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章 新工作
第二章 遇到一個婦女
第三章 老魏已經死了兩年了
第四章 指點迷津
第五章 秘聞
第六章 鬼氣沖天
第七章 老勝村
第八章 家禽家仙
第九章 人骨頭
第十章 中年人是鬼
第十一章 你是魔鬼
第十二章 過陰門
第十三章 死人救命
第十四章 掛著一個人
第十五章 三根香擺的靈堂
第十六章 另外一條迎貴路
第十七章 五隻眼睛
第十八章 夜廟
第十九章 餵食
第二十章 乞丐被裝車了
第二十一章 發現
第二十二章 發條針的秘密
第二十三章 早就破了的風水石板
第二十四章 沒人能擋得住狗爺逞兇
第二十五章 九虯替屍盒
第二十六章 被發現了
第二十七章 鬼壓床
第二十八章 邪蛇藏身,無心冰屍
第二十九章 當年有個風水先生
第三十章 再見奶奶
第三十一章 邪煞出現
第三十二章 真正的邪煞
第三十三章 三步真相
第三十四章 他沒有上車
第三十五章 午夜的女人
第三十五章 午夜的女人
第三十六章 冥婚
第三十七章 會殺三個人
第三十八章 沒有正面的人
第三十九章 荒涼草地
第四十章 中年人的暗示
第四十一章 血月指路
第四十二章 燒毀的大樹
第四十三章 洗盡罪孽
第四十四章 問米
第四十五章 天火焚村
第四十六章 身著壽衣
第四十七章 見鬼
第四十八章 魚舌頭
第四十九章 送客
第五十章 葬禮
第五十一章 二叔之死
第五十二章 代替奶奶下葬
第五十三章 死而復生
第五十四章 白衣指門
第五十五章 活人出了竅
第五十六章 他是鬼種
第五十七章 鬼藏死人身
第五十八章 照片
第五十九章 她叫白瑾
第六十章 蛇影上的二叔
第六十一章 破爛義莊和石棺
第六十二章 抬棺上山的圖畫
第六十三章 跟踪我們的鬼
第六十四章 會動的屍體
第六十五章 蛇頭人
第六十六章 刀斬鬼影
第六十七章 三百二十里
第六十八章 沒字的石碑
第六十九章 幾十年前的照片
第七十章 印章
第七十一章 壽衣附身
第七十二章 跟著回家了
第七十三章 手錶的詛咒
第七十四章 怪物
第七十五章 一百多年以前的人
第七十六章 兇局初顯
第七十七章 唐元清
第七十八章 山雨欲來
第七十九章 底牌盡毀
第八十章 從小伴我長大的兇局
第八十一章 復活詛咒開始的地方
第八十二章 好多麻雀
第八十三章 一根紅繩
第八十四章 長出人來
第八十五章 紅繩的謎團
第八十六章 古鬼的消逝
第八十七章 多年以前的冥婚
第八十八章 是植物人活過來的
第八十九章 “死人”的話
第九十章 活人消失
第九十一章 誰才是趕屍的人?
第九十二章 差點猝死
第九十三章 殭屍救命
第九十四章 邀請函
第九十五章 死了很多人
第九十六章 手機有鬼
第九十七章 差點跳樓
第九十八章 風水守家鬼
第九十九章 天台屍殺
第一百章 錦帛的來源
第一百零一章 初到鬼城
第一百零二章 店老闆
第一百零三章 那一屋屍舌蘭的凋謝
第一百零四章 住宅區
第一百零五章 封閉的地方
第一百零六章 她的第一次出現
第一百零七章 你是一個不該回來的人
第一百零八章 把我當成了某個人
第一百零九章 魘都降臨
第一百一十章 躲避的方法
第一百一十一章 我來這裡的真正原因和畫上的女人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一道牆
第一百一十三章 那一晚我坐在了牆頭
第一百一十四章 鬼城被破
第一百一十五章 魘都鬼城的一晚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我們才是被圍殺的人
第一百一十七章 留不住那個殺我的人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天亮黎明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我認了
第一百二十章 問米
第一百二十一章 眼神躲閃的白瑾
第一百二十二章 被衣服嚇退
第一百二十三章 這一系列事情都有早就注定的結局
第一百二十四章 四個紙人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一年以後的一次出差
第一百二十六章 突然出現的字跡
第一百二十七章 二皮的聲音
第一百二十八章 再次看到魚舌頭
第一百二十九章 毀掉的風水協會
第一百三十章 另一處兇局和五目雕塑
第一百三十一章 出土古蹟的淺石坑
第一百三十二章 被埋葬的協會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一兩白酒隨故人去
第一百三十四章 風水人之死,白眼定羅盤
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家大災
第一百三十六章 成了鬼屋的別墅
第一百三十七章 流浪漢回魂
第一百三十八章 我“冒充”風水先生
第一百三十九章 發黑的壽帶
第一百四十章 他們都走不到最後
第一百四十一章 短信的懸疑
