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卷 列印機器闖時空
第二卷 初到山東捲風雲
第三卷 遊歷世界敵蹤現
第壹一五章 各方勢力的布局
第壹一六章 時空管制局?
第壹一七章 舊金山的收穫
第壹一八章 僑界也有派系?
第壹一九章 聖旨到!
第壹二零章 話不投機半句多
第壹二一章 莫名其妙的3K黨
第壹二二章 黃金爭奪戰之各方覬覦
第壹二三章 黃金爭奪戰之各國籌劃
第壹二四章 黃金爭奪戰之各顯神通
第壹二五章 保皇黨?!
第壹二六章 墨國租界?!
第壹二七章 金融危機前來自國內的鬥爭
第壹二八章 金融激戰下的美國總統就職典禮
第壹二九章 食言政客的代價
第壹三零章 撒手不管的災難
第壹三一章 重新布局
第壹三二章 英國暗戰
第壹三三章 法國混亂
第壹三四章 德國瘋狂
第壹三五 中世紀東歐
第壹三六章 不停歇中歐
第壹三七章 教宗遇刺
第壹三八章 敵人的武器
第壹三九章 地中海風暴
第壹四零章 處女地非洲
第壹四一章 戰火欲來
第壹四二章 新一波多方陰謀
第壹四三章 國內新亂局
第壹四四章 堅若磐石
第壹四五章 偷雞不著的寧夏王
第壹四六章 新四馬聯孫
第壹四七章 甘肅首役
第壹四八章 甘肅再戰
第壹四九章 維和部隊
第壹五十章 捲進四川亂局
第壹五一章 平津危機之醫學院學生失蹤記
第壹五二章 平津危機之日方軍營大爆炸
第壹五三章 黃沙滾滾阿拉伯
第壹五四章 所羅門王的寶藏
第壹五五章 錫安來人
第壹五六章 甘肅最後一役

1933時空逆流
Change the starting point of history in 1933
作 者
黃晁
故事類型
虛構歷史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23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95
累積人氣
1965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5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100 / 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1933時空逆流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0.1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壹四三章 國內新亂局
1933年3月27日星期一,在即將退休的美國海軍前海軍作戰部部長威廉·普瑞特上將率領下,王紹屏購買的退役美軍軍艦終於抵達上海。威廉•普瑞特上將預計於六月份退休,並且他將返回美國繼續處理日內瓦裁軍會議的後續交接事務,所以未來協助中國訓練的工作將由駐菲律賓亞洲分艦隊的切斯特·威廉·尼米茲上校負責,尼米茲在羅斯福擔任海軍助理部長時,與新任總統有過短暫合作,後來甚至在二戰初期即被羅斯福點名,越過28名將官,破格晉升上將來擔任太平洋艦隊司令,算是一名非常優秀的海軍軍官。不過這不是王紹屏或華府刻意安排,一切純粹是巧合。

王紹屏人不在國內,上海接艦儀式即由王紹彰舉辦,並以裝備所派駐上海連絡員身分代表出席。但實際上具體的工作安排都由他的海軍搭檔,裝備所派駐海軍的參謀聯絡官王孝屏中校負責,他不僅是一名優秀的克隆人,也是王氏集團在上海海軍基地內部的代言人。

雖然整個儀式並沒有比上次英國接艦儀式差,甚至更加隆重,但來參與的委員長和夫人總覺得有點不同,還有些淡淡地失落感。雖然王紹屏前往歐洲的行程是向他報備過的,不過他總覺得王紹屏這次出國太久,預計返國的時間遲遲不能確定,好似是不回來了的感覺,讓他心裡總覺得有些不安。

江西剿共仍在持續進行著,所以陪同委員長前來的文武官員並不如上次多,留學美國的副行政院長宋子文出席了這次接艦典禮,他對美國一切事務都備感親切,所以和尼米茲上校相談甚歡。同樣留學耶魯的中央銀行總裁孔祥熙也出席了典禮,但他就比較含蓄,幾乎都跟在委員長夫人身邊,偶而才和美軍軍官團部分人員閒聊幾句。武官部分,陪同委員長來到上海的有上次出席過的軍政部長何應欽、參謀本部參謀次長賀耀組等人,首次出現的則有中華復興社特務處處長戴笠。剩下的就是由海軍部長陳紹寬率領的海軍將領等老面孔,和江浙一帶的工商鉅子,少了各地海外僑領,比起上次的確冷清很多。

