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回 城隍廟口
第二回 神祗之戰
第三回 紅月教主
第四回 拜別雲夢
第五回 五台妖佛
第六回 錢財露白
第七回 千年埋伏
第八回 長富客棧
第九回 癸亥變著
第十回 萬物化塵
第十一回 空地賭局
第十二回 皇家保鏢
第十三回 皇歸何處
第十四回 萬里尋夫
第十五回 偽神初臨
第十六回 峨嵋之戰
第十七回 大地之拒
第十八回 天神下凡
第十九回 神界傳說
第二十回 金蟬脫殼
第二十一回 百人宣戰
第二十二回 戲天之嬌
第二十二回 戲天之嬌

芻狗錄
作 者
寒香云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16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999999999999
本月人氣
171
累積人氣
2521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16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十二回 戲天之嬌
黑神依紅神之計,先誘使百人發功,摧擊紅盤,倘事不成,便擲人族,撞擊紅盤,黑神本自擔憂,人族被動撞擊紅盤,不知能否奏功,及見紅盤受撞,發出紅光,直上天際,自忖:雖然人族被動撞擊,亦應有效。黑神撞完百人,即由樹幹中空處,滑至地下,沿何太事先掘好之地道,迅速逃離相思樹林。

紫魔、何菁空中追擊何太,忽見一縷紅光,衝破天際,細觀紅光出處,正是相思林內,紫魔、何菁擔心林內人族安危,遂放棄追逐何太,急回相思樹林。

紫魔、何菁、韓蕭、渾二、石芳、金狐、銀狐等,立於洞口,細視洞中紅盤,見紅盤所發紅光,逐漸轉弱,終至消失,獨剩一盤,晶瑩剔透,鑲在石中,石旁躺有百人,均為樹藤捆住,洞中禁制,亦已自解。

