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第一節:臨雲
第十二節
第十三節:敷衍
第十五節:烤鼠 第十六節:勸回
第十七節:轉達 第十八節:練功【一】
第十九節:練功【二】
第二十節:練功 【三】
第二十一節:練功【四】
第二十二節:練功【五】
第二十三節:練功【六】
第二十四節: 謎林
第二十五節: 冰暈
第二十六節:詭譎【一】
第二十六節:詭譎【一】
第二十七節:詭譎【二】
第二十八節:詭譎【三】
第二十九節:惡陣【一】
第三十節:惡陣【二】
第三十一節:惡陣【三】
第三十二節:惡陣【四】
第三十三節:擊邪
第三十四節:查找
第三十五節:狂沙
第三十六節:滅煙【一】
第三十七節:滅煙【二】
第三十八節:齋聊【一】
第三十九節:齋聊【二】
第四十節:齋聊【三】
第四十一節:齋聊【四】
第四十二節:齋聊【五】
第四十三節:齋聊【六】
第四十四節:齋聊【七】
第四十五節:齋聊【八】
第四十六节:塘怪【一】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
作 者
六磐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2.19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9
本月人氣
682
累積人氣
55721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50 / 1
總評
浪費時間
 
 暱稱:
 密碼: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11.03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十六節:詭譎【一】
第二十六節:詭譎(一)
二師兄禮佛也是一次偶然的機會才來到了木壑,他前往其它地方辦事情時路過木壑,長途馬車的勞頓後他到了木壑北方的一個大城,在驛館安頓下來以後,就到城中的集市、風景處很玩了幾天;這一天,禮佛早上起來洗漱已畢,就想到外面逛一逛吃點早餐;當他迎著冬日的朝陽悠閒地找到了諾大的早餐聚集的場所,在琳琅滿目的早餐小吃中轉了十幾家才找到了自己想吃的小吃時,就坐下來叫了食物,悠閒地吃著、悠閒地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時,一個人已坐到了他的旁邊;禮佛做為仙家有著常人所不具備的敏銳,掃視眼前的人時,禮佛就是一愣,這人的面相禮佛很是熟悉,但就是一時想不起是誰。
哪人見這樣的情景,絲毫都沒有覺得尷尬,一力地誘導他的記憶,禮佛不經意地應酬著,哪人見禮佛沒半點興趣要認下他,只得將當時見面的情況說了出來,禮佛知道有這麼幾次從木壑路過時見過他,跟他有數次的交道;只好認是熟人,禮佛就是這樣,他沒有哪種不相認的道行,又不具半點木合人人都得有的厚黑;這樣的場景也就成了必然,哪人見禮佛沒有否認,就毫不客氣地吃起禮佛買的早餐來,其後幾天里不用說,哪人時常吃著禮佛買的食物,一邊忽悠著禮佛幹這幹哪,花費就不用說了,還教唆他逛青樓,當禮佛出于本能嚴詞拒絕後,哪人又不知從哪里弄來了幾個裝腔做勢的女子冒充大家閨秀,在禮佛的面前顯媚,當看到禮佛還不動心時就勸他擇其一二以為妻妾,禮佛是靠前生的仙行積累及今生服藥才成仙的,一直感到仙家孤獨、寂寞,哪里經的了這個,就與其中一個動了點真感情。
禮佛萬萬想不到的是這些不僅僅都是精心安排好的騙局,還是預定的環環相扣的陰謀,在他有了感情的不少投入以後,這些女人就相約定好的一樣有了新的男人,禮佛不能面對被坑、被騙的現實,就想找哪個所謂的男人及幾個女人理論,當他在木壑疲于奔命地找了幾個月,又遇了很多事的狀況下,事情的真相還是撲簌迷離,幸好他還記得□佛寺的事,就回到了師兄妹身邊;從哪時他就沒有了往日的陽光,話也少了許多,後來據說他又到過木壑幾次,回來一次比一次的話少,性格也暴躁了不少。
“師兄,爾說二師兄的事怎樣?”佛容嗅了嗅精致的小瑤鼻道,似乎要從二師兄的事里嗅出什麼?說實話,萬佛很欣賞佛容的機警。
“小妹,汝二師兄恐怕只說了他在木壑遇到的事情的很少很小一部分啊。”萬佛面無表情道。
“這話怎麼說?”佛容有點緊張道。
“為兄是說,他只揀其中極小、極少說了出來。”萬佛又夾了兩筷子菜道。
“他為什麼要這樣?吾等可是師兄妹啊?”
