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回 城隍廟口
第二回 神祗之戰
第三回 紅月教主
第四回 拜別雲夢
第五回 五台妖佛
第六回 錢財露白
第七回 千年埋伏
第八回 長富客棧
第九回 癸亥變著
第十回 萬物化塵
第十一回 空地賭局
第十二回 皇家保鏢
第十三回 皇歸何處
第十四回 萬里尋夫
第十五回 偽神初臨
第十六回 峨嵋之戰
第十七回 大地之拒
第十八回 天神下凡
第十九回 神界傳說
第二十回 金蟬脫殼
第二十一回 百人宣戰
第二十二回 戲天之嬌
第二十三回 醫術大賽
第二十四回 聘僱殺手
第二十五回 神祗借寶
第二十六回 弄假成真
第二十七回 萬獸入谷
第二十七回 萬獸入谷
第二十八回 返老還童
第二十九回 星河二會
第三十回 三忌目力
第三十一回 名獸易主
第三十二回 釣神之計
第三十三回 酒色財氣
第三十四回 聚仙之策
第三十五回 芸芸眾仙
第三十六回 散仙大會
第三十七回 崖上鬥寶
第三十八回 天涼古剎
第三十九回 宇中八神
第四十回 甲丑之計
第四十一回 萬獸出澤

芻狗錄
作 者
寒香云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21.03.24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999999999999
本月人氣
137
累積人氣
14384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6.06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十七回 萬獸入谷
閩南多土樓,白笑春、觀雲、勾正、勾炎等四人,正閒坐一土樓客棧內。紅月教已將整座土樓包下,教中左使雲玉、右使風月、五台派春、夏、秋、冬等四大天王,及多位白令教徒,亦入住同一土樓之內。

勾正輕啜武夷香茗:「醫術擂台上,二名落凡偽神,未伏斧鉞之誅,似乎有些可惜。」

觀雲道:「此計棒打落水狗,若依計收網,足可大快人心,奈何戲天嬌在場,且竹轎疾飛長空,情勢詭譎,偽神兩顆頭顱,只得暫且寄下。」

勾炎道:「神祇亦是人族一支,不知何故,僥倖得道,竟爾猖狂,為補濟自身,回頭反噬人族,其兇殘處,竟似在貧僧之上!」

白笑春道:「祖宗不肖,以子孫為芻狗,養而食之,此虎食子肉之舉,歷來邪宗,當亦自嘆弗如。」

勾正道:「星河之會,魔族已致函無元,冀其以東道主身份與會,無元老賊,轉而知會我輩,言明紅月、五台務須到場,雖美其名為捍衛大地,實則欲要我輩,為其涉險,此會轉眼即至,未知道長,可有良策?」

觀雲道:「貧道自思,二忌、三忌,均有人扮,何獨一忌,無人扮演?」

勾正笑道:「無影獸與遊俠族裔,已然現身大地,任誰假扮一忌,豈非均會穿幫?」

觀雲道:「倘無影獸、遊俠族裔,並不道破真假,甚或與裝扮者同行,卻又如何?」

白笑春呵呵大笑:「妙計!果然妙計!若借得無影獸同行,誰敢說裝扮者,不是遊俠?」

勾炎道:「可若對頭,試其武略,扮一忌者,倘失機當場,豈非墮了遊俠名頭?」

勾正道:「也許魔族或他族,有武略高者,可當此任。」

觀雲道:「扮一忌者,還是以人族較妥,乃因神祇、戲天嬌,似可分辨出大地各族,唯獨人族,對其似乎有些複雜。」

勾正道:「人族對其複雜,此話何說?」

觀雲道:「遊俠族裔,石芳女娃,一直被認為是人族,恰如偽神落凡,亦與人族無異。貧道以為,人族與神祗、一、二、三忌之間,似乎均有所牽連,此種奧妙牽連,已將人族複雜化。」

