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海報標語:
作者簡介:
作品簡介:
《天域王座》第一集 武陵風雲
本集簡介:
本集地理&國家&組織勢力介紹。
本集人物:
第一章 末日重生
第二章 風雲乍起
第三章 藥道賭約

天域王座
作 者
宛若新衣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4.14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6年04月06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2
累積人氣
3341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6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1 / 1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天域王座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6.04.1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章 風雲乍起

第二天一大早,蘇河便出現在了小院中。

雖然在外人眼中他是蘇家的三少爺,但在蘇府,他的地位著實不怎麼高,他住的地方別說家丁、護院,就連婢女都沒有一個。

不過這樣更好,沒有人打擾。

於是,他便在小院裡練了一套蘇家的奔雷拳。奔雷拳一共十六式,在武陵這地方算得上是拿得出手的拳法之一了。

但當蘇河打了一通奔雷拳之後,他便立刻一臉嫌棄了。

「什麼玩意兒……難怪家主會這麼討厭你,你看你練的都是什麼!」

這話,自然是說給那個已經煙消雲散的蘇河聽的。

屏息靜氣後,蘇河神色一正,引導元力自腑臟通過那條唯一貫通的元脈湧向右臂,接著右腳朝後退了半步,左腳往前微傾,同時右拳在空中劃出一道漂亮弧線。

蓬!

一聲彷彿拔酒瓶塞子的聲音之後,他前方的一棵大樹猛地一搖,沙沙聲後,一片片青澀的樹葉飄然而下。

雖然他只通了一條元脈,相當於最最低級的識元一品︱︱這完全沒臉報出去的境界︱︱但這一招的威力,卻赫然接近識元五品的普通拳法!

蘇河看著樹幹上那個隱約的拳痕,慢慢收回拳頭。

「神庭十三式,不愧為風家的不傳武技!我還只通了一條元脈就有如此強的威力,要是九脈全通,進入破星境的話,豈不是同境無敵?」

風家,乃是天域大陸的千載世家之首,在三校同盟壟斷了幾乎所有頂級修煉法則和武技的情況下,唯有風家能夠在武技上與三校同盟抗衡。

不過在末世來臨的時候,一切都歸於一統。那些千載世家也好,三校同盟也好,三大職業公會也罷,都將所有的不傳秘籍匯聚在了一起,並建立了一個大型的圖書館,以此來為人類爭取最後一點希望。

「不過神庭十三式的威力雖然夠了,但境界太低,看來還是得加個符陣才行。」

蘇河坐到石凳上,略微有些惋惜。

他並不想在自己現在這種境界就給自己裝上符陣,一來沒什麼大用,二來那太容易讓人起疑了。

符陣,全稱符文陣列,是由符文和陣法組成的,鐫刻在武者身上的特殊法陣。在使用的時候只需要極少的元力便可以激活,並發揮強大的作用。

按照功能,符陣一般分為攻擊符陣、防禦符陣、恢復符陣、聚元符陣等四大類,其中攻擊和防禦符陣,最被武者所青睞。

除此之外,還有並不是鐫刻在人體上的功能符陣。

符陣是如此之強,以至於它一被創造便受到了來自人體自身的天然限制,人體能夠激活的符陣數量和境界是完全一致的。

也就是說,最低級的識元境只能激活一個符陣。破星境則是兩個,照月境三個,逐日境四個……以此類推,最終當跨入天階的時候,能夠同時擁有八個符陣。

當念頭直轉之後,蘇河第一時間便過濾掉了那些九級符陣。九級符陣,其陣法之複雜、需要的材料之稀有、對符陣師的要求之高,達到了駭人聽聞的地步。即便是宗師級的符陣師,也不敢打包票在材料管夠的情況下完美的鐫刻好一個九級符陣。

