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回 城隍廟口
第二回 神祗之戰
第三回 紅月教主
第四回 拜別雲夢
第五回 五台妖佛
第六回 錢財露白
第七回 千年埋伏
第八回 長富客棧
第九回 癸亥變著
第十回 萬物化塵
第十一回 空地賭局
第十二回 皇家保鏢
第十三回 皇歸何處
第十四回 萬里尋夫
第十五回 偽神初臨
第十六回 峨嵋之戰
第十六回 峨嵋之戰
第十七回 大地之拒
第十八回 天神下凡
第十九回 神界傳說
第二十回 金蟬脫殼
第二十一回 百人宣戰
第二十二回 戲天之嬌
第二十三回 醫術大賽
第二十四回 聘僱殺手
第二十五回 神祗借寶
第二十六回 弄假成真
第二十七回 萬獸入谷
第二十八回 返老還童
第二十九回 星河二會
第三十回 三忌目力
第三十一回 名獸易主
第三十二回 釣神之計
第三十三回 酒色財氣
第三十四回 聚仙之策
第三十五回 芸芸眾仙
第三十六回 散仙大會
第三十七回 崖上鬥寶
第三十八回 天涼古剎
第三十九回 宇中八神
第四十回 甲丑之計
第四十一回 萬獸出澤

芻狗錄
作 者
寒香云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21.03.24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999999999999
本月人氣
137
累積人氣
14384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6.2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六回 峨嵋之戰
此時大地已近全盲,峨嵋山下,人人惴懼,村民心中憂惶。多人打起火摺子,點起火把,欲照亮前路,卻只見燃火炙熱,竟無光影,眾人心中惶怖,嘶喊、求救之聲不斷,弗論僧尼道俗,均只能憑手觸物摸地,點起拐杖,尋路回家。

空中何菁、金狐、銀狐,背背相靠,縛在一處,銀狐身前,無數法寶飛旋,卻不見任何光芒。金狐俯觀大地,望著黑影逐漸溶合,終至所剩最後微光,也消失不見。何菁閉起雙目,凝神細聽,四圍聲音,心思:不知偽神,欲施何術,洗蕩此方,偽神未現其蹤,料其亦難透視黑影。只是若有,能透視黑影之物,暗中相襲,後果堪慮,果真如此,我等暗中盲戰,神功虛耗,豈能久乎。

大地一片黯然,金烏、玉兔、天星光芒猶在,奈何穿不透黑影,無法照亮大地。峨嵋山頭,樹林裡,夜鷺、野貓、守宮等夜行生物,四處驚慌亂竄。村內街道,人聲喧嚷、爭吵之聲,依然不斷,然而空中,卻是一片寂然。寰宇陣局,唯獨魔族、何菁、金狐、銀狐等,佈陣空中。妖族附身蝙蝠、海蝦,散佈寰宇各處,峨嵋天空,只餘十隻蝙蝠,佈哨長空。

金狐俯視村上,全然漆黑,難視一物,只聞人聲嘶喊,心思:偽神出此惡手,各族必然惶恐,暗中逢敵,各處陣局,出手定會躊躇,我等冒死不離峨嵋,也正為免,己方相殘,只是如廝堅守原地,卻又如何致勝。金狐思及此處,忽見街頭,光亮忽現又滅,金狐訝異萬分,緊盯原處,果然微光再度一閃,這次金狐瞧得仔細,微光之中,渾二臉面,竟似在笑。

金狐急道:「我這方向,適才閃出微光,街頭上,依稀可見渾二笑臉。」

何菁睜開雙眼:「這並無可能,莫非是幻覺?」

何菁轉向金狐方位,盯住街道,片刻之後,果見地上,微光閃動,渾二身形,忽現又滅。

此時街頭,石芳正指導渾二,如何於黑影之中,發出光芒,韓蕭背靠樹影,一旁打坐。

石芳道:「這銀、鐵須磨出粉來,還要有些熱度,才能發光。」

渾二道:「- 我磨的 - - 粉 - 太少,只能 - 短暫 - -發光。」

石芳道:「空中金姨,適才已見此光,現下菁姊在看,只是為何,菁姊與金姨、銀姨,好似背靠背,縛在一起,不能同時,朝向一方。」

樹下韓蕭,聽了此語,心下一驚,背倚背縛住,這是死戰之兆,只是此法,只適於四面被圍,作最後一搏而用,現下敵蹤未現,先縛住自己,於理不通,況何姑娘與金、銀雙狐,道法通神,為何施用此術?莫非其心思,正與自己一樣,若於暗中遇敵,務須確認渾二、石芳在己後方,免得誤傷自己人,只是何姑娘、金、銀雙狐,當具夜視能力,何以作此施為?