白笑春沉吟:「嗯!人族正似一熔爐,百納各族,欲將其一眼望穿,頗有難度。」

觀雲道:「以是扮一忌者,寰宇各族均會穿幫,唯獨人族不會。」

勾炎道:「星河之會,若一忌在場,其震懾之力,足可確保我方無虞,只是這裝扮人選 - - - 」

勾炎望向白笑春,白笑春望向勾正,勾正望向觀雲,觀雲復望向勾炎。


醫術大賽,雖已落幕,閩南人潮,卻未散去,人人皆知,寰宇各族,重兵佈署閩南,致偽神不敢輕入,此刻閩南,竟已成天下人避難之處。

人潮成千上萬,少林寺旁各村坊,旅店酒肆,家家爆滿,寺旁綠野荒地,來客傍山依水,紛紛搭起蘆蓬茅舍,山區夜裡,燈火綿延萬里,一望無際。

這夜韓蕭村上酒肆之內,見一醉漢,方欲搭觸一女肩背,韓蕭單手輕推,醉漢受推後,踉蹌欲跌,顛步至門口,恰為醫術擂台上小沙彌扶住。

小沙彌對醉漢道:「先生今夜之命,乃韓蕭韓大俠所救,改日足下當備厚禮,造訪恩人,以謝其救命之恩!」

醉漢罵道:「小和尚休得胡語,誰救過大爺我之命?」

小沙彌道:「先生可知,有些姑娘,身上帶刺,適才足下欲動手者,正是此類。」

醉漢道:「嘿嘿!越是帶刺,越是有勁,小和尚你懂個鳥?」

小沙彌道:「原來越刺越有勁,不知紅月教右使,自己知也不知?」

醉漢一聽此語,驚出滿頭冷汗,酒自醒了大半:「紅 - - 右使 - - - 風- - 」隨即奪門而出,拔腳狂奔,轉眼已不知去向。

韓蕭挨近酒肆櫃台,見無元大師,及多位掌門,均已在座。

韓蕭道:「方丈擇此議事,花月之下,不懼流言,不愧為南少林掌門,有膽有識。」

無元道:「慚愧!眾掌門因見此處,黑氣、妖氛瀰漫,陰靈四下佈合,料是各族佈署重點所在,為防言談洩密,故擇此酒樓議事,還望韓大俠將就!將就!」

韓蕭哈哈大笑:「諸位所選,正投韓某所好,只是方丈穿花街、串柳巷,為何竟連徒孫也帶來?」

無元望向小沙彌:「非是老衲帶他來,是他帶老衲來,這年頭年輕人,於諸般風月規矩,竟比老衲還熟。」

韓蕭笑道:「醫術擂台上,此子智勇兼備,面臨囚影洞、混元鼠、鬼面猴、萬年鱷、落陰花等惡物,不露懼色,處事井井有條,真乃英雄出少年!」

無元道:「韓大俠謬讚了!少林行事,唯獨謹慎而已,出家人智淺謀庸,面臨大地惡局,老衲胸無點墨,禦敵良策,還得仰賴各方江湖朋友,大力提點。」

韓蕭道:「方才適逢觀雲道長,謂五台、紅月有意扮演一忌,託我相詢何姑娘,可願出借無影獸,以助其功。」

聽得韓蕭此語,無元及眾掌門一陣驚愕,隨即紛紛讚嘆:「此計果然大妙!如此布局,可謂神策!」

無元沉吟道:「可萬一動起武來,人族武略,遠遜神祗,裝扮者將如何脫身?」

華山掌門道:「裝扮一忌,旨在威嚇,倘事不成,撂撂狠話,俟機走人,料偽神亦不敢強追。」

無元道:「嗯!此計似乎可行,星河會場,一忌之言,份量必重,大地挾此外援,或可化解諸多危厄。」

崆峒掌門道:「假冒遊俠與會,裝扮者風險實大,不知五台、紅月,為何不將此任,交與魔族?」

韓蕭道:「觀雲道長有言,神祇、戲天嬌,似乎分不出人族、遊俠族裔、與落凡偽神,卻可輕易識出其他各族,以是唯獨人族,能扮一忌,而不被識破。」

