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海報標語:
作者簡介:
作品簡介:
《醫者為王》第一集 實習醫生
本集介紹:
本集登場文物介紹:
第一章 白虎退高熱
第二章 同學求助
第三章 赤芍退急黃

醫者為王
作 者
方千金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6.06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2
累積人氣
1305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醫者為王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6.03.0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章 同學求助

林源回到宿舍,倒頭就睡,等到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看了看時間距離上班也就剩下一個多小時了。

洗過臉吃過飯,林源就換了衣服前往了科室,這幾天他幾乎都沒怎麼來過科室,今天算是被江海潮帶走之後第一次來科室。

進了科室,林源就覺得其他人看自己的目光有些怪怪的,進了值班室,王文輝正在整理文件,看見林源,臉上笑意盎然:「小林來了,吃過早點了沒有?」

「吃過了,謝謝王醫生關心。」林源笑著應道,王文輝突然對他這麼熱情,還真讓他有些不習慣。

「嗯,好好工作,你是這一批實習生中最不錯的,這一點大家有目共睹。」王文輝拍著林源的肩膀。

「好像前幾天你還說我是這一群實習生中最能惹事的,最不省心的。」林源心中暗道,不過臉上卻掛著笑意。

「林源,王醫生變臉真快。」王文輝剛走,陳穎就湊過來在林源邊上笑道。

「王醫生不去唱川劇有些浪費了。」林源也開著玩笑。

「呵呵,不過林源,沒想到你竟然認識江副院長,有江副院長在,你的實習成績絕對是最好的。」陳穎有些羨慕。

他們這些上醫學院的,實習成績很重要,這不僅關係到畢業的成績,更是關係到以後找工作,實習成績不行,將來找工作絕對受影響。

「其實我和江副院長並不熟。」林源笑著道:「而且陳穎你可是學霸,又是美女,任何醫生絕對不會刁難你,不像我,要是沒有江副院長,我的實習成績絕對是最差的。」

「也許吧!」陳穎笑了笑問道:「對了,林源,還有兩個多月實習就結束了,到時候你打算幹什麼,是繼續留在江中二院還是?」

「這個再看吧,江中二院可不好留。」林源笑道。

「你是沒問題,江副院長一定會幫你的,而且我可是聽說銘仕集團千金的病就是你治好的,江副院長高昇指日可待。」陳穎打趣道。

「陳大美女什麼時候也關心起時事了?」林源開了句玩笑,然後說道:「其實你也知道,我擅長的是中醫,將來可能會自己開個診所吧,當然,這些要等實習期結束再說。」

和陳穎聊了兩句,林源就去了張昕的病房,張昕基本上已經痊癒了,就是大病一場身子有些虛,林源又開了調理的方子。

正所謂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大病一場,很傷元氣。


進了病房,張昕正坐在床上,笑著向林源打招呼:「林醫生,您來了,這次謝謝您了,要不是您,我估計要耽誤指考了。」

眼下已經是四月份,距離指考也就兩個月了,張昕正是高三,耽誤了半個月問題不大,若是繼續耽誤,指考確實受影響,當然她作為銘仕集團的千金,指考其實並不重要,不過小丫頭任性自傲,堅決要憑自己的真本事考上大學。

「客氣什麼,都是我應該做的。」林源笑著向張開江打了個招呼,來到床邊開始給張昕複診。

這兩天張昕的氣色已經好多了,臉上有著紅暈,小丫頭看上去是明艷動人,絕對的美女,放在學校肯定是校花級別的。

林源診了脈,收了架勢,笑著起身道:「已經康復了,可以出院了,回去好好調養,保證兩天後活蹦亂跳,踢足球都沒問題。」

「都是林醫生醫術好。」張開江笑著道:「我聽說林醫生還在醫院實習,實習期快滿了吧?」

「快了,也就兩個多月。」林源點頭。

「林醫生實習期結束有什麼打算,繼續留在江中二院?」張開江問道。

「現在還說不準,能留在醫院自然最好,不過我最擅長中醫,留在醫院的可能性不大。」林源道。

「要是不打算留在江中二院,我倒是可以介紹你去省醫院,衛生廳也可以。」張開江道:「現在的醫生不好當,沒資歷很難出頭,衛生廳倒是不錯,要是你願意從政,那就是最好的選擇。」

