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卷 列印機器闖時空
第二卷 初到山東捲風雲
第三卷 遊歷世界敵蹤現
第壹一五章 各方勢力的布局
第壹一六章 時空管制局?
第壹一七章 舊金山的收穫
第壹一八章 僑界也有派系?
第壹一九章 聖旨到!
第壹二零章 話不投機半句多
第壹二一章 莫名其妙的3K黨
第壹二二章 黃金爭奪戰之各方覬覦
第壹二三章 黃金爭奪戰之各國籌劃
第壹二四章 黃金爭奪戰之各顯神通
第壹二五章 保皇黨?!
第壹二六章 墨國租界?!
第壹二七章 金融危機前來自國內的鬥爭
第壹二八章 金融激戰下的美國總統就職典禮
第壹二九章 食言政客的代價
第壹三零章 撒手不管的災難
第壹三一章 重新布局
第壹三二章 英國暗戰
第壹三三章 法國混亂
第壹三四章 德國瘋狂
第壹三五 中世紀東歐
第壹三六章 不停歇中歐
第壹三七章 教宗遇刺
第壹三八章 敵人的武器
第壹三九章 地中海風暴
第壹四零章 處女地非洲
第壹四一章 戰火欲來
第壹四二章 新一波多方陰謀
第壹四三章 國內新亂局
第壹四四章 堅若磐石
第壹四五章 偷雞不著的寧夏王
第壹四六章 新四馬聯孫
第壹四七章 甘肅首役
第壹四八章 甘肅再戰
第壹四九章 維和部隊
第壹五十章 捲進四川亂局
第壹五一章 平津危機之醫學院學生失蹤記
第壹五二章 平津危機之日方軍營大爆炸
第壹五三章 黃沙滾滾阿拉伯
第壹五四章 所羅門王的寶藏
第壹五五章 錫安來人
第壹五六章 甘肅最後一役

1933時空逆流
Change the starting point of history in 1933
作 者
黃晁
故事類型
虛構歷史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23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95
累積人氣
1965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5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100 / 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1933時空逆流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1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壹四五章 偷雞不著的寧夏王
「養田,你不要再走來走去了,走到我頭都暈了。」孫殿英有點不耐煩的說著他的參謀長馮德明。這位馮德明號養田,保定軍官講武堂出身,在孫部裡面軍事素養算是最高,是原直魯聯軍第十四軍參謀長,現在則是41軍的參謀長。從孫殿英自命為河南獨立旅進入曹州之後,就被孫殿英招攬,還跟過孫殿英盜墓,算是老部下。

「對啊,馮參謀長,我們都很著急,但王少校不是又去請示了嗎?現在著急也沒有用。」幫腔說話的是軍需處處長李德祿,是孫殿英小舅子兼親信。

「我能不急嗎?從3月29日中央下命令以來,我們找了多少藉口,不是車輛故障,就是油料不足,現在大半個月去了,都已經四月十五了。今早中央經下達了最嚴令,讓我們全速前進,務必得在十天之內趕到隴南,否則取消41軍和40師番號,所有軍官軍法處置。到現在王所長那裡卻還沒搞定,還要我們停在這綏寧邊界等待談判結果。萬一讓土共跑了,中央一翻臉,難道我們能說是裝備所給我們下的命令嗎?」馮德明一口氣抱怨完,覺得一股胸悶好多了,伸手從桌上端杯水,一口氣喝完。雖然孫殿英部所屬全都接受了忠誠計畫改造,但效忠不代表他們不能抱怨。馮德明算是憋了很久,才一口氣把怨氣吐出來。

一聽到有人開砲了,李德祿也忍不住說:「說的也是,不是說王所長有通天本領嗎?怎麼小小的四馬都搞不定呢?又不讓我們直接一路火力全開推平過去,真不知道裝備所在擔心什麼?不然讓劉月亭他們的118空騎旅直接飛過去斬首不就好了嗎?通通抓起來,看這四馬還囂張不?四馬讓他變死馬!」