「現在我只是識元境,只能一個符陣,那肯定選攻擊了。」

「高級的不行,我現在元力不夠,但低級……」

蘇河慢慢的自語著,然後眉頭深深的皺起。

符陣的威力和武者本身的境界息息相關,蘇河如今這點境界,哪怕裝一個可以讓威力倍增的九級符陣,也沒有太大的用處。

「不管了!先去德叔那裡看看有什麼材料,實在不行,弄個五級的……嗯,就這麼定了!最少五級!」

蘇河說著站起身,給自己定下了一個最低標準。

當然了,他完全不知道他所謂的最低標準在這武陵城意味著什麼︱︱即使是蘇家家主,也不過是兩個四級符陣加一個五級的。

翻箱倒櫃搜出所有積蓄後,蘇河朝大門走去,在半路上,他碰到了正準備出門的蘇穆武。

「哥,我想進城去德叔那裡看看。」

「你要進城?」蘇穆武眉頭一皺:「別怪我沒提醒你啊,換成我是你的話,我最少也要等十天半個月,等到那些人舌根嚼完了才進城。」

蘇河聳聳肩:「就怕他們不嚼。」

「咦?」蘇穆武樂了:「你這心態挺好的啊,看來尹山楓教訓你是教訓對了。」

聽到蘇穆武的打趣,蘇河心中倒是微微一動,問道:「哥,你說那個尹公子也是翡翠學院的,那你們以前認識嗎?」

蘇穆武點頭:「認識,在學校還曾經鬧過誤會,不過後來握手言和了,我還在想著今天約個時間見一見呢!但昨天鬧出你這場事來,我反而不方便見他了,不然人家覺得我興師問罪呢!」

蘇河的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

無論是蘇向南也好,還是蘇穆武也好,他們見蘇河屁事沒有就以為尹山楓是留了情面,只是簡單的教訓了一下他。而依照尹山楓的身份和身手,蘇河這種連皮外傷都沒有的虧簡直就不叫吃虧……

他們誰也不知道,蘇河是真的被狠揍了!而且,他記得很清楚,在覺察到情況不對之後,他立刻報出了自己的身份和蘇穆武的名字,可直到昏過去,或者說「死」過去,他看到的尹山楓都只是冷笑。

那麼,這至少說明一件事︱︱尹山楓完全沒有將蘇穆武放在眼中。

上了馬車,兩人又閒聊了一會便臨近了東城門,因為不是趕大集的日子,所以進城的人並不多,城門衛也只是稍稍的檢查了一下便放行。

快到門口的時候,蘇穆武便閉上了眼睛養神,看起來嚴肅了幾分。這讓一旁的蘇河暗暗覺得好笑,雖然在他看來,堂哥平日和藹無比,但在下屬面前,該有的架子和威嚴還是要端起的。

然而,就當前面一輛牛車放行之後,一個看起來頗有些臉生的城門衛便長槍一伸,毫不客氣的攔住了蘇家的馬車。

駕車的家丁一拉韁繩,頓時怒道:「瞎眼了?沒見這是蘇府的車?」

這時蘇河也有些怔住了,他多看了那個城門衛幾眼,然後幾乎是下意識的便將視線往上飄去。

高高的城牆上,一張帶著意味深長表情的臉龐和一個背影一閃而過。

這時,那個攔下馬車的城門衛明顯有些摸不著頭腦,但依舊硬著頭皮道:「我管你什麼蘇府!本人職責在身,所有進出人等都要接受檢查,否則一律不得放行!」

家丁勃然大怒,昨天蘇家被尹將軍的公子小小的打了一下臉就不說了,胳膊拗不過大腿。可今天一個小小的城門衛都敢攔蘇家的車,而且車上還坐著蘇家大少爺,城防副營長……

於是,家丁也懶得多說,他揚起馬鞭就要抽過去。

「住手!」蘇河和蘇穆武的聲音同時響起。

蘇穆武睜開眼,慢慢從車上起身,然後走下車廂。

雖然只有二十二歲,但蘇穆武卻當了接近一年的城防副營長,如今城防營長一職已經空缺了將近一個月,他可以說是最熱門人選!

因為手裡有巡城衛和城門衛這兩大衛所、數百士兵,是除了鎮守將軍之外的最大武將,所以雖然官階不高,但權力異常的高。

「你攔我的車?」蘇穆武站在那個氣勢明顯不足的城門衛面前,即便不用修為,這一年來的官威也將對方壓迫得有些喘不過氣來了,就連城門口的氣氛也為之一冷。

城門衛雖然緊張,但依舊昂頭道:「在……在下職責所在,你……是何人?」

蘇穆武冷冷道:「我叫蘇……」

「他叫蘇穆武,是你們城防營的副營長,這位大哥,你恐怕是新來的吧?」蘇河一邊說著,一邊微笑著跳下了馬車,空氣中那冰冷的氣息頓時煙消雲散。

蘇穆武回頭疑惑的看著蘇河,只見蘇河走到自己面前,笑呵呵的道:「哥,你有這麼盡忠職守的下屬應該高興才對,是吧?這位大哥,你要檢查就趕緊,你看後面路都堵住啦!」

城門衛頓時如蒙大赦,只是象徵性的看了一眼馬車便揮手放行。

進城後,蘇穆武的視線便一直停在蘇河的臉上:「你今天怎麼轉了性子?」

「哥,不是我轉了性子,而是……你不覺得奇怪嗎?一個連蘇家都不知道的新兵蛋子一大早就來守門,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城門衛都是些老油條,對不對?」

