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海報標語:
作品簡介:
作者簡介:
《極品玄醫》第一集 藥王重生
本集簡介:
本集人物:
第一章 緊急手術
第二章 玄門九針
第三章 校花的邀請

極品玄醫
作 者
鐵沙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2.04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6年02月0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5
累積人氣
1497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極品玄醫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6.02.0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章 玄門九針

一陣剎車聲傳來,隨後一名滿頭銀髮的老者下車,快步朝這邊走來,正是蘇白薇的爺爺蘇決明。

謝主任等人看到老者,驚訝得幾乎要合不攏嘴了,齊齊驚呼道:「蘇老!蘇老怎麼會到我們醫院來?」

旁邊黃鋒快步走了過去,低著頭,對老者道:「蘇爺爺,這次的事情,是我不對,我本想捎白薇一程的,卻沒想到天黑路滑,結果……」

「這些事後面再說,白薇在哪?」蘇老沒有慌張,但加快的腳步明顯顯示著他的焦急,語氣也顯得有些冰冷。

旁邊,謝主任趕忙湊了過來,將檢查的資料和情況告訴蘇老。

「顱內出血,比較麻煩!」聽聞孫女的病情之後,蘇老頓時眉頭緊縮,腳下的步伐加快了許多,幾乎小跑了起來。

多年醫學經驗的他,自然是知道,對於顱內出血這種病情,用中醫草藥慢慢化解的話,理論上是可行的。但耗費時間很長,而且還必須保證配藥的準確性,畢竟淤血的部位和程度,都會對配藥產生很大的影響。

至於用西醫手術開顱的話,倒是要快許多。只是這樣風險更大,而且很容易就產生各種後遺症。

想到這裡,蘇老的臉上也露出一抹焦急的神情。

快步走到手術室之中,蘇老一眼就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孫女,頓時眼睛一酸,淚水就在眼眶中打轉了。

不過他還是走近抓住孫女的手腕,便開始把脈檢查了起來。而隨著把脈時間的越來越長,他臉上的神情也變得怪異起來。

最後又仔細而輕柔的檢查了一下蘇白薇的眼睛和腦袋,蘇老隨即起身看向周圍,問道:「白薇已經做手術了?是誰做的?」

不等其他人說話,謝主任眼珠一轉,似乎想到了什麼,連忙站出來,道:「蘇老,蘇小姐沒事吧?」

蘇老輕歎一聲,感歎道:「白薇是腦淤血,一般而言,要麼開顱動手術直接放血,要麼用藥物慢慢進行活血化淤。白薇顯然沒有開顱,但現在我檢查了一番,她腦部的淤血已經清理得差不多,不知用了什麼辦法,我得好好感謝他。」

聽到這裡,謝主任眼珠飛快的一轉,連忙說道:「蘇老言重了,談什麼感謝,救死扶傷是我們醫生的職責。今天是我值班,蘇小姐的手術,是我處理的。」

眾人聞言,頓時一個個目瞪口呆,沒想到謝主任竟然如此恬不知恥的將功勞攬到自己身上了。不過,在場的幾乎全都是他的下屬,就算知道內情,此時也不敢多說什麼。

特別是地中海醫生這種人精,馬上就反應了過來,連忙補充道:「蘇小姐一送過來,謝主任連宵夜都沒顧得上吃,馬上就為蘇小姐進行了手術。」

說完,他還討好的看了謝主任一眼。

至於黃鋒,他對剛才的秦子皓根本沒什麼好感,再加上現在他自己身上的麻煩還沒搞定,哪有心思去管謝主任的這些小心思啊!

