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第一節:臨雲
第十二節
第十三節:敷衍
第十五節:烤鼠 第十六節:勸回
第十五節:烤鼠 第十六節:勸回
第十七節:轉達 第十八節:練功【一】
第十九節:練功【二】
第二十節:練功 【三】
第二十一節:練功【四】
第二十二節:練功【五】
第二十三節:練功【六】
第二十四節: 謎林
第二十五節: 冰暈
第二十六節:詭譎【一】
第二十七節:詭譎【二】
第二十八節:詭譎【三】
第二十九節:惡陣【一】
第三十節:惡陣【二】
第三十一節:惡陣【三】
第三十二節:惡陣【四】
第三十三節:擊邪
第三十四節:查找
第三十五節:狂沙
第三十六節:滅煙【一】
第三十七節:滅煙【二】
第三十八節:齋聊【一】
第三十九節:齋聊【二】
第四十節:齋聊【三】
第四十一節:齋聊【四】
第四十二節:齋聊【五】
第四十三節:齋聊【六】
第四十四節:齋聊【七】
第四十五節:齋聊【八】
第四十六节:塘怪【一】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
作 者
六磐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2.19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9
本月人氣
476
累積人氣
57902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50 / 1
總評
浪費時間
 
 暱稱:
 密碼: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10.2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五節:烤鼠 第十六節:勸回
第十五節:烤鼠
“哪依為兄的汝可願意”萬佛沉吟半晌道。
“就依師兄的,怎麼辦?”
“哪還是不行,若說出來,汝又變卦該當何論?”
“師妹是哪種說了不算算了不說的死不要臉嗎?自然說了就依師兄就是全依師兄。”佛容趕緊表白道。
“哪還真說不來,索性的是汝倒還沒有在大事、正事上說話屢屢不算的前科,若有怕是斷斷無人相信了。”萬佛又逗佛容道。
“小妹可不敢在大事、正事上出爾反爾,更不敢在師兄面前失信。”佛容正色道。
萬佛見佛容有點上了道,就想再逗逗這個可愛的小師妹;就道:“為兄想烤竹鼠吃,師妹可願同食。”
“哪玩藝兒能吃否?看見可是有點髒。”
“汝就說吃不吃吧?要不吃,為兄也懶得去收拾,幹脆就扔在這里。”
“這玩藝兒還能吃?還真看不出來。”佛容圍著哪竹鼠轉了好幾圈,打量著。
萬佛則忍住笑,在一旁抱臂看著佛容。
“要是不吃了,扔掉有點可惜,這麼肥。”佛容又忍不住嘟噥道。
“這麼說哪就算師妹願意了,可不許反悔。要不然為兄可是白忙活了。”
“也罷,爾就先烤一只試試,今天就嘗嘗這竹鼠。”
“哪可就這樣了啊?汝可說了想吃的。” 萬佛又強調道。
“就嘗小半只,其余的可都是師兄爾得。”
萬佛強忍住笑,提起三只竹鼠拉著佛容來到了中溪的邊上,這時艷陽高照看樣子已近午時。酷烈的陽光曬得中溪上升起了陣陣氤溫的薄簿霧色;中溪水量雖不比哪右溪,卻也能沒過腰部,有的深潭通著不知什麼水道,深不見底,這當然也是後來方知,這時看哪水流雖有雜質倒還算清澈。
萬佛撿了個稍大點的竹鼠,提在手里掂了掂,約摸有四斤往上,就掂著來到了溪邊,去皮去內髒地收拾起來;佛容離得遠遠地看著,想道:若是與師兄就這樣過著刀耕火種的日子也強似過哪恁樣江湖的是是非非,也算是不錯的選擇。一起練功,一起勞作,恬靜快活才是仙家的本色啊!佛容是個不折不扣的理想者,她總是少不了夢想;在恆雅山時就常拉著其他師兄妹游歷各方。當然萬佛是被拉較多的,所以她早就成了萬佛在寺里的小尾巴。
萬佛將小竹鼠皮晾在綠茵茵的草皮上,這中溪的兩邊有不少草皮,雖然不甚齊整,倒也有些自然的美感,即便是小草也都是自然的產物,稍微想想人更是自然的產物;萬佛就極覺得人應該是自然的一小部分,這草參差不齊才是原生態的,雖然它極小,但是連成片也可是一種景觀,也可為水土流失,改變天候做出極大的貢獻;從這里可以看出萬佛雖是知過去未來之事的上仙也還是有不少不知道的,極小的小草可遠不止這點作用,萬佛說到的怕是連小草作用的邊也沒沾著,當然這也不能怨萬佛,他就是仙也是古代的仙不是。
再說萬佛拿著竹鼠回到佛容身邊時,佛容已就近撿了些柴禾。
“師妹,撿這些柴禾做什麼?”