韓蕭道:「依眾人描述,相士於樹上擲下百人,撞向此盤,只是眾人皆謂,只一人撞盤,紅光已現,相士卻擲上百人。」

何菁道:「百人撞盤,或許有其意義,不知紫魔可知石中紅盤,究是何物?」

紫魔道:「此物亙古未見,所發紅光,似乎並無敵意。」

金狐道:「石碑銘字:『集百人功力,擊碎此碑,可解禁制』,相士本意,當是欲引百人發功,擊向此盤。」

銀狐道:「奈何金狐,丟出三十萬兩,壞他詭計,故而相士,抓取百人,擲向紅盤。」

何菁道:「百名人族,應早就被縛於樹上,只是相士,若已縛得百人,大可自行擲人撞盤,何苦如此大費周章?」

紫魔道:「當是百人發功,較合其意,擲人撞盤,恐是備用之策。」

何菁道:「紅盤發光,直入天宇,不知會引發何事?」

紫魔道:「紅光入天,福禍難測,紅盤被撞擊百次,應是傳出百次信號。」

何菁道:「適才偽神現蹤,應與此事有關。」

紫魔道:「應是如此,相士若與偽神一路,能混在人群,不被發覺,若非人族受其利誘,便是黑神所扮。」

何菁道:「如此尚須倚賴阿毛,揪出黑神。」

紫魔道:「此洞禁制,法器並未示警,若是偽神所佈,偽裝定然高明,諸位務須小心。」

何菁道:「為方便黑神藏匿,這般禁制,為數必多。」

紫魔道:「確然!江湖路上,若逢禁制難破,須即時通知各族。」

何菁道:「黑神雖藏匿禁制之中,必有出禁之時,只要黑神走出禁制,阿毛若在左近,應可將黑神揪出。」

暗夜樹林,風靜無聲,何菁、紫魔等談話,清晰可聞,洞旁聞之者,隨即將此談話內容,傳遍四方。

韓蕭躍入洞內,放出百人,取出百隻梟鳥,四方微一拱手:「此百隻梟鳥,韓某攜入少林寺內,請無元方丈,公開處置。」四方人眾,紛紛讚好。

紫魔單指微彈,捲起疾風,沙土飄然入洞,連同紅盤,一起埋入洞中,且在四周圍圜,佈下禁制,並請附近鬼族,林內佈陣。

何菁飛向樹上,細視黑神藏匿之處,沿中空樹幹入地,見樹下地道,竟有百條以上,返身苦笑:「林下地道,有百條以上,偽神心思,竟也細膩。」

紫魔道:「此百條地道,恐怕均假,地道若是偽神所佈,一經走過,地道應已自毀。」

何菁微一斂衽:「謝過紫魔指點,何菁受益匪淺,現下為免紛爭,宜速將梟鳥,移往少林寺內,我等暫且告退。」隨即揚起落葉、飛花,帶韓蕭、渾二、石芳等人,與百隻梟鳥,飛向南少林寺。

觀雲道人,步出相思樹林,身後青竹綠轎,由紅月教徒扛抬,緊緊跟隨。觀雲抬眼,見滿山白衣、綠轎亦逐漸散去,忽見路旁一紅面矮漢呼叫:「觀雲道長!」

觀雲細視:「原來是夏天王!」

夏天王道:「得見道長,真可謂他鄉遇故知。」

觀雲道:「可喜夏天王也擇南方,避禍閩南,貧道在此,至少也得一酒伴。」

夏天王道:「本派二大掌門,亦正朝此而來,快馬行舟,近日可至閩南。」

觀雲道:「二位勾兄,一西一北,跋山涉水,朝南而來,這一路臥月眠霜,恐怕辛苦。」

夏天王道:「可不!據說幾度波翻浪滾,泥陷馬蹄,確實吃足苦頭。」

觀雲道:「雖然遠涉艱辛,趲路而來,卻得近無影獸、喪天鏢,也有所值。」

夏天王道:「正是如此,一忌在此,妖邪應難發威。」

觀雲道:「今日紅盤,驟發紅光,或許二忌,亦將出世。」

夏天王道:「此事吉凶,不知道長如何看待?」

觀雲道:「吉凶難測,妖邪偽神,似欲引出二忌,淌入戰局,可自己不敢敲擊紅盤,竟以人族敲擊,我輩似乎,已成代罪羔羊。」

夏天王道:「紅盤閩南發光,二忌或將現身閩南。」

觀雲道:「應是如此,二忌將現,我輩須思良策,與之斡旋。」

夏天王道:「值此亂世,人族命窘,不知道長,可有經綸濟世之策?」

觀雲道:「貧道技淺,並無鴻略濟世,唯有一策,或可保命。」

夏天王道:「還望道長,不吝賜教。」

觀雲道:「吩咐眾人,四處搭起戲棚,將偽神捆綁百人,撞擊紅盤之事,日夜上演,以提醒二忌,此乃偽神離間之計。」

夏天王喜道:「果然好策!二忌既來閩南,若不針對人族,我輩身處閩南,當更安然。」

於是閩南之地,一夜之間,出現無數戲棚,紅月教徒、五台派下,日夜上台演出,劇名:『離間計』『人肉計』『欺二忌』『鼠輩之計』『栽贓嫁禍』『邪惡機謀』- - -等,不一而足 。

各門各派,見紅月、五台,如此行事,亦有所悟,紛紛仿效,幾日之內,此齣離間之戲,竟傳遍寰宇大地,人人均會演上一段,富實之家,還請戲班進駐,宅內日夜排戲。

戲台遍地,金狐、銀狐大樂,日日觀戲,樂此不疲,劇情雖同,唱功卻有高下,雙狐一台看過一台,細細品評,詳論各台唱腔、翻、打、撲、跌等功架、武藝高低。

這日上午,雙狐台下看戲,渾二、石芳二人,坐於樹下,擲筷玩投壺遊戲,韓蕭信步街上,與幾處商家,悠然閒談,何菁立於樹上,遠眺長空,忽見天色轉暗,天際一抹紅輪,朝大地逐漸壓進,眾人一陣驚愕,只聞空中一聲獸吼,紅輪瞬間消失,日光重回光明。

