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回 城隍廟口
第二回 神祗之戰
第三回 紅月教主
第四回 拜別雲夢
第五回 五台妖佛
第六回 錢財露白
第七回 千年埋伏
第八回 長富客棧
第九回 癸亥變著
第十回 萬物化塵
第十一回 空地賭局
第十二回 皇家保鏢
第十三回 皇歸何處
第十四回 萬里尋夫
第十五回 偽神初臨
第十六回 峨嵋之戰
第十七回 大地之拒
第十八回 天神下凡
第十九回 神界傳說
第二十回 金蟬脫殼
第二十一回 百人宣戰
第二十二回 戲天之嬌
第二十三回 醫術大賽
第二十四回 聘僱殺手
第二十五回 神祗借寶
第二十六回 弄假成真
第二十七回 萬獸入谷
第二十八回 返老還童
第二十九回 星河二會
第三十回 三忌目力
第三十一回 名獸易主
第三十二回 釣神之計
第三十三回 酒色財氣
第三十四回 聚仙之策
第三十五回 芸芸眾仙
第三十六回 散仙大會
第三十七回 崖上鬥寶
第三十八回 天涼古剎
第三十八回 天涼古剎
第三十九回 宇中八神
第四十回 甲丑之計
第四十一回 萬獸出澤

芻狗錄
作 者
寒香云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21.03.24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999999999999
本月人氣
137
累積人氣
14384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20.09.2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十八回 天涼古剎
此時石芳已將散仙守廟名單列妥,渾二接過名單,交與巫化里:「巫島主 - - 龍旗 - - - 威力驚人 - - 堪可 - - 統率群仙 - - - 還煩 - - 巫島主 - - 替我公布 - - - 此份守廟 - - 名單 - - - 」

巫化里接過名單:「不敢!老朽當盡綿薄!」

韓蕭朝巫化里抱拳:「散仙守廟之事,就有勞巫島主了!此份名單,獨缺二名散仙,米辛與采虛仙子,乃因此二人將有天涼古剎之行。」

巫化里飛快瀏覽一遍名單:「不知天涼古剎,將由何人鎮守?」

韓蕭道:「此廟凶險,暫由韓某邀集江湖各家高手,共同守之。」

少林無元一陣錯愕:「呃 - - 老衲以為,天涼古剎是老衲之責 - - - - - 」

韓蕭道:「現下情況有變,乃因米辛身上墨石現世,此石非是神祗法寶,卻頗具威力,且令各族均無法事先察覺,此種法寶或許不止於墨石一樣,倘類此法寶再現,人族恐難抵擋,以是大地凶險之處,我輩須多派人手。韓某希望丰掌門、白教主、無元大師、五台勾氏兄弟等眾人,均能現身天涼古剎,以利眾人互相照應。」

無元問:「何以天涼古剎乃凶險之處?」

韓蕭道:「偽神以官治人,助官掌權斂財,官家飽暖之餘,每藉邪廟以行淫事,天涼古剎與淫廟之牽連,江湖頗有傳言。此刻偽神親臨大地,必藉官府、淫廟,插足人間之事,今天下大亂,落難官家,亦紛紛避禍其相熟之淫廟,而天涼古剎,正乃淫廟中之佼佼者!」

無元大師聞語,無言以對,望向白笑春,只見白笑春一臉悠閒,還朝己擠了擠眼。

巫化里將守廟名單誦知崖上眾仙,聽聞自己榜上有名,眾仙如同死裡逃生般,恨不得拔腳飛快奔離葬天涯,只是礙於尚未有人離開,無人敢先行離去。忽聞場外有人高聲言語,一糖葫蘆小販正與少林寺僧告狀。