委員長在典禮結束後,準備上船參觀前,對自家夫人說:「那小子和他那一窩子小女孩不在,這場面好像…他怎麼說的?」夫人接口:「嗨不起來!」「對、對、對!就是這句,嗨不起來,差不多的典禮,怎麼就顯得冷清這麼多。」委員長不停地唏噓哀嘆。然後突然又對自家夫人問:「妳看,那小子會不會是不想回來了?」夫人搖了搖頭:「達琳,你想太多了,他才走一個多月啊。台生沒那麼小家子氣,林蔚上次不是說,他們在美國、歐洲都遇到很多麻煩?他也算是很努力替我們開拓外交國際空間啊!你不是說現在列強都紛紛資助我們,又是提供貸款,又是投資的,還打算和我們展開軍事合作?這都是他努力的成果呢!」

委員長點點頭:「這小子是幹得不錯,但就是本身太多秘密了,讓我常常會不由自主的擔心。不用不行,用了又不放心。」夫人拍拍委員長的手背,溫聲地說:「現在這樣不是挺不錯的,他也沒要官,你就讓他投資,他繳稅、提供技術,我們就好好建設,我相信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委員長像是個小孩子一樣,再次點點頭。

這時賀耀組在一名副官低語向他報告後,隨即匆匆上前向委員長報告:「委座,我們有麻煩了,原本在陝南、川北一代的匪黨支部,匪軍第四軍擊敗了田頌堯的三路圍剿。田頌堯退守嘉陵江,轉入守勢;楊虎城守住米倉山、大巴山一線。匪軍目前可能會向甘肅方向擴張,但之前胡宗南第一師已經受命,從隴南天水開拔向川北支援田頌堯,現在甘肅方面只剩魯大昌的新編第14師幾千人,恐怕抵擋不住。」

委員長轉頭問何應欽:「附近還有什麼部隊可以支援?」何應欽連資料都不用看就說:「孫殿英的41軍目前正在綏遠臨河區休整,防備蒙古方面俄軍忽然南下。雖然有點遠,但他們配備全機械化車輛,只要補給充足,應該來得及支援甘肅南部的魯大昌。」

委員長略感驚訝的問:「孫殿英什麼時候調出熱河的?」委員長日理萬機,有些部隊調動即便有人報告過,他也不見得都記得。

「這個月月中,因為已經和日本和談了,軍政部和參謀本部聯席會都認為熱河不需要這麼多部隊,所以決議分批撤下一些部隊,放到其他需要防備的地方。孫殿英部對外說是休整,其實是防備蘇聯自外蒙古南下。」何應欽理所當然的回答著,畢竟東北軍已經是龐然大物,還讓張學良繼續整合西北軍和其他雜牌部隊,加上日前抗日的威名,到時候必然尾大不掉。削藩是各朝代中央政府都會做的事,國民政府也不例外,何應欽認為這沒什麼好奇怪的。

沒想到委員長竟然有點發怒的說:「胡鬧!誰說中日簽訂合約了,就能夠減少前線的部隊?萬一日本人撕毀合約呢?還有哪些部隊被撤下來了?」何應欽沒想到委員長是這種反應,支支吾吾的說:「我們正想把于學忠51軍撤到陝西阻擋共軍北上,讓宋哲元正在山東滿莊裝備所換裝的29軍調過去平津換防,察哈爾則由龐炳勛40軍駐守。」委員長這時氣到全身發抖的大罵:「這真是胡鬧!龐炳勛的40軍只有一個40師,不到一萬人!察哈爾防線有多長,這難道你不知道嗎?不僅熱河的左翼洞開,還得防備外蒙,那不是讓龐炳勳腹背受敵嗎?給我停止調動!誰建議的,給我調離中央,下部隊去歷練,一點軍事常識都沒有,讓他去前線見識見識!」出這個主意的倒楣軍務司司長程澤潤中將,比原歷史提早了整整一年被派到四川前線,擔任川康剿匪軍事中央特派員,調和四川軍閥的內鬥。而且還被降級為少將領中將銜,真是躺著中槍,倒楣透頂。