眾人議論紛紛,渾二、石芳停下遊戲,何菁全神戒備。未久,阿毛由空中躍下,一離雲夢,何菁即將隱身法寶,配戴阿毛身上,故阿毛現身市曹,無人知覺。何菁知阿毛落地,揮出一朵黃花,黏於阿毛腳下,讓渾二、石芳、韓蕭等,知道阿毛所在。

石芳問:「阿毛!天際紅輪,是否強敵?」

阿毛頭頂石芳,一陣點頭。

石芳摸著阿毛:「為何紅輪初現,又消失無蹤?」

阿毛輕聲低吼,微露獠牙,身子旋轉一圈。

石芳問:「你不懼來敵?」

阿毛點了點頭。

石芳道:「似乎是阿毛吼聲,驚走紅輪。」

何菁道:「此事不可大意,阿毛!你須緊跟石芳,莫要遠離。」

須臾之後,一名女子,紅紗蒙面,走近街旁茶攤,身子微傾,似要顛仆,一個錯步,竟將手中餅屑,灑入三名茶客杯中。

夏天王神色不變,瞧視杯中餅屑,默不作聲,勾正看著三人茶杯,依舊談笑自如,勾炎眼望遠方,竟似不知此事。

紅紗女子,呆立半餉,默然離開,走沒數步,猶頻頻回首,似乎不解。

二丈開外,觀雲正與左使雲玉談話,瞧見此事,二人對望一眼,心下均已戒備。

觀雲心思:紅紗女功力不弱,手中餅屑,盡入杯中,無一絲外露,灑餅入茶,似欲惹人發怒,未知用意若何?因紫髮女子,近在咫尺,江湖人物,無人敢在此鬧事,可紅紗女似乎不知此事,猶自難解,茶攤三人為何不發怒,難道紅紗女非江湖人物,亦或此女,從不涉足江湖?

紅紗女離了茶攤,信步走近街旁一間廟宇,廟裡執事,正忙於漆刷門板。

紅紗女道:「請問兄弟,這廟靈驗也不?」

執事斜睨來客一眼:「所謂心誠則靈,此廟屹立千年,自然有其道理。」

紅紗女道:「若有客誠心祈求,卻不靈驗,汝又何說?」

執事強忍怒氣:「若不靈驗,來客定非有誠。」

紅紗女道:「胡說!我若誠心祈求,天降黃金萬兩,也會靈驗?」

執事道:「橫財發富,須有福份,非是單憑祈求,即可應驗。」

紅紗女道:「如此說來,此廟定不靈驗,有靈之廟,應可使無福之人,亦有橫財。」

執事心下已明,此女乃是來鬧事,故爾轉身漆刷門板,不再理會,紅紗女見狀,舉起一腳,踢在廟門板上,留下一腳印,執事看看腳印,復望向廟內,見住持搖了搖頭,遂不與紅紗女計較,提起刷筆、紅漆,徑往廟裡內院而去。

