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章 新工作
第二章 遇到一個婦女
第三章 老魏已經死了兩年了
第四章 指點迷津
第五章 秘聞
第六章 鬼氣沖天
第七章 老勝村
第八章 家禽家仙
第九章 人骨頭
第十章 中年人是鬼
第十一章 你是魔鬼
第十二章 過陰門
第十三章 死人救命
第十四章 掛著一個人
第十五章 三根香擺的靈堂
第十六章 另外一條迎貴路
第十七章 五隻眼睛
第十八章 夜廟
第十九章 餵食
第二十章 乞丐被裝車了
第二十一章 發現
第二十二章 發條針的秘密
第二十三章 早就破了的風水石板
第二十四章 沒人能擋得住狗爺逞兇
第二十五章 九虯替屍盒
第二十六章 被發現了
第二十七章 鬼壓床
第二十八章 邪蛇藏身,無心冰屍
第二十九章 當年有個風水先生
第三十章 再見奶奶
第三十一章 邪煞出現
第三十二章 真正的邪煞
第三十三章 三步真相
第三十四章 他沒有上車
第三十五章 午夜的女人
第三十六章 冥婚
第三十七章 會殺三個人
第三十八章 沒有正面的人
第三十九章 荒涼草地
第四十章 中年人的暗示
第四十一章 血月指路
第四十二章 燒毀的大樹
第四十三章 洗盡罪孽
第四十四章 問米
第四十五章 天火焚村
第四十六章 身著壽衣
第四十七章 見鬼
第四十八章 魚舌頭
第四十九章 送客
第五十章 葬禮
第五十一章 二叔之死
第五十二章 代替奶奶下葬
第五十三章 死而復生
第五十四章 白衣指門
第五十五章 活人出了竅
第五十六章 他是鬼種
第五十七章 鬼藏死人身
第五十八章 照片
第五十九章 她叫白瑾
第六十章 蛇影上的二叔
第六十一章 破爛義莊和石棺
第六十二章 抬棺上山的圖畫
第六十三章 跟踪我們的鬼
第六十四章 會動的屍體
第六十五章 蛇頭人
第六十六章 刀斬鬼影
第六十七章 三百二十里
第六十八章 沒字的石碑
第六十九章 幾十年前的照片
第七十章 印章
第七十一章 壽衣附身
第七十二章 跟著回家了
第七十三章 手錶的詛咒
第七十四章 怪物
第七十五章 一百多年以前的人
第七十六章 兇局初顯
第七十七章 唐元清
第七十八章 山雨欲來
第七十九章 底牌盡毀
第八十章 從小伴我長大的兇局
第八十一章 復活詛咒開始的地方
第八十二章 好多麻雀
第八十三章 一根紅繩
第八十四章 長出人來
第八十五章 紅繩的謎團
第八十六章 古鬼的消逝
第八十七章 多年以前的冥婚
第八十八章 是植物人活過來的
第八十九章 “死人”的話
第九十章 活人消失
第九十一章 誰才是趕屍的人?
第九十一章 誰才是趕屍的人?
第九十二章 差點猝死
第九十三章 殭屍救命
第九十四章 邀請函
第九十五章 死了很多人
第九十六章 手機有鬼
第九十七章 差點跳樓
第九十八章 風水守家鬼
第九十九章 天台屍殺
第一百章 錦帛的來源
第一百零一章 初到鬼城
第一百零二章 店老闆
第一百零三章 那一屋屍舌蘭的凋謝
第一百零四章 住宅區
第一百零五章 封閉的地方
第一百零六章 她的第一次出現
第一百零七章 你是一個不該回來的人
第一百零八章 把我當成了某個人
第一百零九章 魘都降臨
第一百一十章 躲避的方法
第一百一十一章 我來這裡的真正原因和畫上的女人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一道牆
第一百一十三章 那一晚我坐在了牆頭
第一百一十四章 鬼城被破
第一百一十五章 魘都鬼城的一晚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我們才是被圍殺的人
第一百一十七章 留不住那個殺我的人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天亮黎明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我認了
第一百二十章 問米
第一百二十一章 眼神躲閃的白瑾
第一百二十二章 被衣服嚇退