第一百四十二章 白家門口的磕頭和風水一行的規矩
第一百四十三章 後果
第一百四十四章 到底是誰?
第一百四十五章 撿回一條命
第一百四十六章 這是一個草人
第一百四十七章 雕像的紋路和風水界最大的秘密
第一百四十八章 黑袍草人戰人頭
第一百四十九章 冬去夏來,樓棟裡的鬼聲
第一百五十章 老范離開
第一百五十一章 恐怖的死狀
第一百五十二章 這是早就謀劃好的
第一百五十三章 範刻用的古玩店困鬼陣
第一百五十四章 你是不是用手綁在過什麼東西上面?
第一百五十五章 我在榮光十年,連手機都不敢開還混個屁?
第一百五十六章 各處的遺跡
第一百五十七章 相似的紋路
第一百五十八章 水里看到的奇怪的一幕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大海之靈
第一百六十章 上門守著她
第一百六十一章 這一晚的事,絕不能說出去
第一百六十二章 碼頭的遺跡
第一百六十三章 這裡有很多水耗子
第一百六十四章 狡猾的老范和奪命狂奔
第一百六十五章 先生,謝謝你
第一百六十六章 闖進荒山
第一百六十七章 這一晚的偶遇和古宅夜談的算命
第一百六十八章 我是看遍了這幾百年的一隻水耗子
第一百六十九章 神秘人成志的複仇
第一百七十章 尋找答案的旅途
第一百七十一章 鬼魂之地,侍女入宮
第一百七十二章 祭祀的隊伍
第一百七十三章 封恭靖王,諡陰昌
第一百七十四章 離開鬼宮
第一百七十五章 神秘人留下的紙條
第一百七十六章 老范狼狽露面
第一百七十七章 白瑾莫名其妙地和我生活了一周
第一百七十八章 白瑾的離開
第一百七十九章 範刻用的坦白和利用
第一百八十章 老范說他最多就能走到這個村子
第一百八十一章 這個村子是必經之路
第一百八十二章 第一次上山問路
第一百八十三章 邪乎老頭追上門來了
第一百八十四章 再次裝死人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三鬼指路,名為不歸
第一百八十六章 被攔了十三年的真相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世界的大門,風水的盡頭
第一百八十八章 鹽網地
第一百八十九章 山水一路,誰能為峰?
第一百九十章 深入鬼混隊伍
第一百九十一章 哥們,我們去那邊聊聊
第一百九十二章 海邊的大霧
第一百九十三章 登上世界盡頭的船
第一百九十四章 船艙中的頭髮和畫中人打架
第一百九十五章 生死通道和船底的天空
第一百九十六章 霧氣中的邪鬼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一口井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下沉的船
第一百九十九章 胡正,我认了。
第两百章 这一晚,她的脸白得像是沙滩上的海盐
第兩百零一章 心死了,人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第兩百零二章 又是在肯德基出事?
第兩百零三章 憑藉記憶學到的手法
第兩百零四章 養鬼的茶坊
第二百零五章 脫衣
第二百零六章 離開
第二百零七章 老盧的秘密和二叔的消息
第二百零八章 老范怕得準備了一瓶可樂
第二百零九章 他只是個房屋的租客
第二百一十章 胡二皮的承諾
第二百一十一章 老盧和二叔的敘話
第二百一十二章 回到四川
第二百一十三章 說不出話來的人
第二百一十四章 地下三尺
第二百一十五章 二叔開始兌現承諾
第二百一十六章 偷梁換柱
第二百一十七章 白家別墅修建的秘密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大事的前兆
第二百一十九章 第一次跟著盧老去辦事
第二百二十章 奇怪的家庭
第二百二十一章 一家的死人
第二百二十二章 魂魄融化
第二百二十三章 全被吃了
第二百二十四章 百里送殯和闖靈堂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一口活人棺
第二百二十六章 撞邪
第二百二十七章 陰險的盧老和我的新工作
第二百二十八章 大難將至
第二百二十九章 白瑾再現
第二百三十章 逃命的聚會
第二百三十一章 範刻用自殺了
第二百三十二章 老范極限逃生
第二百三十三章 雪中遇到了一群東西
第二百三十四章 為了逃命,人可以悲涼到這種地步
第二百三十五章 唱一出引鬼戲
第二百三十六章 會長,外面的是什麼?
第二百三十七章 各位,上了十三樓便沒了回頭路
第二百三十八章 煙霧迷宮
第二百三十九章 少了一個
第二百四十章 再見手錶
第二百四十一章 五眼九邪
第二百四十二章 古廟的鐘聲
第二百四十三章 驚世大戰的前奏,風水人的反撲
第二百四十四章 唯憐後世,無處偷生
第二百四十五章 紙醉金迷的舞廳
第二百四十六章 一首歌的時間
第二百四十七章 大隱於市的隕落
第二百四十八章 一個時代的結束
第二百四十九章 命短三截
第二百五十章 魂魄丟失
第二百五十一章 凶鈴