小販道:「上崖路上,有人當街調戲婦女,連衣服都扯破了!」

寺僧道:「這不可能!汝定是看錯了,今日無人敢在此鬧事!」

小販道:「此事千真萬確!還有幾名高手,在旁觀看打賭。」

寺僧道:「如果是真,此種鮮事,人人想看,為何只有幾名高手圍觀?」

小販道:「這正乃此事怪異之處,當知覺四周只有咱家一人是低手時,咱家雖感訝異,卻也不敢逗留,便快速離去。」

寺僧道:「先生明智!不知當場圍觀者,是何方高手?」

小販道:「呃 - - 咱家想想 - - 似有紅月教觀雲道人、五台四大天王,還有幾名不知是何方人物。」

寺僧瞬間瞠目:「這紅月、五台負責場外秩序,為何竟會 - - - - - 」

聽得小販與寺僧對話,幾名散仙找到離去之藉口:「無妨!吾等此間之事已了,離開之前,可順道前去看看!」

說完,幾名散仙慢慢步離會場,其餘眾仙見狀,亦跟隨其後,離開葬天崖。出了會場,眾仙幾個輕躍,已來至小販所言男女鬧事之處,眾仙見觀雲與四大天王在場,不想進前攪局,遠遠站立觀看,只是靜觀須臾後,部分散仙竟齊步進前,在一旁吶喊起來。

觀雲一個皺眉:「來了閒人亂事,春兄!如此 - - 賭局還算數嗎?」

五台春天王道:「他奶奶的!這樣如何算數!這般散仙,今日沒死在葬天崖上,真是奇蹟!如今還來亂我賭局,確有嫌命長之意!」

觀雲道:「想必眾仙也已看出,此蒙面男女乃峨嵋南宮木與日心,只是 - - 為何聽其喊聲,似都站在南宮木一方,依理有人當街調戲婦女,似應責備男方才是。」

春天王道:「散仙道德卑劣,眼力卻是不差,自然看出日心衣物乃自行撕毀,南宮木只想擒下日心,日心卻自毀衣物,欲藉此引人側目而責難南宮木,讓南宮木下手之時,多有顧忌。」

觀雲道:「難道眾仙亦跟我等一般心思,要南宮木加速出手,好讓日心衣物自行褪盡?」

春天王道:「嘿嘿!除了這般心思,恐怕亦有 - - 要南宮木取日心性命之意 - - - 嘿嘿嘿!」

觀雲道:「散仙何事欲取日心之命?」

春天王道:「滅口!自然是為滅口!」

觀雲道:「嗯!散仙在旁火上加油,欲借南宮木之手除掉日心,如此峨嵋弟子相殘,縱有死傷,丰靈子也難怪罪他人,此舉確是高招!只是南宮木下得了手?」

春天王道:「南宮木雙眼發紅,已近瘋狂,可出手之際,猶仍三分留情,不知為何?」

觀雲道:「這裡頭 - - - 莫非亦有男女私情?」

春天王大笑:「哈哈哈!峨嵋門內,多少齷齪之事,只怕超乎你我想像!哈哈哈哈!」


此時,各路江湖人士已陸續下山,白令教徒更是迅速整隊,一路高聲招呼四方教友:「往天涼古剎!大夥兒往天涼古剎!」

耳邊聽聞天涼古剎四字,日心身軀一震,雙掌微頓,南宮木逮住機會,欺身扣住日心左腕,隨之一帶,將其擊暈,順手將之抱起,再一個飛躍,半空駕起遁光,瞬間便消失在遠方。見一半裸女子當街為人擄走,眾人無不驚訝,俟瞥見紅月觀雲、五台四大天王等俱在場,無人敢出聲發問,人人依舊談笑走過,直如沒瞧見一般。


