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卷 列印機器闖時空
第二卷 初到山東捲風雲
第三卷 遊歷世界敵蹤現
第壹一五章 各方勢力的布局
第壹一六章 時空管制局?
第壹一七章 舊金山的收穫
第壹一八章 僑界也有派系?
第壹一九章 聖旨到!
第壹二零章 話不投機半句多
第壹二一章 莫名其妙的3K黨
第壹二二章 黃金爭奪戰之各方覬覦
第壹二三章 黃金爭奪戰之各國籌劃
第壹二四章 黃金爭奪戰之各顯神通
第壹二五章 保皇黨?!
第壹二六章 墨國租界?!
第壹二七章 金融危機前來自國內的鬥爭
第壹二八章 金融激戰下的美國總統就職典禮
第壹二九章 食言政客的代價
第壹三零章 撒手不管的災難
第壹三一章 重新布局
第壹三二章 英國暗戰
第壹三三章 法國混亂
第壹三四章 德國瘋狂
第壹三五 中世紀東歐
第壹三六章 不停歇中歐
第壹三七章 教宗遇刺
第壹三八章 敵人的武器
第壹三九章 地中海風暴
第壹四零章 處女地非洲
第壹四一章 戰火欲來
第壹四二章 新一波多方陰謀
第壹四三章 國內新亂局
第壹四四章 堅若磐石
第壹四五章 偷雞不著的寧夏王
第壹四六章 新四馬聯孫
第壹四七章 甘肅首役
第壹四八章 甘肅再戰
第壹四九章 維和部隊
第壹五十章 捲進四川亂局
第壹五一章 平津危機之醫學院學生失蹤記
第壹五二章 平津危機之日方軍營大爆炸
第壹五三章 黃沙滾滾阿拉伯
第壹五四章 所羅門王的寶藏
第壹五五章 錫安來人
第壹五六章 甘肅最後一役

1933時空逆流
Change the starting point of history in 1933
作 者
黃晁
故事類型
虛構歷史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23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95
累積人氣
1965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5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100 / 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1933時空逆流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1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壹四六章 新四馬聯孫
民國34年,1933年,4月15日傍晚,江西軍事委員會委員長南昌行營裡,委員長正在大發雷霆。

「娘西匹,陳季棠這個混蛋,竟然給我放走了共軍主力!辭修,白建生攔住了嗎?」委員長邊看地圖邊對後面的陳誠問道。

「校長,白崇禧正在湘江邊和渡河的匪軍激戰,結果還不知道,但廣西的軍力有點薄弱,要全殲共匪,恐怕有困難。」陳誠恭敬的回答。

「增援呢?」委員長眼睛仍盯著地圖,嘴上不停的問著。

「最近的南路軍余漢謀,正在回師廣州,驅逐陳濟棠;次近的西路軍何健正在向陝南靠攏,圍堵陝川共軍南下之路;東路軍衛立煌、張治中、蔣鼎文南下福建,平定閩變。北路軍正在收復江西各地,鞭長莫及。校長,說實話,我們無兵可派,白崇禧只能靠自己了。」陳誠很老實地把現況做了稟報。

「唉!娘西匹,枉費我調動五十萬大軍,最後功虧一簣,還不如當初聽王台生的話,圍而不打,還不用浪費寶貴的軍費。對了!那陝南、川北的殘餘匪軍呢?劉湘堵住了四川的缺口了沒?還有胡宗南回師隴南了嗎?孫殿英呢?」一連串的問題從委員長的口中不斷發出,他的目光也從地圖的西南轉向西北。

「校長,劉湘被他小叔劉文輝牽制在成都,連我們派去調解的特派員程澤潤也陷了進去,被劉文輝俘虜。現在兩邊還在激戰。一時間劉湘抽不開身,只能讓楊森代替田頌堯代理剿總司令。

而楊森正聯合田頌堯、李家鈺、羅澤洲和劉存厚等殘部,重整旗鼓,約聚集四萬人,正想辦法堵住共軍向成都突進襲擊,避免他們直接進入成都平原腹地。不過情況不大好,楊森等部有一半以上是徵集剛放下鋤頭的農民,訓練器械都不足。前兩日又敗於廣元,讓共軍佔領廣元城區,目前正進逼川隴之間的阿壩,恐對成都採取合圍的態勢;所以胡宗南停駐在阿壩附近的劍閣,和退守東南邊雲台山的楊森形成犄角,阻擾共軍南下成都或者進入阿壩山區。

