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回 城隍廟口
第二回 神祗之戰
第三回 紅月教主
第四回 拜別雲夢
第五回 五台妖佛
第六回 錢財露白
第七回 千年埋伏
第八回 長富客棧
第九回 癸亥變著
第十回 萬物化塵
第十一回 空地賭局
第十二回 皇家保鏢
第十三回 皇歸何處
第十四回 萬里尋夫
第十五回 偽神初臨
第十六回 峨嵋之戰
第十七回 大地之拒
第十八回 天神下凡
第十九回 神界傳說
第二十回 金蟬脫殼
第二十一回 百人宣戰
第二十二回 戲天之嬌
第二十三回 醫術大賽
第二十四回 聘僱殺手
第二十五回 神祗借寶
第二十六回 弄假成真
第二十七回 萬獸入谷
第二十八回 返老還童
第二十九回 星河二會
第二十九回 星河二會
第三十回 三忌目力
第三十一回 名獸易主
第三十二回 釣神之計
第三十三回 酒色財氣
第三十四回 聚仙之策
第三十五回 芸芸眾仙
第三十六回 散仙大會
第三十七回 崖上鬥寶
第三十八回 天涼古剎
第三十九回 宇中八神
第四十回 甲丑之計
第四十一回 萬獸出澤

芻狗錄
作 者
寒香云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21.03.24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999999999999
本月人氣
137
累積人氣
14384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20.02.2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十九回 星河二會
荒谷之戰,二忌、三忌均在場,各族求其謹慎,未敢隱身欺近,唯藉何菁場中掩護,眾多樹精,化為樹根,隱伏地底潛聽,依序將場中言語,逐句傳出,告知各族。

戲天嬌離去,各族陣局,亦自退去,幻狐帶起金銀雙狐,急回南少林寺,何菁亦捲起落葉、飛花,飛往東南山丘,尋找渾二。九曲荒谷,月色如銀,風聲依舊,地面煙塵,時而輕揚,白衣少年手抱嬰兒,佇立群獸前,臉色茫然,似陷沉思,欲行又止。

血圖老人、鬼王,雙雙飄飛荒谷上空,遠觀白衣少年。

血圖老人道:「三忌白衣青竹轎,莫非含二不同族裔?」

鬼王道:「應是如此,瞧駝者行徑,似乎認定此少年功力,可將其救下,且突圍脫困。」

血圖老人道:「駝者不懼無影獸,卻懼憚囚影洞,其召無影獸之舉,竟似意在紅環。」

鬼王道:「以無影獸破囚影洞,其理甚明,戲天嬌亦應有所警惕。」

血圖老人道:「卯時星河會,起會倉促,乃虛無之會,欲論何事,神魔雙方,並未明言,況二忌、三忌、假一忌,均會到場,此會變數之大,簡直亙古未有!」

鬼王道:「二度星河會,與會份子之雜,直如市集廟會,過程後果,均是難測,如何應對,端依臨場狀況,俟機而變了。」


少林後山,榕樹林下,渾二、石芳、韓蕭、白笑春、觀雲、勾正、勾炎與冥王等,圍成一圓,席地而坐。場中五名樹精,分別扮演戲天嬌、黑神、金平、駝背矮者、與白衣少年,同何菁重演荒谷之戰。