“不是要烤嗎?”
“呃,烤竹鼠不用這些柴禾,得用松柏木,哪樣才好吃呢。”
“烤個竹鼠竟然有這麼多講究?”
“哪當然,這還是講究少的呢。”萬佛舉了舉手中泛紅的竹鼠道。
佛容看了一眼哪竹鼠,就是一陣惡心,趕緊道:“拿遠點,拿遠點。”自己也捂住小俏的鼻子跑到了一邊,佛容聞不慣哪股血腥味。
“師妹,汝在這里找塊空處把哪撿來的柴禾堆起來,待為兄弄點松柏木來。”
“爾不是說這些柴禾沒什麼用嗎?還架起來幹嗎?”
“引引火還是可以的。”萬佛不想打擊佛容的積極性。
“哪兄長可得早點回來,小妹已有些餓了。”佛容有些可憐巴巴道。
“師妹,在這里欣賞風景吧,為兄比汝還急。”萬佛很疼這個古靈精的師妹。
萬佛先回了趟庵里,要了點鹽和調料什麼的,才又奔向了庵院左側的山峰,從高處看哪里象有松柏的樣子;須臾萬佛就來到了左側山峰下的陡崖上,往下一看,有幾十丈,下面是各種雜樹,卻沒有要找的松柏,在稀稀拉拉的雜樹從中,飄著又一條小溪;溪水似是還不比中溪,但卻隱在怪石嶙峋的雜樹中有一種說不出的詭異,在青郡城時也有同樣的感覺,只是比這里看到的要強烈不少,可這里的感覺弱是弱了一點,卻似乎有點若有若無,到底是怎樣的萬佛一時還真說不上來。
萬佛眼下是不可能想那麼多的,他得趕緊撿了松柏木趕回去,畢竟佛容一人在哪他也不放心。不是因為其它只是她太過單純;再往遠看,才看到了一些松柏的影子,沒看錯還真是松柏,只是還有點遠,怕有幾里的樣子,這一來一回得花點時辰,萬佛不再琢磨,施展輕功狂飆般刮向了哪松柏林;只一盞茶的功夫萬佛已到了哪松柏林里,萬佛擦了一把汗水,有些怪道:樹林里不該清涼些嗎?這里怎麼還這麼熱?唉來到這木壑就沒涼爽過;就近撿了些松柏枝捆了一大捆,才停下來歇了一歇,四面環看,見哪松柏林黑鴉鴉的伸向遠方的高處,不知有幾許,倒是哪小溪還離得近了些,看來今天不能查看了,萬佛暗忖道。
當萬佛提著松柏木回到中溪旁時,佛容已等的有些不耐,見萬佛提著柴禾,老遠就叫道:“師兄,怎麼就這麼久。”實際上還不到一株香的功夫。
“嗷,哪松柏林不近,又得拿些調料,是以費了些功夫。唉,還是少了不少配料,現下也只好這樣湊合了。”
“有配料就好吃,沒配料就賴吃,有什麼當緊的。”
“師妹,汝有所不知,沒有這些配料就有些失了味道。”
見萬佛滿頭大汗就知所言不虛,忙讓萬佛座下歇息,自去取了柴禾過來,三下五除二架了起來,打著火將已穿在木頭上的竹鼠就放了上去。
哪松柏還真火旺,一陣煙後火苗就騰騰竄了起來,竹鼠肉也吱吱地竄開了油花,萬佛一邊往竹鼠肉上撒著調料,一邊道:“哪邊也有條溪流,只是稍小點。”
“是嗎?是不是哪左溪?”