而此刻蘇老的心思完全放在孫女身上,自然也沒有注意到旁人怪異的表情。

「這種情況,就算是我出手,恐怕都有些棘手,沒想到被謝主任輕易的化解了,看來我真是過時了啊!」蘇老感歎了一句,問道:「不知謝主任是用什麼辦法清除顱內的淤血呢?老頭子我倒是有些好奇。」

謝主任一聽,臉上的肌肉頓時僵硬了,不過功勞已經冒領了,謊話當然得繼續編下去。雖然他不知道秦子皓那小子是如何清除蘇白薇的顱內淤血,但身為主任醫師的他,還是有一定經驗的,此時根據結果,隨便說一種清除顱內淤血的方法就行,反正蘇老也不大懂西醫。

稍稍停頓之後,謝主任開口道:「蘇老您是老中醫,在中醫上的造詣自然是沒得說。不過,西醫發展很快,您老可能有所不知,現在對於顱內淤血的情況,不用開顱利用其他方法也能快速清除淤血,比如我前段時間就……」

本著蘇老不懂的原則,然後謝主任便扯了一堆的西醫專業術語和高科技儀器,反正最後是將功勞歸到了自己的精湛醫術之上。

聽完,蘇老有些感歎的說道:「哎,看來我真是老了,中醫也過時了,跟不上時代了啊!」

「謝主任,白薇顱內的淤血還有最後一點沒清除乾淨,雖然沒什麼大礙了,但我還是有些擔心。就請你幫忙清除乾淨吧,也讓我老傢伙開開眼界。」

謝主任臉上的肌肉為之一抖,他哪知道什麼特殊的方法,但事已至此,必須繼續裝下去了。

他腦筋飛快轉動,眼睛一亮,隨即開口解釋道:「蘇老,您有所不知,我剛才的方法雖然能夠清除大部分淤血,但還是有些小缺陷。對於剩下的部分淤血,只能用傳統的方法慢慢清除,只需要脫水降顱壓、調整血壓,再進行一段時間的靜養護理,就能夠痊癒。」

「喔,原來如此,那麻煩謝主任了。」蘇老沒有多想,自然也就沒有懷疑。

而謝主任則長舒一口氣,臉上沒什麼表情,心中卻是笑開花了,終於糊弄住了蘇決明,以這老傢伙的名氣,自己這次的成功手術,絕對能為自己打響名聲,對自己升職加薪可是有著巨大的幫助。

壓制住心中的狂喜,謝主任走到病床邊,道:「蘇老請放心,我這就將蘇小姐轉到貴賓病房,安排最好的護理。」

說著,謝主任為表熱心,親自動手,準備為蘇白薇挪動一下身子,然後送到貴賓病房去。

而就在此時,下面不知哪位工作人員突然嘀咕了一句:「秦子皓說了要保持現在的姿勢,不要亂動。」

聽到那個名字,謝主任臉上的青筋頓時為之一鼓,連忙朝後面瞪了一眼,低喝道:「胡說什麼,他是主任還是我是主任,難道我懂的還不如他多?」

說完,抬頭看到蘇老在一旁和黃鋒說話,似乎沒有注意到這邊的情況,謝主任不由得長舒了一口氣,然後開始挪動蘇白薇的身子。

但就在他剛剛將蘇白薇的身子放平,準備送出去的時候,病床上的蘇白薇,剛剛恢復紅潤的臉頰,迅速的變得慘白起來,額頭上,一顆顆豆大的汗珠滲了出來,俏麗的面龐皺著,發出一聲聲痛苦的悶哼。

「啊!」旁邊幫忙的白衣小護士見狀,嚇了一跳,不禁驚呼了出來。

這一聲呼喊,將蘇老驚動,轉身看了過來,頓時臉色大變,怒目瞪向謝主任,喝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我也不知道啊!」此時的謝主任也慌了,連連擺手後退著。

