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第一節:臨雲
第十二節
第十三節:敷衍
第十五節:烤鼠 第十六節:勸回
第十七節:轉達 第十八節:練功【一】
第十九節:練功【二】
第二十節:練功 【三】
第二十一節:練功【四】
第二十二節:練功【五】
第二十三節:練功【六】
第二十四節: 謎林
第二十五節: 冰暈
第二十六節:詭譎【一】
第二十七節:詭譎【二】
第二十八節:詭譎【三】
第二十九節:惡陣【一】
第三十節:惡陣【二】
第三十一節:惡陣【三】
第三十二節:惡陣【四】
第三十三節:擊邪
第三十四節:查找
第三十五節:狂沙
第三十六節:滅煙【一】
第三十七節:滅煙【二】
第三十八節:齋聊【一】
第三十九節:齋聊【二】
第四十節:齋聊【三】
第四十一節:齋聊【四】
第四十一節:齋聊【四】
第四十二節:齋聊【五】
第四十三節:齋聊【六】
第四十四節:齋聊【七】
第四十五節:齋聊【八】
第四十六节:塘怪【一】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
作 者
六磐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2.19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9
本月人氣
581
累積人氣
52840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50 / 1
總評
浪費時間
 
 暱稱:
 密碼: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12.1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四十一節:齋聊【四】
第四十一節:齋聊(四)
見萬佛說的極是在理,幾個人都沉悶地不做聲;殷玉考慮不了那麼多,況且一貫都是大家中的姣姣女,雖也有不少擔憂,但依其家族在木壑的勢力,她還沒有意識到什麼,況且她現在還只是寄名的弟子,也不宜多說,玉竹就不同了,她可是已出家為尼了,況又經的多些,當然就比殷玉更擔心些,這片刻已是面對美味難以下咽,這種食不甘味是很痛苦的事情。
見幾個人都是憂心忡忡,坐臥不寧;萬佛不忍道:“汝等吃吧,再擔憂也于事無補,還不若不去想它。”幾個人木木地應著。
“就是,徒兒們,反正也沒什麼辦法,吃飽了總好過做餓死鬼。”佛容一席話倒把殷玉逗樂了。
“師父說的極是,反正也不是徒兒們可琢磨的,餓著倒不上算了。”殷玉說完自顧大嚼起來,幾下就將幾塊肉下了肚。
萬佛一邊喝著菊花香茶,一邊面無表情地看向漆黑的夜空。
幾個人又嘰嘰喳喳起來,萬佛見幾人已不似剛才,才用火鉤子拔拔銅壺下的火道:“想哪環烏還不一定要大舉攻木壑,這次或許要教訓幾下木壑也不盡然。”
“兄長怎麼說?”
“師伯定有大論。”玉竹趕緊跟著問到;殷玉也是滿懷希冀地看著師伯剛毅的輪廓;萬佛緊抿的嘴角在冉冉的篝火映照下棱角更加分明。
“這些本不應該說的,既然汝等極是想聽,師伯不妨說說;只是只是汝等三人知道,不可說與木壑之人。”萬佛嚴肅起來,幾人不敢有半點違拗,忙賭咒了幾番;見萬佛擺手才停了下來。
“這次木壑只是小惹了環烏,大打倒還不至于,就看這木壑怎麼補過了。但這些事在環烏的眼里還是惡劣的。”
“依兄長的分析,這木壑若補過充足;還有轉圜的余地?”佛容大是驚疑地問到。
“然也,這次木壑自以為是,用了一些詭計,耍了一些小聰明,他們以為環烏會不在意,豈料環烏可不是那麼好糊弄的,木壑又一次大大失算了。”
“木壑一貫這樣,已是盡人皆知;可兄長剛才還說大打未必啊。”
“嗯,這次環烏只是損了幾百匹馬,環烏只需幾倍的拿回就可;但環烏也是有點目光短淺了。”
“怎麼就目光短淺了,幾倍拿回還不行啊?”殷玉道。
“環烏不知這木壑的惡勢力不除,對環烏早晚都是不小的威脅,養狼遺患啊。話又說回來,環烏與萬佛宮素無交情,不管也罷。”萬佛意味深長道。
“徒兒們不知,惡勢力就是專做惡的,兄長,難道環烏就看不到這麼大的形勢嗎?”佛容不懂得太多了,萬佛一時也講不完很是無奈。
“為兄不知,然從環烏的情況來看,不應該不知道這里面的極大厲害;別看環烏人口不及木壑十之一二,但能人比木壑卻是多的;想環烏的這個大單于定是貪圖安逸,可這樣就給以後留下了極大的隱患。將來若木壑有能力對付時,環烏將在這些事上付出更多;更未知的狀況也未必不可能發生。”
“哎,哪是遙遠的以後的事,就目下來看,這環烏可不可能打到七閨秀山?”佛容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看著萬佛。
“這正是為兄現在要講的,這次看來還不可能打到七閨秀山,下次可就難說了。”
“吾就說嘛,這七閨秀山好歹也距離環烏一千余里,哪那麼容易就打過來了,徒兒們可放心否?”