葬天崖上,人煙漸稀,獨留南少林寺眾僧,收拾打掃會場,幾名寺僧,正低頭細語。

「韓大俠果然老練,此番安排江湖各派高手,直撲淫廟老巢!」

「淫廟天涼古剎,確然神秘詭異,竟可控制咱家師叔,連無元方丈亦差點命喪其中!」

「天涼古剎所以詭異,還不是一些散仙敗類,勾結官家,倚勢凌寡,截殺擅入之士,讓人難以近廟一窺其貌!」

「采虛仙子相探此廟,似乎已有時日,或許對此廟汙穢之事,已然知悉不少。」

「應是如此!故爾采虛今日會遭人滅口,差點命喪葬天崖下!」

「韓大俠指派采虛古剎一行,莫非有要其引路之意?」

「自然!韓蕭更帶入紅月教、五台派,齊進淫窟,正是要藉此二黑道勢力,徹底揭露所謂名門正派,其背後所行之勾當,若論淫穢險惡,實不在江湖黑道之下!」

「只是 - - 天涼古剎背後,不知是否有偽神,幫其撐腰?」

「偽神敢現其蹤,自有何姑娘與魔族將之敵住,吾等人族,只須負責剷除人間敗類,便是大地之幸!」

「正是如此!待會問過羅漢堂主,咱們是否也該往古剎一行!」


天涼古剎,位於蔓羅河畔,幽處深山之中,四圍多官道,道旁軍營連綿,歷代帝王皆屯重兵於此,以是尋常百姓甚難入山,一般江湖人士,亦鮮少接近此地。

白笑春悠然漫步於官道上:「好俊的官道!讓貧道雙足,竟有點捨不得離開這片土壤!」

旁邊無元大師雙眉深鎖,一臉愁容:「白教主!咱們這般步行,要走至何時,方到得了古剎!」

白笑春笑道:「大師勿躁,依貧道推測,古剎之內,該溜的應都已溜之殆盡,早去無益,或許還會被誤認是通風報信者,特別是 - - - 大師你 - - - - - 」

無元怒道:「為何老衲會通風報信!」

白笑春道:「乃因采虛仙子或已看出,古剎內有位高手,與大師似乎系出同門。」

無元聞語愣住:「啊! - - - 這 - - 不瞞白教主,先前老衲所言,老衲師弟陷身之淫廟,就在天涼古剎。」

白笑春道:「令師弟既在天涼古剎,大師就應避嫌,不宜早入古剎。目下古剎之內,應只遺一些蛛絲馬跡,可這官道之下 - - - 卻有些古怪 - - - 」

無元奇道:「官道底下?」

白笑春道:「貧道細觀附近,共有一十八條官道,條條通向天涼古剎,小小一座廟宇,何須如此多條通道?」

無元環視四周一圈:「確然!其中一些道路 - - 還顯得有點多餘 - - - 」

白笑春道:「多餘之路,究竟為何而設?是為引進援兵,抑或為逃亡所用?」

無元道:「天涼古剎,腹地極小,容不下大量兵馬,若大群軍兵湧入,未見其利,將先受其害 - - 難道此路 - - - 是為逃亡而設?」

白笑春道:「若為逃亡而設,如此密集之路,亦顯多餘,圍剿者只需站定方位,逃亡者出古剎後,亡命之路,並不會多出。」

無元道:「啊! - - - 除非 - - 官道底下,另有密道!」

白笑春笑道:「大師高明!」

無元道:「可 - - 築密道暗中築之即可,何須上鋪官道?」

白笑春道:「依貧道猜測,地底密道之上,蓋以官道,乃為掩護其出口。」

無元道:「密道出口處,開出道路,無草無樹,豈非更加暴露?」

白笑春道:「若蓋上軍營、碉堡、館譯,情況就有所不同!」

無元道:「原來 - - 教主果然明察秋毫,現下我等,莫非該先入附近軍營瞧瞧?」

白笑春道:「正該如此!」

白笑春神態悠閒,輕擺道袍,信步走入道旁一軍營,無元緊跟其後。入了營內,白笑春擇取中軍帳,掀帳而入,帳內灰塵四佈,惡臭瀰漫,無元皺眉重重一咳,忽聞帳中角落傳來一陰惻笑聲:「嘿嘿嘿!老婆子我還以為,世人都已死盡死絕了! - - 呵呵 - - 呵呵 - - - - - 」