“哪溪流叫左溪嗎?”
“嗯,聽尼姑們講湖塘有三條溪流注入,最小的一條就叫左溪。”
“哪溪流不對,師妹可別往哪邊去。”
“有什麼不對?”
“說不上來,就是感覺太詭異。”
佛容見說不由得打了個寒顫,這江湖到處都是這些,還真不能不上心,佛容又感到很累。
萬佛見佛容半晌不說話就道:“師妹,汝聽到沒有?”
“聽到了,只是這也太累了些,這江湖還真不是人待的地方。”佛容有氣無力道。
“汝才知道啊?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今日又怎麼樣?當初又怎麼樣?”
“當初千勸萬勸不讓汝來,汝就是不聽,現下又喊累了。”
“哪能怨小妹嗎?還不是哪昆顏山、松澗庵搞成這樣的,再說了……”
“汝要是不想來,他們能拿汝怎麼樣?”萬佛打斷佛容道。
“師兄,爾要是再怨小妹,小妹就不吃了。”佛容厚潤的櫻唇又有點向兩邊咧咧,像要哭的樣子,佛容在這些師兄弟中也只當著萬佛才哭,萬佛看了看佛容長長的眼睫毛道:“師兄不說了還不成嗎。”
萬佛很怕她哭,哪可是一時半會兒止不住的,只得暗暗嘆道:都是慣的。
“這還差不多,師兄爾說的要說真話,可這江湖到處都是騙子、惡霸橫行,還能說真話嗎?”
“誰讓汝對他們說什麼真話了,哪不是極傻嗎?這些還不懂嗎?”萬佛無語道。
“哪怎麼辦?”
“機智些,就是說的不對也沒有半點點關系。只要心極堅定就行。”
“這樣啊,哪不更累了?”
“師妹,來了這江湖就要做好一切累得准備,汝以為這是汝悠閒地玩耍呢”萬佛更無語了。
“還就是,師兄哪天陪師妹去陰魆城逛逛吧?聽說哪里人很眾哎。”萬佛徹底無語了,師妹竟然還惦記著玩啊。
“師兄,爾倒是說話啊?”佛容又鬧道。還抓住萬佛的胳膊搖起來。
“好了,師妹,胳膊都讓汝搖暈了,先吃肉吧。”
“胳膊都能搖暈,胳膊怎麼個暈法。”
“師妹,汝再不吃,為兄就先吃了,師兄可是著實餓了。”
“哪汝先吃吧,小妹看著爾吃。” 佛容看了一眼已烤成深紅色的竹鼠肉道。她還是有點不願吃哪肉,看起來紅紅的,怪疹人的。
“汝不吃?不要說汝又不敢吃了啊?”萬佛又逗佛容道。
“人家什麼時候說不吃了,只是想想要吃老鼠就有點咽不下罷了。”
“為兄再給汝糾正一遍,是竹鼠不是老鼠。”
“反正都是鼠。” 佛容嘟囔道。
萬佛被佛容逗樂了,自顧自的拿起竹鼠肉啃了起來,佛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萬佛,見萬佛吃的很香,就暗自咽著唾沫,她可早就餓了。
“小妹,別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萬佛拿起一條竹鼠腿遞了過去。
佛容接過竹鼠腿,拿在手里翻來覆去的看了又看,聞了又聞,見萬佛還在大快朵頤,就啟櫻唇小心翼翼的咬下一點點肉咀嚼起來,萬佛見狀又笑了起來。
“師兄,爾又笑什麼?”佛容嗔道。
“師妹,似汝這樣吃只怕三個時辰也吃不飽,”
“吃不飽就吃不飽唄,爾吃好就是了。”
“師妹,吃美食是一種享受,可汝這種吃法卻無半點享受可言,不若像為兄這樣放開了吃倒還有些樂趣。”
“只是這通紅通紅的可怎麼吃呀。”
“師妹,汝要記住,動物只要不是食很髒物事的都可吃的,這竹鼠是食竹的,不比汝以前的幹淨點嗎?”