「謝謝張總,我考慮一下,到時候給您答覆。」林源笑了笑,沒有當場答應,也沒有直接拒絕,這次他雖然治好了張昕,不過他卻不會真的覺得張家欠了他的情,有些人情不用還好,用過了也就完了。

「好,我等你答覆。」張開江倒不是一時之意,反而是很認真的,說實話,他確實很欣賞林源。


從張昕的病房出來,林源正打算回科室,卻迎面碰上了彭建輝。

「小林,有時間嗎,有時間我們好好聊聊,你們這一群實習生進來,我一直都很關注,不過就是忙得沒時間溝通。」彭建輝滿臉笑意,客氣的有些過分。

「小林啊,坐!」進了辦公室,彭建輝熱情的招呼林源,並且親自給林源泡了一杯茶,很是熱心的問道:「小林啊,實習期還有兩個月就結束了吧?」

「嗯,還有兩個多月。」林源點頭。

「怎麼樣,實習結束有什麼打算?」

「還沒想好呢!」林源笑著道,搞不懂彭建輝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如果他沒記錯,這幾天的治療彭建輝一直都在阻撓,估計整個醫院,最不希望他治好張昕的人就是彭建輝了。

「這有什麼好想的,還是繼續留在醫院的好,中醫內科你看怎麼樣,我們醫院的中醫科室雖然不是江中市最好的,卻也算是小有規模,到時候我會打招呼,直接讓你轉正,最多三年保證你成為主治醫生。」彭建輝坐在林源對面,滿臉笑意,就像是在看自己的親兒子。

林源怦然心動,彭建輝的承諾簡直太誘人了,估計換個人在這兒,立馬要抱著彭建輝舔腳尖。

眼下國內醫療體制很是森嚴,大醫院的正式編制很難混,即便是轉正,別說主治醫生,就是住院醫生都不是那麼容易的。

一般剛畢業的大學生,進了醫院,至少要熬兩三年資歷才能成為住院醫生,成為住院醫生運氣好也要三五年才能成為主治醫生,也就是說滿打滿算,從畢業到主治醫生少說也要六七年的時間,眼下社會上很多主治醫生年輕一點的也都是三十出頭,二十五六歲的很少見。

林源今年才二十三歲,按照彭建輝的保證,那就是說二十七歲之前,他絕對能成為主治醫生,在一些小醫院,主治醫生已經有資格開專家門診了。

「謝謝彭院長,我會考慮的,能留在醫院我可是求之不得。」林源表態道,同樣沒有給彭建輝準話。

林源雖然年輕,卻不代表他不懂世事,眼下醫院江海潮和彭建輝明顯不對盤,他如今已經算是和江海潮走得很近了,自然不可能再和彭建輝走得太近,腳踏兩條船是很容易翻船的。

當然,林源也不想把彭建輝得罪的太狠,畢竟彭建輝才是醫院的一把手,在實習結束之前,沒必要得罪醫院的老大。

這兩天外面已經有傳言,彭建輝可能要倒霉,但是這倒霉不倒霉的不是林源要操心的,即便是彭建輝要倒霉,真要鐵了心,收拾他一個實習醫生還不是手拿把攥。

「好,那我就等你的消息。」彭建輝笑呵呵的道:「眼下像小林你這麼優秀的年輕人可是不多見,我們醫院可是不會放過人才的……」

從彭建輝的辦公室出來,林源就是一陣苦笑,之前在學校還不覺得,這出了學校才能發現社會上的爾虞我詐,他一個小小的實習醫生竟然不知不覺攪和進了醫院一把手和二把手的鬥爭之中,真不知道是福是禍。