無元驚退半步,定睛一看:角落上坐一老婦,滿臉惡痘,正瞧著自己與白笑春,手上一把尖刀,猶似留有殘血。無元瞧向白笑春,只見白笑春四處東翻西摸,對角落老婦,直如未見。

無元輕輕一咳:「呃 - - 白教主!這兒有一人 - - - 」

白笑春回撇一眼老婦:「這等貨色,還蠻少見,大師如果有興趣,貧道就先讓與大師,也算是貧道送大師一個人情!」

無元驚道:「這 - - 貨色 - - 想不到教主癖好,如此殊異常人!」

只見角落老婦忽地立起,走向白笑春:「和尚稱汝為白教主,不知閣下可是紅月教主白笑春?」

白笑春道:「白某忝為紅月教主,倒教姑娘見笑了!」

老婦道:「只要教主替奴家作件事,奴家可陪教主一晚。」

白笑春道:「只一晚?」

老婦道:「只一晚!」

白笑春稍作沉思後道:「這票生意,還算公平,只是可惜了!姑娘要求貧道之事,只怕已有人捷足先登了!」

一旁無元滿頭霧水:「這 - - 陪宿此婦,替她辦事,老衲實不明白,教主是如何 - - - ?」

白笑春道:「臉塗痘瘡,以少扮老,此女顏色,定然不惡。軍營荒廢後,猶不肯離去,徘徊此處,定有所圖,方圓百里之內,可圖者唯古剎一處,只是古剎凶險,就連軍士亦不敢擅入,更是江湖宵小禁地,此女冒險煎熬,藏身此處,非入古剎不可,其因 - - 只怕與貴寺眾多寺僧相同啊 - - - - - 」

無元兩眶濕潤,雙手微抖:多少年了!眾僧夜夜悲唱『彩雲易散,皓月難圓』。無元慢慢轉身面向老婦:「老衲南少林掌門無元,此行正要入天涼古剎,姑娘是否亦要往古剎一行?」

老婦點首:「奴家想去救人 - - 只是適才白教主謂 - - 此事已有人捷足先登,不知何意?」

無元道:「渾二少俠招齊天下散仙,陣前聽令,韓蕭大俠更率領江湖各派高手,群集天涼古剎,此刻古剎已是門戶大開,任人來去,其中秘事將無所遁形,陷身古剎之人,應已全數脫難!」

老婦聞語發出驚呼:「啊!我得 - - 」隨即吹出一聲哨音,便見營後緩緩走近一匹黃斑馬,骨瘦如柴,停在軍帳前,老婦快步進前,便欲上馬。

白笑春瞧視黃馬一眼:「姑娘欲往古剎,吾等可順道帶汝一程,轉眼即至,也可 - - - 呃 - 放過這匹老馬。」

無元道:「正是!此事不急!姑娘窩藏此地,似有時日,不知姑娘可曾見有人,從地底竄出?」

老婦沉吟道:「嗯!左軍帳內有一墓,相傳有地底幽魂出入,就連軍士,也避而遠之!」

白笑春微微一笑,步出中軍帳,隨手一揮,左軍帳上方即刻印上一輪紅月,隨即傳音觀雲,請他速查此處秘道。

白笑春望望天色:「此時入古剎,應是最佳時刻,大師!請!」

無元單袖一捲,托起老婦,與白笑春同時化出二道遁光,瞬間飛入天涼古剎。


無元、老婦、白笑春等,落下天涼古剎,只見寺前廣場,已聚有上千之人,排成數列,正由白令教徒一一點名造冊。老婦落地之後,便急急奔向人群,尋其所識。白笑春與無元步入正殿,見地上鋪滿一堆器具,五台勾氏兄弟倆各手持一物,正在爭辯。