佛容想想也是,她跟著萬佛就在外面吃過狗肉,當然這是背著師伯、師父、師叔的,要不然又得挨訓;雖然他們以為是仙家可睜 一眼閉一眼的。
這狗可食的比這小竹鼠還雜,佛容想到這又看到萬佛吃的哪個香,就不再猶豫,也大口咬了起來,這小竹鼠肉入口細膩,還帶著一股自然的甜香,果然鮮的可以。
等倆人將一只小竹鼠吃的差不多時,已是斜陽余暉,一路吃一路攀談果然浪費了不少時間,他們還得趕回庵院有不少事情,就趕緊打掃了打掃,起身前往松澗庵。
第十六節:勸回

這天,又是一個悶熱的早晨,萬佛和佛容剛出庵門就感到陣陣的熱浪,萬佛抬眼看了看上面還在傾瀉的光線,暗道:這已經熱了近兩個月,要不是有昆顏山的大福影響,還不知這木壑成什麼樣呢?一個月高出不少的酷熱就足可成一個烤爐,別說莊稼了,就是小草也怕招架不住,說到烤爐萬佛又想起了淙淙小溪邊的烤竹鼠。
萬佛和佛容回庵前到近處的集市將余下的兩只小竹鼠賣了一兩又三百余文才回了庵院,這些日子少見葷腥,想起哪小竹鼠肉的味道,萬佛不禁又咽起了口水。哪小竹鼠肉還當真是鮮不可當。有時間還得帶著師妹開開葷。
剛往右走出庵院的磚灰色的圍牆,佛容就感到一陣小涼風迎面吹來,佛容頓覺一陣清爽,細膩飽滿的額頭上的汗也下了不少。
“師兄,這陣小風可太爽了,連神情也清爽了不少。”佛容愜意地享受著。
“師妹說的很是,只是這陣風過後又要炎熱了,這汗才剛下去啊。”
倆人正邊走邊說笑著,就見遠遠的天際已飄來了幾朵雲彩,剎時光線也暗了下來,
“師兄,看來這雲朵也是個有靈性的,就知道咱們熱,這不就飄來了。”佛容還想說下去,萬佛已伸手制止了佛容。
“師妹,汝聽,是不是有什麼聲音?”
“嗯,是好像有什麼聲音,但聽不太真切。”佛容豎起耳朵聽了好一陣才道。
“聲音越來越近了,好像是音樂聲。”萬佛功力已相當深厚,聽得自然要遠些。
片刻哪雲朵已來得更近了,且越來越低,倆人正在納罕;空中的音樂聲已大做,庵里的尼眾也紛紛跑了出來,站在庵門口很驚訝地望向空中,看那神態似是還從未見過恁樣的狀況。
萬佛和佛容再看向空中時,空中已現出不少人馬,寬幅竟然已覆蓋了庵院的範圍,但多是金甲衛士,一個個頂盔貫甲,刀劍亮利,赫揚揚屹立于雲端之上。
少侯,中間現出一隊人馬,中間的仙風道骨,爍金袈裟,不是昆顏佛又是哪個。
這時,哪庵里的尼姑、香客已盡知昆顏佛的到來,慌忙跪倒在塵埃中,竟至跪了滿滿一個場子。
昆顏佛站在滾滾的雲端之巔,一邊壓下雲頭,一邊忙合什道:“萬佛、佛容上仙一向可好?老納這廂有禮了。”
“嗷,還行,還行,昆顏佛別來無恙?”萬佛道。
“還好,還好,阿彌陀佛,托上仙的福老納佛禪有進矣。”
“不錯,不錯,既是安好就是大幸。今天到這庵院來敢是有事?”
