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第一節:臨雲
第十二節
第十三節:敷衍
第十五節:烤鼠 第十六節:勸回
第十七節:轉達 第十八節:練功【一】
第十九節:練功【二】
第二十節:練功 【三】
第二十一節:練功【四】
第二十二節:練功【五】
第二十三節:練功【六】
第二十四節: 謎林
第二十五節: 冰暈
第二十六節:詭譎【一】
第二十七節:詭譎【二】
第二十八節:詭譎【三】
第二十九節:惡陣【一】
第三十節:惡陣【二】
第三十一節:惡陣【三】
第三十二節:惡陣【四】
第三十三節:擊邪
第三十四節:查找
第三十五節:狂沙
第三十六節:滅煙【一】
第三十七節:滅煙【二】
第三十八節:齋聊【一】
第三十九節:齋聊【二】
第四十節:齋聊【三】
第四十一節:齋聊【四】
第四十二節:齋聊【五】
第四十三節:齋聊【六】
第四十四節:齋聊【七】
第四十五節:齋聊【八】
第四十六节:塘怪【一】
第四十六节:塘怪【一】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
作 者
六磐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2.19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9
本月人氣
269
累積人氣
59419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50 / 1
總評
浪費時間
 
 暱稱:
 密碼: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2.1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四十六节:塘怪【一】
第四十六节:塘怪﹙一﹚
“玉竹徒儿,汝可知这几天汝之士族要来什么人吗?”万佛背对着佛容她们,沉声问道。
“徒儿不知,然这段时期这士族之人倒来了不少趟,这可就奇了?平常几个月也不见个人影,这段时间不知怎么了,倒关心起徒儿们来了,好生奇怪?……”玉竹在士族中早就是那种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主儿,殷玉倒是还好,可也几个月不见士族族长;这段时间想是殷玉一旦嫁入相府为妾,他们各个人等说不定能跟着沾沾光,立马就殷勤起来。
“叫汝出来就是为了这些事,说不定几天之后就有可能来人,汝之士族虽说不太象其它士族,却也是不得不防,因为他们来可就是冲着殷玉徒儿来的,既来之,就可能要说很多这方面的问题;汝等可有想好,该怎么应负;师伯知道这很累,很累,然在木壑就的这样甚至更甚;汝等要有极强的心理之备,要不手忙脚乱殷玉徒儿可就是受难者。”玉竹很很咬着嘴唇,她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她深知一个不慎,殷玉掉入火坑还则罢了,她做为士族一员恐怕也不能幸免,至于后续的逼生的更多更大问题她还想不出来。
“徒儿,汝倒是说话呀!再这么下去,汝可也难逃耳。”见玉竹只管凝眉良久不言,佛容一时着急起来。
玉竹缓缓抬起头来,两滴清泪已是挂在了鹅蛋般的腮边。“还能有什么,什么想法,徒儿这时已是心乱若麻。”
“徒儿,要知道这在木壑本不算什么;在这里比这更坏的事比比皆是,是以也用不着太过哀伤;再则汝也得增强自己的毅力,这样在木壑是不行的。”万佛低低声道。
“师伯,尔就说徒儿们该怎么办就是了;尔怎么说吾等就怎么来;徒儿现在没事了。”玉竹用手在脸上抹了几把,但泪痕依旧,佛容将自己的锈帕递了过去。
“这也不行,汝等须琢磨;看样子汝没多琢磨啊,回去后再琢磨,师伯明后天听汝等想法;汝这几天也将汝等士族的状况一一道来;好了,汝进屋练功吧,记住练功也需集中精神,不然不仅练不好,还可能适得其反。”万佛不得不几在个关节都做了安顿,这两个徒儿在木壑这么多年该遇了不少事,虽说这里的大家闺秀都养在深闺之中,怎么可能没遇过事呢?不然今天怎么解释?难道已是惊弓之鸟?万佛深知即便这样也是不正常的,他本可用识人术将两个徒儿所经这几年的大事再部分引现,可他一来感觉对徒儿还不至于斯。二来他练识人术已到了第二层的引忆级。这需要大量的功力,是以一般他不愿用功力。当引忆级练到第六级,他就可在近距离里将该识的人过去所做的事尤其坏事恶事导引出来。……
佛容看着返回的玉竹有些沉沉的步履,忧心忡忡道:“兄长,尔说徒儿们怎么能琢磨出这么深奥的办法?不若就替她们办了得了。”
“在木壑汝能替她们琢磨一时,却不可能长期以往;汝终究要回珄佛寺,小妹,为兄能理解汝的想法,可在这木壑却是不得不为之的。”万佛面无表情道。
“可小妹就是认为,能做一时是一时;她们在这里活的太难了。”
“万不可这样,咱们说返回就返回,汝又能为她们做得了几时?”万佛静静看着佛容道,佛容低下了头,一时竟然无言以对。
片刻后,佛容复又抬起头道:“兄长,尔说这次若是她们士族头领躲出去;士族还得派人吗?”
