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回 城隍廟口
第二回 神祗之戰
第三回 紅月教主
第四回 拜別雲夢
第五回 五台妖佛
第六回 錢財露白
第七回 千年埋伏
第八回 長富客棧
第九回 癸亥變著
第十回 萬物化塵
第十一回 空地賭局
第十二回 皇家保鏢
第十三回 皇歸何處
第十四回 萬里尋夫
第十五回 偽神初臨
第十六回 峨嵋之戰
第十七回 大地之拒
第十八回 天神下凡
第十九回 神界傳說
第二十回 金蟬脫殼
第二十一回 百人宣戰
第二十二回 戲天之嬌
第二十三回 醫術大賽
第二十四回 聘僱殺手
第二十五回 神祗借寶
第二十六回 弄假成真
第二十七回 萬獸入谷
第二十八回 返老還童
第二十九回 星河二會
第三十回 三忌目力
第三十一回 名獸易主
第三十二回 釣神之計
第三十三回 酒色財氣
第三十四回 聚仙之策
第三十四回 聚仙之策
第三十五回 芸芸眾仙
第三十六回 散仙大會
第三十七回 崖上鬥寶
第三十八回 天涼古剎
第三十九回 宇中八神
第四十回 甲丑之計
第四十一回 萬獸出澤

芻狗錄
作 者
寒香云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21.03.24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999999999999
本月人氣
137
累積人氣
14384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9.09.07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十四回 聚仙之策
渾二來至市曹,徘徊於二紙鋪間,左摸右挑,於生宣、熟宣、肚宣、毛邊、七都、冷金箋等紙架邊,猶豫不決。

渾二心無主意,嘴裡喃喃道:「這紙 - - - 怎 - - 跟陳嫂的 - - 都不 - - 一樣?」

渾二取出懷中小冊,相較紙質後,最終拾起一卷紙,步入左家紙鋪,環視一周,未見有人招呼,只一少年睡躺橫椅之上,渾二輕咳幾聲,少年酣睡如初,渾二放下紙卷,正欲瞧觀壁上字畫,卻見外頭飛入一顆大蒜,正中少年額頭。

少年夢中驚醒,發出一聲咒罵:「他奶奶的!這誰 - - - 」

外頭丟蒜賣菜郎喊道:「小張!生意上門了!汝這懶貓,你爹吩咐你顧店,你竟睡將起來!」

少年滿臉不悅,步向櫃台,睨視渾二:「瞧汝不像文人,莫非是走錯地方了,本店只招待秀才、官家,不施捨乞丐,且不賣草紙!」

渾二瞧少年態度,先是一愣,再聽得官家二字,氣便上來:「又是 - - 個 - - 官府 - - - 走狗,好好好! - - 老子 - - 今天 - - - 就不買紙 - - 今天 - 就來 - - 砸店!」

渾二將紙卷丟向壁上畫,壁上掛畫,應聲而落,少年面露驚恐,飛身撲向落畫,接在手中,開口便罵:「小畜生!敢動此畫!汝可知此畫價值?」

渾二罵道:「一張 - - 破畫,能值 - - 幾何?莫非 - - 又是 - - - 哪個貪官 - - - 畫的?」

少年氣急敗壞:「此畫乃血圖老人所畫,血圖老人親筆畫作,千金難買,汝這小無賴!若弄壞此畫,就是割汝項上人頭,也賠不起!」

渾二聞言微怔:「 - - 血圖 - - - 讓我再 - - 看看 - - 」

少年將畫藏於身後:「汝這惡徒!莫非是要搶畫!」

渾二好奇心起,箭步朝前,扯住少年手臂,硬要看畫,少年抵死不從,開口喊道:「強盜!搶劫 - - - 搶劫啊!」

渾二將少年壓在桌角,拉起掛畫左角,瞧視一眼,開口罵道:「 - - 原來 - - 汝這 - - 賊鋪 - - - 還賣 - - 假畫 - - 圖伯落畫 - - - 必有 - - 修長署名 - - - 今天非得 - - 替圖伯 - - 教訓你 - - - 不可- - 」

渾二一拳擊向少年,少年舉手架住:「嘿嘿嘿!仿冒血圖老人畫作,乃是瞧得起他,若是汝這王八小子之畫,誰會仿冒!」

渾二氣極,雙拳連揮,少年左架右攔,無奈力弱,雙臂連續受擊之下,漸顯微腫,少時,面頰又挨了二拳,嘴角淌出血絲,少年摸了摸嘴角,忽地飛身衝向渾二,雙臂緊抱渾二不放,渾二躲閃不及,急急扣住少年頭頸,二人一陣扭打,雙雙滾出店舖之外。

店舖外菜販、左右鄰舍、路過行人,見二人滾出紙鋪,均是一片詫異,七嘴八舌,紛紛嚷起。

市曹土地祠前,韓蕭正與人閒聊,忽聞街上紛爭,細視之下,竟是渾二與人廝打,直感訝異:奇了!單是買紙,怎會打將起來?