“嗷,受上仙師伯、師父、師叔所托,不敢有半點拖沓,侍上仙回恆雅山是也。”
“說得極是,確早該回轉了。”萬佛大喜道,身形已縱上雲端,帶起的風頭只將旁邊的樹木、草花也搖動起來。
萬佛上得雲端見臨雲祖師也在仙眾之列合什,就打招呼道:“祖師也在,從何而來,今欲何往?”臨雲祖師趕緊道:“老僧專隨上佛前來,也稍帶看看木壑的庵寺也。”
“極是,該看的早該看耳。”臨雲祖師喏喏連是。
萬佛複又看向下面,見佛容還站在原處未動,大急道:“師妹,汝不上來,還待何時?”
佛容卻脆生生回道:“師兄,不好意思,小妹接該庵一再相邀,今事未成半點,是斷斷不可回去的,師兄可先行回恆雅山向師伯、師父、師叔講明才好。”佛容說著大滴的眼淚順著香腮流了下來。
萬佛在師姊妹中最是疼這個小師妹,今見佛容落淚,只得又回到下面加以勸慰。
“師妹,別哭了,要眾仙佛看到像什麼樣子?”萬佛小聲勸道。
“師兄一聽得回□佛寺就全然不顧,哪還管小妹的死活,既是這樣小妹還有什麼怕的,聽就聽見有什麼當緊?”佛容兀自還在抽泣道。
“好了,師妹,汝有什麼說就是了,這麼多人看著,別哭了,再哭就變小花貓了。”
佛容聽得撲哧笑了起來,一邊搽著眼淚一邊忙又正色道:“爾氣哭了人家,又在這里哄,是何道理?”
“怎麼是為兄氣哭汝的,這也太冤了為兄了嘛”
“不是爾,誰還能氣哭小妹?現今剛來,剛開了個頭,爾就要走,還不管小妹就縱上了雲頭,小妹哪能不傷心呢?”
“這般說,為兄就更冤了,為兄哪能不管小妹,這不一上來就喚汝嗎?”
“哪也不成,現今就是不能回去。”佛容嬌聲道。
“唉!為兄把汝慣得不成樣子,不回得說出不回的理由啊。”萬佛很是無奈道,小妹還當真慣不得,現今他也不忍硬拉她回□佛寺了。
“剛才不是說了嗎?還說什麼?”佛容強辯道。
“哪算什麼理由?”萬佛哭笑不得道。
“哪什麼算理由?昆顏山察木壑酷熱秧及可算理由?”
萬佛聽到這言就是一凜,複又面無表情地回頭道:“昆顏佛可有這些事?”
“老,老納還不太知。”昆顏佛有些慌亂道。
“汝等誰幹的,出班回話。”昆顏佛似乎有點震怒。
仙眾中一陣燥動,臨雲祖師忙奔到昆顏佛面前,他竟然有些踉踉蹌蹌。
“是老僧等無意為之。”臨雲木訥道。
萬佛又起到半空,迥迥有神地看著臨雲;
“察秧及之事本是昆顏山的大好事,卻不該交給一個仙女,不是嗎?這本是汝該幹的事,汝有何說?”
“老僧一時迷了心竅,還望上仙寬容一二。這事也是有原因的……”
“汝別說了,要幹汝也該先給吾這個師兄打個招呼不是,更該報給□佛寺,汝做了什麼?”
“老僧,當這麼多人實在不能說啊。”臨雲祖師還在吞吞吐吐道。
“有什麼不能說?”萬佛疑惑道。
“只是怕惡霸們聽見而已,上仙知道這江湖可是惡霸橫行無忌的。”
“既這樣不啻聽聽也罷?上仙的意思?”昆顏佛看著萬佛道,□佛寺可是昆顏山的上寺,他不得不小心翼翼。況且萬佛也不是普通的仙家。
“也罷,就依昆顏佛吧。”
萬佛說完回頭叫道:“師妹,汝也上來,聽聽臨雲怎麼說。”
萬佛,佛容,昆顏佛,臨雲祖師等一幹人出了佛仙的陣容,一徑往右直走出兩里余萬佛才停下道:“這里可說得?”
