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楔子
第一章  道士 1
第一章  道士 2
第一章  道士 3
第一章  道士 4
第一章  道士 5
第一章  道士 6
第一章  道士 7
第一章  道士 8
第一章  道士 9
第一章  道士 10
第一章  道士 11
第一章  道士 12
第一章  道士 13
第一章  道士 14
第一章  道士 15
第一章  道士 16
第一章  道士 17
第一章  道士 18
第一章  道士 19
第二集
第三集

妖魔人間
作 者
熙飛揚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8.05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28
累積人氣
8282
本月推薦票(投票)
3
累積推薦票
5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51 / 2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妖魔人間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4.0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道士 17
17.

  太陽緩緩升起,金黃色的溫暖陽光撲天蓋地襲來,灑在焦黑色如廢墟般的建築物上。

  建築物前的廣場上,聚集著百來多人,陽光沒有帶給他們希望和力量,只是盡本分的照亮世界,讓人們臉上的悲苦憂愁展現出來,使愁雲慘淡的氛圍互相影響,四處渲染。

  一夜大火,育才院被燒得體無完膚,只剩焦黑零散的骨架子躺在地上。面對祝融的強勢摧殘,村人根本無力對抗,筋疲力盡後,只能眼睜睜看著它被燒成廢墟。

  廣場前擺著二十幾具屍體,除了被妖怪殺死的傅崑、王媽和幾個孩子外,還有好多村人被大火燒死了。

  才一個晚上……二十幾條人命!我不經懷疑,我們真有足以對抗妖怪的力量嗎?



  「我早就說要逃了!」賀大夫在廣場上大聲嚷嚷:「你們看看,現在死了多少人?」

  「逃,要逃的話你早就死了!」立刻有村人回嘴。

  「死鴨子嘴硬!這些人都是你們害死的!」

  「只想著逃,就是有你們這些怕死的人,妖怪來的時候躲起來發抖,否則妖怪早被宰了。」

  「你說什麼鬼話!」

  「你才在放屁!」

  廣場上,兩派村人相互叫囂,頻指對方不是,他們互不相讓,有的甚至打了起來。

  其他人垂頭喪氣的坐在廣場四周圍,沒人有精神去阻止這場鬧劇。



  我蹲在傅崑的屍體旁邊,摸著他沒有溫度的肩膀。昨晚的畫面在我腦裡反覆播放,每個環節、每個動作……

  其實,有好幾次機會我可以改變命運的……

  若是我早點發現妖怪披著陳大哥的皮……

  若是我砍在妖怪胸膛的那刀能再多用點勁……

  若是妖怪從地上彈起時,我能躲開……

  會不會傅崑就不會死了?

