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回 城隍廟口
第二回 神祗之戰
第三回 紅月教主
第四回 拜別雲夢
第五回 五台妖佛
第六回 錢財露白
第七回 千年埋伏
第八回 長富客棧
第九回 癸亥變著
第十回 萬物化塵
第十一回 空地賭局
第十二回 皇家保鏢
第十三回 皇歸何處
第十四回 萬里尋夫
第十五回 偽神初臨
第十六回 峨嵋之戰
第十七回 大地之拒
第十八回 天神下凡
第十九回 神界傳說
第二十回 金蟬脫殼
第二十一回 百人宣戰
第二十二回 戲天之嬌
第二十三回 醫術大賽
第二十四回 聘僱殺手
第二十四回 聘僱殺手

芻狗錄
作 者
寒香云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8.01.10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999999999999
本月人氣
277
累積人氣
3205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1.10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十四回 聘僱殺手
紅神、藍神、何太,駐足山巖禁制前,循黑神刻劃記號,前行七步,往地掘深一尺,取出黑神所留書信,細細詳觀。

紅神道:「原來此處大地,正舉行醫術大賽,推舉武林盟主,難怪人族菁英,齊聚閩南。」

藍神道:「此事詭譎,古七回歸峨嵋,當已盡言天庭之事,況雲夢戰後,消息定已傳開,依理人族菁英,應懼我輩,此時分散隱匿,方是上策,何以眾人,敢聚一處?」

紅神道:「推選盟主,乃江湖大事,眾人明知行險,只是名利所驅,恐亦爭先恐後。」

藍神道:「人族此舉,已引來多處魔族,佈陣閩南,我等是否該趁此良機,收拾雲夢?」

紅神道:「此計大妙,重兵在外,雲夢自然空虛,唯可慮者,喪天之鏢,不知佈陣何處?」

藍神道:「無影獸、喪天鏢,懼之無益,一味避逃,必為所傷,我輩逢之,須得以快打快,先將對手化塵,取下此鏢,方是應對之道。」

紅神道:「言之有理,我等出手若迅,何懼喪天之鏢,此刻宜速聯繫眾神,齊進雲夢!」

何太道:「趁魔族後防空虛,先下雲夢,恁般立意,雖然佳妙,只是黑神、金平,陷身敵陣之內,若有所閃失,如何是好?」

藍神道:「黑神、金平,欲奪盟主,參與醫術大賽,致身處魔族陣局之內,實乃敗筆,倘其現在魔族陣外,吾等將之攜往雲夢,俟雲夢一下,二神藏身雲夢之內,定可安然。」

紅神道:「事已致此,我等身在陣外,實難相幫照應,黑神、金平,唯有魔陣之內,臨機應變了。」

何太道:「二神雖已落凡,卻可避開魔族法器,混跡人族,探知各族消息,如此暗中刺探,實有益我輩行事,此刻我等,是否該先隱其左近,為之護持,勿致失事?」

紅神道:「魔族閩南上空,佈陣萬里,欲近黑神、金平,實有難度。」

何太道:「依黑神所言,普天之下,幾乎人人二忌、三忌裝扮,如此打扮,只為驚嚇我輩,我等何不將計就計,亦扮起二忌、三忌,混肴視聽,料魔族乍見之下,亦當驚惶,而自亂陣腳,我等便可趁亂,打散魔族陣局。」