冥王看罷,呵呵大笑:「此役雖則凶險,幸而未釀大禍!」

韓蕭道:「二忌、三忌碰頭,未有爭端,顯見雙忌之間,本無仇怨,何以駝者行徑,竟似針對囚影洞而來?」

冥王道:「無端升起敵意 - - - 啊!莫非這正應了『無怨夜,妒天梟』句中,妒之一字。」

白笑春道:「誠然!妒忌心腸,乃萬惡之源,駝者自知貌醜,難以親近他族,自卑之下,妒意一起,其獨尊天宇之心,便更橫烈!」

冥王道:「大凡武略,無絕對之勝者,駝者將妒意訴諸武力,無故爭戰,無端樹敵,定自取其禍!」

勾炎道:「駝者皮硬命長,若不惹事樹敵,其屍定然難收,難收之屍,收屍者必無興跟隨,今白衣少年,樂於相從,顯然駝族行走天宇,常遭擊斃。」

冥王笑道:「駝族屍多,則三忌老家,竹林自然茂盛,只是收屍一事,看似容易,亦有風險,少年武略,只怕不低!」

觀雲道:「駝者兇殘,少年心慈,二者應難相容,今依照協議,並轡而行,若非協議清楚分明,爭端必多。」

冥王道:「兇殘者,亦有心慈時刻,心慈者,亦有兇殘時分。此種組合,十分有趣,外力欲殺駝者,少年反而高興,不知若外力欲殺少年,駝者將如何反應?」

勾正道:「駝者行惡,少年不會相攔,故依駝者角度,少年在旁,有利無弊,因此少年有難,駝者應會相助。」

冥王笑道:「哈!哈!應是如此,孤家真想知道,雙方協議,細節若何!」

韓蕭道:「卯時將至,不知紅月、五台,相扮遊俠一事,是否備妥?」

勾炎道:「韓大俠放心,萬事均已就緒,現只剩無影獸出網、入網暗號,不知以何手勢為優,還請冥王示下!」

冥王道:「就以單袖上提,代表出網,雙袖後襬,代表入網如何?」

勾炎道:「謝冥王!在下就以此手勢,暗示異魂天網。」

何菁一旁道:「幾番勞煩冥王,均得相助,吾輩不勝感激!」

冥王道:「如此盛會,孤家若不親至,定然懊悔,孤家既然在場,讓無影獸出網、入網,乃舉手之勞,樹女何須客氣。」


時序五更,寅時已至,韓蕭離了少林後山,飛快奔入少林院內,見幾位掌門正疾步而走,四面佈置會場。韓蕭迅速邀齊眾掌門,擇一竹台落座,詳述九曲荒谷戰事始末。

無元聽完,雙手合十:「戶戶家畜發狂,奔向荒谷,千里之內,百姓憂心忡忡,原來荒谷之內,確有險象!」

峨嵋丰靈子道:「三忌竹轎現世,似是跟蹤二忌而來,現下局面詭譎,不知各族,可有良策?」

韓蕭道:「寰宇各族,已再加重兵,會集閩南,如何應對星河會,並無一定之策,依舊俟機待變。」

無元道:「天界戰火,已撒向大地,吾輩人族,雖則位卑力微,可也不能聽天由命啊!」

丰靈子道:「卯時星河會,與會各方,必有衝突,倘稍有不慎,烽火或將引爆!」

韓蕭道:「天戰臨地,人族亦當奉獻心力,以護大地,我輩雖則脆弱,卻也因人族之弱,已然退無可退,反可藉此,得無所顧忌,無懼面對一切!」

無元道:「二忌、三忌若啟戰端,不知我等大地,將倚向何方?」

韓蕭道:「依理而言,似應倚向戲天嬌,只是大地之助,二忌未必領情,稍有不慎,或反觸怒戲天嬌。」

丰靈子道:「倘二忌、三忌,雙雙聯手偽神,敵拒魔族,則大地危矣!」

韓蕭道:「經荒谷一戰,二忌、三忌之間,已生怨隙,星河會上,勾炎裝扮一忌,攪入會場,俟機將此怨隙擴大,則二忌、三忌聯手,應無可能。」

無元道:「局面混亂,我輩亂中求存,懷中無有妙策,屆時唯有見招拆招了!」

丰靈子沉吟道:「星河會局,場面如何演變,勾炎 - - - 或許是關鍵!」

無元道:「但願勾炎,勿教大地失望啊!」


少林寺前大院,所有竹台已然備妥,寺內眾僧,各依職分,站位已定,眾僧擬以接力方式,將會中各方對話,一字不露,飛快傳出寺外。無元將以地主身份,主持會場,華山、武當、崆峒、峨嵋、青城等眾掌門,亦將穿梭會場,以為接待。

少林寺外,十里方圓之內,滿佈紅月、五台高手,場外但有鬧事者,將被當場擒下。華山、武當、崆峒、峨嵋、青城等各派門徒,亦混跡人群之中,以為接應。市集之內,百位狂草名家,已備妥筆墨紙硯,將依寺內傳出之對話,火速紀錄,傳遍天下。

閩南郊山,聚滿外地來客,寅時未至,炊煙即已燃起,一眼望去,燈火綿延萬里,猶如夜空寒星,無涯無際,這日人人早起,以待卯時。

山妖、樹精,遍佈群山,水妖、獸族,潛伏谿壑,鬼族、血圖門,幽藏地底,魔族陣局,則密密實實,圍住南少林寺,只留大門出入。此會若啟戰端,規模非同小可,黃魔亦離了雲夢,來至南少林寺,留下鳳兒與部份魔族,坐鎮雲夢。