無元及眾掌門,聞言恍然大悟,武當掌門讚道:「好個觀雲,智計如此卓絕!」

峨嵋掌門丰靈子問:「不知韓大俠與何姑娘,可將與會?」

韓蕭道:「戲天嬌若以二忌身份與會,何姑娘應會入場,否則,為讓戲天嬌安心喬扮,我等與二忌照過面者,將不入場,屆時韓某與何姑娘,將於寺外待命。」

丰靈子道:「如此說來,無影獸也不入會場?」

韓蕭道:「正是!無影獸適時現身後,紅月、五台須得藉口,將其支開,以讓戲天嬌、黑神等安心與會。」

無元道:「老衲身在會場,眾掌門亦穿梭會場四周,以為接應,寺外狀況,還望韓大俠,多多留意!」

韓蕭道:「方丈放心,韓某寺外遊走,適時應變,斷不稍離!」



這夜黑神、金平,仰臥荒山頂上,閒望星辰,戲天嬌已入廟內坐定。

黑神道:「賤婢小廟,與前所見,似乎有些異樣。」

金平道:「記得上次所見,廟是紅色,可如今怎變成黑色?」

黑神道:「莫非賤婢擁有多廟,顏色不一?」

金平望望四周:「上次見廟之處,就在此地,就連遠方那小光點,依然還在原位。」

黑神瞧視遠方光點:「確然!應該就是此處,只是賤婢將廟變色,究是為何?」

金平道:「胡亂變色,只是戲耍,管她為何。」

黑神道:「莫非賤婢想隱瞞什麼,亦或是要 - - - 躲避仇家?」

金平道:「隱身或避仇,光憑變色住家,有啥管用?」

黑神道:「日變一色,或可混淆對頭。」

金平道:「只是變色,甚難甩開對頭,若果奏效,則賤婢對頭,智力也未免太弱。」

黑神道:「而今天下,人人住廟擁竹轎,賤婢自亦不能免俗,為求欺敵,將廟變色,此舉雖然幼稚,至少也可欺己,以求心安。」

金平道:「賤婢若有對頭,當下夜色已闌,荒山孤廟,四野寂然,此時該是偷襲賤婢,最佳時機。」

黑神四下望望,一無動靜:「或許來敵,誤認我倆守住廟門,遂不敢入。」

金平道:「嗯!也許我等暫離廟門,便有動靜,也未可知。」

黑神、金平遂離廟門,四處閒晃,周遭唯聞虫鳴、蛙啼,遠方煙籠氤氳,近處野草碎石,景象祥和。

黑神道:「一無動靜,既走至此,不如過去瞧瞧那光點,究是何物發光。」

黑神、金平,乃信步走向光點,約莫百步之後,離廟已遠,只是光點看來,竟似未曾近得半步。

黑神回首望廟,再瞧遠方光點,一臉迷惑:「發光之點,莫非亦在移位?」

金平道:「應是如此,我等已走許久,尚未曾靠近半分。」

黑神撿起一石,丟向光點,奈何力小,細石距光點尚遠,即已掉落。

黑神罵道:「此處族裔,恁多賤類,如廝膽小,亦敢夜裡發光。」

雙神無奈,見離廟已遠,遂往回走,走不多時,黑神再回視光點,見光點離己之距,依然相同,似乎亦在往回走。

黑神恨道:「何物如此撒潑,竟敢戲弄我等!」

金平道:「倘我等神通尚在,必擒此物,今且放他一馬,俟紅神、何太等來到,嘿!嘿! - - - 」


離星河會期,尚有一日,各族佈局,已然完備,何菁已答應紅月、五台,出借無影獸,以助其裝扮遊俠。這日石芳、渾二,正與阿毛叮嚀,星河會上,出入途徑,忽見阿毛一陣驚惶,左右奔馳,不知畏懼何物。