韓蕭思及此處,心中忽爾閃過,一絲不祥之念,急道:「石芳!看何姑娘,是否還瞧視此方,快與之招手,請她下來!」

石芳看韓蕭表情急切,不知發生何事,連忙躍起雙足,搖擺雙臂,猛向何菁招手,只見空中何菁,雖仍瞧視此方,竟似無覺。

石芳拉住渾二道:「有點奇怪,菁姊似乎看不見,渾二哥,你朝這個方向,大聲招呼菁姊看看。」

渾二朝石芳,引導之方向,揮搖雙臂大呼:「- 菁姊!菁 - 姊 - - 菁 - 姊!」

空中何菁,仍然未覺,石芳道:「韓大哥,菁姊她們,似乎失了夜視功力。」

韓蕭驚道:「糟了,石芳!快吹笛,招呼她們下來,此番來敵,似乎兇惡,妳須為她們,權充雙目。」

石芳急吹玉笛,笛音短促清亮,遠遠傳了開去。何菁、金狐、銀狐,空中聽得笛音,何菁道:「適才似乎聽見,渾二呼喚,現下笛音急吹,莫非爾等,街頭逢險?」

銀狐道:「江湖人物、修道之士,無人敢動他們三人,如此呼喚,或與適才,街頭光芒有關。」

金狐道:「目下一片黑暗,我等是否,朝適才光亮之處移位,聽聽 - - - 」

金狐話未說完,長空中數隻蝙蝠,倏爾飛落,妖族前哨狂呼:「惡獸!數萬惡獸!可暗中視物,飛奔迅速、敏捷,各族務須小心!」

石芳遠遠瞧見,無數惡獸,飛天狂奔而來:「這 - - 這 - 怎會?」急忙將韓蕭、渾二帶至附近小廟內藏身。

此時空中忽爾,轟隆鏗鏘之音大作,前隊猙獰,已臨峨嵋上空,萬獸口中咆哮,身上甲片不斷開闔,發出驚人巨響,完全阻斷峨嵋山頭,音訊之傳。何菁、金狐、銀狐,對彼此話語,四周聲音,已全聽不見,此刻峨嵋山頭,萬獸哮吼音、甲片開闔音,竟如霹靂,聲震天地,一切寰宇生物,不只全盲,亦已全聾。

峨嵋上空,十名妖族前哨,附身於蝙蝠身上,催動妖光,擊斃數隻猙獰,領頭猙獰見狀,吼哮一聲,數萬猙獰,紛紛口吐黑煙,瞬時之間,黑煙彌天罩下,蝙蝠一觸黑煙,即刻化為血水。十名妖族無奈,脫身蝙蝠,飛入長空,遠離何菁陣局,十名山妖,背背相倚,暗中盲戰。

何菁雙臂微振,佈下萬千樹鬚、惡藤,團團飛繞於,陣局最外圍,峨嵋上空,頓現大風疾雷,滾動無數巨藤,八方飛舞,破空狂掃,團團密密,圍住陣局核心。何菁心思:防禦可佈八方,攻擊方位,卻有所限,更可慮者,失了耳目,於何時出手,竟難決定。

帶頭猙獰惡獸,衝至何菁、金狐、銀狐等身前,見漫空樹藤飛繞,何菁腰畔黑硯,綠光繚繞,回頭一聲狂吼,前隊猙獰,即刻陣佈球形,四圍上下,將何菁、金狐、銀狐等,八面圍定。

惡獸狂哮不斷,口吐陣陣黑煙,黑煙接觸樹藤,隨即將之溶蝕。何菁驚覺樹藤有損,隨即將之補上,奈何黑煙,愈聚愈濃,瀰漫八方,陣局外圍樹鬚、惡藤,與黑煙惡鬥一陣,竟已漸漸消蝕。此時整個峨嵋上空,已全為黑煙壟罩,萬物與之相觸,立見溶蝕。何菁、金狐、銀狐併十名妖族,急運神功,逼退黑煙,猙獰見黑煙一退,更是奮力狂噴,雙方空中,相較神通,互鬥內力。