  我想著想著,眼淚又忍不住滴了下來。

  才幾天,我最好的幾個朋友全死光了……



  「別難過了。」沈楓再我身旁蹲下,輕撫著我的後腦。

  「明明就只差一點點……」我邊擦眼淚邊咬著牙,滿滿的不甘心:「如果我再努力一點,或許傅崑就不會死了。」

  「若你這樣講,那我們也有責任。」呈彩姐從我身後走來,緩緩在我身邊坐下。她哭了一整晚,眼睛腫了一大圈。

  「嗯,若我們早點逃出來,傅崑也不需要來救我們。」沈楓微微點頭:「你別自責了。」

  「對啊!阿平哥,別哭了!」

  「我們也有責任,如果不是我們年紀太小……」

  「如果我那時候也衝上去幫忙……」

  「阿平哥,對不起!」

  我回頭一看,愛鈴、美麗、黑炭、小豬、瓜瓜……

  十幾名育才院的孩子們,全站在我身後。他們約略是四到十歲的孩子,一個個哭喪著臉,有的眼角還吊著眼淚。

  呈彩姐用力拍拍我的肩膀,然後道:「王媽和傅崑都不在了,現在育才院裡你的年紀最大,你有責任要照顧這些孩子。」

  「對啊。」沈楓搭腔:「所以趕快打起精神來,為了王媽、為了傅崑。」

  「快把眼淚擦乾吧。」呈彩姐遞了一條手帕給我。

  我接過手帕,擦著淚水,但看到眼前的屍體,又忍不住哭出來。

  「先把他們埋了吧。」我哽咽著說。



  接近中午,捕快大哥把村人們都招集了起來。大伙聚集在育才院前廣場,準備擬定下一波的策略。

  「大家忍著點,再撐過一天,救兵就要來了。」捕快大哥站在人群中央緩緩說道,他面如死灰,和之前自信滿滿的樣子完全不同。

  「妖怪斷了一條手臂,要不趁現在群起反攻,主動出擊,妖怪肯定想不到我們會攻擊牠。」王伯怯怯然的挺起胸膛,假裝很勇敢,但他微微發抖的身體卻誠實的出賣他。

  「乾脆,我們趁現在逃吧!」賀大夫突然說話。

  「好!」

  「我贊成!」

  「難道在這等死嗎?」

  大伙鼓譟起來,議論紛紛,大多贊同逃跑的提議。反觀對主動反擊的討論就顯得冷淡。但王伯沒再堅持自己的看法,反而臉上帶著期待,或許他也默默贊成逃跑,只是怕丟了面子。

  面對恐懼,逃避是最好的宣洩方式。

  「妖怪不會讓我們逃的。妖怪只要在下山的路上佈下陷阱,我們一個個只是去送死。」人群中,沈楓說話了,她稚嫩的聲音在大人之間顯得突兀,但堅定的語氣裡好像又藏著幾分道理。

  「你一個小孩子懂什麼!」賀大夫指著沈楓罵道:「路是人走出來的,山那麼大,只有一條路可以逃嗎?難道我們不能攀爬山壁下山?」

  「那攀爬的過程中,妖怪來襲擊呢?」許夫子冷笑:「到時變成甕中鱉,要逃到哪裡去?」

  「對啊!」

  「要逃去那!」

  「跳下山摔死嗎!」

  我們一眾育才院的孩子,紛紛出聲附和。

  賀大夫滿臉憤怒,氣得牙癢癢的。

  「那要怎麼辦?」

  「不逃要在這邊等死嗎?」

  周圍幾個村人大吼起來。

  「冷靜點,大家聽我說。我們已經撐了一天,救兵就快來了。」捕快大哥連忙安撫大伙情緒:「我們別自亂陣腳,大家堅持下去,明天!明天湘城的援兵就會來了!」

  「只要大家堅守陣地,別讓妖怪暗施詭計,我們一定能撐過今天。」許夫子撫著自己下巴的白鬍子,滿臉自信,接著話鋒一轉:「要逃的人就自便吧,現在物資不太足夠,走一點人也是好的。」

  賀大夫尷尬的左顧右盼,剛才附和要逃跑的村人全都沒了聲音。

  「大伙聚在這片空地,妖怪要是來襲,我們一定能發現。」捕快大哥接著說:「有之前的經驗,妖怪不敢和我們硬碰硬,牠討不了便宜。」

  「牠已經少了一隻手,要是他再來,就把牠另一之手也砍了。」王伯喝道。

  「趁現在天還亮著,大家快去收集些物資回來,能用的東西差不多都被燒光了。」李爺爺用他老邁的嗓音補充:「夜晚天涼,要記得多備些衣物啊。」



  午後,廣場上升起了簡易的爐火,但周圍可烹調的食材明顯不夠。大伙眼巴巴的擠在爐邊,都怕不吃不到東西。

  「我好餓啊。」黑炭抱著肚子,緊盯著爐子裡稀粥。

  「等等,馬上就有東西吃了。」我摸摸他的頭,然後看和身邊十幾個小孩子,心裡不禁緊張了起來。

  這些粥本不夠吃,我們這些育才院的孤兒,是村裡是最弱勢的一群,若是待會兒分不到東西吃怎麼辦?