何菁環顧四周,並無異樣,忽聞鬼族傳音,言各獸族陣局,似已失控,幻狐、金狐、銀狐等,正忙於安撫各獸,將之收入梨花冊內。

何菁心思:阿毛若也失控,為禍非小,其身上鱗片,若驟爾射出,後果堪慮,若將其收入銀狐梨花冊,或鳳兒天絲寶囊內,卻又如何相助紅月、五台,裝扮遊俠。」

一旁相幫石芳、渾二,安撫阿毛,韓蕭心思:此獸威力十足,倘失其心智,旁人必定遭殃,可要安撫此獸,又非熟人不可 - - - ,啊!- - - 或許 - - - 。

韓蕭忙道:「何姑娘!阿毛似受驚懼,能否相詢石倩姑娘,藉異魂天網,讓阿毛暫且棲身,以安其心,再察緣因?」

何菁聞言,心神一振:「啊!果然!多謝先生提點!阿毛果能進網,料也不懼其他外物,石倩乃其舊識,必可安下其心,或許亦可,問出阿毛所懼何物,將之除去。」

何菁急忙傳音冥王,謂無影獸心神不寧,能否入異魂天網,暫宿幾時,並相請石倩查明其故。

冥王聞言自思:天宇嬌客無影獸,請都請不來,今欲借宿一宿,此順水恩情,作給遊俠,何樂而不為。遂爽快答應,隨即展開異魂天網,飛出冥府,瞬息已到南少林寺。

何菁攜同韓蕭、渾二、石芳、阿毛等,於少林後山中,迎住冥王。石芳見異魂天網飄落,急拉阿毛向前,冥王單指一揮,石芳、阿毛即飄入網內。

冥王道:「來至閩南,樹女春風依然,孤家見此處,下布地網,上蓋天羅,想是近期,必有大事。」

何菁一個斂衽:「冥王千里相助無影獸,吾等不勝感激,各族重兵佈署此處,乃因星河會之故。」

冥王愕然:「星河會?上古神祗大會,神魔因而決裂之星河會?」

何菁道:「正是二度星河會,乃因黑神胡謅有此一會,攛掇戲天嬌相責魔族,何以如此大會,未邀其列席,紫魔無奈,只得胡語會期,乃明日卯時,地點於南少林寺舉行,且邀戲天嬌與會。」

冥王大笑:「堂堂星河會,至此竟成兒戲!」

何菁道:「黑神似未察覺,其所攛掇者,乃是二忌戲天嬌。」

冥王幾乎笑翻:「黑神落凡,其智並未長進,竟迷糊一如以往!」

何菁道:「黑神以百人撞擊紅盤,誣陷人族,對紅環宣戰,引來戲天嬌,人族卻廣搭野台戲,演出受栽贓橋段,戲天嬌視過劇情,心中作何打算,尚未可知。」

冥王道:「孤家見天際紅暈閃落,即料二忌將臨,只是紅環來客,果未表明身份?」

何菁道:「戲天嬌初臨,曾與我交手,彼時並未隱瞞身份,俟醫術大賽中,卻以日月帝女之名,喬裝隱其身份,為無影獸察覺,只是吾等並未說破。」

冥王道:「此女參與醫術大賽,遊戲人間,傳言呼為戲天嬌,果然十分傳神。」

何菁道:「戲天嬌仗黑神之藥,於大賽中奪魁,已成人間武林盟主。」

冥王奇道:「黑神贈藥二忌,奪下盟主,只是黑神欲當盟主,何不自己施為?」

何菁道:「黑神或是認為,盟主一職,猶有風險,自己跟隨盟主左右,效果亦同。」

冥王笑道:「呵!呵!黑神心思,或是如此。姑娘與二忌過手,不知此女,神通若何?」

何菁道:「二忌逢敵,必讓一先,因無影獸踢石戲之,二忌即認,我方出手在先,乃逼我對戰。戲天嬌徒手畫圓,名為囚影洞,囚影洞威力無匹,可攻可守,萬物逢之,即化青煙,飄入其衣袖之內,唯獨無影獸、猙獰鱗片,可過囚影洞,不化青煙。」