第一百二十三章 這一系列事情都有早就注定的結局
第一百二十四章 四個紙人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一年以後的一次出差
第一百二十六章 突然出現的字跡
第一百二十七章 二皮的聲音
第一百二十八章 再次看到魚舌頭
第一百二十九章 毀掉的風水協會
第一百三十章 另一處兇局和五目雕塑
第一百三十一章 出土古蹟的淺石坑
第一百三十二章 被埋葬的協會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一兩白酒隨故人去
第一百三十四章 風水人之死,白眼定羅盤
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家大災
第一百三十六章 成了鬼屋的別墅
第一百三十七章 流浪漢回魂
第一百三十八章 我“冒充”風水先生
第一百三十九章 發黑的壽帶
第一百四十章 他們都走不到最後
第一百四十一章 短信的懸疑
第一百四十二章 白家門口的磕頭和風水一行的規矩
第一百四十三章 後果
第一百四十四章 到底是誰?
第一百四十五章 撿回一條命
第一百四十六章 這是一個草人
第一百四十七章 雕像的紋路和風水界最大的秘密
第一百四十八章 黑袍草人戰人頭
第一百四十九章 冬去夏來,樓棟裡的鬼聲
第一百五十章 老范離開
第一百五十一章 恐怖的死狀
第一百五十二章 這是早就謀劃好的
第一百五十三章 範刻用的古玩店困鬼陣
第一百五十四章 你是不是用手綁在過什麼東西上面?
第一百五十五章 我在榮光十年,連手機都不敢開還混個屁?
第一百五十六章 各處的遺跡
第一百五十七章 相似的紋路
第一百五十八章 水里看到的奇怪的一幕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大海之靈
第一百六十章 上門守著她
第一百六十一章 這一晚的事,絕不能說出去
第一百六十二章 碼頭的遺跡
第一百六十三章 這裡有很多水耗子
第一百六十四章 狡猾的老范和奪命狂奔
第一百六十五章 先生,謝謝你
第一百六十六章 闖進荒山
第一百六十七章 這一晚的偶遇和古宅夜談的算命
第一百六十八章 我是看遍了這幾百年的一隻水耗子
第一百六十九章 神秘人成志的複仇
第一百七十章 尋找答案的旅途
第一百七十一章 鬼魂之地,侍女入宮
第一百七十二章 祭祀的隊伍
第一百七十三章 封恭靖王,諡陰昌
第一百七十四章 離開鬼宮
第一百七十五章 神秘人留下的紙條
第一百七十六章 老范狼狽露面
第一百七十七章 白瑾莫名其妙地和我生活了一周
第一百七十八章 白瑾的離開
第一百七十九章 範刻用的坦白和利用
第一百八十章 老范說他最多就能走到這個村子
第一百八十一章 這個村子是必經之路
第一百八十二章 第一次上山問路
第一百八十三章 邪乎老頭追上門來了
第一百八十四章 再次裝死人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三鬼指路,名為不歸
第一百八十六章 被攔了十三年的真相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世界的大門,風水的盡頭
第一百八十八章 鹽網地
第一百八十九章 山水一路,誰能為峰?
第一百九十章 深入鬼混隊伍
第一百九十一章 哥們,我們去那邊聊聊
第一百九十二章 海邊的大霧
第一百九十三章 登上世界盡頭的船
第一百九十四章 船艙中的頭髮和畫中人打架
第一百九十五章 生死通道和船底的天空
第一百九十六章 霧氣中的邪鬼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一口井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下沉的船
第一百九十九章 胡正,我认了。
第两百章 这一晚,她的脸白得像是沙滩上的海盐