“性格使然,事情使然,說不定還有其它。”萬佛一邊大嚼著,一邊含混道。
“嗯,沒錯,依二師兄的性格還真說不定,要給小妹就來他個竹筒倒豆子直來直去,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都是師兄妹?”
“唉,能有幾個能像汝一樣,汝二師兄在他沒弄清之前是不可能多說的,當然他也絕不可能幹休;相反他還將隨時間而加緊加大查詢。”萬佛一邊很香地咂巴著一邊道。
“哪依兄長該怎麼辦?”佛容有點不知其所以然了。
“來時,二師兄是怎麼交代汝的?”
“他就說要小妹找到哪幾個人,查清他們是幹什麼的?家族都有什麼人等?”佛容小聲緩緩道。
“哪小妹還不趕緊照著來還等什麼?這可已數月過去了。汝查得怎麼樣?”
“還找不到頭緒,小妹想抽時到二師兄在過的幾個地方走走。”佛容一邊拿眼瞟著萬佛一邊道。
“小妹,汝這樣要查到猴年馬月?何況路子也太窄了。”萬佛一邊品著齋飯一邊道。
“哪依兄長?……”佛容急切道,一邊還用小小的玉手按住了萬佛的筷子。
“汝果真依為兄的?”萬佛逗道,他知道佛容早把自己當成了與師父一樣的,大事上有時雖稍有不甘是斷不敢違拗的。就說來木壑一旦萬佛執意要回去,她也不敢停半刻。
“小妹早就唯兄長極是從了啊。”
“這話可是小妹汝說的。”
“當然是小妹說的,兄長爾就速講出來吧,真真要急死小妹了。”說著又扭古轆般地抱住了萬佛寬大的肩頭。
“好了,好了,小妹,汝先放開,這還能用齋嗎?”萬佛微微向兩邊扭動了及下;佛容才放開,很淑女地坐到旁邊,眨巴著長長的睫毛看著萬佛。
“小妹,汝想的太過容易了,僅就這些事而言,這里面一定隱藏著不少木壑人極眾的陰謀,或許還是陰謀中的陰謀。”
“這話怎麼說?他們要幹什麼?”佛容大為駭然道。
“小妹,依汝看,這些事木壑可做的出來?”
“小妹雖對這木壑沒什麼了解,也從沒來過,然以這幾個月的觀察這木壑有人卻極可能做的出來。”佛容雖沒有什麼江湖經驗,然她還是有她不一樣的聰穎。
“不是可能是極其一定,他們總想從別人哪撈點什麼,當他們看到二師兄哪什麼也沒有,什麼也撈不來時;他們就加緊了害人的步伐;這幾乎是這類玩藝兒的必然。”萬佛面無表情的嘴角仿佛隱隱有一絲冷笑擴散開來。
“兄長說的極是,小妹倒覺得這些女子肯定用了誘惑的手段,而且這些手段也不是她們能想出來的,一切極象是事先安排的,還是哪種專業訓練的哪種;索性的是二師兄不僅沒有上他們的當,聽說二師兄早就有人心儀,他一回到□佛寺不久身邊就有了一個絕美的紅顏。”佛容由衷地為二師兄高興,雖然她與二師兄並不親,後來二師兄性格大變以後更是沒說過幾句,但二師兄畢竟是正經仙家,還是他的師兄。
“汝二師兄是仙家,本事不是一般人可比的,況且他也長得周正,還怕沒有心儀的,倒是這里面還有什麼呢?”