冥王沉吟:「嗯!似乎一忌之物,可破囚影洞。」

何菁道:「戲天嬌於無影獸,十分懼憚,乃因無影獸阿毛,視囚影洞如無物,進出自如,二忌乃以紅廟繞身,以防阿毛欺近。」

冥王問:「雙方各有顧忌,如廝場面,速度或是關鍵,不知此次交手,如何收場?」

何菁道:「戲天嬌出手,倒顯客氣,囚影洞只守不攻,似乎只欲觀摩我方神通,而非求傷敵,故我以猙獰鱗片,穿越囚影洞,輕擊紅廟之後,戲天嬌驚愕之下,收去囚影洞,結速比試。」

冥王道:「如此說來,紅環族裔,似非心量窄小之輩,二忌現世,於大地而言,或是凶中帶吉。」

此時一旁異魂天網,輕輕飄起,冥王單袖一揮:「石倩幽魂,有話請講。」

網中幽魂石倩道:「阿毛所懼,應是某種聲音,阿高已將此音,屏蔽於網外,阻絕來襲之音,此刻阿毛心神已復。」

冥王問:「阿高!此音何音,如此厲害,就連孤家,竟也無覺?」

網中幽魂阿高道:「此音詭譎,似有針對性,此時大地各獸族,料已受制,若此音改變攻擊對象,猶恐大地各族,亦將受制。」

冥王聞言,亦覺驚駭:「閩南各族佈陣嚴密,千里之內,應無敵蹤,此音千里之外,亦能制敵,威力非小!」

何菁道:「剛接獲妖族傳音,謂閩南諸獸,均朝九曲荒谷而進,禽類、蟲類則無動靜,幻狐、金狐、銀狐等,已追向九曲荒谷。」

冥王沉吟:「嗯!驅獸而進,必有所圖,此時擇地閩南作為,莫非針對星河會而來!」

何菁道:「來者有聚獸之能,只是驅獸攻擊星河會,必被攔下,效果不大,來者此舉,恐另有深意。」

冥王道:「此事蹊蹺有趣,九曲荒谷,定非戰場,聚獸於此,莫非取獸而食。」

何菁道:「俟幻狐、金狐、銀狐等回報,應可略知梗概。」

冥王道:「既有如廝趣事,且星河會召開在即,孤家不妨藉異魂天網,暫隱少林寺內,閒晃四周,以觀局變。」

何菁道:「此刻煙硝之味,隱然可聞,不知阿毛、石芳,能否於異魂天網內,暫留一時?」

冥王笑道:「有客如廝,天網蓬蓽生輝,貴客駕臨,真孤家之幸,樹女何須客氣!」

何菁斂衽道:「冥王幾番援手,各族莫不知悉,此恩此情,何菁銘感五內!」

冥王展開異魂天網,隱去身影:「樹女贈與孤家,結識遊俠之機,此種機緣,億載難逢,應是孤家,相謝樹女才是!」

冥王離去,何菁即對韓蕭道:「相煩先生,告知各門派,有不明音源,召獸入荒谷,獸族陣局,已避入梨花冊內,無影獸也已躲入異魂天網。」

韓蕭道:「姑娘放心,韓某這就去辦。」

何菁雙袖微擺,捲出萬千落葉,帶起渾二,飄飛空中,急急傳音樹佬:「敢問樹佬,幻狐、金狐、銀狐等,相探九曲荒谷,可有回音?」

樹佬回道:「三狐一入荒谷,音訊全無,閩南各地樹精,已齊聚荒谷之外,完成佈陣,其他各族陣局,仍留少林附近,未敢擅動。」

何菁心下著慌:三狐神通非小,怎會失卻音訊。

何菁遂傳音道:「三狐失聯,事態不妙,遲恐有變,我即速往九曲荒谷,一探究竟!」