  「怎麼回事,東西這麼少?大家別私藏食物啊!」王伯遠遠走來,他抱著一罈醃漬的鹹豬肉,臉上老大不滿。接著他四處張望,然後疑惑的問:「怎麼這麼少人?」

  「還有很多人還沒回來。」我捧著手上的大碗,一邊回答王伯,一邊安撫身邊的孩子:「先別急,待會一定還會有很多食材會送來。」



  「啊──」

  突然,一聲淒厲的叫聲響起,然後遠遠看見陳姨驚慌失措的往廣場跑來,邊跑還邊尖叫著:「有人死啦!妖怪來了!」

  「在哪裡?」大伙一陣驚呼,紛紛拿起手邊的武器。

  「徐添財家裡,他一家五口全都……唉呦!」陳姨奔跑著,然後一個重心不穩,狠狠摔倒在地上。

  「快走!」

  「牠手斷了還敢來!」

  「誰說天亮妖怪就不敢攻擊我們!」

  村人們罵聲連連,群起往徐大哥家裡跑去。 

  「看著孩子們!」我對呈彩姐大喊一聲,連忙拔起腰上的柴刀,追上。

  「我跟你去!」沈楓跟了上來,跑在我旁邊。



  徐大哥的木屋裡,灑滿放射狀的鮮血,屋內血肉橫飛、慘不忍睹。

  徐大哥住在村尾花田巷裡,平時靠伐木維生,此時他化身成為樹木,平時伐木用的大斧頭就掛在牠頭顱上,而他的家人也不好過,全被當成木材般劈成了好幾段。

  「快過來!這裡也有。」一旁方大嬸的屋子裡也傳出吼叫。

  我們連忙跑進隔壁屋裡一看,方大嬸臉上插滿刺繡、縫補用的銀針,一家子被殺得亂七八糟,全家四口無一倖存。

  「太過分了!」沈楓臉色慘白,眉毛皺成倒八字。

  我摀著嘴巴,胃液一陣翻騰。妖怪手段兇殘,那些村民的死狀,一個比一個驚心動魄。

  太恐怖了,妖怪竟然在村裡大殺四方,明明廣場就在不遠的地方,我們卻等到人被殺乾淨了才發覺。

  然後驚吼聲四起,周圍陸續傳出災情,原來那些沒回到廣場去的村人,全遭到了不測。

  「快回廣場!」附近有村民大叫。

  「大家聚集在一起,別再讓妖怪有機可趁。」

  「小心,別走散了。」



  接著,我們一行人跑回育才院前的廣場上,還好,這裡的村民沒有被偷襲。 

  「渾帳,好多人都死了!」

  「妖會趁我們落單時攻擊我們。」

  「千萬不要單獨行動,小團體也不行,所有的人都聚在一起。」

  村民們焦躁的交換意見,商討接下來的對策,連日下來的挫敗讓大伙驚慌失措,沒有人再擔心吃不飽的問題,要如何保住性命才是更重要的關鍵。

  幾天下來,村人數量急遽減少,比我這輩子累積起來還多。他們一個個死狀悽慘,全是死於非命。

  環顧四周,原本兩百多位的村民,只剩約七、八十人,而且還在持續減少中。

  格老子的貓!

  我怒不可遏,手裡的柴刀急需尋找對象發洩。我腦袋瓜裡想的全是逮到妖怪後,狠狠把牠切成十八斷的畫面。

  但矛盾的是,我又害怕妖怪真的出現。我心裡滿滿的懷疑與不安……究竟大伙真有能力對抗牠?還是只是淪為下一個被凌虐的對象?

  不論是力量還是謀略,我們和妖怪之間有一段明顯的差距,大伙費盡心思,卻仍是被妖怪玩弄於股長之間,牠殺了這麼多人,我們卻連個妖影都沒見到。



  「都是那個捕快害的!」賀大夫氣憤的說:「若不是他盡出些餿主意,我們早逃走了。」

  「捕快在那?」

  「有人看到嗎?」

  「他不會是自己逃了吧!」

  「我一個時辰前就沒見過他了。」

  大伙慌張的四下搜尋,竟沒人見到捕快大哥。

  「渾帳!他肯定是把我們留下來當誘餌,自己趁機逃了。」王伯憤怒的大罵。

  「我受夠了,你們不逃,我自己逃!」賀大夫背起行囊,招集家眷,立即就要離開。

  「怎麼辦?」

  「要逃嗎?」

  村民們你看我,我看你,一個個慌得手足無措,全都拿不定主意。

  「還是逃比較保險吧?」

  「逃吧,若是救兵沒來呢?我們沒東西吃,遲早餓死。」

  「別傻了,餓死之前我們一定會被妖怪殺死。」

  「你剛沒看到嗎?徐添財一家死得多慘,腦漿都流出來了。」

  「捕快都逃了,你說該不該逃?」

  「傻瓜才在這裡等死!」

  「快,我們也走。」

  逃跑的聲音迅速在人群裡擴散,然後連鎖引爆,才一瞬間眾人的意向就改變了。大伙慌忙的收拾細軟,一窩蜂加入逃跑的行列。

  少了精通武術的捕快,大家信心全失,單憑生活於安逸中的村民,如何能跟妖怪抗衡?