卯時已至,少林寺前,忽地落下一道白光,光暈散處,只見白衣少年,手捧嬰兒,步向少林大門,醫術擂台上之小沙彌見狀,急忙趨步上前招呼:「貴客駕臨,少林增光不少,本寺掌門,已在竹台之上,恭候大駕!尊駕裡面請!請!」

白衣少年四下張望,並未移步,先扯住小沙彌:「敢問師父,此地今日作何節目,為何小弟,有種步入戰局之感?」

小沙彌道:「今日神祗召開星河會,故爾四圍警戒嚴密,以防宵小鬧事。」

少年道:「神祗群聚之處,亦有敢鬧事者?」

小沙彌瞄了少年手中嬰兒一眼:「邇來大地多怪事,以是各族,均謹慎行事。」

少年道:「原來如此!不知與會神祗,可已入座,小弟有件微末 - - - - -」

忽見寺前落下三股狂風,揚起一陣煙塵,打斷白衣少年話語,狂風乍現即滅,塵埃落處,紅神、藍神、何太等三神,緩緩步向寺門。

少年觀視之餘,喜見來了三位神祗,便急步向前,欠身打拱:「久聞神祗九轉造化神功,奧妙無匹,小可手中嬰兒,不知可否相煩各位,高抬貴手,將之施以速轉造化,以求速長。」

紅神道:「會尚未開,竟已先有求死者,找上門來!看來此處風俗民情,迥異天宇他處!」

何太瞧視少年手中嬰兒:「欲殺此醜嬰,就地一捽,即可了賬,何須動用神功?」

少年道:「小可非想殺嬰,只因老駝硬接逆轉造化神功,以致返老還童,返回嬰兒,小可蒙高人指點,謂速轉造化可將老駝還原,以是前來相煩各位。」

紅神奇道:「是魔族將此物,化為嬰兒?」

少年道:「非也!施功者乃一樹女,只因老駝頑皮,明知造化神功厲害,竟以身相試,致有此厄。」

紅神道:「此嬰面貌已醜,長大想必更醜,小兄弟丰姿俊雅,為何交此醜物為友?」

少年道:「呃 - - - 這 - - 其實,吾等乃隔村相鄰 - - - 因 - - 」

忽聽得遠方一聲鑼響,隨即傳來一陣:「盟主駕到!盟主駕到!」喊聲,原來戲天嬌未接獲紅環通知,心思:紅環不想插手神祗爭端,故欲參與此會,不便以紅環身份出席,但以盟主身份與會,應無不可,故身著白衣黑紗,同醫術大賽當日裝扮與會。

紅神回頭一望,只見醫術擂台上之黑紗女,伴同黑神、金平,正緩緩步近。白衣少年細視來者,微微錯愕:紅環族裔,怎會是此地盟主?身旁二人,為何又變裝原貌?

黑神望見紅神等三神,正與白衣少年交談,心思:此子曾與矮醜,山丘之上,見我等變裝,今日此裝與荒谷之裝,雖有不同,卻也瞞不過他。即快步上前:「小兄弟果然好眼力!選得上上神祗,倘若選得下神施功,一個不巧,老駝全身潰爛,化為泥漿,小兄弟可就血本無歸了!」