藍神道:「打散敵陣,卻欲如何?」

何太道:「倘黑神燃起藍煙,便是遇險,吾等打散敵陣,便可趁亂救之。若黑神、金平無事,打散敵陣,亦可俟機,掠取菁英元神。」

紅神沉吟:「如此一說,也有道理。」

藍神道:「紅盤受撞百次,便是宣戰,二忌隨將現世,吾等二忌扮相,若真逢二忌,卻又如何應對?」

何太道:「天下人等,俱都二忌打扮,無人擔憂如何應對本尊,我等大可不必,如此惴懼。」

紅神道:「三忌妒天梟,應不會來此大地,或許我等,三忌打扮,較為穩妥。」

何太道:「紅盤受撞,發光遠射,二忌乍現,應較自然,三忌無端出現,反為不真,是故二忌扮相,應更能震撼魔族。」

紅神道:「此言也是有理,不如我等二忌、三忌均扮,以免出岔。」

藍神問:「我等閩南,喬裝打扮,驚嚇魔族,那襲雲夢之事,莫非已然放棄?」

紅神道:「此刻人族菁英齊聚,不取幾個元神,補充法器,未免可惜,待掠得元神,法器補給完備,再往取雲夢,其勢必銳。」

藍神道:「另五位神祗,是否亦召來閩南,加入此計?」

紅神道:「不必!擾敵竊物,我等三神足矣,俟竊得元神,再與眾神,會師雲夢,大事諧矣。」

藍神道:「我等一近魔陣,魔族法器,定然示警,如此一來,即知此二忌、三忌,實乃我輩喬裝,則我等計謀,豈非當場為之拆穿?」

紅神笑道:「何太扮二忌,吾扮三忌,藍神原貌現身,我等三者,聚在一處,迅速移位,魔族法器示警,魔方定會以為,法器偵測出藍神,而二忌、三忌,已與藍神聯袂到來。」

何太道:「果然妙著!魔方若認定,吾輩已聯手二忌、三忌,當會驚慌失措。」


由扶桑至舟山,再由舟山至閩南,白笑春風塵僕僕,亦趕至大賽現場,紅月教主白笑春,人未入少林,已為觀雲道人、勾炎、勾正等三人攔住。

觀雲道:「久聞扶桑水繞山環,妙道無雙,教主此行回來,卻氣色暗沉,竟似來自混沌,不知怎會如此?」

白笑春嘆道:「扶桑蠻地,居民善補魚蝦,生噬其肉,視為仙筵,貧道入境隨俗,亦食不舉火,豈知生食之下,竟下瀉至今,以致面無血色。」

勾炎道:「以教主之尊,臨幸扶桑,東蠻土著,理當奉為嘉賓,延之上座,何以竟讓白兄,狼狽如廝?」

白笑春道:「蠻荒之夷,擅欺外客,為隱神通,貧道權且戒殺,以是此行,只得鬱鬱屈居人下,雖與腐蟲為鄰,孽畜為友,也須強顏歡笑。」

勾正道:「幾日身羈荒蕪,如何難得倒教主,倒是教主今日趕上大賽,我輩幸甚!」

白笑春奇道:「醫術大賽,人煙湊集,貧道適逢其會,正可瞧視熱鬧,卻於勾兄何幸?」

勾正道:「少林無元主持大賽,自謂寺務繁冗,竟將一樁小事,硬塞往我輩頭上,此事說難不難,說易不易,今番教主現身會場,此事已然迎刃而解,故曰我輩幸甚。」

白笑春道:「不知無元掌門,交待何事?」

勾正道:「少林無元謂,我輩邪教,雖日夜掛懷女色,卻心如堅石,不失元陽,實屬難得。然白道之士,每逢殊麗當前,便多醜態,甚有酒酣之際,禁約不住,欲效禽獸之行者,場面實難寓目。因此之故,此番大賽,戲天嬌旁,若有緊事欲辦,人手安排,實非我輩莫屬。」

白笑春道:「如此美事,白道竟爾拱手相讓,真乃亙古未有,只是五台妖佛,穿花折柳之技,天下無雙,賢昆仲既然在此,貧道焉敢僭越。」

勾正道:「貧僧女色之技,雖不下於教主,叵耐頂上無毛,面貌過於威武,恐難擔此任。」

白笑春道:「戲天之嬌,天神亦懼,自有芳菲氣度,勾兄恁般大才,正好與之相配,料天外來女,必克勤婦道,選婿擇偶,斷不會以醜陋見疏,勾兄何必如此謙讓。」

勾正道:「貧僧驟聞此訊,本亦奮勇爭先,可恨無元,見貧僧有意攬下此事,口喧一聲『阿彌陀佛』後,竟低頭不語,俟貧僧道出教主名諱,無元方露喜色,故爾此事,非是貧僧謙讓,而是無元老賊,屬意教主。」


此時少林寺內,驟然爆出驚呼,其聲轟然歡震,白笑春、觀雲、勾正、勾炎等四人,雖立於寺外,亦被如雷呼聲震撼。

醫術大賽擂台,七十六號病患,已然清醒,正遊走台上,四處發問,台下親朋家屬,雖不能上台,亦喜極而泣,拼命朝之呼喊,擂台旁四面掌聲、歡呼連連。

黑神得意洋洋:「這盟主之位,已是我等掌中之物!」

戲天嬌道:「只是這人病癒,或許是適才醫者之功,與我手中之藥無關。」

黑神笑道:「適才二名庸醫,光憑推拿運氣、枯枝爛草,如何湊功,彼等瞎治胡搞,沒惡化此疾,已是萬幸。」

戲天嬌道:「唯有本姑娘先行醫治,方能證得,病患痊癒,乃此藥之功。」

黑神道:「此事易為,待我與主事者相商,挑戰所有病患。」

黑神遂相詢小沙彌,可否先行挑戰所有病患,小沙彌即告知仲裁此事,各派掌門商議之後,由少林無元發言,無元內力雄渾,聲音遠遠傳開:「日月帝女,醫術驚人,本次大賽,將特許日月帝女,先醫治所有病患。」