  「怎麼辦?」呈彩姐慌張的看著蜂擁逃離的村民,著急道:「我們要一起逃嗎?」

  「我總覺得不太對勁。」沈楓雙手攙繞在胸前,臉上的表情五味雜陳。

  「哪裡不對勁?」我看著周圍快速變少的村民,心裡越來越緊張。

  「妖怪要殺人根本不需要如此大費周章,牠的爪子比斧頭銳利多了。還有方大嬸臉上的銀針,那根本不是致命的兇器。牠若要隱匿行蹤,暗施偷襲,又何必浪費時間,做這些無意義的事情。」沈楓咽下一口口水,頓了一頓,又續道:「我感覺牠想營造出恐怖的氣氛,讓大家害怕,要我們逃。」

  「牠想破壞我們固守陣地的策略?」呈彩姐驚呼。

  「有可能。」沈楓點頭:「大伙倉皇逃竄,就只是一盤散沙了。」

  「但,只有我們留下來,更危險吧。」我左顧右盼,村人幾乎都跑光了。

  要是剝皮妖趁現在襲擊我們,能逃得了幾個?

  「這……」沈楓抿著嘴唇,臉色為難。

  「就算知道是陷阱又能怎樣,硬著頭皮還是要上啊。」我急道:「再不跑就來不急了。」

  跟著大家一起逃,人多還能保有一線生機。

  我連忙招呼孩子們,準備逃跑,然後把年紀最小的瓜瓜背到背上,一邊跟呈彩姐交待道:「黑炭和小豬交給妳了。」

  呈彩姐點頭,雙手各牽著一個孩子。

  「好!先逃吧!」沈楓想了一會兒,終於下了決定:「先跟上其他人,但跟前面的隊伍保持距離,若有狀況,再隨機應變。」

  「好!」我大喊:「快跑啊!」

  我領著大家拔腿狂奔,我真的好害怕剝皮妖會突然殺過來。



  村裡的小道上、茅屋瓦舍之間,村人們群起移動。大伙的目標一致,出村、下山。只要能逃下山,道路四通八達,妖怪又豈能困住我們。

  但也因此,妖怪極有可能在我們下山前施以攻擊。

  我們一班育才院的孩子跑在最後面,距離前方隊伍有半里遠。若是前方有什麼動靜,才能有緩衝應變的時間。

  不過,這策略基本上存在很大的瑕疵,若剝皮妖從後頭偷襲,我們不是首當其衝?

  但現實不容許我們思考其他對策,威脅近在咫尺,只能憑著運氣,賭上一把。

  我心裡打定主意,若真的被妖怪偷襲,我也一定要拖住牠,讓大家有機會逃跑。反正死定了,一個人死總比大家一起死好。

  況且我們的恩怨還沒算完,我絕對要砍牠個幾刀,把傅崑、胖雄、大虎的帳討回來。

  運氣好的話,說不定妖怪一時大意,讓我的柴刀砍中腦袋,啪的一聲腦漿四溢,不但仇報了,我還能變成大英雄。

  但更有可能的是,我在妖怪手下撐不過一招,非但死得不光彩,也爭取不到讓大家逃跑的時間。



  「啊──」

  就在大伙快到村口時,前方隊伍傳來驚叫聲,奔跑中的村人們停了下來,接著一陣騷動。

  來了!

  「快!躲進草叢裡。」我猛回頭,大喊。

  大伙立即左右分散,往路旁的半人高的雜草堆逃。

  我連忙把背上的瓜瓜放下,趴伏進草叢中,從雜草間的隙縫往外偷看。身旁好幾個年紀較小的孩子,竟緊張的哭了出來。

  「噓!別哭!」一旁沈楓低聲喝道。

  孩子們忍著哭,哭聲立即轉化成悶沉的啜泣聲,斷斷續續、起起落落,吵得我腦袋瓜子裡滿是煩躁。

  這該怎麼辦?要是剝皮妖經過,怎可能不被發現。

  接著,我緊盯著前方,想看看剝皮妖到底有什麼詭計,但隔著好長一段距離,前方的狀況看不明朗。從村民的舉動看來,他們異常驚恐、憤怒,但他們只是待在原地咒罵,卻沒有立即逃跑。

  糟糕,完全看不出來發生什麼事情。

  但好在不是妖怪來襲,否則那些哭聲會讓我們無法藏匿。

  「我跑得快,我去前面看看。」我對身旁的沈楓說:「如果有什麼狀況,馬上逃。還有,想辦法讓他們別哭」

  「嗯。」沈楓看了我一眼,然後吆喝身邊的孩子,要他們把手蓋在自己嘴上,蓋掉一部分的啜泣聲。

  我快速起身,往前方的村人們跑去。



  村口的大樹上,吊著好幾具長條黑影。

  我遠遠見到,心裡升起了一股不詳的預兆。

  走近一看,上頭吊的竟是五具屍體,繩子纏住他們腳踝,頭下腳上的倒吊著。

  其中三個穿著紫色官服,除了我們遍尋不著的捕快大哥外,竟還有前幾日派人去神火門求救的另外兩名捕快。長劍、短戟、斧頭,他們的隨身武器或插或砍的全掛在身上,把自己殺的血肉糢糊。