第二百五十二章 自殺
第二百五十三章 再入鬼屋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一地的人民幣
第二百五十五章 你們很有天分
第二百五十六章 凶宅
第二百五十七章 老范被房子吃了
第二百五十八章 房子的秘密
第二百五十九章 尋找線索
第二百六十章 會長,這裡還有人?
第二百六十一章 替身
第二百六十二章 造出來了一個什麼?
第二百六十三章 妖化天空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三天三夜
第二百六十五章 發現秘密
第二百六十六章 鬼影指路
第二百六十七章 到達門口
第二百六十八章 南邊圍
第二百六十九章 被遺棄了的世界
第二百七十章 鬼群枯萎
第二百七十一章 就連奶奶當年也回了頭的路口
第二百七十二章 魂魄灰燼中的建築
第二百七十三章 到了以鬼魂為養料的造紙宮殿,但我們卻走過了頭
第二百七十四章 縫衣服的小屋
第二百七十五章 老范說,他來這裡只為弄清一件事
第二百七十六章 只有一半是人
第二百七十七章 你們不要再回來
第二百七十八章 老范的末日
第二百七十九章 荒墳邊的污水塘
第二百八十章 作孽治傷,二叔的手筆
第二百八十一章 兩個東西在夜晚街道的追逐
第二百八十二章 順手生意
第二百八十三章 二叔的出租車
第二百八十四章 一群人圍殺胖子
第二百八十五章 詭脈出土
第二百八十六章 兩江派的崛起:那塊地皮正式成為公司私有財產
第二百八十七章 半路截杀
第二百八十八章 帶這堆肥肉回去
第二百八十九章 這隻鬼的來歷和一百多年前的事情
第二百九十章 長的像你
第二百九十一章 詭異的召喚
第二百九十二章 寺廟化邪地
第二百九十三章 八派捉古鬼,鬼潮破邪紋
第二百九十四章 轎子裡的聲音
第二百九十五章 胡正,你真笨
第二百九十六章 接下來,會死很多的人
第二百九十七章 搬遷和出差
第二百九十八章 集市上的賣羊人
第二百九十九章 另一處大戰的遺跡
第三百章 出逃
第三百零一章 狗和羊
第三百零二章 狗飯問米
第三百零三章 各位前輩,羊肉湯很好吃
第三百零四章 看不得的大戰
第三百零五章 稻草地
第三百零六章 引水自江灣
第三百零七章 那一彎蹙眉
第三百零八章 飯桌偷魂
第三百零九章 把我埋進土裡,燒了我
第三百一十章 觀後上山路,一路鬼院通仙途
第三百一十一章 當初的他,在這裡留下了一道殘局
第三百一十二章 山頂
第三百一十三章 大火燒山
第三百一十四章 庭院大戰
第三百一十五章 兇局創造之地
第三百一十六章 村子的秘密
第三百一十七章 將來我們會在血月升起的地方再次出現
第三百一十八章 釣魚的農夫
第三百一十九章 只有四秒半,你說算數麼?
第三百二十章 一段視頻
第三百二十一章 半夜停車
第三百二十二章 無處不在的眼睛
第三百二十三章 給我看看你的右手
第三百二十四章 那一年,十五歲的女孩在車站望
第三百二十五章 那間茶館鬧了鬼,香火全毀了
第三百二十六章 你說老羅?你是沒機會看到他了。
第三百二十七章 八派誅邪 大戰將起
第三百二十八章 廢棄公墓
第三百二十九章 布下鬼陣的人
第三百三十章 望你有好生之德
第三百三十一章 你要把他帶去哪兒?
第三百三十二章 永遠不能忘卻的一晚
第三百三十三章 老范的秘密
第三百三十四章 二叔的手筆
第三百三十五章 八城的狀況和單手鎖鬼
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片青山,陣殺廢墟
第三百三十七章 我們遇到的是斷你二叔後路的追兵
第三百三十八章 人偶
第三百三十九章 有些事情,該罷手了
第三百四十章 這個頭翎是個把戲,你拿去玩
第三百四十一章 一開始便藏在山洞裡的人影
第三百四十二章 一路向前
第三百四十三章 登都
第三百四十四章 鬼兵上門
第三百四十五章 我們來遲一步,這裡已經大陣圍山連攻五天
第三百四十六章 人在這裡,沒辦法活。
第三百四十七章 他們至少還把這些鬼餵飽。可是您呢?
第三百四十八章 可惜了那些錢
第三百四十九章 一群打牌的老闆和一開始進入鎮子的工程隊
第三百五十章 三盤落地
第三百五十一章 他們已經死無葬身之地了
第三百五十二章 地底的動靜
第三百五十三章 扮成醫生的熟人和半夜這間奇怪的醫院
第三百五十四章 太平間傳來聲音
第三百五十五章 有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
第三百五十六章 他也是胡二皮的追隨者?
第三百五十七章 迷霧遮眼,到底該相信誰?我做出了選擇。
第三百五十八章 山雨欲來
第三百五十九章 滿山香火蓋石門,畫中天師現身
第三百六十章 又見那個胖子
第三百六十一章 滴水小流可以彙為江河
第三百六十二章 鬼群衝山
第三百六十三章 小正,你等在那道石門門口就行了
第三百六十四掌 你們在找它?
第三百六十五章 這天傍晚,後山的陽光格外燦爛
第三百六十六章 三年回魂
第三百六十七章 深山里的老木屋
第三百六十八章 兇局的破綻,最早是在這些石碑上發現的