「手術不是你做的嗎?你怎麼會不知道?」蘇老一邊為孫女把脈,一邊喝問道。

謝主任一臉苦色,又急又怕,不知如何回答。

倒是人群中傳來一道聲音:「手術根本就不是謝主任做的,他也是剛剛到醫院的。」

一聽這話,蘇老幾乎要氣炸了,乾瘦的手掌緊緊握成拳頭,眼中噴出的怒火似乎要將謝主任燒成灰燼一般。

剛剛把脈檢查的結果,孫女顱內的淤血又增多了,已經開始壓迫神經了,情況危急,若是時間稍久,就算最後能夠救回來,也絕對會產生癡呆、神志不清這類後遺症。

想到這裡,他恨不得將那謝主任生吞活剝,但最後的理智還是讓他冷靜了些,快速問道:「那手術是誰做的?」

「秦子皓!」

「他在哪,快去請他來!」蘇老連忙說道。

「他只是一個實習生,剛才被黃少罵了一頓,然後被謝主任開除趕走了。」

「什麼!」蘇老怒喝道,目光再次射向謝主任和黃鋒,好似一道道利刃,將他們完全穿透。

「他是哪個學校的,我去找他!」蘇老急忙道。

「我也去。」黃鋒連忙湊了過來,想要挽回一下情勢。

「洛城醫科大的!」有熟悉的人說道,隨即又開口:「等等,或許他還沒走,應該還在宿舍整理東西。」

「沒走,快帶我去!」蘇老急忙道。

「蘇爺爺,我年輕,走路快,我去吧!」黃鋒急忙道。

蘇老雖然不滿黃鋒,但此刻看了眼躺在病床上的孫女,點了點頭。

一名醫生指明了方向,黃鋒便快步出了門診部,朝著醫院角落偏僻的一座小樓走去。

當他走到宿舍大門的時候,正好看見秦子皓提著簡單的行李,準備離開,於是大喊道:「站住。」

秦子皓扭頭,看見是黃鋒,一言不發,扭頭便加快步伐,繼續前進。

黃鋒見狀,心中怒火升騰,加大了聲音,怒聲喝道:「我讓你站住,聽到沒有?」

一聽黃鋒這語氣和態度,秦子皓臉色也陰沉了起來,冷聲道:「你這是幹什麼?」

「跟我回去!」黃鋒說著就要動手去拉秦子皓了。

秦子皓身子一扭,避開了黃鋒的手臂,冷聲諷刺道:「黃少不是不願再看見我嗎?再說,我可不願意下半生待在監獄裡。」

「你!」黃鋒見秦子皓要離開,冷哼道:「說吧,你要多少錢?」

「錢?」秦子皓臉上頓時冷了下來,人命豈是用錢來衡量的:「黃少要是覺得錢能換回一條人命的話,那自己用錢去買唄!」

「你這是什麼態度,你知不知道,我黃鋒在洛城是什麼地位?我現在來叫你,是給你面子。」黃鋒怒聲道。

秦子皓冷笑道:「是嗎?黃少你的面子這麼大,我秦子皓只是升斗小民,還真是受不起啊!你請別人去吧!」

「你別不識好歹,信不信我讓你畢不了業,找不到工作,你……」

「你在威脅我!」秦子皓的語氣冷了下來。

「你要是識相,就馬上給我回去治病,否則的話,我會讓你好看的,我給你三秒鐘的時間,馬上……」

「黃鋒,閉嘴!」

身後猛然傳來一聲怒吼,扭頭看去,只見蘇老腳步踉蹌的小跑了過來,狠狠的瞪了黃鋒一眼,然後快步走到秦子皓身前,面帶焦急,哀求道:「秦醫生,你一定要救救我孫女。」

「蘇爺爺,他只是一個實習生而已,你何必跟他這麼客氣?」旁邊的黃鋒還在嘟囔著。

蘇老本就不待見黃鋒這種紈褲子弟,沒想到都這種時候了,他竟然還不知好歹的用權勢來壓迫醫生,頓時怒吼道:「我不是你爺爺,給我閉嘴!」

然後他一把抓住秦子皓的手,哀求道:「秦醫生,剛才是我們不對,你不要生氣,白薇快不行了,求求你救救她吧!我給你跪下了。」

說著,蘇老就要給秦子皓跪下了。

秦子皓只是惱怒黃鋒盛氣凌人的態度,此刻面對老淚縱橫的蘇老,如何能不救。再說蘇白薇也是他的同學,蘇老是洛城醫科大的名譽校長,也算是他的老師了。

「蘇老,您快起來,我跟您去就是。」秦子皓連忙將蘇老扶了起來,然後快速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顱內又開始出血了,壓迫到了神經,情況很危急。」蘇老快速道。

