫方式,這個林凡卻有點特別呢!

所有人都走光了,保安老張撿回自己的警棍,看了一眼懶洋洋趴在地上的大黑,一頭的霧水。

「奇怪,應該是大黑沒錯,怎麼樣子變化這麼大,還有骨頭這麼硬,是不是吃錯什麼藥了?……」

林凡回到寢室,第一件事就是泡了一大杯烈炎木屑的白開水,等水稍涼點,一口氣全喝下去。

羅傑喝了水,頑固皮膚病好了。

大黑吃了火腿腸,體型大一圈不說,毛色還變得又黑又亮,明顯的壯了。

羅傑那杯水裡只是不小心掉了一點木屑在裡面,所以效果還不明顯,大黑吃的火腿腸裡加的木屑多,變化也更大。

按這個邏輯推,自己喝了這麼大份量的木屑水,變化一定會更大才是。

然而出乎林凡意料的,沒有。

林凡想不通,只好歸結為不知哪個環節出了錯。這個烈炎木的粉屑,自己還得找機會多試驗一下,看到底是自己的問題,還是粉屑的使用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想了想,他又從工具箱裡取了幾塊木料,準備再試試煉製點烈炎真木。他準備到時用新煉製的烈炎真木碎屑試試,如果一樣有神奇的效果,那就表示不是木頭的緣故,而是真火的原因。

林凡用心念,將胸中的一品真火導引到手掌,很快,淺黃色火焰包住手掌中的木料,忽忽燃燒起來。

大約一分鐘過去,手裡的木料再一次變得堅韌無比,帶著絲絲金色火焰的細紋。

第二塊烈炎真木煉成了!

他又拿起一塊木料,繼續開始煉製。

這一次花的時間要多出十幾秒,而且最後右手的火焰顯得明滅不定,差點沒堅持住。

好不容易將這塊烈炎真木煉好,林凡感覺一陣暈眩,身體發軟得像幾天沒吃過飯一樣。

身體在告訴他,接連煉製兩塊烈炎真木後,體力透支了。

林凡扶著床坐在自己的小隔間裡,閉目養神半天才停止出虛汗。

看來這個煉器也不是隨便煉的,以自己目前一品真火的能力,一次最多煉兩塊,這已經是極限了。

苦笑了一下,看來自己有點太想當然了,一品真火只是天機派入門的入門,能煉一塊烈炎真木已經很不錯了。

換個念頭想一想,只是一品真火煉出的木頭就如此神奇,不知繼續修煉下去,提升到二品真火會有什麼樣的能力。

會不會能煉製金屬?

假如能煉製金屬,又會有怎樣神奇的效果?

就在他思考時,忽然聽到寢室大門傳來開門聲,外出的一幫子兄弟們回來了。

馬達和羅傑肩搭肩走在最前,一看到林凡,馬達就怪叫起來:「小凡,真有你的,看不出來啊!」

「呵呵,沒想到,我們室的小凡才是真正的泡妞高手!」羅傑也跟著喊。

「你們在說什麼?」林凡摸了摸額頭,馬達這貨又發什麼瘋?

「還裝啊!」馬達上前給林凡胸口來了一拳,然後湊近神秘兮兮的問:「被美女救的感覺怎樣?」

「我們都只想著泡妞可以用英雄救美這招,沒想到小凡你居然反其道而行,讓美女救你,牛,真牛!」

趙誠他們走上來,豎起大拇指,表情帶著曖昧。

這些牲口們聽到關於林凡的八卦,興奮了。

平時林凡在大家眼裡,總是很低調的,沒聽說他和哪個姑娘走得近,今天真算是大新聞。

林凡去看大黑,結果大黑發狂,關鍵時候美女救林凡,怎麼看都是要有後續發展的節奏。

「行了,哥幾個,別笑我了。」林凡笑了笑,他的身體休息了半天已經沒事了,乾脆把完成的火神祝融雕像拿出來,在桌上光線透亮的位置擺放好,然後找出相機準備拍照。

拍好照就可以放到淘寶店舖上,到時開個拍賣競價,看這東西到底能賣多少錢。

在林凡搗鼓給祝融雕像拍照的時候,身邊一幫死黨看到了,一個個張大了嘴巴,表情很震撼。知道林凡喜歡手工DIY,但沒想到強到這個程度,這個祝融雕像也太牛了,完全是專業級的水準!

「行啊,小凡,哥們以前小瞧你了,沒想到你雕刻這麼厲害!」

「牛!實在是牛!」羅傑眼鏡片上閃著光,擦了下口水,好想要,如果不是怕其他人笑自己,真想把這祝融像做私人珍藏。

其實有這想法的豈止是他,趙誠、李敢和周應達他們,一個個口水流了滿地。

對手工雕刻、民間藝術,他們瞭解的不多,但是林凡的祝融像,先不論雕工怎麼樣,光是那個外型,就深刻的符合現代的審美觀。鬚髮怒張的祝融意氣風發的端坐在神獸背上,無論人物還是神獸,都是那種寫實的現代風格,精美異常。

「別這樣誇我,我會驕傲的。」林凡呵呵笑了一下,兄弟們的話,當是鼓勵。

林凡本來想就這麼隨便拍幾張發到網上,不過陳康和馬達他們一個勁的反對,表示這麼好的雕刻作品這麼草率的拍太浪費了,一定要好好的拍才能對得起它。

大家一起動手,幫林凡做了個簡易的攝影棚。

具體來說,羅傑、陳康、趙誠他們拉床單,做背景,馬達用強光手電筒打光,周應達拿著鏡子反光做輔助光源。

另外還要感謝馬達的女友張艷,湊巧過來的她友情客串了一把模特兒,最後拍的效果,很不錯。

除了拍下祝融雕像,林凡順便拿了一塊烈炎真木拍了個全方位的圖。

最後發網上時,他想了想,沒有急著放祝融像,而是先把烈炎真木放上去。

先試試水吧,看看有沒有人認識這種煉器煉成的木頭。

把烈炎真木的照片發上淘寶網,掛了個競拍價,林凡就忙別的事去了,暫時把這件事放一邊。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真火器師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4.11.2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