“即便躲出去,她们士族怕也得派人前往。”
“哪跟没躲不是没有什么区别吗?与其那样还不若不躲呢。”佛容很是无奈道。
“大谬不然,躲出去,这木壑的更大士族找不见徒儿士族的头儿,还怎么大批找人统兵马?这样她们士族损失自是小的多了。”
“依兄长之见,这统兵马的将领这次就得在劫难逃?”
“不是在劫难逃,而是有一网打尽的可能。”
“是不是太过悲观了,这也太让人震惊了。”佛容根本想象不出来。
“这已是为兄极乐观的估计,小妹有所不知,环乌铁骑的强悍,而且环乌铁骑可是很在意木壑将领的。况且也很不值,给这么多恶势力当马前卒,极其得不偿失。”
“可,也有侥幸啊。徒儿的士族派出的将领就没侥幸吗?”
“小妹,这种侥幸可是要不得,别说不可能,退一万步讲就是在战场中有一个半个活下来,木壑恶势力也决计绕不过这些将领。”
“怎么说?活下来不就有了些许功劳,怎么还遭这些恶势力的暗算。”
“问的好,问题就在这里,那个将领有了功劳,遭人嫉妒不说;恶势力势力大的多,汝有功劳他们就认为汝压住了他们,岂能放得过这些将领?”
“哪,躲得了一时,却不能常躲啊?”佛容苦笑道。
“能躲一时是一时吧,若估量不错,不长时间环乌就要采取行动,环乌占的理不少,自是没什么顾虑,环乌可是不容丝毫恶行的。”
“环乌只有三百万之众,却能屡次大胜;好有趣也。”佛容弄清了不少事也轻松了不少。
“小妹,汝怎能知道战法?环乌虽只有三百余万之众,可次次都占足了理,更可畏的是他们是真的强大。”
“有什么强大的?环乌不论人口、面积都小了木壑几十倍都不止,遑论强大?”佛容瞪着圆圆的大眼睛看着万佛,在他看来万佛已是无所不知。
“傻妹子,强大不是以汝说的哪些而论的,环乌以游牧为主,在汝看来,是牲畜价格高,还是五谷价格高?”
“当然是牲畜了,这小妹可是知道的,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牲畜价格高,就能换来更多物事,就可造出更多的兵器;环乌铁骑都是骑兵战动已是迅速多了,何况环乌的弯刀可不是这木壑的刀剑可比的。”
“兄长说的好精辟,这刀剑被弯刀击断,就只有被砍死的分了。”佛容倒是对对阵知之甚多。
“这还远远不止,战场的战术就已经是很多门大学问了;短时间也讲不清楚,虽只是战术也是包罗万象,别看就是几个小小的战术配合,铺开琢磨可也不是一月两月可琢磨出什么的;尤其是新战术,而且有点效的战术就更难了,没有参照的物事即便很小也是极难得,因为汝没有任何依托,是以一个小小的战术的有效运用都可能要留很多血。”万佛不得不对他这个极宠的小师妹解释了又解释,其他人怎能办到?
