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第一節:臨雲
第十二節
第十三節:敷衍
第十五節:烤鼠 第十六節:勸回
第十七節:轉達 第十八節:練功【一】
第十九節:練功【二】
第二十節:練功 【三】
第二十一節:練功【四】
第二十二節:練功【五】
第二十三節:練功【六】
第二十四節: 謎林
第二十五節: 冰暈
第二十六節:詭譎【一】
第二十七節:詭譎【二】
第二十八節:詭譎【三】
第二十九節:惡陣【一】
第三十節:惡陣【二】
第三十一節:惡陣【三】
第三十二節:惡陣【四】
第三十三節:擊邪
第三十四節:查找
第三十五節:狂沙
第三十六節:滅煙【一】
第三十七節:滅煙【二】
第三十八節:齋聊【一】
第三十九節:齋聊【二】
第四十節:齋聊【三】
第四十一節:齋聊【四】
第四十二節:齋聊【五】
第四十三節:齋聊【六】
第四十四節:齋聊【七】
第四十五節:齋聊【八】
第四十五節:齋聊【八】
第四十六节:塘怪【一】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
作 者
六磐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2.19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9
本月人氣
682
累積人氣
55721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50 / 1
總評
浪費時間
 
 暱稱:
 密碼: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1.03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四十五節:齋聊【八】
第四十五節:齋聊(八)
十一月的七閨秀山的晚上已是寒風嗖嗖,萬佛忘神地琢磨著,居然忘了這戶外已寒意逼人;按說七閨秀山在木壑中間偏南,十一月下旬的白天也還不至于很寒冷,但這里是七閨秀山地勢高了不少不說,深處內陸的山間自是不同于平川;再加上這已是亥時的深夜;地上的篝火不知什麼時候已小了一些,架子上的烤肉也不再吱吱冒油,一陣寒風吹來,遠處野獸的嚎叫也響了不少,似乎更近了些;風刮起的塵屑在萬佛的近旁打著轉飄向了山腳,萬佛鼻子發癢打了一個噴嚏,洪亮的聲音回蕩在山谷中;他把身上的直裾攏了攏,由沉思中醒了過來;緩緩拿起一串肉剛要送入口中,耳邊已想起了佛容清脆的語聲。
“兄長打個噴嚏也自是不同,這響動怕是有野獸也得嚇跑了。”
“汝不在里面看著徒兒們練功,又出來做啥?”萬佛早料到佛容要過來,他對他這個小妹自是非常了解,她也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性子,這一晚還有太多的事沒弄清,佛容是不可能甘心的。
“兄長,她們兩已安排了練功,別操她們的心了;小妹可是憋著呢;就說環烏這次怕是饒不了木壑,哪木壑竟然做出這等苟且之事;且不說環烏損失,就說這行為也得好好教訓一番;要不然豈不縱了木壑做惡的行為?”佛容湊過來坐在萬佛邊上道。
“都說了,小妹,汝一個女孩子家家的,盡管這些大極之事,這些事自有天意,汝能管的幾何?就說這打仗,環烏能者若雲,哪用的著汝來操這份心,汝就管好兩個徒兒也就是了。”
“不行,兄長若不說,小妹今晚都睡不著覺,說來,說來。”
“別鬧,小妹,還不若與為兄在這安安靜靜欣賞七閨秀山的夜色來的好。”
“不行,心癢癢的難受,再不講就鬧爾,看爾還怎麼欣賞。”
“哎,攤上這麼個妹妹有什麼辦法,是得好好調教調教了。”
“說了,隨爾怎麼調教,還安靜欣賞夜色,可好?”
“哪就說定了,非是為兄不說與汝,這也不是個說話的所在。”
“哪就揀哪能說的速速說來。”
“唉,好吧,小妹汝聽好了,這次雖不若上幾次哪樣規模,然木壑卻也許大難臨頭。”
“怎麼講,規模不比上前幾次卻為何木壑還是大難臨頭?”佛容清澈的大眼睛立馬瞪圓起來,長長的睫毛也呼扇呼扇的。
“小妹,汝有所不知,這次規模小,可木壑幾經災荒已是強弩之末,不,該說是弱弩之末,木壑本就不強,吹牛只是為了壯膽,哪些有權勢的惡勢力自是極不可能跑得了,就是草民要喝沒喝,要吃沒吃,汝想他們能撐的幾時?”
“草民也有不少盲從的,這是他們該還的,小妹不關心旁人,就想知道徒兒的士族可有什麼影響,兄長怎麼叫他們躲起來?”