不過孫殿英更倒楣,和歷史上發生的西進原因不同,中央不是怕他和馮玉祥在察哈爾搞在一起,因為馮玉祥被王紹屏帶出國,日本也戰敗了,他們倆根本沒機會在察哈爾搞什麼反蔣的抗日同盟。調離孫殿英變成純粹是怕他壯大了東北軍的實力,尤其目前中央軍齊聚贛南剿共,國府中樞一些高官擔心東北軍萬一有所蠢動,國府無法應付,所以希望分而化之。前些日子中央還不敢直接找東北軍嫡系麻煩,先找上他這個名聲不佳的雜牌開刀,把兵強馬壯的他調離前線,放在綏遠看管。

另一股從湘西事先逃竄到陝川一帶的共軍偏師,擊敗了看似軍力充沛的川軍而大肆擴張。中央此時大軍都集中在贛南,對於圍堵這股忽然崛起的共軍面臨著無兵可派的窘境。於是又想起了這支被王紹屏整編過,全軍滿員又機械化的雜牌部隊。基於實力堅強、行動迅速,相對距離較近的理由,中央決定將其調往隴南支援當地的小軍閥魯大昌,圍堵共黨第四軍的擴散。即使委員長覺得有所不妥,最後也勉強同意,只停止了後續東北軍和西北軍的調動。

在委員長同意後,為了保密,中央又有人出了一個餿主意,讓孫殿英以「青海西區屯墾督辦」的名義向西南移轉,避免共軍偵知孫殿英大軍將在隴南與川北回師的胡宗南第一師,一起合力殲滅這支共軍偏師。歷史在這裡又開了一個玩笑,孫殿英莫名其妙得到他在原本歷史極力爭取的「職位」,即使只是名義上的欺敵之計。但沒想到這個餿主意,卻像原來歷史一樣引起了馬家軍的恐慌,原本應該消失的「四馬拒孫之役」,竟然隨時都可能爆發。

盤據青、甘、寧一帶的馬家軍一聽到中央將派大軍入境,而且還是過去聲名狼藉的孫殿英,還要讓他擔任什麼「青海西區屯墾督辦」,讓青海回族小軍閥馬步芳與馬步青完全無法淡定,立即聯絡同樣唯恐中央假途滅虢,也大為驚懼的寧夏馬鴻逵、甘肅馬鴻賓共商對策。馬家軍完全不知道孫殿英奉令是前往甘肅南部阻擊共軍,真認為孫殿英是打算要屯墾青海和他們搶地盤,於是四馬在和擔心孫殿英破壞當地勢力平衡的甘肅綏靖公署主任朱紹良合議之後,準備聯合起來拒絕孫殿英過境寧夏、甘肅前往青海。原本欺敵的計謀,卻先把名義上效忠中央的西北小軍閥騙倒,使歷史又準備滑回原來的軌道,「四馬拒孫之役」不僅可能重現,竟然還將提早整整一年爆發。

孫殿英雖然被忠誠計畫列為較高等級,但他只是不自覺會聽從命令效忠王紹屏,但不表示他變成傻呼呼的行屍走肉。他當然知道自己被拉出東北軍序列的原因,在於整編之後,軍隊過於堅強的戰力,讓他倒了大楣。原本待在綏遠他也沒什麼意見,畢竟現在部隊補給他都不用煩惱,王氏財團會把薪水打到每個士兵的帳戶裡,況且他的薪水也不低;加上部隊給養會按時用運輸機送到,不愁吃不愁穿,不用擔心彈藥、油料,更不用像過去一樣,到處籌錢買軍火,還要看軍火商臉色。現在只要好好訓練,精實部隊戰技,除了不能盜墓(這應該也不是他的愛好),無法吸大煙(被強制戒掉,現在聞到鴉片煙味會吐),目前的生活比做小軍閥的時候還滋潤、愉快。

但當中央要他越過寧夏到隴南去支援魯大昌的命令送達時,他有點傻眼了,他知道光是沿路的小軍閥就會讓他頭痛的半死,何況中央還自作聰明要他明面上去當什麼「青海西區屯墾督辦」。他自己可是軍閥裡的老油條了,他當然知道這個消息放出去,不要說欺敵了,光是名義上同陣營的小軍閥就先跳腳,非把他當成第一優先假想敵不可。他受了忠誠計畫的洗腦之後,滿腦子國家、民族思想,他可不想和自己人莫名其妙先打起來,即使是名義上的自己人。