第兩百零一章 心死了,人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第兩百零二章 又是在肯德基出事?
第兩百零三章 憑藉記憶學到的手法
第兩百零四章 養鬼的茶坊
第二百零五章 脫衣
第二百零六章 離開
第二百零七章 老盧的秘密和二叔的消息
第二百零八章 老范怕得準備了一瓶可樂
第二百零九章 他只是個房屋的租客
第二百一十章 胡二皮的承諾
第二百一十一章 老盧和二叔的敘話
第二百一十二章 回到四川
第二百一十三章 說不出話來的人
第二百一十四章 地下三尺
第二百一十五章 二叔開始兌現承諾
第二百一十六章 偷梁換柱
第二百一十七章 白家別墅修建的秘密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大事的前兆
第二百一十九章 第一次跟著盧老去辦事
第二百二十章 奇怪的家庭
第二百二十一章 一家的死人
第二百二十二章 魂魄融化
第二百二十三章 全被吃了
第二百二十四章 百里送殯和闖靈堂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一口活人棺
第二百二十六章 撞邪
第二百二十七章 陰險的盧老和我的新工作
第二百二十八章 大難將至
第二百二十九章 白瑾再現
第二百三十章 逃命的聚會
第二百三十一章 範刻用自殺了
第二百三十二章 老范極限逃生
第二百三十三章 雪中遇到了一群東西
第二百三十四章 為了逃命,人可以悲涼到這種地步
第二百三十五章 唱一出引鬼戲
第二百三十六章 會長,外面的是什麼?
第二百三十七章 各位,上了十三樓便沒了回頭路
第二百三十八章 煙霧迷宮
第二百三十九章 少了一個
第二百四十章 再見手錶
第二百四十一章 五眼九邪
第二百四十二章 古廟的鐘聲
第二百四十三章 驚世大戰的前奏,風水人的反撲
第二百四十四章 唯憐後世,無處偷生
第二百四十五章 紙醉金迷的舞廳
第二百四十六章 一首歌的時間
第二百四十七章 大隱於市的隕落
第二百四十八章 一個時代的結束
第二百四十九章 命短三截
第二百五十章 魂魄丟失
第二百五十一章 凶鈴
第二百五十二章 自殺
第二百五十三章 再入鬼屋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一地的人民幣
第二百五十五章 你們很有天分
第二百五十六章 凶宅
第二百五十七章 老范被房子吃了
第二百五十八章 房子的秘密
第二百五十九章 尋找線索
第二百六十章 會長,這裡還有人?
第二百六十一章 替身
第二百六十二章 造出來了一個什麼?
第二百六十三章 妖化天空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三天三夜
第二百六十五章 發現秘密
第二百六十六章 鬼影指路
第二百六十七章 到達門口
第二百六十八章 南邊圍
第二百六十九章 被遺棄了的世界
第二百七十章 鬼群枯萎
第二百七十一章 就連奶奶當年也回了頭的路口
第二百七十二章 魂魄灰燼中的建築
第二百七十三章 到了以鬼魂為養料的造紙宮殿,但我們卻走過了頭
第二百七十四章 縫衣服的小屋
第二百七十五章 老范說,他來這裡只為弄清一件事
第二百七十六章 只有一半是人
第二百七十七章 你們不要再回來
第二百七十八章 老范的末日
第二百七十九章 荒墳邊的污水塘
第二百八十章 作孽治傷,二叔的手筆
第二百八十一章 兩個東西在夜晚街道的追逐
第二百八十二章 順手生意
第二百八十三章 二叔的出租車
第二百八十四章 一群人圍殺胖子
第二百八十五章 詭脈出土
第二百八十六章 兩江派的崛起:那塊地皮正式成為公司私有財產
第二百八十七章 半路截杀
第二百八十八章 帶這堆肥肉回去
第二百八十九章 這隻鬼的來歷和一百多年前的事情
第二百九十章 長的像你
第二百九十一章 詭異的召喚
第二百九十二章 寺廟化邪地
第二百九十三章 八派捉古鬼,鬼潮破邪紋
第二百九十四章 轎子裡的聲音
第二百九十五章 胡正,你真笨
第二百九十六章 接下來,會死很多的人

