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回 城隍廟口
第二回 神祗之戰
第三回 紅月教主
第四回 拜別雲夢
第五回 五台妖佛
第六回 錢財露白
第七回 千年埋伏
第八回 長富客棧
第九回 癸亥變著
第十回 萬物化塵
第十一回 空地賭局
第十二回 皇家保鏢
第十三回 皇歸何處
第十四回 萬里尋夫
第十五回 偽神初臨
第十六回 峨嵋之戰
第十七回 大地之拒
第十八回 天神下凡
第十九回 神界傳說
第二十回 金蟬脫殼
第二十一回 百人宣戰
第二十一回 百人宣戰
第二十二回 戲天之嬌
第二十三回 醫術大賽
第二十四回 聘僱殺手
第二十五回 神祗借寶
第二十六回 弄假成真
第二十七回 萬獸入谷
第二十八回 返老還童
第二十九回 星河二會
第三十回 三忌目力
第三十一回 名獸易主
第三十二回 釣神之計
第三十三回 酒色財氣
第三十四回 聚仙之策
第三十五回 芸芸眾仙
第三十六回 散仙大會
第三十七回 崖上鬥寶
第三十八回 天涼古剎
第三十九回 宇中八神
第四十回 甲丑之計
第四十一回 萬獸出澤

芻狗錄
作 者
寒香云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21.03.24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999999999999
本月人氣
137
累積人氣
14384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0.27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十一回 百人宣戰
何菁等人,疾飛閩南,一路風聲撲簌,看不盡冷煙嵐光,橫越無數野水青山,須臾已至南少林寺。

何菁收起飛花、落葉,按下雲頭,只見少林寺前廣場,萬人聚集,攤商小販,藝匠仕女,乞丐秀士,無所不有。四周百座竹架擂台上,各有眾人比拳、耍棍、練劍 - - - ,只是氣氛詭譎,台上武者,各各奄奄一息,台下群眾,無人關注擂台賽事,倒是十分留意自身四圍,人人緊握隨身兵器。

何菁、韓蕭、渾二、石芳等四人,一現身廣場,四下群眾,頓起騷動,隨即跟上數百人眾,緊挨四人身後,亦步亦趨,緊緊相隨。四人莫名所以,韓蕭即步入身後人群,與眾人寒暄,問明所以。何菁、渾二、石芳等三人,走向附近一座擂台,觀視台上比試。

三人擂台下站定,只見台上一灰衣漢子,左顛右擺,似已不支:「兄台果然高明,在下不是對手,願此服輸。」

另方一名黑衣少年,竟已跌坐在地,雙手抱腹,滿臉苦痛之色:「閣下雙掌無敵,晚輩技不如人,這場是我輸了。」

灰衣漢子微現怒意,隨又轉為一臉哭喪:「兄台拳技通神,招式變幻莫測,不愧英雄出少年,在下確實不如。」

此時黑衣少年,忽然口吐白沫,全身抽搐,竟不能言。灰衣漢子見狀,亦呻吟一聲,後退數步,仰天倒地不起,台上一個小沙彌,左看右瞧,一臉無奈,手持竹片,不知如何落筆。

渾二道:「 - 這場 - - 比鬥,似乎 - 在比 - - 誰比較弱。」

石芳道:「比武也有比弱的?」

渾二道:「 - 應該 - - 沒有,弗論 - 武技、文試,比強 - - 容易,若是 - 比弱,只怕 - - 很難 - 分出勝負。」

何菁道:「此事古怪,再往另一擂台看看。」

三人遂走到另一擂台下,只見台上一名紅衣女子,手握綽纓槍尾,正以刀法狂劈對手,另頭一青年文士,葛巾布袍,手中齊眉棍,拖在身後,竟以身軀迎向槍尖,女子槍尖到處,文士身軀,即刻迎上,奇的是,文士自行找死,女子槍頭卻總是落空,絲毫傷不了對手,文士眼中,微露欽佩之色。