紅紗女望著執事背影,再瞧視廟門上腳印,呆立半餉,終於離去,默默走向廟旁戲台,台下觀戲。此時市曹耳語已經傳開,有一紅紗蒙面女子,四處找碴,唯恐人之不怒。

紅紗女問一台下觀戲老者:「貴地之人,品德修養,超乎尋常,怎會如此?」

老者道:「今日市曹,無人敢鬧事,乃因不想找死。」

紅紗女大驚:「汝等如何識得我?怎知我會取人性命?」

老者道:「姑娘以紗蒙面,誰會識得姑娘,眾人所懼,乃是另有高手在此,若非此人正在左近,姑娘此刻,恐已成一攤血水。」

紅紗女喜道:「不知這位高手,修養若何?」

老者道:「此人修養,姑娘還是莫要輕試,畢竟無冤無仇,何苦撥弄虎鬚。」

紅紗女問:「老丈說此人武藝高明,未知多高?」

老者道:「就連天外妖邪,此人似也不懼!」

紅紗女問:「天外妖邪,那是何物?不知老丈是否知曉,妖邪是何族裔?」

老者看了紅紗女一眼:「就是最近攪亂星象,專噬元神之輩,大地各族稱之為偽神。」

紅紗女略一沉吟:「妖邪可攪亂星象 - - 稱為偽神 - - ,神祗曾分裂成魔族、偽神,老丈所言,應就是神祗一脈,若此人不懼神祗,確實有些來頭。」

老者道:「此人來頭,無人敢問,幸得此人,相助大地,我輩元神,方得免為偽神所噬。」

紅紗女道:「老丈可否指引在下,此人現在何處?」

老者道:「似姑娘如此胡鬧之輩,只會添人麻煩,老漢怎敢,惹此是非。」

見老者不願明指,紅紗女亦不相強:「嘿嘿!此人既在左近,要引出他,卻也不難。」

老者道:「生命無價,姑娘莫要輕生,切莫無端生事,凡事還須三思!」

紅紗女離開戲台,興致勃勃,四處張望。街上人群但見此女,紛紛走避,紅紗女左瞧右視,忽地走近一攤酒販,橫腳挑起一大甕酒,朝天踢出,酒甕落地,轟然發出巨響,甕瓦四散,市曹頓時酒香四溢,眾人見狀,更加遠離此女,跑得最遠的,竟是酒攤商家。

紅紗女環視四周,似乎只有三者未動,二狐正在看戲,一人正遠瞧此處。

紅紗女遂走向韓蕭:「閣下就是那位高手?」

眾人見紅紗女步向韓蕭,知覺定有好戲可看,又慢慢聚攏,一旁觀視。

韓蕭道:「高手之稱,只是江湖朋友抬愛 - - - 」

紅紗女打斷韓蕭:「你敢打我一下嗎?」

韓蕭微笑:「自然不敢!將妳打死,並無好處,一個不巧,反被妳傷,便成笑話。」

紅紗女道:「此地之人,頗有異樣,遭受凌侮,亦不反擊,連我自願挨揍,竟也不敢動手。」

韓蕭道:「可能因 - - 各人見識,各有不同。」

紅紗女道:「難道是我,不配汝等動手?」

韓蕭道:「以姑娘言行來看,確實不配,只是在下不解,姑娘何以喜歡挨揍?」

紅紗女怒道:「不配?依我看,應是不敢,汝等既然不敢禦敵,嘿嘿!我就搶盡爾等財物,看看汝等是否,仍無反應。」

此時韓蕭驟見怪事,紅紗女發怒之時,二隻蒼蠅適巧飛近,此女身畔頓現二小圓盤,蒼蠅一過圓盤,身軀慢慢由黑轉白,最終化為青煙,逆風飄入此女衣袖之內。

韓蕭心下一驚:外物化煙,神通驚人,難道是偽神,可各族並未驚覺,蒼蠅化為青煙,為何須收入袖內?