“小妹,汝想,徒兒家可是這木壑的大士族,又在木壑不遭惡勢力待見,走了下坡路;不躲又當若何?若為兄想的不錯,這次領兵抵抗的高中下層中都少不了徒兒士族的人,上了戰場,不是為兄悲觀,以環烏現在的強悍,他們將極為悲慘;這乃一石二鳥之計也。……”
“這些惡勢力果然陰毒至極,在木壑躲又躲到哪兒去?躲又躲得了幾時?還不若幹哪些惡勢力來的實在。”佛容很很道,身上已是殺氣畢現。
“小妹說的不錯,然現在還不到時候;一則徒兒士族手上現在已沒有幾支戈。二則遭難的士族還是散沙一盤。不象那惡勢力卻已沆瀣勾結到了一起,一句話就是他們還沒有同惡勢力相抗的實力;但這次以後卻不能再等,要不斷壯大,不然以後麻煩或許愈來愈大;惡勢力雖早已垂死,但他們將拼命掙扎,他們雖沒有任何生產力,破壞力倒是不可小覷,木壑上百年的動蕩怕是已在釀成;吾等不用操心,只是看看就好。唉,天意已成,不可違也。”萬佛說著拍了拍佛容還算豐潤的肩膀。
“兄長看的好深,只是這徒兒士族該躲往哪里?怎麼躲?總不能幾千口人都躲起來吧?”
“這些汝就不要管了,徒兒士族能在木壑盛行百年自是該有些能人能懂為兄意思的。”
“若是不懂,也可來請教兄長,是也不是?”
“到時再看吧。這些也只能抵一時之用。要不是她們是徒兒的士族,又連連求來,本仙才不屑于琢磨呢,在這木壑事已是太多了。”
“還有小妹可要注意與這木壑人的對話,他們很明顯在套話,套各種各樣的話,只要是對他們有點利的他們都不放過,哪怕是蠅頭小利也極是這樣,較大點的更不用說了;凡與他們對話等都要很加注意,有的時候就是有一時口誤,也絕不可當真;還有他們有時可能採用逼迫、誆騙得惡招,哪就更不能當真,視情況反其道而行也大在情理之中;還有數不清的各種惡招,怕是汝想都想不到的;他們也都是被派來的,為兄在這里就不一一例舉了,總之,凡事切記,切記”不待佛容說什麼,萬佛又沉聲安頓下來,在木壑要琢磨的還有很多,很多,很多……
“這什麼時候是個頭啊?”佛容感慨道,她在□佛寺時每天練練功,逛逛境,雖為師兄姊妹中的老小,何曾這麼糾結過,這麼累過?來到木壑雖只有差不多短短的半年,她已然有點累得脫胎換骨的感覺,盡管大部分糾結,疲累都被她這個最親的兄長分擔,可她還是感覺到了若山一般的壓迫感,在她看來木壑的草民雖也相對于他們有著層層的逼迫,為了生活也是極不易,可哪又象他們這般沉甸甸的,她現在還不明白他們從來到木壑哪天就開始了承受極惡的里程,而且他們承受的遠大于木壑的任何人。
“現在馬上離了這極險所在,跟為兄立馬回□佛寺就可脫了這大苦,汝可願意?”
“兄長可也做好了返回的打算?”
“沒甚,做不做好都沒事,離了這惡險才是最大的正經。”萬佛面無表情道。
“目前小妹還不便說,諸事可當若何?”
“小妹,不是為兄說汝,且不說就不該攬那麼多事,就是攬了什麼事也不該親到這木壑來,來了也就來了,汝還要停這麼長時間,大為失察到幾何也不用為兄說了,就是任何時候小妹要返回□佛寺都是為兄求之不得的天大好事。”
“要二師兄現在也來木壑呢?小妹卻也在擔憂于他,他總是一人來這木壑卻是更險、更苦。”
“汝說什麼,二師兄來了木壑,小妹怎麼不早說?”萬佛一時倒把這茬忘了。
“小妹也不知,二師兄每年都要往來數地,小妹也不盡知。”佛容有點猶豫道。
“小妹,二師兄的事也不可瞞著為兄,這樣才好應對,知否?”
“小妹知道了,兄長爾說二師兄在木壑的奇遇是怎麼回事。”
“嗯,小妹學了琢磨是大好事,但這事在這里卻還不可說;汝現在只需知道這里面是大大的陰謀就行了,”萬佛怕佛容又要在這里問,就誇贊她道。
“這些也有陰謀嗎?二師兄可盡知,兄長,要不要趕緊告訴二師兄?”