樹佬回道:「小菁此行,務須謹慎,只怕來者不善!」

何菁道:「是!」隨即捲動萬千落葉、花瓣,與渾二飛奔九曲荒谷。

何菁帶著渾二,疾飛空中,渾二見地上獸群,由四圍群山奔下,齊聚之後,迤邐成一線,蜿蜒奔向九曲荒谷。渾二呆視一會,見獸群繞過一山丘,渡河之後,再朝山丘之後狂奔。

渾二沉思:獸類喜山畏水,為何獸群奔繞遠路,涉水自找麻煩,再回原路?遂指向山丘道:「 - - 菁姊 - ,獸群 - - 似乎 - - 避開 - - 那山丘。」

何菁望向山丘:「獸群心思,此刻無暇細究,幻姨、金姨、銀姨,或已遇險,我須速往馳援。」

渾二道:「我等 - - 可- 兵分- - 二路,菁姊 - - 放我 - - 下去,我 - 去探探 - - ,或許 - - - 群獸 - 所怕,也是 - - 驅獸者 - - 所怕。」

何菁道:「此刻閩南樹精,已全往九曲荒谷,無法顧及汝之安危,汝一人獨往,恐有凶險。」

渾二道:「- 此山 - - 無獸,料 - - 也無 - - 驅獸者,恐怕 - - 是 - 目前 - - - 最安全 - - 之處。」

何菁沉吟:渾二旁觀者清,所言不無道理。遂道:「也好,凡事猶須小心!」

渾二道:「 - 我 - - 自會 - - 仔細 - - 菁姊。」

何菁隨即單袖一擺,帶起落葉飛花,送渾二下得雲端,輕輕落於山丘之上,俟渾二落地,何菁再度疾飛,直奔九曲荒谷。

何菁飛騰迅速,電走雲飛,瞬時已至荒谷之外,見樹族陣局正行入谷,何菁與眾樹精商榷之後,決定避開獸群途徑,由另方進入,何菁先行,樹族陣局,百丈之外跟進。

落葉托住雙足,何菁緩緩飄入荒谷,沿谿壑低飛,細觀八方。谷中落岩巨石雜沓,寒風時起,四圍塵煙漠漠,偶見枯骨獸角,散落凹地。

何菁暗隨群獸,飛入一處窪地,只見窪地中央,萬獸齊聚,隻隻噪動,卻不發半點聲息,群獸聚成一團,圍繞一白衣少年,與一駝背矮者。白衣少年,丰姿飄逸,俊美無雙,背負雙手,仰面觀星,緩緩踱步,於周遭物事,竟似與己無關。駝背矮者,頭大如斗,亂眉細眼,鼻小無耳,一張血盆大口,看似無牙。

駝背矮者,斜睨窪地旁巨岩上方,嘿嘿冷笑,何菁瞧向巨岩,赫見幻狐飄飛其上,一抹紅光,忽隱忽現,巨岩下,金狐、銀狐,雙雙背倚巨岩,盤膝而坐,似已受創。

何菁傳音幻狐,未獲回音,再傳音眾樹精,亦無回音,何菁心思:千里傳音術,於九曲荒谷中,竟似失靈。

只聽得駝背矮者道:「逆畜尚自撒潑,只是老夫尚有要事,權且放汝一馬,嘿嘿!老夫難得大開惻隱,逆畜此時不走,暝色將至,屆時想走,恐怕已遲。」

空中幻狐,聞言更加疾速飄飛,紅光頻頻罩向金狐、銀狐,卻帶不起雙狐,又不敢棄雙狐而去,幾度傳音各族,均無回音,正欲發出沖天狐光,傳警各族,忽見群獸乍分兩旁,萬千落葉,逐開獸群,讓出一道,何菁慢慢走進。

