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卷 列印機器闖時空
第二卷 初到山東捲風雲
第三卷 遊歷世界敵蹤現
第壹一五章 各方勢力的布局
第壹一六章 時空管制局?
第壹一七章 舊金山的收穫
第壹一八章 僑界也有派系?
第壹一九章 聖旨到!
第壹二零章 話不投機半句多
第壹二一章 莫名其妙的3K黨
第壹二二章 黃金爭奪戰之各方覬覦
第壹二三章 黃金爭奪戰之各國籌劃
第壹二四章 黃金爭奪戰之各顯神通
第壹二五章 保皇黨?!
第壹二六章 墨國租界?!
第壹二七章 金融危機前來自國內的鬥爭
第壹二八章 金融激戰下的美國總統就職典禮
第壹二九章 食言政客的代價
第壹三零章 撒手不管的災難
第壹三一章 重新布局
第壹三二章 英國暗戰
第壹三三章 法國混亂
第壹三四章 德國瘋狂
第壹三五 中世紀東歐
第壹三六章 不停歇中歐
第壹三七章 教宗遇刺
第壹三八章 敵人的武器
第壹三九章 地中海風暴
第壹四零章 處女地非洲
第壹四一章 戰火欲來
第壹四二章 新一波多方陰謀
第壹四三章 國內新亂局
第壹四四章 堅若磐石
第壹四五章 偷雞不著的寧夏王
第壹四六章 新四馬聯孫
第壹四七章 甘肅首役
第壹四八章 甘肅再戰
第壹四九章 維和部隊
第壹五十章 捲進四川亂局
第壹五一章 平津危機之醫學院學生失蹤記
第壹五二章 平津危機之日方軍營大爆炸
第壹五三章 黃沙滾滾阿拉伯
第壹五四章 所羅門王的寶藏
第壹五五章 錫安來人
第壹五六章 甘肅最後一役

1933時空逆流
Change the starting point of history in 1933
作 者
黃晁
故事類型
虛構歷史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23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95
累積人氣
1965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5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100 / 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1933時空逆流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1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壹四七章 甘肅首役
隸屬東北軍第一空中突擊隊的胡大牛在泡湯計畫當中是表現非常好的空中突擊兵,但是為人有點傻裡傻氣,常常鬧笑話,他的直屬長官黃宇宙本來想把他調到身邊當傳令,以免被人欺負。但是沒想到,黃宇宙自己卻被調到唐聚武新成立的空降旅當中做少校參謀,這下子在非主官不能有傳令兵的規定下,胡大牛只好留在原單位受氣。義勇軍出身的胡大牛沒多久就被中央新派來的主官排除在正式編制之外,勒令退伍。還好,王氏集團在東北軍的主要聯絡參謀官王興平中校注意到這些被排擠的「野路子」優秀士兵,秉持著你丟我撿的良好「環保習慣」,表現優異的胡大牛和他的同袍被調到裝配所擔任基層教官。

或許胡大牛太搞笑了,很難一板一眼地當教官,但是打仗他又是一流的好手,於是在滿莊看家的王紹源就把他調來身邊當衛士。這次,隨著王紹源到寧夏,擅長游擊戰的胡大牛上士被知人善任的王紹源臨時派到小型偵查飛艇上支援,來到魯大昌陣地的上空做偵查。也是因為這位爆笑天王的天賦異稟,竟然給他發現了共軍沿著隴南山區正在往縣城直撲而去。

4月20日當天上午十一點鐘的情況是這樣的。

胡大牛在飛艇上用高倍望遠鏡觀察著魯大昌的布置,沒多久他就覺得無聊,他對小飛艇的指揮官王近平少尉說:「我說老大啊!這滷大腸根本就沒防備,不要說布置了,他連哨兵都沒派,就城牆上幾個衛兵都在打瞌睡,我們還要觀察嗎?」聽名字就知道,王近平當然是個生化克隆人,不過他才剛「出生」沒多久,個性還是很刻版,他扳著完全不苟言笑的撲克臉,好似艱難的才擠出一句話:「繼續觀察。」面對這種上司,胡大牛自然有他的對策,他偷偷把望遠鏡拉高幾度,欣賞著遠邊山巒的美景。看著看著,他忽然覺得有點不對,喃喃自語的說:「咦?是我眼花了嗎?這個樹木花草還會走路?」然後一點都沒有下屬的感覺,回頭就對不遠處的王近平說:「老大,你幫我看看,我是不是該去配眼鏡了,怎麼山邊那些草叢會走路。」