忽見女子一槍砍歪,槍桿碰上擂台邊柱,槍身一彎彈回,竟打在自己身上,文士見狀,朝天丟出齊眉棍,長棍下墜,正好打在自己頭上,女子、文士兩人,竟同時昏倒在地。

渾二道:「- 這台 - - 也是在 - 比弱,只是 - 武技 - 較弱,有何 - - 好處?」

三人望向其他擂台,似乎也是如此。何菁招呼台上小沙彌:「小師父請了!」

小沙彌下得擂台,雙手合什:「阿彌陀佛!不知姑娘有何吩咐?」

何菁道:「此處比武,似乎與別處不同,不知怎會如此?」

小沙彌道:「日昨傳言,天外妖邪,專噬高手元神,一日之間,竟無人敢再當高手,此次擂台賽,已成為眾人,證明自己實乃弱不禁風之,最佳場合。」

何菁道:「原來如此,小師父是否知道,我等身後,跟著一群人,究是為何?」

小沙彌道:「傳言韓大俠身旁紫髮女子,可對付天外妖邪,眾人認為,與姑娘同行,應較安全。待會擂台事了,小僧也要去排隊跟隨。」

何菁道:「小師父跟隨我等,寺中事務,不怕荒廢?」

小沙彌道:「敝寺住持,也已跟隨在後,小僧追隨掌門腳步,應不會受責。」

何菁回頭望向群眾:「貴寺掌門,也在我等身後?」

小沙彌道:「敝寺住持、武當掌門、華山掌門等,已跟在姑娘身後,此三人輩分較高,排在第一排,小僧輩分較低,待會可能排在千排之外。」

何菁拱手:「多謝小師父指點!」

何菁瞧視身後群眾,韓蕭在百排附近,被人群圍住,眾人不停發問,韓蕭正忙於答話。第一排站有十數人,其中未見和尚,卻有一瘦漢,頭戴竹笠,手持鋤頭,立於中央。

何菁走向瘦漢,微一斂衽:「敢問大師,可是少林寺住持?」

瘦漢急忙還禮:「姑娘輕聲點,老衲無元,忝為南少林掌門。」

何菁道:「大師行事隱密,不知為何?」

無元道:「峨嵋佈告天下,天外妖邪擅噬元神,其中人傑、菁英元神,更是其所好,吾等樹大招風,恐元神被噬,故爾低調行事。」

何菁道:「偽神已分九路,竄入江湖,可大地各族,亦已追入江湖,進行搜剿,偽神想肆意掠取元神,也非易事。」

無元道:「天外妖邪,姑娘稱之為偽神,神通當真如此了得,連眾仙亦非其敵?」

何菁道:「確然!神祗神通,幾可獨霸天宇,只是神祗一族,亦有所懼之物。」

無元道:「姑娘又稱偽神為神祗,莫非神祗亦有真偽?」

何菁道:「神祗一族,已然分裂,互稱對方偽神、魔族。」

無元道:「原來如此,姑娘也是魔族之一?」

何菁道:「我非魔族,魔族率領大地各族,抵禦偽神,已有數千萬年之久。」

無元道:「適才姑娘謂,神祗亦有所懼,不知神祗所懼,究是何物?」

何菁道:「神界傳言,神祇有三忌,我等只解出一忌,另外二忌,我等才微智淺,尚不知其意,或許大師,能為我等解惑?」

此時前排十數人,圍成一圈,緊聽何菁、無元對話,其中多人,已拿出筆硯,準備抄錄。

無元睜大雙眼:「邪魔之忌,關係吾等性命,還望姑娘不吝賜教。」

何菁道:「神界傳言:一忌綠光遊俠嘯,無影獸,喪天鏢。」

何菁等眾人抄完:「二忌紅環飛惡廟,囚影洞,戲天嬌。」

何菁再稍停:「三忌白衣青竹轎,無怨夜,妒天梟。」