消息傳開,寺內寺外,歡聲雷動,人人引頸企盼,欲瞧此女神技,究有多高。何菁、渾二、石芳、韓蕭、各門派知事者,以及大地各族,驚中帶憂,既驚偽神醫技不凡,又憂此劇,不知如何收場。

台下眾病患家屬,急急欲推病患上台,羅漢堂主、藏經閣主二人,急忙四方攔住:「依序號上台,號數低者,乃先入寺者,以下賽事,病患序號低者,先行上台。」

無元俟秩序稍定,聲若洪鐘道:「賽事繼續!」

小沙彌查看紀錄後,喊道:「請三號患者上台!」

羅漢堂主、藏經閣主,抬起三號竹筐,躍上擂台,打開匡蓋,取出竹簡唸道:「天生無眼!」

周圍人眾,聽見天生無眼四字,響起一片驚呼,無眼如何能醫?眾人低頭議論,頃刻之後,隨即鴉雀無聲,人人屏息以待。

戲天嬌走近竹筐細看,吃了一驚:「天生無眼,乃天殘之疾,此藥如何能醫,看來汝二鼠輩,今日已是死定。」

黑神呵呵一笑:「無心、無肝,此藥尚可醫治,況只無眼,姑娘只須將藥包,輕觸雙眼位置,此疾自然可癒。」說完揚起木劍、符籙,又是一陣吆喝亂舞。

戲天嬌瞧視黑神:「汝二鼠輩,可莫要賭命!」隨即將藥包,輕貼病患雙眼位置。

只見病患眼位,皮膚逐漸褪去,雙眼慢慢浮現,雙眉同時長起,隨即雙眼睜開,四處瞧望。周圍人眾見狀,瘋狂爆出喝采,四方驚呼連連,紛嘆奇蹟。

戲天嬌望向黑神、金平,再瞧視手中藥包,心中暗疑:此藥神奇如廝,二個鼠輩,應早就名揚天下,何以竟貌似落魄,且行事鬼祟,莫非是怕,身懷此藥,會惹來殺身之禍,因而不敢揚名,只是今日為何卻敢於招搖,料是鼠輩設計,以我為盾,為其擋下禍事。

天生無眼患者,走下擂台,興奮莫名,親朋一起擁上,紛紛自我介紹。患者驟見世間萬物:「啊!原來這就是男子,而那是女子。」

參賽眾醫,各個瞧得目瞪口呆,無法相信,天下有此醫術。

此時羅漢堂主、藏經閣主,又將下位病患放上擂台,取出竹簡,羅漢堂主唸道:「雙頭連體!」

此語一出,眾人再次驚呼:方才治癒無眼患者,乃無中生有,今有雙頭連體,難道是要斬卻一頭,有中化無?眾人一陣議論之後,隨即肅靜無聲。

雙頭連體病患靜坐台上,戲天嬌問黑神:「此疾也能醫治?」

黑神道:「自然!只是要先問過患者,何頭欲留,何頭欲棄?」

戲天嬌遂走向病患:「尊駕天生雙頭,今只能留一頭,不知欲留何者?」

病患聞得此問,雙頭爭相發言,均欲留己頭,見旁頭並不相讓,雙雙發怒,進而對峙爭吵,互相叫罵,眾人難得見此奇觀,紛紛發笑。

黑神見狀,忍住笑意,對戲天嬌言道:「另有一法,雙頭均留,利用此藥神通,再造雙臂,形成雙頭四臂,如此每頭各有雙臂,便可各作各事,唯雙腳莫要再造,以免各奔一方,顛仆跌跤。」