一般正常的軍官聽到自己下屬隨便變更任務目標,應該都會大肆發火,可是王近平不大正常,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擔任這艘只有七人小飛艇指揮官的職責,反而是觸發他身為特種作戰戰士的好奇心,立刻走過來,靠上望遠鏡,利用他遠視的視力配合高倍數鏡片,一下子就把情況搞清楚了。但他還是立刻下令給駕駛員:「藏到雲裡,靠近那座山脈。」打算好好近距離觀察對方的規模與動向。

大約過了廿分鐘,王近平結束他的勘查,立刻下令給通訊員:「發報!發現敵蹤,前鋒約三千人,後續部隊一萬二千人,總計一萬五千人,預定接近隴南城外還有八小時。備註,胡大牛上士擅自變更觀察目標,記大過一次,發現敵蹤記大功一支,功過相抵,請紀錄到個人軍事職涯履歷中。」好嘛!他並沒有忘記身為指揮官的職責,只是沒有像一般無能的軍官只會大吼大叫,表現自己孩子氣的權威罷了。最可憐的是胡大牛,他張大嘴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位類似面癱的長官,第一次失去他搞笑的天分,因為他不知道該說什麼,看來這個長官除了不能配合自己搞怪之外,做事還蠻公平的。

就這樣,在十五分鐘之後,朱紹良也收到王紹源轉發的這份報告,除了讓馬鴻賓立刻點起兵馬,像隴南推進之外,也趕緊通知魯大昌戒備,這才有了隴南怡春院那場雞飛狗跳的大戲。

「大家說說,咱辦?」魯大昌大馬金刀的坐在他特製披著虎皮的太師椅上,要不是他還穿著灰藍色軍服,看來簡直就像個山大王。不過也沒錯,這張椅子和虎皮是他前些日子在川北剿土匪繳來的戰利品。他喜歡坐的原因,沒人想的到是因為某個江湖術士跟他說多坐虎皮椅,有類似吃虎鞭的效果。不知是否是心理暗示,還是真的有效,他才坐幾天,果然在床上虎虎生風,於是他走到哪裡,什麼都能不帶,就是隨身配槍和這張虎皮椅非帶不可。

魯大昌讓副官把電報給各旅長、參謀都傳閱過一遍之後,現場竟然一片靜默。魯大昌看到沒人說半句話,就發起飆來:「詹世郎,就是你這個狗頭軍師出的主意,說什麼避道而行,讓開大路,共軍就會直接去找朱紹良的穢氣,我們這下避無可避了,人家翻山越嶺就來找我,你現在說說該怎麼辦?還祖上當過兵部侍郎咧,我看你連四娘都不如。就你,你給我先說!」

無辜被點名的師部副參謀長詹世郎絞盡腦汁,停了十秒,終於靈光乍現,挺起胸膛說:「師長,這隴南山區地形複雜,雖然他們找到小道循跡過來,但是我們有更熟悉地理的土司啊,電報上說,對方要摸到縣城還有七八個小時,土司楊積慶一向乖巧聽話,又是這一帶最大的土司,我們把他找來,看在哪裡設伏,打掉千百萬個土共,還不是跟玩似的。而且伏擊一次不夠,就多埋伏幾次,讓他們走著進山,躺著出去。」

魯大昌一聽,的確是個好計策,於是大腿一拍:「就你啦,詹世郎,給你四個,不,三個小時,把楊積慶找來做好計畫,我們按計畫埋伏。好啦!其他弟兄們先去休息一下,養精蓄銳,給土共來個狠的。」詹世郎聽到又是點到自己,真後悔當初為了求表現而多嘴,現在終於作繭自縛,搞死自己。不過為了活下去,再累也得走一趟,立刻讓人安排快馬和滑竿,準備進山找楊土司。