秦子皓聞言,臉色一下子陰沉起來,放下行李加快了步伐:「我不是和他們說了,要保持姿勢,不要隨便動嗎?」

「這……」蘇老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事情,一想到剛才謝主任的舉動,更是怒火沖天,快速的將剛才發生的事情給秦子皓講了一遍。

聽完之後,秦子皓怒火中燒,本來還以為這謝主任只是膽小推諉,害怕承擔責任,卻沒想到他為了功勞、利益,竟然如此自私,不顧病人的病情。


秦子皓兩人快步來到手術室,衝到病床旁邊,此刻蘇白薇不僅是面色慘白,滿臉汗珠,嘴邊還吐出一灘灘的鮮血。

見狀,秦子皓和蘇老齊齊色變,秦子皓厲聲喝問道:「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吐血?」

「這,這是……」白衣小護士支支吾吾。

「說!」

秦子皓瞪著她,一聲厲喝,氣勢擴散出來,讓她感到一股難言的壓迫。

「剛才,謝主任擔心出問題,就給病人餵了降壓的藥物,想要降低血壓,減少顱內的淤血。結果剛餵藥,病人就吐血了。」白衣小護士答道,說完已經滿頭大汗了。

「胡鬧,在病人顱內出血還沒有控制的情況下,就隨便用藥,謝主任難道連這都不知道?」秦子皓怒喝著。

而在旁邊,剛剛又帶著一堆藥進來的謝主任,面對蘇老陰沉得像是要滴出水來的臉頰,身子一陣發軟,幾乎要栽倒在地了。

「快給我準備銀針!」秦子皓道,剛才收拾行李的時候,他把銀針收拾進去了,此時沒有隨身攜帶。

蘇老是老中醫,銀針倒是隨身攜帶著,趕緊遞給秦子皓一副銀針。

秦子皓接過銀針,快速消毒之後,手指輕輕一搓,銀針在他指尖快速旋轉起來。而後,手指如飛,銀針急速落下,準確的落到蘇白薇腦袋各個穴位上。

令人驚奇的是,那些扎入穴位的銀針,竟然還在不斷的旋轉著。隨著銀針的旋轉顫動,一條斷斷續續的紅線開始出現,蘇白薇的臉頰變得紅潤起來,耳朵、鼻子裡滲出暗紅色的血液。

「擦血!」秦子皓喊了一聲。

蘇老趕忙上前,為孫女擦拭血液,同時更加近距離的觀察秦子皓的下針。

只見那一根根的銀針上好似縈繞著一層淡淡的白色霧氣,準確而快速的落到對應穴位,一時間,蘇老心中宛若驚濤駭浪翻湧起來。

秦子皓剛才那一手,在別人眼中雖然驚奇,但也僅此而已。然而,在有著六十多年中醫經驗的蘇老眼中,卻是震撼,光是那下針的手法,就讓他驚歎了。

中醫下針要求力道、穴位、技巧俱佳,按照手法的難易程度分為以力行針、以氣運針、以神御針三個境界。

一般的中醫,絕大多數都處在以力行針這個境界,而且,還都是在底層,就算是蘇老這種德高望重的老中醫,也僅僅只能觸摸到以氣運針的門檻而已,不能算進入以氣運針的境界。

甚至說,蘇老知道的人之中,除了京城的那幾位老中醫聖手進入到以氣運針的境界之外,根本沒有人能夠進入這個境界。至於更高的以神御針的境界,那就更像是傳說了。

而看秦子皓現在行針的手法,絕對超過了蘇老自己的水準,看樣子是進入了以氣運針的境界。

僅僅二十多歲的年紀,就達到如此境界,怎能不讓蘇老驚歎不已。

除此之外,更加讓蘇老震撼的是秦子皓此刻所運用的針法,那旋轉的特殊手段,儼然不是常規的針法了,卻是和傳說中幾近失傳的玄門九針有幾分相似。

玄門九針,那可是從古代傳下來的中醫神奇針法,相傳有肉白骨,起死人的神奇功效。雖然傳聞有些誇張,但絕對是中醫中頂尖的針法,現在幾乎已經徹底失傳,只是傳聞在現在國內最大的中醫藥堂「玄醫堂」中還有點滴傳承。