戲天嬌再問病患:「用此神藥,贈君雙臂,身軀便成雙頭四臂,一頭指揮二臂,此法亦是可行,未知尊駕,意下如何?」

雙頭聞言,低語相商,如此醫法,雖使長相駭人,二頭卻均可活命,遂欣然同意,戲天嬌見患者同意,亦是歡欣,取出藥包,急於再試此藥威力。

黑神急忙跟上,手執木劍、符籙,又是一陣亂舞:「先以患者手臂,觸此藥包,隨即點觸身軀,即可長出一臂。」

戲天嬌手執藥包,輕觸病患右臂,隨即點向身軀,只見藥包點處,慢慢生出一臂,與原來右臂,毫無兩樣。

四圍群眾,見此奇蹟,歡聲雷動,喝采之聲,響徹雲霄,戲天嬌依樣,再造一條左臂,患者頓成二頭四臂,雙頭各舞其臂,形態威武,台下親朋好友,無不雀躍歡呼,驚嘆連連。

戲天嬌驚喜之中,難免再次生疑,輕輕打開藥包,又摸又聞:此是何藥,神異如廝,眼前二人,究何來歷,有此醫術,該已稱霸人間,四海揚名,怎會如此落魄?

戲天嬌喚過黑神:「小黑子!有一族裔,俱千手千眼,本姑娘想為自己,造出千手,也是依法炮制?」

黑神驚道:「此藥只醫病患,對無疾患者,毫無作用。身具千手,只是包袱,並無助益,姑娘卻要千手何用?」

戲天嬌怒道:「汝等鼠輩之手,多自無用,可本姑娘之手,若有千隻,嘿嘿!作用可大了!」

黑神回思:征討天宇無疾之星時,確曾瞧見,千手千眼族裔,其多手多眼,該也是此藥之功。只是我輩踏平無疾之星,奪得此藥後,亦嘗驗於無疾患者,均無作用,或許此藥堂奧,吾輩尚未得盡窺其貌,眼下之局,只好含糊帶過,遂道:「對無疾者,此藥確然無用,姑娘如若不信,可在我身上一試,施藥造手,斷然無效。」

戲天嬌道:「施藥汝身,汝等鼠輩奸詐,倘施詭計,廢去此藥之功,自然不會見效,要試此藥,須得另覓一無疾之人,方能證實,汝言真假。」

黑神恨道:「無端拖延賽局,萬一人心不服,這盟主之位 - - - ,罷了!姑娘既然不信,且待我問過仲裁,可否先行試藥,再繼續賽事。」

黑神招過小沙彌,相詢試藥之事,小沙彌遂稟告無元,言戲天嬌欲中斷賽事,先行試藥無疾之人。

無元依既定策略,無端莫惹戲天嬌,凡事先順其心,遂起立宣告:「日月帝女,將試藥無疾之人,使其生出雙臂,即此人將有四臂,請各位靜觀以待。」

眾人轟然叫好,期待再見奇蹟。

黑神道:「如此待我台下,速邀一無疾之人,上來一試。」

戲天嬌道:「台下人眾,或許藏有與汝串通之人,試藥人選,須得遠擇,方顯公正。」

此時小沙彌走近:「姑娘若備妥人選,此無疾患者,隨時均可上台。」

戲天嬌道:「小和尚稍待,我等正尋思,如何擇一場外無疾人士,上台見證此藥神功。」

小沙彌道:「此事不難,待我稟過仲裁。」

小沙彌奔向無元,稟報此事,無元微一點頭,隨即立起,聲如洪鐘:「日月帝女,欲邀一無疾人士上台,贈與雙臂,為顯公正,此人應在場外隨機擇取,不如就由貧僧,隨意丟出一小沙包,擲向寺外,離此沙包最近者,便是人選,此人若有疾,便將另擲,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眾人紛紛點頭,皆謂公正,寺外人群,場內不能得見,隨機亂擲,自然公平。

小沙彌走向戲天嬌:「由掌門擲沙包,丟向寺外,隨機擇取人選,不知姑娘,是否同意?」

戲天嬌欣然道:「隨機擲包,自然公正!如此有勞掌門了!」

無元見戲天嬌同意,即取出沙包,無元右掌緊握沙包,手心微微沁汗,此一擲關係重大,大地無數生靈存亡,或許盡在此一擲。

峨嵋丰靈子與華山、武當、崆峒、青城等各派掌門,注視少林無元,人人雙手微抖,緊張異常,無元功力雄渾,當可勝此任,冀此一擲,莫要出岔。

無元緊盯韓蕭站位,韓蕭正閒步寺口高台,見小沙彌喝起水來,便摘下頭上竹笠,望向寺外,寺外觀雲道人見狀,脫下身上紅布,望空一甩,卻似抖落布上塵土,隨即與勾炎、勾正等,慢慢步離白笑春,閒步白笑春附近,找人攀談,藉機拉開白笑春附近人眾。

韓蕭確認紅布位置,手執竹笠,撥開旁人,走至正確方位,使自己與白笑春、擂台中心,三方成一直線,再轉過身子,面視無元,將竹笠緩緩搧了六下,復戴上竹笠,隨即立定不動。

無元沉吟:嗯,六下,六十丈 - - - ,小沙包,你可莫要負我!

