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一章 貴客來臨
 第二章 花家恩典
 第三章 春分之前
 第四章 春分
 第五章 大婚之日 上
 第六章 大婚之日 下
 第七章 身入其事
 第八章 四府公子
 第九章 楚變不驚
 第十章 國師態勢
 第十一章 遇事解問
 第十二章 應對之策
 第十三章 墨府外的虎嘯衛
 第十四章 探訪
 第十五章 府門之人
 第十六章 王慕言
 第十七章 墨府內的比試
 第十八章 仙玄之術
 第十九章 所慮之事
 第二十章 見聞之處
 第二十一章 算命論斷
 第二十二章 來到皇宮
 第二十三章 墨清之舉

《一門浮雲》
作 者
循雨獅子
故事類型
虛構歷史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8.06.15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免費
本月人氣
53
累積人氣
848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9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一門浮雲》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6.13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十一章 算命論斷
  楚風身後揹著的布條掛旗,上有論命斷相改運定官,一次十兩銀,他就靜靜的喝著略帶苦味的茶。看見他背上的布條擺動的人,全都一個個進到那間茶樓裡面,全把茶樓內的空位佔滿了。

  「喂!算命的!布條上的…論命斷相改運定官,真的一次到好十兩銀?」楚風見眼前的兇悍之人,他淡淡一笑。

  「是論命、斷相、改運、定官,這四項之一,一次十兩銀。」楚風慢語而道,茶樓內的所有人不斷的向他叫囂。

  「論命、斷相,不過也才二毛五,你這十兩銀太貴了!」

  「太貴了!你是哪家府門的走狗?也敢到興百這裡騙錢!」

  楚風見那些試探之人,各個壯碩、威風之貌,他想到身上留著采月的絲巾,貌似有著墨府的印記,他把絲巾一放在桌上,絲巾聞風不動般緊貼在案。

  像是沒見過世面的眾人,全都步步逼近楚風身旁,他們見到區區的算命師…竟然有著兩都府門才有的物品時,紛紛上前向拿條絲巾動手。卻見到絲巾仍然留在桌案,他們伸手不能靠近絲巾和楚風。

  「我剛從郡陽墨家府門離開,你們這群貴客,如要算命就坐下,沒有的話請自便!」楚風白面俊貌,話語間中氣十足、威嚴之盛,就像他號令眾人般,令人無法不從。

  茶樓老闆見過許多來人,卻沒有見過一位算命的,可以號令這些府門出來的客人。茶樓老闆端上一壺茶,往楚風那裡過去,眾人見到老闆親送茶水後,紛紛讓出一條道。

  茶樓老闆擺上茶壺後,他就坐在楚風面前。楚風見狀後問:「貴客,你有什麼要論的?」

  茶樓老闆笑答:「改運、定官,不論如何,也才二十兩銀。」

  楚風看見,茶樓老闆拿出二十兩銀直接放在桌上。他先倒茶給茶樓老闆,他也替自己倒一杯。在茶樓內圍觀眾人議論不休,也在旁看著楚風和茶樓老闆的舉止,就怕自己錯過什麼消息。

  「所改何運?」楚風道。

  茶樓老闆略有思慮後,緩緩言辭:「大限之運、平人之官。」

  楚風聽完後大笑,茶樓內圍觀之人喋語不盡,茶樓老闆望著眼前的楚風,他完全沒看懂…他那深盡無邊的目光,為何會從年輕之身透出,而且笑聲不似外顯那般不堪秀氣。

  「茶樓老闆,我直言,你的大限未完,從你的言談間還有十三年左右。至於是否能在府門間討個身份,就看你的茶樓內有沒有從府門出來的妻妾,沒有定有身份,有的話…還是居於茶樓才是實在。」

  楚風道來之時,茶樓老闆從平色轉為震驚,完全沒有一般算命師的態度,不要生辰、不問細項,從言談與外顯,就定出身份所在。

  「不過,居於茶樓並非老闆的本性,畢竟從府門出身的人,不可能流連於茶樓之主,我說啊…回去西都郡立跟徐、霜、玄、春秋四府,共創寧家府門的大盛之勢,興百不過百府的後路。」

  楚風點出寧家府門後,茶樓老闆問道:「先生,你說是剛從郡陽墨府家門離開,是皇后的府門嗎?」

  「正是。」楚風淡定之語,茶樓老闆明白了。

  「先生,你不似一般算命師,如今沒有幾人知道寧府有人存在。」茶樓老闆似乎想從楚風身上,多清楚一點兩都的消息。

  「如今科舉恢復,興百如若有人,想必府門首重。平人之官,你非平人,哪能定官之語?府門之官,須得府門,皇帝之命才是。」

  楚風喝完一杯茶後,他起身收下二十兩銀、收了絲巾入懷中後,他離開茶樓不作停留。因為他知道茶樓老闆,就是西都寧家府門之後,寧或。楚風不像墨清能記得所有常國境府的府門,他確能從人身中,看出他們出自於何家府門。