“這些里不僅有陰謀,而且還可能與其它陰謀相連,或者成為別的陰謀中的陰謀;按說汝二師兄有士族在木壑,他也在木壑生活多年,又常經這里,不可能不知道吧,他該當十分清楚才是,只是……”萬佛有點吃不准,畢竟他不能在師兄身上用手段探查,若用按現在他的功力也還是有點耗力。
“怎麼不可能,這木壑人的隱沒手段可是見識過的,把什麼都瞞得緊緊的,他們才利于做更多的惡,更大的惡;二師兄再了解木壑的惡勢力,架不住這般的隱瞞,詭計層出不窮。”佛容顯見有點著急,她已然對木壑的一切有了感受。
“還不是時候,雖說有很眾的詭計二師兄不一定都知曉,但他還是很知道一些的,他只不過路過木壑,也不可能待的太久。”萬佛幽幽道。
“誰說二師兄不待久了,這次自是不短,他要辦的事也不能小了。”佛容一著急竟然將實話冒了出來,等說完才意識到自己又冒失了。
“小妹,說,二師兄到底在哪里?來幹什麼?他不知現在的木壑更瘋狂嗎?”萬佛一句一頓一連問了幾個問題。
“小妹也不盡知,只是哪臨雲祖師傳來話說:二師兄肯定要來木壑,就在近期。……”佛容囁嚅躲避著萬佛的問話。
“好了,待抽時好好說來,今天就說到這里,汝這幾天要與徒兒們多在一起,若為兄說的沒錯,她們士族的人就要上門了;要早想好對策,免得到時被動。”
“什麼人上門?來幹什麼?兄長怎麼知道的?”佛容也能猜出不少,但她終是不敢肯定玉竹、殷玉的士族還要來,殷玉不是已多次表示抗拒了嗎?還上門幹嘛?
“汝有所不知,這次的聯姻關系到整個士族的將來,他們不可能就這麼算了;雖然他們很知道相府的算計,況且為兄從殷玉的身上也看到了血緣之運得若隱若現。”萬佛輕輕地沉聲道。
“兄長,爾不要分析了,是不是他們還有什麼花招?他們游說的後面是什麼?”佛容知道給他講這些玩藝兒萬佛也的耗很大的勁,起碼他對他這個妹妹不僅要講清,還得選擇語言,盡管是對兩個徒兒甚至佛容好,他也不希望語氣太過。
“小妹,好聰明,正是,汝想到了固然不錯,但就是別馬上給徒兒們講這些,免得他們過于憂慮。”
“兄長,汝就是不說,徒兒們要是機靈,也想的不可能少了,與其說讓他們瞎想,不若就告訴他們,效率又高,還有這些事的下文,反正她們早晚都要知道,即便這些不是什麼好事,也是早知道強于晚知道不是。唉,這些爛事還沒完了。”佛容急力想表達的更清晰,可惜這些爛事卻不是她這一時半時就可道徹底的。佛容現在的耐性已非在恆雅山時可比,盡管她也感到了在木壑的勞累;徒兒們是女人,她是仙女,自然是她更懂她們。
“哼,哼哼,小妹汝只要在木壑一天這種爛事不僅不能少了,還將愈來愈多,汝要有心理准備,到時別連點准備都沒有,叫這些爛事攪得苦不堪言可就不上算了。告汝說木壑就是產這種爛事的去處,汝想惡事都是多若牛毛,何況爛事?”萬佛對佛容真可謂苦口婆心。
“兄長,妹兒知道了;眾師兄姊之間,也就兄長對小妹關懷備至,小妹焉敢絲毫忘懷。”佛容顯見也感覺到了萬佛的萬般情義。這種情義竟然躍過了血親,而這些佛容在當年修仙時見到萬佛就有這種感覺。
“小妹懂事了,這可是為兄的福分;接下來小妹汝要有打算,把每層打算的關鍵點想好,起碼得有個引子;這樣汝才能處爛不驚;小妹汝可別小看了這些,這也關系殷玉徒兒的命運。”萬佛娓娓道來,他將這些事的支柱給佛容搭了起來;成為他對佛容萬年之恩的開始。
“還有處理這些爛事要有臨場能力,這些在木壑都是不可或缺的。”萬佛繼續道。佛容的眼眶里已是盈滿了淚水。
“小妹,汝的練練玉竹,在木壑這種去處,這也是極無奈的事情;汝要想她們將來在木壑還有一個相對不錯的結果的話就得將他們練成鐵石一般,要不然她們很短就能被惡所吞沒,這些事情在處理時要讓他們頂住各種壓力,尤其是各種各樣的嚇唬,這木壑當先採取的不少都是嚇唬,當然這些嚇唬也在升級,或許伴隨事情的始終;她們是一個士族的這些嚇唬雖不至于太過,卻也有相當份量,她們若出面,不頂住是不行的,這木壑人向來想以嚇唬來達成他們不可告人的目的;在他們心目中,起碼也要擾亂汝之心神;當汝亂了陣腳,他們好火中取慄。”萬佛不得不一一安頓。佛容則一言不發,仿佛在想著什麼,又想在聽著說話。
“兄長,爾說咱們這半年來的奇遇算不算嚇唬?”佛容若有所思問道。側臉長長的睫毛在篝火的熊熊光照下顯得更長。
“哪不能算做嚇唬,哪是赤裸裸的恐嚇,而且種種做惡的恐嚇還在升級。”
“這有什麼區別嗎?”