無元慢慢離座,步至擂台中央,此時戲天嬌已飄在空中,環觀寺內寺外,見滿滿俱是人群,再看場內無元,已準備擲出沙包,但覺這場醫術大賽,甚是有趣。

場上黑神、金平對望一眼,此女竟會飄浮神通,難不成亦是道德之士,看來欲除此女,還須等何太來到,動手方可無虞。

只見竹台之上,無元立定擂台中央,口喧一聲佛號:「阿彌陀佛!」隨即將沙包對準韓蕭方位,望空擲出。

戲天嬌空中細觀,見沙包一個弧圈,遠遠飛向寺外,正落於一人腳尖前。戲天嬌輕輕點頭:嗯!和尚未施神通法術,但憑臂力擲出,如此擇人,方顯公正。

白笑春望著腳前沙包,露出苦笑:少林門下,果無虛士,無元和尚,不止認穴奇準,就是擲物,也非等閒。

戲天嬌空中微一揮手,一縷紅光,飄向白笑春頭上,於其頂上三尺處,現一紅圈,隨即飛落擂台,對黑神道:「老和尚未使神通,只憑蠻力擲包,確實公平,小黑子!速去將人,帶上台來。」

黑神喃喃道:「帶人?帶人為何我去?若尋不著人,路邊隨意找個人,權且充數,怕也無人知曉,或於途中,隨我之意,胡亂調包,也是無人知道。」

戲天嬌呵呵冷笑:「充數!調包!嘿嘿!鼠輩若嫌命長,儘管試試!」

黑神道:「若是選上之人,不願上台,卻又如何?」

戲天嬌道:「將此人哄上台,乃汝之責,帶不到人,本姑娘就不比了,屆時擂台便成刑台,眾人將等著瞧視,汝等二人,如何變成齏粉。」

黑神憤憤然,下了竹台,奔向寺外,東問西問,尋找沙包落處,眾人紛紛指出,沙包落於遠方,微現紅光之處。

黑神奔至白笑春旁,見其手執沙包,頭頂紅光,甚覺奇異:「閣下頂上紅光,是否與生俱來?」

白笑春道:「天落沙包,紅光便現,眾人皆謂,貧道逢此異數,定是鴻運當頭,料將從此起運。」

黑神道:「沙包落下,紅光方現,難道竟是賤婢所為,看來蒙面賤婢,亦小有手段,只是 - - 嘿嘿!雕蟲小技,實 - - - 嘿嘿!」

白笑春道:「何方紅顏,讓閣下憎惡如廝,竟呼以賤婢之名?」

黑神道:「啊! - - 這 - - ,只是想起某事,不提也罷!我輩今日擂台較量醫術,先生果然正走鴻運,蒙大會選中,上台一試天宇 - 呃 - - 天下奇藥,還請先生,隨我進入賽場。」

白笑春道:「試用奇藥,當以禽獸試之,何以擇人而試?」

黑神道:「先生莫要擔心,此藥試過天宇 - - 天下無數族裔,只有利處,絕無害處,先生當真幸運,有 - - - 」

白笑春聽到此處,拔腿便跑,黑神急忙狂追,拼命扯住白笑春衣角:「先生稍待,且聽我一言,此藥聞之,百病全消。觸之,血肉再生。食之,萬毒不侵。閣下試此良藥,百利而無一害,何苦不為?」

白笑春道:「世間斷無此藥,如此靈異,若依閣下之言,此藥靈奇妙處,猶勝天上蟠桃?」

黑神聽得蟠桃二字,差點笑出聲來,為忍住笑,臉竟脹得通紅,乃因萬年之前,所遣細作潛入此處,曾掉落幾許鳥食,落地開花結果,適逢仙人撞見,聞香食之,驚為天食,竟冠以蟠桃之名。

黑神捧腹道:「此藥自然勝過蟠桃,蟠桃 - - - 那是鳥 - - 嘻 - - 嘻。」

白笑春道:「此藥若勝蟠桃,果真當今奇藥 - - - 試之或許有益,只是貧道飄蕩半世,只有以藥試人,未嘗為藥所試,今以身試藥,實是犯險,不知閣下,可有萬安之策,以保貧道無虞?」