此時後隊猙獰,亦已趕至,領頭猙獰狂吼長嘶,猛擺巨尾指揮,後隊猙獰見狀,遽爾著陸,運上巨石,復奔長空,望何菁陣局,擲下巨石,巨石一近陣局,何菁腰畔黑硯,紫光一閃,漫天巨石,瞬時化灰,與此同時,前隊猙獰,猛擺獸身,射出身上鱗片,惡獸鱗片,竟不畏魔族法器,驟爾穿越巨石灰塵,直襲陣局核心。

何菁雙袖狂捲,擊落來襲鱗片,雙手揮出,毒草惡花,盲目直攻。金狐雙掌畫圓,揮落鱗片,順手推出,萬股寒氣,攻入前方黑暗之中。銀狐舞動,周身法寶,擋落鱗片,復催動法寶,直射前方。何菁將陣局,原處轉動起來,以避敵方,見縫插針。

何菁驅動陣局,急速轉動,霎時無數毒液、寒氣、法寶,疾噴八方,只是暗中盲攻之下,雖傷了幾隻猙獰,多數猙獰,竟能迅速避開,何菁陣局所發之,三樣不同攻勢。渾天巨響聲中,何菁、金狐、銀狐等,未知攻勢成果如何,為免敵方逼近,卻也不敢稍歇,依舊奮力盲攻。

十名妖族,亦受黑煙、鱗片、巨石等狂攻,妖妖背背相抵,催動妖光,盲目射向四方,奈何猙獰閃避有方,妖族攻勢,亦盡多落空。

後隊猙獰,運石、擲石不斷,何菁、金狐、銀狐攻勢,竟有大半,擊在巨石之上。前隊猙獰,口噴黑煙,偶見縫隙,即射出身上鱗片,何菁、金狐、銀狐等,盲戰多時之下,身上已見多處傷痕。

何菁傷痕累累,心中狂怒之下,使出煞手,於陣局疾轉之中,盲目朝前,一式逆轉造化,漫天猙獰,竟似熟悉,此傳自天宇中心之,神祇武學,見何菁出手架式,當下知機,遠遠一個迴旋,已然巧妙避開。何菁未知,攻勢成果如何,疾速旋轉陣局,瘋狂施展絕學,漫天猙獰,卻是迴避有方,逆轉造化神功,竟絲毫傷不了此天外惡獸。

峨嵋山頭,空中惡戰,歷經一個時辰之後,帶頭猙獰,見何菁陣局內,三樣攻勢,已慢慢轉弱,一聲暴吼之下,前隊猙獰,迅即分成三隊,上下飛竄,嘶吼長嚎,已然準備,衝破何菁陣局。

黑影橫陳大地,峨嵋附近各族陣局,目不能視,卻聽得峨嵋山頭,萬獸狂吼,鱗片開闔之聲,震天價響,各族幾度傳音何菁、金狐、銀狐,均無獲回音。數名妖族附身蝙蝠,環繞附近長空,卻懼於惡獸口中黑煙,不敢靠近峨嵋上空,只能遠遠將戰情大概,約略傳音各族。