“这里刁民的人命不值钱,他们要护的只是哪些既得利益的称的上是士族的恶霸,尤其是塔尖的哪些士族是做恶的根本;可是小妹就想不通了,这些刁民也没得到多少,却也卖命做恶狗,却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佛容在努力琢磨着。
“这有什么想不通的,就说那些刁民吧,在木壑几十年的腥风血雨中早已养成了做恶的习惯,倘有一天不做恶,他们就感到很是不习惯,在这里已然把他们的恶催发到了极致;至于既得利益,他们能得些士族拉下不要的残羹冷炙已是罕见;不错,恶霸是要给点拉下的汤羹给他们,就是恶狗想要他们做恶。也得给点汤羹不是,要不然岂不是做恶前就要饿死了。”佛容听得有点想笑,却觉得有点沉甸甸笑不出来。
“只是这木壑哪些恶霸,恶狗不在少数,要想都挖出来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完的,这该怎么办?”佛容总有那么多的疑惑。她还是不想费那么多功夫去琢磨这些问题。她不知道的是只要这些恶还存在,她就不能不琢磨这些事,尤其在木壑更是这样。
“其实这也不难,有高一点、远一点的琢磨就可知道这些都包括了哪些,而且也不致漏掉;这些做恶不能漏掉半个,要不然还有后患;他们就是为做恶而生的。”万佛若有所思。
“这些货色别让老娘看到,要不然他们定死无葬身之地。”佛容咬着银牙道。
“小妹,别忘了这几天的事,若有半分闪失,殷玉徒儿就或许万劫不复,而且很是不值,切记,切记,唉,这就是殷玉徒儿的命啊,现在做了徒儿就看还能不能给她临机续命了。”万佛沉沉道,每一语都好似有千钧之力。
“唉,小妹晓得了,只是……”佛容有太多的琢磨不通,还想问下去。殷玉本是豆蔻年华的少女,在别的去处当是撒娇的年纪,却为何这般沉沉。
“小妹,在木壑汝还要有很强的观察力。”
……
空中似乎云聚,佛容座在低榻上感觉到了四周的浓黑;万佛却在篝火旁不停地背着手走着,飘动的火苗将他宽厚的身影拉长又放远;俩人都没有说话,不知什么昆虫发出兹兹的鸣叫从七面传来,佛容很不习惯这种寂寞的精谧。
“兄长,尔说这场大仗将是怎样的?”
见万佛没有接话,佛容又问道︰“松涧庵是不是也要干点什么?”
“问的好,不过松涧庵却是什么也干不了的,非要做点什么,就将哪些庵里的健壮的尼姑尽挑出来。”
“兄长莫不是要建武尼护庵吧,这倒是太好了。”
“小妹聪颖过人,自是一般的仙女无法比的。”
“兄长要建护庵武尼,可要由小妹管来。”佛容心中一阵狂喜,她一听尼姑练武就来精神。
“小妹,汝是仙女,有空当好好学学女红才是,舞刀弄枪的不像个仙女的样子。”
“怎么就不像仙女啦?仙女能舞刀弄枪的才算能文能武,才是全才,才是大才女。”佛容见万佛没答应有点着急。
“又缠将上来,好了,小妹,到时再说若何?汝先去练功”万佛怕佛容又抱住他的胳膊,只好这样说道。
“不成,现在就应下来,不然小妹不去练功。”
“行了,依汝,再说,再说。”
万佛说着瞄了瞄夜色,似是已更深夜静;回脸一看佛容还站在哪里,就沉声道:“小妹,汝还不去练功更待何时?”
“兄长,小妹还有不明白的练不成功。”
“速速讲来,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问完就赶紧的去练功;也不知哪两个徒儿练的怎么样了?”