  府門之人,一絲傲人,隱沒血骨,由氣而來…楚風能用的仙玄之術,就是望氣而論,才有論命斷相改運定官而來。

  茶樓老闆寧或…像是被貴人點醒般,他照舊開張他的茶樓,他也不忘向西都府門打聽郡陽墨府的事態。

  楚風因為茶樓一事,他現在要出興百州門時,州門旁邊聚集許多府門之人等候,似乎也要請他入門一坐。

  「先生,請。」

  各府門之人不敢大打出手,他們從下人口中得知,這位算命師不同俗人。

  「我今日就在這裡為各位貴人,論命斷相改運定官!州門關閉後,我將不會留在這興百州裡面,請各位貴人諒解!」楚風語落時,他就站在州門旁空曠處,他把背上揹的布條掛旗,落地入土成了算命招牌。

  府門之人一時動作大起,有的回府趕緊請要算命的人前來,有的直接就自己先試一試楚風的高低。

  「先生,我要定官,這十兩銀…」來人把十兩銀要拿給楚風時,楚風要來人把十兩銀放在他們兩人之間的地上。

  「豫公子,你的定官,建和十年,必有榜名!未到建和十年,只成他人步階,請你稍加留意。」楚風所言,豫公子看著其他圍觀之人,似是聽不見楚風論定官之言。

  「好!我豫成…謝過先生!」

  豫成離去,隨即又有府門公子前來。楚風見他們的態勢,想必是替人來訪,所問之事終歸還是在於府門之處。

  州門旁的州兵見到不起眼的算命師,竟然一夜過去,就成興百州所有府門中人追捧的對象。他們看見楚風對豫成言斷簡潔,絲毫沒有拖泥帶水,只是三言兩語,就讓豫成佩服還了然於心。

  看到府門中人對楚風禮遇的態度,州兵各個面有難色…州門護衛長從一旁巡視而過,見到楚風之後他主動行禮。州兵見到州門護衛長嚴諾承之舉,他們立刻搬出桌椅來到楚風面前,楚風謝過他們後,坐著等府門之人問事。

  「先生,嚴諾承給你問安,興百州不似他處,先生能否論改運之事,這是十兩銀子。」嚴諾承說完後,雙手捧上銀兩擺放桌面,就放在楚風面前隨手可取的位置。

  楚風見嚴諾承的裝束,武人之貌、文人之舉,他簡明道:「改運?嚴大人,不如府門辦事,武官一職只是暫時,你心有定見,只欠引線,郡陽可有熟悉之人為你帶路?」

  嚴諾承聽見楚風斷言,直指他心思之慮,他不安地反問楚風:「先生,可有解決這暫時之運?」

  「能,我今日算完你眼前所見府門貴人後,你送我出州門,自有你轉運之處、煥然一新!」

  嚴諾承望眼掃去,府門中人不多,一旁圍觀多為平人,畢竟他看著眼前的算命師…一次要價十兩銀,恐怕不是平人能負擔的起。況且,少有人可以論及定官之道,往往到改運就已經十分了得,看來這人曉得府門之事!

  「好,先生我這再給你十兩銀,希望你能替興百州平人一算,任何一人心有問處,請先生不吝於指點。」嚴諾承客氣的向楚風說完後,楚風向嚴諾承點頭,以示答應。

  「好,只有一人,就看誰能收下…我的論命斷相改運定官這四項之一!」楚風目光放前,輕透飄渺帶有精神。

  府門中人對嚴諾承所言,他們反倒在一旁觀看,究竟會有哪個平人,如此膽大妄為?

  楚風見狀後,他直言:「府門貴人先請吧!你們不問,有誰敢問?」府門中人聽到楚風之語,他們私語半天,楚風望著他們,正好可以聽一聽他們口中的府門,究竟為何!

  興百州府,各府別異,卻為相似,不與爭事,只為一隅。府門中人,出身有榮,卻是息事,不介兩都,只求穩當。仙玄術法,首重於氣,次要於血,血氣一脈,聲名已定。

  楚風見到興百府門如此繁複來禮,他望著遠處一名平人,年紀不大看上去約為十五、十六歲的少年,身形結實挑柴木擔,沿街正要走出州門門口。

  「挑柴少年,是否為南見行?」楚風話音一落,私語不止的府門中人,全往挑柴少年望去。簡陋衣衫粗布堥迭A面顯瘦骨毫無飽滿…他們回看楚風會對挑柴少年有何高見?