張昕在醫院又住了一天,第二天就辦了出院手續,林源自然免不了相送,臨走的時候,張開江遞給林源一張名片,表示林源有什麼事隨時可以找他。

張昕出院後的第三天,市衛生局的一大群高層突然前來江中二院檢查,檢查之後的第二天,彭建輝就被撤去了院長職務,消失在了醫院之中,醫院的常務副院長江海潮成了代院長,一時間江中二院風雲變幻。

彭建輝的消失,讓林源徹底鬆了一口氣,他再也不用夾在醫院的一把手和二把手之間打太極了,而且因為江海潮的上位,一時間林源在內科炙手可熱,即便是主任見了林源也是滿臉笑意,噓寒問暖。

沒過幾天,一個消息不脛而走,不知道是誰把林源治好張昕的事情透漏了出去,一時間林源在江中二院成了名人,不少人都知道了彭建輝的倒台竟然是因為一位實習醫生。

「林醫生早!」

一大早,林源走進醫院,不管是認識的,不認識的,本科室的或者外科室的,見了林源都是滿臉帶笑,熱情的招呼,不知情的估計還以為是高層前來視察。

「林醫生來了,我給您泡茶。」

林源走進值班室,一位其他院校的實習生就急忙給林源倒了一杯茶過來,殷勤無比,搞得林源很是不適應。

「小林來了。」王文輝的臉上更是笑出了褶子,一位主治醫生見到林源這樣的小實習醫生竟然就像是見到了院長。

「王醫生,我說句話您不要生氣。」林源很是認真的道。

「你說,我不生氣,我是那種容易生氣的人嗎?」王文輝呵呵笑道。

「您笑起來其實並不好看。」林源道。

王文輝滿頭黑線,呵呵一笑,轉身離開了,麻痺!這小子竟然還記仇。


早上查過房,林源剛剛回到值班室,手機就響了,電話是他的一位同學打來的。

「林源,你是不是在江中二院實習呢?」電話接通,一個男聲傳來,正是林源的寢室同學高飛。

高飛實習的地方是江中市婦幼醫院,平常和林源關係不錯,有事沒事的都會打個電話吹吹牛。

「是啊,你不是知道嗎,怎麼又問了?你們婦幼醫院最近又有什麼新鮮事?」林源笑著問道。

高飛這貨上學的時候學的就是婦幼科,將來很有可能成為一位男婦產科醫生。

「別提了,我媽生病了,我們家社區不是距離二院比較近嗎,所以找你這個老同學走走後門。」高飛道。

「阿姨生病了,你們現在在哪兒呢,我這就過來。」林源急忙道,高飛的母親生病,他可不敢再插科打諢了。

「快到醫院了,你到門口等我。」高飛道:「對了,不影響你上班吧,你畢竟還是實習期,要是因此留下不好的影響就不好了。」

「沒事。」林源道:「好了,我在門口等你們。」

要是之前,林源自然還有所擔心,現在嘛,估計王文輝不敢給他穿小鞋。


在醫院門口等了大概十多分鐘,一輛計程車在門口停穩,高飛扶著一位五十多歲的女士從車上下來。

「飛子、阿姨。」林源大步迎了上去。

高飛是本地人,之前林源也去過高飛家,和高飛的母親宋玲玲並不陌生。

「林源,沒耽誤你上班吧,我說了一點小毛病,不用麻煩你,高飛就是不聽。」宋玲玲笑著道,不過整個人看上去有氣無力。

林源仔細看了兩眼,大概可以確定是高血壓這種大眾病,別的問題不大。

「不耽誤,我扶您進去,有我領著,掛號什麼的能方便很多,也能少花一些冤枉錢。」林源笑著道。

眼下全國各大醫院,套路基本上都差不多,掛號什麼的,有時候人多,根本掛不到,特別是一些專家號,基本都要一大早。

掛了號看病之前各種化驗之類的一大堆,有的患者甚至等不到化驗結束就被送去急救,這種事不少見。

江中二院也算是大醫院,患者不少,進了門診,林源讓高飛等著,自己去裡面找人要了一個專家號,穿著醫院的制服,一般這種小事不難辦,都是一個單位的,誰沒有求到人的時候,誰沒有個親戚朋友?