韓蕭飛步朝前,經過燈籠攤位前,見金狐、銀狐、石芳等,正在挑選燈籠,金狐伸手攔住韓蕭:「無妨!」

韓蕭見金狐阻路,雖覺訝異,卻也放下心來:渾二身邊,頗多禁制,外人實難傷他,可瞧其對手,瘦弱單薄,且已落了下風,萬一渾二將人打死 - - - 。

石芳亦是好奇,手摸燈籠,眼珠子卻不時望向渾二:金姨不想勸架,莫非是要渾二哥 - - - 教訓此少年?

南海散仙米辛,易容變裝,扮成書生模樣,手搖摺扇,坐於市曹麵攤上,本欲稍待片刻,即跟隨渾二,進入紙鋪,與之攀談,豈知方未動身,竟見渾二與人撕打,雙雙滾出鋪外。米辛眼珠一轉,取出一錠銀子,放於桌上,起身步向街上,米辛環望四周,卻驚見幾條熟悉人影,亦現身市曹,原來少林無元掌門,正步向燈籠攤位,舉手與石芳、韓蕭招呼,米辛慢下腳步,心思:無元和尚,何事找上石芳、韓蕭?

米辛緩緩步至紙鋪前,見聚集群眾,四面吆喝,勸架、讚好、指導等喊聲不斷,米辛探頭觀望,見渾二與少年,均已立起,身軀依舊互纏,作摔角樣,米辛眼光掃過人群,卻驚見紅月教主白笑春,赫然坐於鋪前石階,滿臉悠閒,正與菜販說話。

米辛呆立群眾後頭,稍整思緒,心中忽起不詳之感:這情勢 - - - 有些怪異!依理,江湖無人敢與渾二打架,若此少年不識得渾二,市曹總有人識得,早該拉開此少年,何況白笑春也在場 - - - 且其臉色,直若無事 - - - 更奇者,無元一向甚罕離寺,如何竟也來至市曹,這 - - 啊!不妙!莫非這是 - - - 一個設局!整起市曹人眾 - - 或許 - - - 俱是紅月教徒,我等或已入局!

米辛心下驚恐:我等今日行蹤,斷無人知 - - - 或許今日此局,非為我等而設 - - - 無論如何,此地不宜久留!米辛心知,渾二身旁,多有樹精、狐族潛伏,不敢使用千里傳音,遂舉起摺扇,頭上連晃三圈,街旁客棧三樓迴廊上,幾名南海散仙,驚見米辛搖扇示警,雖覺詫異,也已準備離去,打消今日拉攏渾二計畫。

此時街上搏鬥處,紙鋪少年已滿嘴鮮血,卻仍滿眼精光,只見他撈起嘴角血水,一口吞服入肚:「嘿嘿嘿!瞧汝個頭不小,卻是一身花拳繡腿!待我再撐個 - - 半炷香 - - 嘿嘿!俟小賊汝力氣耗盡,那時就輪到本少爺,一腿將汝踢死!」

渾二瞧視少年,見其東倒西歪,只能勉強站立,卻猶口出惡言,直覺不可思議,遂道:「- - 汝這 - - 瘋子!臨死還 - - 算了 - - 老子 - - - 不打了!」

渾二轉身欲走,少年搖搖晃晃,癲步上前,扯住渾二:「想走?除非汝這潑皮,跪地求饒,向少爺我磕三百個響頭,否則 - - - 嘿嘿嘿!今日此地,非見人命不可!」

渾二道:「 - - 老子 - - 打賊 - 見輸贏 - - 即可 - 何必 - - 打出人命!」

少年仰天狂笑:「見輸贏?哈哈哈!少爺我正是想見輸贏,豈知汝這潑皮,無膽至極,見勢不利,便欲開溜!如此怎見輸贏?哈哈哈哈!」

渾二聞此少年狂語,心下驚異:莫非適才出手太重,已將此人腦子打殘!渾二心中不忍,遂道:「你我 - - - 輸贏 - - 已判 - - 旁觀眾人 - - - 俱可 - - 作證!」