如果究真起來,這個詹世郎想的計策的確不錯,遠途而來的客軍在地形不熟悉的山區,的確非常容易中伏潰敗。但是他忘了兩件事,一是,現在急速穿越山區的共軍倒底是誰當嚮導?還有,楊土司是真心乖巧聽話,還是隱忍未發?依照魯大昌到處欺男霸女的行為和橫征暴斂的治理方式,如果真有乖乖臣服的土司,那必定是個被虐待狂。

楊積慶自小到今從來沒有走出過這片川隴山區,對於什麼共產主義、革命思想完全沒有概念,但是如果有人要對付滷大腸,那他是舉雙手雙腳贊成,砸鍋賣鐵也會去幫忙踹兩腳。而事實上也的確如此,當前天晚上共軍的偵查先遣隊抵達土司村落外圍的時候,他聽到族人回報,說這批戰士是來對付滷大腸的,立刻就派出自己的二兒子楊復興給共軍帶路。聽這個名字就知道,楊積慶當然不會是想復興中華,而是想復興自己的藏族卓尼部落,打倒一切欺壓自己族人的傢伙,很不幸,魯大昌就是當前首要目標。

有了楊積慶的協助,共軍第一梯隊徐向前才會這麼順利掩蔽了身形,快速接近隴南,本來徐向前給自己的任務是在接近縣城之後前出隴南右翼,掩護大部隊襲擊縣城。但是根據楊積慶的情報,魯大昌根本沒有讓部隊進入防禦狀態,除了少數衛兵,整個隴南縣城幾乎處於開放的狀態。於是徐向前決定把側翼掩護變主力,將自己手上一萬五千名第一梯隊的次要兵力化為主要攻擊部隊,一刀紮進魯大昌的要害。

但徐向前完全沒想到自己的計畫竟然被胡大牛這個不遵守命令的傢伙意外識破。不過還好,魯大昌這裡出現了個詹世郎,又把徐向前的作戰企圖給圓回來,只是變成另一種方式,原來的偷城戰,變成將計就計的野外殲滅戰。

當詹世郎好不容易進了大山找到楊積慶,趾高氣昂的仰著頭把魯大昌的命令說了一遍:「楊土司,這土共可是專門鬥地主的,你可是卓尼最大的地主,要小心一點提防,不要被滲透了。到時候,我們在縣城,鞭長莫及,可救不了你。」

楊積慶十分機靈,如果不機靈,他也活不到現在。他一聽詹世郎這麼說,立刻跪在地上,連忙哀求的說:「請魯大帥發兵,救救我們一家老小,再造恩德,必然銜環以報。」

詹世郎心中輕輕一哼:「算你識相!」隨即開口說:「楊土司,你這是幹什麼,現在都民國了,不興跪拜禮。我來之前,魯大帥就已經交代了,你這小小的土司必定阻擋不了土共兩三萬人,所以叫我來問問你,需不需要幫忙。」楊積慶也不理會前半段虛假的話,直接鎖定最後一句,連忙在地上連連磕頭的說:「要的,要幫忙的,請魯大帥即刻發兵,解救我們這些土人。」

詹世郎見目的達到了,於是把楊積慶扶起來,問說:「這裡有沒有幾個地方是土共必經要道,我們可以埋伏的?我們14師雖然裝備精良,但如果能夠贏得輕鬆容易,當然是更好。」楊積慶連連點頭:「有的,有的。文縣白龍江一帶有許多棧道、峽谷木橋,都可以設伏,我這就帶詹大人去。」

「不了,不了,我就不去了,這樣太浪費時間,共軍大概在五六個小時就會抵達你們這裡了,我們把握時間,你在地圖上把位置標示出來,大概要多少人設伏寫上去,再讓我帶幾個嚮導回去,然後我們依據你的標示,我會讓魯大帥派人跟著你的嚮導去埋伏,這樣比較快,土共可是快來了。現在的時間不是金錢,是命,懂嗎?你們族人的命。」詹世郎看楊土司乖乖的點點頭,就毫無戒心的把地圖拿出來,讓他和自己的副官在上面用紅筆作註記,隨後就帶著楊積慶派給他的嚮導,匆匆下山,趕到縣城面見魯大昌時,恰好整整三個小時。

詹世郎的做法看來很有效率,也讓魯大昌非常滿意。但這個草率的計畫卻是奠基在完全沒有求證,輕率相信當地被自己壓榨到喘不過氣的原住民誘導上,最後當然導致整個設伏的14師官兵全軍覆滅。