白衣少年連連稱謝:「多謝先生指點,老駝之事,還望先生多多引薦高明!晚輩不勝感激!」

紅神等三神,不明所以,瞧向黑神,旁邊金平輕咳一聲,高舉單袖,擠眉弄眼,暗示三神,先依黑神動作行事。

黑神道:「既然大夥已至,我等何不入寺,先飲杯酒水,再施功還原老駝。」

白衣少年道:「神祗會場,晚輩如何敢擅入,不如就在此處 - - - - - 。」

黑神打斷少年話語:「神祗二度星河會,開放各族參與,任誰皆可自由出入,我等場中煮酒論功,順便還原老駝,啟不快哉!小兄弟快快請進!」

黑神手推少年進入會場,此時戲天嬌已上了竹台,正與無元等寒暄,紅神、藍神、何太等三神,不明黑神、金平這番舉止何意,只得跟隨其後,細思揣測,相互暗暗私語。

紅神低聲道:「金平似是暗示 - - - 此子可加以利用。」

藍神道:「還原醜嬰,乃舉手之勞,面子作給白衣少年,倘因此而得其助,也算美事!」

何太道:「綜觀天宇,有誰可助神祗,此子一臉稚嫩,能有何本事,莫要反成我等累贅!」

紅神道:「嗯!多一小孩助拳,有等於無,可不論如何,我等暫依黑神暗示作為,再俟機發出信號,啟動幻空法寶。」

藍神道:「此寶能量雖得補充,畢竟仍猶不足,效果只怕有限。」

紅神道:「縱然效果有限,卻亦足讓我等安然脫困,離開此地。」


竹台之上,黃魔、紫魔早已落座,黃魔見紅神等進場,起身哈哈大笑:「天宇偽王,大駕光臨,黃某有失迎迓,未免失敬,只是紅兄只攜二神與會,如廝勤王之力,是否略顯單薄?」

紅神呵呵冷笑:「欲踏平此地,我等三神足矣,那似魔族,全仗混雜雞犬小輩,成群結隊,藉眾壯膽,擺些無用排場,以為聲勢,真乃丟盡神祗顏面!」

黃魔笑道:「原來紅兄膽魄如廝,適才瞧見,只來三神與會,黃某一時錯愕,竟以為紅兄,乃為自盡而來。」

紅神道:「本神清閒與會,豈料會場內外,滿佈雞犬,求死者眾,黃魔如欲先死,本神胸懷慈悲,可先與汝送終!也算我倆相交一場。」

黃魔道:「星河會場,乃論理之所,紅兄入棺之前,不先上會場,吱唔幾句?」

紅神道:「嘿嘿!不敢武比,諉以舌戰,黃魔果然狡詐,如廝奸佞作為,本神啟會相懼!」

聽到此處,白衣少年,輕扯黑神衣袖:「聽雙方語言,晚輩看此處,似乎十分危險,不知先生 - - - - - 」

忽聽得場內一陣騷動,黃魔等回頭一看,只見金平正拔腳狂奔,背後一隻獅子,尾隨在後。原來戲天嬌衣袖一抖,飄出一股青煙,青煙落地,化為雄獅,戲天嬌吩咐金平,帶此雄獅,場內四處走走。

紅神見狀,單指輕彈,飛出一繩,圈住獅頭,金平回視,見獅頭為繩圈住,化懼為喜,回身撿起繩端,狠狠將獅頭踹了一腳:「他奶奶的!用這綑仙索,圈汝這畜生,未免浪費!」

紅神問:「這獅子從何而來,難不成獸族,亦來與會?」

金平道:「只因賤 - - - 呃 - - 盟主吩咐,要我帶此畜生,四處走走。」

紅神道:「會場遛獅,看來今日星河會,百族雜陳,熱鬧可期。」

金平牽起雄獅,雄獅為綑仙索所困,餘威仍在,只是若金平輕捏索頭,綑仙索頓發金光,金光觸頸,必然發痛,以是此獅雖則兇猛,卻受制於牽者。

黑神快步跟上,附耳金平:「賤婢要汝遛獅,有何作用?」

金平細聲開罵:「她奶奶的!有誰知道!會場內外,唯一怕此獅者,就是你我,依我看,旁邊那些端茶倒水的,都可一腳踢翻此獅!」

黑神四下一望,目光頓停於白衣少年手上:「或許現下 - - - 除了我倆,還有老駝,也怕此獅。」

金平道:「只是老駝在少年手上,此獅要吞食老駝,也是不易。」

黑神道:「未必!萬一少年一個分神,或暫將老駝放下,雄獅或有機會,就如適才,若紅神出手稍遲,現下汝已成一坨獅糞。」

金平道:「只是賤婢放獅吞嬰,究欲何為?」

黑神道:「賤婢或想試試,老駝嬰兒,是否真是嬰兒狀態,抑或只是體態縮小,卻仍具功力、智力,若老駝只是縮小,應仍有馴獅之能。」

金平笑道:「嬰兒馴獸,這如何可能?逆轉造化,已將老駝推回初生之態,此嬰甚至不知獅子何物,弗論馴之。」

黑神道:「非是神祗,如何能明此中道理,賤婢以此計相試,定是要看老駝,智能、功力是否仍在。」

金平輕聲嘻笑:「賤婢若再胡搞,只怕白衣少年,當場反目,如此一來,好戲可期!」

黑神笑道:「以是汝牽此獅,應盡量往老駝身邊溜達,讓好戲早早上場!」


此時無元以東道主身份,已一一將來賓請上竹台,只剩黑神、金平,立於樹下,低頭細語,無元遂走近黑神、金平,微一拱手:「眾神祗、盟主,以及與會嘉賓,均已入座,二位貴客,是否也要上台?」