少年罵道:「作證?他奶奶的!誰看不出,圍觀群眾,俱是與汝一路,這堆雜碎,不識功夫深淺,卻莫名為汝喝采,眼力奇低,直與瞎子無異,若欲找人作證,非得另尋不可,絕不可由這群賤人中擇取!」

眾人聞少年此語,紛紛開罵,有人甚至朝前,便欲揮拳,渾二急急將之攔住。渾二道:「此地 - - 既無 - - 汝可相信 - - - 之人,不如 - - 人證 - - - 由汝回去 - - 決定 - - 我等 - - 改日再戰!」

少年狂笑:「改日?嘿嘿!又想開溜!哈哈哈!今日此局,非得有個了結不可!至於人證 - - - 只要不是這群走狗 - - 待我瞧瞧 - - 呵呵!那個正行離去者,似乎不喜管閒事,如此正好!喂!喂!拿扇子的!那個拿扇子的!」

米辛怕露行蹤,不使飛行術,亦不敢奔於市曹,正以閒步離開人眾,此刻聽得少年招呼,只作未聞,依然慢步離去,豈知少年一個狂奔,已奔至米辛前頭,將之攔住。

米辛心下驚恐:難道今日之局,真為我等而設!去路被攔,又不敢沖天竄起,只得垂扇抱拳道:「呃!少俠 - - - 不知何事,攔住在下?」

少年罵道:「他奶奶的!聞本少爺招呼,還裝不知,少爺我請你當仲裁,是你的福份,想不到汝這窩囊,天降恩惠,腳底竟也抹油,莫非汝與那強盜小子,也是一路?」

米辛瞧視四周,只見人群移位而聚,慢慢圍向自己與少年,遠處無元、韓蕭、石芳等,也已望向此處,更驚白笑春、菜販、渾二等三人,竟爾同行,亦朝此前來。

米辛審度情勢:只要不動渾二,樹精、狐族應不會出手,我等五名散仙,欲突破此圍,唯須擔心無元、白笑春、韓蕭等三人,韓蕭雖無道法,腰畔劍鞘卻是詭異,我方以五敵三,雖亦難勝,要走應該不難 - - - - - 。

見米辛沉吟不語,少年一聲咒罵:「他奶奶的!這個仲裁,汝當是不當?一雙賊眼,四方亂瞟,是打何主意?」

米辛心思:此子看似不具道法,說話卻是猖狂,莫非後台硬實,如此開罵,應只是個引子,欲引人出手,主事者定藏身後頭,正視機行事。

米辛心念一轉,決定不理少年,直接朝白笑春立處,抱拳作揖:「在下不知何事,得罪各位,倘有誤會之處,能否先容在下,說明幾句。」

白笑春臉上一怔,轉頭問身邊渾二、菜販:「此人有否得罪過兩位?」

渾二、菜販,一起搖頭,三人對視一眼,同時轉身瞧視後方,發覺三人後方,並無人立足。

白笑春道:「看來此人話語,確是對我等而發,只是我等隨紙鋪少東過來,此人怎會 - - - 看似認為 - - 我等是來揍他的!」

菜販道:「依我看,目下最想揍他的,應是紙鋪小張!」

渾二道:「他奶 - - - 今日 - - 這裡 - - 怎會如此 - - - 多瘋子 - - 」

少年見米辛不理自己,卻朝他處口言得罪、誤會等情事,循其眼光一望,見其乃與渾二說話,大笑道:「原來汝跟那強盜小子有仇,如此甚妙!今日由汝來當仲裁,最是恰當不過!」

米辛額頭沁汗,見白笑春悠閒與渾二、菜販交談,心思:今日此局,怕是已難善了,欲走宜早,遲恐有禍!米辛心思既定,隨即展開道法,欲使飛行術,竄離市曹。

豈知米辛雙腳尚未離地,紙鋪少年已衝將上來,雙手抱住米辛雙腳:「嘿嘿嘿!想走?少爺我請汝當仲裁,自然會有你的好處,現下汝欲開溜, 莫非是瞧本少爺不起!」

米辛雙腳受制,一扇拍向少年右臂,少年右臂應聲垂下,似已折斷,豈知少年臂斷,雙手仍牢牢抓住米辛雙腳:「呵呵!打得好!輕揮摺扇,便可斷人一臂,果然高手!」

米辛心下驚恐:此子臂斷,雙手依然有力,莫非不知疼痛何物!急欲脫身之下,米辛氣貫雙腳,左右一震,掙脫少年雙手,復抽起左足,踢向少年胸口,隨即展開飛行術,飛起空中,豈知少年胸著一腳,只癲退半步,吐出一口鮮血後,再次衝向前,躍起一丈高,硬將米辛再抓回地面,哈哈大笑:「高手力道,果然不凡,比那強盜小子,高明多了!」

米辛驚怖萬分:這小子 - - - 不畏疼痛,重傷之下,力氣依然,莫非身具神打功夫!若真遇上神打,不使道法,今日斷難脫離此地!