黑神道:「日月神藥,正是萬安之藥,先生試藥,若有所失,吾以性命作賠,先生可將吾身,劈屍萬段!」

白笑春道:「將汝劈屍萬段,於貧道無益,不如這般,醫術大賽,閣下若然勝出,盟主身旁,有何肥缺,還望閣下,提攜一二。」

黑神幾乎樂翻,此人元神,精湛無匹,將之留住,俟何太來到,取其元神,餵之法器,獲能必多,遂道:「這有何難處,盟主手下,職缺必多,此事只在我身上,先生趕緊隨我上台,武林盟主,已非我輩莫屬。」

黑神急拉白笑春,奔入寺內,再上擂台,戲天嬌瞧視白笑春,微一揮手,去其頂上紅光:「先生可有任何疾患?」

白笑春道:「貧道尚好,無疾無患。」

戲天嬌喜道:「此藥可為患者,再造雙臂,不知常人之臂,可否多造,先生可願一試?」

白笑春道:「原來是試藥,只是姑娘身旁,二位高人,似亦無疾,何以還須老遠,尋人上台測試?」

戲天嬌道:「此二鼠輩,刁猾奸險,用藥之法,俱依其方,鼠輩若有所隱瞞,以之試藥,斷然不準。」

白笑春道:「既然如此,貧道將且一試,若能多得雙臂,實亦樂事!」

白笑春同意試藥,戲天嬌大樂,欣然上前,依法炮制,先取藥包,輕觸白笑春右臂,再觸其身軀後,一無反應,不見生臂,戲天嬌微微愣住:果然無疾之人,此藥無效。

黑神一旁觀視,見狀洋洋得意:「正如吾之所言,此藥不醫無疾患者,現下所餘病患,皆候在台下,我等宜速醫治,以結束賽事。」

戲天嬌問:「且慢!若斷一臂,便算疾患,如此再施此藥,卻又如何?」

黑神道:「若斷一臂,施用此藥,也只是恢復原樣,不能多出一臂,與雙頭患者,或天生無臂者,有所不同。」

戲天嬌沉吟道:「此藥如此神通,定有方法,造就無疾患者 - - - 」

白笑春輕輕一咳:「若能訪得配藥之人,或探得藥品配方,應可釋姑娘之疑。」

戲天嬌輕拍額頭:「不錯!定然如此,配藥者自然熟悉用法,小黑子!此藥是何人所配?」

黑神驟聞此問,心中吃驚:「呃!- - - 此藥祖上留下,何人所配,已不可考。」

戲天嬌問:「祖先將藥配好傳下?然所配之藥,有時而盡,知識之傳,當是傳以配方,且將配方與我一看。」

黑神道:「呃 - - 祖宗只留此藥,並無傳下配方。」

戲天嬌怒道:「汝這鼠輩,這般油口滑舌,祖先留藥,不留配方,有誰會信?」

黑神囁嚅:「 - - 確然如此,以是此藥,珍貴異常。」

戲天嬌道:「沒留下配方,定會留下用法,此藥用法,記載何處?」

黑神道:「這 - - 也無傳下用法,此藥神效,俱是我等試驗得之。」

戲天嬌喝道:「鼠輩奸滑如廝,莫非怕我得知配方、用法,盜汝藥方。須知倚仗此藥,邀我參與大賽,乃汝等之議,現又隱瞞配方、用法,不讓我知,如此一來,本姑娘無異傀儡,今日不將汝等,打成齏粉,難消我胸中忿氣!」

黑神望向金平,金平亦是惶恐,此女潑辣,一時之間,竟無對策,兩人面色慘白,黑神急急解釋:「我等確無配方、用法,姑娘息怒,欲生常人之臂,還須多所試驗,我等若知用法,自當說與姑娘知曉,絕不藏私。」

白笑春道:「或許這二位朋友,真有苦衷,貧道也曾拾得藥材,未知用法,唯經多方試驗,才知其效。」

戲天嬌道:「照啊!不知配方、用法,此藥定是拾得 - - - 或許是偷得、搶得,汝二鼠輩,實話實說,此藥來由,當真是汝祖上傳下?」

黑神正與金平低語,相商是否放起藍煙,相招何太,前來搭救,再聞戲天嬌此問,心下著慌:「呃! - - 這 - 確是祖上所傳,或許是祖上偶然得之,以是不知配方、用法。」