“有什麼只有見到他時再問了,二師兄也是的,雖然這些說出來有些不堪,但事關體大,怎可只揀其中一二說,在□佛寺說還有什麼可猶豫的。”佛容向來是個幹脆的人,是以對二師兄在這些事情上的做為也有些想不通,她哪里知道禮佛在木合的事是怎樣的驚心動魄,可又怎麼講出來,依他的性格是要弄個水落石出再大大地宣講才有大的效果;況且他還想將害他的人一網打盡,這要讓佛容看就是要求太高了;可他哪里知道萬佛的要求更高,所不同的是要是萬佛的事就不僅是查出來,而是硬挖也要挖出來,而且是挖到底;還是明挖暗挖都用,這就是萬佛不同于其他師兄或者說高于他們的方面之一。
見萬佛半天都不吭聲,佛容就知道他又在琢磨著什麼;可她不吐不適就自言自語道:“該怎麼幫二師兄呢?”
“師妹,汝知道哪些女子後面是什麼嗎?”萬佛像沒聽見佛容的問話一般。
“是什麼?”
“哼。是一伙伙的這江湖的權勢。”
“這樣看來,這些女子也撈不到好,說不定也將是大難頻頻。”佛容猜到了這些女子的一斑。
“豈止是大難頻頻,她們這短短的一生將受盡折騰;跟這些敗類同流合污害人已注定了她們的一生。”
佛容依稀看到了那樣的場景,穿著黑白花相間曲鋸的玲瓏俏體在悶悶的秋夜中竟然有些微微的抖動;萬佛撫了撫她的背關切道:“小妹,沒事吧,汝放心只要有為兄在汝的身邊,那些鬼魅只要敢有絲毫的妄動,就是他們死無葬身的佳期。”萬佛說話時殺氣已升騰起來,佛容知道萬佛既是佛家又是仙家,一般礙于慈悲為懷不願破了殺戒,但若是被逼或者觸碰到他的任何底線,他是不管不顧的,這麼些年的朝夕相處佛容也只見過幾次,都是在他已占足了理由以後,還被苦苦相害時動了幹戈,幾百個惡人在他的馬槊下個個被捅了幾十個大血窟窿,他的果敢及出手之迅猛至今仍讓師伯、師傅、師叔等頻頻贊揚,也是師兄妹私下服之又服的一個小小因素;當然他的高貴仙行及高尚品格更是萬物拜服的更關鍵的因素。
佛容依賴地在萬佛的肩頭靠了靠,依她的仙行雖然還比不得萬佛,卻也可對付鬼魅,甚至還綽綽有余,她就是只要兄長在身邊就有無盡的安全感,這也是即便仙女也不可能擺脫的本能。
佛容十分享受地剛想說什麼,萬佛已輕拍了拍她那玉琢般的額頭:“小妹,該回禪房了,明天還得上山呢!”佛容欣喜地看著萬佛:“是前往梅林嗎?”“哪還用說,小妹開口央求,為兄怎麼好拒絕。”“兄長,是穿靠服還是?”佛容興奮地連著在地上轉了幾個圈仰起凝脂般的小臉問曰,萬佛饒有興趣地看著佛容,她就是這樣的單純,連去這樣的山里看個這樣的梅林也這麼樂的不亦樂乎,唉,怎麼才能讓她速速的成長起來啊?
“小妹,讓汝上山不是就為了玩,還需琢磨很眾的問題,汝可知曉?”
“知曉哎,就知道兄長會這樣講,哼!”佛容有點得意。
“哪汝就說來聽聽。”
“還有什麼?不就是這江湖的事嗎?兄長爾累不累啊,琢磨那麼多幹嗎?”佛容還是有點不以為然。
“小妹,二師兄琢磨的多不多?”萬佛有點發急道。
“當然多了,二師兄每天都是一副殫精竭慮的樣子,看著都要難受死了。”佛容有點疑惑地不得不說。
“他已可琢磨的這麼周全,為何在木壑還是吃了那麼大的虧?”