米辛瞧視無元、韓蕭一眼,再望向白笑春,見三人似無所備,米辛見機不可失,衣袖微擺,袖口噴出黑霧,罩向少年臉面,少年面中黑霧,雙眼失神,腳步踉蹌,口仍大笑:「好霧!好霧!果是傷人利器!哈哈哈哈!」

米辛見少年此狀,大驚失色:這人神打之術,竟 - - - 不畏道法 - - 看來今日不出狠招,斷難安然脫離此地!米辛心急之下,將摺扇拋向空中,摺扇飛繞少年,發出千萬細絲,團團將少年裹住,隨即由扇柄射出二道寒光,寒光射向少年人中,少年臉受寒光雙擊,一陣抽搐後,倒地不起,米辛一擊得手,隨即收回摺扇,迅速躍起,翻入雲端,只見一團光影,空中會齊另四道光影後,瞬間飛離市曹,竄向遠方。

眾人一片呀然,急急向前探視少年,議論紛紛:此書生已重傷少年,要走要留,均可由他,為何還使道法,將人打死?

韓蕭瞧視空中,見五團光影飛離,暗忖書生飛扇細絲道法,心中若有所思。無元仿書生拋扇飛絲手法,原地試演一遍,忽地躍起空中,爆出一聲怒吼:「留下名來!」無奈見機稍遲,去者已渺,五團光影已然消失在遠方。

無元落下雲頭,對己未能及時知機,心中懊悔悵然,百感交集,渾身顫抖,雙足微微癲跛,呆立街頭。忽聞耳邊傳來石芳聲音:「米辛!他叫米辛!」

無元一驚回首:「米辛! - - - 南海 - - 米辛!果然!這波羅扇 - - - 必也經過掩飾!只是石姑娘,汝何以得知此人身份?」

石芳道:「銀姨說的!她說稍早客棧裡,米辛與另四名散仙,曾鬼祟商量,要如何籠絡渾二哥。」

無元大喜:消息既來自狐族,斷然無誤,報仇 - - 這報仇之日,已然不遠!無元雙手一拱:「老衲謝過石姑娘!」轉身欲再謝銀狐,卻見金、銀雙狐,已去至紙鋪前,銀狐手握一幅畫,雙狐正仔細觀畫。

此時已有人嚷起:「快請郎中!」渾二蹲跪少年身旁,探其鼻息:「嗯! - - - 尚有 - - 一絲 - - 氣息 - - - 」

忽聞空中一股異香,飄落無數飛花,飛花過處,何菁瞬間現身市曹,眾人見狀,紛紛退開數步,渾二大喜道:「菁姊 - - - 來了 - - 這小子 - - - 有救了 - - - 」

何菁落地,瞧視紙鋪前雙狐一眼,回頭問渾二:「鬼叔有無交待什麼?」

渾二一怔:「 - - 鬼叔? - - - 沒見 - - 鬼叔 - - 來過 - - 」

何菁道:「沒來?那銀姨手中畫,是誰畫的?」

渾二瞧向雙狐,一陣愕然: - - 難道 - - - 。渾二飛腳奔向紙鋪前,瞧視銀狐手上畫:果真是 - - - 那幅仿 - - 圖伯 - - 之畫。

渾二瞧完畫後,再步向何菁,邊走邊罵:「這鬼叔 - - - 是不是 - - 在整我 - - - 那書生 - - 說不定 - - - 是個小鬼 - - 他奶 - - - 」

渾二指著地上少年,對何菁道:「 - - 這小子說 - - 那畫 - - 是他 - - - 仿圖伯 - - 所畫 - - - 」

何菁朝前,輕觸少年額頭:「原來如此 ! 我明白了!這人全身傷,是你打的?」

渾二道:「這小賊 - - 賣圖伯 - - - 假畫 - - 我只是 - - - 」

何菁笑道:「鬼叔教訓人,最喜假他人之手,此人不知何事得罪鬼叔,致鬼叔先附身此人,再以圖伯假畫,激汝出手,你揍此人越兇,鬼叔越高興,只是 - - 此子人中上二點,似為道法所傷,汝從何處,學會這下三濫手法?」