駝背矮者見狀,微微驚愕,細視何菁許久,終於發出獰笑:「半人半樹,難怪老夫無覺,只是姑娘有此潛蹤之術,未適時利用,未免可惜,現下老夫既已察覺,嘿嘿!今夜荒谷腥羶,恐再添一樁。」

何菁道:「無冤無仇,何苦動起干戈,老丈傷吾雙友,所為何來?」

駝背矮者嘶嘶狂笑:「二隻野狐,是汝之友?呵呵呵!老夫向無他志,專擅捕獸獵狐,此一風雅之舉,莫非礙著姑娘?」

何菁望向白衣少年,見其依舊姿態飄逸,負手觀星,一派悠閒。何菁心知,寰宇之內,無此高手,能讓三狐束手。細忖眼前局勢,與駝背矮者之言,再瞧視白衣少年,忽地想起戲天嬌以:「清夜無人誰獨歌,梟音半曲動天河」二句描述竹轎一族。

何菁思及此處,背脊一陣發涼,單掌微翻,猙獰鱗片已在手,只是心中依舊遲疑,三狐亦有猙獰鱗片,卻仍然受制,縱是此刻,幻狐亦未以鱗片攻敵,難道對頭不懼鱗片,且阿毛對外來異音,似乎畏懼 - - - ,若來者真是三忌,神祗武學,恐亦無效,何菁輕觸腰畔筆硯,猶豫不定。

何菁輕閉雙目:眼前之敵,竟比偽神、戲天嬌等,還難應付。何菁雙腳微震,地下樹根無聲而動,向後傳出訊息,留一半樹精於此,一半樹精暗暗退出谷外,通知各族馳援。

見何菁手觸筆硯,閉目不語,駝背矮者道:「姑娘閉目而思,莫非暗思遺言,該如何落筆?」

何菁心思:此時不宜發難,當以拖待變,遂道:「老丈狩獵作樂,何須群聚閩南之獸?」

駝背矮者呵呵冷笑:「我行我素,老夫所為,豈容旁者置喙,姑娘為友而來,這番為友而死,老夫雖為汝不值,倒可給汝一個痛快!」

何菁見駝背矮者衣袖揚起,心下驚惶,臉上卻輕輕一笑:「老丈可知,適才在下,由何方過來?」

駝背矮者一聲大笑:「將死之物,來自何方,卻與老夫何干?」

何菁慢慢言道:「距此東南,百里之外,一座小山丘 - - - 」

駝背矮者聞言,身軀忽地一頓,雙眼瞇成一線,緊盯何菁,似乎欲將其望穿。何菁察言觀色,心知渾二沒說錯,山丘之上,果有驅獸者所懼之物,只是此物何物,能讓如廝高手,心生畏懼。

何菁藉由落葉、飛花碰觸諸獸,已詳知谷中群獸,並無特殊之處,卻是種類繁多,應已盡聚閩南之獸,如此不擇種類聚獸,應非狩獵,亦非將驅獸制敵,倒似欲屠盡諸獸,只是屠獸,究有何用?取獸身上之物?亦或是 - - - 群獸乃其意外招來,其真正目的,並不在此?