當晚,一名前往埋伏的軍官負傷逃回縣城的時候,不只詹世郎知道自己上當了,連魯大昌也明白了。不過這個後知後覺有點晚了,第14師兩旅六團只剩一個團,和師部直屬連隊,全部加起來不到三千多人。惱羞成怒地魯大昌還不忘報復,讓詹世郎戴罪立功,帶著一個排的兵力前往卓尼部落掃蕩楊積慶一族。臨出發前,魯大昌告訴這個倒楣的排長:「到了卓尼,連詹世郎一起幹掉,知道嗎?事成之後,回來我給你升連長,外帶一百兩金子。」

這個被忽悠的排長半押著詹世郎前往卓尼,這次詹副參謀長可沒有滑竿坐,沿路辛苦的用自己雙腿爬著險峻的山路。但到了半路,就遇到紅四軍的搜索的前鋒連隊。見到對方人多勢眾,這位被魯大昌利誘的排長可不是傻子,立刻下令放下槍投降,連帶著詹世郎一起被俘虜。可惜詹副參謀長還是沒有逃過一劫,被楊土司指認出來之後,隨即在卓尼被槍決。

等到紅四軍天亮抵達隴南縣城,才發現城裡的守軍已經人去樓空,詢問百姓之後,才知道魯大昌已經連夜逃往蘭州。這讓徐向前氣呼呼的大罵:「真是便宜這個狗賊了。」不過擄獲大批輜重,這才讓徐向前心情好一點。而和他搭檔的陳昌浩則是歡天喜地,直呼:「這下到新疆以前,可能不需要補給了。」

國共在甘肅的第一次交鋒,國府麾下的軍閥完敗。不過這不是初戰甘肅的結束,而是連番戰鬥的開始。

4月21日早晨共軍進佔隴南,孫殿英也同時抵達天水,如果沿路不是受馬敦厚的馬隊需要休息拖累,依照王氏集團出品的裝甲車輛品質,只要有足夠的油料,走遍大半個中國也不需要停下來維修。

當然這時孫殿英的二萬多人和馬敦厚的六千騎兵算是孤軍,馬鴻賓的35師才剛到定西,離天水還有好大一段距離。青海雙馬的援軍就更不要想了,他們都還沒走到蘭州。而紅四軍的第二梯隊已經抵達,雖然第三梯隊帶著家眷老弱婦孺還落後在深山老林之中,但目前徐向前手上的兵力已經高達六萬五千人,這也讓他有點自我膨脹,感覺有一戰之力。

加上天水潛伏的情報員傳來的消息,徐向前確定了要面對的敵人是孫殿英和馬敦厚,連大致兵力他也一清二楚。對於這兩個未曾謀面的敵手,徐向前是有點瞧不起的,他認為孫殿英不過是的盜墓賊,即使配屬了坦克裝甲車,也不過是個裝備好一點的盜墓賊;至於馬敦厚,那是西北出名的浪蕩貴公子、銀樣蠟槍頭,他根本不屑一顧。

「這兩個人都不足為懼,羊領著狼,還是羊,不過坦克、裝甲車倒是好東西,據說孫殿英帶著充足的油料,我們可以試著搶一搶,如果成功,我們可以一路衝過河西走廊,早日抵達新疆。」李先念的話,更是引起了徐向前的高度興趣,於是兩人和程世才、陳昌浩一起謀劃,看看如何智取孫殿英,奪得車輛裝備。

孫殿英一直沒有想依靠任何人,無論是馬敦厚還是其他三馬,對這個經歷過王氏集團脫胎換骨訓練之後的原來小軍閥,已經蛻變成為一名現代化的新將領,除了同屬王氏集團麾下之外,幾乎可以目空當前其他勢力的軍官,甚至包含各國列強。

孫殿英沒有潛伏在隴南的間諜,但他沒有忽略情報的作用,因為他有間諜設備。何況掌握龐大資源的王紹源和鬼點子何其多的林嘉琳都在他的部隊當中,無論是情報戰、正規戰、游擊戰,他們都不在乎,這讓孫殿英更是有恃無恐。