高血壓屬於心內科,和內科相鄰,林源平常沒少打交道,上了樓,附近的醫生、護士大多都認識林源,一路上招呼聲不斷,林源掛的號是心內科的專家胡秋林,副主任醫師。

來到心內科坐診室附近,還沒進門,林源幾人就碰到胡秋林的助手醫生從坐診室出來。

林源急忙迎了上去:「程醫生!」

「呀,是林醫生啊!」

程醫生是個住院醫生,三十歲,負責給胡秋林打下手,平常見了林源絕對沒這麼熱情,不過現在嘛,那是滿臉笑意,目前整個醫院誰不知道林源和院長江海潮關係好。

「程醫生,我的一個朋友母親生病了,胡副主任現在有空沒?」林源問道。

「有空,沒空也要有空啊,誰讓是林醫生您的朋友呢!」程醫生很會說話,一邊說著還一邊扶著宋玲玲:「阿姨,裡面請。」根本就不問宋玲玲掛的號是多少。

進了坐診室,程醫生在胡秋林耳邊輕語兩句,胡秋林滿臉帶笑:「林醫生啊,來來來,快坐,患者和家屬也都坐吧,什麼情況,說說。」

高飛看得瞠目結舌,輕輕湊到林源邊上,豎起大拇指:「哥們,你真牛!」

林源也沒想到自己如今在江中二院竟然如此有名氣,連胡秋林對他也這麼客氣,要知道胡秋林可是副主任醫師,他一個小小的實習醫生,人家根本不用搭理他。

「這就是權力的驅使啊!」林源不由得感慨,他知道,這一切並不是他林源的面子,而是江海潮,無論是程醫生還是胡秋林,都是看在江海潮的面子上對他客氣。

宋玲玲的情況並不算嚴重,只是高血壓,胡秋林檢查過後讓宋玲玲又去做了個化驗,然後開了一些降壓藥,叮囑了一些注意事項,林源就陪著高飛和宋玲玲離開了。


走出醫院,高飛是一個勁的道謝,他自己也是實習醫生,自然知道去醫院看病的麻煩,今天若不是林源,他們這個時候別說離開醫院,就是能不能掛到號還是兩說呢,有林源陪著,從進門到出門,滿打滿算也就一個多小時。

「林源,今晚下班我請客,記得一定要來。」高飛臨走的時候向林源揮了揮手,叮囑道。

「好,晚上我一定去。」林源點了點頭。


作為實習醫生,林源的工作也就是查個房,登記一下患者的情況,並不算多麼複雜,一晃就到了下班。

正在換衣服,高飛的電話就到了:「林源,來了沒有,福清大酒店,到了打電話。」

「正在換衣服,馬上就到。」林源呵呵笑道:「今天高總倒是捨得大出血啊,福清大酒店的飯菜可不便宜。」

「嘿嘿,感謝林醫生今天出手相助,怎麼也不能吝嗇不是。」高飛嘿嘿一笑道:「來的時候帶上陳穎,我們幾個老同學正好聚一聚。」

「我說今天怎麼這麼大方,原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林源調笑道:「那我這個電燈泡是不是半路要離席讓座?」

