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回 城隍廟口
第二回 神祗之戰
第三回 紅月教主
第四回 拜別雲夢
第五回 五台妖佛
第六回 錢財露白
第七回 千年埋伏
第八回 長富客棧
第九回 癸亥變著
第十回 萬物化塵
第十一回 空地賭局
第十二回 皇家保鏢
第十二回 皇家保鏢
第十三回 皇歸何處
第十四回 萬里尋夫
第十五回 偽神初臨
第十六回 峨嵋之戰
第十七回 大地之拒
第十八回 天神下凡
第十九回 神界傳說
第二十回 金蟬脫殼
第二十一回 百人宣戰
第二十二回 戲天之嬌
第二十三回 醫術大賽
第二十四回 聘僱殺手
第二十五回 神祗借寶
第二十六回 弄假成真
第二十七回 萬獸入谷
第二十八回 返老還童
第二十九回 星河二會
第三十回 三忌目力
第三十一回 名獸易主
第三十二回 釣神之計
第三十三回 酒色財氣
第三十四回 聚仙之策
第三十五回 芸芸眾仙
第三十六回 散仙大會
第三十七回 崖上鬥寶
第三十八回 天涼古剎
第三十九回 宇中八神
第四十回 甲丑之計
第四十一回 萬獸出澤

芻狗錄
作 者
寒香云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21.03.24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999999999999
本月人氣
137
累積人氣
14384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4.1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二回 皇家保鏢
紅日歸西,月色溶溶,正青住宅內外,一片柔和光景。此時正青,已將整碗豐盛菜餚,端入右廂房內,服侍其母。室堂外,石芳吹著玉笛,坐在蓬下,正教著渾二唱歌。

渾二道:「- - 這是 - 什麼 - - 歌?」

石芳道:「這是牧馬之歌,馬也喜歡聽歌,馬聽了歌,就會變得比較乖。」

渾二道:「- 原來 - - 馬 - 也愛 - - 聽歌。」

何菁對韓蕭說道:「天色已晚,今夜吾等何不隨緣,就在正青府上叨擾一晚,明日再行,先生以為如何?」

韓蕭道:「如此甚好,全憑姑娘安排。」

何菁微拂衣袖,風捲過處,庭內落下四座草房,房內床蓆被褥,一應俱全,何菁走入門邊一間草房,打起坐來。

金狐、銀狐坐在屋脊之巔,看著空地廣場上,十幾名峨嵋弟子,來來去去,作搜索狀。

金狐道:「事畢之後,再到現場,聞泥摸土,瞎猜一番,長久下來,峨嵋必多神捕。」

銀狐道:「峨嵋恁多,短見薄識之輩,向無巧思良謀,如此勞忙,卻往往事倍功半,莫非與其智慧有關?」

金狐道:「峨嵋自命清高,以勸化凶頑,廓清宇內妖氛為己任,行事作風,時而背離世情,故爾凡事蹉跎不就,人人懵懂失智,卻又自以為伶俐。」

此時更鼓兩敲,只見空中二道光芒,下了峨嵋山,迅速往南飛去。空地上,十幾名峨嵋弟子瞧見,亦升空追隨二道光芒而去。

銀狐望著天空,十數道急奔光芒:「十數人戎裝披掛,摸黑行事,此舉倒像是盜賊匪類,偷風盜月。」

金狐道:「月黑風高,足躡輕雲,所為何事,我等何不跟去看看!」

金狐、銀狐隱去身形,尾隨峨嵋眾人,一路往南疾飛。行不多時,便見一高阜之地,峨嵋十數人同時飛落,地上早停有三名峨嵋弟子,急忙趨前迎向眾人。高地中央立一寶輦鑾車,車旁數百轎輿馬匹,團團環繞。

只見峨嵋南宮木上前:「稟師叔,妖物著實厲害,我等不敵,慌亂之中,日心師妹、皇上、禁軍等均被衝散,這些車、轎之內,均是後宮女眷,目下不知何去何從,我等為其安全,也不敢擅離。」