戲天嬌怒道:「偶然得之?是偶然偷得,或是偶然搶得?難不成汝等家族一脈,盡是竊賊、搶匪,本姑娘拿此贓物行醫,豈非成了銷贓之徒。」

白笑春道:「這二位朋友,若能憶及,此藥得之何處,我等回歸此藥出處,或可探知用法。」

黑神慌道:「 - - 這藥得之 - - 呃!- - - 吾 - - 。」

戲天嬌道:「哼!得之何方,汝等最好憶及,以免身化齏粉。」

黑神慌亂中,心下無計,便挨近金平,低語相商,是否該即刻放煙,求救何太。

戲天嬌見黑神、金平,鬼祟私語,憤然拿起桌上黃金:「鼠輩堅不吐實,待我徵個打手,將之打成齏粉。」

白笑春道:「聘僱打手?姑娘手上黃金,至少百兩,這活易幹,錢多事簡,相信接單者必眾。」

黑神睨視四周,見人群緊密,挨挨擁擁,萬目緊盯擂台,實無機可逃。自思:本神運氣,何以如此不濟,千萬人眾,竟擇此潑婦參賽,萬一真有人接單上台,局面必然凶險,只是當街殺人,必定犯律,官府衙役或會出面,至少大會仲裁,應不會放任此事,黑神思及此處,心下稍安。

戲天嬌問白笑春:「貴地聘請打手,是否須暗地行事?」

白笑春道:「自然不用,所謂明人不做暗事,暗地行事,便失了風度,當對手之面,聘請殺手,方顯公平,對頭若不服,亦可聘殺手反制,本地行事風格,講究光明磊落,發財如此,殺人亦同。」

戲天嬌問:「確好風格!然則貴處律法,是否見容此事?」

白笑春道:「本地律法,專懲刁奸詭詐之輩,欺罔竊盜之徒,將之殺卻,還可入衙門領賞。」

戲天嬌問:「適才先生所言,接此單者必眾,想是有多人,欲做此事?」

白笑春道:「確然!發財之事,誰不欲為,且待貧道相詢眾人,有誰願為姑娘,一效舉手之勞。」

戲天嬌道:「如此甚好!」

白笑春遂扯開嗓門:「日月帝女,賞百兩黃金,聘僱打手,欲將二名竊賊,擊成齏粉,不知有無高手,願意上台?」

白笑春音量不大,聲卻清晰,竟遠遠傳了開去。眾人聞此發財良機,紛紛搶奔上台,寺內寺外,人群瘋狂擁往台下,互相拉扯推擠,羅漢堂主、藏經閣主,率同少林眾和尚,左擋右攔,阻住人群衝擠,一陣狼狽。

黑神、金平見狀,驚嚇異常,冷汗涔涔之下,黑神急忙扯住小沙彌:「小和尚!此處大地,莫非無律,怎會混亂如廝,竟有當街殺人之事?」

小沙彌道:「自從天現異像,邪魔入侵,大地律法,已有所變,當街殺人,已是常態。」

黑神驚道:「邪魔?難道是 - - - 可今日正值醫術大賽, 會場仲裁,應要阻止此事!」

小沙彌道:「幾位仲裁,正為此事有所爭執,各家掌門,亦爭搶此單,彼此互不相讓,現下幾位掌門,正在抽籤,以決定接單人選。」

黑神一聽,差點昏厥,急急叫住金平:「該是時候,放起藍煙了,何太不來,吾等之命,定將休已!」

戲天嬌見應徵者,如此踴躍,欣喜異常:「敢問先生,搶單者眾,該如何擇取,方顯公平?」

白笑春道:「姑娘出手,慷慨大方,此條發財之路,不如送與貧窮人家,以老弱婦孺優先,如此更能突顯,姑娘仁善之心。」

戲天嬌撫掌稱善:「先生之言極是!」

戲天嬌遂飄飛空中,環觀寺內寺外群眾,仔細擇取人選。環寺踅了一周,戲天嬌輕露微笑,終於擇定人選,隨即單指揮出,此人頭上三尺之處,頓現一抹紅光。

戲天嬌落下擂台,眾人亦簇擁人選入寺,上得擂台。黑神、金平正拿出煙器,準備釋放藍煙,一見人選上台,心中大安。原來上台者,乃一小男童,衣著破爛,羸弱瘦小,身子單薄,似不禁風。