兇局 --- 現實中一個風水術士的成長經歷,恐怖慎入!
作 者
月驍
故事類型
靈異恐怖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9.23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免費
本月人氣
1463
累積人氣
7229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9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兇局 --- 現實中一個風水術士的成長經歷,恐怖慎入!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6.1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九十一章 誰才是趕屍的人?

我慌了,發魔一樣在門外的草坪跑過來跑過去,來來回回到處看。兩個西裝警告的語氣告訴我,剛才他們聽到聲音才發現這門關了白瑾說這是他爺爺的字跡,看了之後這個女人驚呼一聲,立刻轉身出了門,再回來的時候,手裡已經拿著一個金屬牌子。

二叔看也沒看白瑾拿的牌子,反而在我耳邊小聲地說了句:等會他會起來,你就當什麼都沒看到。把門抵住,千萬別打開這道門。

我心想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起來?難道說的是白老頭?

這金屬牌子非常奇怪,看上去就像人帶的保佑牌牌一類的,白瑾用這玩意對著屋裡半晌道:沒反應呀,要是有鬼,為什麼我這供牌發現不了?

我也搞不清如果真的有鬼,她這供牌會做出什麼反應,難道像電視裡面演的?從那些銅牌牌或者銀牌牌裡冒出血?

躺在病床上的白老頭突然渾身開始抖動,醫療儀器響了,外面的醫生要衝進來。

原來這屋裡裝著警報器,我問二叔該怎麼辦?二叔罵我,你趕快把門抵住啊,千萬別開這道門,外面的醫生和護士已經開始拼命的撞門。

門外在大喊,要是再不開門,出了事兒你們付不起這個責任。

外面還有人在喊白瑾的名字,但白瑾早已經臉色慘白,六神無主。

白老頭的身子顫動到了極致,飄在床上,只有兩個腳跟還接觸這床。白瑾一臉慘白,從身上拿出兩片葉子,準備抹在自己眼睛上往病床上看。

二叔突然開口道:他是你太爺爺,你要還顧著這份親情,我勸你最好不要看。

白瑾似乎想到了什麼,震驚的看著二叔。

:胡二爺,我太爺爺他?

接下來我便看到,一個跟白老頭一模一樣的影子從病床上走了下來。

我趕緊閉上了嘴巴。白瑾的葉子還在手裡,根本不知道他太爺爺的影子已經下了床。慢慢的穿過牆壁,走到外面去了。

屋子里安靜下來,白老頭的身子也嘭地一聲躺回了病床,事情似乎就這麼過去了。白瑾這個女人卻突然拉住我,問我剛才看到了什麼?為什麼會瞬間顯得那麼害怕?

這女的把我掐得痛,我支支吾吾地不肯說,索性把心一橫,我擺出一副我什麼都不知道,要問你就去問你旁邊抽煙了。

:胡正,我知道你能看到。我……我不敢看,你告訴我,到底看到了什麼?

二叔沒管白瑾,全程當這個女的不存在,對我說道:這門現在還不能出,我們今天是來送他最後一程,小正,等會不管你看到什麼。你就站在這個角落裡,千萬不要動。

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突然,我聽到門外響起淒慘的喊叫聲。我和白瑾嚇了一跳,這是怎麼回事?二叔嘴角露出陰笑,只是重複了一句,外面的發生的事兒,是你們一輩子都不想看到的。

過了半響,外面的聲音停了下來。二叔讓我們站在原地,他伸手把這道門打開。富麗堂皇的大廳出現在眼前,但此時已經是另外一番模樣。

滿屋子的血跡,兩三個人躺在樓下大廳中,死的樣子慘不忍睹。

最恐怖的是,在樓道的扶欄上還掛著一個人。

這些人是怎麼死了?大廳內包括之前的中年夫婦全都哭作一團,喊叫著白瑾的名字,白瑾也傻了眼。

我背心冰涼,問二叔這是怎麼了?二叔笑了笑說道:你知道他們地下室藏著什麼?

這家人的地下室?

二叔讓我看著大廳的一個角落,我才發現那角落裡,居然躺著一個人,只是這人非常地奇怪,渾身是血不說,衣服呈現出破爛的灰色。

而大廳所有的人,全都驚懼的看著這具灰色破爛的屍首。

是這具屍首造成了眼前的場景?

:白家叫龍門道,又稱養屍道。雖然沒落了,但能沒有點拿得出手的東西?剛才死去的白老爺子,趁著最後一口氣,用趕屍的法子。做了一些事情。

我發現一旁的白瑾怔住了,難道二叔說的都是真的?但這些死人又是怎麼回事?