勾炎道:「此物應非武器,這上下四方,無一處可傷人者,甚且 - - 還有護人,怕人接觸會著傷之意。」

勾正道:「若非武器,也應是某類法寶,只是我等不明其用法如何。」

勾炎道:「若是法寶,如此作工,也顯多餘 - - - - - 」

旁邊無元聽了二人之言,差點笑出聲來,輕輕一咳:「二位掌門!這些物事,實乃淫具!」

勾正聞語一呆,手中器械叮噹落地:「淫具 - - - 」

勾炎急將手中器具,放回地上:「大師何以知道,此物乃是淫具?」

無元道:「老衲曾親眼見人用過!」

勾正一愣:「莫非有人行用此物之時,大師一旁偷窺?」

無元道:「非也!用此具之人,乃是為老衲詳解此物用法,非是老衲偷窺。」

勾炎瞧視白笑春:「白兄想必也知此些物事,乃是淫具?」

白笑春苦笑:「說來慚愧!貧道才疏一著,關於淫物一道,貧道實非和尚對手!」

勾正急急拉起無元衣袖,請他指導地上各個器具用法。


遠離大殿之後,有一天井,上百名皂衣少年,各個手持器械,背背相倚,正與峨嵋掌門丰靈子對峙。

丰靈子略顯無奈:「此廟已然易主,各位何妨放下武器,至前院暫歇,與各方江湖人士稍談天下大勢。」

為首少年吼道:「奉仙姑令,我等終身不離此處!」

丰靈子長長一聲嘆息:「終身 - - 唉! - - - 仙姑? - - 各位且聽貧道一言,趁紅月、五台人士尚未進入此間,各位宜先棄械,否則後果難測,今日若是汝家仙姑親自,恐亦難逃死劫!」

為首少年發出一聲嘶吼:「放肆!」隨即持刀衝向丰靈子,丰靈子無奈,單指微掃,少年雙膝穴道受制,跪臥地上,卻仍出口不停謾罵。

丰靈子目光由眾少年移至廟後浮屠,忽地心中一震:仙姑?莫非 - - - - - 。

丰靈子聲音微顫:「汝等果然忠誠!日前汝家仙姑囑咐貧道,務必試汝等忠誠之心,各位果未失其所望 - - - 」

丰靈子邊說邊躍起空中,演練起峨嵋女弟子入門心法起手式『艷絕天下』。部分少年見此舞姿,即刻跪拜於地,部分少年隨即雙眼發亮,嘴上喃喃不知所語,部分少年則與並肩夥伴相互爭論起來。丰靈子見狀,閉目思道:日心啊!日心!汝若真是此處仙姑,丰某必親手取汝之命,只是 - - 南宮木 - - - - - 唉!


采虛仙子一入古剎,即徘徊於廟內浮屠之前,背後米辛似跟非跟,不時尾隨其後。

采虛心思:紅月、五台似有意放單我跟米辛,此舉 - -莫非是要我將米辛除去 - - 抑或是要米辛將我殺卻 - - - 。

米辛心思:這賤婦果然潑辣,一入寺即佇停浮屠前廣場,韓蕭不知身在何處,此時若殺采虛,風險實大,更可恨者,南少林羅漢堂主,竟持掃帚假裝打掃,卻緊跟某家身後,他奶奶的!這古剎何時曾有和尚打掃過!