蒼元道:「妖物只出沒在,前面那方谷地?」

南宮木道:「是!我等逃出谷地,妖物就不再追擊。」

蒼元道:「長久以來,官軍駐紮於此谷地,均無事端,莫非妖物是新近入谷。」

一旁古七元神道:「此谷已近峨嵋,妖物若埋伏於此,對我等將是一大威脅。」

蒼元對其首徒趙天年道:「天年!分一半人手,尋回失散門人與皇上,一半人手在此守護車隊,我與古七祖師,入谷一探究竟。」隨即蒼元與古七,駕起二道遁光,直飛谷內。

「皇上?後宮女眷?」金狐、銀狐聽得此言,興致盎然,飛近高地中央鑾車,瞧視車內。

金狐道:「看這鳳冠、袍服上玉飾、銀器、翡翠,此女當是宮內皇后、嬪妃之流。」

銀狐道:「原來是皇帝幸蜀,深藏幽谷,只是現下漏了行蹤,官軍又散,少了心腹伴黨,這夥人恐難再享,平康福祿。」

金狐道:「瞧峨嵋如此鬼祟行事,似乎正為皇室,掩匿行蹤。」

銀狐道:「為皇室跑腿,無非為財為勢,只是加入保皇行列,如廝作法,難道不怕,有違峨嵋祖訓之嫌。」

金狐道:「連祖師爺都已再世,改寫祖訓,正乃輕而易舉之事。」

銀狐道:「如此看來,蒼元、古七也是嫌貧趨富之人,峨嵋清高在外,貪鄙於內,行事表裡不一,如廝偽善,莫非正為誑惑眾人,欺世以博善名。」

金狐道:「取不義之財,布施眾生,肥了自己,賺了名聲,或許才是峨嵋祖訓。」

銀狐道:「只是今夜蒼元、古七逞能,為財摸黑,闖入鬼族陣局,活命機會,恐怕不大。」

金狐道:「鬼族陣局,不打招呼,我等也不敢輕入,這兩人如此大喇喇,如逛街購物,長驅直入,卻實讓我,訝異萬分。」

銀狐道:「可眼前整座山谷,黑氣沖霄,這兩人莫非已經眼盲,竟視而不見。」

金狐道:「峨嵋既已身置,奴才之位,定要在君王眼下,建功立勳,展現其斬妖之能。況峨嵋恃才傲物,弗論黑氣、妖氛,均不在其眼內,且在眾位徒子徒孫面前,更加不能示弱,以是蒼元、古七,今夜入谷之舉,縱有風險,也勢在必行。」

銀狐道:「一般邪教妖徒作法,當會先聽南宮木細稟,敗陣之由,聽完緣由,縱是傻子,也會從而遠離此谷,只因找回君王,照樣可以收錢,何苦為顧面皮,枉送一命。」

金狐道:「只是如此一來,峨嵋被妖邪驅離之事,將不脛而走,皇室也會因而鄙之,這將影響到下一票,保鏢生意價碼,峨嵋只怕拉不下這般臉面。」

銀狐道:「前番鬼族只是趕人出谷,這番蒼元、古七再次入谷,萬一二人,言語輕薄,行止乖張,激怒了鬼族,峨嵋只怕,一門盡絕。」

金狐道:「鬼族一向精明,峨嵋權充君王打手,谷中與皇室廝混,已將之驅走。今峨嵋二大高手,再次入谷,所圖為何,眾鬼料應心知肚明。」

此時忽聞高地中央,鑾車附近,傳來一陣哭聲:

「奴婢知錯了!奴婢知錯了! 娘娘饒命!」

「賤人!這桃子內核已爛,妳竟敢拿給本宮吃!」

「娘娘饒命!娘娘饒命!」

「來人!將這賤婢,拖出去絞死!」

鑾車旁肅立數十位宮女,各各面色驚慌,眾人你瞧我,我瞧你,一時無人上前,人人不知所措。

只聽得鑾車內又罵:「你們都死了不成?還不將她拖下去!」

終於有位宮女顫聲向前答話:「回娘娘,內侍、禁軍均不在此。」

鑾車內罵道:「內侍、禁軍不在,就由妳們親自動手,遲了連妳們也一齊絞殺!」

鑾車旁峨嵋一干人,見此情況,各各心下惶惑,不知如何處置此事。金狐、銀狐不覺好笑,隱身飛舞在,峨嵋眾人四周,說起話來。

金狐道:「峨嵋門下,向以德性渾全自詡,現下有人理道全無,胡亂殺人,看來這些道學之士,應不會淌此凡俗之事,只因祖訓絕不可違,無辜之人,縱使冤屈而死,干峨嵋何事?」

銀狐道:「可若是鑾車內,這位潑婦逢險,峨嵋也不救?」

金狐道:「這可不一樣,峨嵋如此陣仗,就是為了保護,鑾車內這位潑婦而來,若有人要殺此潑婦,峨嵋門下必與之拚命,乃因出錢的就是主子,收錢的便是走狗,走狗替主子拚命,正是天經地義之事。」

銀狐道:「峨嵋祖訓是這樣說的?」

金狐道:「所謂祖訓,是搪塞眾人的用辭,妳瞧方才峨嵋祖師爺古七,為錢如此賣命,他傳下來的祖訓如何,想亦可知。」

銀狐道:「峨嵋既如此貪財,那我們何不,送與這位可憐小宮女,一筆財富,由她使錢當主子,驅使峨嵋走狗,將鑾車內潑婦殺了,豈非大快人心。」

金狐道:「這又有所不同了!峨嵋自認清高,寧願帝王腳下當奴才,也不願與凡夫俗子,平起平坐,所以要峨嵋收受,此小宮女錢財,非得要此宮女,先有身份地位才行,至少要當個王侯將相,顯爵高官方可。」

銀狐道:「人間稱帝封侯,此事不難,我想這位小宮女,首要之務,應先將鑾車內潑婦殺了。」

金狐道:「還是有些小難度,乃因若我等,先將這些峨嵋走狗,通通砍死,這位小宮女,對車內潑婦,還是不免有所畏懼。」

銀狐道:「若峨嵋一干人,已然死盡死絕,此處既無侍衛,也無太監,且這位娘娘,看來弱不禁風,這侍女隨手一棍,將之打死,應該不難,如何還會懼她。」

金狐道:「只因宮女一生,均被教育成奴,一時之間,會反應不過來。」

銀狐道:「可寰宇之間,奴隸打死主人之事,所在多有,今宮女已踏入生死之線,如何還不與主人相搏?」

金狐道:「寰宇之事,後宮一概不曉,乃因世道正理,宮廷不會傳知宮女。就如此事,宮女還是認為,弗論對錯,主子對奴婢仍然操有,生殺之權。」

銀狐道:「主子有絕對生殺之權,此種歪理,在宮女心中,莫非已根深蒂固?」

金狐道:「確是如此,不止宮女,就連一般蠢夫,也是認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寰宇一切,均為帝王所有,帝王可以隨時殺人,可以隨意搶人財物,可以隨意淫人妻女,乃因萬物、泥土、金、水、火、風等,俱為帝王一人擁有。」