此時雲夢大澤,亦是漆黑一片,狐族、獸族,及附近各族陣局,已然全面備戰。黃魔、樹佬、幻狐、鳳兒等,佇立沙洲深處,隨時細聽,妖族傳音,已略知峨嵋戰況。

黃魔兩眉愁鎖:「天外惡獸,竟至如此靈異,其奔竄方位,若猜摸不出,確實難制。」

樹佬道:「惡獸隱於黑影,確實了不可當,何菁陣局,稍有疏虞,便是禍事。」

幻狐道:「不止何菁陣局如此,惡獸若移轉別處,天烏月暗之下,各族必定驚惶,互相殘殺之事,恐難避免。」

黃魔道:「耳目盡失,縱不互殘,久戰之下,亦恐難免力竭。」

樹佬道:「偽神此計,果然狠辣,黑影惡獸,只留其一,並不足懼,只是二者相合,竟成絕配!」

黃魔道:「此時何菁陣局已被圍住,縱然血圖門馳援,黑暗之中,兩陣恐怕,已難互調。」

樹佬道:「雲夢最外圍陣局,已改由血圖門佈防,樹族一旁支援,其他各族,須離血圖一族,至少三里以上,免被誤傷。」

幻狐道:「偽神驅獸,先攻峨嵋,欲穩住糧倉,如廝作法,當是已有把握,此獸不會衝撞人族。」

鳳兒道:「莫非這正是,古七身上黑盒的作用?」

幻狐道:「或許我等,該奪下黑盒與黑色圓片,以避此獸。」

樹佬道:「黑盒能否避得惡獸,尚未可知,眼下一片黑暗,欲入地風府,尚須賴妖族附身蝙蝠,前行引路,或由妖族直接出手。於黑暗之中,如此摸黑行事,有些犯險,且殺傷必多!萬一蝙蝠傷亡,妖族將被逼,出手亡滅峨嵋一派。」

黃魔道:「或許 - - 當下應將所有惡獸,盡滅於峨嵋山前。」

鳳兒驚道:「難道是- - 要發出玉石令!」

樹佬道:「玉石俱焚,犧牲何菁、金狐、銀狐,及十名妖族,同時殲盡惡獸,或可拯救大地各族,無數生靈。」

鳳兒道:「只是滅盡峨嵋山頭惡獸,難保偽神不會再放惡獸。」

黃魔道:「惡獸數量,當亦有限,少一隻惡獸,大地就多一分生機。」

鳳兒雙眸含淚:「何菁、銀狐,鬥過冥王,功力已更上層樓,或許久戰之下,會悟出制敵之方,脫得此難。」

幻狐嘆道:「惡獸若不敵何菁陣局,必畏懼而轉移他處,如此為禍只怕更大。」

鳳兒道:「若能將惡獸,驅往峨嵋附近,魔族陣局,魔族應可,在陣局之外,將之全數殲滅!」

黃魔道:「依妖族傳音,惡獸於神祗武學,竟似不懼,此事絕不可大意!」

樹佬道:「惡獸威力,端賴黑暗隱身,惡獸若臨,除非是血圖門守陣,否則樹族當先與之纏鬥,耗其內力,各族一旁,俟機出手,方為妥當。」

黃魔喟然長嘆:「如今何菁勝也不是,敗也不是,此棋難下,我等如之奈何!」

鳳兒道:「只要能破得黑影,何菁即可,將峨嵋山頭惡獸,全數拿下。」

黃魔仰天沉吟:「此黑影究是何物?若破不得它,大地怎離此難?」

幻狐道:「再俟片刻,事情或有轉機。」

黃魔道:「欲下玉石令,還得妖族同意,我等先行準備,不到最後一刻,玉石之令,絕不輕下。」

鳳兒傷心欲絕,於啜泣聲中,傳音妖王,說明此事,妖王徵詢山妖長老之後,黯然同意,最後一刻,峨嵋山頭,將玉石俱焚。

黃魔隨即調動,峨嵋附近魔族陣局。在妖族附身蝙蝠,引領之下,魔族陣局,已慢慢罩住,整個峨嵋山頭。妖族細估,惡獸奔竄範圍,報與魔族知悉,魔族細算之下,為免萬一,再將範圍擴大二倍,魔族各陣局,準備由空中,同時向下一擊,一舉滅焚峨嵋山頭。只待玉石令下,整座峨嵋山頭,萬物將瞬間化塵。

雲夢澤內,天漁村上,陳嫂畫舖中,血圖老人、臥蠶先生、陳嫂、小文等,俱已身入血圖,全面備戰。血圖一族,幅幅血圖,均可互跨,於暗中盲戰,不會誤傷己族,只怕誤傷他族。

聽得玉石之令已然備下,血圖門下,各個神悲意慘,猶記何菁臨行前,入圖相辭,莫非這一辭,竟是永別。

陳嫂道:「如果這次是血圖門,萬圖大陣,佈陣峨嵋長空,此刻數萬惡獸,已然死絕!」

血圖老人道:「此番之敗,乃萬料不到,天宇之中,竟有如廝黑影,可蔽吾人視線,甚且遮掩法器光芒。」

臥蠶先生道:「若由血圖一族,佈陣長空,偽神戰策,必有所變,亦即黑影施放順序、時間,定會更動。」

陳嫂喃喃道:「烏暗之中,四面喧震,耳目俱失,盲戰之下,小菁陣局,還能撐持多久 - - - 」

此時冥王深坐冥府,正嘗試諸多法寶、亡魂,心中憂疑:孤家夜視功力,堪稱天宇第一,叵奈如廝黑影,孤家竟窺不穿,此刻若遽爾臨敵,後果堪慮。幸而法寶異魂天網,似可引路,此網之中,亡魂殊異,仗其異能,或可稍解,眼下盲目之憂。只是黑影,究竟來自何方,幽司地冥,已全為其壟罩,陽間大地,或也如此,孤家既盲於此影,神祗與大地各族,當亦望不穿此影,如廝佈局,必得掌握,可窺穿黑影之物,方能得利 - - - 。