渾二急道:「這 - - 這小子 - - - 硬要拉 - - 一書生 - - 當仲裁 - - - 這傷 - - - 是書生 - - 打的 - - - 」

何菁奇道:「書生?讀書人怎會 - - 不想當仲裁,便下此毒手?」

一旁走過白笑春:「有些讀書人,心腸之毒,更甚未識字者!」

何菁轉身,見白笑春、無元二人,正立於人群之前,遂欠身拱手道:「原來教主、大師,亦在市曹,有二位見證,當可免去江湖傳語,謂渾二市曹打架,無端徑下毒手。」

無元道:「渾少俠菩薩心腸,紙鋪少東幾番相激,渾少俠多已手下留情,眾人俱都見得,何姑娘不必多慮。」

何菁問:「不知那書生,何以下此重手,如廝致命手段,似有違鬼王本意!」

白笑春道:「散仙一向自詡非凡,行事齷齪,東藏西躲,行跡難測,貧道以為,書生有擊斃少年之意,無非是要巴結渾少俠,或是 - - - 作出命案,拖渾少俠下水。」

何菁道:「任何詭計,均難逃鬼王法眼,此人若惹惱鬼王,後果難測!不知這書生,是何方散仙?」

無元道:「據石芳姑娘轉述,銀狐姑娘謂此人名為米辛,乃南海散仙之一,其與另四名散仙,曾集聚客棧,鬼祟商討,如何籠絡渾少俠情事。」

渾二聞語,一陣大怒:「 - - 可惡 - - 原來 - - - 是設計 - - 我 - - 莫非 - - - 鬼叔也知 - - 此事 - - - 故將之 - - 驚走 - - - 」

白笑春道:「散仙滿嘴道德,自命清高,暗裡行事,卻是污穢,世人受其害者,不知凡幾,渾少俠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渾二罵道:「 - - 這米辛 - - 我非 - - 找他 - - - 問清楚 - - 不可 - - - 」

無元道:「米辛機警詭詐,作下命案,雙手一擺,飛快走人,將爛攤留與渾少俠,此刻已不知溜至何方。」

何菁道:「找他不難,只是米辛此行目的,或為鬼王識破,而將其驚走,可散仙究為何事,欲拉攏渾二?」

白笑春道:「人間紛爭,各族不會輕易插手,散仙若欲利用渾少俠與各族關係,對付其敵,頗難如願,只是 - - - 若散仙已淪為偽神走狗,或思利用渾少俠,藉之傳話,將虛偽訊息傳與各族,引各族步入陷阱,如此 - - - 各族中計之下,損傷必重!」

無元道:「尤可慮者,乃散仙親近渾少俠,或為降其身邊樹精、狐族心防,再俟機引入偽神,擄走渾二、石芳、韓蕭等,以為人質。」

何菁細忖無元、白笑春二人之語,低頭緩緩來回繞步,須臾後,抬頭望望渾二,再瞧視紙鋪前,見金狐、銀狐、韓蕭、石芳等,正拿著鬼王畫作,一陣嘻笑辯論。何菁心思:護住韓蕭、石芳、渾二等,乃我之責,大地防線,斷不能由此先折 - - - - - 散仙之惡,若是屬實,為大局計,莫非得先 - - - 。