兇局 --- 現實中一個風水術士的成長經歷,恐怖慎入!
作 者
月驍
故事類型
靈異恐怖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19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免費
本月人氣
957
累積人氣
10005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9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兇局 --- 現實中一個風水術士的成長經歷,恐怖慎入!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5.1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十五章 午夜的女人
中年人就這麼走了。不知不覺的相處中,這一個時而嘻哈大笑,時而又一本正經的人,教會了我很多東西。一把殺豬刀,砍掉了兩個人頭,當時的那一幕猶如天神。但那晚他站在路口的離去,堅定的背影透出的卻是蒼涼。他究竟是個什麼人?

我在超市做了一年的售貨員,生活逐漸歸於平靜。

這間超市是24小時營業,和我一起上夜班的有兩個人。

賈義,三十多歲。同江市區的人。

周建,二十來歲,人很老實,來上夜班打臨工。

就只有我是外地來的,說話的口音跟他們略有不同,在一起幾個月,關係也處得比較好。

但最近我發現,周建有些神不守舍的。每次上班,只要時間稍微變晚,他總會找個理由到超市庫房去整理貨物。

賈義是個刁鑽的人,一兩次還好,時間多了,開始在背後罵周建這小子偷懶。

這天我們守到晚上一點過,這時候進超市的除了上夜班的,就是晚上活動的小年輕。而且人特別地少。

我說怕是沒什么生意了。

賈義哼了一聲,繼續玩手機。我守著收銀台,滿臉微笑。心裡卻罵老子是不想跟你一般見識。

超市門鈴響了,進來了一個女人。

我剛要說歡迎光臨,看到是她,後半句被我吞了回去。

這女人臉色有些白,像是剛剛哭過,開口問周建呢?