黑神道:「自然!不勞掌門費心,我等這就上台,請!」

黑神隨無元上了竹台,金平牽起雄獅,亦跟上竹台。星河會竹台,尤大於醫術大賽擂台,乃一長寬各三十丈之高台,與會者各有一桌、一椅,此時台上,氣氛詭譎,戲天嬌面罩黑紗,落座南方,面前香茗、糕點,分毫未動,手中竹筷卻輕輕畫桌,竹筷左橫右移,筷尖卻不離白衣少年。紅神等三神,將三副桌椅拉聚一處,比鄰而坐,藍神、何太,不時觀視四圍,面露冷笑,紅神正仰面瞧視樹梢,只見竹台旁大樹上,橫躺一長髮男,手丟花生入口,輕嚼慢嚥,悠閒無比。

黃魔、紫魔,落座西方,雙魔輕品武夷香茗,氣定神閒,卻時而依與會者入座之方位,調整自身桌椅方向。

白衣少年手抱老駝,坐於戲天嬌斜對面,不斷左瞧右視,如坐針氈,見黑神、金平雙神上台,如釋重負,離座步向黑神:「今日神祗開會,晚輩實乃閒雜之士,無端入座,未免失禮,不若晚輩,台下恭候,較為妥當。」

黑神道:「小兄弟說哪兒話!此會億載難逢,小兄弟適逢此會,便是有緣,入會旁聽,有何不可,況正可藉此良機,學會分辨神祗好壞。」

少年道:「神祇 - - - 也有好的?」

黑神道:「神祗自然有分好壞,小兄弟是唸那家私塾的?連這基本神魔知識,也未教授,某家強烈建議,小兄弟回鄉之後,換家私塾。」

少年道:「這 - - 也好,如此晚輩再為二位先生,拉來二副桌椅。」

黑神道:「我等須坐於賤 - - - 呃 - - 盟主左近,還請小兄弟,將座位移近盟主。」

少年道:「 靠近盟主!但 - - 盟主看來似乎 - - -,有些異樣。」

黑神笑道:「小兄弟高明,與我等有所同感,盟主精神確有異樣, 我等長期伴此瘋子,還不知哪天,我倆精神也將失常。」

一旁金平朝黑神眨眼:「長時抱嬰,失之過累,不如也為老駝,拉副桌椅,將之放置其上,我等好方便談話。」

少年道:「將老駝放下,萬一獅子走近,就怕 - - - - - 。」

金平道:「此獅有綑仙索綁住,小兄弟何須擔心!」

少年道:「晚輩是為獅子擔心,萬一老駝受了驚嚇,哭出聲來,此獅只怕會被震死!」

金平駭然:「老駝嬰兒,就有如廝功力?」

少年道:「適才老駝嬰兒夜啼,竟震死村中十來隻雞,害晚輩遭村人圍堵,幸得賠了一錠金子,方可安然離開。」

黑神瞧瞧老駝:「看來我等,得先備妥耳塞,以免萬一。」


此時少林掌門無元,立於正北,扯開嗓門:「今日神祗星河二會,少林忝為東道,會場簡陋,難稱大雅,清茶薄點,不成禮數,招待不周之處,還祈各方佳客,萬分海涵。今日之會,非只關乎神祗,實乃攸關天宇億萬生靈,與會貴賓,尚請多多發言,本會並無任何規矩限制,但凡天宇之事,無有不可論者,此會現在正式開始,不知有無貴客,欲先發言?」

無元話完,紅神首先發言:「不知掌門,安排樹上橫臥一人,是何用意?」

無元回道:「臥樹者,乃無影獸之主,亦是與會嘉賓,老衲幾番相請入席,他卻只言稍待。」

此話一出,全場震動,戲天嬌更是一驚,緊盯樹上長髮男。黑神、金平雙神,驚嚇無語,連連望向紅神,紅神、藍神、何太等三神,急急低語相商。倒是白衣少年,對無元之語,毫無感覺,還步向台邊,跟眾掌門要了杯清水,以餵食老駝。