舉人出身,飽學多識的軍部秘書長梁朗先看李德祿說得不像話了,怕隔牆有耳,連忙打岔說:「別胡說,越說越離譜。王興實少校不是又去請示了嗎?我看很快就有消息了。」

孫殿英冷眼看著一夥親信一大早在軍部爭相連連抱怨,自己卻一句話也不吭一聲,因為他知道不讓自己的部下發洩一番,未來可能就會把怨氣發在自己身上,畢竟忠誠計畫是效忠王紹屏,不是效忠孫殿英他自己。在熱河戰役過了一段時間之後,狡猾如狐的孫殿英也明白了,自己和屬下一定是著了王紹屏的道,不然怎麼部隊既沒拆分重整,也沒摻沙子整編,原封不動交還給自己,但包含自己,就沒有一個人想再叛變,私下打些算盤呢?原本他以為只是吃好、穿好、裝備好,還坐領高薪,大家樂不思蜀,後來總覺得不大對勁,因為手底下這些兔崽子天不怕地不怕,連東陵都敢盜的傢伙,平時稍有不順,罵天罵地,就不敢說王紹屏一句不是。連他自己都是這樣,光是想要想想王紹屏的壞處,卻是一個都想不出來,應該說連這個念頭都冒不出來。所以他知道自己這夥人一定被動了什麼手腳,只是想不起來在什麼時候,什麼地點,發生了什麼事?最後他認命了,打算未來讓自己和手下們一路跟著王紹屏走到黑了。

在借道這件事情上,他和眼前這批親信一樣,怎麼也想不通王紹屏為什麼要用談判的方式來解決。不過,他一點都不擔心結果。即便王興實把大部分的訊息都和他分享,讓他知道中央已經有人打算拿他開刀,企圖撤掉他41軍的番號,他也無所謂。「不就想要拿去收買川軍的孫震嗎?沒什麼大不了?沒番號、沒地盤,難道王所長會拋棄我嗎?」孫殿英對於這件事可是信心滿滿,如果有想要把他當棄子,幹麻花大錢替他們換裝?想到這裡忍不住美美地又用力吸了口菸斗,吐著煙圈,美滋滋的想著自己未來美好的生活:「王所長是要幹大事的,跟著他升不了官,也能發大財。」自從戒掉大煙之後,他改抽煙斗,沒辦法,沒有一管東西在手,他總覺得不自在。

當然,他也知道為了這次談判,王紹屏留守山東的二堂哥王紹源可頭疼死了,雖然不清楚談判全部過程,但聽王興實略為提到,那個馬鴻逵為了撈取更多利益,可是大大的狡猾。不過這一切他都管不著,也不想管,他只要繼續聽從裝備所的命令,死皮賴臉的拖時間,給談判爭取空間就好。

這時,原本應該在山東坐鎮的王紹源,現在正在北平和馬鴻逵的二兒子馬敦靜周旋。原來在平津兩地跑的五堂哥王紹雄因為天津有點麻煩事,沒辦法趕過來,王紹源只好自帶原本在滿莊協助自己,大小兩咪的堂妹林嘉琳來幫忙談判,也讓她多熟悉熟悉國內軍閥林立的外部環境。

「唉!嘉琳啊!妳說這次馬敦靜同不同意我們的借道的要求啊?都搞了兩個多禮拜了,馬鴻逵就是不現身,讓他兒子在那裡傳話,一來二去,浪費時間,中央都快翻臉了。」王紹源對著自己的助手林嘉琳一邊詢問,一邊抱怨著。小咪給王紹源派了三個助手,一是負責對外的林嘉琳;二是負責對內,安瑟雙胞胎的親妹鄧安琳;還有科技對口,安潔的表妹鳳飛萍。這次王紹源只帶了林嘉琳出來,另外兩人留在山東坐鎮。

「二堂哥,我看不容易,從一開始要飛機大砲,到後來只要金子五噸,現在又是中正式步槍二萬支、馬克沁重機槍一千挺、捷克輕機槍三千支,60迫擊砲一千部,加上黃金一千公斤,我們哪次說個不字了?但最後都是他們在反悔。飛機大砲,他說沒訓練員,又不要我們派教官;金子說搬運不容易,又不讓我們幫忙;我看他們就是變著藉口耍著我們玩,除非馬鴻逵出面,否則我看一切都是在測試我們的底線。可惜,我們就是只要借道,一切沒底線,凡事好商量;所以他們怎麼看,都覺得有問題,認定我們鐵定包藏禍心。所以啊!我看,我們應該拒絕一次,讓孫殿英跨進寧夏邊境嚇嚇他們,讓他們誤以為這就是我們的底線,這個寧夏王說不定就被嚇出來了。」林嘉琳跟她兩個堂姊一樣,都是戰爭狂,深信話聽不懂的傢伙,就讓拳頭說話。