冥王凝思及此,心中憂惶,忙祭起異魂天網,藉此寶引道,於黑暗之中,急急演練,騰挪飛躍,隱遁變化,諸般神功。片時之後,冥王已漸熟此寶,藉其威靈,已可於暗中飛躍奔竄,避開外物。

冥王心思:孤家身處地冥,未知陽間狀況,若陽間未有黑影,冥府定是攻擊對象,如此堅守冥府,只怕會坐以待斃。而今唯有犯險,進入陽間一探,方知究竟,藉異魂天網,應可輕鬆躲過,大地各族陣局。冥王思及此處,隨即展開異魂天網,放緩行速,慢慢步出幽司。

峨嵋村上街頭,石芳瞧視空中,見何菁、金銀雙狐等,似已受傷,情勢危殆, 萬千猙獰,靈活異常,猶自四面逗弄,何菁等盲目廝殺之下,已近力竭。石芳一汪珠淚,地上來回狂奔,死命吶喊,奈何嘶喊之聲,連自己也聽不見。

石芳急得眼中噙淚:「如果豪哥或阿毛在這兒,就 - - -」,石芳思及此處:「或許 - - -」,石芳忽地急奔,撿拾地上,猙獰鱗片,復衝入街頭商家,尋找木板、漿糊、米飯、鐵鎚。

石芳取猙獰鱗片,將之釘入、黏上木板,片刻之後,已將數十片猙獰鱗片,俱黏貼於木板之上。石芳扛著木板,狂奔至何菁陣局之下,舉起木板,朝向空中,左畫螺旋,右畫三角,作規律搖擺。

此時空中,前隊猙獰,驟分成三隊,已由三方,分別衝入何菁陣局,何菁雙掌攫住單隻猙獰,發出一股陰氣,擊斃先鋒猙獰,兩旁猙獰卻趁機,頂起何菁,向外甩出,另方猙獰,亦同時頂起,金狐、銀狐,甩向他方,何菁無奈,放開縛身樹藤。陣局既破,何菁、金狐、銀狐,俱被甩向遠方,分別落單於黑暗之中。

帶頭猙獰,大吼一聲,三隊猙獰,倏地奔向三方,分別撲向何菁、金狐、銀狐。

地上石芳,渾身冒汗,猶自規律,揮舞木板。何菁陣局破去,領頭猙獰頓見,地上黑影反射規律,竟如此相熟,微微愣住,隨即發出一聲尖吼,瞬間之下,數萬惡獸,身形定立原處,停止吼叫,亦停下甲片開闔,天上地下,一時之間,萬籟俱寂。

領頭猙獰,身懷警戒,慢慢逼近石芳。

石芳放下木板,仔細一瞧:「小南,是你嗎?小南!」

領頭猙獰,忽地躍起,奔落街道,跪伏石芳身前,低聲嘶鳴。

石芳揪住猙獰耳朵:「果然是你,小南!是誰叫你們,在這兒胡鬧的,爹爹呢?」

領頭猙獰,雙眼帶淚,望空一聲哀鳴。

石芳見狀,哀傷悲切:「爹爹他 - - - 」

領頭猙獰,又是一聲哀鳴,隨即開啟,背上鱗甲,身形一斜,放下一頭弱小猙獰,小猙獰滾落塵埃,站立不起,復趴在地上。

石芳手摸,小猙獰額頭:「阿毛!你又不吃飯了,你再不吃東西,豪哥回來,我就叫他修理你。」

石芳隨即呼叫渾二:「渾二哥!韓大哥!請往這裡來,帶著人參、蓮子來餵馬,我要去找菁姊,和金姨、銀姨她們。」

渾二、韓蕭,聽得石芳呼喚,尋聲慢慢移往,石芳身旁。

石芳騎上猙獰小南:「韓大哥!渾二哥!你們待在阿毛旁邊,馬群就不會動你們,我去尋找菁姊她們。」「阿毛!乖乖聽渾二哥、韓大哥話,吃些東西,渾二哥有全天下最好吃的人參、蓮子。」