無元道:「不知姑娘,已解出何忌?」

何菁道:「無影獸、喪天鏢,正與我同行,遊俠應是無影獸、喪天鏢之主,只是尚未謀面。」

無元沉吟道:「此三忌之物,或亦來自天外?」

何菁道:「應是如此,二忌紅環,乃是天宇某處,自古傳為神祗禁地,日前偽神失利,竟思引出環內之物,以為其用。」

無元道:「嗯!頗有玉石俱焚之意。寰宇之內,不乏經綸之士,吾等速將此三忌,廣為傳播,俾能集思廣益,求得應付之道。」

何菁道:「多謝大師相助!適才我見魔族,已然佈陣少林寺內,鬼族、血圖門亦列陣村上,人群之內,多名妖族、狐族高手,亦混雜其中,汝等實已不必緊隨我等,倘偽神現身,法器定然示警,眾族頃刻即至,大師不必擔心。」

無元道:「聽得姑娘清誨,吾等智識大開,人族力薄,心思卻明,老衲回寺,定邀集各路英雄,細細忖度,相時而動,以解此難。」

何菁斂衽:「大地有難,只憑魔族,只怕一木難扶,今日能得少林之助,我輩幸甚!」

無元施禮道:「得姑娘開示,吾等如獲重生,也免晝夜提心,晨昏弔膽,老衲且先告辭回寺,安置眾人,行文天下,告知各路英豪,共謀對策。」

少林無元掌門,遂卸下憂惶之色,面露微笑,帶領眾人入寺,安置各地來客。

何菁、無元此番對話,內容飛快傳開,寰宇人心大振:
「大地各族,已重兵佈署江湖,大家切莫驚惶!」

「天外妖邪,首戰失利,現已亡命江湖,各族正進行圍剿!」

「妖邪有三忌,大家務須熟記,多用心思,以解開文中之意!」

「妖邪三忌,那三忌?」

「一忌綠光遊俠嘯,無影獸,喪天鏢。」
「二忌紅環飛惡廟,囚影洞,戲天嬌。」
「三忌白衣青竹轎,無怨夜,妒天梟。」

三忌遂被編成歌謠,四處傳唱,一時之間,神祗三忌,人人耳熟能詳,書生仕女,販夫走卒,無不隨口哼唱,時時思其含意。

觀雲道人自與白笑春、勾正、勾炎等三人分手後,朝南一路飛奔,亦落腳南少林寺附近。

這日觀雲佃農裝扮,出了土樓,驟覺行人服色不同以往,色彩鮮艷,幾乎人人紅色打扮。

觀雲攔住一名紅衣男子:「這位兄台,敢問今日有何節慶,為何人人身穿紅衣?」

紅衣男子道:「豈只紅衣,還有這個。」紅衣男子轉身,亮出背上雙環,亦是漆成紅色。

觀雲道:「看來今日紅色當道。」

紅衣男子道:「二忌紅環飛惡廟,在下連夜趕工,已先製成紅環,此刻正要趕去訂製惡廟、囚影洞。」

觀雲道:「惡廟、囚影洞,也能訂製?」

紅衣男子道:「自然!形狀、大小、顏色,均可自定。由於訂製者眾,目前街上鐵匠、木工、布商等,各個生意興隆。」

觀雲道:「不知囚影洞,形狀若何?」

紅衣男子道:「尊駕請隨我來。」

觀雲遂隨紅衣男子,行至市曹,但見滿天紅廟飛舞,小巧廟宇,或繫絲繩甩開,或兩人對擲,或綁在鷹鷲腳上,或隨紙鳶飄飛- - - ,漫天紅色縈目,勝似華彩騰霄。

觀雲再看街上行人,人人紅衣上,幾乎都有洞,多人身後拖一木頭,木頭上鑽有單洞、雙洞,亦有多洞者。更多人腰間佩戴葫蘆,上書『囚影』二字。亦有人蒺藜狀器械上,釘刺已被拔盡,露出多處空洞。

