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卷 列印機器闖時空
第二卷 初到山東捲風雲
第三卷 遊歷世界敵蹤現
第壹一五章 各方勢力的布局
第壹一六章 時空管制局?
第壹一七章 舊金山的收穫
第壹一八章 僑界也有派系?
第壹一九章 聖旨到!
第壹二零章 話不投機半句多
第壹二一章 莫名其妙的3K黨
第壹二二章 黃金爭奪戰之各方覬覦
第壹二三章 黃金爭奪戰之各國籌劃
第壹二四章 黃金爭奪戰之各顯神通
第壹二五章 保皇黨?!
第壹二六章 墨國租界?!
第壹二七章 金融危機前來自國內的鬥爭
第壹二八章 金融激戰下的美國總統就職典禮
第壹二九章 食言政客的代價
第壹三零章 撒手不管的災難
第壹三一章 重新布局
第壹三二章 英國暗戰
第壹三三章 法國混亂
第壹三四章 德國瘋狂
第壹三五 中世紀東歐
第壹三六章 不停歇中歐
第壹三七章 教宗遇刺
第壹三八章 敵人的武器
第壹三九章 地中海風暴
第壹四零章 處女地非洲
第壹四一章 戰火欲來
第壹四二章 新一波多方陰謀
第壹四三章 國內新亂局
第壹四四章 堅若磐石
第壹四五章 偷雞不著的寧夏王
第壹四六章 新四馬聯孫
第壹四七章 甘肅首役
第壹四八章 甘肅再戰
第壹四九章 維和部隊
第壹五十章 捲進四川亂局
第壹五一章 平津危機之醫學院學生失蹤記
第壹五二章 平津危機之日方軍營大爆炸
第壹五三章 黃沙滾滾阿拉伯
第壹五四章 所羅門王的寶藏
第壹五五章 錫安來人
第壹五六章 甘肅最後一役

1933時空逆流
Change the starting point of history in 1933
作 者
黃晁
故事類型
虛構歷史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23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95
累積人氣
1965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5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100 / 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1933時空逆流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1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壹一七章 舊金山的收穫
老道士離開之後,王紹屏有點失魂落魄,讓從震驚恢復過來的夫人團對此感到十分憂心,紛紛詢問王紹屏怎麼了。王紹屏苦笑的說:「原來我早該死了!」小咪一臉不悅的說:「老道士胡說,夫君怎麼能相信!我們現在一家人不是好好的。」王紹屏看著九姊妹,忽然想開了的說:「對!我們一家人活的好好的,要一輩子開開心心。」九姊妹的心情和王紹屏是連在一起的,王紹屏一開心,九姊妹就跟著歡呼。一行人就又開始逛起街來,把神祕老道士的話全拋到腦後去。

但困擾不只神秘道士會帶來,滿莊的王紹源的緊急通訊,帶來更大的煩惱:滿莊的生化機械兵團和中央派來的幾個人發生衝突,中央的人員全都被制伏,關了起來。於是一行人匆匆忙忙搭車,返回停在舊金山郊外的飛艇。

在回到飛艇之後,接通了王紹源的視訊,聽著王紹源把事情前因後果說了一遍:「昨日我們接獲專田盛壽轉告南雲造子的消息,知道日本駐屯軍將一批軍火交給沂水縣的地下黨分子,打算用來對付我們。由於事先得到消息,我們封鎖了沂水附近工業區的通道,暴亂分子見無機可趁;便轉而就近突擊了崖莊保安隊,之後裹脅崖莊保安隊隊員及附近村民,人數從300人膨脹到1500人,於是轉攻沂水縣城。

韓復渠在和我聯繫之後,知道山東特區安全無虞,於是趕緊派兵增援沂水城。我教導團也進行緊急動員,以防運其昌旅失利,導致特區周邊不安。但錢大鈞和俞大維各接獲一封中央電報,要他們即刻接管裝備所和所屬教導團,其中技術團裡的葉秀峰和姜毅英兩人意圖闖入禁區,和機械戰士發生衝突,首先被制伏,已被關押。接著是錢大鈞,因為我們沒有將錢大鈞列入忠誠計畫,所以他大吼大叫拿著電報,要求教導團全部歸他指揮。我們電暈他之後,目前把他送回滿莊醫院戒護。俞大維倒是比較冷靜,他認為中央這封電報大有問題,因為一個小縣城叛亂,不足以干擾裝備所的工作,於是他自願鎖在自己房裡,等事態明朗。