“說得,說得。”臨雲趕緊道。
萬佛打量了一下周邊的景色果然松澗庵已只有黑呼呼的一線,周邊都是齊腰深的茅草,微風吹拂發出唰唰的響聲,涼意由然而生,萬佛看看暗道這些小草真是不錯,有多少牛羊都以它們為生;再往遠看,小草還在往前延伸不知幾許,莽莽蒼蒼竟然有些草原的景象,豁然開朗的草原上有不少小小的池塘不知是渾然天成還是人工開鑿?再往遠看雖不大清,卻似乎有種水天茫茫的感覺。萬佛看罷,已有種開朗的愜意,這南邊的草原雖不比北方的遼闊,卻也有些草原的感覺了。
哪臨雲見萬佛一直沒有言聲,就知不說不行了。便結結巴巴道:“雖極不該讓佛容上仙幹這些事,這些事自是該老僧所為,但佛容上仙修為高于老僧,又要來這木壑,因而冒險幫忙幹些,要不然老僧怕幹不了,也幹不完啊。”
“修為高的仙家多了,汝為什麼不讓他們去幹?佛容年少不懂,難道還能瞞得了吾嗎?汝不妨將這些說與師伯、師父、師叔聽聽,他們可不是問問那麼容易。”
“上仙,查出昆顏山遭殃及這些事畢竟關乎昆顏山的未來,昆顏山也是佛仙之地,老衲就斗膽掏個人情,看在臨雲是為了昆顏山的份上,萬望上仙可寬恕一二,至于這些事都依上仙怎樣?佛容上仙若可管的,哪自然是昆顏山天大的造化;若不能哪也是極該當的。阿彌陀佛!”“昆顏佛既已這樣說了,就繞了汝這回,但吾還是不明白的是,汝為何不告訴師伯、師父、師叔他們,瞞著萬佛也就罷了,難道還想瞞著□佛寺嗎?”
“豈敢,豈敢,老衲想定還沒結果,臨雲才不敢說,老衲也是不知的,既是上仙天大的寬恕了昆顏山,以後諸事定是要先上稟才是;本來也極該這樣。”昆顏佛說完狠狠盯著臨雲祖師。
臨雲祖師暗在心里將淨山禪師罵了個遍,都是這廝出的餿主意。
“極是,極是,老僧唯上仙、昆顏佛是從就是。”
昆顏佛心道:這些事怕是已記下了。眼下說已太遲了,可說清總比不說強。按道理來講他怎麼也脫不了幹系。……
萬佛見已說到這份上,本還想追究下去,一時倒不好開口了;昆顏佛、臨雲祖師很是忐忑地看向萬佛,見他不說話也不敢吭聲,三人就這樣站在茫茫的草甸上,任由陣陣微微的涼風吹動著衣袂。
萬佛看著草甸的遠方,哪水天茫茫的去處該是一個河湖,這里是木壑的腹地也不該是其它,有時間得抽空前往,河湖可不是小小的溪流、湖塘可比的。
“昆顏佛,臨雲爾等還得多勸師妹,萬不可在這里久呆,萬佛可是歸心似箭啊!”