觀雲笑道:「在下愧赧,心中竟無此般巧思。」

紅衣男子道:「無妨!天下盡多智能之士,才疏學淺之輩,跟著學樣,亦可保命。」

觀雲道:「可單憑裝扮,只是羊質虎皮,本身並無實學,臨敵恐無作用。」

紅衣男子道:「雖無作用,亦可驚嚇妖邪,倘妖邪略有遲疑,出手稍遲,待各族趕至,我等活命機會便大。就以現下而論,整座村上,唯尊駕最不像二忌之物,某家若是妖邪,欲食元神,必先從尊駕下手,以免誤觸二忌。」

觀雲聽得背脊發涼,忙摘下一根粗枝,戳出幾個洞:「在下智術淺短,還望兄台點撥,何處可訂製紅環、惡廟。」

紅衣男子道:「街道兩旁,但見人潮多處,均為訂製商家,此刻尊駕,宜先尋一紅衣穿上,以免不測。」

觀雲雙額冒汗:「多謝兄台指點!」隨即奔入街頭一家布商。

布商老闆見生意上門,含笑迎上:「阿嬌!你來了!」

觀雲回頭瞧視,身後並無半人,一陣愕然。

老闆大笑:「正是招呼客官您哪,此刻人人互稱阿嬌,若道出真名實姓,反會挨揍。」

觀雲道:「原來如此,還煩掌櫃裁匹八尺紅布。」

老闆道:「客官您運氣真好,小店就剩最後一匹紅布,此時紅色當道,朱砂染料,竟至缺貨,下批紅布,不知何時才能到哪。」

觀雲身披紅布,走出布莊,行至人潮多處,欲隨眾人訂製惡廟、紅環。觀雲列隊人潮,四下觀望,只見家家戶戶門板,紛紛題上『惡廟』二字,屋頂也裝飾成廟宇型式,門上匾額,分別書有『天嬌居』、『天嬌寓』、『阿嬌宅』、『阿嬌苑』- - - 等。