於是他把王家派在他這裡的少校參謀聯絡員王興實(辛十,早期天干編碼的一員)找來,問他該怎麼辦。「王少校,中央要我去甘肅,又騙大家說是要我去青海西區屯墾,搞的青、寧、甘三地小軍頭人心惶惶。我聽說馬家軍那些回回們已經通電中央反對,甚至打算阻撓我過境寧夏。現在咱辦?」王興實雖然是機械人,但卻已經覺醒,即使臨機應變能力比常人差一點,但在無法做決定的時候,卻不妨礙他直接想到請示王氏集團核心首腦的拖延招數,於是他說:「我和裝備所聯繫看看,看看他們能給我們什麼援助。」孫殿英知道這是要請示王紹屏的另一種說法,於是他也樂得不煩惱,就讓王興實去安排。

王紹屏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他正在愛琴海的小島度假釣魚,他現在愛死這個休閒娛樂了,因為可以假借避免干擾魚兒上鉤的名義,要求大家不要打攪他,趁機在海灘椅上大睡特睡,即便他的鼾聲就是妨礙釣魚的最大噪音。

不過,王志平現在真的得叫醒他,因為孫殿英被限令立即開拔,抵達寧夏省邊境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王紹屏聽完了王志平念完電報,又解釋一通當前情勢,他才伸了個懶腰說:「唉!國內怎麼這麼多不省心的事情啊!還好跑來國外了。不過,好像還是躲不掉,把長輩們招集起來吧,這種事情還是得他們才有辦法。對了,別忘了林蔚,中央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也只有他搞得清楚中央是怎麼想的。」

沒多久在會議室,除了外國使節沒邀請,國內來的成員又集聚一堂。王紹屏讓王志平再把事情說一遍,然後自己才開口簡單問了一句:「怎麼辦?」這種偷懶的態度,真是讓林蔚都看不下去:「喂!你也先說說你想要達成的目標吧?沒有人像你懶成這個程度的。」

王紹屏兩手一攤:「我希望國內都不要打內戰,一起來發展實業,你覺得可能嗎?」這句話真的堵死林蔚了。「不然你先分析分析,為什麼中央要從大老遠的地方調孫殿英馳援吧?我想只有你能告訴大家了。」王紹屏又把皮球踢給林蔚。

沒想到林蔚還沒張嘴,馮玉祥就先開口了:「那還不簡單,消耗雜牌,壯大中央軍囉。想都不用想,蔣志清就只會這一百零一招。」

林蔚這時卻不服氣的反駁:「馮老,你這句話不公平!剿匪,中央軍都在第一線,光靠那些地方雜牌軍拚消耗,根本就是給共產黨送菜,當補給大隊長罷了。如果中央真這樣想,共軍早就不知道擴張成什麼樣子了!」

王紹屏幫腔的點點頭,他知道這倒是事實,無論剿匪、抗戰,中央軍幾乎都是衝第一線,甚至第一個打光的。尤其是後來七七事變之後,如果不是德械師在上海打殘了,南京怎麼會丟那麼快?但後來的人總喜歡說中央都喜歡先犧牲雜牌部隊,不知理由何在?

於是王紹屏打了圓場:「我想原因應該沒那麼簡單,蘇聯目前和日本人聯手,中央的確也要防備著蒙古、新疆這個方向的俄軍入侵,把孫殿英調到綏遠,那無可厚非,但是要他千里馳援甘肅,這真的有點誇張了。」

林蔚這時候把地圖拿過來攤在桌上,然後說:「就我所知,中央軍將近五十萬,都圍在江西附近,圍堵贛南匪軍主力突圍。陝南、川北這裡的共軍是在去年從湖南提早跑出來之後,就盤踞在這裡的支隊。原本四川田頌堯、陝西楊虎城、隴南胡宗南中央軍第一師負責截堵這個支隊,但沒想到田頌堯被打殘了,第一師前往川北支援,甘肅南方就出現一個缺口,如果讓這支共軍打出甘肅,透過新疆的盛世才和蘇聯連絡上,那麼他們就有可能得到大量補給。我看這四周,中央的確是沒兵力了,才會調孫殿英過來,誰叫你把這支部隊餵的這麼飽,坦克、裝甲車、自走砲都有。這是懷璧其罪啊!」林蔚雖然不在國內,但他的消息還是比其他人靈通。