“没事,小妹已给她两安排了功课,她两正练得欢呢。”
“是吗?”
“兄长不信,尽可到屋内检查。”
“嗯,问吧,有什么不明白的。”
“兄长,尔说环乌这回打不打的到七闺秀山?松涧庵虽小,怎么也能起点作用吧?不至于半点用也没有吧。”
“能不能打到不知道,据为兄看来,这次不是大打,七闺秀山也不是关键之地;环乌将领深通兵法,想必琢磨这些不在话下,要说有可能,倒是北边的阴魆城倒还有点可能,至于松涧庵却是起不了半点小的作用;木壑数十万大军在环乌面前都若同齑粉,何况松涧庵;要说兵法,也没听说庵里有什么人知晓;其它关键的是松涧庵也不能让木壑的恶势力不做恶;是以似乎也谈不上能少点打起来的理由。”万佛掰开来蹂碎了给佛容讲道,也就是佛容能让万佛讲起。
“什么叫这次不是大打?能打到什么光景?”
“打到什么状况不知道,这次也就因为几百匹马,大打的动力还有点小,要是环乌大单于有点眼光,倒是该为下次的大打做铺垫。”
“做什么铺垫?”佛容闪着大眼睛看着万佛道。
“环乌比木壑强大,但木壑只要还在一天,环乌就不得放心,木壑毕竟恶势力多若牛毛;有恶势力就不得安稳,何况还是这么多;大打是迟早的事;环乌上几次都没有彻底解决问题,不知道因为什么?这次大单于若不为大打做些什么,再大打也还是难以从根上解决问题,这样一直拖着费的事更多;听说环乌现在这个大单于是个雄才,环乌这几十年又强了不少;等木壑稍有点缓过来,必又生事;至于以后从这次就可识的一二也未可知,小妹不要操那么多的心,只管看着就可。”
“不行,木壑到处都充满了黑幕,而且还是黑的难以想象的黑幕;小妹就是要知道的多,更多才对,这也是从根上解决;兄长,还是极要的,小妹知道兄长讲这些也很累,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佛容不知道她这还属好奇,离真正的探讨还相差甚远。
“也罢,难得汝也懂了不少事,况且让汝多知道点木壑的事也没什么坏处。关键汝日后还得大大加强观察能力,不仅要看到黑幕的表象,还得看透黑幕的本质,要弄清它们的来龙去脉,把它们的罪恶目的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这样让木壑的一切黑幕都无所遁形,就能使做恶的那些家伙无一漏网,高明的还可将其幕后的黑后台揪出。对木壑的任何事切不可一知半解,必得将其黑幕所隐瞒的挖出再挖出,在挖出的过程中汝也能增强能力,非常扎实的厚实汝的阅历,当汝在这些过程中收获累累果之时,汝就品尝到了丰收的喜悦。”
“好深奥呦,挖出这些黑幕有什么喜悦?难道将那些恶霸、恶狗挖出铲除还能欢庆一番吗?”
“自然是,有的现在讲汝也体察不到,等挖出大的,甚至更大的,就是去了大害,汝想想汝能不喜悦吗?”