觀雲問身前一老者:「請教老丈,街上人眾,均仿二忌打扮,不知為何妖邪三忌中,第三忌無人效仿?」

老者道:「怎會無人,閣下晚上出門看看,幾乎人人白衣上身。」

觀雲道:「為何白天、晚上有所不同?」

老者瞪了觀雲一眼:「關於妖邪三忌,閣下似乎不曾細思,乃因『無怨夜』三字,故爾白衣、青竹轎,唯有晚上出現,方顯威力。」

觀雲道:「莫非目下夜間出門,須著白衣,坐竹轎,方可安然。」

老者道:「正是!還要帶隻貓頭鷹,此刻山上綠竹,幾乎已被砍伐一空,貓頭鷹價格,也已漲至百兩黃金。」

觀雲道:「不知老丈是否悟出,三忌所言『無怨夜』,其中無怨二字,究是何意?」

老者道:「是夜既然無怨,其心自然安泰,故現下夜間出門者,幾乎人人面露喜色,甚有放聲狂笑者。」

觀雲道:「原來如此,無怨之夜,若要出門,須有喜色。在下步伐稍遲,訂完惡廟、紅環,尚缺一頂竹轎,一隻貓頭鷹。」

老者道:「處此亂世,欲行出門,還須三思,若道具未齊,最好還是隱伏室內。」

此時忽見一名相士,渾身淌血,飛奔而來,背後一壯漢,手執櫓棹,隨後追趕。

排隊眾人見狀,急忙攔住壯漢:「阿嬌何故怒恨如廝?」

壯漢道:「此人奸險,當庭廣眾之下,竟誇我元神精湛。」

眾人一聽此言,紛紛上前,對相士一陣拳打腳踢,打得相士奄奄一息。

「天降惡變,世人操勞,萬物哀戚,怎會有人元神精湛!」

「自己元神充沛不說,卻說他人!」

「誇耀別人元神,實與殺人無異!」

「此人心機險惡,將旁人推上火線,以求自身安逸,罪不容誅!」

相士容貌瘦弱,挨過一陣拳腳,勉強爬近觀雲身後,顫巍巍立起,見壯漢離去,眾人也不再出手,心下稍安。

見觀雲正瞧視自己,相士遂問觀雲:「不知此處,賣何貨物?」

觀雲道:「此處訂製紅環、惡廟。」

相士一聞此言,拚命忍住笑:「適才經過市曹,見有商家賣竹轎、貓頭鷹。」

觀雲道:「如此有何可笑?」

相士單手摀住口,以免笑出聲來:「這 - - - 這 - - ,不可笑。」

觀雲心思:難怪此人會挨揍,自己現下就想踢翻此人。

觀雲道:「竹轎輕盈,梟鳥威武,待會市曹之上,在下亦將購此二物。」

相士道:「據商家所言,因購物者眾,目下價格飛漲,閣下欲購此二物,只怕所費不貲。」

觀雲道:「物稀自貴,先生如此關心在下,不知是何用意?」

相士道:「閣下氣度非凡,正乃人中龍鳳,只是印堂發暗,壽似不永,著實可惜。幸得某家善曉天文,熟諳六爻,或可解汝之厄。」

觀雲道:「如何解法?」

相士道:「閣下今夜子時,赴村外西南郊山,相思林下,某家作法,與天借壽,必拯汝厄。」

觀雲心思:貧道素無不敢赴之約,只是值此亂世,殺此無用之人,萬一惹來妖邪,畢竟不妙,遂道:「暗夜出門,在下尚缺竹轎、梟鳥。」

相士笑道:「市曹梟鳥,瘦弱無力,只是雛鳥。某家飼有百隻梟鳥,壯碩無匹,閣下今夜前來,某家售汝一隻如何?」

觀雲心下冷笑,太歲頭上,亦敢動土,汝自找死,切莫怨尤,遂道:「如此今夜子時,在下相思林內,恭候大駕。」

相士含笑離去,觀雲望其背影,陷入沉思:此人似乎不識貧道,暗夜之約,怕是為財,不論為仇為財,林內定有埋伏,若在平時,貧道定赴此約,踏平相思樹林。只是目下情況詭譎,妖邪、大地各族,近駐江湖,此時不宜妄動刀兵。遂傳音附近紅月教徒,緊盯此人,且四處散出消息,謂今夜子時,西南相思林內,百隻梟鳥,即將現世。

此時何菁、韓蕭、渾二、石芳等四人,正梭巡南少林寺附近。

渾二手執雕刀,正雕出一座小廟:「 - - 石芳!囚 - - 影洞,將影子 - - 囚住,有 - - 何用處?」

石芳道:「若能收放故鄉黑影,作用就大,若是收放此地陰影,也可惑人耳目。」

渾二道:「 - - 或許,這影 - - 指的是 - - 魂魄。」

石芳道:「囚影洞,若能攝取偽神魂魄,其神通定然驚人。」

忽聞前方一陣擾攘,多人聚集,有耳語者,有喧嘩者,韓蕭遂上前打探究竟。

「據聞今夜子時,百隻梟鳥即將問世!」

「百隻梟鳥?那可不少!不知將現身何處?」

「據商家所言,將攜鳥至西南郊山,相思林內。」

「百隻梟鳥,值萬兩黃金,財富可觀,如此深夜兜售,不怕盜賊覬覦?」

「此事蹊蹺,定然有詐!」

「商家若無梟鳥,將眾人騙至林內,有何用意?」

「定是劫財!」

「若論劫財,此舉只會引來盜賊,屆時不知是何人遭劫。」

「在下碌碌之輩,又身無分文,去瞧瞧熱鬧也好。」

「暗夜荒山,恐生凶險,勸君莫要輕試!」

「若逢妖邪,恐會暴骨荒野!」

「只是此事若真,商家真有百隻梟鳥,富貴之士,將失此一難得良機。」

韓蕭探得此事,回告何菁等人:「看似紅月教徒,散佈消息,今夜子時,西南郊山相思林內,有筆交易,有人欲售百隻梟鳥。」

何菁道:「暗夜售物,定無好事,若交易者眾,紛爭必多。」

韓蕭道:「若無交易情事,卻以梟鳥引出眾人,如此夜半聚眾,定有所圖。」

渾二道:「 - - 人多 - 之處,偽神 - - 出現 - 機會便大。」

何菁道:「 今夜子時交易,我等當亦前往,以防偽神噬人元神。」

天光漸晚,轉眼紅輪西墮,玉兔東昇,何菁擇街旁靜僻之處,搭起四座草房,韓蕭吩咐附近店家,送上晚飯,四人飽食之後,便各入草房安歇,以待子時。何菁抽空,傳音雲夢,告知己身現況,同時得知,各地發現多起偽神蹤跡,只是各族江湖佈陣,網線綿密,嚴整有威,偽神甚難避開各族陣局,噬取元神。