王紹源搖搖頭:「紹屏還想跟他們合作,現在扯破臉,未來就不好弄了。你沒看周大文市長躲著,兩邊都不幫。我也不想逼他,就是為了未來談合作留個後路。我們台灣人說:『人前留一線,日後好相見。』就是這個道理。」王紹屏整個生化機械家族為了和家主親近,都自認是台灣人,對後世台灣文化熟悉的不得了。

「這樣也不行,那樣也不行,咱辦?」林嘉琳兩手一攤,也覺得很苦惱。

這個時候忽然一聲報告,一名戰士拿著文件站在門口等著傳喚。

「大川啊!什麼事?進來說。」王紹源客氣地招呼著這位上士士官劉大川,這位劉大川是東北軍第一批空中突擊隊的狙擊手,在「泡湯行動」中,被擲彈筒傷了右臂,雖然在超級醫療設備之下,完好如初,但右手常常不自覺顫抖,沒辦法再擔任狙擊手。留在山東治療復健的時候,他決定離開東北軍,申請調入裝備所,王紹屏看他十分機靈,於是調來給王紹源當傳令。

「報告秘書長,馬敦靜中校的副官來電,約您一小時後在六國飯店吃中飯,還有這是馬家軍最新情報。」劉大川雙手把文件遞給王紹源。自從王紹屏升任少將加中將銜的裝備所所長,得到全盤人事權之後,他就任命自己的二堂哥為秘書長,出國期間全權代理自己的工作。所以,劉大川才會稱王紹源為秘書長。

王紹源打開文件一看,忍不住呵呵笑了起來:「這下大家都要倒大楣了,難怪馬敦靜要見我了。嘉琳,妳不用再執著想方設法使出什麼強硬手段了,這次對方一定會乖乖就範的!」說完,一把就將文件塞給林嘉琳,她打開一看,冷笑兩聲,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

當天早上稍早時分,寧夏省會寧夏縣縣城的省主席辦公室裡,一個胖子在桌子前面走來走去,電話響起,這個靈活的胖子一下子撲到桌子前面,匆忙拿起電話,還打翻了桌上的筆架。

「喂!我馬鴻逵!」胖子停頓了一下,接著說:「確定了嗎?好,我知道了。」胖子掛上電話,又來回踱了幾步,然後對著門外,扯著嗓門大吼一聲:「馬如龍!」一個瘦長的高個子一閃影就奔到門前:「主席!什麼事?」「立刻發電給二公子,要他立刻完成交易。」馬鴻逵揮揮手讓副官立刻去辦,馬如龍一個立正說聲是,正要轉身離開,馬鴻逵搔搔自己的光頭又開口:「回來!還有,發電給陶樂湖灘的三公子,讓他放開邊界,給孫殿英借道。還有發給固元縣的大公子,讓他嚴防戒備隴南方向,任何不明軍隊靠近,無須報告一律開火驅離。對了,再加派兩個騎兵團給大公子。就這樣,快去吧!」馬如龍一個靠腿,敬了個禮,飛溜煙的跑的不見人影。「天啊!這下闖了大禍了,不行,還是得聯絡一下馬步芳、馬步青兩兄弟,還有堂哥馬鴻賓。八萬人啊!不知道我們擋的檔不住?」馬鴻逵自言自語一番,立刻拿起電話,撥了個號碼,電話接通之後,只聽他一聲諂媚的笑聲說:「唉呦!堂哥啊!沒事,沒事不能找你聊聊嗎?…」

幾乎同時,甘肅省會蘭州市內的甘肅綏靖公署辦公室內,也有一個人在辦公桌前走來走去。不過這個人是個瘦子,他是甘肅省主席兼綏靖公署主任朱紹良。他終於從自己在南京的消息管道知道了孫殿英的真正目的地。