采虛躍上四周數十大樹,細查樹枝、樹幹上所有凹痕,再躍上浮屠各層飛簷,細觀屋瓦構造。采虛慢行第七層飛簷之上,忽覺腳底一鬆,腳下一片屋瓦受力移位三寸,只見廣場上忽爾陷開一洞,洞中慢慢浮起一平台,台上立有十人,俱白布蒙面,白衣披身。

十名白衣人步上廣場,望望采虛,再凝視米辛,米辛將雙手腹前交叉,十名白衣人遂轉向采虛仙子,隨即由身上取出冥鈔,望空燒起。羅漢堂主見狀,將掃帚丟起空中,掃帚飛飄空中,四圍南少林弟子瞧見,隨即飛速奔向寺中浮屠。

采虛仙子悠然坐上屋簷,雙腳騰垂:「諸位燒化冥鈔,不知奠祭何人?」

一白衣人道:「吾等先燒冥鈔,錢寄冥界,乃為自己身後花費所用。」

采虛道:「難道各位將死?」

白衣人道:「采虛仙子威名赫赫,武藝卓絕,吾等並無必勝把握!」

采虛道:「可我並無殺汝等之心!」

白衣人道:「擅闖者死!姑娘雖無殺吾等之意,吾等卻非出手不可!」

采虛道:「此廟已然易主,諸位何妨就此解散,何苦無故尋死?」

白衣人撇一眼米辛:「此廟有神庇祐,擅入者必有橫禍,吾等若死於姑娘之手,天神亦將為吾等復仇!」

采虛問:「各位埋伏此處,究有多少時日未曾離廟,與外人交談過?」

白衣人道:「死士十年一輪,吾等守護此處,已近九年!」

采虛道:「死士?」

白衣人道:「死士十年聽令,可飛昇入天,死士陣前亡命,下場悽慘更甚一死!」

忽聽得空中一陣爆笑:「哈哈哈哈!更甚一死!有趣!有趣!看來咱家手段,也並非獨門!」

只見空中落下一紅臉矮漢,飛身撲向十名白衣人,白衣人見敵來襲,即刻佈開劍陣,十劍連環,先敵住矮漢掌風,隨即將劍祭起空中,疾射矮漢,矮漢飛快手掌一翻,丟出一金環,環、劍空中相遇,十劍瞬間化為齏粉。矮漢單袖再揮,金環忽地飛向米辛,事起倉促,米辛未防金環驟然來襲,情急就地一滾,再竄飛縱起,手上已握住墨石法寶。

受金環突襲,米辛驚出一身冷汗:「夏 - - 夏天王!汝這是何意?」

五台夏天王笑道:「哈哈哈!這觀音環頗難駕馭,咱家一時手滑,失卻準頭,倒教米道長虛驚了,幸得米道長身懷墨石,可制各方法寶,否則鬧出人命,咱家可不知如何向韓大俠交代!哈哈哈哈!」

采虛簷上觀戰,心思:夏天王揮環相襲米辛,刻意放緩其速,顯有相試米辛墨石之意,非真要截殺米辛,觀音環飛近米辛,其勢不止,莫非墨石並無主動發威之功 - - - - - 。