蘇穆武想了想後點頭:「城門衛不同巡城衛,眼力很重要,要明察秋毫,知曉變通才行。」

蘇河笑了笑又道:「所以咯,這是第一點奇怪的地方。」

「還有第二點?」

「嗯,剛才在城外,我看到了一張臉和一個背影︱︱臉是梁齊的臉。」蘇河說著回頭看了一眼城門的方向,笑容慢慢消失了。

「梁齊?!」蘇穆武眼瞳猛地一縮:「那背影是誰?」

「背影我沒認出來,但有梁齊就夠了,對吧?」

蘇穆武緩緩點頭。

梁齊,乃是城防營的另一個副營長。城防營下設巡城衛和城門衛,分別由兩個副營長主管。其中蘇穆武主管的是巡城衛,主要負責城內治安。梁齊主管的是城門衛,主要負責城門安全、盤查要犯等等。

同時,梁齊也是武陵城另外一個家族梁家的二少爺。

當今的梁家家主梁朝天一共四子,長子梁辰就職於帝都御林軍,三子、四子全在翡翠學院,且各個境界不俗,梁朝天更是逐日境高手。除此之外,梁家幾個偏房弟子也各個都有境界,分別主持著梁家的各項生意家務。

可以說,相比蘇家的沒落,梁家正如日中天。

蘇穆武只一思索,便想通了剛才自己被一個普通城門衛攔下的原因:「哼!知道我因為昨天咱們家被尹山楓那小子登門打臉而憋了一肚子鬼火,所以今天一大早故意找個新兵來激怒我,然後來抓我把柄……梁齊啊梁齊,你這個二十四歲才到照月境的廢材,也想和我搶這城防營長之位?真是做夢!」

他深深的吸了口氣,沉聲道:「小河,你自己去玩,這幾天千萬不要再給我惹麻煩了。就算別人惹你,也最好乖一點,明白嗎?」

目送蘇穆武離去,蘇河鬆了口氣。

既然蘇穆武一眼便看穿了梁齊今早耍的小把戲,那麼他就沒有什麼擔心的了。

「只是,那個背影是誰呢……我怎麼覺得好像見過……呃,不管了,小六,送我去同心堂,我要找德叔抓幾副藥。」

高高的城牆上,尹山楓和甲冑加身的梁齊並肩站在一起,一個刀疤臉侍衛則站在兩人身後。

透過城垛看著蘇家的馬車消失在大道上,梁齊轉臉疑惑道:「尹公子,剛才我沒看走眼吧?剛才跳下馬車的,好像就是你昨天教訓的那小子吧?」

尹山楓微微點頭,他也皺眉道:「是那小子,真是奇怪了,昨天那幾下別說他一個普通人,就算是破星境的武者,也未必能夠受得了……」

說著,他轉頭望向刀疤臉,問道:「黑虎,你不是說那小子有命都不長了嗎?」

黑虎點頭:「非但有命不長,實際上在半路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他的生機都已經斷了,所以昨天我才提醒公子這事兒最好鬧大一點。」