韓蕭輕咳一聲:「姑娘欲邀人比試,何不先露一手功夫,眾人瞧過之後,自會有挑戰者現身。」

紅紗女哼道:「就怕見過我之神通,更是無人願意,前來找死。」

韓蕭道:「應不至於此,不然這樣,在下先露一手臂力,姑娘瞧瞧。」

韓蕭遂將一枝響箭,擲向高空,何菁、金狐、銀狐、渾二、石芳等,接獲信號,已知市曹紅紗女,並非一般江湖人物,恐是偽神所扮。

紅紗女望著響箭升空,輕聲冷笑:「臂力如廝,挑肥擔糞,或許有用,以之臨敵,助益不大。」

韓蕭道:「既然如此,姑娘何不也露一手,以助長在下見識。」

紅紗女道:「我輩武學,必殺萬物,並非猴戲,要想見識,先得打我一拳。」

韓蕭已漸明瞭,此女觸忤眾人,似乎欲引人先動手:「人不欺我,我不欺人,好個教規!不知姑娘來自何處,教規如此嚴謹?」

紅紗女驚道:「凡事終須講理,無端殺戮,於理不順,閣下如何得知吾輩理念?」

韓蕭道:「貴派講理,莫非只限於殺戮,不論損人財物?」

紅紗女道:「吾輩逢敵,必讓一先,財物之損,不在此限。」

韓蕭問:「敢問姑娘,何以擇此,誘人出手,以行殺戮?」

紅紗女道:「人族宣戰在先,此般恨意,吾輩莫名所以,我此一行,道遠路遙,正乃應戰而來。」

一聽此言,韓蕭微微吃驚,旁邊眾人更是一陣驚愕,紛紛議論。

韓蕭問:「宣戰?我輩何時宣戰?向誰宣戰?」

紅紗女呵呵冷笑:「人族百人,重擊我方紅盤,不是宣戰,卻是為何?」

韓蕭道:「原來是紅盤之事,姑娘難道不見四處戲台,均上演此事,紅盤受撞,實乃偽神嫁禍之舉。」

紅紗女道:「我卻認為,此戲是假,乃因紅盤受擊之時,只有人族在場。」

韓蕭道:「黑神落難,已成凡驅,正是黑神將百名人族,擲向紅盤。」

紅紗女道:「神祇一族,神通天成,墮落為人,並無實例。」

韓蕭道:「偽神武略驚人,卻也 - - - 」

此時遠方風聲呼呼,忽地飛來一塊大石,擊向紅紗女。

紅紗女放聲狂笑:「終於!終於有人出手了,哈!哈!哈!」

紅紗女單手輕畫,空中頓現一圓,只見石入圓中,顏色逐漸轉淡,慢慢變為透明,地上石塊影子,逐步消失,石塊漂浮一會,終至化為一陣青煙,飛入紅紗女衣袖內。

紅紗女輕身一縱,躍向石塊出處,阿毛便將地上石塊,接連踢出,紅紗女依舊畫圓,將來襲石塊,紛紛化為青煙,收入袖內:「嘿嘿!汝縱使隱身,亦逃不開此洞。」

紅紗女畫出一大圓,罩向阿毛,阿毛頻頻入洞、出洞,竟無所忌憚,四方飛躍,來去自如。

紅紗女忽爾驚覺一事,悚懼之下,瞬間收回大圓,換成三座紅廟,旋繞己身。

紅紗女立於飛廟圈內,臉上沁汗:無影獸!初臨此處,空中吼聲,已驚動法器,果真是無影獸!此獸如此近身,適才簡直命若懸絲!