夏天王轉向十名白衣人:「江湖久言,碰上咱家,生不如死,想不到咱家這番名頭,今日竟為天涼古剎所僭,此刻 - - 嘿嘿!諸位是自行步往廟前庭院,抑或是要咱家動手?」

十名白衣人面面相覷,紛紛斜瞄米辛,見米辛雙手後背,示意歇戰,眾人遂魚貫慢行,步往廟前。

采虛仙子俟白衣人離去,輕飄飄落下洞中平台,沿台旁鑽入地底洞內,幾名南少林弟子,亦隨後跟入,米辛望了一眼羅漢堂主後,亦跟入洞內。


韓蕭佇立廟中內殿前,望著頭上匾額,微微吃驚,匾額上書『金鑾殿』三個大字,再看殿前大柱,只見左金柱刻有:『神魔仙道無清濁』,右金柱刻有:『黑白原來是一家』。

韓蕭道:「看來此處不只達官貴人出入,甚或皇帝小子,亦經常光顧,是否如此?蒼元道長!」

蒼元斜覷身後,見紅月左使雲玉、右使風月,始終跟在距己約三十步處,再瞧視韓蕭腰畔劍鞘,臉上微微沁汗道:「 - - 是! - - - - - 」

韓蕭輕推金鑾殿門,但覺沉重異常:「不知這金鑾大殿,如何進入?」

蒼元道:「此面大門,乃是虛門,入殿須由側殿內地道進入。」

韓蕭道:「讓皇上走小路,不會冒瀆天威?」

蒼元道:「自古以來,皇帝夜裡走的 - - - 多是小路 - - 」

韓蕭笑道:「皇帝小子自也明白,走小路比走大路更易活命!呵呵!此處防衛,果然森嚴,還請道長帶路!」

蒼元道人步入左側殿,輕推殿中神像,神像傾倒後,底下便見階梯,後邊雲玉忽地一個竄步,躍近階梯,往下擲出一布:「為防有變,我祭出法寶『醉月氈』開路,請韓大俠隨氈慢行。」

韓蕭笑道:「謝雲玉姑娘,不知蒼元道長是否介意,雲姑娘法寶開路先行?」

蒼元道:「自然不會 - - - 」

韓蕭道:「既然如此,道長請!」

蒼元步下階梯,韓蕭、雲玉、風月等三人,相繼跟入。醉月氈輕飄引路,進入正殿後,醉月氈忽爾發出一聲低鳴,佇停空中不動,只見氈前二十丈處,一人正低首盤坐殿中。

雲玉收回醉月氈,韓蕭瞧視殿上十丈高雙金身雕像:「不知這雙雕像,如何稱呼?」

蒼元囁嚅:「此乃 - - - 歡喜神雕像 - - - 」

韓蕭道:「果然名符其實!這歡喜神像,天涼古剎不知共有幾尊?」

蒼元道:「 - - 呃! - - 寺內歡喜神像,姿態包羅萬象,總數不下千尊 - - - - - 」

韓蕭腳踏玉石地板,手觸殿中金柱,仔細巡視殿中各處,雲玉、風月亦躍上雕像,細視各處機括。蒼元瞄視盤坐殿中人一眼,心奇:何以韓蕭、紅月左右雙使,均對無因和尚視而不見?

蒼元慢慢接近無因,忽覺身後似有微風輕拂,頓然回首,又不見任何人影,心中忐忑之下,眼觀八方:莫非狐族、鬼族或何姑娘,也已入寺! 抑或是自己多心了 - - - - - 。

韓蕭繞完一周:「這殿周遭窗孔恁多,卻無門通達隔室,莫非此殿與隔室之通,仍需密道?」

蒼元道:「 - - - 是 - - 」

韓蕭問:「如此還煩道長帶路!」

蒼元瞧視無因,心中突起一計:「呃! - - 最近一條通道,正在此殿中央 - - - 和尚座下 - - - - - 」

韓蕭嘴角一笑,走近無因和尚,扯住其褲腰,將之橫向拉開一丈:「不知這底下密道,如何開法?」

蒼元訝異萬分:何以韓蕭全然不理無因?何以無因亦毫無動靜?蒼元無奈,請韓蕭退後十丈,隨即舉指單彈,蒼元指氣強勁,氣觸歡喜佛右耳,殿中地板倏爾下翻,露出一方寬十丈之地洞。

座下地板陷落,無因仍一動不動,盤座飄飛殿中。

韓蕭道:「依韓某看,此洞不似密道,倒似陷阱,不知此洞曾坑殺過多少人?」

蒼元臉色蒼白:住持無因不戰不逃,已有死意,這滿寺汙穢之事,蒼某卻如何扛起?囁嚅道:「 - - - 此洞 - - 乃為擒殺細作而設,蒼某從未用過,也不知他人用過幾回!」