「伸手不打笑臉人,人家蘇家家主都服軟了,我怎麼好意思再動手?不過看昨天蘇雲山那老頭的做派,好像不怎麼關心這小子。」

梁齊哧的一笑:「關心?尹公子,你太看得起那小屁孩了。據說這蘇河天生絕脈,如果不是蘇穆武護著他,蘇雲山那老勢利眼早就把他父子倆都趕出家門了。」

「呵呵!」尹山楓也微微一笑:「不過剛才那小屁孩居然下車攔住蘇穆武發飆,這倒是有點意思。」

梁齊遺憾的歎了口氣後笑道:「這種不入流的小渣渣,總是在莫名其妙的時候礙手礙腳。」

黑虎眼神一閃道:「那今天我隨便找個由頭把他腦袋直接擰下來,看他蘇家還有什麼靈丹妙藥可以把他救活。」

「不用了,何必跟這種小角色計較。」尹山楓擺擺手,然後轉向梁齊道:「梁兄,你再想想看能不能找到蘇穆武的把柄,如果能找到自然好,如果找不到……」

梁齊眼睛一亮,壓低聲音問道:「要是他沒把柄怎麼辦?」

「那廢掉就是了……」尹山楓一臉淡然。

「在翡翠學院的時候,這傢伙可是十足的落了我一次面子呢!」

馬車從大道拐進西城區,這裡是武陵郡的商業區,即便現在是大清早,街上也一片熙熙攘攘,各種叫賣聲不絕於耳。

蘇河在街口下車,吩咐家丁直接回家之後,在路邊買了兩個饅頭一邊啃著一邊朝同心堂走去。

同心堂,武陵郡最大的藥房,同時也是藥師公會的會所。

雖然武陵郡是聖炎帝國三省十六郡中排名倒數的郡,但藥師公會和符陣師公會都在這裡建有會所,只不過負責人比起其他大郡城要低級點,也沒有那麼風光罷了。

剛走到同心堂大門,一個和蘇河同村的小廝便認出了他。

那小廝一愣,拉住蘇河悄悄問道:「三公子,你來找陳藥師?」

蘇河努力的嚥著饅頭點頭道:「嗯,德叔呢?」

「我勸你等會兒,德叔好像惹到麻煩了,現在正在挨罵呢!」

蘇河微微一怔,疑惑道:「德叔惹什麼麻煩?他可是這同心堂的元老藥師,連首席藥師都得給他幾分面子,誰敢罵他?」

小廝也不廢話,直接對著裡面努努嘴:「你聽聽就知道了。」

現在時間尚早,同心堂裡幾乎沒有什麼病人,所以蘇河豎起耳朵便聽到後堂傳來一陣陣趾高氣昂的訓斥聲。

他眉頭輕輕的皺了起來,然後便抬腳走進大廳:「我去看看。」

走進大廳後,蘇河看到幾個平時牛皮哄哄的藥師都尷尬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眼觀鼻鼻觀心,而德叔的位置上果然沒人。

這時,那訓斥聲再次響起了。

「陳有德,誰告訴你天星沙和白朮不可以一起用?我看你這四級藥師的水準實在有限!出去好好給我反省!反省的時候,把你給郡守大人用過的所有藥方都寫出來,如果讓我發現你用藥有問題……哼!」

天星沙、白朮?當蘇河聽到這兩個藥名的時候,心中微微一驚。

在後世的藥典中,這兩味藥雖然都是治療內傷的良藥,但如果同時使用,是會傷害到第三元界的元脈的。也就是說,照月境以下的話,天星沙和白朮是可以混搭使用的。一旦境界進入照月境,就不能同時服用這兩味藥了。

而當聽到是給郡守大人用的藥之後,蘇河終於忍不住了,他拿著饅頭快步走向內堂。

場中一共有三人,站在門口邊上大氣都不出的中年人是德叔,他旁面站著同心堂的首席藥師林承志,而對面一個約莫四五十歲的男子正手指著他不停訓斥。

見到蘇河闖進來,男子微微一愣,偏頭問林承志:「你兒子?」

這時陳有德也看到了蘇河,他臉色一變,頓時低聲道:「小河,你闖進來幹什麼?快出去!這裡不是你能來的地方!」

「德叔,你可是我老師,老師挨罵了,我這個做弟子的感同身受。」蘇河站到陳有德身旁,用力的碰了陳有德一下,然後昂起頭一副桀驁的樣子望向那個就差把「囂張」二字寫到臉上的藥師。

陳有德聽蘇河叫自己老師,心中不由得苦笑。確實,在蘇河的母親還沒有過世的時候,想過要讓蘇河學配藥行醫之術,但藥師這行,低級的還好說,高級藥師,幾乎每一劑高級藥都要用到元力,就更別說煉丹了,那更是從頭到尾要靠元力來掌握火候。因此,雖然他和蘇家的關係好,但這個老師的稱呼,他卻是受之不起的。