樹上勾炎裝扮瀟灑,長髮飄逸,容貌俊挺,聽得無元話語,單腿下擺,台下小沙彌見狀,甩落頸上白布,寺門旁小沙彌接獲信號,將掃帚提出寺外打掃,何菁立於寺外樹上瞧見,搖動大樹,空中阿毛見大樹一搖,快如閃電,飛奔少林上空,再疾飛入寺,異魂天網早在寺中高台相候,網內冥王,吩咐石倩指揮天網,於阿毛奔入會場前一刻,將阿毛收入網內。

眾與會者,於注視勾炎之時,忽見空中灰影一閃,隨見灰影飛快逼近竹台,戲天嬌紅廟,紅神、藍神、何太等身上法器,均發出警示,只是灰影將近會場,卻又倏忽不見。

戲天嬌貼身紅廟,已暗暗啟動,紅神等三神,袖內手握法器,細觀四周,忽聽得樹上長髮男罵道:「這無影畜生!不知何故,無端反常,消失多時,現又逕自胡衝瞎闖,讓我揪住,非將之綁死不可!」

勾炎輕飄飄落下竹台,朝無元一個拱手:「本欲召獸與會,不料小畜生無故發癲,擾了會場,在下十分過意不去!」

無元道:「獸類頑皮,本是尋常,何擾之有,先生客氣了!」

勾炎隨意抓起一副桌椅,坐於白衣少年正對面。此時戲天嬌、黑神、金平、紅神、藍神、何太等,猶自驚疑:無影獸威力,竟爾如廝,只見獸影逼身,未見離去,竟可瞬間隱去身影,連法器亦偵不出,此獸若仍在左近,風險難測。

藍神面露凝色:「無影一獸,頗有威名,敢問先生,此獸不知何故失控?」

勾炎道:「稍早夜傳異音,此獸循音而去,卯時在下召喚,久候不至,適才見其動作,似有撲敵之意,未知何故。」

戲天嬌、黑神、金平等,齊齊望向白衣少年,紅神、藍神、何太等三神,瞻望黑神、金平眼色,不明黑神等何以瞧視白衣少年。黑神遂離座,步向紅神等三神,低語稍早九曲荒谷之事。

白衣少年臉色發紅,將老駝放置桌上,起身朝勾炎欠身打拱:「晚輩同伴老駝,行事向缺思慮,經常胡鬧,惹大俠憂心了,老駝發音荒谷召獸,可無影獸並未現身,造成大俠諸多不便,晚輩先代老駝與大俠致歉,待老駝復原後,任憑大俠處置。」

勾炎道:「小兄弟同伴老駝,莫非就是桌上嬰兒?」

少年道:「正是!老駝對敵樹女,硬接逆轉造化神功,故返還嬰兒之態。」

勾炎道:「原來如此,既然無影獸無恙,在下也就放心了,待會尋著,還得好生訓牠一頓才行。」

少年道:「此獸誠然無恙,現正於神祗法器內呆著呢!」

少年此語一出,黃魔、紫魔,心中陡地驚震,雙魔互望一眼:三忌白衣青竹轎,竟可瞧見異魂天網。天網之內,冥王聞語,更是驚怖萬分,自己蒐羅寰宇怪異魂魄,苦煉億年之隱身法寶,竟輕易就被看穿。

無元及眾家掌門,亦是驚恐,急將消息,迅速傳出寺外,寺外何菁、韓蕭、渾二、石芳、各門各派、市集人群,與各族陣局等,得知此事,心中如抱大石,各各憂心萬分:星河二會,已無法照原定劇本演出,此會將如何演變,已難以掌控!」

戲天嬌瞧瞧黃魔、紫魔,再看向紅神、藍神、何太:「無影獸在神祗法寶內?不知在座各位神祗,此寶誰屬,如此厲害,讓本座竟也眼花。」

黃魔、紫魔、紅神、藍神、何太等,均紛紛搖首。勾炎細忖局勢:三忌功力,究有多深,實不可測,無影獸無遊俠護持,恐非其敵,
且冥王形蹤已露,阿毛若在場,戲天嬌顧忌猶深,此時宜讓此獸離開,免使局面複雜。

勾炎口啜香茗,狀似悠閒,輕輕放下茶盞,飄然起身,朝戲天嬌略一拱手:「盟主放心,此畜既藏於神祗寶內,待在下再呼喚看看,瞧此獸從何處現身,則神祗法寶,座落何處,或許便知梗概。」