何菁心思及此,倏地臉面一寒:「這散仙之事,必須有個了斷!」

無元道:「如今偽神臨境,大地多事,如再縱容散仙居中攪和,萬物堪慮,老衲現有一策,想與何姑娘、渾少俠相商。」

何菁道:「大師請講!」

無元道:「散仙性喜匿跡,躡足四方,俟機取利,依老衲愚見,如能將其聚之一處,由渾少俠直接看管,或可斷其通敵之機。」

何菁道:「嗯!此法之行,時效雖緩,卻亦合『人族之事,人族自決』之往例,依我之見,本欲將天下散仙,直接收起,監入寶囊之內!」

白笑春道:「何姑娘高見!戰事若緊,徑將鼠輩收起,確是正著!」

無元道:「老衲亦贊同,一舉拘提天下散仙,確可立竿見影,此舉可免家門腐蠹,禍起蕭牆,只是眾家散仙,若先由渾少俠看住,卻另有一番妙處。」

何菁問:「有何妙處,大師還請明言!」

無元道:「由渾少俠看住散仙,直接與之對言,倘某人言行,似有探聽各族佈署之意,我方亦可放出不實訊息,假鼠輩之口,傳與偽神,使其中計!」

何菁道:「嗯!留下鼠輩,借力使力,俟機用反間計,果是高招!」

無元道:「集散仙於一處,由渾少俠、韓大俠等二人,詳觀其行,揪出人間敗類,依律處之,此舉時效雖緩,卻可免落人口實,謂我等無憑無據,無端陷人於罪。」

何菁道:「此計甚佳!可速行之!還煩大師、教主,立時傳語江湖,天下散仙,明日午時前,須至閩南葬天崖候命,屆時未至者,將由樹精直接拘提!」

白笑春道:「無元大師經醫術大賽、星河二會後,聲譽日隆,此次釣神之計,各地守廟人士,紛請南少林寺支援,致閩南各廟,反缺人手,此時若以守廟為名,邀約眾仙協防,料天下散仙,亦無辭推託。」

何菁道:「以仙守廟,堪稱佳妙!忠良散仙,當會克盡其職,詭詐散仙,定會從中作梗。」

何菁主意既定,隨即交待渾二:「渾二!汝同教主、大師二人,仔細相商,即刻召齊天下散仙,協守閩南之廟,切莫有漏網之魚。嗯! - - - 還有 - - 這反間計之使,乃是鬥智,汝不會反為對方所賺吧!」

渾二道:「被賺 - - 這 - - 怎會 - - - 憑我智力 - - 那些混帳 - - - 我首先 - - 要問的 - - 就是米辛 - - - 。」

何菁待渾二說完,對無元、白笑春一個拱手:「此事還煩大師、教主,鼎力相助!」

無元、白笑春抱拳還禮後,何菁步向雙狐、石芳、韓蕭等立處,留下渾二與無元、白笑春二人,相商細節。旁觀眾人,聽得此事,紛紛讚好,人人均覺群仙守廟,與渾二鬥智,雙方過招,定甚有趣,必有好戲可看,紛紛議論起來。

見何菁步近,銀狐將手中畫,遞與何菁:「渾二沒怪我等,未事先知會他吧?」

何菁道:「自然沒有!渾二不笨,鬼王嘻耍,誰敢事先道破!」

金狐道:「那紙鋪小子,恐將躺上一年半載吧!」

何菁道:「確然!鬼王之意如此,我等不宜插手,只是鬼王化開米辛殺著,看來這小子,似也罪不致死。」

銀狐道:「無元遠觀米辛道法,似有所覺,米辛遁逃,無元有追人之意,看來散仙惡跡,無元也知一二。」

韓蕭道:「幾宗江湖懸案,目擊者所述殺人手法,與適才米辛道法,頗有雷同之處!」

何菁道:「嗯!這米辛確有古怪,稍後待渾二召齊眾散仙,韓大俠有何疑處,徑問米辛無妨。」

銀狐奇道:「由渾二 - - 召齊天下散仙!所為何事?」

何菁道:「無元、白笑春等二人,建議由渾二召齊散仙,協守閩南之廟,就近以觀其行,此舉可察眾仙之中,有無不肖之類,觀其是否已淪為偽神走狗。」

金狐笑道:「呵呵呵!無元、白笑春二人,果有智量,人間若有偽神細作,定非散仙莫屬!」

銀狐道:「由渾二察人間細作,此事大妙!這意味 - - 人族之事,還是人族自理。」

韓蕭道:「散仙武略非凡,其中若有人不服 - - - - - 。」

金狐笑道:「渾二周身禁制,人族無人能破,倒是若渾二發怒,取出他包袱內些許玩意,胡耍一番,眾家散仙,只怕非死即傷!」

何菁道:「適才與無元大師、白笑春教主,談至散仙惡跡,我本欲將天下散仙,一併收入囊內,大師、教主二人謂另有一計,建議令散仙守廟,將之聚齊閩南,由渾二監管,倘揪出內賊,亦可俟機使用反間計。」

銀狐道:「反間計!哈!好個無元、白笑春!出此妙策!將天下惡狗,齊聚一堂,由渾二馴之,俟機餵以虛言,令其啣之,以報偽神,如此大戲,精彩可期!」

何菁問:「散仙過往之惡,究竟若何,能令黑白兩道,齊口伐之?」

金狐道:「散仙向為官府走狗,官家穢事,多由其暗中助成,以其武略不低,擅打群架,在人間罕有敵手,故官府、淫廟,常以財帛、美色誘之,豢養在側,待時而用。凡人男盜女娼,散仙則男盜女娼,男娼女盜,悉數全包!」