“想来还真是,这些害鬼在这个木壑一天就做一天的恶,他们是不可能消停的,就象与生俱来一样,他们生来就是为了做恶,极不可能做别的;唉,老天爷也是瞎了眼,竟然让这些恶霸、恶狗到了人间;抽时间定然找哪地狱的不是;这些极恶是怎么轮回的。”佛容曾跟着师伯们训过哪地狱。
“好了,小妹,可该去练功了吧。”
“小妹还有一事不明,还想请教兄长。”
“速速说来,天色已不早了。明天还有活呢。”
“哪还是算了吧,但不知环乌这次能铲除多少恶势力。”
“这可不是一时说的清的,主要还要与汝摊开了分析,不过好在快来了,到时汝就全明白了。呵呵。”万佛面无表情的笑了笑。
“那好吧,不知那样的场面是怎样的?”佛容对着高远的夜空悠悠言道。
“虽这次还算是小仗,到时怕也是威伟壮观;只可惜不适于汝这样的仙女看。……”
“怎么就不适于小妹看了?难道还有尔小妹不敢看的?”佛容俏然转过身来,红彤彤的篝火将她婀娜的影子投射到不远处的竹叶上,立时斑斓起来。
见万佛不吭声,佛容又道:“兄长,尔又小看小妹,若然小妹还就要看个究竟。”
“还是别看了,也没什么好看的。”万佛怕佛容又闹着要看,他可不愿带佛容去那样的去处。
“哼,到时再说,走了,回屋练功去也。”佛容笑咪咪眨了几下灵活的大眼睛,显出一丝妩媚来;万佛就是一凛,这小坏蛋怕是又有了什么主意。
见佛容袅袅婷婷回了草舍,万佛又拿起了长长的肉串,一边啃着,一边运功瞄向院外的黑沉沉的夜色,他现在已可用识人术感知几十步内的物事,只是不可太久而已;要不然精力消耗却是有点大了,感知了一盏茶的功夫,见没什么动静,就收功盘坐在篝火旁练起瑜伽来,这是基本功,万佛向来不敢予以忽视,现在他在打坐时已然可以升起来;木壑愈来愈诡异的情况,让他不能有半点懈怠;在他的潜意识中只有练到了足以应对各种诡异才是正经;尽管他今天已很是疲劳;让他颇感慰籍的是佛容现在已能顶点事,还得强化与佛容的配合,这样就能在需要时合俩人之功力;万佛本不急迫,可在这些事上他却急迫的紧而又紧。
第二天,万佛刚起来佛容就急匆匆跑到了他的禅房,大眼睛瞪的溜圆道:“兄长,那湖塘出了怪事。”
“别大惊小怪的,缓缓说来。”万佛一边抹着脸一边说道。
“早上送物事的小尼说哪湖塘飘上来个大家伙,可怕的紧,许多人都跑去看了。”万佛听得一动。
“哪湖塘左不过就数十亩而已,能有什么大家伙,不可听风就是雨。”万佛依然悠哉悠哉擦着脸道。
“是真的,连方丈都去了湖边,她们许是不敢惊动咱们才没有报来。”见万佛擦脸以后又座了下来,仿佛要用早斋,佛容急得拉起万佛就要出门。
“小妹,别急好不好?不让为兄用早斋了?哪也的等为兄收拾利落了才是。”万佛脱开佛容的手道。
“回来再用,小妹急得看。”说完又要拉万佛,万佛一偏身躲开了她的玉掌。
“哪湖怪有什么看的?还不若练练功实在。”
“昨晚已练到了二更,还练,好兄长,尔就不能陪小妹看看稀罕吗?”万佛用余光扫了扫急切的佛容沉声道:“看是可以,然今天还得练功。”
“练,练还不行吗?真真急煞个人耳。”佛容跺着玉足道。
佛容自是个找乐子、找怪事的人,没事时还想找点什么出来,别说有事了,不过她倒是找着了木壑,这木壑向来皆都是迷雾层层,诡异紧紧,这一来倒是大为满足了她好奇的心性;好似个娇艳的鱼儿在满是迷团的泥塘中畅游,还是个极为诡异的泥塘;可佛容却不知她在这个泥塘中所处的危险;她来到这泥塘已然接近半年了,虽然她也有了些许体察,可她过于纯正的性格等却让她忽视了极多的问题;而这些也恰恰是万佛常常为她担忧的物事;这种担忧随着在这样的江湖日久妳坚,想必多少年后他们也不能忘却,反之,经过渐渐多的回味他们将也许记得更清楚,更全面;一般来讲痛苦的感觉总随着岁月的流失而有所锁定的强烈,何况还是这般的痛苦,果然,多少年后佛容提起来还是哪般的不能释怀。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2.1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