阿壩山區地形複雜,共軍如果鑽進去,胡宗南也完全沒有辦法。胡宗南回報,今早他擊退共軍第四軍的前鋒,目前正在修整,他打算趁勝追擊,奪回廣元。畢竟第一軍的裝甲車部隊如果沒有經過廣元,就沒辦法增援隴南。

魯大昌則是放棄天水周邊,雖然軍政部何部長一直下令他堅守天水,但他仍將兵力收縮到山邊隴南縣,打算背靠胡宗南,放開交通要道,讓共軍直撲馬鴻賓35師駐紮的蘭州,一副禍水西引的樣子。

至於孫殿英,他一路走走停停,一會兒車輛機械故障,一下子缺油缺水,現在乾脆在停在綏寧邊境上的阿拉勒廟不走了,說是等油料。何應欽部長威脅要撤掉41軍番號,要他放棄車輛裝甲,徒步入甘,孫殿英還是不肯走。」陳誠大致把情勢說了一遍,但刻意在最後打擊了孫殿英一番,畢竟現在王紹屏就是南京中央陸軍軍方的「全民公敵」。孫殿英雖然不是裝備所的嫡系,但不是搶在中央軍前面換裝嗎?不打擊他,打擊誰呢?

原本委員長已經走回桌前,拿起茶杯,打算喝口茶,一聽到陳誠的描述,他果然再度發怒,把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放,砰的一聲,咆嘯地吼著:「都是一群混帳,這些軍閥一日不掃平,中國一日不安寧。魯大昌那個土鱉,全軍都是些農民泥腿子,拿些破銅爛鐵也就算了,孫殿英可是王台生整編過的機械師啊!通知裝備所,如果孫殿英不往前走,不僅要撤銷番號,還要收繳他們的裝備。」

這時一直在旁邊不說話的戴笠忽然開口:「報告校長,孫殿英徘徊不前,恐怕還是裝備所的命令。」陳誠看了戴笠一眼,眼中充滿嘉許的意味。

「什麼?」委員長重重的敲了一下桌子:「王紹源是想造反了嗎?王台生怎麼帶的人?」

「校長,王紹源現在在北平,據說是和馬鴻逵的次子馬敦靜洽談借道的事情,所以讓孫殿英在綏遠地界按兵不動!」戴笠有點得意忘形的打算趁勝追擊,給裝備所來個重重一擊。

「借什麼道?軍政部沒有下令讓馬鴻逵、馬鴻賓讓道,給予孫殿英方便嗎?」委員長忽然覺得有點不對,瞪著戴笠,好像要從他眼珠子裡看出實情。

戴笠有點慌了,他沒想到自己一時興奮過頭,竟然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軍政部讓孫殿英兼領「青海西區屯墾督辦」的命令可沒在南昌行營走一圈,都是何應欽自作主張的。「完了、完了,這下非把敬公得罪死了,該你多嘴,該你多嘴…。」戴笠在心裡給自己賞了千萬個巴掌。

「說,雨農!難道你們有什麼事瞞著我?你不說,辭修說!」委員長把嚴厲的目光掃向陳誠。陳誠這個大汗直流,「我是招誰惹誰了?」

陳誠正打算把這些「同志」都賣了一遍的時候,一旁一直沒開口的楊永泰這時說話了:「委員長,據我的了解,軍政部希望能達到保密突襲的效果,發了個通電任命孫殿英為『青海西區屯墾督辦』,引起了西北四馬和甘肅綏靖公署朱紹良的公開反對。王紹源應該是去替中央解釋,讓馬鴻逵私下借道給孫殿英抵達隴南,據說這次裝備所出血不少,也算是為國解憂吧。」楊永泰早就收到王紹源解釋的密函,輕輕地藉機四兩撥千金,把髒水回扣到南京中央陸軍軍方這群天子門生的頭上。陳誠在旁邊一臉鐵青瞪著楊永泰,戴笠雖然心知肚明是自己搬磚砸腳,但也把先捅出實情的楊永泰給記恨上了。

「哦?為什麼我都不知道?孫殿英遠道而來就是要圍堵紅四軍,保什麼密?幹嘛搞的西北整個人心惶惶,連朱紹良都抗議了,表示這消息放的有問題。雨農,你給我說清楚,我不相信你不知道。你們心裡還有沒有我這個校長?」說完委員長又重重捶了一下桌子。這下戴笠不敢再裝蒜,一五一十如竹筒倒黃豆似的,把整個來龍去脈全部倒了出來。