何菁道:「有此惡跡,各大門派,何不將之誅除?」

金狐道:「各大門派,與散仙同流合污者,所在多有!況散仙詭詐,表面清高,暗中行惡,卻是隱密,故世人易知其善,難知其惡,縱如無元、白笑春等高手,雖是心中有疑,亦無實據揭發其惡,以告江湖。就以今日米辛而言,若非我輩恰巧在場,眾人亦只能猜測,誰敢斷言,行兇者就是米辛。」

何菁道:「如廝奸險之徒,口舌之辯,渾二恐非其敵,韓大俠!煩汝仔細看住渾二,勿使中計,與散仙對談交手,猶須謹慎,以揪出奸佞之徒!」

韓蕭道:「是!何姑娘放心,我會時刻跟住渾二。」

銀狐道:「這米辛,有把扇子,韓大俠問他話時,記得將他扇子扣下,拿來與我玩玩。」

金狐大笑:「此番天下散仙,齊集閩南,所攜法寶無數,看來汝之百寶玄箱,又將進帳不少!」

銀狐道:「還有一事,韓大俠須小心在意者,江湖正派,未必然正,江湖邪派,未必然邪!」

韓蕭心中一震:銀狐此語,正可印證自己胸中之疑,遂道:「啊!正是!銀姑娘之語,與我心中所思,不謀而合,乃因唯有如此,方能解開,江湖多年無解之謎!」

何菁道:「地與天戰,乃為圖存,人族淪為偽神口糧,更該奮起一戰,若有人為天作倀,引賊入室,韓大俠毋需寬待之,有何難行之處,相煩隨時知會我等,不必客氣!」

韓蕭道:「是!」

何菁展開鬼王圖,單手一抹,圖中妖鬼畫像,如夢乍醒,活躍紙上,各移方位,栩栩如生。

何菁道:「釣神之計,以廟為軸,妖、鬼二族,於廟最熟,此番鬼族佈陣閩南,採動態布局,巡弋人群聚匯之處,妖族佈陣,採靜態布局, 監視閩南各處廟宇。我等任務,乃是定位二忌、三忌行蹤,以備隨時與之對話。」

金狐道:「不知魔族、獸族,血圖門、樹族等,任務若何?」

何菁道:「因阿毛不在,落凡二名偽神,行蹤難測,故黃伯請血圖門,混跡人群,俟機搜捕之,兼可破除不實謠言,以防二名偽神,四處聳言惑人,興風作浪。魔族、獸族,則守住雲夢,樹族依舊遍布天下,居中接應。」