  另外兩人是去湘城求援的陳伯、李叔,他們慘白的表情上寫著絕望驚恐,身上無數大大小小的傷口,屍體底下一大灘血水,看起來好像是被活活放血而死。

  可惡……

  原來他們早就被殺了。

  那這幾天我們都在幹麻?

  先守後攻的計畫顯得可笑至極,不論等多久,根本就不會有人來救我們。



  「我們死定了……」

  「妖怪肯定在前面等著我們!牠在警告我們!」

  「牠要報仇,要把我們都殺光!」

  「妖怪不會這麼簡單殺死我們的,就像貓抓老鼠,牠在愚弄我們,最後再狠狠把我們虐死。」


  村民們慌亂無助,嘴裡說的全是喪氣話,有的開始念起了佛經,有的則跪在地上禱告。

  突然,我注意到吊著屍體的樹脂末梢,竟掛著件藍白色相間的小袍子,那樣式看來好眼熟……

  我仔細想了想……



  渾帳!那是小玉的衣服啊!

  小玉呢?

  我緊張的跑到大樹邊查看,除了那五具恐怖的屍體外,什麼都沒有,袍子底下也沒有任何異狀。

  她怎麼了?被吃了?

  格老子的貓!

  這樣下去不行,留在村裡絕對是等死。

  剝皮妖神出鬼沒,遲早把我們殺光。

  逃!一定要趕快往村外逃,就算路上有什麼陷阱,也比留下來全部被殘殺殆盡好。

  快!趁妖怪不在,立刻帶上大家逃跑!

  越快越好!



  我猛然轉身,想去後頭叫上那些孩子們。

  但才一回頭,遠方樹上的一團黑色物體,幾乎要把我的心臟嚇得跳了出來。

  我們剛才躲藏的草叢之上,層層交疊的樹葉之間,一個人形的黑影就潛伏在裡頭。牠矮著身體蹲在樹枝之上,低頭觀察底下的獵物。

  該死!剝皮妖竟躲在樹上!



  「妖怪在樹上!」我大吼著,立刻抽出腰間柴刀,指著遠方大樹。

  這傢伙,竟想暗施偷襲,還好我發現了,否則肯定被殺個措手不及。

  瞬間,好幾個村民尖叫起來,接著現場一陣混亂。

  原本我認為,憑現場這麼多村人,大伙聚在一起,絕對有把妖怪嚇跑的實力。

  但幾聲尖叫過後,村人們竟爭先恐後的往村外逃,完全沒有想要拼搏的意思。

  我愣在原地,完全不知如何是好。

  前面有虎視眈眈的妖怪,身後是毫無鬥志,拼命逃跑的村民。妖怪藏匿的大樹底下,是一班年幼的孩子們。

  我的位置尷尬,要怎麼辦?

  衝上去?會不會只是去送死?

  但不過去能怎樣?育才院的孩子怎麼辦?我還有那條路可選?

  我回過頭看,瞬間身後的村人逃得只剩背影,一個留下幫忙的人都沒有。

  混蛋!

  「快逃啊!」我往妖怪的方向疾衝,對著草叢裡的夥伴大喊:「妖怪在你們上面!」

  由於距離過遠,他們可能聽不清楚我說什麼,但看我誇張的肢體動作和驚慌的怪叫聲,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一個個紛紛從草叢裡竄出,朝我跑來。

  突然,剝皮妖迅速從樹上跳了下來,右手隨手一撈,扯住一個正在奔跑的孩子頭顱,把他懸空抓在手上。

  是阿哲,一個才八歲的孩子。

  「混蛋,快放開他!」我急停在妖怪面前約二十多步的地方,與牠對峙,一班育才院的孩子,全躲到了我身後。

  「嘿嘿,又見面了。」剝皮妖森冷的笑,那歹毒的眼神讓人不寒而慄。

  「阿哲!」我身旁的呈彩姐對著剝皮妖大叫:「你千萬別傷害他,拜託你。」

  「阿哲你別怕,我們馬上救你。」沈楓大喊,她手上握著的木棒,抖得幾乎都要抓不住了。   

  阿哲瞪大眼睛,一動也不敢動的看著我們,他怕得都忘記哭泣了。

  「先別急。」剝皮妖笑得很開心:「你們看我的新手臂怎樣?」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剝皮妖那原本被我砍斷的左臂,竟又長了出來,之前的斷臂處上捆了一大圈布料包紮,還夾了一塊木板固定。

  「我從那個拿斧頭的捕快身上砍下來的,還算堪用。」剝皮妖舉起左手臂,不靈活的活動牠的新手指。

  太詭異了!