「南京參謀本部都是一堆混蛋,沒事連我都騙幹嘛!這是做什麼?防我嗎?我一沒兵二沒將,就幾個保安隊員,加上一個空頭職銜,我是能幹嘛?調孫殿英來幫我剿共,我求知不得啊!現在好啦,我還叫四個傻馬一起反對孫殿英入甘,我是白癡啊!現在陝南的共軍聚集了八萬人要打通甘肅,退到新疆,據說新疆的盛世才也調動了五萬部隊準備接應,我這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朱紹良在副官處處長兼公安局局長拜偉前面叨叨念著,他知道拜偉和同是回族的馬家軍前面能說的上話,而且他是保定一期,是孫殿英的參謀長馮德明的學長,兩人關係也不錯,所以才故意在他面前講這些,希望拜偉主動開口要求要幫忙,不然他這個省主席還真拉不下這個臉向自己的下屬求救。

拜偉,號襄華,是個山東大漢,不僅個子是個大塊頭,聲音也十分宏亮,平常沒事喜歡唱唱平劇裡的黑花臉,骨子裡就是個熱心腸的漢子,加上早年仕途不順遂,賀勝橋之役被北伐軍打成重傷回山東養病。康復之後,要不是保定老同學,擔任甘肅省政府秘書長李勉堂的介紹,他現在還在老家喝西北風呢。加上他一到甘肅就獲得朱紹良重用,一心想要回報朱紹良,順帶給自己老同學長長臉。於是嘩啦一聲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敬了個禮,大聲說:「主席,您放心,我去遊說馬家軍,讓他們協力阻擋土共北上。說到這些土共,我在武漢找工作的時候,吃過這些共黨分子不少苦頭,我可不能讓他們進到甘肅來禍害甘肅鄉親,這件事我會全力以赴。另外,我和孫殿英的參謀長馮德明有舊,他是我保定的小老弟,在學校的時候常常跟在我後頭,我去說說,讓他們加快腳步,趕快來甘肅支援。」

朱紹良目的達到了,於是笑笑地說:「一切就拜託襄華了。」等拜偉風風火火出門之後,朱紹良才揉揉耳朵,小聲地對來收拾茶杯的秘書說:「這拜偉什麼都好,就這嗓門特大了點,所以我才讓他親自過來,不想在電話裡跟他說。不然這一收線,我耳朵就聾了一隻。」秘書微笑地的說:「的確,拜長官嗓門是大了點,聽說他在公安局罵人,城門站崗的衛兵都聽的到。」朱紹良這時心情很好,笑罵一聲:「胡扯,這公安局離城牆也要四里路,哪可能?不過說到城門衛兵,你這倒提醒了我。這年頭兵荒馬亂的,手上沒兵真的不行,回頭讓李勉堂和拜偉商量商量,挪挪經費,多搞個幾個保安團出來。」朱紹良知道手下這兩位都是練兵的好手,於是決定自己也多搞些部隊,以免現在成為四戰之地的甘肅,最後搞到自己無容身之處。

中午時分,王紹源和林嘉琳依約來到東交民巷像座堡壘的六國飯店。只見馬敦靜和過去不一樣,直接在門口等著這兩位財神爺。只見嘉琳一個箭步邁上台階,笑著說:「唉呦!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勞駕馬二公子在門口久候,裝備所可不敢當啊!」

雖然老爹給他的電報沒有詳細說明原因,但在北平什麼消息打聽不到,馬敦靜知道父親這次偷雞不著,自己只好代替老爸認栽了,摸摸鼻子,笑臉迎人地說:「林小姐哪的話,今天我來早了嘛!不好意思讓兩位跑這麼多趟,就打算在門口給兩位賠個不是,您大人有大量,原諒小弟吧。畢竟軍國大事,不可不慎啊!」

「哼!你是哪一國?和我們不同國嗎?」林嘉琳得理不饒人的繼續消遣寧夏馬家二公子。

雖說好男不和女鬥,馬敦靜真要面對這位裝備所小辣椒,在逞口舌上還真有點招架不住,連忙向王紹源拋出求救的眼神。王紹源也不想把場面弄得太難堪,但更不願意落了下風,所以也不幫腔救援,給馬二少台階下,只是連忙和稀泥的說:「門口這人多,人多嘴雜,什麼事,我們進包廂說。」於是三人帶著衛士、秘書一干人等,走進了六國飯店。