白衣少年道:「神祗法寶本位於寺內高台,現停於竹台旁榕樹上呢!」

雙魔、三神、戲天嬌等聞語,心中各自驚懼,齊齊望向少年,再瞧向樹梢,戲天嬌離座而起,緊盯樹梢,對勾炎道:「如此相煩先生,召喚此獸看看!」

勾炎一聲呼嘯,同時單袖上揚,網內幽魂石倩見狀,隨將阿毛送出網外,只見樹梢,忽現一獸,躍入竹台之上,伏臥勾炎腳邊。

勾炎揪住阿毛耳朵罵道:「無知畜生!胡亂嘻耍,神祗法寶,竟也亂闖,過來見過掌門!見過盟主!」

阿毛被拉往無元、戲天嬌前,微微點頭,此時紅神、藍神、何太等身上法器,頻頻示警,乃因經雲夢一戰,神方已調整法器,對天外猙獰、無影獸、喪天鏢等,作出警示,戲天嬌貼身紅廟,更是震動不止,黑神、金平,以如廁為由,早已溜下竹台。紅神、藍神、何太,與戲天嬌,均小心翼翼,步向阿毛,細觀此天宇奇獸,三神明白,此獸與喪天鏢,俱可破神祗防身神通,戲天嬌手握猙獰鱗片,與阿毛身上鱗片比對,好奇萬分。

忽聞旁邊老駝輕啼,一丈之外,佇立雄獅,竟被震倒,白衣少年連聲道歉,抱起老駝,取出身上豬奶,加以餵食,並移步雄獅,單手將獅扶起。

紅神聽過黑神敘述,對荒谷之事,已知梗概,遂步向少年:「初生之嬰,就有如廝功力,不知年長駝族,功力若何?」

少年道:「成年駝族,萬里音震,可動山川,禦身神通,亦頗可觀。」

紅神道:「駝族既然驍勇,小兄弟欲收其屍,只怕不易。」

少年笑道:「駝族性格孤僻,行路外出,專惹高手,以是驚險頻傳,故晚輩收屍,並非十分艱難。」

紅神道:「駝族惹動高手,不知為財?還是為氣?」

少年道:「非也!駝族制壓高手,只為取樂,若對頭太弱,駝族尚且不屑一顧。」

紅神道:「此間恁多怪事,竟有如此找死之輩,難怪小兄弟殯葬事業,看似豐隆。」

少年笑道:「駝族外貌猥瑣,加以心胸不寬,故經常出事,駝族並未由中習得教訓,依舊不改其志,四處尋找是非。」

紅神道:「小兄弟武略不低,駝族可曾對汝,相加挑釁?」

少年道:「我族祖先,曾對駝族千擒千縱,並對其言:再有第一千零一次挑釁,將縛其全族,終生為奴,駝族方得有所收斂。」

紅神笑道:「如此蠢物,本神實已等不及,欲瞧其長大模樣。」

少年連忙將老駝放置桌上,欠身一揖:「還請大神,高抬貴手,還原老駝!」

紅神單指輕彈,捲出一縷清風,飛向老駝:「老駝年紀,就還原到中招之時,如此其記憶,也將恢復至荒谷之夜,小兄弟!不知如此是否適當?」

少年喜極:「自然適當!自然適當!多這幾個時辰,毫無記憶,也是無用。」

清風裹住老駝,飛快旋繞,老駝嬰兒遂慢慢長大,不一時,老駝已完全復原,橫躺桌上,老駝身短,以桌當床,尤顯寬裕,紅神近觀細視,哈哈大笑:「果真是天宇第一醜物!」

老駝初醒,立起半身,坐於桌上,四面觀瞻:竹台之上,就有五位神祗,八方隱約佈有神祗陣局,連紅環族裔也在場,此地何處,竟會如此熱鬧,幾乎集盡天宇高手!此刻作為,當思如何脫身為要。」