但下午一名自稱是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特別訓練班班主任,名叫康澤的傢伙,帶了一批武裝人員,陪同國民黨山東省黨部常委張葦村,來到泰安招待所,說是要來協助錢大鈞接掌教導團;同時在威海衛也有五名國民黨威海區黨部委員邱瑞荃、黄海泉、卜文、王信符、叢璦珠等人也帶著武裝人員要求接管威海衛海軍基地、第三艦隊和海軍陸戰隊。以上人員,在對方採取武力對付我方之後,全部加以制伏,現在都囚禁中。接下來該怎麼辦呢?請指示。」

目前這個情況讓王紹屏很頭疼,他沒有想到和中央這麼快就得撕破臉。原本在他的構想當中,是沒打算和中央政府正面衝突的,最多就是見招拆招的賴皮罷了。

在他來看,即便後來出自強國很多資料抹黑了民國時期的國民政府,但是最後委員長還是很有誠意的辦了選舉。即便他在台灣走上獨裁之路,可最後這個政府仍然朝向民主化發展。他認為只要民智大開,經濟走上軌道,民主浪潮必定很難阻擋,即便後來強國也壓不住民主的呼喚,最後還是逃不出這樣的結局。否則大宇宙探索時代來臨,它也不會放棄原來台海爭端,採取了當年蘇聯邦聯制的概念,聯合東南亞各小國,甚至也放任台灣自行發展。

民主就是一種以人為本的思考模式 ,能夠容忍大部分人類間的差異。比方說廿一世紀初期台灣通過多元成家法案,承認了同性戀的婚姻。許多保守主義者認為這是促進社會墮落的根源,但多年以後就發現世界沒多大改變,異性戀依然是主流,但社會許多特殊族群少了無奈的悲哀,社會更加溫暖、祥和。

人類很多爭端,在多年以後,甚至要歷經過砲火洗禮,大家才發現那時候的爭執是多麼幼稚。民主制度有個好處,少數的意見,甚至是極少數的人,他們也有合法的方式能夠發聲,即便一次、兩次不被主體社會接受,但總有機會說服更多人支持,不至於走向極端。人類也才能採取更多元的制度與政策去化解彼此的不同。犯下不可改正的錯誤少,或者應該說付出的代價能收到較多的反省,未來改正的機會大,人類才有更多的可能邁向進步,成就更理想的世界。

但是這種觀念在剛剛脫離君主制度的中國來說,共鳴還是很少的。這好比談判,學過談判規則的對手,比全然無知只會瞎纏蠻搞的對手好談的多。目前王紹屏就是陷入這種窘境;他想好好講道理,對手只想玩權謀;他想開誠布公,對方卻是不停虛與尾蛇的玩手段。

「唉!玩手段還是得問這個時代的人。紹源,你能給我多少時間?我得和我們家的長老們談一談。」王紹屏無奈地表示他需要時間取得長輩團的援助。

「我認為六小時到十二小時還是瞞得住的。」王紹源有了熱河戰役的歷練,對於人類社會了解多了一點,對現有通訊效能和人類組織聯繫的頻率有了較為精準的預估。

「好!給我六小時 ,我會給你個答案。」王紹屏沒有用上對下的態度給予「指示」,而是用平等商量的態度給了交代,這讓早聽說過王紹屏能平等對待生化、機器人的王紹源感到無比欣慰:「他真的把我看成家人。」於是暗中下定決心要把拖延時間的這件事辦好。

王紹屏讓王念平去把長輩團和林蔚通通都接來,並且讓王世平去推掉晚上的當地僑領宴席,改到明早喝早茶。「記得要仔細說明,我臨時有公務要處理,不是刻意推託。」王世平在天津待的久,送往迎來的事做多了,即使王紹屏沒特別交代,他還是能讓任何人都感到滿意。

長輩團和林蔚來的很快,王紹屏扼要的把事情交代一遍。林蔚一聽到和中央發生衝突,還扣了人。立刻跳了起來:「台生,你瘋了嗎?還不快點把人放了,先向中央道歉,我再想辦法幫你緩頰。」

