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部 海外孤島
楔子
第一章 緹騎欽犯(1)
第一章 緹騎欽犯(2)
第一章 緹騎欽犯(3)
第一章 緹騎欽犯(4)
第二章 孤島祕洞(1)
第二章 孤島祕洞(2)
第二章 孤島秘洞(3)
第二章 孤島秘洞(4)

橫刀 彎刀 繡春刀
作 者
潘湘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8.02.26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2
累積人氣
1163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9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橫刀 彎刀 繡春刀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2.26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章 孤島秘洞(4)
孤島秘洞4


三人快步的回到了洞穴,一路上三人不發一語,回到了洞穴後,布達將那獵來的兩隻野兔,拋給了巴亞斯順口道:「餓了,先烤來吃。」語畢便將山刀及弓收好,接著轉身用雙手在石臼裡捧水飲用,待喝了幾口水後,坐在小石椅上,雙目緊閉,彷彿若有所思地抬著頭。

接著兩人默然不語的各坐兩處,一直到巴亞斯烤熟了兩隻野兔,拿進來給兩人吃。布達見桌上烤好的野兔,伸手便掰下了根後腿吃,李玄在旁看著布達,接著望向石桌上的一塊小石檯,待李玄注意一看,那石檯嚴然就是個油燈,在望向那推放在一旁的瓢皿器具,便暗忖:「這山洞媕Y,瓢品器具,與那桌上的油燈檯,從來不見布達與巴亞斯用過,可見這洞穴原先另有人住,且這些器具與燈檯,與我中土所用之物並無差異,想必是中土人之住所,而那山崖之巔卻不知是何禁地,竟讓布達如此動怒。」

李玄心裡頭滿是疑惑,吃了沒幾口烤兔肉,覺得無味,便走出山洞。他信步在月光下漫走,初九的月光稍嫌昏黃,不過依稀能見的到路徑。他沿著路徑,來到平時教巴亞斯練功的林子,白天在這林子裡已是稍嫌昏暗,到了夜裡更是一片的漆黑。

李玄坐在那林子裡的石檯上,細想著那山洞的陳設與這林子裡的足跡刀法,又想那布達怎麼就不讓巴亞斯上那台地,越想越覺得這此間定有什麼關聯。他才剛坐在石檯上想了一會兒,便聽到有腳踩踏枯葉的稀疏聲,他一聽那腳步聲,輕笑了一聲隨即道:「傻孩子,鬼鬼祟祟的做什麼,進來吧。」

李玄這麼一說,巴亞斯便抓著頭一臉靦腆的笑著走了進林子,他走到了石檯邊坐了下來,隨即道:「李伯伯…現在晚上涼了,早點回去,洞裡有火烤著比較熱。」原本想到煩心的李玄,聽巴亞斯這麼一說,不禁展了笑容搖著頭笑道:「這時不能說“熱”該是說“暖”,熱是讓人覺得不適的感覺,懂嗎?」

巴亞斯笑著回了一聲應後,李玄隨又問道:「對了,李伯伯問你,咱們住的洞裡,有很多器具從沒見你們使用過,那不是你們在用的嗎?」巴亞斯搖了搖頭道:「不懂,什麼很多器具?」李玄跟巴亞斯解釋了什麼是鍋、碗、瓢、盆、筷子跟調羹後,巴亞斯才笑著回道:「我不知道,我們族人吃飯都不用那些。」

李玄聽完便很是篤定的道:「在你們之前,這山洞定是有別人居住,且這人該是與我一樣從中原來的。你在看這林子,這些足印以及刀痕,也該是此人留下的記號,而台地上那禁地,或許與此人也扯得上點關係。」巴亞斯聽到這裡便『啊』了一聲道:「對了,李伯伯,那台地上能看到這裡,而且這林子從上面看起來,樣子很不同。」

李玄一聽更是篤定那台地定跟這林子及山洞的主人有關係,但他卻不動聲色,反倒是對著巴亞斯道:「既然布達說了不能上去,那咱們以後就不再到那個地方,這是你們的規矩,李伯伯到了你們的地方,就該順著你們的規矩。」

其實正值叛逆的巴亞斯也很想上去所謂的禁地,他原本打算著如果告訴了李玄,說不定會在帶著他再上去,豈知李玄的反應卻是讓他大失所望,他又想對李玄說服時,李玄卻搶著他話前道:「好了,天色晚了,回去歇息吧,一早還得來這裡練刀。」李玄邊說話邊使著眼色,語畢更是用手指示意要他禁聲,接著兩人快步邁出林子,走路時還故意放大腳步聲。

雖然巴亞斯並未察覺其他人,但他看著李玄在說話時的表情,覺得他笑得有些詭異,聰穎的巴亞斯一看便知道他這句話是要說給另一個人聽的。果不其然,當兩人步出林子時,巴亞斯便發現前方道路的盡處有道黑影閃過,他也知道那人便是布達,李玄適才的話便是故意要說給布達聽的。