“徒兒們倒覺得這木壑的惡勢力怕是更害人,環烏雖說彪悍,但卻拿這樣的惡勢力當了靶子;其實極怕環烏打過來的倒是哪些惡勢力,他們做的全是惡事,而且還多的數不勝數。”出了庵寺玉竹也放開了些,敢說點心中所想了。
“徒兒果然能琢磨出點玩藝兒,好,好,只是說得還是太淺了些;比若這惡事還將愈來愈大,愈來愈多,這都是他們處心極慮謀劃成的;幻想他們能有點良知是大錯特錯的,是極不現實的。”佛容講的有點眉飛色舞,萬佛在邊上微微鼓掌,他想不到佛容開始琢磨以後竟然能有恁樣見識,這木壑一向將女人的視野局限在很有限的範圍內,就是怕她們一旦有想頭,不僅不能任意駕馭助紂為虐,還將成為他們胡作非為的絆腳石;是以對她們進行不斷的教育也成了這江湖必做的,可這又完全是妄想中的妄想,他們不知慌言就是慌言,騙得了一時卻騙不了三時。
“可環烏比木壑還是小了太多,人也少了太多;不下決心怕是難吃下這木壑的惡勢力啊!他們可是綁著木壑呢。”佛容圓睜著水靈靈的大眼睛看著她的兩個徒兒,想不到這兩個雖是凡人卻有這般見識。
“哪倒未必,環烏雖小,大勝的幾率很大,從以前的幾次大打也可看出部分端倪;現在就看環烏上下是否看清了這里面隱藏的眾眾玄機;看來環烏至少能認識到一定深層;可萬不能得過且過;否則對環烏幾地將後患無窮。”萬佛沉聲道。
“兄長今天必得好好講講,小妹與徒兒都極想聽來。”
“是呀,是呀,徒兒們極想聽聽,徒兒就是不懂,環烏那麼小,人那麼少,怎麼奈何木壑的所有惡勢力,要是他們打幾股倒還聽來有門。”殷玉也大有興趣道。
萬佛想不到她們身為女子也對幾地大事這般上心,看來她們現在還在為自己擔憂;按說這木壑向以三從四德從小灌輸;但她們卻可不以為然,真正有點不可思議。
“哪行吧,為兄本不欲講這些,尤其不願與汝等講這些,然想來想去不講更不好,何況汝等殷殷上進之心,師伯也不好拂了,汝等坐好,且聽為師道來。”萬佛說完起身,幾個旋身,篝火旁的夯實地面上已顯出了兩個不規則的圖形;哪個大許多的圖形里萬佛堆了些石塊、柴草,小的多得圖形里只有拔來的不少小草;然後指指哪兩個圖形道:“這是什麼?”玉竹,殷玉都有些呆愣;她們顯見不知道這些指的什麼,更弄不清師伯什麼意思;萬佛見幾個人圍著轉來轉去,時而低頭沉思,時而蹙眉盤算;一盞茶的功夫都沒人吭聲;就有點不樂道:“連這都不知道,還關切那麼大的事,吾看還是算了吧,汝等吃的差不多就去哪屋好好跟著汝師練功,這練功卻是耗人的緊啊。”
“師兄汝是不是畫了這兩地?”佛容有點不敢肯定。
“畢竟是本仙的小妹,還真看出點名堂來了,哪汝就說說這里面有何含義。”
“不敢妄言,兄長是不是還擺了這兩地的地形?”佛容到這里已是說不出什麼,隨即便看向兩個徒兒,見師父看向他們,殷玉有點怯生生的往後躲了躲,玉竹只的硬著頭皮連連搖頭。