等到了包廂,大家坐定,馬敦靜知道後開口遭殃,於是主動打開話匣子:「王秘書長、林秘書,這次的條件,家父已經同意了,家父已經通知邊境,讓孫將軍所屬41軍通過寧夏了,您倆看看何時可以交貨。」

王紹源正要開口,林嘉琳忽然打岔:「東西我們可以給,但除了借道,我們還要租借個機場。」

馬敦靜聽到這句突然加的條件,愣了一下,低吟了一聲「這…。」腦袋全速運轉,思索一下該如何應對。片刻,他開口說道:「這是原來沒有的條件,我得問過父親。」

王紹源再度想要開口,林嘉琳看了他一眼,再度搶在之前,把今天收到的情報放在馬敦靜前面:「的確原來沒這個條件,但是情況也不一樣了,八萬共軍加上新疆五萬中俄軍混合部隊,條件是否應該改一改?41軍其實只有一個師,二萬五千多人,雙拳難敵四手,缺乏空優,也不能保證裝甲車能夠攔得住對方分進合擊。如果你們覺得合適,我們可以快速幫馬家軍進行換裝訓練,讓你們也有自保能力。」王紹源沒想到這個小妮子反應這麼快,有了三分顏色立刻開起染房,不禁投去個讚賞的眼神。林嘉琳會意,輕微的點了下頭,就把目光盯在馬敦靜臉上,等待他的回答。

「這…,我還是得問問我父親,畢竟寧夏的情況,還是他最清楚,而且也是他在當家做主。」馬敦靜知道自己不能示弱,不然鐵定沒完沒了,乾脆二五六都推到他老爹身上。他心想,時間這麼緊迫,看誰耗得起,反正倒楣的是甘肅,又不是寧夏。中央怪罪下來,馬家依然當他的土皇帝,孫殿英可是拿著中央編制的客軍,裝備所更是中央的衙門,誰會真正倒楣,還不曉得呢!

王紹源發覺馬敦靜這招厲害,如果在僵持下去,恐怕孫殿英頂不住了,自己也吃不消。於是攔住還想說話的林嘉琳,開口說:「不然這樣,我們有飛艇,到寧夏也不過兩三小時的時間,我們現在就走,應該不會耽擱太久。」馬敦靜沒想到看似斯文的王紹源竟然出狠招,直接釜底抽薪,讓他措手不及。

正當他還在思考該如何推託的時候,跑堂這時候進來高喊一聲:「先生女士,人是否到齊了?是否要上菜了?」馬敦靜心想這服務生來得正是時候,正要開口,沒想到林嘉琳反應超快,馬上對侍應生喊道:「打包!我們路上吃!」服務生愣了一下,馬上笑容滿面的說:「好的、好的,小的立刻去準備。」

馬敦靜眼看救兵被阻斷,立刻給身邊的副官使了個眼色,副官會意,點點頭,跟著跑堂後頭跑了出去。馬敦靜笑著掩飾說:「我讓副官去盯著,以免服務生偷斤減兩,少給我們打包一、兩個菜。」林嘉琳心中腹誹著:「我還買菜咧!不就是想叫人通知寧夏王先躲避一下嗎?」

一桌子三個人各懷鬼胎,各自揣揣不安,過沒多久,副官跟著侍應生提著大包小包回來,向馬敦靜點點頭,馬敦靜看到之後,知道通知父親施展拖延戰術再度成功,於是笑著說:「菜來了,走吧!走吧!我一直想見識見識裝備所的飛艇,今天運氣可好了。」

王紹源和林嘉琳知道大事不妙,但依然保持笑容,率先站了起來,沒好氣地讓所有的菜盒都讓馬敦靜的手下提著。

這時馬敦靜稍稍晚了幾步,悄聲向副官問道:「父親怎麼說?」副官愣了一下:「老帥?您讓我聯絡老帥嗎?我還以為您讓我盯著點,以免服務生偷斤減兩,短少一、兩個菜。」

馬敦靜真的傻住,一兩秒之後,氣不知打哪出,咬牙切齒的低聲吼道:「吃、吃、吃,你就知道吃!馬文才!你乾脆改名叫馬蠢才好了。」馬文才覺得很無辜,剛不是你要我去盯著的嗎?