銀狐道:「戲天嬌初嚐敗績,心中必然懊惱,其身側二名落凡偽神,如伴虎側,處境實險!」

金狐道:「偽神已知戲天嬌身份,實乃二忌,紅神等八名偽神,為防落凡偽神遇險,定會相助黑神等二神,脫離戲天嬌。」

何菁道:「嗯!八名偽神,助雙神逃離時,若為戲天嬌察覺,雙方恐將一番惡戰!」

銀狐道:「紅神等眾神,若煽動老駝,同尋戲天嬌,如此一來 - - - 則戲天嬌性命堪慮!」

何菁道:「紅環敢派戲天嬌,萬里孤征,定非無因,天宇怪婆行蹤未明,隨時可能現身大地,倘眾偽神與三忌同行,往尋戲天嬌,或許會 - - - 正中怪婆惡計!」

金狐道:「神祗詩中傳言,紅環之廟兇惡,此番戲天嬌紅廟內藏之惡,竟是天宇首惡,紅環在廟中安下如此強援,恐亦出乎戲天嬌意料之外。」

何菁道:「紅環如廝陣仗,斷非單對人族而來,或許紅環族裔已知,此處大地,天宇各方高手雲聚,正是多事之秋。」

銀狐道 : 「神祗內戰,使天宇星象大變,天宇各族驚覺之下,必關注神祗行蹤,以是紅環或已知悉,神魔雙方,正酣戰於此,為安全計,乃以怪婆藏身紅廟之內,暗助戲天嬌。」

何菁道:「三忌乃尾隨二忌而來,戲天嬌或許並無警覺,難道天宇怪婆這一路上,亦未察覺?」

金狐道:「倘怪婆已知三忌尾隨在後,卻不說破,讓之跟隨,則三忌此番現身大地,莫非正是 - - - - - 怪婆之意!」

何菁道:「怪婆引三忌至此,究欲何為?」

金狐道:「其意難明,只是三忌至此,卻為大地戰局,又添一變數。」

何菁道:「怪婆敢讓三忌尾隨,將之引至此地,必有所恃,自應不懼與之交手。」

銀狐道:「只是 - - - 阿毛曾預測,白衣少年與紅廟之戰,少年會勝,難道彼時 - - - 阿毛已知,怪婆真不在現場!」

何菁道:「嗯!應是不在場,可既知三忌身在左近,怪婆何事遠離,致戲天嬌對戰老駝,險象環生!」

金狐道:「若有一事,能讓怪婆放下戲天嬌,先行前往處置,此事之大,恐怕非同小可!」

何菁道:「確然!近期天宇之中,可能將有大事發生,而此事與我等大地,或有牽連,弗論如何,我等均須戒慎以對。」


在渾二、白笑春、無元等三人相商後,半個時辰之內,江湖各大小門派、天下各寺廟觀宇、宇內各鄉紳耆宿,均接到一則通知:「為抗神計,大地全數散仙,須於丁巳日,(即接書後次日)午時前,至閩南葬天崖與會,共商軍情,過午時未至者,便算遲到 - - - - - 渾二敬邀 。」


北海少年田行見,一身黃衣,跪哭於地:「師父!何以我非屬散仙,莫非師父已將我 - - - 逐出師門?」

六花島主巫化里,白髯垂腰,雙眼微潤:「正是!從今而後,汝與六花島,再無任何牽扯!」

田行見滿面淚水,霍然抬頭:「師父!莫要騙我,此番葬天崖之行,真有如此凶險,竟致 - - 非得將我排除不可?」

巫化里一聲長嘆:「唉!依為師估 - - - 葬天崖一行,北海散仙 - - 恐將悉數而滅!」

田行見道:「縱是南海、東海聯手,我等仍可一搏,師父如何喪己之志,未戰先懼!」

巫化里道:「為師所懼者,並非東海、南海二路散仙,此行唯可慮者,實乃渾二、韓蕭兩人。」

田行見奇道:「韓蕭仁義雙全,渾二憨厚耿直,此二人均嫉惡如仇,正乃我輩中人,如何會與我等作對?」

巫化里道:「正因其嫉惡如仇,為師方有所懼,只因我等散仙,正是天下之惡啊! - - - - - 唉!報應!報應啊!」

田行見道:「只是各地傳言,此番渾二邀集眾仙,乃為商議軍情,各人之私德,難道也在商議之內?」

巫化里:「既商軍情,私德自亦有所牽連,況 - - - 渾二口氣不善啊!」

田行見問:「師父懼渾二、韓蕭除惡,難道北海群仙中,亦有作惡之人?北海若有惡徒,師父何不早將之誅除?」

巫化里道:「北海之惡,其數非寡,恐難誅盡,況此些惡徒,尚有其用處。」

田行見問:「如廝惡仙,有何用處?」

巫化里道:「北海惡仙,武略不低,正可牽制住其他惡徒,使他處惡徒,稍有忌憚,猶如惡狗互咬,各有地盤,無一方可獨大。」

田行見道:「徒兒仍是不懂,總天下之善方,難道真不敵惡方,非得以惡制惡不可?」

巫化里道:「善不敵惡,自古而然,乃因人性本惡,欲除其惡,勢須令其脫胎換骨,此事甚難!人之須自小教誨者,正是為此,只是教誨成果,畢竟有限,天生之惡根,終究難滅,就以汝為例,今日汝立志行善,乃是教誨之功,卻難保將來汝不會行惡。」

田行見道:「這不可能!徒兒可立重誓!師父自小教誨徒兒,以善制惡,以仁濟世,以禮 - - 。」

巫化里打斷田行見話語:「談起立誓,為師教誨過太多散仙,年少之時,所誇之口,口口比海大,立起誓來,正氣凜然,長大之後,卻是愈會說道者,沉淪愈快!」

田行見道:「徒兒不同!徒兒絕對 - - - 。」

巫化里再次打斷田行見:「非是為師不信於汝,實是相同之語,為師已聽過太多,人間之事,如何演變,非可預測。為師試舉一例,曾有佛門至高之僧,空靈一世,可誘惑來時,也自沉淪 - - - 唉!人事 - - - 當真無常啊!」

田行見滿臉悲憤,默然不語,巫化里長嘆一口氣:不想讓其涉險,可 - - - 看來,葬天崖之行,此子是去定了,見兒尚無惡行,但願渾二、韓蕭,能明察秋毫,處置散仙,能對事不對人 - - - 至於面對東海、南海二路散仙,此子手上長鞭,應尚可自保 - - - - - 。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9.09.0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