“嗯,真不錯,小妹說得好。”能得萬佛誇贊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有多久沒聽到兄長誇自己了,亢奮的小臉竟然還升起了微微的紅暈。
“師父害羞了呢?”殷玉最先小聲道來。
“妹妹,別胡說,師父哪是火烤得。”玉竹趕緊拉開話題。
“嗯,玉竹徒兒倒還算了解為師。”佛容掩飾道。萬佛自是笑瞇瞇的在旁看著,他對于佛容開始真正琢磨由衷的高興。
“好了,汝等往下聽,這堆著的石塊、柴草就象木壑遍布的丘陵山川;這也是木壑人依仗的所謂天然屏障,面積也大出去七倍余;按說占盡了優勢,然為什麼一敗再敗呢?”
“為什麼?”殷玉將不大的杏目瞪得溜圓,果然她們都對這些大感興趣。
“環烏人彪悍是為一也。”萬佛面無表情道。
“哪其二呢?”殷玉趕緊問道。
“環烏的大單于是怎麼當的?”萬佛反問道。
“小徒只知道一點點,聽說哪環烏的大單于是能者居之。”殷玉常聽家族里說起過,況且她從小也深愛琢磨些大事,這倒與她那柔弱的女兒身不搭界了;是以她們家族也早將她做男兒養起,從三五歲時就讀了不少書在腹中了。
“說得不錯,可徒兒汝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哪環烏不僅是能者居之,幾乎每個大單于還都是環烏的大功赫赫者,徒兒汝可知道?”
“這倒不甚清楚,師伯懂得可極多。”殷玉自得地嘟囔道。
“練武之人就怕不求深解,在這木壑更得深解再深解;因為汝是女子,師伯管的已是太過少了,然汝兩人萬不可有半絲懈怠。汝等可知曉?”萬佛面無表情道
“徒兒知道了。”殷玉有點躲躲閃閃。
“徒兒自是不敢有絲毫的懈怠,可徒兒終是不知,這大單于當的倒是極在情理之中;可木壑卻恰恰相反;誰做的惡事多,做的惡事大就能封王拜相,不用多看,稍稍看看就能知道;木壑少說有幾十個王,就沒見哪個是象大單于哪樣的,師伯說奇也不奇?”玉竹有太多的想不通,是以從沒有問完的時候。
“哼,哼,因而,這木壑才血腥不斷,而且還漸趨密集白熱。”佛容冷笑幾聲道。
“好了,就讓汝等師父講吧,師伯還沒吃飽呢。”萬佛擺擺手,拿起一大塊帶骨的肉放在了燒得紅紅的通花烤架上,立時肉上的油滴了下來,香味又充溢了夜空。
“師父,哪按汝之說,當大單于與戰斗的勝負有恁樣密切嗎?難道就因為太過平庸對壘于智者之故?”殷玉讀了不少書,說起話來文縐縐的有點婉轉。
“妹妹,汝真是榆木疙瘩,連這也弄不明白嗎?要汝是跟著哪太過平庸的還是智者,哪平庸的要再是個大惡霸呢?”
“自然要跟著智者了,要還是個大惡霸,哪就惟恐避之不及了。”殷玉一頭霧水道。
“還是的,雖然只是跟著;卻也含有深意;跟著平庸必敗無疑,要是跟著一個大惡霸的平庸,哪就可能殉葬。”玉竹又往深里解了解。
“哪怎麼還有那麼多人跟著呢?”