所以他比徐向前還早確定對手的人數、人員狀態,還有主要將領,甚至是制定的夜襲偷雞計畫。除了胡大牛一行人的空中監視回報之外,林嘉琳早就放出了間諜昆蟲,把徐向前作戰會議的內容,全影像的傳回戰區指揮中心。

孫殿英在擔任戰區指揮中心的指揮貨櫃車上看到徐向前他們會議的經過,得知他們得作戰計畫之後,不禁哈哈大笑:「哈哈…,這種仗,三歲小孩都能打。」林嘉琳瞪了他一眼:「不然,孫將軍找個三歲小孩來指揮吧!」林嘉琳小辣椒式的回嗆,讓孫殿英頓時語塞,41軍所有參與會議的高級軍官莫不竊竊偷笑。「笑屁啊!信不信,老子讓你們晚上親自自己站崗?」孫殿英對林嘉琳沒輒,恐嚇一下自己的老部下還是可以的,眾人立刻禁聲,不過肩膀還不是不斷抽動。「喂!孫將軍,這是密閉空間,您音量能不能放低一點?我耳朵都痛了。」林嘉琳邊說還一邊揉著自己的雙耳。「抱歉!」孫殿英低聲的說了一句,然後瞪著自己的下屬,做了個使拐子的動作威脅他們閉嘴。

王紹源一向放任林嘉琳胡鬧,因為他知道林嘉琳每次胡鬧都是經過設計的,這次就是敲打敲打孫殿英,讓他認真一點。不過要做決定的時候,還是由王紹源來發聲:「嘉琳好了,別胡鬧了。孫將軍,現在已經知道對方的策略了,您想怎麼打?」

「秘書長,這得看您的想法?是要全殲對方,還是要大量殺傷逼退對方,或者是威嚇對方退兵?」孫殿英一口氣說出三種不同戰略目標。王紹源饒有興趣的問道:「這三種戰法有何不同?」

孫殿英恭謹的回答:「全殲對方說容易也容易,說困難也真不簡單;目前對方龜縮在隴南城內,無差別火力覆蓋,連百姓都一起轟死,這樣最容易,但我想遠在海外的王所長應該會劈了我…。」林嘉琳發出銀鈴般的笑聲:「知道就好。」

孫殿英滿頭黑線,假裝沒聽到繼續說:「如果要全殲對方士兵,如何引蛇出洞是最大的困難處,只要對方出了縣城,隨便來個陸空聯合火力,必定能全殲對方。不過這也沒多難,他要來夜襲我們,勢必下午,最多傍晚一定得出發,我猜為了盡量奪取我們的軍需物資車輛,徐向前必定會全軍出動…。」不等孫殿英說完,王紹源就搖了搖頭:「我堂弟其實不太喜歡打內戰,他認為這只是削弱國內的力量罷了,讓洋人漁翁得利,所以我們直接談談威嚇退兵吧。」

「這點最容易,我們現在就出發,在縣城外,來次火力威嚇射擊,徐向前只要不是笨蛋,應該就會退兵。我不過我猜他應該會不甘心,搶奪我軍裝甲車輛的決心會更強烈,所以晚上還是得想辦法讓他知難而退,他第二天一定會退兵。如果他打算持久戰,讓我們放鬆警惕;那我就直接駐紮在隴南縣城外,日夜騷擾他,搞得他精神疲勞,不出一個禮拜,他還是得走。」孫殿英的這番戰術規劃,讓王紹源點了點頭:「好!就這麼辦。」