銀狐哈哈一笑:「只是如廝強者,為何如此膽小,身旁侍衛,人數動輒上萬,既然世上財物,盡歸於他,出門何苦攜帶,恁多金銀珠寶?走到哪裡,看見錢財就拿,豈不方便。」

金狐道:「攜帶錢財出門,乃為收買像峨嵋這般蠢漢,為其賣命,又不能中途搶劫,以免壞了形象,只因寰宇亦有,頗多智者,不甘財物平白被搶,亟思除掉如此惡物。」

峨嵋眾人只聞其聲,不見其影,驟逢妖物之下,紛紛祭出法寶,四下搜尋,只見兩條幽影飄忽左右,倏爾西東,不知何物。眾人駭異之下,聽得趙天年大喝一聲:「列封魔陣!」

眾位峨嵋門下,迅速斜斜排開一線,人人飛劍、法寶祭在空中,光芒四射,直擊兩條飛飄陰影。金狐、銀狐哈哈一笑,銀狐放出法寶夢中鈴,只聽得空中鈴聲三響,峨嵋眾人飛劍、法寶,頓時落地,銀狐雙指微動,已將數件法寶抄在手中:「峨嵋法寶,呆滯一如其人。」

金狐單手空中畫圓,化出絲絲青煙,捲向峨嵋門下。但見煙霧閃閃之下,青煙驟變為繩,眾人忽覺一陣眩暈,尚未知覺過來之前,已一齊被綑翻在地。

銀狐隨手拿起一把峨嵋飛劍,將鑾車劈成兩半,車內滾落一女,鳳冠霞服,渾身金珠玉翠。銀狐挑下冠服上金銀首飾,掃向跪在塵埃婢女:「爾等將此金銀分了,各自回鄉去吧,不必咨惜宮廷生活,當一偏鄉村婦,也勝過入宮為奴。」

婢女道:「多謝仙女救命之恩!小的在宮廷之中,乃下流婢女,長久住居後宮,多受磨難,並非不思逃離,乃因曾見同袍姊妹,私逃未果,慘遭抓回,受盡酷刑,凌遲致死,是以心中畏懼。」

銀狐道:「此番有所不同,地上這潑婦,自身難保,已無能害人,況天下已然分裂,朝廷即將改朝換代,爾等儘可放心離去。」

婢女道:「啊!原來天下已經大亂,小的深居內宮,無人告知此事。可 - - 難保朝廷不會平定亂事,恢復皇權,若然如此,眾位姊妹逃離若被抓回,必定遭殃。」

銀狐微微一笑:「我等既已插手此事,當今皇權已然垮定。另外若爾等任何一人,性命身家稍有差池,我等必將峨嵋一派滅盡,因此峨嵋眾人,當焚香祝禱,祈求爾等,長命百歲。」

金狐道:「那旁尚有數輛重車,車內裝有黃金珠寶等,宮妝之物,眾人也一起分了。不必擔心回鄉路上,遭遇賊匪,暗中自有仙人護送,有人問起金銀珠寶何來,儘可說是渾二小兄弟送的。」

婢女道:「渾二 - - 兄弟,他是大富人?」

金狐道:「確是大富人,渾二財富,已名動江湖,更絕的是,盜匪寧可打劫官家,也不敢動渾二財富,一絲腦筋。」

眾位婢女聽了此語,莫不歡欣,人人如魚得水,雀躍不已,紛紛謝過雙狐之後,快樂聚齊一處,分起金銀珠寶來:

「小舞!妳回湖南是吧,我同妳一起!」

「要回廣東的,請隨小蘭到第七車這兒來!」

「新疆的,有沒有新疆的?」

「妳瞧,這皇后玉帶,我帶回去,我說是皇后的,有誰會信?」

「我回鄉嫁人之後,要寫本宮中秘辛。」

「宮中秘辛,哇!那可寫不完了!」

「記得要寫上,皇后偷人那一段,什麼大內侍衛,根本就是皇帝表兄。」

「還有 - - 還有大小太監,那些變態行為,也要寫上。」

「最要緊的是皇帝本人,色厲內荏,膽小如鼠,卻以殺人為樂。」

金狐、銀狐聽了哈哈大笑。金狐道:「這本書出版時,若不想用本名,也可署名渾二!」

數百名內宮婢女,各個帶著,一輩子也花不完的財富,興高采烈地駕車離去。銀狐招來一群狐族,前頭替眾女開道,護送眾位婢女安全回鄉。

金狐問銀狐道:「剩下這個潑婦,妳說該如何處置?」

銀狐道:「如此爛貨,只怕紅月教、五台派都不會想要,我正奇那皇帝蠢夫,怎會看上如此貨色的。」

金狐道:「那送給白令邪教如何,或許她可在白令教下,當個老鴇?」

銀狐道:「這潑婦當老鴇,只怕妓院生意會被搞垮。」

金狐道:「看來此女毫無用處,或許她會作些莊稼,當個農婦?」

銀狐道:「這種人作莊稼,世人便都無飯可吃了,我不信天下有那個地主,敢雇用她的。」

金狐道:「或許她可自己當地主,既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她隨便選塊地,當起地主,不就成了?」

銀狐道:「這的確是個好主意,只是她身旁既無官軍、又無侍衛,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這句話她說得出口?」

金狐道:「講句話,拿取屬於自己的土地而已,為何要有軍隊、侍衛在旁?也不是要搶劫。」

銀狐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確實就是搶劫用語,依此說法,就連峨嵋山地風府,也應屬皇帝所有。」

金狐道:「可我不承認,我等那郊山住居,也隸屬帝王擁有。」

銀狐道:「我也不承認,可峨嵋派認了,因此方有今夜峨嵋眾位奴才,為其主子賣命之事。」

金狐道:「既然地風府隸屬帝王,現今皇帝垮了,地風府當屬無人之物,應是人人均可自由出入了。」

銀狐道:「確是如此,因此峨嵋奴才,方急於幫其主子出頭,以免丟了地風府。」

金狐道:「看來這幾個峨嵋奴才,今夜非死不可了,否則讓其主子再當帝王,天下眾人,豈非均無立足之地。」

此時空中忽爾掉落蒼元、古七兩人,重摔在地,二人均已昏迷不醒。金狐、銀狐隨即聽聞谷內,一聲傳音召喚:

「鳳兒?」

金狐、銀狐一陣驚訝,鳳兒怎會出現在此地?雙狐身形瞬即一閃,化成兩道遁光,迅速飛入谷內。

金狐、銀狐一飛入谷,只見茫茫煙霧中,鳳兒、鬼王雙雙一身飄逸,佇立谷中。

鳳兒朝金狐、銀狐微笑道:「峨嵋鬼祟之事,還是逃不過雙狐姊妹法眼。」

金狐道:「適才谷前戲侮峨嵋派下,不知鬼王、鳳姐蒞臨,我等有失遠迎了!」

鬼王道:「今夜守陣鬼將傳音,峨嵋古七身藏神祗異物,吾等趕至谷中,確認此事,古七懷中方盒,確然不屬於大地,定是由天界攜回。」

金狐道:「古七攜回方盒,不知此方盒,有何作用?」

鳳兒道:「方盒作用未明,只能確認此盒,定是偽神所有。」

金狐道:「如此說來,古七或許已成偽神奸細,只是偽神將方盒由古七攜回,難道不怕被我等識破,將之奪走?」

鬼王道:「這點正是,此事詭異所在,古七並無能力護盒,方盒如果重要,放在古七身上並不妥,除非偽神有意,讓此盒為吾等奪走,乃因能由古七身上,奪取此盒者,必非人族。」

銀狐道:「不知方盒之內,裝有何物?」

鳳兒道:「吾等為怕中計,不敢打開方盒,亦不敢將之擊毀,只是用法寶察視,目下均無法測知此盒用途。」

金狐道:「古七自身,莫非也不知此盒作用?」

鬼王道:「適才谷中,吾等威逼古七,古七使盡法寶,元神瀕臨散滅之際,也不取出方盒禦敵,看來方盒似乎並非法寶、武器,或是古七不知用法。偽神若將方盒交與古七,而不傳之用法,當更是希望吾等,能由古七身上奪得此盒。」