二叔讓我站在原地千萬別動。

就在這時候,我聽到了什麼聲音,原來是我們這間屋子裡,莫名其妙地多了幾個影子。

我們待在門口,二叔悄悄地對我說,今晚一進門他邊發現,這間屋裡有幾個人身上的魂魄有問題。

這是什麼意思?

二叔繼續念道:人有三魂,即使身體再弱的人陽氣也會非常地勝,因為人是活的。但有些東西,即使你用鬼眼也看不出來,同樣是魂兒在身子上,有人身擋著,其實早就是死人了。

連同白老頭在內,這屋裡一共藏了八個,只不過現在都被他弄死了。

八個?難道二叔說的是外面的那些屍體?我發現這些屍體中出了穿西裝的,甚至還有兩個護士。

二叔沒有說錯,因為我真的在白老頭的病床邊看到了八個人影子,穿著和外面那些死人一樣的衣服。雖然身上保持著死時的慘不忍睹,但這些人的臉卻永遠是一副表情,那就是張著嘴像是在笑。而且這些影子的身上還泛著黑色。

我心想白老頭突然從植物人活過來,難道就是這些玩意在作怪?

我不敢去看這些東西,甚至二叔也拉著我讓我別動。這些人影慢慢走出屋外,白老頭的影子跟在他們後門。

經過我們身邊的時候,這些人影像是聞到了什麼。突然好幾個停下了步子,轉過頭來往我們的角落看。

它們僵硬的表情讓我背上的毛都立了起來。

我沒想到的是,二叔把我往角落後側一拉,擋在了我的前面。這些身著護士裝和西裝的奇怪人影,他們的臉長得跟外面死掉的身子根本不一樣。

二叔看著它們,它們也看著二叔,最終搖搖頭,給我的感覺是這個影子似乎再也不能留在這兒了。在身後白老頭的驅趕之下走出門口,出了大廳的大門,消失不見。

我非常注意白老頭的魂魄,他驅趕著這些影子,在出門的最後一刻,停了停步子,蒼老的身子回過頭看。這一瞬間,這個被我稱作魂魄的老人,眼神中居然帶著不捨,最後是看向了樓上白瑾的方向,然後消失了。

白老頭消失的時候,我猛嚇了一跳。

因為我發現白老頭的影子,居然也開始變黑,看上去就跟之前那幾個玩意沒什麼區別。

一旁的二叔嘆了口氣道:他的人氣兒沒了。

我還沒反應過來,二叔卻要下樓:小正,以後就靠你自己了,我跟上去看看他們究竟去什麼地方。可能那地方非常地遠,我可能回不來了,告訴大皮他們,就說我走了,叫他們勿念。

這是什麼意思?二叔的動作非常地快,我發現樓下大廳的大門外居然是一片漆黑的顏色。而且自從白老頭和那幾個影子消失之後,這扇別墅的大門在慢慢地自動關上。

即使是晚上,為什麼我站在裡面看不到樓外的場景?

我想要追到樓下,剛跑了一半,那扇大門關上的最後一刻,二叔已經走了出去。

:叔?

剛才門外的一片漆黑讓我心裡害怕,不顧一切的大叫著衝過去,走到大門前。我有些害怕的再次打開,外面是一片路燈和草坪,門外還停著幾輛豪車,前後不過十秒鐘。哪裡還看得到二叔和白老頭那幾個影子的身影?

二叔一個活人,就像是突然消失在了這大門外一般。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看著外面空曠的夜色,心裡已經難受得要死。我問門外兩個穿西裝站崗的,剛才看到人走出來沒?

似乎是因為別墅裡發生的事兒,這兩人臉色有些驚恐,戒備的問:你小子老實點,這兒可不是你發瘋的地方,手機交出來,事情沒查清楚,誰也別想離開。


,接著就看到我開門走出來,出門的就只有我一個,沒有別的人。

我麻木地回到樓上,白瑾已經趴在病床前痛苦,一旁的中年夫婦也一副悲戚的神色。白老頭已經斷氣了,幾個西裝正許諾好處,讓剩下的醫生護士封口,但這幾個人一臉驚懼被限制著人身自由。