「難怪王台生在美國感嘆想在國內做事怎麼這麼難!唉…!」委員長長長的嘆了口氣。正打算繼續教訓這些軍方的混小子的時候,賀耀組從門外走了進來:「委員長,甘肅、寧夏急電。」楊永泰和王紹源約定好了之後,早就秘密交代南京電報組的自己人,一有西北急電,立刻轉發南昌行營,所以沒有像之前四馬聯合朱紹良拒孫通電一樣,完全沒有傳到南昌來。

委員長先看甘肅那封電報,感到十分欣慰的說:「朱紹良果然是聰明人,人家識破你們的小伎倆了,現在正整合西北四馬和孫殿英,四馬拒孫變成四馬聯孫,打算在天水給共軍來個狠的!你看看你們一個個小家子氣,怎麼成氣候啊!」委員長恨鐵不成鋼的又把陳誠、戴笠罵了一頓,隨手把電報遞給陳誠,讓他好好看看,外派大員是怎麼處理糾紛的。然後隨手拿起寧夏急電一看,當場站了起來:「什麼?蒙古大軍壓境?」

第二天,4月16日早晨,也就是王紹屏正在呼嚨海爾·塞拉西和使節團有關維和部隊的同時,只不過兩地時差差了五個小時,王紹屏在非洲已經是下午時分,但在中華民國隴蜀時區依然是早上。

這天一早馬鴻逵偕同次子馬敦靜和王紹源、林嘉琳來到吳忠堡與孫殿英的41軍會師。當他看到孫殿英部一水的裝甲坦克,口水都快流下來了,於是考慮一夜也沒做的決定,立馬在這個時候拍板:「王秘書長,今後我寧夏馬家軍就委託裝備所了,往後還請多多關照。」說的像是做買賣的生意人一樣順口。王紹源和馬鴻逵握了一下手,點點頭沒多說什麼,可是心裡可樂開花了:「這下堂弟終於把手伸進西北了。」林嘉琳則在一旁打岔:「馬主席,據說您和周市長的餐廳開的好,不要忘了到滿莊來開家分店。」

「一定,一定,我讓敦靜趕緊到滿莊考察,讓北平華章兄準備好人手,盡快讓山東鄉親們能嘗到我們西北的美味。」馬鴻逵一邊客氣說,心裡也是樂開花:「讓我到他們核心地帶去開店啊!這可是把我當自己人的啊!」

而朱紹良在這天早上的心情也很好,他順利的透過拜偉和四馬、孫殿英聯繫上,五方預定在一周後,也就是4月23日在天水會師。目前根據情報,共軍依然在廣元徘徊,似乎在徵集糧草,所以如果順利的話,隴南將萬無一失;即便稍有差池,四馬接近六萬兵馬,稍微擋一下,等孫殿英機械化師來救援也應該不成問題。

有人高興,當然就有人不開心,第一個不開心的是第29軍軍長兼察哈爾省省主席的宋哲元,他調去山東整訓的38師張自忠部,竟然在還未完訓的時刻,就被軍令部調往綏遠增援傅作義的35軍。

「南京那些混帳傢伙,簡直亂搞,蒙古不過來個十萬人,綏遠35軍不是有72師、73師兩個師嘛!我可是腹背受敵,現在也只有兩個師!況且傅作義是閻錫山的人馬,我的38師不是羊入虎口嗎?現在手頭上只剩37師和暫編第2師,我怎麼輪調去山東換裝整編?」宋哲元憤憤不平的叫著。

副軍長秦德純連忙安慰道:「軍長,張自忠不是那種人,你放心,我擔保蒙古撤軍之後,38師會全鬚全尾的回來。」另一位副軍長佟麟閣也幫腔的說:「是啊!軍長,裝備所的鄧秘書不是已經答應派訓練飛艇來察哈爾幫我們整編換裝嗎?您就別氣了。」

宋哲元深深嘆了口氣:「唉!我就是不服氣,中央這麼多軍隊,我們察哈爾就像後娘養的,前有日本關東軍,後有蘇聯蒙古聯軍,兩面受敵,卻只有一個29軍3個師五萬多人,還要當救火隊,說拆分就拆分,還好中央說是暫調三個月,不然我鐵定到南京去跟何敬之拼命。」