觀雲道人身著白衣,立於飯館二樓,手撫竹轎,邊瞧視籠中貓頭鷹,邊傳音白笑春:「教主仍在扶桑島上?」

白笑春傳音道:「咳!此番跑得太遠,本以為越遠越安全,此刻扶桑,只怕險於雲夢。」

觀雲道:「各族佈陣,寰宇皆有,扶桑應不例外。」

白笑春道:「話雖如此,就怕佈局扶桑者,只是各族二流角色。」

觀雲道:「 紫髮女子現在閩南,有無影獸、喪天鏢同行,教主何不也來閩南?」

白笑春嘆息道:「由扶桑至閩南,若馭寶飛行,中途一個不巧,恐會被妖邪攔下。」

觀雲道:「然則教主,就此終老扶桑不成?」

白笑春道:「呸!何謂終老,貧道現正排隊購票,先隨商船回舟山,再作打算。」

觀雲道:「這千里回鄉路,苦處必多,中途若與人爭,萬一顯露神通,或也會引來妖邪。」

白笑春苦笑:「正因有此顧忌,貧道在此,能忍則忍,至今已挨了百拳、七十幾腳、二十口痰。」

觀雲笑道:「委屈教主了!」

白笑春道:「世道瘋狂,有何辦法,待來日大地寧靖,貧道必回扶桑,將所有拳腳口水,一併算過。」

子時將至,觀雲手提梟鳥,坐上竹轎,由四名紅月教徒扛台,望西南相思林而來。觀雲轎內向外探望,見至少千名白衣人,百頂青竹轎,亦朝西南郊山迤邐而進。

弦月斜掛,無數白衣綠轎,湧入暗夜郊山,情境詭異。石芳吩咐阿毛,巡視長空百里遠近,何菁、韓蕭、渾二、石芳等四人,由飛花、落葉托住,飄飛空中,下望相思樹林,但見林內,現一大洞,方圓約百丈,深有數丈,洞內置有上百鳥籠,籠內各關一隻梟鳥。

一進入相思林內,觀雲竹轎便遠遠停下,觀雲坐於轎內,微掀布幔,細觀八方,已有紅月教徒傳音:「稟道長,瘦小相士,一入林內,便消失無蹤,卻見一大洞,洞中確有百隻梟鳥,只是洞內四面均有禁制,無人敢入,眾人擲石試探,石一入洞,俱渺無蹤跡,看此禁制,似乎十分兇惡。」

觀雲傳音道:「吩咐眾人,莫要輕動,紫髮女子已現身林上,或許妖邪已近!」

紅月教徒接獲指示,便只徘徊洞口,惴惴謹慎,靜觀其變。

子時已至,相士並未現身,徒留一洞梟鳥,顯是要人群自起紛爭,或喪命洞內,觀雲嘴角浮起冷笑:如廝小孩技倆,竟敢施之貧道身上,可謂愚蠢。

觀雲下得轎來,白布掩面,慢慢步近洞旁。洞中百隻梟鳥,形同滿洞財富,觀雲瞧視四周人群,見已有多撥人馬,躍躍欲試。

忽見人叢中,飛起一朵金花,慢慢飄入洞內,只聽得洞內雷聲輕鳴,洞壁發出青光萬道,擊向金花,金花逢敵,光芒驟長,發出萬縷金光,敵住來襲青光,兩下相持未久,金色光芒逐漸不支,慢慢消散,青色光芒卻燦爛依然。金花之主見狀,急忙收回金花,青色光芒卻也不相逼,任由金花飛出洞外。金花離洞,青光亦消失洞中,待青光消散,洞中卻多出一座石碑,碑上銘刻有字:『集百人功力,擊碎此碑,可解禁制。』