兩個西裝走過來把我一架,就要拉到一旁小屋子裡去。

我沉默不言,心裡只想著外面的那道大門。

難道二叔今晚過來,就是為了在那道門外變得漆黑無比的時候走出去?什麼叫送白老頭一程,他現在人沒了,這不只是送一程了,連他自己都跟了去。

來的時候我醒了酒,他一直吞吞吐吐的言語閃躲,在館子的時候更是敞開了地喝白酒,二叔酒桌上豪情奔放的情景浮現在我面前,我眼睛被檯燈罩給按著,只恨自己怎麼就沒看出不對勁來。

一個小時後,白瑾紅腫著眼睛進了這個雜物間,說是雜物間,光裝修就比我們家豪華十倍。白瑾示意兩個西裝出去,誰知兩人動也沒動。

:小姐,先生交待了,今晚的事兒不能說出去,所以在場的人也。

後面的話他沒說,白瑾看了這兩人一眼,用手機打了個電話,不一會兒門外便傳來急促的敲門聲。幾個年齡大點的西裝男子撞門而入,

:真的在這裡面?

二話不說,其中一個伸手就把看著我的兩個人給打翻了,把他們身上的東西摸出來一丟,我這才發現,這兩人身上居然帶著傢伙。

被打的人叫喚:德叔,你做什麼?

這叫德叔的和另外兩個年紀大的居然一臉狠色的盯著二人:給我滾?

中年夫婦追了進來,中年人問這個德叔:白德,怎麼回事?

接著順便看了我一眼,他的臉色有些嗔怒:這人怎麼還在這兒?叫你們封的口呢?

這個德叔我認得,就是之前二叔在樓梯口照打火機,一回頭他和另外幾個就從沙發上站起來,絲毫不敢動作的人。也是我們到這裡的時候,跟白瑾走的最近的幾個長輩模樣的人。

德叔幾乎是咆哮了:今兒晚上你知道我們家裡來了什麼?那些死的人你去看看,身上連屍斑都有了,太老爺這次中邪,就是跟這些東西進了門有關係,有些事兒雖然看不明白,但今晚上的事兒我多少能活猜到點。就跟我說的八九不離十。

中年夫婦的臉色變了,德叔和幾個年紀大的還在罵:封口?你們這些缺德貨,再做缺德事,說不定哪天這宅子外面就能被布下風水眼子,命都活不成,到時候被封口的就是我們姓白的人。我看你是沒死過,不知道這世上有比死更慘的下場。

這些人出去了,那個德叔走的時候,跟白瑾交待了幾句。

白瑾問:你二叔走了?剛才的事兒不好意思。

我低著頭,我顯得無精打采,口皮都發白了,說實話,這些人帶我進來的時候,我一點也沒有害怕,滿腦子都是別的,我從兜里掏出一個可樂瓶子,就那麼死死的捏著。

我笑了,神經都有些失常,

:呵呵,他走出去不見了,就那麼不見了。

白瑾問我你沒事吧,胡說些什麼?

我突然瞪著眼睛,像是一頭髮怒的豹子,就死死地看著外面:老子跟你沒完,沒完。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對誰說,只是白瑾卻奇怪地突然害怕了,她顫抖著聲音問我:你,不會是要跟我們家沒完?

我這副表情似乎讓她真的怕了。

到了外面,她才從我口中隱約地聽懂了事情的來龍去脈,這一次,白瑾驚得已經說不出話來,白老頭的身子被抬到了大廳中間,就這麼一會兒,狼藉的屍體已經被收拾得干乾淨淨。

一群跪在白老頭的面前,低著頭哭泣。

白瑾似乎並不忌諱我跟著他,我是看著幾個西裝把大廳角落的那具屍體抬起來的,幾個大漢抬這麼一個玩意,似乎都非常地吃力。

這具屍體出了穿著破爛,渾身灰塵之外沒什麼特別,除了雙眼緊閉,就跟正常的死人沒什麼區別。但幾個年紀大的白家人抬著它都是小心翼翼。

我跟著到了地下室,見到了我不敢相信的一幕。

大宅的地下室居然放著一口鎏金棺材,幾人小心翼翼地把這具屍體放在棺材裡。我看著他的樣子也不像是什麼邪物,白瑾告訴我,這人其實才死了幾十年,是他太爺爺的爹。一直被存在這兒,現在他們白家,也就留著這麼一具屍體了。

白家叫做什麼龍門道,又稱趕屍道。

白家?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趕屍存在,就是這麼一具屍體,從地下室裡跑出來,在大廳裡弄的斷肢齊飛?