平時話不多的楊鈞這時開口了:「不!如果道歉放人,那就代表我們真錯了,並且任其予取予求。這樣一來,中央會更得寸進尺,步步進逼了。」

楊莊的夫婿王代懿也開口了:「二哥說的沒錯,假如服軟、示弱了,真的沒完沒了。」接著曾昭吉、曹錕、段祺瑞、馮玉祥、吳佩孚都是類似的看法。可見委員長人緣之差。而林蔚一言不發,但他的臉色卻是越來越鐵青。直到他聽見王紹屏說了句:「可我不想和中央起衝突。」他的臉色才好看點。

王紹屏繼續說:「我認為委員長還是有決心抗日的,也只有他能堅定不移和日本周旋到底。另外,我也相信他最後還是會推動民主制度的,畢竟三民主義是基本國策,不搞這些,就失去執政的立場。尤其國家當前面臨重大危機,我更不可能還搞窩裡鬥,和中央對抗。」大家聽到這裡,包含林蔚在內,所有人再度對王紹屏刮目相看,並對他堅持愛國抗日的決心感到肅然起敬。

「有沒有方法,能讓雙方都有臺階下,並且能夠稍稍減少未來隱患。」王紹屏繼續說著自己的想法。

說完之後,長輩團,甚至林蔚都開始討論起來,甚至還有所爭執。其中曾昭吉想出一個辦法爭議最小,他說:「不能正式認錯,就退,以退為進。讓台生辭去官職,讓中央有償接手,反正當時也是說好,武器裝備是得花錢買的,至少是給了經商業的便利環境成立的基金來購買,如果中央想自己玩,就全盤接過去。貸款欠債也好,倒賣物資也罷,就讓中央自己想辦法解決財政問題;我就不相信出這些餿主意的人能拿出錢來。」最後連林蔚都勉強同意這個方法:「雖然還是有威逼之嫌,但比武力相見好一點,而且撤資是任何商人感到安全受到威脅時,都會做的事,也不算示弱,更說得過去。」

於是王紹屏再次和王紹源聯繫,讓他將楊鈞等人修飾過的辭職信發給中央,並要他立刻把人放了。除了錢大鈞需要繼續復健,還有葉秀峰和姜毅英兩人因為是跟著俞大維來的之外,其他人釋放之後,一律禮送出特區。

沒多久,委員長就在南京辦公室裡,手裡揮著王紹源發來的電報大發雷霆:「娘西皮,你們不是說這是好機會嗎?現在王台生撂攤子不幹了,還要中央照價收購裝備所和工業區設備、土地,準備撤資了。你們說說該怎麼處理?沒有了王台生,沒錢養兵養裝備,我就抄了你們老家來填財政窟窿;萬一日本人再來,我就把你們都送到最前線去當小兵!」

當時出餿主意的賀衷寒,以及附和的陳立夫、戴笠都低著頭不說話。尤其是附和的陳、戴兩人心裡則是懊悔著自己幹嘛強出頭?而且這時才發現,人家是華僑啊!拍拍屁股走人,自己哪有什麼辦法,這可不是國內企業主,想怎麼搓揉都行。

「怎麼?都成了啞巴了?當時不是每個人都挺有把握的?說!該怎麼辦?」委員長真的動怒了,好不容易和王紹屏私下建立起良好關係,不僅得到王紹屏本身財力、科技的奧援,還拉到英、美、德等列強的支持。現在王紹屏不幹了,這些列強還會支持自己嗎?難道又要回到過去國際孤立無援,財政一窮二白的日子嗎?他生氣主要是生自己的氣,怎麼會一時鬼迷心竅,聽了這群混蛋傢伙的鬼話,下了那麼荒唐的命令。現在即使以後事情過去了,自己和王紹屏也有了隔閡。真是混帳!

這時陳誠率先開了口:「委座,我聽說楊永泰先生和王台生私交很好,不如請暢卿先生走趟山東,轉圜一二。」這段話真是一石二鳥,一是提了解決方案,二是踩了楊永泰一腳。和王紹屏有私交?那是什麼意思?有私心,還是背著委員長幹了什麼事?