何菁手心微微沁汗,嘴角卻愈笑愈甜:「在下品茗山丘之上,卻聞山下群獸奔馳,心思何方閒士,聚獸為歡,故爾隨獸來至此谷,未料竟見老丈傷吾雙友,實出在下預料。」

駝背矮者圍繞何菁,緩緩踱步,心思不定,何菁瞧視白衣少年,見其依舊瀟灑自如,仰面觀星,對周遭物事,依然冷漠。

面對何菁試探之語,駝背矮者沉思良久,亦出語試探:「姑娘荒山品茗,真好雅致。」

何菁道:「山丘荒涼,雖非名山,難稱大雅,只是證道,何須名山,在下品茗之餘,收益竟似匪淺。」

駝背矮者略顯焦躁,來回踱步不止,須臾之後,狠狠注視何菁:「未知姑娘,悟出何道?」

何菁心思飛快:能如廝制住三狐者,或許唯神祗、戲天嬌 、遊俠、竹轎一族等 - - - ,此中尤以三忌竹轎族裔,最有可能。只是來者若非竹轎一族,以自己智識所及,實是猜摸不透,如此高手,究竟是誰,眼下只有將之視為三忌,拖延片刻,以俟後援。

何菁橫移二步,微微笑道:「或許老丈可聽聽此句:『一式雲中霧,三招破夜音』」

駝背矮者聞言,忽地暴怒,滿臉通紅,全身衣衫脹滿,毛髮根根直豎,渾身散出白霧,發出嘶嘶銳音,傳遍荒谷,四圍群獸聞音,紛紛倒趴於地,何菁亦覺一陣暈眩,急以花瓣塞住雙耳。

片時之後,駝背矮者恢復神態:「姑娘好大口氣,嘿嘿!只是口說無憑,老夫還須眼見,今番老夫為求領教,只好得罪了。」說完,雙袖鼓起,腳踏細步,緩緩逼近何菁。

何菁道:「金烏未墜,老丈驟爾出手,萬一失機,留下惋悵,豈非擾了這番月明之夜,獵獸雅興?」

駝背矮者聽得此語,身軀一頓,停下腳步,四下觀望群獸,就地沉吟。何菁背脊冒汗,自忖:對頭功夫,頗似以音制敵,雙方過手時,如若花瓣塞耳無效,後果堪慮。

何菁心中驚惶,臉上依舊帶笑:「老丈既對獸族、樂曲,興致不低,不如趁此餘暇,在下與老丈,荒谷之內,暢論天宇諸獸、笙簧簫管,遣此落日黃昏。」

駝背矮者,眼望天色,再瞧視群獸,心中舉棋不定,來回沉思踱步,尤顯急躁不安。

見駝背矮者閉口不言,何菁再探:「在下品茗之餘,曾與尊長對語,言天宇之中,何獸獨尊,長輩傳有教誨:『天宇之中,無獸獨尊,唯獨無影一獸,最是離奇。』」

駝背矮者聞言,臉露駭色,倒退一步:「妳 - - - 這 - - 難道 - - - 。」

見駝背矮者臉露驚容,何菁再道:「老丈驅獸而來,若是欲尋無影獸,在下可以明示老丈,無影之獸,並不在谷中獸群之內。」

何菁此言一出,駝背矮者身軀微震,仰頭急望天際,神色驚疑不定。何菁見遠山夕陽,只存一抹餘暉,夜色將至,心中亦是惶恐。

終於紅輪完全消失,唯見玉兔,東懸天際,與漫天星辰,共映夜空,暝色已至。駝背矮者見狀,微微點頭,稍斂衣襟之後,張口低吟,只見四周群獸,瞬時被震出十里開外,何菁衣袖,無風自揚,身軀似欲朝後飛起,何菁雙足重踏,一式老樹盤根,穩穩站定,幻狐紅光一閃,護住金狐、銀狐,三狐背倚巨岩,相抗駝者音頻攻勢。

何菁右手執筆,左手握滿猙獰鱗片,慢慢步至駝背矮者,與巨岩之間。

只見駝背矮者言道:「姑娘之語,實難深信,老夫為求真偽,還請姑娘不吝賜教!」說完,渾身運起功力,竟至臉色全白。

何菁無奈揚起單筆,罩定駝背矮者,心中長嘆:駝者音頻攻勢,傷敵距離,不知幾何,此戰若啟,四圍生靈,死傷必大!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6.06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