雖然做了這番動作看似為了讓布達不起疑心,但自從那日起李玄真的不再提及那台地上的事情,反倒是巴亞斯好幾次提起卻都被李玄給制止住。就這麼過了三個多月,李玄與巴亞斯日復一日的到秘林解刀練刀,那印子上的招式解還不了一半,但巴亞斯一套五行八卦刀已略有所成,只需將招式融會貫通,再能行雲流水即可。

李玄看巴亞斯學的甚快,雖然心底高興,但想到這五行八卦刀若遇到這秘林中的刀法,就算五行八卦刀學透學精,也難擋三招。雖然想要將這秘林刀法授予巴亞斯,但巴亞斯的底子太淺,學這高深的刀法,對他來說可能太過苛求,且自己也還尚未將這刀法解透。

於是便開始教起巴亞斯運行大小周天的內功心法,雖說他天資聰穎,但畢竟不懂漢字,只能靠李玄一句一句地口述心法給他,且他對漢語不夠熟,尋常的內功心法不過寥寥數十句,算起來也不足千字,可他背起來總是特別吃力。

尋常人背起這樣一篇內功心法,大概只需花個三、四日,若要將內容融會貫通,花上個把個月也能悟出道理,但巴亞斯卻硬是花上了兩個多月。然而這對一個隻字不識、言語又不甚了解的人來說,已經算得上很快了。

待巴亞斯學會運行大小周天的內功心法後,李玄又接著教巴亞斯輕身縱躍的功夫。巴亞斯沒有提過太多的問題,就只是照的李玄所教授傻傻的苦練著,李玄也趁著這些時日,一招一招的將秘林裡腳印的招式解的差不多了。

不過,解到最後的部分,卻是讓李玄苦思不出其解,那腳印已剩下三四個,但刀痕卻是足足多出了十多個,且出招的位子與腳印所踩的面向,卻很難搭上。

李玄將前面的招式解出來,花了約莫四個月的時間,而接下來最後幾招,卻讓他耗了近半年仍然解不出個頭緒。

這近半年的時間,巴亞斯的五行八卦刀已練得有些火候,原本李玄給他餵招時,巴亞斯攻不到三招,便已落敗。而如今,巴亞斯則足以承受李玄進攻,雖說挨不他幾招,但,這樣進步的速度卻已讓李玄讚許不已。

這一日,兩人對完招,李玄坐在石臺上,喝了口水,將竹簡遞給巴亞斯一邊笑著道:「你個好小子,離上次對招時,又長進了不少,真是塊練武好料。」

巴亞斯疑惑的回道:「李伯伯,我這樣算是很好嗎?」

李玄點頭道:「很不容易了,我之前授你心法及口訣時,你尚不懂我的語言,故學的較慢,等心法口訣都熟悉了,進步的速度,饒是你李伯伯我當年,可都不及你的七成。」

巴亞斯道:「可是,佈達他說我很笨,教我打獵都教不會,都射不到獵物要害。」

李玄沉思了一下回道:「或許是你對狩獵較不擅長,還是說你不忍殺那獵物?」

巴亞斯抓了抓頭道:「我不知道,只是每次要射箭時,都會猶豫一下,然後箭就射不準了。」

李玄輕笑道:「這不就是了嗎?!射箭本來就得心無旁騖,下次你射箭時,就當在練刀法時專心的拉弓放矢,定能正中目標。」

巴亞斯點了點頭道:「這樣我懂了,下次我會好好注意的。」

李玄摸了摸巴亞斯的頭笑道:「很好,果真是個好小子。」語畢他邊收拾東西邊道:「走吧,天色不早,該回去了。」

巴亞斯應了聲好後,隨即收拾好物品,跟著李玄後頭走,他走著走著漸漸感到寒意,便用手擦了擦雙臂。李玄見狀又抬頭看一下天色,接著屈指數了數,隨即輕嘆一聲道:「最近,天漸漸涼了,也想不到我來這島上生活快一年了。」

兩人步出林子後,巴亞斯突然跑到李玄面前道:「李伯伯,聽佈達說,再過二十日,我們要去山下一下,過十多日後才回山裡。」

李玄微微一愣問道:「什麼事到山下?山下的族人不是與你們不合,這不會出問題嗎?」李玄這麼問倒不是害怕山下的族人,而是怕巴亞斯與佈達會有什麼意外。

巴亞斯很認真的道:「再過二十多日,山下的族人會到山上來,所以我們要早幾日下山去,才不會被他們遇見。而且,我們要去山下換些東西才能在山上過日子。」

李玄沉吟一會兒道:「所以你們之前,就是到山下交易時看見我,才將我救上來的嗎?」

巴亞斯點頭道:「是啊。」跟著又問道:「我們去換東西就是交易嗎?」

李玄笑著嗯了一聲,隨即蹙眉問道:「那與你們交易的人是否與我一樣?」

巴亞斯抓了抓頭一臉疑惑的道:「什麼一樣不一樣?」

李玄先是一愣,隨即笑顏道:「你看,就好比我和你,我們膚色不太一樣,臉上輪廓,衣飾穿著,就連語言行為也不相同。」

巴亞斯聽李玄說完,更是一臉疑惑。這也難怪,他從族裡來這山上也才兩三年的事情,況且還是個孩子,對外界世面見的不多,自然是沒辦法分的仔細。

大明朝廷一直有著禁海令,尋常百姓是不能出海的,所能擁有也只能是平頭小船,對海船建造更是嚴格管制,舉凡出海之船定然是官船。李玄身為朝廷欽犯,定是要萬分小心,若來此與佈達交易之人乃大明官船,這一去豈不是自投羅網。