但是這時委員長也沒心思想那麼多,於是下令:「發電報到南昌,讓暢卿走一趟,將新設立給王台生的單位原來副手的職位,全都提升為正職,並給他全權人事任命權,只要事後報備即可;此外 免去其他人的正職,讓他們改為協辦。對了!海、空軍委員會直接改名為總司令部,讓陳紹寬和林蔚兼任司令;另外成立直屬軍委會的海、空發展委員會兩個單位,讓王台生自己去搞。把這個任命讓暢卿帶去…,不!先發電報通知山東讓他堂哥知道。」委員長一口氣下了一系列安撫王紹屏的命令,雖然還是海、空軍的後勤職位,但性質改變了,王紹屏的地位更是大大的提升。而這時無論再怎麼眼紅,也沒人敢再觸霉頭地提出反對意見。

沒多久遠在舊金山的王紹屏就得到消息了,他覺得總算鬆口氣了。但林蔚卻澆了盆冷水:「不要高興的太早,委員長這樣做看似大方 其實他已經在心裡提防你了。」王紹屏覺得這還真麻煩,於是賭氣的說:「那該怎麼辦?我再全辭掉,總可以了吧?」

「不行,那代表委座安撫你失敗,他會直接記恨上你的。先保持沉默,等暢卿先生到了山東,再問他,看看有什麼辦法吧!反正不差這點時間,國際溝通有時差嘛!現在南京都深夜了!」林蔚這個把王紹屏的心又給懸起來的始作俑者,現在又撇的一乾二淨。

王紹屏暫時解決了自身的問題,他又想起來了共黨的襲擊,於是問還在線上的王紹源:「那共黨的攻勢呢?」王紹源反問:「哪個部分?沂水的亂兵已經派特戰隊平定了,擊斃了為首的一百多人,其他的除了老百姓經過忠誠改造後放歸故里外,剩下的都補充到我們的預備大隊去訓練;但江西南豐的共軍,我們就鞭長莫及了。」

「江西?政府剿共了嗎?還是共黨主動攻擊了?」王紹屏非常訝異這個消息。

「我們前幾個小時審問搗蛋的國民黨黨部人員才獲得的情報,據說是共黨主動襲擊南豐,中央黨部的賀衷寒、陳立夫、戴笠才會聯名建議接手教導團剩餘航空隊,打算支援危在旦夕的南豐第八師。」

情報落後,也且訊息量太小,這讓王紹屏有種使不上力的感覺,於是放棄解決這個問題,心裡想著:「算了!大不了回到原來歷史發展的軌道上,那又怎麼樣呢?」結束了和王紹源的談話,王紹屏就把這些煩心事拋諸腦後,和所有人來到舊金山渡口附近的薩克拉門托街615號傑克餐廳,好好的吃了一頓舊金山美式餐點。

沒想到,他在這裡遇到一個很特別的人:歐本海默!這位後來鼎鼎大名的美國原子彈之父,現在正任教於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

歐本海默經常在上完課之後,和幾個朋友到這裡來喝幾杯,這裡是美國禁酒年代少數能喝到酒的餐廳之一。王紹屏他的美麗妻子團一走進餐廳,就吸引了無數目光,其他男士幾乎當場忽略了帶頭走在前面的王紹屏。

目前連女朋友都沒有的歐本海默,大方的走向安潔,想請她喝杯酒。安潔淡淡的用英語說:「我有丈夫了。」歐本海默失望的正要走回座位,他又看到後面的安瑟,於是又鼓起勇氣邀請安瑟喝一杯;沒想到竟然得到相同的回答,他哀怨的悲嘆著:「我羅伯特·歐本海默難道遇不上一個未婚的好女孩嗎?」

耳尖的王紹屏透過翻譯機聽到了歐本海默的哀嘆,於是走上前去問他:「你是朱利葉斯·羅伯特·歐本海默嗎?」歐本海默驚訝的看著這位他不認識的黃色人種小夥子:「我認識你嗎?我今天除了女孩,沒有心情交新朋友。」他把自己屢屢被拒絕的惡劣心情,發洩在王紹屏身上。

「喔!那很抱歉,你剛剛搭訕的都是我的妻子。」王紹屏兩手一攤,絲毫沒有興師問罪的態度,只是露出炫耀的表情。

歐本海默算是非常有風度,他沒有被激怒,反而是訝異的說:「兩個都是?」王紹屏回頭指指夫人團:「九個都是!」

歐本海默張大了嘴,好一會兒才說:「還好,我沒和其他的搭訕,衝著你這麼有本事,能搞定九個妻子的份上,我得請你喝一杯。」

於是兩個人就把其他人丟下,高高興興地喝到迷迷糊糊。連林蔚都吃味的抱怨:「台生真不像話,把所有人丟著,自己和個洋人喝的這麼開心!」

小咪聽到了,就回應他:「你知道那個是誰嗎?那個是美國傑出的物理學家,他有項理論將會給美國帶來巨大改變。」「哦?這麼厲害?那倒要認識認識。」曾昭吉說完,拿著酒杯也走過去加入兩個人的行列。