“這還用說嗎?既然是大惡就肯定用了大惡的手段,想不跟著都不行;他們肯定也知道這是在極為助紂為虐。”玉竹有點氣不打一處來,這殷玉讀了那麼多書竟然不若她一個沒念過幾天的人。
“玉竹徒兒再給汝妹妹解釋時還得再耐心些,緩緩開導就是了。”佛容拿著個肉串一邊啃著一邊笑吟吟地看著玉竹道。她可不想錯過了這麼好的美食,是以只要有空閒就不能閒著。
“師父,汝是不知,徒兒這妹妹從三歲上就學了三五本書在肚子里了,連士族的同僚也都贊譽有加,都說她是神童,喲,感情就這麼個神童啊?連這麼個事也悟不出來,吾看倒是個朽木而已。”
“小妹哪能比得姐姐見多識廣的,小妹在家時就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怎麼能知道這些?”殷玉小聲嘟囔道。
“這不是汝愚笨的理由,姐姐在家時也同汝一樣,女紅何曾落後于汝?”玉竹說著還有芊芊玉指點了點殷玉的小腦袋;殷玉趕緊往旁邊挪了挪。
“小妹可終究還是愚鈍了些,雖則就是跟著這麼個事卻有這麼多的玄機。”殷玉一邊躲著,一邊嘴里也沒閒著。
“殷玉徒兒,這里面的玄機多了去了,為師也懂得很少,這一時琢磨倒助為師開了很大的竅,沒有人生下來就懂什麼的,說實話極多的人一生下時就跟哪小貓小犬一般什麼也不知道,只是靠本能找奶吃;咱們也別扯那麼遠,就說這木壑之所以有那麼多助紂為虐的,幾乎都有想投機的嫌疑,而且他們一般還另有打算,不少都盯著上面的座位包括哪些大惡霸的座位,是以各個都是心懷鬼胎。”
“盯他們的座位幹什麼?自己搬一個不就得了?”
“汝個榆木腦袋,還搬個座位?這里的座位就是權勢,在木壑沒權勢有個屁的利?”玉竹一著急連粗話也罵了出來,她是真有些擔憂她這個妹妹了,不僅怕她在木壑什麼也不懂中了圈套,而且在眾眾詭計中什麼也不知道很容易被人暗算。
“哼哼,還想要利,在木壑沒有權勢怕連自身都難保,還談什麼利,真是笑話。”佛容冷冷道。
“師父,這木壑還有律令,他們還能怎麼樣?”玉竹支吾道。
“哈哈哈,笑話,律令全由他們悄悄訂的;還全由他們實行,要是再由幾個惡霸執掌,徒兒琢磨琢磨將怎麼樣?”佛容一陣陣冷笑,萬佛只當沒聽見兀自在肉上緩緩抹著醬料,肉香摻合醬香立時就四下飄散起來;只是萬佛在轉動時單手將肉塊拋起,肉塊下落時他已捷若雷電地將肉塊上抹了個雙面;玉竹聽著已是呆了,看到萬佛的手法卻更呆了起來;她們還從未見過這麼高超的手法,甚至聞所未聞。
“這,這,小徒可沒琢磨過;難不成他們現在就敢公然忘動。”玉竹結結巴巴道。
“恐怕遠比汝等想的要過分的多,師父雖然還沒琢磨到很深之處,但僅從這木壑這幾百年的作為極完全可斷定。”佛容看起來比殷玉還小,然在萬佛的調教下已比兩個徒兒強出太多。
“師父,哪環烏這次究竟要怎樣?可距七閨秀山多遠?”殷玉怔怔地看著夜空。
“為師不知,這得問汝師伯,要為師說徒兒們不問也罷,這些事太大,就是知道了,汝兩個弱女子又能怎樣?還不嫌累?”佛容複又拿起一串穿在竹簽上的肥碩肉串烤在了火上,今天這肉比哪竹鼠肉粗了不少,但卻別有滋味;她已然越吃越香了。殷玉見師父沒有再說下去的興趣,一時也不知該怎麼辦了,就又怯怯拿起一串竹筍抹上調料烤了起來,她本已用過晚齋,見這素串也這麼可口,就又吃了不少;一時間幾人都不作聲;只有篝火里的松木不時劈啪作響,這七閨秀山的松木沒多少煙,然火苗倒是不低。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12.1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