「好了!」此時,秦子皓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然後囑咐道:「病人顱內的淤血已清理乾淨了,傷口也暫時被我用銀針封住了,已經沒什麼大礙,只需靜養一兩天,就能痊癒。不過,在她醒來之前,腦袋上的銀針不要拔掉。」

看著已經恢復了紅潤面色的孫女,蘇老連忙點了點頭,握著秦子皓的手,一臉的感激。

至於旁邊的醫生、護士們,此刻都看呆了,他們根本沒想到一個小小的實習生,竟然有著如此高超的醫術,讓蘇老這等人物都甘拜下風。

秦子皓點了點頭,道:「我也有點累了,那就告辭了。」說完,就要轉身離開。

謝主任此刻倒是心思靈光,連忙走出來,討好的堆笑道:「小秦啊,真沒想到你還藏著這一手。我在洛城醫科大那邊有認識的人,要不我給他們打個招呼,你就不用回學校了,直接在我們醫院任職就行了。當然,不用實習,直接到中醫科擔任副主任,你意下如何?」

其他的護士和醫生們頓時一臉驚愕,特別是那看不起秦子皓的白衣小護士,此刻驚愕得合不攏嘴了,她根本沒想到,秦子皓轉眼之間就從一個小實習生變成了副主任。

秦子皓淡淡的瞥了謝主任一眼,心中一陣噁心,道:「不用了,這樣的醫院,我秦子皓勝任不了。」諷刺的語氣毫不掩飾。

謝主任這種人,無恥得很,臉皮也不是一般的厚,連忙又開口道:「小秦既然以學業為主,那我也就不強留了。不如這樣,我給你開個實習證明,你放心,一定會美言……」

秦子皓直接擺擺手打斷了謝主任的話語,對於這種無恥之徒開的證明,就算是寫滿了好話,他也不屑要。

謝主任再次被拒,頓時一臉尷尬,但又不能發作,只能乾笑著。

蘇老此刻走了過來,道:「小秦神醫要是不嫌棄的話,我給你寫張證明吧!」

秦子皓頓時一愣,按他的意願來說,這證明要不要,或者這醫科大上不上都無所謂的。畢竟,以他的醫術,根本不存在找不到工作的可能。

不過從醫科大畢業倒是原本那個秦子皓的意願,現在有蘇老的證明,倒也方便,因此便答應下來。

「多謝蘇老了。」秦子皓點頭道謝,隨後接過蘇老寫好的證明,轉身離開了。

秦子皓離開之後,蘇老隨即就打電話安排起蘇白薇的轉院事宜了,這種醫院,他可不願自己的孫女多待下去。

看著不斷打電話忙碌的蘇老,謝主任和黃鋒想要上來解釋點什麼,但卻沒有機會。只能等到蘇老最後帶著蘇白薇要離開的時候,這才猛地咬了咬牙,湊了過來。

「蘇老,這次的事情,其實是一場誤會,我們……」謝主任滿是肥肉的臉上堆著笑容,搓著手對蘇老解釋著。

蘇老沉著臉,根本沒有聽他的話語,冷聲道:「今天的事情,我會如實向你們醫院說明的。」

聽完之後,謝主任頓時臉色煞白,好像霜打的茄子一般,完全蔫了,雙目無神的靠在牆壁上,幾乎癱軟在地。

以蘇老的身份,就算不添油加醋,只是將今天的事情捅出去,自己以後的發展絕對是完了。

蘇老沒有多看謝主任一眼,目光一轉,落到黃鋒身上,聲音冷冷的說道:「黃鋒,白薇還是學生,要以學業為重,你以後就不要去找她了。」

雖然沒有明說,但意思卻是十分明顯了,蘇老這話將黃鋒想要利用蘇白薇拉近與蘇家關係的意願徹底的斬斷。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極品玄醫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2.0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