參謀長張維藩這時岔開了宋哲元的哀嘆:「軍長,我認為現在不是唉聲嘆氣的時候,裝備所的人很快就會到了。上次38師,我們是把三個師的精銳都集中給張自忠帶過去,現在人家要整編的編制,兩個師都差了一萬人以上,我們完全不滿額啊!得趕緊徵兵吶!」

宋哲元又嘆了口氣:「我也知道裝備所的規矩,本來想用輪替的方式來多爭取點時間的,實在不行,就用冒名充額的方式,怎麼知道裝備所有特殊儀器能檢測篩選,受過訓的人都不可能重複。唉!察哈爾樹比人多,連公馬都比男人多,我們去哪徵兵?」

總參議蕭振瀛這時適時的建議:「全部察哈爾也有二百萬人,我們只缺個兩萬人,總能招到兵,不行的話,和張少帥打個招呼,我們到河北去招,這次熱河大捷,據說東北軍招到都滿出來,淘汰了不少人,怎麼也能弄到萬兒八千的拐瓜劣棗來充數。」

宋哲元眼睛一亮,拍了一下大腿:「這是個好辦法,聽說裝備所醫療技術很好,什麼疑難雜症都能治,管他什麼亂七八糟的身體,只要是人,沒缺胳膊缺腿的就好!好!我得趕緊給少帥打電話。」

另一夥不開心的人則在廣元,紅四方面軍臨時指揮部。

「碰!」的一聲,徐向前重重拍了桌子吼道:「張國熹,你這是背離黨中央,自絕於人民的作法。放著黨中央被困在貴州不去援救,還要向西北和盛世才會合。」

張國熹不甘示弱也拍了桌子回嗆:「我們好不容易逃出鄂豫皖包圍圈,接受了莫斯科的空投,才擴張到目前的局面。現在看起來局勢大好,但是你知道後勤補給剩多少嗎?人越多,槍枝彈藥糧食就越吃緊。現在盛世才陳兵五萬在新隴邊境,我們只要打通河西走廊,就能退到新疆和盛世才合兵一處,隨後即能得到莫斯科紅軍的援助。到時,再打回來拯救黨中央,難道不行嗎?」

徐向前冷哼一聲:「哼!那也要黨中央還有人剩下!」

「你以為我們打到貴州去,就會剩比較多人嗎?我們打通河西走廊就是為了保存黨的火種。」張國熹忍不住針鋒相對。

「你終於老實說出你的意圖了,你這是要另立黨中央!」徐向前再度提高音量。

「你們倆別吵了,我認為你們倆都不對,我們應該接受共產國際的指導,向北,打穿寧夏、綏遠這條路,到外蒙接受整補。這是共產國際給我們的指示,這難道不比黨中央、比盛世才那個半吊子黨性的軍閥來得正確嗎?」陳昌浩一向是王明這派共產國際指導派的信徒,雖然王明已經被整肅,列為教條主義分子,但陳昌浩仍時常找機會希望能獲得共產國際的指導。「閉嘴!你這個教條主義者!」難得張國熹和徐向前意見一致的對陳昌浩大吼。

甘肅方面,就在國府名義上的各種勢力正在整合的時刻,紅四方面軍的三巨頭卻對未來進軍路線有了截然不同的三種看法,唯一相同的意見那就是:「他們一致認為繼續待在川陝這一帶,勢必會被國府剿滅。」只是目前三方各自堅持主見,爭執不下。本來對他們有利的時間,正在一分一秒的溜走。最後,徐向前的老戰友李先念、程世才兩人走進會議室,才打破了三人的僵局。

李先念最先開口說:「不行!老徐,你讓我迂迴哪個方向都不行,向南,何健堵在鄂湘之間,而且正在向陝南靠近;向西南,胡宗南的機械化第一軍加上楊森殘部聯合擋住了去路,我們怎麼樣都繞不到貴州。」程世才點點頭,表示同意李先念的意見。張國熹一聽,就知道徐向前沒有經過集體決議,偷偷派了自己的親信去探路了,不過結果既然是這樣,他也就不擔心徐向前丟下自己,自己帶著部隊離開了,於是他露出勝利的微笑看著徐向前。