“哪當然,恐嚇比嚇唬大的多,而且全部都是惡意。”
“這些惡霸,究竟想幹什麼?”
“這還不是明擺著嗎?小妹汝要盡量往深里琢磨,而且要不停的琢磨;他們自以為他們的做惡不是一般人可琢磨的出來的,然他們是大大打錯了算計,有的很笨的人雖可能一時沒全明白他們的意圖,可也知道了這些是惡中之惡,聊以時日也能弄個八九不離十;他們更惡的是他們做惡還要利用某些人的所謂弱點。”
“哼,他們想的倒美,老娘雖不願琢磨來琢磨去,是因為琢磨實在過累,沒幾個人願意幹的;但他們若不知好歹,老娘就把他們的一切都算做做惡。”佛容咬牙切齒道;白白的小銀牙仿佛也咯咯做響起來。
“兄長,不是小妹說爾,還琢磨什麼?把他們一切的一切都算做惡中之惡都說輕了他們,爾還琢磨,這不是既便利又有效的辦法嗎?”
“小妹說的是,為兄琢磨是有更深的考慮,這些現在也沒法給汝講,到時便知。小妹可還記得徒兒說得相府公子打的那幾個小販乎?”
“剛說的豈能忘卻,怎麼了?哪惡子太過霸道,什麼事幹不出來?”
“小妹汝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依為兄看來,他們本為一丘之貉,只是團伙不同而已。......”
“兄長的意思是他們也是惡勢力?只不過不是一伙的?”佛容聞聽吃驚不小。圓圓大大的杏目又瞪了起來。這下嬌俏的小臉顯得更小了些。
“小妹,汝別把眼瞪那麼大,為兄說的都是實情,只不過肯定不是這暗算里的一切,現在還沒弄清的還有許多,然不用多長時間就能大白,他們做下的事從做哪天起就已實實落定,這種惡事想翻都絕不可能;若果用一言通俗講出就是他們是另外一伙惡霸派來的,這相府公子想也知道不少,他定是與哪一伙爭斗利益;才出手提醒哪伙;雖然他們在做惡時經常汝中有他,他中有汝,甚至緊密的勾結;但也免不了為權益大打出手;那天的打斗也只是小戲一場而已。”
“她們是哪伙的?目的是什麼?......”
“問的好,然他們極其隱秘,而且能瞞的都瞞的緊緊的,也就是他們均在暗中窺伺;是以還不能追至源頭。”
“源頭有什麼難的?抓幾個一審便知。”
“說得好,該抓時當雷霆萬鈞;現在還想看看他們能唱出什麼戲來,就得再等等了。”萬佛低沉道,惡勢力恐怕聽見就若驚雷一般了。
“倒也是,他們做的愈多罪惡愈大,滅亡的就愈徹底。”佛容若有所思道。
“小妹,汝將玉竹徒兒喚來,為兄有話要說。”萬佛估摸她們練了也有半個時辰了,也想讓他們休息片刻,她們初學自是不能太過時間長了。
稍待,玉竹跟著佛容到了萬佛跟前,在微微跳動的篝火閃爍中,萬佛正凝神掃向周圍幾百步的範疇,這幾百步的範疇內,就是老鼠鑽進來,他也能在第一時間發現;高大的身影在篝火跳動的火苗中閃現;佛容等站在萬佛的身後不敢打攪,一時間周遭安靜下來,不知何物的小熒在遠處飛舞著,象鬼火一般繞來繞去;遠處七閨秀山黑呼呼的山勢就象刀砍斧削時隱于遠方的夜色中。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1.03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