一旁渾二道:「- - 這位 - - 女檀越將 - - 青煙,收入 - - 衣袖內,有何 - 作用?」

紅紗女道:「煙入衣袖,萬物俱囚,煙出衣袖,萬物還原。小兄弟!隱身擲石者,可是無影獸?」

渾二道:「- - 確是 - 無影獸,女檀越 - - 如何 - 知曉?」

紅紗女道:「天宇之中,唯獨無影獸,不懼囚影洞。」

眾人一聽此言,心中所疑,已然證實,紅紗之女,正是二忌。

渾二道:「- - 這獸 - 恁地調皮 - - 擲石 - 戲耍,幸好 - - 沒傷 - 著人。」

紅紗女道:「小兄弟言下之意,莫非適才此獸擲石,並無人指使?」

渾二道:「 - 無影獸 - - 之主,並不在此,無人 - - 指揮得 - 此獸。」

紅紗女問:「不知小兄弟,如何會與無影獸同行?」

渾二道:「 - 偽神 - - 天外 - 攜來此獸,思欲 - - 屠戮 - 大地, 卻在 - 因緣際會 - - 之下,此獸 - 與我等 - - 聯手,共抗偽神。」

紅紗女道:「神祗欲取此地,易如反掌,何須依賴無影獸?」

渾二道:「 - - 乃因 - 同屬神祗 - - 之魔族,護持 - 大地,偽神 - - 欲欺凌 - - 此地,亦有 - - 顧忌。」

紅紗女道:「原來天宇中心之戰,已波及此地,魔族、偽神之戰,歷時已久,天宇各族,紛紛避離,何以汝等,竟參足其中?」

二忌難惹,何菁全神戒備,慢步上前:「偽神專噬各族元神,各族起而相抗,乃不得不爾。」

紅紗女瞧視何菁:此女品貌秀麗,半人半樹,腰繫神祗法器,舉止不俗,莫非正是眾人眼中高手,遂道:「姑娘年紀不大,武藝卻似高明,神祗播土揚沙之功,震撼天宇,姑娘卻也不懼?」

何菁道:「神祗速轉造化神功,萬物皆懼,只是較之元神被盜,各族均覺,毋寧一戰,尚有生機。」

紅紗女呵呵冷笑:「若無魔族護持,汝等之戰,無異笑話!」

何菁道:「縱是笑話,命既臨絕,大地各族,反撲絕不遲疑。」

紅紗女提手畫出一圓:「今日我就瞧瞧,汝等究以何技,反撲神祗。」

圓現空中,周邊一抹淡紅,似有似無,阿毛凝視空中之圓,眼射綠光,一聲暴吼。只見紅紗女護身三廟,倏地合而為一,隨即身形微晃,已躲入廟內,空中之圓,依然隱隱現現,飄浮不定。

何菁道:「貴我兩方,無怨無仇,何苦無端相搏。」

紅紗女廟內道:「未尋著黑神之前,我方認定,人族宣戰在先,無影獸既與汝等一路,適才此獸擲石,我已讓一先,姑娘有何絕技,不妨快使,以免身化青煙,悔之晚矣。」

何菁道:「無影獸擲石,只是戲耍,並無敵對之意,在汝未知覺此獸之前,它已放過檀越一命。貴方既然明理,當知此戰於理未通,且正中黑神詭計。」

紅紗女道:「我方明理也不,無須他人裁奪,快快出手,讓我瞧瞧,何等武略,可敵神祗。」

何菁心思:二忌戲天嬌,神祗亦懼,魔族武學,只怕難使,如今只有見機而變,先試試此圓威力。

何菁雙袖鼓滿,斗大樹根就地隆起,團團圈住紅廟,無數枝葉,射入空中圓內。

只聽得廟內,紅紗女放聲狂笑:「就只如此!」
只見空中之圓,瞬間環繞成一球,將紅廟裹入其中,樹根、枝葉,一入球內,慢慢轉為透明,影子逐漸消失,終至化為青煙,飄入紅廟之內。