徐向前雖然感到不甘,也感受到張國熹的幸災樂禍,但畢竟他是黃埔一期的高材生,軍事素養塑造成的理智讓他不可能帶著所有人去送死。只好無奈的嘆口氣說:「好吧!看來只能向北或向西北了,我們先來看看地圖吧。」說完也不管其他人,和李先念、程世才三人非常有默契地走向攤著西北地圖的桌子前面。張國熹和陳昌浩兩人反應過來,隨後也圍過來。

由於材料有限,這張地圖其實就是簡易的沙盤,上面插滿紅、藍兩色紙做的小旗子,代表著國共雙方,還有一些白色的小旗子,代表會放水的中立軍閥。比方說,目前陝西西安方向就插了一堆小白旗。

「目前東北軍的楊虎城和我們有著秘密協議,他願意放開一條線讓我們走,但他希望我們離開陝西腹地,到綏遠、察哈爾或外蒙。我個人的意見是至少要在中國的地盤上留塊地,不然我們就不能叫中國共產黨,得改名叫蒙古共產黨。」徐向前這樣說是因為無論他自己或張國熹,還是陳昌浩,他們這些共產黨員都一致接受當前蒙古事實獨立的現實,畢竟這是共產國際的指導的。不過他們樂觀的認為等到無產階級革命成功,蒙古未來就會像蘇聯各加盟共和國一樣,以蘇維埃共和國加盟的模式重新加入中華蘇維埃聯邦,畢竟蒙古現在沒有加入蘇聯,不是嗎?

「不過,現在孫殿英的機械化師在綏遠,根據綏遠的情報員傳回來得消息,在山東換裝的29軍38師也將調入綏遠,以防備外蒙的十萬大軍。所以即使我們能通過陝西邊境,到了綏遠也會踢到鐵板。」主導情報單位的張國熹一開始就給陳昌浩主張的計畫潑冷水。

「那看來往北不大可行,綏遠的地形適合裝甲作戰,我們連馬都很少,根本無法擺脫追擊。」剛剛都沒說什麼話的程世才終於開口,而且一針見血,一下就讓陳昌浩的樂觀主義一槍斃命。看著其他人都點了頭,陳昌浩臭著臉,打算接下來什麼意見都不說了。

「往西北,目前孫殿英在綏遠地界磨菇,魯大昌龜縮在隴南縣城,天水目前門戶大開,正是我們狂衝猛進的好時機。蘭州的朱紹良只有兩個團的保安隊,我們一個衝鋒就能打通河西走廊。」張國熹興高采烈的說著自己的計畫。

沒想到換李先念打他一個棒槌:「不可能,先不說天水是不是陷阱,蘭州不是只有朱紹良,城外還有馬鴻賓的35師,這個師都是騎兵,我們攜家帶眷的大舉轉進,不會是騎兵的對手。何況西北馬家軍是一體的,很難說青海馬步青、馬步芳會不會增援,還有別忘了寧夏王馬鴻逵,打硬仗,他可能不肯,但背後下黑手,堵住我們的後路,我看他應該是挺樂意的。我個人的意見是發揮我黨山區游擊的優良傳統,走隴南山區一線,避開騎兵主力,摟草打兔子,順道將魯大昌收拾了,他在隴南收刮多年,我們在糧草方面可能收穫不小。」徐向前點點頭,表示同意李先念的想法,然後補充一句:「為了避免萬一,我們分為三個梯隊,先念、昌浩你們率五萬主力直撲隴南縣城,我和世才帶著一萬五千人沿天水地界,保障你們右翼的安全,國熹則帶著家眷和剩下一萬五千士兵殿後,萬一有狀況,用狼煙示警,國熹還能護著家眷轉進。對了!昌浩,你向共產國際通報我們的行動,希望他們再空投一些彈藥補給過來,最好能多幾門迫擊砲。」

雖然和自己想的不一樣,不過一樣是往西北進發,只在乎結果的張國熹也就不計較過程了。而陳昌浩雖然鬧彆扭,但對於大事,他也不敢輕忽,於是他也點點頭,表示會想辦法。

稍晚,莫斯科為了陳昌浩的電報召開了一場小型的會議,負責總體情報的內務部部長亞果達和負責東亞關係的葉若夫雙雙被史達林臭罵一頓:「你們倆個是豬腦袋嗎?讓蒙古出兵?那不是把和滿州對峙的國府仇恨拉到我們蘇聯身上嗎?現在是要和中國開戰了嗎?蠢豬!以後東亞的佈局由貝利亞來負責,其他人都給我滾出去。」