雖然馬家兩人刻意壓低了音量,但王氏家族每個都是超人,怎麼會聽不見呢?不過王紹源拉拉林嘉琳,示意要她不要大聲笑出來,避免讓馬敦靜過於難堪,於是兩個人隱隱地竊笑走在前面。但是不斷抖動的肩膀,走在後頭的馬敦靜怎麼會不知道自己的談話已經一字不漏的被偷聽走呢?他狠狠地拍了副官的後腦勺,然後低吼了一聲:「走!」馬文才低低的說:「走就走嘛!打我幹嘛!」馬敦靜回頭瞪了他一眼,馬文才嚇得連路都不太會走,低著頭像個小媳婦一樣跟在後頭。

飛艇比王紹源說的還要快,大約一個半小就到了寧夏縣城城外,大家換搭悍馬趕進城裡的寧夏省政府,直到衝進省主席辦公室裡,還不到兩小時。

本來馬敦靜還打算透過馬鴻逵的秘書擋一擋,讓副官偷偷用電話通風報信,無奈馬鴻逵的專線一直佔線中,林嘉琳這個鬼靈精怪,又趁著馬敦靜不注意,隨著秘書一起闖進馬鴻逵的辦公室。王紹源也就有樣學樣,假裝要逮住林嘉琳,一起闖了進去。無奈的馬敦靜,只好跟在後面,看看自己的父親會有什麼急智反應。

沒想到三個人一進到省主席辦公室,只見一個大屁股趴在辦公桌前面,還露出內褲向著門口。原來是馬鴻逵正趴在桌上,諂媚的和某人通電話,只聽他不斷說是,也不知道和誰講電話如此專注,講到完全沒發現有人闖了進來。

秘書對於馬鴻逵講重要電話時的怪癖已經習以為常,但其他三人則是大開眼界,最吃驚的還不是王、林兩個外人,而是馬敦靜這個兒子。老爸的醜態完全顛覆了馬敦靜對父親的印象:「這還是我那威風凜凜的老爹嗎?」

秘書趕緊向前,低聲在馬鴻逵耳邊說:「主席,有訪客到。」馬鴻逵正在說服馬步芳入甘協防,講的正起勁,完全沒注意到周遭情況,不耐煩的說:「無論是誰,都讓他等,沒看我正在和大哥講電話嗎?」秘書忽然感到一陣噁寒,這馬步芳明明比馬鴻逵小11歲,現在有求於人,連大哥都叫上了。

「咳、咳…,爹,是我,敦靜。」馬敦靜不知道老爸和誰在聯絡有這麼重要,但實在不想在外人面前繼續鬧笑話,尤其是老爹那個渾圓的大屁股,怎麼看怎麼噁心。

馬鴻逵一聽到寶貝兒子的聲音,立刻從桌上爬了下來,手裡頭電話還沒放下,轉過頭來看到真是自己兒子,才戀戀不捨的對電話那頭說:「老哥,我在北平的兒子回來了,我先和他說說話,我們回頭再聊。是,那是,好,就這樣,麻煩大哥了。」

馬鴻逵放下電話,這才注意到兒子旁邊站了一男一女,男的高壯那沒什麼,西北到處都是壯漢。不過這女的高挑健美,淺褐色的短髮,高聳的鼻子,烏溜溜的大眼睛,帶著那麼一點洋人的味道,又有中國風的氣質美,尤其那上薄下厚的性感紅嘴唇,真想讓人咬一口。還有那對豐滿的大奶子,緊緊的包在中國少見的西洋套裝內,更是令馬鴻逵看傻了眼。

真正傻眼的還有馬敦靜,他沒想到老爸剛才露完大屁股,現在又露出豬哥樣,連口水都快滴下來。他趕緊又喊了一聲:「爹,這是裝備所的王秘書長和林秘書,他們都是王所長的親戚,王先生是所長的堂哥,林小姐是所長大夫人的堂妹。」馬敦靜趕緊在話裡把情報說清楚,以免自己老爹犯傻,把人家小姨子搶來當七姨太。他在北京待的這段時間,可是透過周大文對王紹屏了解不少,連張少帥、委員長都得客客氣氣的拱著的人物,可不是自己這個邊陲地帶小小軍閥勢力惹得起的。之前還能藉由對方有求於自己,透過談判耍得對方團團轉,但是如果動了人家的人,那分分秒秒就能把自己家族從地球上抹煞掉。