我讓賈義去叫周建,賈玩手機不想動,說了句要叫你去叫,叫了那小子他也不會出來的。

周建也不知道是在什麼地方惹上的這麼個女人。

這女人已經連續三天晚上到超市來了,每次都很準時,總是半夜一點鐘進門,開口就是找周建。

我搖頭說周建不在。

她也絕不多留半夜,帶著期望的眼神轉身離開,再也不會回頭。

這晚這女的和往常一樣離開了,一直到她的背影在玻璃門外消失,遠遠地我還說了句謝謝光臨。

誰知道賈義像看白痴一般地看著我,

“也只有你,敢連續幾天都這麼招呼這女的了。”

這話是什麼意思?你一到晚上開始玩手機,坐在貨架角落根本不過來,老子幫你乾了多少活?誰知道他的語氣變得神秘。

他對我說,關係好我才告訴你,你這個少頭青(年輕人),半夜進來的客人,你得看是什麼人。你沒發現那女的每次進門,都是在大街上一個人也沒有的時候麼?

我一想還真是這樣。

賈義一副你這就不懂了的表情,說下次這個女的再來,讓我最好躲到一邊,不要再招呼她,讓她自己走就成。

說完繼續玩手機,邊看了庫房的方向一下,說這周建怕是天亮才敢出來。

聽了這話,我隱隱背心有些發毛。

第二天天一亮,周建終於從庫房出來,打個哈切準備回家。

我出門追了上去,從身上拿出一包東西給他,周建奇怪地看著我,問我這是什麼。

我說這是我隨身帶的牛尿,你可能會用得著。

同樣是熬夜,周建似乎比我們疲倦得多,黑眼圈的眼睛一瞪。

他問我,是不是那女的昨晚上又來了?

我一點頭,就听到周建低聲的罵了句什麼。接過我的給的牛尿,頭也不回地走了。只是臨走對我說了聲。

“吳正,謝謝你。”

賈義在超市裡笑,我回頭罵了句,你這個莽腦殼,明顯小周是遇到了困難。那姑娘看著也怪可憐的。誰不會遇到點事兒?

賈義嗤了一聲,

“小伙子,你要真是這麼想的,那你給他牛尿做什麼。問題是,他還接了的。”

我啞住了,不知道怎麼回答他。

誰知道第二天的夜班,那女的又準時出現在了超市門口。

這一次周建沒有躲,在收銀台等著。女人對他說,周建,我們走吧。

周建張口就罵,你怎麼又來了,我就躲不過你?表情是出離的憤怒,這個奇怪的女人並沒有反駁,只是靜靜地跟在他旁邊。

兩人一起離開了超市。

我對賈義說,你看到沒?這就是兩口子鬧彆扭呢。賈義這一次再無話可說,我聽他嘟噥道。怎麼可能呢?這女人有一次來的時候我在收拾冰櫃,她一進門溫度計下降了十度,難道得真的冰箱的溫度計壞了?

這天是星期二,沒想到的是周建一連兩天沒來上班,到了星期四白班,他才晚晚地來了超市。剛進門他的樣子就把我們嚇了一跳。

眼窩深陷,臉如白紙,走路都晃蕩著。

我說你怎麼了?他抹了抹眼睛,胡正,你就別管了。超市的人撿沉默軟弱的欺負,對他不時的譏諷和漫罵,周建也不還口,只是默默地做這事。

轟的一聲,易拉罐的台子倒了。吵架聲響起,我走過去一看,兩個尖酸的人就差沒指著他的鼻子,而周建一臉唯唯諾諾,不斷地求饒。


“西哥,求求您了,你們別告訴老闆,我這就撿起來。”

“撿起來?你小子神神叨叨地偷懶,讓我們忙個半死。知道爺擺白這一堆花了多久麼?”