眾人見了碑上銘文,議論紛紛:

「怎會有人排下禁制,又明言解法?」

「既然要人解開禁制,不如不排此禁,方顯乾脆。」

「為何定要百人功力,若一人可抵二人功力,九十九人亦可。」

「若集百名小孩功力,也可解禁?」

「碑上明言,須擊碎石碑,百名小孩,恐難擊碎此碑。」

「此中定然有詐,若百人同時入洞,未近石碑,恐已觸禁身亡。」

「既難入洞,百人恐須洞外發功,又得將碑擊碎,方可建功。」

「百名人選,卻又如何擇法?」

此言一出,現場忽地鴉雀無聲,眾人面面相視,各自尋思:光是擇取百名人選,當下就是一場廝殺,只是梟鳥主人,安下如此惡計,所為何來?灑下鉅額財富,就只欲瞧眾人相殘?

此時人群中,忽然走出一名女子,放下身上布袋,隨腳將之踢翻,抖落出無數黃金。

渾二天上瞧見,驚呼一聲:「 - 啊!是- - 金姨!」

石芳道:「銀姨也混在人群中!」

金狐道:「這裡有黃金三十萬兩,贈與諸位,容我細瞧此洞禁制。」

眾人聞言,一陣歡呼,百隻梟鳥,僅值萬兩黃金,現有黃金三十萬兩,誰還冒險入洞。

眾人紛紛道:「姑娘請自便!」

「這洞、這相思林,今日便屬姑娘管轄。」

「還望姑娘,大展長才,破除禁制,以開我等眼界。」

金狐走近洞口,兩指微彈,揮出一股寒氣,直衝入洞,寒氣一入洞,洞壁雷聲即鳴,青光陡現,迎向寒氣,寒氣一逢青光,竟爾消失無蹤。金狐臉上微現驚訝,雙指再彈,此次寒氣攻向鳥籠,寒氣二次入洞,四面青光隨即將之敵住,寒氣再度消失無蹤。金狐面色沉凝,略一沉吟,雙指一揮,此次寒氣攻向石碑,豈知此次青光竟不阻攔,任由寒氣吹向石碑,石碑經寒氣衝擊,揚起一陣煙塵,外石剝落大半,內中竟似有物。

眾人瞧視石碑,見石中透出紅色,應有另物包藏其中。金狐細視石內紅物,亦瞧不出是何物事,遂輕撥寒氣,再沖石碑,經寒氣幾次輕刷,外石剝落怠盡,露出一紅色圓盤,鑲在石中。

眾人見狀,面面相覷:

「若集百人功力,擊破石碑,亦應露出此物。」

「紅盤露出,禁制可解?」

「禁制是否已解,一試便知。」

於是有人擲石入洞,只見青光微現,所擲石塊消失無蹤。

「禁制依然,莫非碑上銘文,竟是虛言。」

「或許定要百人發功,方可奏效。」

「百人發功,與一人拂去外石,均可露出紅盤,有何差別?」

「輕輕拂去外石,與百人功力重擊,或許差在 - - 沒有重擊紅盤。」

「重擊紅盤,可解禁制?」

「或許可解,也或許會 - - - 再觸發另一禁制。」

「梟鳥主人之意,或是要百人共擊紅盤,為何定要百人?百人擊中紅盤,於鳥主有何好處?」

「敲擊紅盤,對於我等,或有壞處。」

「此事委實似一陷阱,要擊紅盤,主人大可親自為之,何以定要假借他人?」

「定是擊此紅盤之人,必發禍事。」

「確然!此事務須小心。」

金狐心下疑惑:洞中禁制,威力不小,所現紅盤,亦看不出是何物事,眾人之疑,有其道理,石中紅盤,尚不宜輕動。

金狐猶豫之下,傳音何菁:「洞中青光,不似神祗禁制,卻也難破,佈此禁者,恐非人族,若是偽神所佈,其偽裝功力,確然高明。」

何菁傳音道:「欲強破禁制,須毀此洞,百隻梟鳥,恐亦遭殃,此事宜先告知魔族,待魔族瞧視之後,再作打算。」

金狐遂傳音魔族,告知此事。紫魔陣局,正佈陣南少林寺內,紫魔聞訊,傳音金狐、何菁:「某家即刻入林一觀,汝等 - - - 」

紫魔話音未完,相思林上空,忽聞一聲獸吼。

石芳叫道:「阿毛!偽神!」

何菁腰畔黑硯,倏忽大震,何菁雙袖一展,斗大樹藤驟現,團團圈住自己與韓蕭、渾二、石芳等人,沖天疾速飛起,石芳取出喪天鏢,遞與何菁,何菁以樹藤將之圈住,破空橫掃八方。

原來何太、黑神,亦隱伏閩南附近,日前接獲紅神指示,依古籍所載,使用億載紅盤,期能引出戲天嬌,淌入戰事,思欲從中取利。

此時偽神何太,冒死欺近相思樹林,只為引開何菁、金狐、銀狐等,讓相士裝扮之黑神,有機將百名人族,撞向紅盤。稍早黑神扮為相士,以迷藥迷昏百人,托至林內,何太除盡附近樹精,將百人綑於百條樹藤,置於樹上,覆以樹葉,佈下禁制,以掩人耳目。若人族未對石碑出手,黑神將切斷樹藤,讓百名活人,隨樹藤甩落,撞向紅盤。適才黑神樹上,輕舉樹枝為號,眾人目光盡瞧洞中紅盤,無人注意黑神此舉,何太望見信號,知人族不會震擊紅盤,故犯險近林,期能引開何菁等人,讓黑神有機下手。

空中紫魔,正朝相思樹林而來,身上法器突然示警,顯示偽神正疾速飛近,紫魔瞬即化身萬縷清風,迎向何太。何太相思林上,虛晃一圈,隨即化為狂風,望北飛竄,何菁、紫魔隨後緊追,金狐、銀狐亦飛躍空中,細視何太飛向,傳音各族,圍捕偽神。

黑神守候樹上,俟何菁、金狐、銀狐等相繼離去,見機不可失,逐一切斷樹藤,百名活人遂逐一撞向紅盤,林中眾人,見此怪事,一陣驚愕,瞧向樹上,又望向紅盤,不知相士此舉,究是何意,卻有多人,見紅盤被撞,恐生禍事,已逐漸退離洞口,亦有多人,飛身樹上,欲攔下相士此舉,均為樹上禁制所阻。

石中紅盤受撞,盤面微震,發出一縷紅光,直衝破天際,同時牽引天宇紅環內,一碩大紅盤,亦同時震動。

天宇紅環內族裔,見得殿宇上方,碩大紅盤鳴震,紛紛錯愕:

「此盤已數萬億年未震,為何今日發震?」

「我輩已數萬億年,未離紅環,天宇紅環之外,應無我輩族裔。」

「此震莫非是上古紅盤引發?」

「上古紅盤,失落已久,已不知落於何地。」

「能於天宇之中,尋得上古紅盤者,恐非神祗莫屬。」

「神祇一脈,縱橫天宇,開天闢土,心志頗大,今敲擊紅盤,所為何來?」

「可據紅盤感應,撞擊之時,十里方圓之內,卻只有人族。」

「人族?人族應不會有此紅盤,倘其無意拾得,也應不會如廝重擊。」

「人族重擊,有百人以上?」

「剛好百人!」

「人族怎會知曉,百人敲擊,便是宣戰?」

「人族應不識我輩,何故宣戰?」

「此事蹊蹺詭異,我等是否該步出紅環,一探究竟?」

「空於環內揣測,恐難詳其底細!」

「上古紅盤,既現其蹤,也須收回,明日會齊眾長老,以商對策。」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0.2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