石芳騎跨猙獰,躍入長空。此時空中,所有猙獰,均靜立不動,瞧視猙獰小南動向。何菁、金狐、銀狐等,黑暗之中,分立三方,俱已迷失方向,相互傳音之後,亦難互悉彼此距離、方位。

何菁心思:依嗅覺研判,惡獸仍在,可敵方勝機之下,驟爾收兵,莫非意欲,生擒我等,亦或催逼我方移位,於失卻方向之下,致各族陣局,互相殘殺。

金狐渾身是血,賴此寂靜空檔,急急傳音雲夢,告知戰況。銀狐與十名妖族,傳音相商之後,妖族還以擊器、敲音,顯示自身方位。銀狐心思:妖族智計卓絕,信非虛也,千里傳音,相互難知方位,今實體擊物發音,若能聽得,則對方方位,即可略知大概。銀狐仿效妖族作法,亦舞起發音法寶,告知己身方位。

暗空寂靜,唯聞妖族擊器音、銀狐法寶音,二音長傳,何菁知機,正欲效其發音作法,忽聞遠方長呼:「菁姊!菁姊!不要出手,我是石芳!」

何菁心中駭異:石芳並無騰空法力,況黑影之中,萬獸橫陳,縱是神祗,恐亦不敢輕入,石芳如何會,現身左近?」

何菁全神戒備:「石芳!妳如何上得這裡?」

石芳騎著猙獰小南,已奔至何菁身前:「這些騰空之獸,正是我家鄉的馬,我騎小南上來了!」

何菁道:「馬?天下有如此惡馬,且能視穿,如廝黑影?」

石芳道:「這家鄉黑影,我也可以視穿,我替菁姊帶來一匹馬,讓我扶妳騎上,只要座騎願意,騎者心神,便可與之契合,契合成功,便可視穿黑影。」

何菁心下驚疑:「妳若是石芳,當知我等在村上,認識一對母子?」

石芳道:「是正青母子!」

何菁問:「汝亦當知,渾二曾送正青何物?」

石芳道:「一把金色斧頭,說是要給他砍柴用!菁姊臨行,還送給正青,許多金子!」

何菁笑道:「果然是石芳!汝夜視之功,當可獨步天宇!」

石芳急忙向前,輕扶何菁騎上猙獰,並在猙獰耳邊,叮嚀幾句。何菁跨上猙獰,心神立時與之相通,藉其雙目,寰宇大地,竟亮似白晝!

何菁遠瞧金狐、銀狐、十名妖族,與滿天惡獸,哈哈大笑:「快!也給他們送幾匹馬過去,如廝戰馬,真可謂天宇第一座騎!」

金狐、銀狐與十名妖族,黑暗之中,聽見何菁長笑,且似乎與人對話,俱驚異萬分,紛紛側耳傾聽。

金狐正欲發話,何菁、石芳已騎猙獰,奔至跟前,金狐微聞風聲,出手揮出一股寒氣,何菁揮袖攔下:「莫慌!是我與石芳,這般惡獸,原是石芳老家戰馬!」

金狐道:「石芳老家- - - 戰馬 - -,莫非石芳與此獸一般,亦能視穿黑影?」

何菁道:「確然!石芳熟悉如廝黑影,惡獸亦與石芳相熟。」

金狐道:「原來這就是,會咬人的凶馬,真是百聞不如一見,今朝差點就被咬死!」

金狐上了座騎,心神與猙獰相通,頓見光明,欣悅無比,隨即一聲長嘯:「銀狐!各位妖裔前輩!還請原地莫動,待石芳前來,為汝等稟燭點燈。」

何菁、金狐、石芳等,跨騎猙獰,拽開雲步,空中分別接下銀狐,與十名妖族,隨即將消息,傳音雲夢與大地各族。各族得此喜信,無不振奮,原來惡獸,遽爾罷兵,乃為識得石芳之故。