兩個人要動手,周建也就任憑他們打,被我拉出超市門口,他還在苦苦央求我。

胡正,你就別管了,讓他們打一頓就成,要是連這份工作都沒了。我就什麼都沒有了。

這天沒再上班,我拉著他去了市區,之後告訴他,你精神不好,就回去休息吧。誰知道周建聽了這話,聲音變得有些哆嗦:我不回去,她在家裡等著我。

要不胡正?您跟我一起回去?

他再三地央求,周建是我在這個地方談得來的少數幾個人,我還記得他剛來的時候,跟在我屁股後面成天轉的場景。

“胡正哥,那洗衣粉你先放著,我有空了就來。”

“胡正哥,明天您要有事就別來了,反正我空閒時間多,我幫你頂一個班,沒事。”

當初多麼麻利的一個小伙,可如今怎麼就變得這麼頹廢。

周建的家在同江市邊,是一家子的返遷戶,這種地方一項龍蛇混雜,建築工人,外來人口,再加村里人,小區裡面的店鋪密密麻麻。

周建的家在其中一棟的一樓,進去之後,我見到了他母親。是個老老實實的農家婦女,看周建帶我進門,我覺得他母親似乎總是有些戒備地看著我。一說話,她卻又笑容滿面地告訴我,周建不容易,家裡靠他一個人撐著,謝謝我能多幫襯。

正坐屋裡,突然吱地一聲。

在廚房忙活的周建著急地跑了出去,我心想出了什麼事兒,也跟著往外走。

在一樓院子的地方,他兩眼無神地看著大門口的地上,而屋簷上面,居然是個燕子窩,這玩意我都還是小時候才見過,現代化建設,燕子這種鳥類越來越稀少。

地上有一隻燕子,扑騰幾下沒了動靜。眼看著已經死了。

周建說的話讓我有些羨慕了,他告訴我,這一窩燕子每年都到他們家來築巢,只是今年卻。

說話的時候,又是一隻燕子從窩裡掉下來,扑騰地摔在地上。

周建說之前那隻是母燕,後面這一隻是公燕,現在兩隻燕子都死了。只剩一窩呱呱亂叫的小崽。怕是活不了多久了。

他兩眼發怔,小心翼翼地把兩隻鳥從地上起來踹在兜里。

燕子年齡大了,突然摔死也不是這個死法,而且這是兩隻還在哺育幼崽的鳥,怎麼會突然這樣。地上少許的血跡顯得十分醒目。

在周建家吃過飯,當著他母親面我沒有再問燕子的事情。

只是中午剛要出門,他母親突然叫住了他。

“周子,這就要走,你不去打個招呼?”

打個招呼,打什麼招呼?

我發現周建臉色瞬間很不好看,慢慢的走進他們家的一個側門。他母親則對我賠笑,說沒事,等等就成。

我心想,這家裡難道還有人?

過了幾分鐘,周建才從那屋子裡出來,只是這時候他已經面如白紙,拉著我離開了家。

到了外面,我問他那屋子裡是什麼?

誰知道他無論如何都不願意告訴我,只是叫我別問了。

:胡正,我上班之後,你也知道我的經濟條件,這麼久了沒有請你吃過一頓飯。這頓飯,算是了我一個心願了。

我讓他別這麼說,他卻說應該的,因為只有我才在工作上尊重他,看得起他。

這麼年輕一個人,張口說“了自己心願”一類的話。只要一聽,都會覺得十分怪異。

回到超市,我心想,那屋子難道是這幾天每天晚上來的那個女孩,不過這個想法卻說不通,去他家的時候,那屋子裡我可是沒有聽到一點聲音的呀。

一直到這天下班,周建沒有回家,反而躲在了庫房。

我不斷地想著他家裡的怪事,最終我心裡一個哆嗦,快速地把手機掏了出來。

中年人的那條短信我一直存著,這是他唯一失踪後唯一的消息,上面寫著三件非常奇怪的事兒,說讓我小心。

而第一句話就是,黑鳳垂地。

那隻燕子摔死在地上的場景。漆黑的羽毛,醒目的血跡。

我後背發麻,這不正好應了這麼四個字?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兇局 --- 現實中一個風水術士的成長經歷,恐怖慎入!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5.1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