「秘書長,末將還有一個問題,我們是要逼徐向前他們往新疆逃?還是逼回川陝山區?」孫殿英又提出另一個戰略性目標的問題。

「有何不同?」王紹源這些堂哥全都和王紹屏一個德性,能不思考就不思考,當然在下屬面前看來,這是放權的作法,讓部屬能暢所欲言,很方便做事,這也是底下越來越多人拼命幫忙對外挖腳的原因。只要有混的不如意的,不論是什麼原因,恃才而驕的,脾氣不好的,孤芳自賞的,直言不諱的,甚至有怪癖的,全都不忌諱;而且舉賢不避親,無論任何身分,親戚、同學、好友,甚至鄉里鄉親的鄰居,都在這些「熱心人士」的考慮之內。因為大家都深恐在王氏集團這個大家庭裡形單影隻,非得想方設法形成一股小團體,才讓自己在競爭上有充足的安全感。也還好王氏集團的自由氣氛與公平態度,一切以成績說話,既不因人廢言,也不因言而廢事,所以不像中央充滿勾心鬥角,而是良性的自由競爭。即使中央頒發或承認的正式、正規的職位不夠多,但王氏集團福利好,職級職等公開,升遷制度透明,亂七八糟的頭銜大家也覺得沒關係。所以在滿莊,明確能感覺到一份朝氣蓬勃的氣氛,做起事來也沒有人會戰戰兢兢。甚至連沒被納入忠誠計畫洗腦的俞大維都不走了,直接留在滿莊幫忙協調軍工生產體系的完善,因為他知道這裡是中國的新希望,趕走外國強權的唯一希望。

孫殿英沒有到過滿莊,但這幾天和王紹源相處,也感染了這樣的氛圍,雖然林嘉琳講話衝一點,但他知道這個小辣椒是刀子嘴豆腐心,不會因為自己失言就對他怎麼樣,就是挖苦諷刺幾句罷了,而且最近他還越來越享受和這小女孩這樣的鬥嘴,讓他覺得自己年輕了許多。

所以當王紹源不出意料的這樣問,他就把準備好的答案說出來:「讓他們逃往新疆比較容易,我們只要將他們逼回山區,不再追擊,他們自然會按原定計畫翻山越嶺逃到新疆,畢竟盛世才和蘇聯的援助都在那裡。回川陝山區,只能坐等大軍圍剿,即便我們沒有全殲他們,中央也不會放過,無論是胡宗南第一軍,還是心狠手辣的何健,甚至放水的楊虎城,都不會讓他們好過。如果真要逼他們回川陝其實也不太難,不斷在前往新疆的途中,運用空騎旅或傘兵團襲擊,對方必定會知難而退,只是時間長一點罷了。」

王紹源再度點點頭:「放他們一條生路吧!」孫殿英忽然笑的很諂媚:「我知道秘書長會選這條路,即使王所長來決定應該也是差不多。不過,卑職可就慘了,沒有達到南京的要求,我應該會被撤銷番號。」王紹源還沒說話,古靈精怪的林嘉琳又搶先開口了:「我想你怎麼露出這麼欠揍的表情,原來是為自己頭上的帽子擔心。難怪說話這麼彆扭,從末將到卑職,等等可能連屬下、奴才都得說出來了。」孫殿英一陣苦笑:「我的姑奶奶,這可不是為了我,是為了我底下二萬五千八百四十三名弟兄的前途啊!撤我職,我認;撤番號,部隊就得解散了。南京何敬之正等著我這個番號去討好孫震,擺平四川內亂啊。」

「好、好、好,你大公無私,一心為小弟著想。不過,這你根本不用煩惱,裝備所裝甲教導第三師的位置已經給你留著了,只不過你可能得在甘肅待一段時間,堵住新疆盛世才,才能對中央交代得過去。」林嘉琳話還說完,聽到王氏集團底牌的孫殿英已經笑得像朵花:「行行行,別讓弟兄們回家種田,甘肅就甘肅,沒問題。」林嘉琳聽他這樣說,懊惱的踱了下腳:「你這混蛋,我被你騙了,把最後的結果都告訴你了!」看著孫殿英那張瞇成菊花的老臉,林嘉琳花了很大的力氣才抑制自己一拳將他打成包子的衝動。

這時劉大川走了進來,手上拿著一封電報,臉色還很難看。林嘉琳心覺不妙,一把先搶過去看了一眼,然後唉嘆:「委員長真的不愧號稱『戰場常插手』,中央又來攪局了,限令41軍在明天中午以前拿下隴南。唉!在中央底下辦事真難,聽話呢,就打蛇隨棍上、得寸又進尺;不聽話啊,就一天到晚出蛾子、扯後腿。精神都放在應付中央身上,真是令人心力憔悴啊!吶,孫將軍,這是給你的麻煩,剛剛您可是說的頭頭是道,自己想辦法去吧!」說完就把電報遞給孫殿英,他看了王紹源一眼,兩個人都會意的露出苦笑。