戲天嬌取出黃金,遞給男童,手指黑神、金平:「將那兩人,打成齏粉!」

男童手足微抖,竟似不知所措,白笑春微微一笑,環顧四方群眾:「不知各位,有無適當武器,能借與此童使使?」

群眾紛紛呼喝:「當然有!諾!」

「使我這把!」

「小娃兒使這最妙!」

「小傢伙!拿咱家這把,擊其天靈蓋 - - - 嘿嘿!」

各式各樣武器,紛從四面八方丟向台上:刀、槍、劍、戟、鞭、鎚、抓、鏟、棍、牌、鏢、耙、斧、鉞、勾、叉、筆、釘 - - - 等,無所不有。

上百武器,撒滿台上,黑神、金平,看得心驚肉跳,戲天嬌卻大樂,左摸右觸各式武器,興高采烈,頻頻請教白笑春,各種武器用法。

小男童四下挑選後,托起一把鐵鎚,甩向黑神,奈何力道不足,甩速奇慢,黑神輕鬆躲過,眼露鄙夷之色,隨手抄起一把單刀,發聲冷笑:「如此殺手,今天 - - - 啊!」黑神忽地驚呼一聲,手肘已中一石,只覺右手一麻,單刀落地。

「他奶奶的!老子單刀,你也敢拿!」

「你要武器,自行去借,奈何偷竊!」

「賊就是賊,賊性難改!」

「怪事!主人在此,竟也敢偷,莫非行搶!」

戲天嬌幾乎笑翻:「小黑子!再不說出此藥來由,只怕頃刻,汝等便成齏粉。」

小男童放下鐵鎚,復挑起一把鋼叉,再刺向黑神,黑神手無寸鐵,只得左右閃避,小男童臂力不足,一叉不中,顛仆之下,鋼叉竟插入竹台,拔將不出,金平趁此良機,由男童身後,揮出一拳,只見無數果皮、泥塊,紛紛飛往台上,黏滿金平全身。

「要打就站到前面去,背後傷人,算什麼好漢!」

「二個大人,打一個小孩,還使偷襲招數!」

「哪來的下三濫,與小孩打架,也從背後下手!」

「亂世之中,偶見英雄,卻必出敗類,此人正是亂世敗類!」

戲天嬌見金平滿臉果皮、泥沙,目難見物,笑得花枝亂顫:「鼠輩莫非夜路走多,習於偷雞摸狗,竟連打架,也使暗招。」

黑神見情勢大惡,上來一個小孩,等同眾人一起上台,遂急道:「且慢!吾等亦要尋友,商借武器一用。」

戲天嬌道:「儘管自便,快快借來,可切莫拖延太久,本姑娘耐心有限。」

黑神急取煙器,放出藍煙,藍煙一出,迅速飄上雲霄。何菁見黑神發出訊號,隨即傳音各族,偽神可能瞬間即至。丰靈子暨各派掌門,亦各發手勢,指示所有門人,全面戒備。

戲天嬌見黑神放煙,罵道:「施放狼煙,待汝友趕至,大賽或已結束,汝二鼠輩,莫非故意拖延?」

黑神道:「吾友 - - - 」

黑神話未說完,戲天嬌衣衫忽震,戲天嬌仰觀天空:紅廟示警,神祗群聚長空,列分左右,飛躍追逐,卻似天宇戰事,已波及此處。

見戲天嬌沉吟不語,黑神隨其視線,亦望向長空,卻不見有何物事,難不成此女,能感知何太到來?可此女並非魔族,應無此本事 - - - 」

金平瞧藍煙發出,心下大安,見戲天嬌發呆,俟機挨近黑神:「此女瘋瘋癲癲,此刻又不知何疾發作,身如泥塑,稍會何太到來,臨走之際,務先將其誅除,以解胸中惡氣!」

黑神點頭,轉身朝戲天嬌言道:「吾等之友 - - - 」

戲天嬌突一揮手,阻其說話,此時空中,陡現一座紅廟,飛快掠過,一頂青竹轎,亦如影隨形,緊貼廟旁,其後藍、白、紅三道光芒,長飛相隨,魔族陣局,遙跟其後,八方相圍。

何菁腰畔法器大震:偽神?可魔族卻未出手相攔,莫非忌憚紅廟、竹轎,只是戲天嬌擂台之上,戲侮黑神,料非偽神一路,如此空中紅廟,卻又何來?尤可慮者,空中竹轎,神通不小,若真是三忌來到,如何會與偽神同行?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1.10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