王紹屏搖搖頭,嘆氣的說:「那些裝備是用來打日本的,難道我要讓他們拿著老套銃和日本坦克廝殺嗎?」歷史上孫殿英的確這樣幹,導致人員損失慘重。林蔚吐吐舌頭做了個鬼臉,表示他就是純粹奚落王紹屏,開開玩笑罷了。

吳佩孚仔仔細細看了地圖,然後說:「其實穿過陝西也可以,只是山多了點,不利機械化師通過,走寧夏平原雖然繞遠路,但坦克、裝甲車比較好走。」

這時候曾昭吉疑惑地開口說:「寧夏?北平市市長周大文不是要介紹寧夏王馬鴻逵給我們認識的嗎?」王紹屏一拍大腿,大喊著:「對啊!都忘了這件事,讓王紹源堂哥派人去談判,看能不能借道,如果實在不行,就大規模空運吧!雖然動作很嚇人,但總比自己人殺來殺去的好。」說完就把任務丟給滿莊的王紹源去談判,自己和長輩團們一起去吃午飯,瞬間把這件事拋諸腦後,完全沒意識到孫殿英到隴南也是要殺自己人。不過,畢竟國內內部衝突在這個階段還是免不了,對於涉及各地軍閥的事情,王紹屏不可能事事都插手。避免和中央正面衝突才是他想要一心一意發展實業的唯一方略,所以手還是不要伸太長,直接讓下面人去處理,自己才有迴旋的空間。

王紹源接獲命令後,立即透過周大文和馬鴻逵的次子馬敦靜牽上線,這位馬鴻逵比較疼愛的二兒子目前在北平替自己的祖父服喪,順便替自己老爸和軍火商交涉購置軍火事宜。

馬敦靜一聽到是國內大軍火商找上門來,竟是為了讓孫殿英借道的事情,甚至也得知了孫殿英真正的命令內容。沒有了原本假途滅虢的擔憂,馬敦靜對於收益有了更高的期待,立刻用電報和自家老爸商議,準備就借道的事情獅子大開口,狠狠咬王紹屏一大口。

和寧夏王的談判才剛開始,中央倒楣鬼程澤潤特派員已經搭郵政專機在四川重慶市中心,位於長江小島上的廣陽壩機場降落,而四川善後督辦劉湘已經在這裡列隊歡迎。

四川軍閥內鬥由來已久,真不是程澤潤兩手空空,一人孤身前來所能解決的。但為了將功折罪,程澤潤真的還得硬著頭皮整合這一盤散沙的四川軍閥,讓他們能擰成一條繩,阻擋共軍入川。正當他和劉湘才剛握上手,一名副官附耳對劉湘報告了一些事情,隨即劉湘就抱歉的對程將軍說:「程特派員剛來,本來應該讓您稍事休息一下,但現在我那不成器的堂叔劉文輝又和鄧錫侯因為徵稅而開打了,是不是請特派員和我一起見見鄧錫侯的特使?」程澤潤真覺得快瘋了,怎麼才一下飛機就打起來了呢?無可奈何的他只好點點頭,隨著劉湘前往與鄧錫侯的特使一晤。

四川混戰對後來地中國亂局的確有一定程度的影響,不過在當時,令程澤潤頭疼的,對中央來說,還算小事。中央自己要面對的其他兩件事才算大事,因為這兩件事,一是關係剿共戰爭的成敗;二是直接損害國家利益。

第一是攸關贛南剿匪變數巨大的閩變提早爆發。第二則是新疆哈密暴動,引發蘇聯局部介入。

本來應該在1933年11月間才爆發的閩變,因為關鍵人物陳銘樞遊歷歐洲時,接觸了光明會激進派的卡爾勛爵,獲得卡爾勛爵大筆財力的資助,提早返國,遊說在福建剿共不利的老班底第十九路軍。在大筆金錢的資助下,先是廣東陳濟棠的第一集團軍放開通往湘西一條將近四十華里的通道,讓共軍主力移轉,並且同時在福建由李濟深、陳銘樞、陳友仁、蔣光鼐、蔡廷鍇及黃琪翔等人,在4月1日愚人節(時間選的多巧,多麼不好,果然當一次愚人。)共同組成「中華共和國人民革命政府」,最令人矚目的是更改國旗為上紅下藍,中嵌黃色五角星。有五角星的國家不是和光明會有關係,就是和共濟會有牽連,最後的發展,都將會受到五星芒閃耀這個組織的影響。