而稍早在南昌行營不是沒有人替王紹源他們爭取過少點麻煩,但是委員長還是決定這樣做,讓楊永泰很無奈。不過之前替孫殿英說話的不是楊永泰,而是一心嚮往到裝備所當差的賀耀組,他想利用楊永泰在場的機會,為自己種下和王紹屏交好的善根:「委員長,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戰場瞬息萬變,您只要下令戰略目標即可,不需要直接限死戰場將領的選項啊!」

「你啊!單純!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在短時間收回失土嗎?因為我們是執政黨!這些共匪躲在山裡面沒關係,但丟掉一個縣城是多大的事啊?沒多久就會被外界傳成『甘肅危險了!』就像以前的江西、湖南、湖北、陝西、四川,和現在的貴州一樣,共匪只是佔住旮旮旯旯幾個小縣城,全國報界就渲染成我們丟掉半壁江山似的。所以你懂嗎?必須得讓孫殿英以最快的方式奪回隴南,這樣才不會到處傳的沸沸揚揚,說中央再次失去西北的控制權。」委員長用力的在空中揮了一下拳頭,表示他維護中央權威的決心。

「好吧!這是卑職考慮不周,但那也不必交給何敬之去處理,前些日子他那樣胡搞,讓大家都很被動。」賀耀組決心把好人做到底,偷偷望了楊永泰一眼。

「何敬之要拿回41軍番號,我就給他一個機會,不然四川的確太亂了。」委員長不想再多說,揮揮手讓賀耀組出去。

賀耀組出去之後,辦公室只剩楊永泰,委員長才深深嘆口氣:「南京那幫人還是得安撫一下,不然真的沒人做事,時局就更亂了。暢卿好在有你,要不是你先和王紹源談好條件,我還不知道該怎麼安撫南京那群兔崽子。雖然讓這些共匪跑了有點可惜,但也沒辦法,誰叫他們都往山溝子裡鑽,孫殿英不是坦克就是裝甲車,實在不可能叫他翻山越嶺去追擊。西北我們兵力不足,也只好如此了。不過,這樣也好,讓孫殿英守著新疆門戶,把這些煩心的傢伙全趕到一塊去,證明他們都裡通外國,圖謀顛覆國家。等到我們能騰出手來,再一一把這些邊疆收復,把叛國賊一一送交審判。哼!」在賀耀組鬧了這一齣戲之後,聽聽委員長發發牢騷,楊永泰也不想多說什麼,以免引起委員長產生其他聯想,於是在一旁默默點了點頭。

相對中央複雜的人事關係,徐向前沒有了張國熹制約,倒是單純很多,他讓士兵充分休息,然後在傍晚時刻出發,利用深夜偷襲,再把孫殿英一鍋踹。當他和李先念、程世才三人正在地圖前面完善計畫的時候,一名傳令兵匆匆忙忙跑了進來,氣喘吁吁地說:「三位司令員,孫殿英來了,裝甲車無邊無際,看來是想包圍我們,天上還有飛機,這下我們麻煩了。」

隴南城內慌成一團的時候,孫殿英和王紹源等人正在城外三公里處遠遠用望遠鏡看著徐向前的佈署。「這個徐向前不愧是黃埔一期高材生,雖然黃埔教的東西很粗淺,但他倒是運用的很好,分兵兩個山頭和縣城形成品字型的犄角,讓我們無法完全合圍隴南城。」王紹源忍不住誇了徐向前一下。孫殿英正打算開口拍一下馬屁,林嘉琳又插了嘴:「這是一次大戰以前的思維,現在有飛機、大砲、坦克、裝甲車,誰還搞圍城這套?如果不是打內戰,而是小鬼子或老毛子的縣城,直接給它來個地毯轟炸,再用工程坦克直接推平就好。如果真需要有座城,大不了再重新蓋座新的。」這下連孫殿英都不知道怎麼反駁,他在王紹屏的訓練飛艇裡學得就是這套火力發揚主義,除非真要佔領或保護個什麼,才要好好想想策略,不然一切就是立體火網推平再說。(因為到了星際戰爭時代,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太多,敵對外星生物又太難纏,幾乎都是這樣簡單粗暴解決。所以有著無敵般火力的王紹屏,一向都只教這招。)