“還用說嗎?小妹雖然還不清楚他究竟吃了多大的虧,但就小妹知道的已是驚心動魄,唉,這江湖還真是極為險難啊。”佛容若有所思。
“汝能認識到這麼深已是不宜,要是為兄告訴汝,這些認識還只是對這江湖很小的認識,汝會怎麼樣?”萬佛循循善誘。
“這還是對這江湖很小的認識?那,那還有什麼?唉,真是極麻煩;小妹不想琢磨了。”佛容極是煩躁地頻頻搖著臻首道,她想回自己的禪房了。
“妹妹,汝要是不擔心也象二師兄那樣就不要琢磨了,不對也許比二師兄要遭罪的多,二師兄可是常在琢磨,而且見識也遠在汝之上;汝可做個這江湖的傻子,任由人欺凌。”萬佛低沉道。
“可琢磨是極累的事,小妹難當這些大任哎。”
“小妹汝回去好好想一想,明天上山時說與為兄聽聽。”見佛容想躲避,萬佛更急了半分。
“有兄長在,小妹還怕什麼?小妹是背靠巨樹好乘涼啊。”說著腳底下已移動到了門口,好象立馬就想逃走似的。
“小妹,為兄代替不了汝琢磨,明天必得說個一二三才是。”萬佛看著向門外挪動的佛容道,這就等于是給佛容出了一道題,還是哪種極抽象極大的題。
佛容很是興奮和忐忑地回到了自己的禪房,這一晚注定是個難以入眠之夜。
第二天的早上佛容剛梳洗,就聽見房上有人,佛容納悶誰這麼早就上了房,一個橫躍已到了院里,定睛往房上觀瞧,只見萬佛穿著緊袖綠白相間的行走衣靠站在房頂的獸頭上手搭涼棚正在八下掃視;勁風時不時吹起他衣靠上的幾條鑲金雲龍紋的帶子,就像在空中串動的龍頭;見佛容美發散亂地站在院中瞪著不知所措的大眼睛看著他,就道:“小妹,汝還不趕緊梳洗,愣在院里幹嘛,招呼別人給嚇著了。”佛容慵懶道:“嚇著誰?兄長在看什麼?”她的腦子還有點轉不過來。
“嚇著誰?大早上有人一進院見一蓬頭垢面的立馬就能暈過去。”
“兄長,爾說的倒怕,小妹能有那麼大能耐?況且這是大早上。”
“就是因為大早上才更容易嚇到人,倘或進院的人也是蓬頭垢面,哪還容易造成兩邊都暈過去的效應。”萬佛一只腳蹬在獸頭上邊望著邊說道。
“兄長又在打趣小妹,看不回去告訴師父他們。”佛容有點急切。
“好了,小妹別惱,為兄已讓小尼將早齋送到禪房來,汝不去洗漱,難道就這樣用齋嗎?”
“兄長為何不早說,差點讓哪些小尼看到。”說著已急匆匆地奔回了禪房,飄散的長發在清冷的微風中逸開來。
“小妹,汝還說不說理啊,為兄說了那麼半天,汝還要告師父他們,這會子又怨沒提醒汝。”萬佛委屈道。
“現在顧不上跟兄長理論,上山時再說。”佛容圓潤的話音已回到了屋里。
“唉,這個小妹沒什麼理可論。”萬佛苦笑了一下,又將目光轉向了遠方,他在看庵外哪遠處的樹林,哪里時不時有鬼鬼祟祟的黑衣人閃動。
萬佛抬眼又看了看哪些土山,在高遠的晨曦下哪里也似乎有異動。
看來這松澗庵已成了這江湖的焦點,不少權勢團伙都在蠢蠢欲動,看起來都是帶有明顯的惡意;而且還是極惡的惡意。這些怎麼能瞞得了萬佛呢?但讓他很不理解的是這些惡意明明早已是罪惡卻還要在這江湖披上幾件冠冕堂皇的狗皮;但萬佛這還只是看到了一個小小的角落,後來接連發生的事件讓知道的人也感到了不盡的匪夷所思,而且這江湖的不少人還在明知這是惡的情況下當了惡霸的惡犬;令人大跌眼鏡的事件愈來愈多愈來愈大,可謂千古奇觀,也成了萬古傳頌經久不息的江湖事件。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11.03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