  連手都可以接上?這就是妖怪?

  我努力克制住發抖,雙手握著柴刀,直舉在胸前警戒。

  「你們別緊張、別擔心、別怕。」剝皮妖憐憫的看著我們:「反正你們都死定了。弄壞我的皮,弄斷我的手,你們全都要死。」

  我心中一凜,嚴格說起來,牠的皮,牠的手,都是我弄壞的。

  「你不去追他們嗎?大家要跑掉了!」沈楓發抖著,用僵硬的表情苦笑:「你現在不去追,等他們逃到湘縣,你就拿他們沒轍了。」

  「別擔心,他們沒跑那麼快,我殺光你們再去追也來得急。」剝皮妖獰笑:「下山的道路被我用巨石和斷木堵死了,上頭還灑滿了煤油,看誰敢爬。」

  接著剝皮妖露出可怖的表情,道:「若有人敢爬,我就燒死他們。」

  看剝皮妖自信滿滿的樣子,牠的話應該不假。

  我緊張的望向沈楓,我期待她會有逃出升天的點子,但在生死交關的壓力底下,她眼眸裡只傳來徬徨和害怕。

  「我的葫蘆呢?」剝皮妖右手舉高,把小哲僵直的身軀舉到了自己頭頂上,接著牠手上施力,把小哲頭骨捏的喀喀作響。    。

  「好痛啊!」小哲哀號一聲,終於哭了出來。

  「給你個機會,交出葫蘆,讓你們死個乾脆。」剝皮妖威脅道。

  「給你個機會,放開他,否則別想拿回你的葫蘆!」我聲音發抖,卻也不甘示弱。

  「我總有辦法讓你們說。」剝皮妖像猴子一樣的臉孔充滿自信。

  然後,啵的一聲,小晢的頭顱在妖怪手上爆開,向被敲爛的西瓜,紅色、白色的液體噴的滿地都是。

  「啊!」

  「不要!」

  「嗚──」

  周圍驚叫聲不斷,幾個孩子有默契的同時哭了起來。

  剝皮妖哈哈大笑,甩了甩手上的汁液,厲聲道:「想要把葫蘆交出來了嗎?」

  「格老子的貓!」我破口大罵,氣得胸口像是要燃燒起來。

  這傢伙太過分了!

  我激動得全身顫抖,這不光是害怕的發抖,憤怒的因子震盪著身體,逼出千軍萬馬般的仇恨。

  我好想把牠狠狠劈死……

  劈死一百萬次!

  但現實中的我卻只能狠狠瞪著牠,什麼也做不了。我們天生就存在著無法相抗衡的力量差距……老實說,我根本無力回天。

  別說劈死牠,我甚至想不出死裡逃生的方法……

  不過,牠也別癡心妄想我會乖乖交出葫蘆,剝皮妖狡詐的性格我早見試過……就算交出葫蘆也是會被虐死!

  牠想報仇,牠的手、牠的皮,豈有那麼廉價,牠肯定會把我的四肢砍斷,再把我活生生的剝皮凌遲。



  「我引開牠,你們立刻逃!」我轉過頭,輕聲對沈楓和呈彩姐道:「一定要快,機會只有一次。還有,沈楓,若下山的路真的被堵住,帶大家用流籠逃走!」

  我沒等她們回應,轉身就往一旁林子裡奔去,一邊跑一邊大吼:

  「葫蘆在我這裡,反正我死定了,我立刻就用刀把它切成兩半,讓你再也笑不出來!」

  我頭也不回的猛衝,跨過草叢,奔跑在綠葉木枝交錯的樹林之間。

  這是我僅有的反撲方法,或許能爭取一些大家逃跑的時間。

  我受夠了,我不想再有同伴死掉了。



  「就算要死,也要拿你的葫蘆當墊被!」

  我大吼著,腳下急奔。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妖魔人間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4.0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