勾炎聽得紅神笑聲,察覺老駝已然復原,遂對阿毛道:「此間神祗開會,有要事待議,切莫再胡闖,現下立刻回韓大俠處,好生待著,再要胡來,非得將汝拴住不可!快去!」

阿毛身軀微聳,只見灰影一閃,已躍出寺外。老駝瞥見灰影,心中警覺:此獸何獸,身快若此。老駝心下帶疑,下得竹桌,步向勾炎:「方才之獸,莫非便是無影獸?」

戲天嬌聞音,回頭望見老駝,胸中陡現恨意,一個箭步擋住老駝:「是又怎樣?」

戲天嬌身形快速,老駝驚退一步:「老朽只是問問,並無別意。」

戲天嬌呵呵冷笑:「嘿嘿!別意?瞧汝這醜物,別意或許正是目的!」

老駝旁覷一眼白衣少年,暗暗觀瞻會場,細忖脫身之計:「老朽與姑娘素昧平生,不知姑娘何事動怒?」

戲天嬌仰天狂笑:「醜物跟監素昧平生者,莫非正為別意?只是九曲荒谷一會,也算素昧平生?」

老駝年齡非小,深知潑婦難辯之理,故爾吱唔:「呃 - - 九曲荒谷?什麼九曲荒谷?」

戲天嬌罵道:「醜物深夜荒谷聚獸,本座循音而往,親見汝與樹女之戰,矮醜莫非已然遺忘?」

老駝亟思脫身,裝起失憶:「荒谷聚獸?樹女?何來此事?」

戲天嬌雙目圓睜,幾乎氣昏。藍神、何太,回望紅神:莫非紅神神通失靈,致使老駝記憶,未完全復原。紅神細視老駝,亦是一臉疑惑:速轉造化,本是身軀、記憶同步而行,怎會出岔?

勾炎觀瞻老駝言行,心中了然:「老駝大病初癒,思路不清,也是尋常,我等慢慢與之提醒,記憶應會逐漸恢復才是。」

老駝聞言大喜:「正是!正是!尚請各位,稍給老朽一些時間。」

勾炎對老駝道:「為使尊駕恢復記憶,某家先與尊駕提醒一事,幸得醫術大賽當天,此事見證者眾,眾人均見賭局勝負,此局尊駕尚欠某家十億兩黃金。」

老駝聞言,不驚反怒:「哪來此事?老夫何曾 - - - 呃 - - 欠 - - - 」

一旁白衣少年,低頭轉身,舉起香茗,假裝啜飲,掩面偷笑,紅神、藍神、何太等,已猜出老駝裝痴,戲天嬌更是哈哈大笑:「原來遇上失憶者,有如廝好處!」

勾炎道:「尊駕既已失憶,如何知道並無此事?」

老駝道:「適才老朽一驚,忽爾出汗,瞬時之間,記憶竟已回復。」

戲天嬌罵道:「狡猾醜物!滿嘴胡言!本座二名屬下何在?」

此時黑神、金平,聽得戲天嬌呼喚,見無影獸已離去,便欣然回到台上:「不知盟主,何事吩咐?」

戲天嬌道:「醜物欺藐不遜,依江湖規矩,該如何處置?」

黑神道:「對盟主欺藐不遜,這形同犯下欺君之罪、慢君之罪,理應斬首。」

戲天嬌笑道:「那好!將此醜推下台去,砍下腦袋!」

老駝暗觀八方,覺寺中獨留正門,未佈神祗陣局,心中籌算,應可從此處開溜,故嘿嘿冷笑:「諸位倚多為勝,勝之不武,老朽實難心服,不知在場諸位,有誰敢跟老朽,單打獨鬥者?」

戲天嬌見生意上門,欣然發笑:「醜物欲單打獨鬥,就由本座先接汝一招如何?」

老駝道:「可以!」隨即躍至竹台中央,背對寺門,雙掌擺開架式,凝視戲天嬌。

白衣少年熟悉老駝,知老駝已將開溜,微微一笑,將桌椅稍作整理,亦行準備離去。

戲天嬌步入會場中央,面帶愉悅,心思:收得此醜,不知擺放何處才好,用之種竹,聽說佳妙,卻不知以之種花,效果如何?」

老駝待戲天嬌站定,忽地一聲梟叫,身軀一扭,往寺門方向,倒滾翻出,其勢如電,戲天嬌但聞梟鳴,卻未見音頻攻勢,即見老駝飛離,方思及對手可能竄逃,正欲追趕,卻見老駝空中回翻,又落回竹台之上,雙眼凝視寺門方向。白衣少年眼光與老駝一致,亦望向寺門方向。

戲天嬌微愣,不明老駝來回翻滾,現又背對自己,究是何意,紅神、藍神、何太等,循老駝眼光,瞧向寺門,亦不明所以。

忽聞寺門方向,一道嘆息聲中,冥王幽然現身。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20.02.2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