「你要是捨得,我自然不介意,陳穎可是我們系的系花,追求者無數。」高飛同樣開著玩笑。

林源換好衣服,正好碰到了陳穎,陳穎同樣也換好了衣服,林源直接邀請,陳穎也不拒絕,兩人出了醫院攔了車直奔福清大酒店。


福清大酒店是五星級酒店,檔次很高,平常林源可來不起這樣的地方,按說以高飛的家境也來不起這樣的地方才對,不過人家說了,林源也不好多問。

兩人下了車,一邊往前走,林源一邊打著電話,詢問高飛在什麼地方,正說著,突然和一個人撞了一個滿懷,兩人都是一個趔趄,還好沒栽倒。

「你長沒長眼睛,怎麼走路的?」對方剛剛站穩,就是一聲質問。

林源也知道自己打電話可能沒注意,因此急忙道歉:「對不起,正在打電話,太專注。」

「對不起就完了,知不知道走路要長眼睛,這是撞到我了,倘若撞到的是老人、孩子或者孕婦,你知道是什麼後果嗎?」

「是是是,您說得對,以後我一定注意。」林源可不想因為一點小事和對方糾纏,再次笑著道歉。

「是是是……你這是什麼態度,敷衍了事?」

對方竟然不依不饒,如此一來,陳穎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正打算開口,不過還沒來得及,遠處就傳來一個威嚴的聲音:「小黃,怎麼回事?」

「噗,小黃!」

陳穎當下沒忍住,捂著嘴一聲輕笑,這小黃倒是很像小狗的名字,怪不得對方不依不饒。

對方是個三十歲出頭的青年,聽到聲音,急忙回頭,身後走來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人。

「董事長!」

「怎麼回事?」

老人滿臉威嚴,走過來龍騰虎步,不過林源卻看出對方的臉色有些蠟黃,而且明顯中氣不足。

「沒什麼,剛才我不小心撞了這位大哥。」林源急忙道:「我正在道歉呢!」

「一點小事,沒什麼大不了的。」青年也急忙擺手,當著自家老闆的面,青年明顯不敢較真。

林源再次道了一聲歉,這才和陳穎進了酒店。


高飛訂的是福清酒店的梅花廳,林源和陳穎推門進去的時候,裡面已經坐了好幾個人,敢情今晚的這頓飯並不是高飛請客。

「哈哈,陳穎來了。」包廂裡面一位個頭高大的男生站起身來,呵呵笑道:「林源也來了,自從開始實習,我們這些老同學可是很少聚會,今天機會難得。」

林源之所以判斷今晚的這頓飯不是高飛請客,就是因為眼前的這個青年,對方也是他的同學,名叫趙全明,父親是包工程的,家境很是不錯,要說今天這個包廂裡面唯一能在福清酒店請得起客的也就是趙全明了。

看到趙全明,林源就有些埋怨高飛,他對趙全明倒也不是有什麼偏見,而是他知道,趙全明一直在追求陳穎,而陳穎對趙全明並不待見,有這個事在裡面,他今晚邀請陳穎,回去之後難免被埋怨。

陳穎看到趙全明,臉色明顯不太好,惡狠狠的白了林源一眼,自己找個了座位坐下,林源倒是笑著向幾人打了聲招呼,也找了位子坐下,今天總共就七個人,加上陳穎,四男三女。

「哈哈,既然人都到齊了,那就上菜。」趙全明見到陳穎不搭理自己,微微有些尷尬,乾笑兩聲就吩咐服務員上菜。

吃飯的時候,高飛就說了今天在江中二院的事情,幾人都笑著誇讚林源有面子,而且一個勁的問陳穎林源在江中二院的事情。

陳穎倒也打開了話匣子,說起了那天早上的事情,而且說得興致勃勃,這一幕看得趙全明很是不爽。

原本今天請客,趙全明就是想問一問陳穎的打算,他父親認識中心醫院的副主任,正好可以幫助陳穎去中心醫院工作,可是眼下,林源竟然認識江中二院的院長,他的話就說不出口了,一個副主任和院長可是沒法比。

這頓飯吃到最後味道明顯不怎麼對勁,因此幾人也就早早散了。


出了包廂,剛剛走出電梯口,幾人就聽到外面傳來一陣悠揚的鳴笛聲,一群身穿白大褂的醫生用擔架抬著一位老人急匆匆的往外走,一大群身穿西裝的青年人和中年人護在周圍。

「是之前的那位老人?」陳穎輕輕湊在林源耳邊道。

「嗯,應該是急黃之證,剛才進門的時候我就看出那位老人臉色發黃。」林源點了點頭,輕聲道。

兩人說話的功夫,老人已經被送上了救護車,車子拉著警報一路揚長而去。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醫者為王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3.0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