閩變對共軍來說只是吸引國軍注意力的策略,主力還是往陳濟棠放開的湘西防線撤退。結果沒想到,逃出包圍圈的共軍,在在強渡湘江時遭到白崇禧指揮的桂軍圍剿,林彪紅一軍團幾乎全軍覆沒,共軍中央集團遭到重大傷亡。原本剩下的八萬人,最後只有不到三萬人逃抵貴州山區。

而閩變也在中央軍回過神來,全軍壓境的情況下,四個新編軍幾乎全數倒戈,在128淞滬事變積極抗日的第十九路軍則遭到海軍圍剿,最後也兵敗投降,少部分投入廣東陳濟棠麾下,其他都遭到中央軍整編,十九路軍番號遭到裁撤,結束了歷時不到一個月的鬧劇,比原歷史上強撐三個月的時間還短。

雖然閩變被彌平,但中央軍卻離西北更遠,幾乎無法支援隴南危機,對孫殿英的行軍也就催促得更厲害,導致王紹源的談判時間更加壓縮,四馬拒孫戰役的爆發看來就迫在眉睫。

另外,如果說閩變是中央不知情的意外,那麼哈密暴動之後蘇聯介入就是中央派錯人選,做錯選擇,所引發的事件。

這件事情和王紹屏友好的德國大使陶德曼有關,也和王紹屏一起出使美國的祝賀團團長,外交部長羅文榦有關。

話說希特勒在還沒和王紹屏見上面,就急急忙忙派了前德國前陸軍總司令約翰尼斯·馮·澤克特來拜訪委員長,商談軍援的事情。會前陶德曼私下先辦了一場宴會歡迎這位德國知名的將領,席中請了兩個重要的人,一是中國外交部次長劉崇傑;另外一位則是正在中國西北考察的瑞典知名地理學家、地形學家、探險家、攝影家、旅行作家斯文·安德斯·赫定。請外交次長很容易了解,部長在返國途中嘛!打聽中國合作意願和底線只好找次長囉!但請這位咭哩咕嚕這麼多頭銜的民間人士幹嘛呢?又是個瑞典人,好像和德國扯不上邊。

錯了!這位知名的探險家在1926年接受的就是「德國」漢莎航空公司委託,為開闢經中亞通往中國的航線做氣象探險。而當時的新疆省主席金樹仁為了貪圖他帶到新疆的六部新汽車,故意以破壞新疆文物及煽動新疆民族分裂為由,將他列為不歡迎人物而驅逐出新疆。斯文·安德斯·赫定原本是上門求助陶德曼,希望能重返新疆繼續他的工作,但陶德曼這個老狐狸則打算利用大使館的宴會,間接讓這位希特勒非常看重的探險家直接求助中國外交部,避免德國有干涉中國內政的嫌疑,所以這位瑞典名人才有機會出席這場宴會。

果然如陶德曼所預料,席間劉崇傑真的向這位國際知名的探險家打聽新疆近況,這位睿智的瑞典探險家當然沒有直接把自己的問題說出來,反而是告訴劉崇傑:「中國共和以來,你們已經失去了西藏、外蒙和滿洲,甚至差點丟掉熱河。如今連內蒙古也受到嚴重威脅,新疆雖說仍屬於中國,但是現在爆發了穆斯林內戰。如果政府再不重視新疆的事情,那麼用不了多久,你們也將失去它。」

這番對話引起了劉崇傑高度重視,沒過幾天就親自登門拜訪,告訴斯文·安德斯·赫定說:「行政院院長汪精衛先生希望儘快能會見您。」然後就帶著他直接驅車前往行政院。

在此之前,劉崇傑先領他去見了已經返抵國門的外交部長羅文榦。羅文榦對斯文·赫定說:「政府有意要我組織一支汽車考察團去新疆,希望您能隨行。」之後,羅文榦帶著斯文·安德斯·赫定晉見行政院長汪精衛,赫定仔細講解了自己的建議和前往考察的相關準備事宜。

由於先前派去調停新疆動亂的宣慰大員、參謀次長黃慕松將軍,並沒有完成平息動亂的目標。加上後來牽扯到中亞的蘇聯勢力,於是羅文榦準備自己前往新疆做進一步努力。而這個決定,最後竟然導致蘇聯部分軍隊,直接干涉了新疆的局勢。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1933時空逆流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0.1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