喝到後來,歐本海默拿出張名片,要王紹屏一定得到柏克萊分校找他。王紹屏豪不客氣的說:「我明天就去找你,至少要幫你把肺結核治好。」歐本海默這時嚇的酒都醒了七、八分:「這是什麼人啊?怎麼知道我得過肺結核?聽他這樣說,難道之前我沒治好?」歐本海默一直以為他痊癒了,實際上只是症狀減輕了,加上他菸癮很大,掩蓋了他咳嗽的背後真相。

「傑克,你是醫生嗎?」歐本海默懷疑的問著,旁邊的曾昭吉用著不流利的英語說:「他不是,但他的妻子是,而且是我們中國的神醫喔!」曾昭吉的說法很爛,God doctor意思是上帝展現醫療奇蹟,比較好的說法是:highly skilled doctor技術好的醫生,或是能展現神蹟的醫生:miracle-working doctor。但歐本海默還是大概猜出意思,於是和王紹屏約定明天早上十點在柏克萊分校見。

「把他弄過來!」王紹屏心底偷偷下了決心,他絕對沒想到的第二天還遇到同是原子彈、氫彈發明人之一的歐尼斯特·勞倫斯,他正是歐本海默的同事,他即將因為參與發明回旋加速器,在1939年獲得諾貝爾物理獎。而把人弄到中國,就是即將長駐美西的王紹東的工作了。

除了認識一批物理科學家外,在2月21日(中原標準時間是2月22日)這天,他在僑領的安排下會見了共和黨的舊金山市長安吉洛·約瑟夫·羅西,他是個百分之百血統的義大利人,所以有著義大利人的熱情。加上王紹屏將大力投資舊金山,這讓這位將來連任三次的市長大表歡迎,並允諾將改善華人的地位與待遇,並敦促加州聯邦參議員,提出廢止排華反案和移民法,以釋放目前因為移民法被移民局關押在舊金山灣的天堂島的華人。

但很可惜,市長的遊說,首先就被從1917就開始當選參議員的海勒姆·詹森拒絕,這位連任28年的聯邦參議員本身就是排華移民法的推動者,所以他也拒絕會見王紹屏。

另一位去年才剛當選為聯邦參議員威廉·吉布斯·麥卡多則是個民主黨黨員,而身為共和黨的羅西市長根本沒辦法兌現他的承諾;最後還是僑領另尋途徑會見了這位曾擔任過威爾遜總統財政部長的新科參議員。不過他只關注經濟問題,也願意協助王紹屏排除投資障礙,但他對於種族議題並不關切,而且他民主黨內部的勢力不夠穩固,在1918年離開財長的位置後,多次爭取總統提名都失敗,最後才獲得參議員的提名,所以他也不可能在白人至上的社會裡,為華裔權益出多少力。

請求會見加州州長詹姆斯·羅爾夫也不順利,因為他也是個種族主義者,甚至公開支持對有色人種的犯罪者施展私刑;因此無論王紹屏打算在加州投資多少,都不能打動這位共和黨州長接見他。

王紹屏在美國西部的政治活動算是不大成功,本來他打算派遣特種部隊將天堂島的華人移民全救出來,但在長輩團一致反對之下,他只好放棄,並退而求其次的鞏固華埠的支持,並保障現有合法華僑的權益。

後來他抵達華盛頓,發現東部的思想比較開明,沒有西部這麼排華,於是他才把目標轉向東部,在美國東海岸地區展開一系列的政治拜會遊說活動。雖然不是這些遊說起了關鍵效果,不過即便是輔助功能,最後仍幫助他意外地提早廢除了排華法案,這是後話。

而他現在要鞏固華埠的影響力,進一步保護華僑權益,那麼勢必得和司徒美堂這類大佬,展開深入的會談;因此他決定利用晚宴之後的時間,和司徒大佬等人好好的談一談。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1933時空逆流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1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