馬鴻逵在西北馬家軍裡號稱狡猾的胖子,當然不是省油的燈,聽到兒子的提醒,立刻深深吸了一口氣,把垂在嘴邊的口水,瞬間吸得一乾二淨,瞬間換上道貌岸然的樣貌,熱情地伸出肥厚的雙手握住王紹源,用力搖著手說:「王秘書長大駕光臨,怎麼也不事先通知一下,好讓我出城十里歡迎啊!」

林嘉琳完全不給面子在一旁說:「怕是馬主席出城又有要務,我們又得撲了個空,不得見啊!軍情緊急,我們已經在北平蘑菇兩個禮拜了。馬主席是不是客氣話別說了,趕緊談正事吧。」

王紹源雖然感覺有些尷尬,但也不想多拖時間,於是順著嘉琳的話,跟著說:「是啊!馬主席!共軍紅四軍已經在昨天打下廣元,不久就會進入隴南地界;盛世才陳兵哈密,看來也是來勢洶洶。我們還有一個祕密的消息,蘇聯教唆蒙古出兵十萬,目前前進到達蘭扎德嘎德,已經瀕臨寧夏地界的居延海,動向不明,但看來是要支援紅四軍出塞;而蒙古大舉南下,這才是寧夏的心腹大患啊。」

馬鴻逵大吃一驚,但馬上恢復理智,心裡想著:「不可能吧?難到蒙古還想入侵中原?我看這個姓王的傢伙應該是唬我的,先聽聽他們要開什麼條件再說,千萬不要自亂陣腳。」於是放開王紹源雙手,後退一步,臉色恢復正常地說:「王秘書長未免太危言聳聽了吧?難道蒙古還會想要入主中原?就算我馬鴻逵無法力敵,中央也不會坐視不管吧?」

林嘉琳看馬鴻逵處變不驚的樣子,決定再給他一根稻草,壓垮這隻胖駱駝。於是她從隨身公事包裡掏出一疊黑白照片,遞給馬鴻逵,一邊說:「馬主席,這是我們的空拍圖,你看看我們的情報作業有沒有失誤,居延海您應該認得吧。」

馬鴻逵邊看著空拍圖臉色瞬時三變,然後走回桌子後面,拿起電話撥了個號,接通之後,大聲說:「叫馬得先聽電話,我是馬鴻逵。」馬鴻逵拿著電話沉默許久之後只說了一句:「邊境情況如何?」隨後臉色鐵青地又說了幾句:「怎麼不早回報?好!我知道了!嚴密監視,隨時回報,我會派人增援你。」

掛上電話,馬鴻逵向門口喊了一聲:「馬如龍!」早上那個瘦高個子又一溜煙地衝進辦公室,靠腿立正:「主席,有什麼吩咐。」馬鴻逵也不多囉嗦:「讓馬得功立刻增援居延海的馬得先,不過沒有我的命令,不準先開火。但是如果對方主動攻擊,可以就地還擊,之後趕緊回報。」副官馬如龍領命之後,立刻轉身小跑步離開。

馬鴻逵邊揉揉自己的太陽穴邊開口:「兩位貴客請坐,你們的情報沒有問題,是我疏忽了,中午蒙古大軍果然陳兵邊界,事發突然,我的屬下還在觀察,正想要回報,沒想到兩位先來了。現在我們打開天窗說亮話,你們來到寧夏,應該是對原來的條件不大滿意,說吧!你們要什麼?」

王紹源點點頭讓林嘉琳當黑臉先說:「馬主席,我們要的不多,除了借道,就多一個必要條件和一個可選條件,必要的是,我們要租借一處機場,讓我們的空軍進駐,以便增援孫將軍的41軍。您可以選擇的是接受我們的換裝訓練,飛機大砲裝甲車這都可以有,無息貸款,您看如何?」

「這…」偷雞不著的寧夏王,這下不僅僅失把米,可能還得沾滿全身雞屎,讓王紹屏的勢力進入寧夏,這本來是他未來想要談合作之後,才要開的條件,不然他就不會讓周大文等這麼久,都遲遲沒答應和王紹屏見面了。

「這下該怎麼辦?」狡猾的胖子也有沒轍的時候。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1933時空逆流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1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