「德叔,這人是誰啊?敢指責你?」蘇河一副初生牛犢不怕虎的表情。

「蘇三公子!」這時林承志認出了蘇河,連忙道:「這是我們藥師公會的大藥師,你別口出狂言,快點出去玩!」

說著,林承志不停的給蘇河和陳有德使眼色。

「憑啥啊!我老師又沒錯,我剛才聽了一下,天星沙本來就和白朮不能同時使用,而且德叔憑什麼要把方子給你看?」蘇河說著狠狠的把饅頭塞進嘴裡,腮幫子一鼓一鼓的,雙眼更是毫不服氣的瞪著那個大藥師。

大藥師?哼!蘇河心中忍不住冷冷一笑。

藥師和符陣師一樣也分為九級,每一級對應的稱號分別是學徒、見習、初級、中級、高級,然後便是大藥師、殿堂藥師、聖堂藥師,最後是宗師。

一個大藥師論等級不過六級,竟然都這麼飛揚跋扈,那聖堂藥師和宗師豈不是個個要日天?

被蘇河的這一輪亂搶,那個大藥師本來是指著陳有德的,現在手指指向了蘇河,臉頰一陣抖動,對蘇河吼道:「你是哪家的小屁孩?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嗎?給我滾出去!」

「呸!」蘇河一口把饅頭吐到地上,然後一把抓住陳有德的手,也指向大藥師怒道:「德叔,你也指他!」

他使勁的握著陳有德的手,快速道:「我老師一直潛心研究醫理藥典,早就是殿堂藥師的水準,你一個區區大藥師也敢猖狂?」

這時,陳有德終於回過神來了。

蘇河有句話說得沒錯,他確實一直潛心研究醫理藥典,雖然掛的級別依舊是四級藥師,但真正的實力早已經是五級藥師了,而且這也是同心堂上下都知道的事兒,不然同心堂怎麼會派他給郡守大人莫秋生看病?

莫秋生因為早年的積傷導致元海受損,所以他前面幾次方子都開得比較保守,試圖通過慢慢調養的方式來鞏固元海,然後再猛藥來根除頑疾。

然而,即便陳有德有自信,卻怎麼也自信不到敢說自己有殿堂藥師的水準啊!

於是,他深吸了一口氣,對蘇河沉聲道:「小河,別亂說,這裡沒你的……」

「德叔,我說你是殿堂藥師就是殿堂藥師!」蘇河說得斬釘截鐵,然後挑釁的望向那個大藥師:「這個大藥師,你敢不敢賭一把?」

「賭?」大藥師怒極反笑:「你個小屁孩拿什麼和我賭?糖葫蘆嗎?」

「賭我名下良田百畝,以及前方臨街舖面一座!這些加起來,我只算一百金幣,你敢不敢?」蘇河說著挺起胸膛傲然道:「本公子乃武陵郡蘇家三少爺,你好好去打聽打聽!」

這下陳有德臉色終於變了,他厲喝道:「小河!別胡來!」

「德叔!人爭一口氣,你何必怕這種不學無術、狐假虎威的小人?你醉心藥道三十年,又一直給莫大人開方,難道真的一點把握都沒有?」

聽到蘇河的這句話,陳有德猛地轉頭,他看到蘇河對他堅定的點了點頭,同時不停的眨著眼睛。

深深的吸了口氣,陳有德慢慢轉臉,望向神色愕然的大藥師,瞇了瞇眼,聲音雖輕,卻斬釘截鐵的道:「好,潘大藥師,我向你發起藥師職業挑戰!」

潘天凱從愕然中回過神來,不屑的笑意慢慢在臉上升起,猛地起身道:「好!好你個陳有德,有種!我接受你的職業挑戰,就以一百金幣為注,以誰更有把握醫好莫大人為準!不過,如果你輸了,我會代表藥師公會收回你的藥師資格,將來再無坐診資格!」

蘇河毫不退縮的道:「那你輸了呢?」

「我會輸?哈哈哈哈!一個四級藥師加一個十幾歲的小娃娃徒弟,膽敢挑戰一個六級藥師……」潘天凱笑過之後,意味深長的看著蘇河:「這是我活了五十一年聽到過最好笑的笑話。」

蘇河也冷笑道:「呵呵!按照契約平等原則,我們沒辦法開除你,但請你賭注翻倍!你要輸了,必須給我兩百金幣!」

「我給你三百金幣。」潘天凱最後看了一眼陳有德,冷冷道:「你就等著被除名吧!」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天域王座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4.1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