銀狐雙眼再見光明,笑得開懷:「會咬人的凶馬,竟跟猙獰相似,看來雲夢獸族中,猙獰守將,須得勤練眼力了!」

此時猙獰進入峨嵋,已歷二個時辰,天庭之上,黑神展開傳音,準備驅獸,直搗雲夢。

黑神傳音,音至峨嵋山頭,滿天猙獰,霍然一陣騷動,齊往雲夢方向長奔。

何菁見狀:「怎會如此?」

石芳問猙獰小南:「你們在害怕什麼?」

猙獰小南望空嘶鳴,石芳道:「群馬似乎畏懼,天上某物。」

何菁道:「群獸定是畏懼,天庭偽神。眼下我等目可視物,萬千惡獸,已不足懼,只是此獸乃石芳舊識,對我等又有救命之恩,於情於理,均不該殺卻!」

銀狐道:「得此異獸,於黑影之中,要截殺偽神,當易如反掌!」

金狐道:「群獸望東而行,偽神當是驅獸,奔向雲夢。」

何菁道:「群獸入峨嵋,已歷二個時辰,偽神定是評估,峨嵋之地,我方死傷已重,故爾驅獸,復攻雲夢。」

銀狐道:「我等何不將計就計,隨獸奔向雲夢,在雲夢外圍,踅繞幾趟,虛晃一番,偽神定會認為,群獸必會與雲夢陣局,激烈爭撞。」

何菁道:「如此我等,須先群獸,抵達雲夢,指引雲夢附近陣局,避免暗中,再生衝突。」

金狐道:「此計大妙!待我先行傳音雲夢,告明此事。」

何菁道:「峨嵋附近陣局,當亦隱伏,待偽神一現,可出其不意,將之截殺!」

銀狐揮出法寶萬冥盅,霎時煙籠四野,雲煙過處,大地幻出無數巨獸屍體,血淋淋鋪陳於,峨嵋山頭。道:「如此鋪陳假屍,在偽神識破真假之前,峨嵋附近埋伏陣局,當可出其不意,殺他個措手不及。」

一名妖族問:「十名妖裔,是否續留峨嵋,抑或跟隨汝等,前往雲夢?」

何菁道:「此刻座下猙獰,已顯焦躁,將其落單峨嵋,恐生驚惶,萬一心神契合,有所出岔,便十分不妙。不如讓眾獸依舊成隊,我等一起騎獸,行向雲夢。」

妖族道:「樹女思慮得當,如此煩請帶路,我等跟隨汝等,前往雲夢一行。」

何菁揚起衣袖,捲出風雲,將金狐、銀狐、石芳,與十名妖裔併座騎,一起圈入,迅速躍離峨嵋,飛在群獸前頭,疾速奔馳,竟似領導群獸,飛奔雲夢而來。

接獲金狐傳音,雲夢大澤外圍,血圖門陣局,遂隱伏入地,其他各族陣局,亦慢慢撤入澤內。峨嵋上空,魔族陣局,亦退至大地,暗伏山腳、深谷之中。

鳳兒傳音何菁,約定於澤外十里之處,集結獸群,叫囂假戰。

幻狐笑道:「此計佯輸詐敗,引敵深入,或可將偽神,一次歸結!」

鳳兒道:「數萬戰馬,即將來到,我等是否該,跨此座騎,以明耳目。」

幻狐道:「偽神到來,必先收黑影,黑影一收,座騎便無用處,倒是偽神收回黑影,頓見我等騎獸,已然馴服惡獸,必有警覺,而致逃逸。目下已有何菁、金狐、銀狐、石芳、與十名妖裔,混入獸群,權充大地耳目,如此當已足矣。」

樹佬道:「黑影若在,偽神必不敢入,倘其摸黑,犯險深入,必為何菁、金狐、銀狐,與十名妖裔等,一舉殺卻。」

幻狐道:「惡獸進入峨嵋,二個時辰之後,轉攻雲夢。依此推估,偽神到來,至少尚須六個時辰。待何菁一行,十里外假戰,數個時辰之後,我等開始佈置,戰場務須顯得狼藉、殘破。」

樹佬道:「所幸者,偽神首先,驅獸峨嵋,我等方得免難。此戰倘若惡獸,先攻雲夢,後果著實難料!」

黃魔道:「全仗何菁福德,識得石芳,方解此禍。」

樹佬道:「石芳老家,應不屬此處大地,當在天宇某處,不知她如何,到得此處。」

鳳兒道:「天宇盡頭之外,或許另有天地,已然超乎我等知識。」

黃魔道:「能將石芳送至此處,如廝法器,亦應玄妙。」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6.2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