“極是,極是,只可惜佛容上仙還是小孩心性,這勸說怕是要費些周折了。”
“這些是最急的事,不可有半點懈怠,爾等多想想辦法,吾靜待諸位的佳音。”
“哪就這樣,靈虛使者有空可常勸于佛容上仙,吾等回去也先勸勸,阿彌陀佛但願佛容上仙能跟回□佛寺。”
“好吧,哪就先回庵院吧。”萬佛沉思道。
及至能看到庵院時,只見哪松澗庵的尼眾還黑鴉鴉地跪在庵院的門前,見一朵祥雲已飄飄返來,禁不住又是一陣喝號:南無阿彌陀佛,聲音之高竟然驚到了樹上的鳥兒,紛紛撲扇著翅膀飛了起來。
他們到達庵門前,昆顏佛和臨雲祖師就將佛容請到了仙隊的後邊,自去勸說不提。
萬佛卻又打量起這庵院來,從前門看到的雖與其它方向看到的大同小異,但萬佛還是看出了一些端倪,原來這庵院有點九邊形的模樣,在這之前萬佛還真未看出來,前門的三進山門就在這九邊形一道邊的正中,好象敞開的巨口般向著北方的丘陵,後面是高聳入雲的七閨秀山,再加上後面的三條小溪,水源也有了,倒是易守難攻的緊,萬佛看到這里松了一口氣,這庵院建的倒還算有些遠見。只是不知這庵院為何面向北而不是朝南?也不知這七閨秀山綿延到哪?這些也就是在哪些不清楚的畫上看了兩眼。
這時昆顏佛等也回轉了來,“佛容上仙仍不肯馬上回□佛寺,上仙的意思?”昆顏佛似面有愧色道。這樣的結果已在萬佛的預料之中。
“師妹,汝不肯回轉,可又說不出什麼過硬的理由,卻是為何?”
“小妹就是不能回嘛,昆顏山有事,難道□佛寺能坐視?要說前面的理由不算過硬,這一條怎麼樣?”
“不是已說過了嗎?這不是吾等該幹的事,師妹怎麼還翻不清?”萬佛有點煩悶地勸道。
“昆顏山屬于□佛寺,師兄咱們就幫幫吧,好不好?求求師兄了。”佛容拉著萬佛的袖子不停搖道。
萬佛很是無語,也不知這昆顏佛等是怎麼勸得,這不還這樣嗎?佛容小孩心性不開竅,汝等可是已成佛仙幾千載了,難道也不知道這里面的厲害;想到這狠狠的瞪了他們一眼,見臨雲祖師往後縮了縮,就知他沒起什麼好作用。
“既然已這樣了,哪就醜話說在前頭,有什麼諸位可得擔著,而且一切須得依吾,說什麼時候回□佛寺就得馬上起程,不得有半點猶豫。”萬佛恨聲道。
“都依上仙就是。”昆顏佛等紛紛道。
“還有昆顏山的事情千萬不要交與師妹,她本不該幹的。”
“不交,不交就是。”昆顏佛等趕緊附和道。佛容也想說什麼,已被他們用手攔住。
“這可是當著這麼多仙眾的面說好的,汝等到時可別有什麼不悅。”萬佛沉聲道。
“豈敢,豈敢。”昆顏佛又附和道。
“師妹,這不是這麼多人都知道了,到時為兄可是不講情面的。”
佛容本還想向師兄強辯,但四下望望不少人都看向自己,更懼萬佛讓她立刻就返回;勉強壓住暗襯:看來昆顏佛等也都不願惹急了萬佛,師伯、師父、師叔大都肯定向著萬佛,畢竟萬佛說的極是在理,況且他們也不是不知道這些江湖的情況。……
見佛容不說話,萬佛幹脆兩手抱臂悠哉游哉地看著佛容,昆顏佛等還想上前幫腔,已被萬佛揮手制止。佛容偷眼一看她自己不表態不行了。只得道:“全依師兄就是。”但後來發生的事還是大大出乎萬佛的預料,萬佛也不知多少回懊惱當時沒有力排眾議一舉拉佛容返回□佛寺,倘若當時狠狠心拉著佛容回了□佛寺,何至于後來的驚心動魄,他太過慣著佛容,也太過在乎昆顏佛等人的表情;萬佛就是這樣,一看到佛容任性的羞花表情,就不由得有些心軟;後來萬佛強硬起來以後,事態已發展到欲罷不能的地步,不是不能回,而是不可回,這是後話。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10.2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