  南見行看到是一名別有仙氣之人叫喊自己,他步伐穩健踩踏而行,來到有著布條掛旗旁的攤前。

  「先生,你找我有事嗎?」南見行眼神清亮的看著楚風問語。

  「有,掛旗上面選一個,我替你論斷。不用擔心費用,已有貴人替你結清。」楚風看著南見行似乎不解布條所書,他向南見行說明之後,南見行不多思慮就說了一句。

  「先生,就論命吧!」

  楚風確定南見行要的是論命,他接著說下去:「福德已成,富乃聽之,副行成廳,商賈天下!在下見過南府當家,請受在下一拜!」

  南見行看著眼前的算命仙人,朝自己一拜時,他有些退怯卻未顯露於色。他只好先請仙人起身,之後鄭重向楚風道謝時,楚風把之前所得的五十銀兩,全交由南見行,南見行正要推託時,楚風仍舊把銀兩握好放在南見行手裡。

  「你我相遇,是天定之,論命於我,命至理也!正是論命之則,收下吧!」楚風與南見行的言談間,府門中人全聽得一清二楚,完全沒有先前問事人一人獨白。

  他們不敢對南見行打任何主意,有,也只有一個,收入府門為效力之人。

  「多謝先生的知遇之恩,南見行盼先生成就仙人之道。」楚風聽聞南見行所言,他清楚自己為何選南見行…平人並非不好,只是府門成見已深。

  楚風目送南見行離開興百州門,他就坐的望著府門中人,眼下圍觀之人散去,留下之人不到三人。

  「夏家府門,夏仲柏、夏季竹,想問什麼?」楚風點名般的問話,夏家兄弟互望後,坐定楚風面前。

  「全部,一共五十兩銀!」夏仲柏道來後,五十兩銀就在楚風與夏家兄弟之間。

  「夏府有四兄弟,夏伯杉留興百,仲柏你適合遠行,夏叔松居兩都,季竹坐等邊城城主一職!」

  「先生,你這只有區區的定官,未有論命斷相改運啊!」夏季竹快語,夏仲柏知曉算命師所指,只是他也看不透眼下的算命師…難不成是仙人?

  「是定官,也是論命斷相改運。四兄弟血脈一致,不代表你們都能居住在興百之地。不符興百節氣之人,有其各自的運而動。我已點出你們四人適合節氣之所,你們可以坐等,也能提前。」

  一旁觀看的嚴諾承,看見楚風散出的仙人之息,卻有深藏之勢,他對於興百未來大勢,似乎早已掀起動蕩,只是被他提前罷了!

  夏季竹領略楚風言語,他向楚風道謝後人就離去,楚風見夏仲柏留著,他就直視著夏仲柏。

  「遠行之地,不知要去往何處?」夏仲柏思慮一番問道。

  「很遠。不在常國,不是鄰國,而是遙遠的國度,多遠我未必知道,你所能住下的國度風情萬種,異於伽卡。你所能看見的事物,卻是這裡眼下的禁忌…如若沒有國師,你的本事就足以讓府門消失。」

  他看到夏仲柏擔憂之色,楚風心知常國境內的秘辛,也見到真正的兩術之人貴不可言。見夏仲柏身上有著仙玄之鎮的傑作,夏仲柏年有三十已過,楚風知道自己此舉更動不少,卻也明白…不作更動事態還是一樣,毫無變化!

  「謝過先生諫言,我明白了!」夏仲柏道謝後,人也離去。楚風見到夏仲柏的氣息,有著藏鋒之光將有顯露之勢,或許…有了變化。

  嚴諾承以為楚風離去時,約莫申時。現在,太陽至中,高懸於天。他請楚風到州門附近的茶樓吃飯,楚風也謝過他的知遇之恩。

  「敢問先生之名?」嚴諾承替楚風倒茶後問著。

  「姓湘,湘州而來,名與字早已捨下。」楚風喝口茶後,隨即回答。

  「原來是湘先生,真是失禮了!」嚴諾承馬上的行禮,讓楚風有些不適。

  「嚴大人,還是別禮尚往來了。來說點興百這裡的趣事,難得來這裡,卻也看不懂這裡,不如嚴大人介紹這的府門好了。」楚風言談輕聲淡語,嚴諾承知道楚風並不是真正的算命師,卻有算命師之氣。

  「這裡都是兩都百年府門所選之地,萬一在兩都無法立足後,能在興百州建立一座府門,只為了重回兩都。不過時間一長,興百府門並不會想回到兩都爭勢之利所在,這裡的風光繁榮並未繁華。」

  楚風見嚴諾承見解,與他所知的差不多。他就和嚴諾承南北大聊,兩人拋開各自身份,如同相逢不易,從府門談成了其他國度,在由各國國度,談到天地萬物。

  聊的極致,卻不盡興。

  「你怎麼還、還沒喝醉啊!」嚴諾承手裡拿著酒壺,有些顫抖地替楚風倒酒。

  「看來嚴大人…還沒喝過濃烈的酒啊!不過,我是該離去了,已經未時接申時了。」楚風說完後,向嚴諾承道別,嚴諾承只能帶有遠送的視線,看著楚風離開的身影,朝著州門出去。

  興百州,如名般,百年府,占一地…。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一門浮雲》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6.13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