說是地下室,做的跟冰室差不多,誰家要有這麼一處死人地方在腳底下,任誰都睡不著,更讓我吃驚的是,白瑾說這屍體和地下室,除了他太爺爺和這幾個叔爺之外,就連他她父母都不知道。

又是那個德叔開口了,居然一點也不介意我跟著進來,

:這具行屍,死後一直沒動過,是我們這兒鎮宅子的門神了。剛才出去大開殺戒,除了太老爺子臨死前,誰驅使得動它?那幾個邪物跟活人沒區別,太老爺子臥病在床,也要做這件事,他要是死了都還我們家裡一個乾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嘆了口氣:以後,怕是沒人驅使得動它了。

我沒有親眼看見,估計沒看見的人都想像不到這玩意“開殺戒”是什麼樣子。

在我們離開的時候,這具屍體突然動了,幾個年紀大的全都嚇的夠嗆,先不說這個地下室鬼氣森森,就躺著這麼一具玩意。而且這東西要是再起來,可是不認人的呀。

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在所有人的擔驚受怕中。這屍體居然只是伸出了一隻手,那還帶著血的手直直地居然指著我。

不,應該說是指著我褲子一個口袋的位置。

這是什麼意思?其他人哪裡還有心思管,逃跑一樣地離開了這個地下室。只有我,在走上樓梯的最後一刻發現了有些不對勁,因為想再次回頭看這具屍體一眼。卻發現它的眉心多了點什麼東西,因為距離遠看不清楚,那似乎是一粒米。

回到大廳,我腦海中全是那屍體眉心嵌著的粒米的場景。

趁著人們都在佈置靈堂的時候,我問眼睛一直紅腫的白瑾,問她聽沒聽過趕屍具體要些什麼條件?

白瑾似乎沒想到我會突然這麼問,她只是告訴我。這種法子現在早沒有了,以前在家裡似乎就是死了的白老頭,也就是他太爺爺才知道。

她說,以後怕是沒人會趕屍了,就連她都差點以為這些只是以前流傳下來的迷信。她太爺爺只是跟她提過,如果要趕屍,必須得齋戒三天,祭告祖先,這可是非常鄭重的事情。而且他太爺爺即使在的時候,全是這麼說的。

我呆住了,什麼將死之人最後一口氣,驅趕屍體殺掉家中邪物。

難道全他娘的都是假的?弄這一手的不是這個白老頭,相反,我雖然不知道那一粒米的作用,但我心裡已經有了猜測。

誰會讓一個屍體在自己殺人,更別說那個老頭已經是快要死的人了。

只有一個解釋,趕屍殺人的,不是白老頭,而是當時的二叔。

到了大門口,白瑾問我,你這口袋裡裝的是什麼?

難道她也注意到了?上來的路上我已經摸了個遍,這個口袋只有我的手機。

我剛把手機拿出來,白瑾接過去左看右看。她問我剛才拿這個手機做過什麼?剛剛二叔不見了,我連續打了好幾個他的電話,但根本打不通。

白瑾似乎從這個手機上發現了什麼。

她突然把自己的手機拿了出來,用兩個電話相互比較著。白瑾的動作非常奇怪,過了一會兒她啊了一聲,差點把手機丟在地上。

:胡正,你知道當初我那個手機裡那些畫面是從什麼地方來的麼?

白瑾的臉色非常不好看,似乎是什麼極其恐怖的事情。

叮鈴一聲,手機響了,拿起來一看,是個空白號碼的短信。白瑾看著這條消息,居然有些不敢點開。她用一種恐懼到甚至有些尖銳的聲音問我。

:胡正,你告訴我,你二叔到底去了哪兒?這是他發來的消息。我不敢打開看。

二叔發來的消息?

我搶過手機,這個消息居然是一段簡短的視頻。看了裡面的內容,我只覺得毛骨悚然。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兇局 --- 現實中一個風水術士的成長經歷,恐怖慎入!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6.1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