韓蕭笑道:「不知他人,究係何人?」

蒼元道:「 - - 呃! - - 諸如寺中長老 - - 住持 - - - - - 」

韓蕭道:「原來如此!現下我等何不入洞看看,道長!請!」

見韓蕭仍不理會無因,蒼元只得舉步,躍入洞內,雲玉再度祭起醉月氈,前行開路。地底之洞三方面牆,只留一方通道,醉月氈飄入通道,蒼元、韓蕭、雲玉、風月等四人乃魚貫跟入。通道曲折多彎,行約數十步,蒼元觸動壁上機括,壁門開啟,現出一階梯,蒼元步上階梯:「此為殿旁側室之一。」

韓蕭等人進入側室,但覺香味撲鼻,室內隨處可見麝香、淫羊藿、蛇床子等藥材。見韓蕭忙於四面探視,蒼元俟機步向風月:「不知風月姑娘,何以對殿中住持視而未見?」

風月笑容燦爛:「這理由 - - 嗯!與今日何以是奴家與雲玉,跟住道長,而非由勾氏兄弟來跟 - - - 有點類似 - - - 」

蒼元一臉困惑:「還請姑娘,明言其中根由!」

風月道:「各家分派任務,眾人皆謂勾氏兄弟,脾氣非善,由他倆跟住道長,若雙方一言不合,只怕 - - 道長命不久長,故這趟差使,便由奴家與雲玉接下。」

蒼元強忍怒氣:「這 - - 與不理殿中住持,又有何干?」

風月笑容如花:「呵呵! - - 奴家脾氣,也非眾人所思 - - 那般良善,奴家若搭訕住持,倘一言不合,失手將之殺卻,恐難對采虛仙子交代,此人應是 - - 采虛仙子首要相尋之人!」

蒼元心思:此女好狂的口氣,此事若在一年之前 - - 嘿嘿!早將之擒下,充作本寺招牌女色之一 - - - 而今 - - 唉!除非『善惡門』再啟,否則我輩 - - 前景堪慮!

韓蕭由側室窗口望入內殿,見有多名南少林弟子,已打開金鑾殿屋頂,正由上向下瞧視無因和尚,遂道:「餘下側室,改日再看,現下我等先回內殿。」

回至內殿,韓蕭招呼南少林弟子下殿,請諸弟子由方洞進入各側室,描繪地底密道地圖。諸弟子方欲入洞,只見二名白令教徒,由洞中走出,四方環視一圈後,望向韓蕭:「不知韓大俠在此,我等多有冒昧,在下這就離去。」

韓蕭奇道:「汝等是由何處進入地道的?」

其中一名教徒道:「稟韓大俠!前院涼亭下發現密道,我等進入地道搜尋,中途曾見觀雲道長、采虛仙子等,亦在地道中梭巡,我倆不便相擾他們,乃避道而行,以是走至此處。」

韓蕭道:「原來如此!汝等續盡己責,只是寺中各物事,移動之前,宜先稟過貴教教主。」

二名白令教徒抱拳欠身:「謹遵韓大俠令!」

二名白令教徒,慢慢步至神像後方,東瞧西視,右首一人細聲道:「此刻是否該放出法寶,先放倒殿內眾人,才有機會開啟『善惡門』?」

左首之人道:「只是韓蕭腰畔所懸,看似血圖門法寶,我等身上這些雜碎,不知是否是其對手?」

右首之人道:「他奶奶的!小小血圖 - - - 」

左首之人急將右首之人嘴摀住:「細聲些!何太亦應快到了,俟其來至,我等瞬間打開『善惡門』,大地各族自當分辨不出,這神祗警報,是由何太引起,或是『善惡門』內神祗法器引起。」

右首之人道:「這『善惡門』開啟地點,為何會設在如此人多之處?」

左首之人道:「此處幾乎已是人間禁地,戒備之嚴,比皇宮大內還安全。聚此之人間淫棍,為一淫字,連自家父母妻兒都可出賣,『善惡門』設定在此開啟,最是恰當不過,我等欲尋人間叛徒,有何處可勝過此地?」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20.09.2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