王紹源再度無奈的搖搖頭,他已經習慣這個喜歡放砲的小妹妹大放厥詞了,所以直接對孫殿英下令:「好吧!就讓嘉琳的大砲主義說話,開砲吧!」孫殿英對參謀長馮德明點點頭,馮德明拿起無線話機直接下令:「開火!」72門155毫米自行榴彈炮同時開火,一時之間天搖地動,隴南城外火光四射,煙塵密布。

「啊!啊!啊!…」城牆上共軍的新兵鬼哭神號,胡亂哀叫。一名老兵直接一腳把一名蹲在牆邊鬼叫的新兵踹倒,對他大聲一吼:「叫屁啊!都沒轟到城牆,你是在哭爹嗎?」新兵停止了哀嚎,顫抖的說:「太可怕,沒被這麼多大砲轟過。」「你說啥?大聲點!算了,砲停了再說。」老兵也不想浪費力氣再大聲吼叫了,直接靠在垛牆邊抽菸,等待砲擊結束。

砲擊真的很快就結束了,因為只是威嚇而已,孫殿英並不想浪費太多砲彈,總共打了三輪就停止了。城外五百公尺處坑坑窪窪,真的好不嚇人,許多共軍新兵都嚇到當場撒尿;甚至有些老兵也瑟瑟發抖,造反這麼多年,何嘗看到國軍有這樣威力的火力覆蓋?最多十幾門75山砲就了不得了,這些可都是叫不出口徑的巨砲啊。

「向前,這樣不行,軍心很快就散了。」李先念也覺得有點心驚膽戰,看到部下驚慌失措的樣子,忍不住提醒徐向前。而徐向前正看著城外的彈坑發呆,沒多久才吐了一句:「我把裝備所的換裝想的簡單了,要準確打到城牆外五百公尺,卻沒有任何失誤,裝備所的確有一套。」

就在徐向前感嘆的時候,一陣廣播從城外傳來,從小聲到大聲,從模糊到清楚,反覆不停播送:「親愛的共軍弟兄們,你們已經被包圍了,前有火海,後無去路,我41軍是寬大為懷的,只要放下武器投降,必定保障你的身家財產安全,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只要投降,大家都是同胞兄弟…。」

「混帳!」李先念聽完廣播,氣得一拳打向城牆壁:「竟然抄我們的台詞!中國人不打中國人,那你們41軍現在在打鬼啊?」李先念全然忘記,他們面對國軍也是先開火,招降的時候才說這些話。

「狗屁!我們明明退往山區的道路就非常暢通,趕快讓兄弟們不要聽這些蔣匪同黨胡扯。」一向十分沉著的程世才也忍不住吼起來,優勝劣敗,敵我消長實在太明顯了。不過,他話剛說完,又是一陣砲彈劃過天空的聲音。

「咻∼咻∼!」緊接著程世才所謂暢通的退路那個靠山的方向,也響起驚天動地的爆炸聲。

「完了!我們的後路完了?孫殿英這是用什麼砲彈,能打這麼遠?」程世才這下絕望了。話剛一說完,再度出現砲彈凌空的聲音,不過這次是「咻∼咻∼!噗∼噗∼!」的響聲,而不是轟隆的爆炸聲。

「還來?他們不會是來真的吧?完了!山頭陣地!」這次換李先念嘶吼的叫著。眼見一陣白色煙霧在共軍兩個山頭陣地的空中爆開來。

孫殿英用望遠鏡看一下目標山頭,然後對王紹源說:「秘書長您早說可以接受俘虜,或者早點把這些東西拿出來,我昨晚就不用和弟兄們熬夜想一整晚了。」王紹源微笑著不說話,連林嘉琳都拿著望遠鏡猛瞧,心堶p算著可以增加滿莊多少後備兵力,完全忘了和孫殿英鬥嘴。不過最後王紹源還是打破沉默,交代了一句:「多少還是得給徐向前他們留一點人手,不然在河西走廊面對青海雙馬,他們還是闖不過去。」孫殿英點點頭,他知道王氏集團這場甘肅首役算是完全結束了,如果順利的話,後面就是做做樣子,也不用多打了。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1933時空逆流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1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