巴亞斯不懂要如何分辨李玄與來交易的人有何不同,便只能由李玄逐項一一詢問。待李玄問完之後,稍稍理了一下頭緒,覺得與其交易之人應為東瀛人。

兩人邊聊著此事漫步回山洞,待回到洞裡,佈達正拿了好幾氅皮毛,他將皮毛稍做整理,隨即將皮毛用樹皮包住,然後用麻繩捆好。

兩人見狀後立即跟著幫忙,李玄見那皮毛有著看似雲朵般的豹紋,這種豹子在嶺南一帶也是有的,但這皮毛看來體型好似小了一些,但品質卻比上中土豹子好多了。

待整理好後,李玄大概看了一下,除了豹子皮毛外,還有許多鹿皮毛,甚至還有黑熊皮毛。

李玄暗忖:「這些皮毛雖然不大,但獸毛質地均屬上品,若是在京城裡定能賣上個好價錢,這小島上遠比起中土來的小,卻能產如此多種類且高檔的皮毛。」,李玄還在暗自讚嘆這孤島時,突然聽佈達用番語說了幾句話,李玄聽得懂些許,大概是說,皮毛還不太夠,還得獵個幾氅才行。

巴亞斯聽佈達說完,轉頭來跟李玄解釋道:「佈達說,還不夠,剩下這幾天我們得去幫忙獵獸。」

次日一早,佈達備妥了狩獵的裝備,領著二人,從山的另一頭走去。約莫走了半個時辰,三人來到一處山谷,突然佈達停了下腳步,左手向後一比,示意要二人停下腳步。

李玄只看佈達蹲下身來,手往地上拾起野獸的排遺,接著將那排遺在手上捏開揉了幾下,接著將手靠近鼻子嗅了嗅,然後嘀咕了幾句,就壓低著嗓子對巴亞斯說話。

巴亞斯待佈達說完,轉過頭來也是低聲道:「佈達說,要我們小心點,附近有大熊,糞便還有溫度。」

雖然李玄闖蕩江湖多年,但從來經歷過獵戶的生活,看到佈達這些舉動,雖不難猜想其用意,但若是要自己狩獵,卻不會去想到這些尋找獵物的方法,不禁又是一陣由衷的佩服。

正當李玄還在對佈達心生欽佩時,突然覺得身後的林子發出簌簌聲響,他抬頭看向巴亞斯二人,只見巴亞斯手指著自己身後,張大著嘴卻發不出聲。

而佈達卻在更遠處,早已將箭架在弓上,拉滿了弦,同樣也是對著自己的身後。

李玄不敢有太大的動作,只是低下頭來往地上看,只見那地上印著一道龐大的影子,完全看不著自己的影子。

他知道那隻熊正在自己身後,在還來不及多想時,那隻熊已經發出一聲吼,一掌抓向自己,他雖然背後沒長眼睛,但看著影子也能發覺。

當下李玄往地上一個驢打滾,滾出熊的攻擊範圍,他手一撐、腳一蹬,
直躍起數尺高,接著腰一挺,在空中翻了身落在巴亞斯旁。

這一幕讓巴亞斯看的瞠目結舌,直到李玄落自己身旁後,才直叫好,但也完全忘了身陷險境。

這時李玄二人聽到,那巨熊一聲哀號,齊往巨熊看去。

只見那頭熊,已俯下身子垂低著頭,腳掌在面前撥動,似乎想弄掉箭矢。但那巨熊只是撥動一下箭矢,便已疼的直哀號,卻哪能撥掉箭矢。

李玄看那箭矢不偏不倚的射中熊眼,鮮血不斷流出,染紅了一片獸首,他再一細看,見那巨熊通體雪白,不僅是毛色,竟連鼻子跟眼珠子都只有些許顏色。

李玄這麼一看滿是疑惑,要知道這霜降分為三候:一候豺乃祭獸;二候草木黃落;三候蜇蟲鹹俯,此時早過了霜降,這熊怎生不冬眠?

他突然想到在多年前,被派到奴爾干監察當地的都指揮使時,到過奴爾干北邊羅剎國的極北之地。那是個終年覆雪的冰封世界,他曾在那個毫無生機的不毛之地,看過有種不畏寒冷的白熊,甚至能在冰水中游水獵食。

但他怎麼看這隻白熊的塊頭,與那極北白熊相差甚遠,且那極北白熊的的眼鼻是黑色的,怎麼看都不覺得像。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橫刀 彎刀 繡春刀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2.26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