何菁右手揮出陰氣,左手揮出陽氣,擊向圓球,雙氣入球,竟如石沉大海,無影無蹤。

何菁飛起空中,雙掌微推,瞬間暴雨大雷,紅燄烈火,齊攻圓球,圓球受雷擊火炙,竟一無所動,絲毫未損。

何菁再執天外猙獰鱗片,輕輕射入球內,鱗片入球,直行無礙,直抵廟門,將門環擊落,門環落地,化為一陣青煙,復飄回門上,再現門環,竟完好如初。

瞬間,圓球消失無蹤,只餘三座紅廟環繞,紅紗女現身其中,手執黑色鱗片,左瞧右視,一臉不信。

紅紗女凝視何菁:「看來汝等並非托大,竟真有應付神祗本事。」

何菁道:「我輩碌碌,神通不大,仰仗天外異物,只堪保命。」

紅紗女道:「姑娘可否告知,此黑色圓片,究為何物?」

何菁道:「天外猙獰,壯碩兇惡,此物乃其身上鱗片。」

紅紗女道:「不知姑娘,身上鱗片,為數幾何?」

何菁道:「百萬鱗片,分發各族,此刻我身,尚留數十餘片。」

紅紗女驚道:「姑娘適才若下煞手,此物多片齊發,紅廟危矣!」

何菁道:「我等慚愧,女檀越讓手在先,若非囚影洞,只守不攻,吾身恐已化為青煙。」

紅紗女道:「姑娘神通不小,腰畔筆硯,並未使出,料亦尚有其他殺著,姑娘有此鱗片,適才囚影洞,若貿然強攻,你我雙方,只怕雙雙俱亡。」

何菁道:「女檀越客氣了,何菁只蒙魔族,指點一二,在戲天嬌前,就如米粒之珠,如何與日月爭輝。」

紅紗女問:「戲天嬌?姑娘何以此名,稱呼於我?」

何菁道:「神祗傳說中,似乎將天宇紅環內族裔,稱為戲天嬌。」

紅紗女喃喃道:「戲天嬌 - - - ,神祗如此稱呼我輩? - - 哈!哈!哈!哈!- - - 我明白了!」

紅紗女大笑聲中,三座紅廟速轉,帶起紅紗女,瞬間消失眾人面前,只留遠方一抹淡紅、一聲嬌笑。

見戲天嬌離去,眾人急切議論此事吉凶,須臾之間,天下盡知,二忌已然現世,各門各派,紛紛商議對策。

勾炎道:「普天之下,唯紅月教,最明女子心思,不知觀雲道長,如何看待二忌?」

觀雲道:「女子心思,無人能明,縱是女子自身,也難明己之心。」

勾炎大笑:「不愧是紅月高手,剖析女心,如此貼切!」

觀雲道:「惡廟、囚影洞,其形可大可小,善於竊影化煙,逢此二物,似乎只有開溜一途。」

勾正道:「二忌欲尋黑神,相詢紅盤撞擊之事,黑神定矢口否認,事若如此,我輩如何脫此黑鍋?」

觀雲道:「黑神失其神通,已成凡驅,若尋得黑神,二忌當知神祗亦可落凡,如此或可佐證,戲中劇情,並非虛構。」

勾正道:「黑神雖然落凡,若其一口咬定,紅盤受撞,他並不在場,卻又如何?」

觀雲道:「如此我輩命運,端繫於二忌一念之間。」

勾炎道:「將己身命運,托於女子一念之間,恐怕不妥。」

觀雲道:「確實不妥,女子心思雖細,卻十分善變,其變之速,自身亦難控制。」

勾正道:「黑神欲攪亂戰局,必定胡言,如此見制於人,終非良策,有無辦法,我輩先尋得黑神,取下口供,以為佐證?」

觀雲沉吟:「黑神在處,偽神必在附近,欲擒黑神,十分犯險,除非紫髮女子,亦在左近。」

勾正道:「此事易為,我等聯絡韓蕭,若疑似發現黑神,即發出信號,通知爾等,信號一出,紫髮女子,必定趕至。」

勾炎道:「此計大妙,只是黑神裝扮,定已改變,甚或男扮女裝,人群之中,該如何揪出黑神?」

勾正道:「或許通知眾人,先擇陌生臉孔。」

勾炎道:「亂世逃難,四處均是陌生臉孔,就是你、我,客寄於此,也算是陌生之人。」

觀雲道:「有個怪象,或許有用,黑神扮為相士,曾挨揍重傷,卻快速痊癒,依貧道猜測,其身上必有神祗奇藥,我等依此入手,或可揪出黑神。」

勾正道:「病癒快速,如何應用,難道先四處傷人,再觀其痊癒之速?」

觀雲道:「傷人觀病,並不實際,我等或許可 - - 辦個醫術大賽,得冠者,重賞之下,再封以杏林至尊、武林盟主等頭銜。」

勾炎道:「武林盟主頭銜,或可釣出黑神。」

觀雲道:「沒錯!黑神亡命江湖,亟需武力護身,盟主一職,能指揮各門各派,定甚合其心。」

勾正道:「妙哉!在二忌未尋著黑神之前,我等速辦此事。」

在戲天嬌現世閩南,二個時辰之後,天下各門各派掌門、江湖耆老、海內外散仙等,均接獲紅月、五台通知,望能共襄盛舉,舉辦江湖醫術大賽,以期釣出黑神。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16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