銀狐道:「或許古七只是,在天庭偷得,或是撿得此盒?」

鳳兒道:「要偷得或撿得,偽神之物,十分不易,方盒若非偽神親自交與,當是偽神故意,讓古七取得攜回。」

鬼王道:「據各族回報,天庭元神,重返紅塵者,整個寰宇,唯獨古七一人,此事十分詭異。目下偽神先鋒,應該已進入天界待命,吾等如為此事動疑,而進入天界探究此事,恐會正中偽神奸計。」

金狐問:「如此我等該如何,處置此方盒?」

鳳兒道:「此方盒必不友善,現下並無良謀,處置此盒,吾等商議結果,還是暫且放回古七身上,暗中觀察,並知會峨嵋附近各族陣局,小心峨嵋古七身上,有此不明方盒,戰事若啟,須多加防患。」

金狐道:「看來方盒第一個作用,竟是保住古七小命。」

銀狐道:「只是方盒若是惡物,第一個遭殃的,也是古七。」

鬼王道:「還煩雙狐姊妹,多多在意此事,更須告知樹女何菁,峨嵋地風府中,不止有冥王出入,尚有偽神不明方盒在內。」

鳳兒道:「戰期已迫,吾等不能久留,峨嵋多事之地,行事須多加小心,目下暫且先別過雙狐姊妹,來日再敘!」
說完,鳳兒、鬼王化為二股青煙,瞬間離去。

金狐、銀狐飛出谷來,瞧視躺在地上峨嵋眾人。

金狐道:「峨嵋門下,奴性果然堅定,大地為奴之後,入天庭還是為奴,自己想當奴才,原本不干我事,只是此奴若作出,於我等不利之事,妳說該當如何?」

銀狐道:「適才聽說後宮,有種種殘酷虐人手段,我等何不先去學個幾手,再回來試試。」

金狐哈哈大笑:「如此甚妙!」

金狐一揮手,放開峨嵋眾人身上綑綁,與銀狐化出二道遁光,離地飛去。

峨嵋門下眾人,脫了束縛,紛紛狼狽起身,趙天年、文幸等,急急向前扶起蒼元、古七二人,一陣推拿送氣,舒筋點穴。

南宮木臉色蒼白,呆坐地上:今夜為帝王出力,本非自願,只是奉師叔之命行事。據祖師爺古七所說,峨嵋開派之初,因標榜除惡伏魔,故地風府土地取得,峨嵋不便自行出面,端賴官府出頭,方能趕走地痞無賴,此事不知是真是假,若地風府是強取自,一般良民百姓,卻又如何。本門向以助溺扶傾自居,平時酷吏剝民,自己並非不知,今日倚向官方,若風聲傳出,恐會辱盡峨嵋威名。況對頭威力如廝,若非爾等放寬一線,本派或已滅門。誠如對頭所說,皇后欲殺無辜宮女,峨嵋見死不救,可自己卻奉命保護,殘暴剛愎的皇后,行此不仁之事,莫非本門真已成為,帝王手中斧鉞,官府手下奴才。師叔謂欲成就大業,當得先有財富,畢竟空手難施德性。此番數十萬饑民,擁上峨嵋,本門連日放賑,已然罄盡存糧,災民衣食,已無處措辦,當下欲救難民,還須先覓財源,只是賺取帝王財富,與一般保鏢不同,為財向帝王低頭,已形同走狗。江湖走鏢,是憑勞力賺錢,為皇家賣命,卻是欺壓善良,若然本門缺錢少糧,也非得在帝王,令劍金牌之下,依命行事嗎?難道就無他路可走?況今夜本門,已然使盡勢頭,我輩一生志向,已辱沒殆盡,自己是否續留峨嵋,已了無主意,明日定當入峨嵋後山,叩關見師,請丰靈子師父,為自己決定去留。」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4.1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