就這樣,這場會議最後只剩兩個人。史達林再度開口:「你怎麼想呢?」貝利亞既興奮又惶恐地說:「偉大的領袖,我認為透過新疆的盛世才是個好方法,第一,盛世才不是共產黨員,他是當地軍閥,雖然他申請了加入共產國際和蘇聯共產黨,而不是加入中國共產黨,那更表示他只是想向我們示好,而非真正認同共產主義。所以透過他,我們可以擺脫介入中國內政的嫌疑,畢竟中國每個軍閥都有外國政府影子,但沒有人指謫這些外國政府介入中國內政;

第二,盛世才並不想加入中共那是肯定的,他接受張國熹的邀請前往協助他們脫困,那是他們倆之間的友誼,但我不認為這會讓想獨攬大權的盛世才和想完全改造中國的中共緊密合作。因此兩股勢力合流不代表他們會對抗我們,反而會為了爭取我們的支持,而隱隱相互對抗。但在國府外部壓力下,甚至包括外蒙的壓力,他們的對抗不會變成決裂,所以還是能維持一股較強的勢力。尤其當前的蒙古是非常排斥中國人的,我認為中共一進入外蒙,應該很快就會爆發蒙古內戰。我們需要的就是內鬥而不團結、彼此競相效忠我們,為我們做事的忠狗,而不是一個已經打成一團不受招呼的瘋狗。」貝利亞說到這裡,史達林已經不斷點頭,見到貝利亞停下來,史達林抬起右手做個請的動作,讓貝利亞繼續。

貝利亞受到鼓舞,於是繼續大膽地說:「所以,我認為我們應該批准空投一些物資,讓這批殘存的中共部隊抵達新疆,繼續為我們效力,是個好方法。畢竟八萬人是不錯牽制國府或盛世才的不小勢力,這樣我們才能在新疆建立起隔離帶和蒙古連成一氣,阻絕我們和中國的正面衝突。而在這群人進入新疆之前,十萬蒙古士兵也不要提早撤軍,繼續在邊境保持壓力,讓國府兵力調動困難,才能更方便中共他們進入新疆。以上就是我全部的建議,請領袖指示。」

史達林再度點點頭:「很好,就依照你的計劃去執行。另外,這件事和泰國行動有沒有可以串聯的部分?」

貝利亞有點頭疼,他知道史達林可能不完全清楚東亞的局勢,但他自己又不大知道史達林對侵入中國的底線,只好老實說:「我們泰國行動的地點離中國雲南還有很大段距離,中間都是崇山峻嶺,而且我們一直沒有在中國西南發展過勢力,那裡一向是英國和法國佬的地盤,所以很難讓貴州的中共…。」貝利亞話還沒說完,史達林就打斷他:「好,我知道了,你剛剛所說的去執行吧。就這樣!」

於是在4月17日晚上,貝利亞命令外蒙的蘇聯空軍趁著黑夜再次空投補給了一次彈藥,也另外給紅四方面軍帶來了卅門37毫米的鐵鍬迫擊炮。第二天凌晨紅四方面軍趁著天色才濛濛亮,立刻從廣元拔寨向隴南進發。而當天稍晚的早上孫殿英和馬鴻逵的大兒子馬敦厚聯軍剛剛進入甘肅地界,青海二馬則出了青海地界,正打算在蘭州和馬鴻賓會師。

又過了兩日,4月20日中午,隴南縣城裡魯大昌正在大擺宴席,慶祝自己45歲生日,渾然不知中共大軍向他的老巢直撲而來。

「師長,蘭州急電!」傳令兵不顧魯大昌正在左擁右抱,冒著被臭罵一頓的風險進來打攪魯大昌,可見這封電報有多緊急。魯大昌的確有罵爹的念頭,他一張嘴,剛罵出「哪個渾球…」四個字,卻因為看了電報一眼,立刻停止了罵人的衝動,反而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即便掀翻了右手邊那位窯姊也沒在理會,而是對身邊的傳令與衛士大吼著:「走!通知所有旅長,去師部。」吼完這幾句之後,魯大昌順手拿了副官遞過來的大盤帽帶好,就大步流星地衝出門去。

這家隴南最有名的怡春院,一時間兵荒馬亂、雞飛狗跳,所有14師的高級將領與中低階軍官全部一哄而散。有誰敢比師長慢到,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1933時空逆流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1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